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計時炸彈逐步引爆 股領袖

來源: http://hkcitizensmedia.com/2015/12/03/%E8%A8%88%E6%99%82%E7%82%B8%E5%BD%88%E9%80%90%E6%AD%A5%E5%BC%95%E7%88%86/

在較早前的電臺節目中,筆者曾經提及債務對一間上市公司的影響尤似兩刃劍。從好的方面看,只要公司把借來的資金運用得宜,投資在一些有利可圖的項目或業務上,只要所賺取的回報大於借貸所衍生的利息開支,公司便能夠成功借力,妥善運用槓桿原理,把利潤最大化。

相反,從壞處去想,因債務衍生出利息支出,萬一管理層投資失利,卻隨時令公司需要透過新貸款來填氹,而新債務又會帶來更加沈重的財政負擔。當公司出現資金鏈斷裂,便等於為公司敲響了喪鐘。對於一些瀕臨清盤的公司來說,十居其九都是公司債臺高築所種下的禍根。

恰巧地,筆者曾經寫過太平洋恩利(1174)這隻股票,指其旗下公司被新加坡監管機構調查中(可參閱友媒於10月19日《兩地上市的巧合》一文)。最近,公司一連發出多份通告,似乎與其債務及財政狀況有關。因此,筆者刻意為讀者跟進一下公司的最新事態發展。

早於今年十月初,公司已經發出通告,指公司業務可能受到天氣變異的打擊,從而影響到公司的現金流,所以公司當時已經向銀行借款人就額外融資,以及補充修訂其借貸。雖然驟眼看來屬於正常的現金流量管理的部署,但是已經隱隱然向投資者發出了不利訊號。相隔一個月左右,公司旗下一些附屬公司已經開始出現了重大的財務問題。根據通告內容,太平洋恩利持有38%股權的附屬公司中漁集團及中漁國際已進入了清盤程序,並且已經發出了通告,指將會委任上述兩間公司之臨時清盤人。

所謂福無重至,禍不單行。公司除了需要面對上述清盤的問題之外,在當晚公司亦公佈了中漁集團、太平洋恩利資源發展(太平洋恩利持有其66%股權之附屬公司)已向新加坡交易所申請延期公佈截至2015年9月28日之全年業績。但凡出現業績延期公佈,當中必有內情,輕則公司與核數師未能就內部一些問題達成共識,重則可能涉及核數師對於公司帳目持保留意見,或者有其他原因導致核數師未能於限期前完全其審計工作等等。無論以上何種原因,對於太平洋恩利來說,都是指向屬於重大不利消息。

按照公司最新之中期業績,其負債程度已高達二百億元水平,其財務狀況相比起過往幾年不斷持續惡化。現在其旗下公司清盤、延遲公佈業績等等,很有可能是太平洋恩利的預警,如果公司未能扭轉劣勢,則離踏上清盤之路又前進了一大步。

歡迎到我的專頁作進一步討論及交流:

「股領袖」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tocksleader

(利益申報:於執筆時,筆者並沒持有上述股票)

(以上純屬個人意見,並不構成投資建議或勸誘。)

計時 炸彈 逐步 引爆 領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3440

準確預言選後資金行情,投資老手示警: 外資落跑 台股轉空倒數計時

2016-04-04  TCW

股市驚驚漲,曾為本刊封面故事人物的股市達人預言,台股正面臨大跌風暴,行情再熱也別跟風買。

台灣今年來成為全球最大外資吸金國。根據金管會統計,今年來至三月二十二日止,外資匯入台灣超過六十九億美元,高居全球第一,外資的買超力道讓台股自一月中低點的七千六百點,到三月底的八千八百點,大漲超過一千二百點。

台股驚驚漲的行情,看得許多投資人心癢癢,現在還可以進入股市,搭上外資行情嗎?

