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成立2年的硅谷訂餐外賣網站Caviar,為何會被Square以1億美元收購?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0805/144708.html

外賣訂餐服務 Caviar 今天被美國的移動支付公司 Square 收購,交易的價格為 9000 萬到 1 億美元!為什麼一個成立 2 年外賣送餐的初創公司(它甚至還沒有出移動應用)會獲得如此高的認可?

Caviar 成立於 2012 年,與競爭者 DoorDash、GrubHub 一樣,Caviar 主打的是網絡訂餐+快速送餐服務,不同的是,他們的主要食物來源都在於美國的中高端餐廳,走中高端、企業化路線,兩邊收費。在 Caviar 運營後的三個月,這個外送服務就已經開始盈利了。

與很多外賣公司不同,Caviar 送餐是採用自建物流的方式,每次送貨給司機支付 15 美元的送貨費用。對於訂餐的顧客,每次送餐還要收取 9.99 美元的送貨費,這個價格未來將會調整為 4.99 美元;對於餐廳,Caviar 會收取訂餐總價的 10%-25% 作為推廣費用。目前在 Caviar 訂餐需求中,有 50% 來自企業辦公室訂餐。

但對於收購它的 Square 來說,靠外賣賺點錢想必並不是它的主要考量。Caviar 可以整合到 Square 今年 5 月新推出了垂直訂餐服務 Square Order,在一個應用中流暢地完成從點餐、支付、送貨到反饋的所有環節。

由 Twitter 創始人 Jack Dorsey 創辦的 Square 是一個為中小型商家提供刷卡服務的移動支付平台,收入來自刷卡手續費。但這微薄的手續費裡有 80% 需支付 Visa 或者 MasterCard 等信用卡機構,儘管 Square 2013 年處理的交易額已經達到 200 億美元,但公司的收入僅 5.5 億美元,虧損了 1.1 億美元。

Square 之前曾希望依靠 2011 年推出的 Square Wallet 支付應用,讓用戶直接在應用裡付款,而不再刷卡。但 Wallet 並沒有獲得廣泛接受,最終 Square 在今年 5 月關閉了 Wallet 並推出 Order。

Square Order 的目標比 Wallet 更為現實,用戶在上面直接給餐廳或糕點店下單,到店面直接取走,省去了排隊付款、等菜的過程。

而 Caviar 的加入,可以讓 Square 的商家和用戶走完了一個完整的閉環:訂餐,送餐,支付,反饋。 有了 Caviar 旗下的合作商家和訂餐服務(大部分是「走量」的企業客戶),Square 公司也不需要僅僅依靠手續費,而是快速抓住了推廣渠道,收取商家推廣費。

一鍵訂餐服務,如 Caviar、GrubHub 目前正炒得火熱,不少訂餐服務已經可以達到 10 分鐘之內送到家門口的效率。這些以「一鍵」、「極速服務」為主打的企業,被統稱為「Uber for X」,正在高速提升城市運輸效率、提供優質的體驗,因而受到用戶和投資人的青睞。而我們的手機,就更像是現實生活的「遙控」,讓人們越來越接近 Wall E 裡面描述的「一點即有」的生活。

成立 年的 矽谷 訂餐 外賣 網站 Caviar 為何 會被 Square 美元 收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079

O2O的下一個風口:美國互聯網訂餐2.0模式的探討 點拾Deepinsight

來源: http://xueqiu.com/3915115654/32742253

互聯網發展到今天,O2O已經不是什麽新名詞了。而過去幾年的O2O出現了一個明顯的趨勢:從標準化的商品,開始向非標準化的服務轉變。無論是線上和線下,都開始互相融合,僅僅占有O2O的一邊已經是遠遠不夠的了。而過去幾個月,本地化O2O,特別是對應社區的,對應懶人經濟的O2O也一再被互聯網大佬所提起。未來的幾年,貨幣化“懶人經濟”或許是新的趨勢。

O2O中目前一個能明確看到的方向就是送餐服務。大名鼎鼎的“餓了麽”最近在花完大眾點評8000美元投資後,非常可能再融資3億美元以完成“跑馬圈地”。今天,筆者也和大家分享一下美國最新的O2O外賣服務的主要商業模式。

Nicole Jensen剛剛在她iPhone中的Sprig應用中下了一個午餐訂單。今天她叫的外賣是素食山羊奶酪配扁豆。20分鐘後,這份外賣就送到了她在舊金山的家中。Sprig是由原來谷歌的執行大廚Nate Keller創立的,主要提供健康,具有當地特色,有機的食物。他們提供的食物包括各種健康的蔬菜色拉。午餐的起步價為9美元,晚餐起步價10美元。Sprig擁有60個員工,其中30人在辦公室工作,另外30人在廚房工作。他們的宗旨是讓客戶吃到具有家庭感覺(home made)健康食物,以替代那些不健康的快餐外賣。



無獨有偶,另一家互聯網外賣公司SpoonRocket也以健康食物為目標。這家公司在2013年在著名的加大伯克利分校創立。公司的創始人是一個叫Steven Hsiao的亞裔,他把SpoonRocket看做是快餐2.0版本。大學生是外賣服務最大的客戶之一。這點和餓了麽由交大的學生創立,從學校開始的路徑也類似。但SpoonRocket也是提供比較健康的外賣食物。他們的食物由曾經在好幾個高端餐廳工作過的Barney Brown領袖烹飪。他們的送餐價格由8美元起送。不過筆者來自於伯克利大學的朋友告訴我,SpoonRockeet的缺點就是選擇太少。一般主菜只有兩道可以選擇,分別為一個葷菜和一個素菜。優點是其更加健康,時間非常快(10分鐘以內),而且不用再吃垃圾食物了。



目前對於類似於GrubHub,Seamless,以及上面介紹的幾件互聯網送餐服務公司的投資已經在2014年的一季度達到7.88億美元,比一年前增加了8200萬。當然,其中的佼佼者還是一家叫Munchery的公司。今年四月他們從Sherpa Ventures融資2800萬美元。他們在舊金山和西雅圖擁有50名全職員工,並且通過150名快遞員達成送餐協議。這些人有些開車送餐,有些在舊金山市中心騎自行車送餐。而他們僅僅提供4點到8點的晚餐服務。



簡單看了這些美國最新互聯網外賣公司的模式,我們發現和中國類似於餓了麽為首的O2O外賣還是有非常大的不同:

美國的互聯網外賣核心是提供更加健康的外賣食物。甚至可以嘗試到有家里人做的home made食物的感覺。他們的核心是取代傳統的垃圾食物外賣。相反,餓了麽還是偏“屌絲外賣”為主。筆者也曾經體驗過一次餓了麽,感覺並不好。

同樣的道理。這些互聯網外賣公司都有自己的廚房。他們有自己的人送快遞。而餓了麽更多是一個互聯網外賣的平臺。他們僅僅提供互聯網流量的導入。食物和快遞都是餐廳本身提供。所以餓了麽的作用是告訴消費者“這家店有外賣送”。

從互聯網外賣發展的趨勢來看,筆者認為美國的互聯網送餐服務是真正的2.0版本,而中國目前僅僅停留在1.0版本。和中國不同的是,外賣文化在美國存在已久。在美國幾乎所有的辦公室都會看到大量的外賣店,外賣電話等。而中國的外賣文化剛剛開始之後就直接進入了互聯網時代。所以美國的互聯網外賣以更健康的食物為核心,其背後是這些公司想提供“不同的食物”。而中國的外賣目前依然以外賣為主,核心是方便。

