ZKIZ Archives


辜仲諒大槓特偵組 究竟為哪樁?

2013-04-15  TCW 
 

 

四月九日,這一天,是辜仲諒在父親、中國信託金控前董事長辜濂松逝世後,未來能否順利繼承辜濂松政商人脈與事業,成為中信辜家接班人的一場關鍵戰役:紅火案。

早上九點半,辜仲諒出現在台北高等法院第十六庭,等著他的,是紅火案二審結辯,因特偵組懷疑紅火案中的三億元資金,流向陳水扁,以七年以上徒刑的背信罪起訴辜仲諒。

拋出震撼彈!「迎合檢察官,不實自白」

辜仲諒頂著平頭,當庭爆料,「其實在日本的時候,我很想要回來,可是當時有很多訊息顯示我回來會對我不利,後來改朝換代,馬英九當總統,特偵組又找我問話,我才回來面對司法。」

「九十七年底時因為檢察官一直懷疑三億是流向扁家,我為了能爭取返台救我的同事……所以我才會迎合檢察官的懷疑而做出不實的自白。」

他的律師更破天荒的在法庭上,公開播放辜仲諒接受特偵組偵訊的光碟,企圖證明辜仲諒遭誘導,做出不實自白,等於公開質疑國內最高檢調單位特偵組的公信力。

民不與官鬥,辜仲諒身為國內政商第一世家辜家後代,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但他敢在法庭槓上特偵組,因為受困紅火案,辜仲諒任何動作都動輒得咎,甚至連壹傳媒交易案,也間接因此而破局。

從二○○八年十一月底回台灣以來,辜仲諒的人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他因案無法擔任金融業負責人,沒辦法出國看家人,受洗成了基督徒,只能待在台灣的他,商場朋友變少了,只能以「慈善基金會董事長」的身分,出席慈善工作場合。

雖然許多企業家也都掛著「慈善基金會董事長頭銜」,「但這些大老闆們,沒有一個人像辜仲諒是『真正專職慈善基金會董事長』。」一位辜仲諒友人挖苦的說,因此真的出現在慈善活動場合的時間與露臉的次數,絕對沒人比辜仲諒還多。

他甚至主動跟台灣大學合作,成立台大第一個企業冠名的兒童福利研究單位,甚至還把兩個兒子從日本帶回台灣,參加他的慈善工作活動,而意外曝了光。

跨足媒體夢碎!買壹傳媒,被金管會卡關

當壹傳媒出售案在去年九月傳出後,對媒體有興趣的辜仲諒,以為找到了新舞台。辜仲諒想嘗試他的媒體夢,砸大錢買下壹傳媒,但他千算萬算,卻沒想到金管會竟會成為程咬金,最後間接導致壹傳媒交易案破局。

早在壹傳媒交易案截止日期三月二十七日的前二週,辜仲諒、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與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三大巨頭見面開會。當時,蔡衍明就表達擔心壹傳媒交易案因他無法過關,有意降低,甚至讓出壹傳媒股權,以促成此案能繼續走下去,但王文淵堅持台塑集團不會再加碼持股,而最有興趣的辜仲諒雖有意願,卻礙於金管會的產金分離條例,只能持有壹傳媒股權上限二○%,無法加碼。

一個星期之後,三月二十四日星期天,三大巨頭再度約定在神旺飯店開會,當天王文淵沒有出席,而是派一位代表參加,正式表達交易截止到期後,台塑集團將不再參與,即使辜仲諒有意加碼,但卡在金管會打造的「辜仲諒條款」,最後只能眼見壹傳媒交易案破局。

一位投資銀行人士分析,「金管會大動作針對辜仲諒祭出產金分離條例,卻沒有限制富邦蔡家,不為別的,就是因為辜仲諒涉及的紅火案是刑事犯罪。」因此,只要一日無法拋開紅火案的包袱,繼承辜濂松留下中信金股權的辜仲諒,就等於永遠被金管會卡住了未來其他發展的可能性。

一開始就鎖定購買壹電視的辜仲諒,在總交易價格達一百五十億元的壹傳媒平面事業交易案終止後仍不放棄,仍在與壹傳媒集團洽購壹電視。一位曾參與談判的人士分析,目前檯面上的買主不多,之前的買主年代董事長練台生只有意買下壹電視設備、不願意接收員工,賣給年代後的壹電視裁員壓力大。

因此,目前辜仲諒買下壹電視的可能性仍高,只不過在台塑集團撤資後,辜仲諒團隊必須重新整理股東名單,才能再向NCC申請、以等待核准,重新走一回得要再歷時兩個月時間。

紅火案翻盤?重罪或無罪,下月底揭曉

三年前,辜仲諒的紅火案官司一審被判刑九年,其中的關鍵,在於紅火案中獲利的十億元資金,其中有三億元資金流向不明,造成中信金股東損失的背信罪。

在當初辜仲諒接受特偵組偵訊時,辜仲諒指稱根據他妹婿、前中信金總經理陳俊哲的說法,這三億元是錢進扁家。但在金管會追查紅火案資金流向後呈給法院的證據顯示,此三億元被陳俊哲用在購買名貴小提琴、豪華休旅車……等物品,也就是說,辜仲諒在特偵組的自白與實際資金流向有所出入,這也是他不惜在法庭上公開播放特偵組訊問光碟,與特偵組大鬥法的原因。

辜仲諒企圖證明,他在特偵組誘導下做出不實的自白,且三億元資金流向與他無關,法官是否會採信,將在五月三十一日審判書出爐時揭曉,屆時辜仲諒會是遭判背信罪七年以上的徒刑?還是無罪開釋?也許是法官對特偵組的一次信任投票。

辜仲 仲諒 諒大 大槓 槓特 特偵 偵組 究竟 為哪 哪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63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