答案,恐怕是否定的,台股外資行情,已經進入尾聲了。

資產規模達數億元的台股投資老手老馬(化名),曾在《商業周刊》二○一五年十月份出刊的一四五八期封面故事《贏家的第二層思考法》中預言,今年一月總統大選後,在五二○新總統上任之前,台股將會有一波資金行情,果不其然,從一月底開始,外資一路買超台股約兩千億元,高居新興亞股之首,推升指數大漲逾四%。

不過,當台股樂觀氣氛正濃的此刻,老馬卻逆勢大膽喊空,到底這一次他嗅到哪些訊息?以下為老馬對台股的第一手解讀:

這一波台股的上漲,其實最大的推升動力是來自於外資。

美國聯準會預計升息的次數降低了之後,熱錢開始回流到新興市場,這是很明顯的。

在新興市場裡面,台灣相對是比較安全的。因為這兩、三年,原物料價格和一些政治的問題帶給新興市場非常多的干擾及變數,所以很多新興市場國家的股市都很不穩定,相對來說,台股就比較穩定了。

台灣上市櫃公司的現金殖利率和股息報酬率不錯,而且台股去年的表現明顯輸給其他地區的股市,有一部分的價值落差在今年能補回來。

跑!波段已賺飽

外資就只等摩台指到期

台灣的利率水準,相對於歐洲、日本的負利率,還是很高。如果我是外資,我有利差、匯率也穩定、股市又可以賺,再加上我上次提到的,在總統大選選完到就任之間的空窗期,弱勢政府的背景之下,不容易有太多政策千涉、太多介入,我可以自由發揮,所以外資就「轟」的進來了。

台積電是外資首要集中大買的股票,因為台積電在股息的發放、產業能見度跟獲利表現都是一流的,我買它很安全、高枕無憂,所以台積電股價可以從一月的一百三十幾元,推到三月的一百六十元,是很合理的。

其他的資金,外資放到一些金融股,因為金融股之前人民幣TRF(目標可贖回遠期契約,為一種匯率選擇權)的問題有一波落差,後來人民幣匯率穩定了,那外資補這一段也合理。這兩個一推升,指數要跌都不容易了。

但是,外資難道很愛台灣?要長期投資台灣嗎?NO。萬般拉抬,皆為出貨!

外資最後還是要埋單出場的。它先在現貨、期貨、選擇權各方面一路加到滿,第一波先撐到三月第三個禮拜台指期到期,先撈一票;再來,再撐一次到三月底摩台指(摩根台股指數期貨)到期,就大獲全勝了。

撤!買盤縮手了

期貨空單口數大增

外資吃得很飽,剩下的就是它要怎麼樣掩護自己出場了。我現在看外資已經開始動作,這幾天期貨市場選擇權的put,也就是放空選擇權的口數已經大幅增加了。

現在問題就來了,外資要開始退場的時候,是沒有買盤的,也就是說它在丟的時候,基本上不會有人接,所以跌的時候是重力加速度的跌。

我們回顧去年第一季股市從八、九千點拉到一度站上一萬點,那一波也是外資拉的,四月觸及一萬點之後就開始狂瀉,因為那時候好巧不巧遇到什麼?開始實施所謂的股利稅、四五%最高所得稅、股東可扣抵稅額減半,還有補充健保費,上市櫃公司大股東可是最大的籌碼供應者,那時候大股東一律在棄權息,全部都賣出股票,股市怎能不崩?

現在的狀況是似曾相識,再看看每一個股市參與者可能的動作,我心裡就有個譜了;稅制沒有改變,大股東一定賣股票,所以四、五月即將會面臨到龐大的賣壓;政府基金八千點以下的時候又進去護盤一次了,所以它現在就是在出貨,不會再進場;國內的大法人像是壽險,今年第一季的帳上獲利已經回沖了,如果你是操盤人,會再加碼嗎?答案是不會,也是做壁上觀。剩下的投信法人掌握的基金規模已經縮水,影響不了台股盤勢,證券自營商都是打帶跑,本土買盤支撐不了台股後勢。