由於美國互聯網外賣的產品屬於“自營類”,而不是國內餓了麽這種“第三方類”,所以產品選擇上就要少很多。但這也符合O2O的長期發展趨勢。從過多的選擇,開始精簡到比較少的選擇,以產品質量,服務和個性化需求取勝,而不是產品的數量。

從長期來看,未來中國的互聯網外賣也會向中高端,更健康的食物轉型。特別是80和90後成長起來之後,他們中的大量人並不擅長做飯,也不喜歡將時間花費在做飯上。現在已經開始有互聯網公司提供上門做飯的服務了。未來這種針對80後,以健康食物為主的上門做飯和送餐服務會越來越流行。

歡迎關註微信公眾平臺:deepinsightapp
O2O 的下 一個 風口 美國 互聯網 互聯 訂餐 2.0 模式 探討 點拾 Deepinsight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664

App、多元社群網站經營 W飯店跨螢吸客新利器 手機就能辦妥入住、訂餐 「時訊達人」雙語發文

2015-11-30  TWM

「設計、時尚、音樂」三元素,讓台北W飯店成為台灣時尚飯店至尊,現在更推出兩支超潮App,加上多元社群經營領導風潮,讓W飯店登台四年,榮登台北觀光飯店房價王。

用手機訂房、繳費不稀奇,你用過手機開房間嗎?「祕密入住行動」正式發起,從Check-in到退房,不用經過任何櫃枱人員,用智慧型手機就能搞定。這樣的服務,目前全台只有最潮的台北W飯店才有!

登台四年,台北W飯店身價可說是步步高升,狠甩寒舍艾美和加賀屋,去年平均房價拉升至九八五一元,名列台北觀光飯店龍頭。根據二○一五年《今周刊》商務人士理想品牌大調查發現,台北W飯店是商務人士最愛的五星級飯店之一。

以濃烈的時尚、奢華、夜店風迅速脫穎而出,成功的品牌定位不是台北W飯店唯一的黏客武器,「跨螢吸客」才是最新撒手鐧;兩支App、多元社群網站經營,是 它透過螢幕牢牢黏住顧客忠誠度的利器,同時在今年九月,二度獲選資策會創研所FIND團隊「科技創新力調查」十五大品牌(去年為十大品牌),成為飯店業中 的科技模範生。

全台唯一!

手機當房卡,啟動「祕密入住」任務一四年起,W飯店母集團喜達屋集團(SPG)選出全球W飯店在內的三個品牌系統,進行「無鑰匙方案〈SPG Keyless〉」。

在今年四月,台北W飯店耗資八百萬元,重新裝修全館四○五間房門、六台電梯的「無鑰匙」行動正式啟航,只要是喜達屋集團會員,利用SPG App就可在W飯店訂房、繳費、Check-in,到達飯店之後,開啟手機藍牙,對著電梯感應器比畫三秒,電梯就帶你直達住宿樓層、站在房門前,手機一 掃,客房就能「芝麻開門」!

喜達屋集團在全球擁有十一個品牌〈W飯店為旗下品牌之一〉、一千兩百家飯店,其中,有一半以上入住過的房客是SPG俱樂部登入會員,迄今共累積會員二一○○萬人次。

除了會員能累計點數和其他優惠,飯店也會將會員的資訊記載在SPG平台,例如有些客戶愛吃熱食、進飯店一定要先來一杯紅酒配起司等,提供客製化服務。

「他們知道我喜歡做菜,有一次進房間,桌上已擺滿食材,香菇、煙燻鮭魚……,還放了一頂廚師帽。」安永諮詢服務供應鏈負責人李依潔是台北W飯店的忠實客 戶,旅居美國的她表示,回台灣一定下榻台北W飯店,而且總是能得到意外的驚喜。她說:「老公都沒有這樣!你已經知道W的服務能做到這樣,又為何要去別的地 方?那會有失落感的。」即時點餐!

人在千里之外,也能請W客吃好料讓台北W飯店穩坐飯店業科技龍頭的還有另一支App「W Hotels Worldwide」,目前在iPhone、iPad和iPod touch皆可下載。W粉(編按:台北W飯店粉絲)除了可以在上面預定住宿,還可以採買飯店專用的床具、盥洗用品等W牌產品,這支App還能讓你在千里之 外即時點選全館餐點。

如果你人在高雄洽公,一位重要客人客宿台北W飯店,而你想表達心意,用SPG App點一盤紫艷中餐廳的「愛爾蘭黑啤燴和牛尾」、WOOBAR才買得到的「五啤酒」,服務生就能使命必達送到台北W飯店的任何角落,讓你來自遠方的貴客大快朵頤。

這麼重要的App,也融入W飯店熱情元素之一的「音樂」。「音樂是一種感受,W粉下載W Hotels Worldwide,變得更依賴W飯店。」台北W飯店總經理康儒革表示。W飯店全球首創「音樂總監」一職,有專人為飯店規畫營造氣氛的音樂,當W粉在離開 飯店後仍留戀館內的熱情音樂, App上也提供上千首由全球W飯店精選的曲子,讓W粉隨時都可以在平台上免費聆聽,千首音樂供你免費下載,用創新的方式,讓時尚的形象深植人心!

凡招必有三,台北W飯店跨螢黏客的最高招,非社群網站莫屬!「我們臉書的粉絲人數與W飯店也是搏鬥很久,他們的Instagram經營也非常強!」晶華集 團行銷公關部副總經理張筠對於對手的表現也不吝讚美,雖然晶華的臉書粉絲高居飯店業之冠,但這樣的成績卻是在晶華「栢麗廳」今年重新整修開幕之後,人氣才 一舉超越台北W飯店的十一萬二千粉絲。

多角經營!

針對客人地域,強化網路媒體溝通「我們製造話題……,我們鼓勵員工或朋友轉貼這些訊息。」康儒革透露,今年十月底W飯店舉辦萬聖夜派對「殭屍哪有那麼帥╱ 美」,在臉書上早早釋出活動訊息,所張貼的每一則訊息照片都經過設計,成功撩撥客人呼朋引伴參與的興致,湧進十四萬人次瀏覽,一晚為台北W飯店帶進一七○ 萬元收入。

台北W飯店每天的發文可不隨興,需要經過層層把關。行銷公關副總監李尚瑜表示,除了內容必須符合熱情三元素「時尚、設計、音樂」,數位行銷團隊還必須在每 周五,將所有下周將發表的文章提案,經過副總經理、總經理審核。另外,台北W飯店獨創的職位「時訊達人(W Insider)」Joyce,也會照片分享社群Instagram貼上台北巷弄的「吃喝玩樂」,提升國內外旅客造訪台北城的欲望。

雙語發文風格,是台北W飯店臉書發文的另一風格,去年住客數高達十七萬多人,歐美人次高達兩成、亞洲其他區人次也近四成,國際形象定位使社群平台也需要多 層面出擊,譬如歐美人愛用Instagram、日韓客群愛用LINE群組、中國客人用微博,針對不同地域客人的使用管道投射訊息。十月中旬,飯店請來二十 位熱愛攝影的Instameet Taiwan成員進行飯店體驗,並透過攝影呈現,之後又將作品放在Instagram。康儒革透露,一周Instameet Taiwan分享了一四八張照片、讓自家Instagram多了三百多位新粉絲。「我們的客群是重度使用社群平台的一群,所以我們特別強化網路媒體的溝 通!」康儒革表示。

根據《今周刊》商務人士理想品牌大調查結果,喜好台北W飯店的客群以年輕族群為主,三十歲以下支持率達四成,就連康儒革自己都說:「那些擁有年輕心智的,就是我們的客群。」台北W飯店的成功「跨螢吸客」行銷,其實正顯示著跨螢時代的來臨。

W飯店「無鑰匙」行動正式啟航,只要使用SPG App,站在房門前用手機感應馬上就能打開房門。

穩坐飯店業科技龍頭

台北W飯店用App黏住粉絲的心人就算不在飯店內,W粉也能用W Hotels Worldwide App幫客宿飯店的好友點一頓豐盛的大餐!

