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低價烏克麗麗 也有專屬調音師

2012-10-15  TCW




股神巴菲特和深情的偶像劇男主角大仁哥,共同點是什麼?答案是:「烏克麗麗」。類似吉他、僅有四條弦的烏克麗麗暴紅,也讓台灣第一家網路樂器館——小新樂器館,七月時剛進的兩千把貨源一掃而空,急得創辦人曾惠新在網站宣布:「不能批發只能零售。」

小新樂器館是台灣第一家在虛擬世界中賣樂器的網路商家,今年又入選了《數位時代》網路人氣賣家一百強,排在前面的都是價低量大的女裝和食品商家。它,算是 黑馬,當許多網路賣家歷經網海淘洗,紛紛不支倒地時,卻能十二年不敗,創造年營收約二千四百萬元,也吸引如陶晶瑩、黃國倫等藝人上網下單。

靠人脈,找到關鍵吉他代工廠撐腰

他的生意經:一是要物美價廉。他清楚,在網路世界中,摸不著、看不見、更遑論聽不到,是許多人會卻步的原因。也因此,在一開始,他的策略就是切入五千元以下的中低價市場,「多為入門款,少了需要直接聽音色的障礙,」曾惠新說。

二是要找到能擠奶的那頭牛。本身就是吉他玩家,他一開始就從批發往上游切,開始尋求台灣吉他代工廠,也由於經營得早,讓他得以了解台灣早期吉他製造上下游供應鏈商家生態。

當二○○五年這批台商西進,許多後進商家尋求做工品質一流的OEM廠商不得其門而入時,他卻能循著當年人脈,在對岸找到失傳已久的代工技術。爾後,才得以在眾多樂器網站加入時,不陷入紅海價格戰,掌握了成本,也保住了品質。

三、把吉他當香水賣。吉他賣的是聲音,網路技術目前還沒到位,看得到吉他但沒有聲音,於是他也積極克服網路商店「聽不到」的缺陷,將聲音當「香水」,調到百分百才送出去。特別聘請一位專職調音師傅,每天固定在傍晚出貨前,為每把吉他和烏克麗麗「把脈」。

他進一步解釋,樂器和玩具一線之隔,有兩個地方會特別影響音色:一是調音、一是弦與琴格的距離,是影響初學者在按壓時好用與否的關鍵,稍一不對,很容易讓 新手卻步。為了出貨到客戶手中的樂器有基本水準,每一把從倉庫出去的樂器,都需經過這位專業師傅調整過才出門。「五千元中低價樂器,請一位專業調音師,很 少見,」手工吉他製造師傅陳國明觀察。

擴品項,五千樣產品鉤客戶再上門

四、發展樂器百貨公司。網路世界,最難經營的就是回頭客,MBA碩士的曾惠新從長尾理論中學到:如果要延續客群,就要滿足客戶全方位需求,才有可能二次上門。

因此,他將本來只有七、八十樣產品,提升到五千樣,像是三角鐵、響鈴、耳機,你想得到的樂器或配件,他都會幫你找到。好比說,他就曾為了一位客人,找到了一條型號年代久遠的聲源線,這位客人後續十年就成了死忠鐵桿的客人。

經營久了,信任成為他的資產,他可以等到客人下單,才跟OEM廠商下訂貨,而基本款則是儲存在廠商的工廠,將合作廠商當作自己的倉庫,也省下庫存成本。「前提是信任,以及貨源要大,資金流動就沒有問題,」他點出這一行經營關鍵,也是站穩十二年網起網落的不敗眉角。

【延伸閱讀】高人氣策略

1:直接找上游廠商批發,切入中低價位市場2:堅持長尾理論,只要客戶想要,連一條弦都賣3:開實體店面並提供樂器教學課程,凝聚客群

低價 烏克 麗麗 也有 專屬 調音師 調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875

【專題籽】一句「你不是醫生」調音師被壓價嘆努力無人知

1 : GS(14)@2017-12-11 00:18:15

江偉業(江Sir):「相信自己做的事,不自貶;負責任做到最好,才可影響身邊的人。」

【專題籽:有種職業】「平時都是自己一個人工作的。基本上不會有閒人出入,所以無論你多努力,多用心工作都沒人知的。」江偉業(江Sir)是位鋼琴調音師,已做了14年,他常出入演奏廳與錄音室,不過當演奏家出場,他就退場。不被看見的匠人,卻是演奏家重要的支柱。


早幾日有客人找他調琴,$450的調音費對方殺價到$350,江Sir拒絕,「你去看醫生時,會跟對方講價嗎?」對方回:「抱歉,你不是醫生。」平時好少發火的江Sir將對答貼上自家facebook,「是否醫生以外的其他行業就可以任由壓價!?!?這到底是甚麼道理!?!?」怨念post一日就有45萬個views,五千多個回應。但留言裏越多人爭論,「醫生救急扶危你點同佢比。」越凸顯「原來一門專業的尊嚴都要分階級」的問題。工科出生者如攝影、設計、插畫、木匠等,在香港市場總面對一條刺——壓價。客人想要優惠的,江Sir不介意「做多少少」,但大手殺價者背後心理,先令人後腦標煙,「問佢覺得應該幾錢,又話『唔清楚』。佢哋對眼前師傅所花的時間、技術、背景都不太想知道同了解。只係想你『平畀佢』。」