回過頭看台灣的基本面,國內的政治跟經濟都沒有什麼好消息。從央行繼續降息來看,就知道沒有任何好東西可以期待了。

憂!基本面不妙

五二〇後兩岸關係恐生變

鏡頭再抓到五二〇,中國的說法已經很清楚了,若沒有講到「九二共識」這四個字將會影響兩岸關係,但看起來蔡英文九成以上是不會說出這四個字的,五二〇之後兩岸關係會急劇生變。

五月份繳稅季,大股東大概四月就要賣了,五二。會有變數,我也是四月要賣啊,不然我要等到五月嗎?而且現在的指數已經是相對高點了,怎 看都不是進場時間點。再加上外資力道已經到盡頭,又沒有買盤,還有政治風暴,這時候你就算不做空,你總可以不做多吧?你如果積極點就放空,不然現在的台股,還是見好就收吧。

整理者陳彥錚

 
準確 預言 選後 資金 行情 投資 老手 示警 外資 落跑 臺股 股轉 轉空 倒數 計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582

委內瑞拉崩壞 中國為何非救不可? 石油強權陷惡性通膨 破產倒數計時

2016-05-30  TWM

窮得只剩下石油的委內瑞拉,一旦倒債,中、俄,以及一堆第三世界國家將跟著陪葬; 而最大債主中國,若不繼續金援,經營多年的反美盟友將倒台,正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用「地獄」來形容最近的委內瑞拉,或許並不算誇張。這段期間,災難式的委內瑞拉新聞,不斷充斥著全球媒體的新聞版面。

醫院停水,血跡斑斑的開刀房無法清洗,醫生手術前後用瓶裝水洗手;呼吸器因為停電而無法運作,只能仰賴醫護人員手動打幫浦;初生嬰兒死亡率在二○一二年是千分之○.二,如今暴增到百分之二。醫院沒錢照X光片、床單無法換洗,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卻在電視上堅持:「我們的醫療照顧系統是全世界頂級,對人民的照顧僅次於古巴!」然後是街上的暴動。由於長期物資短缺,民眾必須凌晨起床去超市排隊,才可能買到生活用品,民眾搶劫店家的畫面天天更新。去年委內瑞拉通膨率已達一八○%,估計今年會超過七二○%,經濟成長率(GDP)去年萎縮五.七%,今年將再跌八%。

陷入惡性通貨膨脹的噩耗非常驚人,委內瑞拉的貨幣,官定匯價是十玻利瓦兌換一美元,但是黑市一度來到一千二百玻利瓦兌換一美元;在首都加拉卡斯,一份漢堡索價一七○美元,換算新台幣高達五千六百元!

經濟崩潰必然引發財政破產危機,今年一月二十九日,委內瑞拉全額償付了到期的十五億美元債務,但是破產的烏雲卻沒有因此散去。穆迪信用評等公司分析師瑞西(Jaime Reusche)就說,穆迪給委內瑞拉政府的信用評等是Caa 3級,「意味有八○%的機率,將要面臨倒債,或是債務重組」,「在沒有重大變數的情況下,倒債將在今年第四季發生。」○一年阿根廷政府財政破產,債務金額高達一千億美元,曾經創下政府債務破產最高金額的紀錄;而委內瑞拉中央銀行公布的統計顯示,委內瑞拉的外債餘額已經累積至一八五○億美元,一旦走到盡頭,不只將要創下政府破產金額的新紀錄,更可能讓中國、俄羅斯,以及一眾第三世界國家陪葬,帶來難以評估的連鎖性反應。

北京用貸款換石油

借款年年增高 已血本無歸委內瑞拉倒債與否的關鍵,就在北京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一念之間。

中國是委內瑞拉最大的債權國,更是主要的石油出口國。委內瑞拉被世界各國視為風險最高、最無保障的投資地區;但是北京挾著龐大的資金與石油需求,從○七年開始以「貸款換石油」的模式,源源不絕借貸給前任總統、反美獨裁者查維茲(Hugo Chavez),以及他的繼任者馬杜洛。