撰文 / 黃家慧


App 多元 社群 網站 經營 飯店 跨螢 螢吸 吸客 新利 手機 就能 辦妥 入住 訂餐 時訊 達人 雙語 發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7193

黑店重返平臺事件發酵 北京食藥監擬對三大訂餐平臺立案調查

據央視新聞8月10日報道,北京食藥監工作人員表示,美團、百度外賣、餓了麽三大網絡訂餐平臺,對大量店鋪未盡審查公示義務,已滿足立案條件,現已固定證據將立案調查。上半年,北京食藥監局接三大平臺投訴舉報228件,其中美團網92件,餓了麽77件,百度外賣59件。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部分3·15下線黑店重回美團、百度、餓了麽三大訂餐平臺,甚至通過辦假證成為百度外賣APP推薦商戶。

黑店 重返 平臺 事件 發酵 北京 食藥 藥監 監擬 擬對 三大 訂餐 立案 調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9738

上海食藥監約談訂餐平臺 多個平臺出現疑似“套證”

上海監管部門在約談會現場搜索知名訂餐平臺APP上的外賣美食,結果排名前十家美食中,多個平臺上出現了疑似“套證”“陰陽地址”“無證”的情況。

7日,上海食藥監局約談近日發生食品安全問題的餓了麽、美團外賣、百度外賣等網絡訂餐平臺,大眾點評、到家美食會、點我吧、派樂趣、京東到家、鄰趣等在上海開展經營活動的網絡訂餐平臺也到場參加約談。

現場搜索顯示,在餓了麽上,“星期一便當”顯示離上海食藥監局所在大沽路附近300多米,可證照地址卻是十幾公里外的上海市凱旋路;“Wuli三明治&色拉”既未標具體經營地址,又沒有上傳任何證照信息。而在大眾點評外賣上,老鴨粉絲館顯示地址在黃浦區陸家浜路,可證照卻用的是楊浦區波陽路。

“生產企業有生產企業的質量體系,餐飲企業也有嚴格質量管理體系,到了網絡訂餐、經營的食品,就應該沒有安全質量體系嗎?有網絡訂餐企業已經提交了兩版質量體系稿,都被監管部門退回去了。”上海市食藥監局局長閻祖強說,從準入到送餐,應該有一套完整的質量體系和行業標準。網絡訂餐平臺如果成為無證照的窩點,為其披上合法的外衣,也是一種違法行為;送餐的企業不在這里,盜用別人的證照,甚至有欺詐的嫌疑。

監管部門在約談中表明態度:對於無證照餐飲,不能線下監管部門加大力度整治,而線上卻將其包裝成“熱門餐館”。據介紹,如果提供了不安全的食物,出現嚴重違法的食品安全問題,有可能被直接吊銷執照。9月1日,《上海市網絡餐飲服務監督管理辦法》正式開始實施,對網絡餐飲服務經營者和第三方平臺應當履行的主體責任進行了全面規制。

據介紹,上海食藥監局將開展為期兩個月的網絡餐飲監管專項整治,統一行動,專項檢查第三方平臺無證經營等情況。目前,食藥監部門已專門建立一套針對網絡訂餐的檢查辦法,實現線上線下聯動。“網絡訂餐平臺之間的競爭,不應該是比拼每天誰多送了多少盒飯,或誰多搶占了多少市場份額,而是應比質量、比安全、比正規的身份,還網絡訂餐一個幹凈。”閻祖強表示。

上海 食藥 藥監 監約 約談 訂餐 平臺 多個 出現 疑似 套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3881

網絡訂餐成法外之地?專家稱約談平臺“沒震懾力”

問題頻出的網絡訂餐,還能否獲得消費者的信任?

9月7日,餓了麽、美團外賣、百度外賣等9家網絡訂餐平臺被上海市食藥監管局約談。而這樣的約談在今年已不是第一次。

8月10日,北京食藥監局約談了上述網絡訂餐平臺,要求各平臺要用“洪荒之力”加大整改力度。 3月15日,圍繞網絡訂餐平臺的種種黑幕被曝光,引起了強烈的社會反響,相關部門也展開了一系列整治行動,北京食藥監局查處了通州“餓了麽”五店合一食品加工點。

“約談第三方,你要他幹什麽呢?他能幫你執法嗎?幫你去餐飲店查看嗎?”一位長期研究食品監管制度的專家表示。

在“互聯網+”的背景之下,網絡訂餐遍地開花,單純靠約談第三方真的能遏制住無證無照餐飲供應方嗎?

有擔憂者稱,當從網上訂購的晚餐或許來自一個無證、無照、無經營場所,只有一個竈臺的地方,甚至幫你做這份晚餐的人可能還攜帶甲肝或者其他傳染病時,你該怎麽辦?

“互聯網+”大潮的推進下,網絡消費模式呈現了多種形式,其中直接關系到生命安全的首數餐飲。但在網絡餐飲起步之初,卻沒有受到太多重視。

“現在網絡餐飲的門檻太低,只要是一個做飯的,都可以提供網絡訂餐,成了一個集貿市場,但是卻比集貿市場更難管,因為看不見它。所以,網絡平臺的餐飲提供方必須是證照齊全的實體店,餐廳的主體必須符合國家法律要求。”上述專家表示。“國家對食品生產經營實行許可制度。從事食品生產、食品銷售、餐飲服務,應當依法取得許可。這個時候再不管,還真是管不住了。”

2014年8月14日,杭州媒體曝光了多家無證無照餐飲小作坊,通過閃食網、淘點點、美團網、餓了麽、愛訂飯等網上訂餐招攬生意,這些提供訂餐服務的網站未按照審查提供訂餐服務經營者的主體資格、未按照要求公示網絡交易經營者身份主體和經營資格許可信息、平臺自身交易規則不完善。當時涉事的“餓了麽”負責人表示,該平臺上無營業執照的餐飲商家全部下線,下架商家占比三分之一。

2016年的“315”晚會,記者通過調查發現,在“餓了麽”網站上,存在著商家虛構地址、上傳虛假實體照片等情況,實體店面衛生狀況令人堪憂,甚至是一些無照經營的黑作坊。

2016年8月9日,新京報的一篇《百度外賣直營店月入350萬,使用過期菜品內幕曝光》報道再曝北京網絡餐飲監管漏洞。

2016年8月13日,上海宜山路的一排無證無照餐飲店鋪被曝是“餓了麽、百度、美團”等網絡訂餐平臺的大商戶。

如此趨勢之下,網絡訂餐的監管顯然已經到了下鐵手腕的時刻。

“以前,餐飲是先拿餐飲許可證再拿營業執照,現在是先有營業執照,再拿餐飲許可證,這個前後換了順序,就有了問題。有些餐飲從工商那里申請了營業執照後,如果想申請許可證,按照法律必須有場地、設備、從業人員健康證等很多準備,經過現場審核後才能申請到經營許可。但是很多餐飲經營者為了省錢,只拿到營業執照,不去申請經營許可證就開業了,因為他沒有能力完全符合條件,但是無照無證更是違法。”蘇州市太倉工商行政管理局副科級幹部高立新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與《食品安全法》同步實施的《食品經營許可管理辦法》中也明確規定,申請食品經營許可,應當先行取得營業執照等合法主體資格。同時對經營的場所、環境、人員、設施、布置等進行了詳細描述。