長期調音患肩周炎 淨係想調靚個音

江Sir小時候住七層高公屋,覺得別人彈琴好型,成個王子咁,發現有鋼琴調音學徒一職,感覺神秘又美麗,「第一年考不到『通利琴行』調音學徒,諗住申請埋做sales賣書,入咗大公司先搵機會調職啦!都入唔到!(笑)等咗三年終於考到!」除了食飯的半個鐘,他一星期六天,一手舉着握着調音桿,一手按琴鍵,每日八小時一直叮,一直叮。曾回大陸培訓半年,百來呎的房間三個人三把琴一把風扇,又熱又焗,「汗一直滴,嗰幾個月我冇着過上衫。咁難得考到入去梗係搏命練。」長期姿勢問題右手好快肩周炎,整隻手都抬不起來,手指變成彈弓指。西醫說那是抽餸抽了幾十年才有的婦女手,雖要扎針治療,卻難掩自豪感,「唔諗乜有型王子㗎啦!目標唔同咗,淨係想調靚個音。」「我諗阿爸阿媽都唔知我做緊乜,淨知同鋼琴有關,維修吓咁。識唔到女仔啦!」人人以為他識好多女鋼琴老師、演奏師,近水樓台,但他真係要好專心,身邊乜嘢都睇唔到。好耐以前又有個女仔知他是調琴師,淨問他:「會唔會轉工?」,佢嬲咗。生活中,他對聲音特別敏感,「最怕吸塵機聲,呼呼呼的,唏!(打冷震)。」最愛聽Rock and Roll、Metal、爵士樂同女歌聲,但有調音工作的前一天,他會保持穩定平靜的心境,回家電視也不看,又從不用耳筒,怕影響聽覺。搭巴士永遠坐最後排,避開大聲講電話或開大喇叭打機睇戲的聲音。左閃右避,直至小學同學聚會時赫然發現同學拖住兩個女,有車有樓有事業,才驚覺時間過得好快!「我仲覺得自己好年輕咋喎!原來過咗咁耐,好似喺第二個時空返到現實咁,有啲失落。不過冇計,咪又走返入自己時空囉!」

視障人士學調音 調完耳痛要瞓覺休息

除了日日埋首工作室外,他還教視障人士學調音。學生佃小帆(Calvin)現在一星期五日,朝九晚五地練了年半。本讀生物科技,讀書好叻的他一開口就呼救:「好難!非常難!(笑)我覺得調音係一門藝術,調得準與調得好,與音色靚之間,差別可能好細好細,但感覺就大不同。」88個琴鍵,每個3條琴弦,個半鐘調完264條弦(仲要佢哋和弦得好),調完第一件事係瞓覺休息,「太專心,有時因為靠近琴弦聽,調完耳仔會痛。」他與江Sir都認為,匠人不被尊重,是因為人們不了解,「有啲人同我學,學咗四堂就話想接Job!有啲則下載個app,調準或差不多,就是了。」江Sir更說,好多人買琴就是購物,朋友說好、大牌子,就買。「佢哋未必因為鍾意乜嘢音質,而揀乜嘢牌子嘅琴,所以出現14年才調一次琴,或者個琴走晒音都唔知嘅情況。」然後,就是各式各樣的標籤,如見Calvin視障,就想壓價;傳媒訪問又鍾意揀他皺眉的相片,拍到他落泊陰功又無奈,都是無形標籤作祟。江Sir說:「始終工字不出頭五字已經根深柢固。但明明除了術科外,工科在外國都很受重視,有專門的學校,可以做一世的職人匠人。」被邊沿化,但他仍覺得,「你要先有自豪感,相信自己做的事,不自貶;負責任做到最好,才可影響身邊的人。」


手抓調音桿,感受每一節音調的震動。

佃小帆學調音一年半,粒音是散亂還是清澈,差異實在太細微,有時都會調到發火,要好好靜下心神再來。

鋼琴的音鎚用全羊毛製作,其形狀、彈太久留下的坑紋,都會影響音色。


他會用幼砂紙逐個打磨音鎚。

現在許多調音與維修技師工作都分成兩個專業了,但江Sir兩樣都做,覺得這樣才可相得益彰,更細緻解決琴音問題。

壓價已是司空見慣的事,但一句「你不是醫生」,江Sir發火了。


經年修煉而來的彈弓手,要不時去扎針治療。

江Sir:「平時都是自己一個人工作的。基本上不會有閒人出入,所以無論你多努力,多用心工作都沒人知的。」

他曾跟世界三大鋼琴牌子的首席技師,日本的著名調音師山內直樹(右)學調音。



記者:陳慧敏攝影:劉永發(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編輯:施明慧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 ... e/20171210/20238848
專題 一句 不是 醫生 調音師 調音 壓價 努力 無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520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