起初查維茲承諾每天向中國輸出十萬桶石油,換取為期三年、金額四十億美元的貸款;但是,中國的貸款沒有成功協助委內瑞拉的經濟轉型,反而越陷越深,查維茲與馬杜洛政府拖欠、賴債,不斷向北京需索新的借款。

到了一四年底,委內瑞拉每天必須向中國輸出六十四萬桶原油,其中三十三萬桶用來抵債,借款期限則由初始的三年期,放寬為「無限期」;到了去年九月,馬杜洛率領大陣仗的訪問團到北京參加「九三大閱兵」,又向習近平要了五十億美元的新借款,每天運往中國的原油增加到七十萬桶。

如今,中國已經輸送給委內瑞拉五百億美元,每天收到的原油是七十萬桶;相較於查維茲○七年第一筆四十億美元換十萬桶原油的借款,北京這個「金主」,根本就是不計血本地讓利。如果再把國際油價腰斬、委內瑞拉幣巨幅貶值考慮進去,北京的巨額貸款,已經血本無歸。

去年九月的五十億美元新借款,瞬間被經濟崩潰的黑洞吸光,馬杜洛政權岌岌可危;去年底,馬杜洛領導的執政黨在國會改選大敗,總數一六七席的國會議員,執政黨只拿到五十五席,反對黨則囊括其他的一一二席次。

馬杜洛拒絕承認失去政權,以經濟崩潰為由實施戒嚴,停止國會運作,接著又在五月十三日,宣布延長經濟戒嚴六十天,引爆更劇烈的政治抗爭,軍事政變一觸即發。

鞏固在委國利益

被當冤大頭也要繼續借錢

至於北京,像是被掐住脖子的大金主,若不繼續借錢,不只前面的貸款淪為壞帳,馬杜洛政府也將被推翻,中國二十年來在南美支持的反美政權將一夕變天。北京只好同意提供金額不詳的新貸款,維持馬杜洛政權的生命線。

五月十三日馬杜洛宣布再延長戒嚴令六十天,主管經濟的副總統裴瑞茲(Miguel Perez)接著宣布「好消息」,說已與中國達成以石油換取貸款的新借款,而且「借款條件更為優惠」,預料配合大幅削減進口及貶值後的新匯率,能幫助委內瑞拉度過困境。

中國為了扶植查維茲的反美政權,對查維茲與馬杜洛「讓利」的慷慨程度,已遠遠超過台灣。即使在去年九月,委內瑞拉經濟已經瀕臨崩潰,馬杜洛在北京仍然從習近平手中拿到八項重大優惠,包括五十億美元的貸款、建立經濟特區等;此外,還交代中國電信與華為在委內瑞拉設立電信設備廠。

中南美經濟問題專家、哈佛大學教授豪斯曼(Ricardo Hausmann)指出,中國的貸款「不以償債為目的,唯一條件就是石油交換」,而「大筆的貸款去向不明,淪入貪腐的私人口袋。」另外,中國國企藉著貸款取得委內瑞拉國家戰略資產,在電信、汽車、家電,以及石油開採,都成為委內瑞拉最大的外國控制者。這些特權,跟著馬杜洛政府遭到民眾的唾棄,萬一委內瑞拉政權變天,中國龐大的借款與特權,將岌岌可危。

反對黨啟動罷免

中國為保盟友 還加碼投資去年在國會大選獲得絕對多數席次的反對黨「民主團結圓桌」(Democratic Unity Roundtable, MUD),因為馬杜洛祭出戒嚴令,造成國會無法運作,該黨領袖卡布列斯(Henrique Capriles)已決定將群眾帶上街頭,發起對馬杜洛的總統罷免公投,很快就會達到啟動罷免公投的一八○萬人連署門檻。

更糟的是,反對黨之中還有多位「激進」的領袖,例如目前被關在監獄中的羅佩茲(Leopoldo López),就主張以群眾暴動與武裝叛變,來徹底根除馬杜洛的政治基礎。如今,卡布列斯的民主路線與羅佩茲的激進路線已經合流。