辦法雖然嚴格,但漏逃、造假依然存在。“雖然現在餐飲許可證可以查詢,但是有些地方的食品經營許可證查詢平臺尚未開通,這是簡政放權兩證合一之後的平臺。如果不通過查詢,僅靠肉眼,是無法發現食品經營許可證造假的。”一位地方食品安全監管人員表示。

百度外賣的工作人員也表達了同樣的問題:“目前百度外賣是對加盟的餐飲店進行現場審核,但是如果對方造假,我們的人員是無法辨別的。”

這樣的無法辨別,給很多無證無照的餐飲經營者提供了違法的空間。可是如果了解一些食品經營許可證的審核條件,這些小而無證的違法經營者也會被識別。

今年7月份出臺的《網絡食品安全違法行為查處辦法》明確了網絡食品交易第三方平臺提供者和通過自建網站交易的食品生產經營者包括備案、保障網絡食品交易數據和資料可靠性、安全性以及記錄保存交易信息等義務,同時明確了責任約談的情形。

“約談第三方的意義不大,第三方能幹什麽呢?第三方能執法嗎?還是幫去餐飲店審核現場?這約談沒有約束和震懾力。我們政府要依法執政,經營者要依法經營,無論是實體餐飲還是網絡訂餐,標準必須一致,主體都是餐飲的經營者。網上訂餐不是法外之地,沒有許可不允許經營。現在政府監管的態度太曖昧,單純的約談不解決不了問題。必須審核餐飲許可證的,沒有餐飲許可證的,不能上平臺。”上述專家表示。

網絡 訂餐 成法 之地 專家 稱約 約談 談平 平臺 震懾力 震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4338

網絡訂餐亂象仍頻出:營業執照造假花樣多 幽靈餐廳屢現

今年以來,全國多地對網絡訂餐平臺開展巡查和專項整治。10月1日實施的《網絡食品安全違法行為查處辦法》,與新食品安全法呼應,對網絡食品交易各方法律責任和義務進行了嚴格規定。但是,據新華社報道,記者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地調查發現,嚴查之下,一些商家以模糊證照字跡的方法瞞天過海,“幽靈餐廳”、超範圍經營等問題仍然頻現。

新規之下營業執照造假花樣翻新

網絡食品安全查處辦法規定,通過第三方平臺進行交易的食品經營者在其經營活動主頁面顯著位置公示其食品經營許可證時,相關信息應當真實、準確、畫面清晰,容易辨識。但記者登錄各大主流網絡訂餐平臺和實地探訪發現,新規之下,一些商家以花樣翻新的造假伎倆逃避監管。

以店鋪實景圖片代替證照。在百度外賣和美團平臺上,標明位於上海市徐匯區建國西路641號的“南京湯包館麻辣燙”、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附近的“滿香園餐館”、長椿街30-3號的“那年小館”、達智橋胡同6號的“食尚客”等店鋪,在商家詳情中沒有公示經營證照,有的僅附有3張餐館內外實景照片;地址標示為廣州市中山六路100號的“飄香麻辣燙”、中山八路10號的“千里香餛飩王”等店鋪,僅公示一張營業執照,沒有許可證。

模糊證件蒙蔽消費者。在百度外賣平臺,北京、上海、廣州一些已經公示經營證照和商戶實景的餐戶,卻只能看到分辨率很低的小照片,無法點擊放大。在美團外賣上,名為“食尚客”“賽百味(莊勝崇光店)”“同樂居家常菜”等店鋪,公示的餐飲服務許可證圖片字跡模糊不清,還不能放大。

許可證過期仍然照常營業。記者在美團外賣上發現,一家名為“麻辣誘惑(漢光店)”的店鋪餐飲服務許可證早在今年6月就已經過期。“餓了麽”平臺上一家名為“賽百味”的店鋪去年12月就已過期。百度外賣一家名為“京味齋”的店鋪,其公示的餐飲服務許可證截止日期為今年8月1日,營業執照年度檢驗情況也是只到2012年度。位於北京西單北大街133號的“CoCo都可”店鋪,營業執照和許可證有效截止日期均為今年9月24日。但截至10月20日,記者發現,這些店鋪依然在平臺上營業,其中“京味齋”月售2710份,“CoCo都可”月售991份。

專家指出,按照法規,持過期的許可證經營等同於無證經營。

“幽靈餐廳”和超範圍經營問題依然突出

除了新規之下的新問題,記者發現,一些過去曾被查處的網絡訂餐老問題依然普遍存在。

公示地址與實際經營場所不符的“幽靈餐館”屢見不鮮。百度外賣上一家名為“粉滋源”的店鋪,公示地址為北京市海澱區大柳樹路13號。但記者實地調查發現,這里確實有家商鋪,但不僅沒有掛出任何店名牌匾,也沒有在餐廳明顯位置掛出營業執照。記者查閱這家商戶的評論發現,近幾個月來,有數位顧客留言表示送上門的外賣食品味道不對,吃了以後出現拉肚子等癥狀。

此外,不少商家還在超範圍經營。百度外賣上一家名為“楚將軍旗艦店”的大閘蟹商家,“8只全母,全網首發,限時特價秒殺”等商家介紹字樣格外醒目。但記者查閱發現,該商家食品流通許可證上經營範圍為“零售預包裝食品、乳制品”,而大閘蟹是屬於生鮮類的活體水產品,並不在其經營許可範圍內。

記者調查發現,一些商家玩貓鼠遊戲,每次媒體曝光後,網絡訂餐平臺便將無證照商家下架,可沒過多久,新的類似問題又重新出現,周而複始。

曾被曝光過有多個無證照餐飲店的上海市寶山區方正路,這里的餐飲店大多只有幾平方米。當時這條街上的“菜飯骨頭湯”“葵姨瓦煲飯”“正宗四川麻辣燙”等商戶在“餓了麽”平臺標識的地址和證照,一律寫的是“上海市長寧區仙霞新村街道茅臺路462號”。而事實上,兩個地址相差30公里。而如今,記者發現,除“正宗四川麻辣燙”被下架外,“菜飯骨頭湯”仍使用這一地址,“葵姨瓦煲飯”則未公示新的證照。

北京食藥監部門工作人員表示,光百度、美團、“餓了麽”、到家美食會四大網絡訂餐平臺共有北京地區店鋪5.8萬家。相比實體餐飲,網絡訂餐交易環節複雜,交易鏈條長,容易給不法分子摻假使雜提供更多機會,也給職能部門的監管帶來更大的難度,而且餐飲生產的隨意性給監管帶來了不小的挑戰。

訂餐平臺對商家並非沒有治理能力,應收緊審核關口

雖然查處辦法要求入網餐飲生產經營者必須亮證公示,但是不少商家公示的證照模糊,訂餐平臺甚至設置了不能放大的功能,使公示淪為擺設。

對於公眾質疑,美團、餓了麽對記者表示不予置評。而百度外賣平臺依然聲稱,其自成立伊始就已要求所有入駐商家必須亮證公示,還設置了品控部門不斷審查商戶資質,從源頭把控質量。

記者調查發現,網絡訂餐平臺對商家並非沒有治理能力,技術上也可以實現,但操作中卻進展緩慢,甚至有的網絡訂餐平臺間形成“逆競爭”:這家平臺剛清理門戶,那家平臺就照單全收,導致“誰清理誰吃虧”。

