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鄭麗君:改變世界,就是要活在真實的土地上 從存在主義文青到文化部長之路

2016-05-23  TWM

受哲學沙龍薰陶的鄭麗君,始終倡導著自己信仰的價值; 入閣後,她繼續尋找理想與現實間的支點。 因為她理解,真誠的對話能感動彼此,但追求共善的行動才能改變世界。

「我提的是《集會遊行保障法》,這樣改下去,等於失去了保障和平集會遊行的精神。我是很願意理性討論,但這樣的內容,我實在沒辦法負責了!」五月十二日上午,立法院內政委員會的《集會遊行法》(簡稱集遊法)修法會議上,一向予人冷靜形象的立委鄭麗君手持麥克風,望著主張納入多項罰則的警政署官員,露出罕見的焦急神情。

類似畫面,在這一天反覆上演。審查法案時,只見鄭麗君頻頻高聲與官員辯論,不時還起身與其他立委交頭接耳,從早到晚忙得不可開交;不是內政委員會成員的她,儼然成了另一位會議主席,一點也看不出一星期後就將從立法院「畢業」。

很「盧」,是她的問政風格從公投、反核到同志議題都關切即將入閣的鄭麗君,堅持守在委員會的原因只有一個:將限縮公民集會遊行權的《集遊法》,改為保障集會遊行的《集會遊行保障法》,是她四年前初當選立委時,主動提出的第一項法案。即使與未來的文化部業務沒太多關聯,她仍期盼在立委任期最後,親眼見證法案完成三讀。

「她是個很『盧』的人,關心一個議題,一定緊咬不放。」大學時就與鄭麗君一同參加學運的立委鍾佳濱,對這場景毫不訝異,「她曾經為了抗議萬年國代修憲,靜坐絕食七天;那時她就相信,集會結社是人民的基本權利,所以這幾年鍥而不捨地關注《集遊法》。理想性高、對理念毫不妥協,是她的人格特質。」「充滿理想性」,大概是外界對鄭麗君四年立委任內最普遍的評價。除了《集遊法》,她還關注《公投法》、婚姻平權、非核家園;反媒體壟斷、反黑箱課綱、反對政府濫用派遣工。

無論社會大眾對各項議題有無共識,她從不畏懼表達立場。

「最近一位國際知名的文化人,問我對鄭麗君的看法,我回答『滿有正義感。』」和碩科技董事長童子賢,就因鄭麗君關注派遣勞動議題,對她留下正面印象。

鄭麗君過去與文化界淵源不深,因為本屆總統大選替蔡英文起草文化政策白皮書,而被延攬擔任文化部長;這位「理念型立委」轉戰必須折衝協調的行政團隊後,該如何在理想與現實間取得平衡?

「我不否認自己過去是理念倡議者,身為立委,本來就比較不需要考慮執行面。但入閣之後,當然會試著調整。」鄭麗君咧開嘴笑,露出一排牙齒,像準備惡作劇、卻不巧被老師逮個正著的孩子。她的人生上半場,確實一直在宣揚著各種不同的理念。

愛看書的鄭麗君,從小就對生命的價值、人類存在的意義這類問題,特別有興趣;光是讀到童話故事《美人魚》裡人魚公主化成泡沫消失的結局,就足以讓她反覆琢磨生命與死亡,究竟有什麼關係。

叛逆,少女時代就展露當班長帶頭蹺課,讀尼采、沙特對自我價值的思索,在鄭麗君就讀北一女的三年裡達到高峰。當時,在台北萬華開鐵工廠為生的父母,沒有能力給她太多零用錢,她放學後的娛樂,就是流連在重慶南路的書店,讓尼采、赫塞、沙特這些存在主義名家,陪伴她探索人生方向。

接觸哲學思想,讓國中以前都是模範生的鄭麗君,開始懷疑教育的意義。雖然高一就被選為班長,但她常帶著點名簿蹺課打籃球、帶頭缺席小考,還曾瞞著教官留在學校過夜,「我心裡是反體制的,但又知道必須在這套系統中存活,所以只敢用小小的『儀式』,滿足叛逆。」她說。