已經深陷其中的北京政府,當然不願見到經營多年的反美政權挫敗,中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洪磊在委內瑞拉反對黨大遊行、罷免公投展開後指出,中國和委內瑞拉互為重要的合作夥伴,中方將繼續與委內瑞拉開展包括金融領域在內的各方面合作,推動兩國實現共同發展。

實際上,中國對委內瑞拉後續的債務償還也將繼續支應,確保馬杜洛政權能夠繼續保護中國投注的龐大利益。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撰文 / 乾隆來

委內 瑞拉 崩壞 中國 為何 非救 不可 石油 強權 惡性 通膨 破產 倒數 計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306

謝偉銓:高成數按揭成計時炸彈

1 : GS(14)@2017-05-17 22:36:47

【明報專訊】樓價高企,政府雖一再推出調控樓市措施,但發展商透過財務機構為買家提供高達樓價八成至九成的「高成數按揭」,表面上是助市民上車,發展商又可成功賣樓,造到雙贏局面;實際上是市民的購買力持續下降(相對樓價的急升),發展商為支撐居高不下的樓價推出的賣樓措施。市民的可承受風險正不斷減弱,後市更見隱憂。

金管局推出物業按揭的監管措施,用以提升銀行風險管理和抗震能力,但發展商透過財務機構在不受限制下為買家提供高達樓價八至九成的樓按,打開監管「缺口」,為一些可承受風險較低,或未能通過壓力測試的市民提供上車一途,樓盤因而備受追捧,但若樓市逆轉,對香港整體經濟與社會穩定,可能帶來損害。

加息周期將至 增供樓負擔

值得留意的是,發展商為買家提供的高成數按揭優惠,通常維持約兩至三年,當優惠期結束後,樓按利率會調升,買家在優惠期後若要轉用一般銀行的按揭,亦要考慮屆時能否通過銀行有關的壓力測試,若未能通過,則要補足所欠的首期差額才能成功轉按。至於沿用發展商所提供的財務機構,由於按息調高,置業者本身的供款能力又能否應付得來;加上加息周期將至,在雙重按息調高下,市民的供樓負擔能力備受考驗。

發展商為買家提供按揭貸款,間接亦增加銀行潛在的信貸風險,因為不可能排除銀行本身亦可透過旗下的財務機構為置業人士提供高成數按揭,另一方面,發展商的融資亦有來自銀行,發展商會否將有關貸款透過財務機構再借予買家,這方面是否可監管,不然亦會間接令銀行的潛在信貸風險上升。

搶樓潮難止 高成數按揭成惡性循環

金管局雖然一再出手,要求銀行留意發展商向買家提供高成數按揭貸款,但在樓價高企下,市民難有足夠儲蓄支付高成數的置業首期,令高成數按揭大有需求,造成惡性循環,亦與金管局的原有用意背道而馳,政府或可考慮透過地政總署,先針對「樓花」項目限制發展商為買家提供高成數的按揭。

事實上,首置客難上車與樓價過高及銀行核准按揭成數低有直接關係。由於樓價持續急升,供應增加的數目仍未追得上下,上車客可選擇購買的住宅單位愈來愈少,所能購買的面積亦不斷縮小,令部分市民轉投公屋及居屋等資助房屋的自由市場(已補地價),令該類物業的成交價一再創新高。市民恐慌入市,就算資助房屋,即綠表未補地價單位,亦變搶手貨,可見搶樓潮在短期仍難遏止。若任由情况持續,涉及過度借貸的買家有增無減,若遇上樓市逆轉,這些相對抗壓能力較低的市民,將首當其衝,隨時又出現大量負資產,政府又會被怪責為監管不力,政府必須防患未然,以保障樓市的健康發展、香港經濟和社會的穩定。

思籌知路召集人

[謝偉銓 銓誌言]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2721&issue=20170516
謝偉 成數 按揭 計時 炸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305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