專家認為,今年以來相關管理部門屢出重拳,但網絡訂餐平臺上黑作坊猖獗依舊,一個重要原因是板子沒有打到平臺上。

“黑作坊能成群上網,源頭在線下但根子在平臺。”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傅蔚岡認為,無證照商家不是新出現的,但是網絡訂餐平臺的出現讓無證照商家的數量迅速擴大。網絡訂餐亂象之所以頻現,一是平臺把關不嚴,一味追求規模;二是平臺投入不足,管理人手有限;三是平臺運營不當,有的地方生產經營者與平臺管理者是同一夥人,存在“監守自盜”隱患。

網絡 訂餐 亂象 象仍 頻出 營業 執照 造假 花樣 幽靈 餐廳 屢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1788

食藥監總局:正抓緊研究制定網絡訂餐監管辦法

國家食藥監總局食品監管二司司長馬純良16日針對餐飲業質量安全的問題表示,將完善相關制度標準,目前正在抓緊研究制定網絡訂餐、學校集中用餐等一些監督管理辦法;加強監督管理,要對所有的餐飲業包括小餐飲都要實施許可或者備案,要用2-3年的時間,對所有餐飲業食品安全員進行一次考核。

食藥監總局於1月16日上午舉行新聞發布會,向媒體介紹2016年食品安全抽檢情況及2017年抽檢計劃,同時介紹春節期間食品安全抽檢情況。

會上,馬純良表示,食藥監總局開展餐飲業質量安全提升工程,加強餐飲業監管,提升餐飲業質量安全水平,主要有以下六個方面的重點內容:

一是促使政府負總責。各級政府要把餐飲業的質量安全作為為人民群眾辦實事的一項重要工作來抓。要加強統籌協調和監督管理,要按照國務院提出的“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要求加大對餐飲業的投入,支持餐飲業改造升級,包括集中管理、集中服務,促進餐飲業的提升發展。

二是完善相關制度標準。食藥監總局正在抓緊研究制定網絡訂餐監督管理辦法,學校集中用餐監督管理辦法和餐飲服務食品安全操作規範,同時配合國家衛計委進一步完善制定餐飲業的有關標準。

三是落實餐飲業主體責任。將來大型餐飲服務企業都要設立專門的食品安全管理機構,所有的餐飲門店都要明確食品安全員。餐飲業要對原料加強控制,要加強加工制作過程衛生條件的控制,所有的餐飲具和工器具的清洗、消毒也要符合衛生規範。督促餐飲業加強管理,保證餐食質量安全。

四是加強監督管理。一個是在監督管理當中,嚴格許可和備案。目前,全國有發放食品經營許可證、發放許可證的餐飲服務單位大概是370萬家。另外還有大量的小餐飲,現在一些地方對小餐飲的管理出臺了一些地方條例,食藥監總局要求各地食品藥品監管部門要對所有的餐飲業包括小餐飲都要實施許可或者備案,實現監管的全覆蓋。

要用2-3年的時間,對所有餐飲業食品安全員進行一次考核,就像普通人學開車考駕照一樣,在發證換證的時候也要對食品安全員進行考核,督促其掌握一些食品安全知識。同時要加強對餐飲業日常的監督管理和監督檢查,要加強網絡餐飲服務的監管,同時還要認真做好並切實加強對學校、幼兒園食堂、農村集體聚餐、旅遊景區的餐飲以及鐵路、民航、交通等一些餐飲服務食品安全的監管。

五是促進規範發展。支持大的餐飲企業加強管理,同時積極推行餐飲業的集中管理,統一服 務。倡導餐飲業明廚亮竈,一些大型連鎖餐飲企業可以推行“種養殖基地+中央廚房+餐飲門店” 的模式,也是保證原料加工制作以及配送的安全,實行全過程記錄和追溯制度。

六是加強社會共治。支持行業協會加強對餐飲業的管理和服務,強化行業自律,同時也歡迎社會各界、新聞媒體和廣大消費者對餐飲業以及對政府監管部門的監督。

馬純良還表示,食藥監總局對春節期間的食品安全工作做出了部署,要求各地將餐飲業的質量安全 作為監管重點,重點監管遊園會、廟會、年夜飯的食品安全,為廣大消費者、人民群眾提供一個滿意的消費環境,安心、放心的消費。

食藥 藥監 總局 抓緊 研究 制定 網絡 訂餐 監管 辦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2603

上海“最嚴”食品安全條例修幅近94% 網絡訂餐監管成焦點

1月18日,上海市人大各代表團審議《上海市食品安全條例(草案)》(下稱“條例草案”),就條例內容和食品安全熱點問題展開討論。

從網絡食品、小作坊小攤販小餐飲的監管,到農產品和添加劑的全覆蓋管理,這部被稱為上海歷史上最嚴格的條例草案修幅高達93.8%,為市場準入設置了更加嚴格的門檻,也完善了食品安全監管體制並落實了生產經營各環節企業的主體責任。

那麽,如此嚴格的規定在落實中是否真的管用?針對新問題和諸多短板,又該如何有針對性地解決?

如何讓法規真正管用

上海市人大代表沈國明就上述條例草案專門撰寫了一篇題為《制定一部真正管用的食品安全條例》的文章。他告訴第一財經記者,自己此前對小作坊和小攤販做過幾個月的實地調查,最大的感受是“相關的法律法規並不少,怎麽做好執法工作才是更最重要的事”。 在沈國明看來,條例的具體文字怎麽改,怎麽加大處罰力度,這些都可以討論,但最關鍵的還是執行和落實。

“面對很多新的問題和新情況,必須有針對性地實施有效監管。”沈國明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加強執法不是單純地增加人手,而是增強問題導向,針對各類問題給出具體的解決辦法。

沈國明認為,食品安全領域的執法尤其不能手軟。食藥監部門在對市場進行監督檢查、依法命令企業遵守相關法律法規時,只要在法律法規和授權範圍內,就可以自行決定和直接實施執法行為,無需與行政相對人協商或征得他們的同意。另外,對於違法的情況都應當記錄進誠信檔案,並充分發揮誠信檔案在建立市場經濟秩序中的作用,讓失信者付出代價。

上海市人大代表劉正東也表示,條例一旦通過,問題的重點不再是“有法可依”的立法問題,而是“執法必嚴、違法必究”的執法問題,是“執法為民”、“食品安全大於天”的日常監督檢查管理問題。他建議,根據社區居民的“實際消費”需要、根據流動攤販市場規律需要,依法科學、合理地劃定臨時區域(點)和固定時段供食品攤販經營,防止社區居民“實際消費”需要的地方沒有劃定。

“能對食品的各個環節都給予關註,這不容易。”上海市人大代表鮑炳章在小組會議上對該條例給予了肯定,他希望的是食品安全領域的信息可以更加對稱。

上海市人大代表許麗萍也提出,公眾的食品安全衛生知識仍然比較匱乏,因此建議出臺條例的同時,還應加大宣傳的力度,多角度地傳播並動員全民學習食品安全條例。

重點解決網絡訂餐等短板

1月17日,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鐘燕群在做關於《上海市食品安全條例(草案)》說明時表示,上海食品安全總體有序可控、穩中向好。但是,食品安全形勢依然嚴峻,在食品生產經營的市場準入、食用農產品、網絡食品、小型餐飲服務等監管方面還存在一些短板。立法進一步完善上海食品監管體制機制,固化食品安全工作成功經驗,切實推動解決群眾反映的突出問題十分必要。

該條例草案專門對網絡食品經營監管做了探索。據稱,上海將對網絡食品交易第三方平臺提供者、自建網絡交易的食品生產經營者的備案義務,網絡食品經營者的公示制度,網絡食品交易第三方平臺提供者的管理責任,網絡交易食品配送要求等進行規範。

