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有毒”資產騰挪背後: 揭秘鮮言匹凸匹“暗道”

意圖甩手“有毒”資產的一項尋常交易,卻無意間剝開了偽裝已久的畫皮。匹凸匹,鮮言,這二者之間真實關系正在慢慢浮出水面。

匹凸匹8月19日公告稱,計劃以1億元的價格,向鮮言控制的匹凸匹網絡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下稱匹凸匹網絡),轉讓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務(深圳)有限公司(下稱匹凸匹金融)100%股權。

匹凸匹與其前董事長鮮言的關系頗為蹊蹺。就在此次交易前一個多月,鮮言名下企業因增資、控股匹凸匹子公司荊門漢通置業(下稱荊門漢通),而遭到匹凸匹的起訴。令人不解的是,僅僅一個多月後,雙方便言歸於好。

目前鮮言已將所持匹凸匹股權全部轉讓,看上去似乎已經沒有關聯。但是,借助荊門漢通這一暗道,鮮言與匹凸匹頻繁往來,僅轉讓資產金額就達數億元。目前,鮮言實際上已經控制了匹凸匹最為重要的資產,實現了表面退出、實際仍藏身匹凸匹背後的布局。

隱瞞的關聯關系

根據匹凸匹披露,匹凸匹網絡的註冊資金3.4億元,股東為北京柯塞威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北京柯塞威)、深圳柯塞威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深圳柯塞威)。其中,北京柯塞威註冊資金1000萬元,股東為鮮勇、鮮栗;深圳柯塞威註冊資金10億元,股東為鮮言,法定代表人李艷,實際控制人為鮮言。

匹凸匹稱,由於在最近12個月內,鮮言曾擔任其實際控制人、董事長,而史潔在最近12個月曾擔任其監事,此次交股權轉讓已構成關聯交易,因此尚需提交股東大會審議。

此番轉讓的匹凸匹金融,正是此前匹凸匹“立誌成為中國首家互聯網金融上市公司”鬧劇的主要載體。2015年5月,多倫股份聲稱,將向互聯網金融轉型,並成立了匹凸匹金融。2015年5月,多倫股份更名為匹凸匹,但“無可行性論證、無正式業務、無相應人員”的現實,決定了其殺入互聯網金融不過是一個噱頭。截至今年3月底,匹凸匹金融總資產9864萬元,凈資產9764萬元,但一直沒有開展實際業務。

隨著此次股權轉讓,匹凸匹上述舉動已經成為一場鬧劇。從表面上看,匹凸匹轉讓匹凸匹金融是因為受P2P惡性事件頻發、監管不斷收緊影響,但背後的動機卻頗為蹊蹺。而此次剝離之後,匹凸匹當初更名的噱頭都已不複存在。

2015年12月,鮮言辭去匹凸匹董事長職務,並在在今年3月、4月,將所持匹凸匹股權全部轉讓。盡管鮮言已不再持有匹凸匹股份,但經由匹凸匹金融,鮮言仍與匹凸匹之間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系。

而匹凸匹向鮮言轉讓匹凸匹金融,也並非雙方的第一次交易。去年6月以來,匹凸匹曾多次向鮮言或其控制的企業轉讓資產、發生資金往來。包括深圳柯塞威在內,多家由匹凸匹設立的公司,目前均已收歸鮮言囊中。

而匹凸匹網絡,亦是從匹凸匹接手而來。根據公開披露信息,匹凸匹網絡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成立於2015年10月,初始註冊資金1000萬元,匹凸匹是其唯一股東。2015年12月29日,其出資人變為北京柯塞威。

此次轉讓前,匹凸匹網絡與匹凸匹金融也多有往來。根據匹凸匹披露,今年7月,匹凸匹網絡向匹凸匹金融提供1億元無息借款,截至目前,後者已歸還其中的9000萬元,但尚有1000萬元沒有歸還。