在上海兩會的現場,上海市食藥監管理局還專門整理了一份條例草案關於網絡訂餐監管的相關規定,向各位市人大代表征求意見。

隨著“互聯網+”業態的迅猛發展,2015年網絡訂餐的交易規模已經達到了458億元,用戶規模持續擴大,每日活躍用戶超過2500萬。網絡食品的發展為市場提供了便捷服務,但也讓平臺履責不力等問題頻頻曝光。

根據官方數據,上海食藥監在2016年清理網上無證餐廳6萬余戶次,對於外賣超人、大眾點評、餓了麽、美團外賣、百度外賣、回家吃飯、派樂趣、丫米廚房這些平臺都以“未審查入網食品經營者許可證”為由開出了數萬元的罰單。2016年9月,餓了麽還因為“為無照經營行為提供條件”的違法行為受到5萬元的罰款。

上述條例草案對網絡食品經營的規定包括:一、在本市提供網絡食品交易服務的網絡和平臺均須備案;二、細化營業執照、許可證件、食品安全量化分級等信息公示的制度;三、細化平臺管理責任,即實名登記、入網審查、違法行為報告、制定準入標準和食品安全責任、抽樣檢驗、檢查食品經營行為及信息、公示食品安全信用狀況;四、加強對不良信用平臺的監管,信用信息納入信用平臺相關部門聯合懲戒;五、配送衛生要求覆蓋食品配送人員、食品冷鏈控制、食品配送箱包、食品盛裝容器等;六、平臺發現入網食品經營者存在嚴重違法,應立即停止服務。

上海 最嚴 食品 安全 條例 修幅 幅近 94% 網絡 訂餐 監管 焦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2996

食藥監總局:沒有實體店不得進行網上訂餐銷售活動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於今日上午在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布廳舉行新聞發布會,國務院食安辦主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局長畢井泉介紹我國食品藥品安全監管工作情況並答記者問。畢井泉指出,2016年食藥監管各方面的工作力度進一步加大,查處食品違法案件17萬件,對食品安全的違法犯罪必須“零容忍”。

畢井泉表示,2016年新發布了食品安全國家標準530項,涉及到食品安全指標近2萬項,新增農藥殘留的限量指標490項,食品抽樣檢驗的數量比上一年增加了49%。2016年食藥監管部門查處食品違法案件17萬件,公安機關查辦1.1萬件,有力地震懾了違法分子。此外,新食品安全法的實施,統一權威食品藥品監管體制的建立,各級黨委和政府對食品監管投入的增加,這些都為食品安全工作提供了重要的法律保障、體制保障和經費保障。

畢井泉強調,食品安全沒有“零風險”,但是對食品安全的違法犯罪必須“零容忍”,要按嚴管、嚴防、嚴控食品安全風險,認真落實地方屬地管理責任,嚴把從農田到餐桌的每一道防線,確實維護人民群眾“舌尖上的安全”。

具體到嬰幼兒配方乳粉的安全監管工作,畢井泉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嬰幼兒配方乳粉是嬰幼兒在由於種種原因缺乏母乳餵養的情況下的替代品,所以它直接關系到嬰幼兒的發育和健康。歷史上曾經有過慘痛的教訓。嬰幼兒配方乳粉質量的安全問題始終是食品監管的重中之重,從源頭、生產、出廠到銷售實行全過程的嚴格監管。畢井泉表示,在源頭嚴控方面,鼓勵嬰幼兒配方乳粉的生產企業自建奶源基地,不能自建奶源基地的要有穩定而且定期審核的原料供應渠道。落實原輔料進廠批批檢驗的責任,從源頭上保障嬰幼兒配方乳粉的質量安全。

畢井泉介紹,根據食品安全法的有關規定,食藥總局啟動了嬰幼兒配方乳粉的註冊工作,這是針對我國嬰幼兒配方乳粉特殊食品和狀況采取的特殊監管措施,重點是整治品牌和配方過多,標簽不當標註和廣告不當宣傳的問題。嬰幼兒配方乳粉功能聲稱必須要經過科學實驗的證實,禁止明示或者暗示諸如益智、增強免疫力等虛假宣傳。

另外,有記者問在加強餐飲食品安全監管方面有關部門將會采取哪些措施,畢井泉表示,提升餐飲業的質量安全水平,這里面要分為企業的主體責任和基層地方政府的監管責任。就企業來說,要落實四個責任:第一,原料購進質量安全的責任。規模化的餐飲企業都應該建立穩定的原料供應渠道,保證購進原料質量符合國家食品安全標準,實行風險自查制度。比如采購了農藥殘留、獸藥殘留超標的原料,餐飲企業自己要負責。第二,認真執行餐飲業相關標準規範的責任。原料的清洗加工過程,餐具、廚具、飲具以及相關工具的清洗消毒要符合餐飲操作的規範,要確保生熟分開,防止交叉汙染。第三,要落實"明廚亮竈"的責任,要讓消費者能夠看得到後廚的制作過程和衛生狀況,可以采取玻璃墻的辦法,也可以采取攝像機監控的辦法,在外面設幾個屏幕。第四,要落實餐廚廢棄物資源化利用和無害化處理的責任,嚴防”地溝油“”泔水油“流向餐桌。上述責任的第一責任人是餐飲企業的法定代表人,要在大型的餐飲企業明確食品安全監管的責任部門,門店要有食品安全管理員,餐飲從業人員要定期參加培訓和考試,身體健康狀況要符合相關規定,這就是企業應當承擔起來的主體責任。

畢井泉指出,從基層地方政府來說,要落實好監管的責任,要加強對餐飲業原料進貨情況的檢查檢驗,要嚴肅查處違反食品安全法律法規、違反餐飲操作規範的行為。同時,要加強學校、幼兒園食堂、農村集體聚餐、旅遊景點、鐵路餐飲等食品安全監督,嚴防群體性食品中毒事件的發生。

在發布會上,畢井泉專門就網絡訂餐的問題作一個回應。畢井泉稱,2016年食藥總局發布了《網絡食品安全違法行為查處辦法》,重點是:第一,只有取得許可證的實體餐飲店才能在網上接受訂餐,沒有實體店的不能在網上銷售餐飲產品,餐飲企業必須保證在網上銷售的餐飲產品與在實體店銷售的餐飲產品質量是一致的。

第二,要嚴格落實網絡餐飲服務第三方平臺的責任,第三方平臺要 做到三個確保:一是確保在平臺上展示的餐飲企業的許可證是真實的,這樣才能保證線下的經營者必須是實體店而不是黑作坊。二是要確保在送餐的過程中食物不被 汙染,因為送餐的物流公司是第三方平臺選擇和指定的,所以應該對這方面承擔起監管責任。三是要確保消費者提出的投訴得到及時處理,因為消費者是在第三方平 臺訂餐和交費的,第三方平臺負責結算。所以平臺的開辦者要做到這三個確保。

第三,要加強網絡餐飲服務的監督。監管部門要加強對第三方平臺和線下餐飲企業的監督,及時查處違反上述規定的違法行為。我們歡迎廣大消費者和媒體對網上訂餐進行監督。謝謝。

最近總局進行了中成藥通用名命名的技術守則的發布,正在征求意見。對此,畢井泉稱,2014年食藥總局成立科技組,專門研究中藥古代方劑命名的特點和規律,起草了中成藥命名的技術指導原則,前幾個月公開征求社會各界的意見,現在征求意見已經結束。我們聽到了有些不同的意見,因為是公開表達的,有些意見也是有道理的。我們將會認真研究大家提出的意見和建議。規範中成藥的命名,重點是整頓誇大療效、暗示療效以及用語低俗的命名,這樣做是符合人民群眾的利益的。對於命名不規範的情形,我們將結合標準提高再註冊等工作逐步規範,對確需修改的名稱,也會給予一定的期限來逐步過渡。

另外,畢井泉稱要大力推進仿制藥質量療效一致性評價,鼓勵新藥研發。畢井泉指出,開展仿制藥質量療效一致性評價,使仿制藥臨床上能與原研藥相互替代。對此,食藥監總局要研究制定優先采購、醫保報銷等政策,為企業推進一致性評價創良好外部環境。

關於藥品安全監管方面,畢井泉指出,新的一年里,我們要繼續深化藥品器械醫療審評審批的制度改革,全面解決積壓的矛盾,進一步激發醫藥產業的活力,有七方面的重點工作,包括加快推進藥品質量療效一致性評價工作、鼓勵藥品的創新、要建立審評主導的藥品醫療器械審評審批技術體系、落實現場檢查的責任、建立藥品品種檔案、要加快推進工藝核對、要建立藥品電子通用技術文檔系統(eCTD系統),爭取今年年底能夠實現按新系統實行電子申報和審評。

此外,針對“塑料蔬菜”等食品謠言,畢井泉指出,對造謠者要嚴厲打擊。畢井泉表示,對於“塑料紫菜”等食品安全謠言,首先食品安全法里有明確規定,對造謠者要給予治安拘留的處罰,要嚴厲打擊。同時,廣大媒體也要發揮積極作用,找專家及時分析,監督不實的傳言,客觀、公正報道。此外,也要提醒消費者增強判斷意識,不要盲目傳播這類謠言消息。

食藥 藥監 總局 沒有 實體 不得 進行 網上 訂餐 銷售 活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7182

鐵總:將餐飲產品明碼亮質標價 盡快推出網上訂餐

針對近日公眾提出的高鐵列車餐飲供應相關問題,中國鐵路總公司相關負責人25日表示,鐵路部門將以旅客需求為導向,加快推出市場化改革措施,提升高鐵餐飲服務水平。

據中新社26日報道,該負責人稱,鐵路部門高度重視,已組織專門力量,加強食品安全衛生和質量檢查,加大服務質量和價格監管力度,堅決治理整頓有些高鐵列車違規不良經營行為,嚴格規範高鐵餐飲服務,全力維護廣大旅客合法權益。

負責人介紹,一直以來,鐵路部門對高鐵餐飲服務高度重視。作為面向旅客的基本服務,而不是以贏利為主要目的的純商業經營行為,在保證站車食品安全的前提下,推出了快餐、簡餐、商務套餐和面食等系列食品,但這些與旅客日益增長的餐飲需求還有一定差距,多年來鐵路部門一直在積極探索改進。

負責人強調,下一步,鐵路部門將按照開放合作、許可經營的思路,引入“互聯網+”,盡快搭建向社會開放的高鐵餐飲供應信息服務平臺,將路內外符合條件的餐飲產品在同一互聯網平臺明碼亮質標價,供廣大旅客自主選擇,形成公平開放的高鐵餐飲市場。

目前,鐵路部門正在加快研究實施方案的技術準備,將盡快推出網上訂餐、站車配送供應服務;加強食品安全和高鐵餐飲市場監管,依法執行食品安全準入制度,加大食品衛生監管力度,確保食品衛生安全;規範實施許可經營,完善合同約定,維護高鐵餐飲有序競爭的市場秩序。

鐵總 餐飲 產品 明碼 亮質 標價 盡快 推出 網上 訂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6956

向Openrice挑機失敗哈佛碩士轉戰訂餐平台

2017-07-20  NM

肥美達人(FeedMe Guru)創辦人之一的羅正義(Dominic),曾在美國留學、投行出身、哈佛讀碩士,人人以為他前途無可限量,成為人生大贏家。他上年揚言要揮低Openrice,花盡金錢和時間去研發肥美達人。結果,哈佛的天使創業基金耗盡,連五十萬存款都見底。「之前我與拍檔Kelvin都是做投資,當時儲了一筆錢,幫我們捱過最艱苦的日子。由創業到現在,都沒有支人工,所以沒有收入。」不論是他的老婆還是家人,也曾勸他返回以前的投資工作,不要再冒險繼續創業,但他拒絕說:「創業失敗回去讀書,好樣衰。」

快將三十歲的Dominic憶述,一直跟隨自己的人生里程碑進發,中學畢業便去美國讀書,之後投身金融界,向來都高薪厚職。平步青雲的日子上年開始消失,「創業後,的確有很多高消費活動都要停止,例如不能常去旅行。雖然做飲食,除了工作上,也很難自己去飲飲食食,很多高消費盡量減少。」甚至買一份禮物哄哄老婆和家人,都可免則免。肥美達人1.0版本是一個食評網,定位為中高端餐廳,以數據分析,為用戶提供準確的食評,免得食客「中伏」。但一路以來,食評網不能帶來盈餘,很難促使用戶在網站消費,用戶經網站訂位,每天只賺幾十元佣金,令Dominic的生活壓力愈來愈大。「我創業中途結婚,但一直跟家人住。這幾年來都沒有能力,去承擔給家用的責任,在家白食白住。」收入一直未見起色,惟有認輸。他與拍檔林翹鋒(Kelvin)收拾心情,重新在startup路上出發。將肥美達人由食評網,演變成現在的中高端餐廳訂餐平台,成為香港首個餐飲網上支付平台。

我點sell

普遍的餐飲平台都是提供折扣優惠為主,Dominic指出:「我們是第一個餐飲平台做信用卡支付,在香港據我所知應該是沒有人做過。」經肥美達人網頁或手機app,預約訂座和訂餐。客人用餐後即可離座,無須等候結賬,平台會直接以預先綁定的信用卡付款。但是網上支付的方式香港並不普及,平台透過第三方支付平台Stripe進行網上交易,Dominic保證,「FeedMe Guru伺服器從來不會儲存客人信用卡資料,相對於你去實體店用信用卡,售貨員取卡後,信用卡資料可能遭記錄,更容易被盜用。」他又指出,網上支付是大時代的改革,大勢所趨,「香港這一刻走得比較慢,但一兩年後,這個時代巨輪是不會停下來,香港一般消費者會慢慢接受這個現實。」

與別不同市場獨有

為了獨一無二的餐飲體驗,肥美達人設有團隊親臨每一間餐廳試菜,與大廚共同設計合乎時令和招牌菜式的餐單,又會以平台得出的數據去分析,歸納客人的喜好,為餐廳提供營銷策略。「我們與餐廳一起設計的餐單,一定要經我們平台預訂,其他平台不能預訂,walk-in也吃不到。最大的特點是我們一手一腳,精心設計這份餐單,所以用戶要用FeedMe Guru預訂,才能吃到特色的餐單。」肥美達人主打中高端餐廳體驗,與一般餐飲平台發放廣泛資訊不同,餐廳貴精不貴多。「香港餐飲市場的高端餐廳可能只有一千間,而中高端的多一、兩千間。當中已有一百間是我們合作的夥伴,市面上已經有10%的餐廳與我們合作。」看到現時網站上只有三十間餐廳,提供獨特餐單,他們解釋是對餐廳有挑選,寧缺勿濫,「相比起其他平台有幾千、幾萬間餐廳選擇,我們正在做的是完全不同,很多中高端餐廳就是看中這點。」半島酒店向來很少與第三方平台做聯營活動,今年五至六月份,旗下的Felix和Gaddi's都與肥美達人為法國月,設計獨特餐單,「他們看到肥美達人有很多時尚、很好的餐廳夥伴,所以投下信心一票加入我們的合作夥伴計劃。」