不過,除了上述借款之外,匹凸匹沒有披露的是,除了鮮言這層關系,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務(深圳)有限公司、匹凸匹網絡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之間,本身就存在關聯關系。《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查閱資料發現,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務(深圳)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為李艷,而深圳柯塞威的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亦為李艷。在鮮言掌控匹凸匹期間,李艷等擔任該公司董事、財務總監等要職。

但這並非全部事實,雖然早在2015年6月,深圳柯塞威就已轉讓給鮮言,但直到2015年12月,本報記者在深圳柯塞威辦公地看到,其標牌上仍然懸掛著“P2P.COM匹凸匹”字樣。據知情人士此前透露,兩個公司在一起辦公,其實是兩塊牌子一套人馬。

亂象頻出

無論是作為曾經的實際控制人,還是身為交易對手,鮮言掌控前後的幾年間,匹凸匹都一直亂象頻出。

2012年5月,鮮言從李勇鴻手中收購匹凸匹前身多倫股份4000萬股,作價3.4億元,收購成本為8.5元/股,成為持股11.75%的第一大股東。2014年4月到5月,鮮言兩次通過大宗交易,減持原多倫股份2000萬股,減持均價約為6.53元,套現超過1.3億元。

上述兩次減持,鮮言未能從中獲利,反而出現了虧損。2015年6月26日以後,鮮言通過兩個信托計劃,累計增持1000萬股。根據披露,鮮言用於增持的兩個信托計劃,均使用了杠桿,杠桿比例為1:2。按增持期間匹凸匹股價計算,鮮言增持使用的自有資金約為4500萬元。至此,鮮言持股數量增加至3010萬股,持股比例約為8.84%。

2015月12月28日,鮮言將所持匹凸匹全部股份,轉讓給上海五牛基金,總價為8億元。加上2014年減持,鮮言共計套現9.3億元。而按上述數據計算,其持有匹凸匹股權,共計耗資約3.8億元。一進一出之間,凈賺5.5億元。

轉讓、減持所持股份獲得巨額收益之際,掌控匹凸匹的三年多時間里,鮮言並未給該公司帶來改觀,反而導致亂象頻出。通過對外擔保、轉讓資產等種種方式,力求將匹凸匹吃幹榨凈。

今年4月2日,因拖欠保證金、投資顧問費等共計1.97億元,深圳柯塞威被自然人黃永述起訴,要求歸還上述資金。深圳柯塞威、匹凸匹及鮮言也一並被起訴,且導致匹凸匹三個銀行賬戶也被法院凍結。

此事禍起柯塞威股票配資。2014年11月,匹凸匹出資1.15億元成立了深圳柯塞威。2015年4月,柯塞威推出互聯網投資平臺“KCV•紅馬甲”,從事股票配資。《第一財經日報》此前曾報道,自去年10月前後開始,柯塞威就大量拖欠保證金,引發客戶集體維權。據知情人士介紹,高峰時,柯塞威股票配資規模高達70億元。

2015年6月,匹凸匹將柯塞威轉讓給鮮言,並稱“柯塞威從成立至轉讓期間,法律風險責任均由鮮言個人承擔”。今年5月,黃永述將追訴金額增至2.66億元時,仍然將匹凸匹列為被告之一。

不僅如此,鮮言掌控匹凸匹期間,還發生多起對外擔保違規案件。根據上海證監局2015年12月做出的處罰決定,2013 年到2014年1月,鮮言、荊門漢通為他人的5筆借款提供擔保,共計超過8700萬元,但直到2015年受到監管措施之後,才予以披露。此外,2014年10月,荊門漢通受到兩份法院應訴通知書,被訴承擔5500萬元擔保責任,以及荊門漢通2014 年因股東私刻公章,導致對外擔保4.2億元擔保等重大事項,均未及時披露。

此事雖然已成過去式,正是這個荊門漢通,讓鮮言與匹凸匹的關系,顯得更加撲朔迷離。此前的一個月,雙方因為荊門漢通,剛剛發生過一場激烈沖突。

公告信息顯示, 今年3月28日,匹凸匹持股42%的子公司荊門漢通決定,成立荊門漢達實業有限公司(下稱漢達公司)、湖北漢佳置業有限公司(下稱漢佳公司)兩家全資子公司。隨後,荊門漢通將名下的兩幅土地,過戶至漢達公司、漢佳公司名下。

今年6月27日,荊門漢通再次召開董事會,同意由柯塞威大數據有限公司、深圳柯塞威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柯塞威數據、柯塞威網絡),分別向漢達公司、漢佳公司增資6000萬元、3000萬元,並分別持有後兩者75%股權。同日,漢達公司、漢佳公司變更註冊資本,柯塞威數據、柯塞威網絡成為兩家公司股東。

熟料,今年7月12日,匹凸匹發布涉訴公告,荊門漢通等與柯塞威數據、柯塞威網絡達成的交易,嚴重損害了該公司利益,向法院起訴要求判令確認荊門漢通、漢達公司等股東決定,並撤銷股東變更登記等要求。

回溯事件經過,這場沖突顯得迷霧重重。2015年12月17日,匹凸匹作出決定,由李艷擔任董事的深圳柯塞威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下稱柯塞威信息),對荊門漢通以現金增資1億元。2015年12月29日,匹凸匹股東大會審議通過了此事。

工商資料顯示,荊門漢通增資業已完成,柯塞威信息出資1億元,持股40%。柯塞威數據、柯塞威網絡註冊本金均為1000萬元,股東亦同為柯塞威信息,出資比例為100%。而在柯塞威信息已成為荊門漢通股東的情況下,鮮言還急於將該公司拆分,並取得控制權,使得雙方的關系更增懸疑。

通向匹凸匹的暗道

頻繁的資金、業務往來背後,隱藏的是鮮言在匹凸匹舉足輕重的影響力,甚至仍然存在的某種不為人知的隱秘關系。

實際上,盡管已經不持有匹凸匹股權,但鮮言卻仍然掌控著前者最為重要的資產——荊門漢通。連接鮮言與匹凸匹的重要暗道,除了荊門漢通,還有包括深圳柯塞威在內的“柯塞威”系公司。

工商資料顯示,荊門漢通註冊資本2.5億元,匹凸匹持股42%,柯塞威信息持股40%,另一家股東持股18%。但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長卻由鮮言擔任。此外,漢達公司、漢佳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兼總經理亦鮮言擔任。

與此同時,上述引發鮮言、荊門漢通、匹凸匹沖突的漢達公司、漢佳公司的增資,目前已經完成。資料顯示,漢達公司、漢佳公司註冊資金已在6月28日由2000萬元、1000萬元,增加至8000萬元、4000萬元,柯塞威數據、柯塞威網絡已成為股東。

由此可見,由自身擔任法定代表人、董事等職務,借助“柯塞威系”名下控制的企業入股荊門漢通,並控制其兩家子公司的形勢,鮮言實際上已經控制了匹凸匹最為重要的資產,並以此為橋梁,搭建了其與匹凸匹發生關聯的暗道,並進而實現表面退出,實際仍藏身匹凸匹的曲折路徑。

值得註意的是,荊門漢通增資是在2015年12月29日進行。而此前一天,匹凸匹剛剛披露了鮮言轉讓股份的計劃。在意欲退出之際,又增資進入匹凸匹控制的子公司,鮮言這種安排,不能說不是充滿玄機。

根據匹凸匹今年7月公告,柯塞威數據、柯塞威網絡增資漢達、漢佳兩家公司,亦未經過匹凸匹董事會、股東大會決策程序,僅僅由荊門漢通做出決定。在鮮言擔任董事長的情況下,荊門漢通做出如此決定的原因,值得玩味。

頗堪把玩的是,漢達、漢佳增資事件的沖突剛過去一個多月,雙方居然言歸於好,再次進行資產交易。這或許是鮮言借助上述暗道,與匹凸匹暗通款曲的例證。工商資料顯示,匹凸匹起訴後,漢達、漢佳兩家公司的股東構成並未出現變更。

有毒 資產 騰挪 背後 揭秘 鮮言 言匹 匹凸 凸匹 暗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50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