專家盤問

這次邀請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Francis)擔任評審,為我們分析一下由Dominic和Kelvin創辦的肥美達人3.0版本。Francis指出,現在平台最有價值的是他們很用心為每間餐廳去做,看到兩名創辦人都充滿熱誠,願意花很多心機跟餐廳商談,為客人設計餐單。

F:FrancisD:FeedMe Guru的創辦人DominicK:FeedMe Guru的創辦人Kelvin

F:每次你們都要花很多時間和心機與餐廳合作?D:作為一個平台營運模式,現在我們是初創階段,可能需要多一點時間去確定每個餐單都吸引、每張相都是美觀、每間餐廳都是好。

F:要影相上載,又要互相商談,一間餐廳平均需要多久,才能放在你們平台上運作?K:由他第一次遞交餐單給我們,去到影相,放資料在網頁,平均一星期便可以。因為我們的系統都很完善,已格式化。可能是一開始跟餐廳接觸時,需要多點時間,但我們發覺香港很多餐廳都以一個集團的形式運作,所以很多時候,我與這間餐廳接觸,我做得好,老闆立即會說,你幫我其餘十間餐廳都這樣做,過程變得更快。

F:為何餐廳自己不花錢去賣廣告,而值得花錢用你們平台賣廣告?K:最大分別是,我們的廣告全都是很針對性,可能一間餐廳的客人數據最多一兩千人,但我們平台龐大很多,我們有這群人的用餐檔案,知道每個人喜歡什麼,便迎合他們的喜好。我們擁有龐大的數據庫,知道這些人的喜好,幫餐廳賣廣告,永遠比他自己賣廣告有效得多,對餐廳來說更有成效。我們的商業模式只會收餐廳佣金,我們會先幫餐廳賣不同的廣告,之後成功帶客人給他,才收費。

F:如何展望,你們繼續發展下去?D:我們發展方向主要在三千間中高端餐廳裡,比較好的五百間,可能是最好的一、兩百間,即現時大部分已經是正在合作的夥伴。不過我們現在專注於吸引更多用戶享用獨特餐單。

終極談判轉型方向成功幫自己宣傳欠奉

食評網最令人頭痛是用戶無法知道評語真假,有人故意上去讚好餐廳,亦有人會貶低。放棄做食評網,反而主攻與中高端餐廳合作,這樣商業模式是比較聰明,因為食評網現時收入都是靠廣告為主,但如果你可直接參與整個交易過程,如果他賺到錢,你也賺到錢,可以達到雙贏。同時,我覺得平台需要努力去幫自己宣傳,因為他們暫時曝光率不足夠,很少人認識肥美達人。當你去幫人推廣時,也要推廣自己,這樣才更多人去用你的平台,更多人用你們的平台找餐廳,餐廳客人才會增加。方保僑對肥美達人的擴展能力存有隱憂,他指很多startup都會在計劃書寫,會開幾十個直銷地點,去第二個國家發展。正如Uber、Airbnb,那些業務很容易增長。 你在這裡租車,去到哪裡都是這樣租,只要遵守當地法例即可以。但肥美達人實在是很新穎的做法,似乎不是純粹跟規則去做,而是需要用心去做。外國文化與香港有差異,我們是無法估計。所以對於平台的流程,我會給八分,而整體至長遠發展來說,我給六點五至七分。

撰文:曾蔚婷攝影:關永浩ed_bn@nextdigital.com.hk

Openrice 挑機 失敗 哈佛 碩士 轉戰 訂餐 平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6016

指尖快餐:革命性的订餐方式

1 : GS(14)@2010-12-17 13:56:20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01215/173905.html
    “指尖快餐”(Snapfinger)是一个基于地理位置的菜单应用软件,为许多独立饭店带来了发展的空间,使他们拥有了与全国性连锁饭店相当的机遇。
               
           “指尖快餐”(Snapfinger)是一个基于地理位置的菜单应用软件,为许多独立饭店带来了发展的空间,使他们拥有了与全国性连锁饭店相当的机遇。
  许多饭店将注意力过于集中到出售食品方面,以致于把自己的互联网营销做成了“夹生饭”。而Asqew Grill这类电子化的连锁小餐厅则另辟蹊径,在旧金山的湾区拥有5家连锁店,正尝试通过网络及移动营销走进大众的生活。
  Asqew是与指尖快餐(Snapfinger)合作的公司之一。后者是一个综合性的桌面及手机应用程序,它可以帮助用户迅速找到当地的饭馆,并可以为用户直接下订单。
  “‘指尖快餐’最终成为了我们的市场推广平台,”该公司的营销顾问阿里·范格拉斯(Ari Feingold)表示,“它为饭店业提供了一切所需要的配套服务,并且仅仅通过网络平台就能够实现这些服务。”
  “指尖快餐”是Kudzu互动公司的一个新点子,它既有网站支撑,又提供移动应用,以便让用户们顺利找到饭店,提前看到菜单,并可与实体饭店整合,直接生成订单。如今,它已经与iPhone、安卓等智能手机终端取得了合作,用户甚至能够直接通过手机等设备进行支付。Kudzu互动的创始人及CEO吉姆·加勒特(Jim Garrett)透露:在使用“指尖快餐”下单的用户中,73%来自互联网,27%来自移动设备。
  到2010年年中,已有16个城市中的28万家饭店开始使用“指尖快餐”这项服务,其中不乏赛百味这类大名鼎鼎的餐饮连锁机构。同时,“指尖快餐”也在全力开拓独立饭店市场。加勒特十分看好这方面的商机:“全美国有将近45万家独立饭店。”
  在他眼中,跟大多数行业一样,餐饮业在市场营销和拓展方面依然十分落后。“他们往往专注于提升自身的运作效率,但是在为自己赢得回头客或者诱导用户花费等更多方面,显然不太擅长。‘指尖快餐’与人们的电脑及手机紧紧相连,为饭店业拓展了疆界,将其品牌推到更广大的人群面前。”
  据悉,Kudzu互动公司不向消费者收费,人们可以免费下载这款软件。其盈利的主要途径是向饭店收取一定的佣金——消费者通过“指尖快餐”到饭店消费,每笔消费金额税前7%的部分。加勒特表示,“指尖快餐”带来的顾客,与通过电话订餐的顾客相比,平均花费增加了25%,这一切得益于“指尖快餐”的巧妙引导。
  “这主要是因为我们的应用是基于特定位置的,所以我们不会区分是连锁经营的店面还是夫妻小作坊。不论规模大小,只要出现在大体相同的位置,我们都让它们有同样的展示机会。”
  范格拉斯表示,“指尖快餐”服务确实给Asqew带来了更多的订单,但是他认为好处不仅仅体现在让公司获得更大的经济效益上。在这个过程中,顾客服务也得到了改善和提升。“在人们越来越倾向于在网络上下订单的时候,我们的电话订餐服务也随之减少。如此一来,店员们节约了大量接听电话的时间,可以更好地为店内用餐的顾客服务。”
  根据加勒特提供的数据,“指尖快餐”的新增客户名单中,每月有200~300家独立饭店。今年9月,Kudzu互动收购了一家竞争对手,获得了该对手原有的800多家饭店资源。“我们的目标是让全美所有的独立饭店都加入到‘指尖快餐’的大家庭中来。”
  在经过几个月的合作之后,Asqew Grill毫不保留地向“指尖快餐”竖起了大拇指,“这是一个非常棒的工具,我们的营业收入每天都在增长。”
  译/韩森
  Jason Ankeny是芝加哥的一位作家、Fiercemobile的执行主编。Fiercemobile提供移动媒体、应用及营销方面信息的每日电子通讯。
指尖 快餐 革命性 革命 訂餐 方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09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