無傷大雅的叛逆,與青春期的思想解放,因為搭上黨外運動這班列車,走得更深更遠。

「高二那年五月,老師說學校附近下午有『暴動』,要同學立刻回家,以免危險。但老師越說不行,我越想要看。」當天,鄭麗君就穿著綠色制服,站在龍山寺附近的小巷裡,目睹鄭南榕、謝長廷等數百名手無寸鐵的遊行者,被上千名鎮暴警察團團包圍,「我非常震撼,這完全不是我想像的『暴動』;那一天我才知道,我活在一個被嚴格控制的虛假世界。」有了這次經驗,鄭麗君對學校裡的一切更加懷疑,決定自行尋找解答。她翻遍舊書攤的每個角落,搜索「暴徒們」的文章;回到家,她找出默默支持黨外運動的父親小心藏好的政論雜誌,慢慢建立起對政治的認知與想像。

衝撞,黨外運動的啟蒙野百合世代,絕食反萬年國代成名高中的政治啟蒙,讓沒能順利考上第一志願台大物理系的鄭麗君,一進台大就決定轉哲學系,並一頭栽進風起雲湧的學生運動。除了參與學生會、加入「大陸問題研究社」接觸左派思想,她還自行創設了「台大掌中劇社團」。一九九○年三月,來自全國各地六千多名學生發起「野百合學運」,鄭麗君全程參與其中。

「我在學運裡算是邊緣人,因為我從來不喜歡拿麥克風站上第一線。」自認在運動中屬於「鷹派」的鄭麗君笑著說,「但我倒是經常在底下罵領導學運的學長姊『不堅持運動路線』、『向政府妥協』。」她大學時唯一一次站上前線,是九一年四月抗議「萬年國代」修憲,在台大校門口絕食七天。這場運動,結局不算成功,卻讓她成為媒體焦點而一戰成名。

大學四年,鄭麗君還迷上了法國新浪潮導演楚浮、高達、侯麥等人的電影。因此畢業後,她毫不猶豫地選擇留學巴黎;讀的,當然也是始終讓她醉心的哲學。

一九九三年,才剛抵達巴黎、還在念法語銜接課程,鄭麗君就組織起留法台灣同學會、擔任創會會長,經常在名士聚集的咖啡館舉辦讀書會、在租屋處放映電影;不時也與中國海外異議人士、西藏流亡學生合作,宣揚民主價值。

「她當時年紀很輕,但大學時就是學運明星,做事也很積極,所以自然而然變成領導者。不要看她長得秀氣,搞起運動可是很有謀略、很衝的。」外交部次長吳志中留學法國期間,就是與鄭麗君一起衝鋒陷陣的「戰友」。

九六年,台灣首次舉行總統直選,中共卻在東南沿海試射飛彈大打恐嚇牌。以鄭麗君為首的台灣學生,為了向國際控訴中國蠻橫行徑,偽裝成需要幫助的中國學生,到中國領事館敲門求救;門一開,眾人就要衝進使館內表達抗議。

「中國領事館的接待處都是穿旗袍、高跟鞋的女性,根本追不上我們;鄭麗君一進門就一路衝上三樓,在窗戶外掛上『台灣不是中國一部分』的標語,很多法國電視台都報導了這場行動。中國官員最後沒辦法,只好把門反鎖,再報警逮捕我們。」吳志中回憶這段青春往事,語氣洋洋得意,「被帶上警車以後,還有法國警察向她搭訕,想邀她一起喝杯咖啡。」因為參與這次跨國學運,鄭麗君也和其他地區的留學生密切合作,當時在美國攻讀博士的台中市長林佳龍就是其中之一。當林佳龍返國從政需要幫手,就力邀這位辦事俐落的台大學妹協助,鄭麗君的身分,於是一路從台灣智庫辦公室主任,再變成青輔會主委,逐漸踏進政壇。

「鄭麗君從大學就很熱中思考國家未來方向,所以當我需要有政策想法的人協助政府,第一個就想到她。」林佳龍說。

○八年二月,民進黨在立委選舉慘敗,總統選情也岌岌可危之際,擔任謝長廷競選總部青年部主任的鄭麗君為力挽狂瀾,發起一場為期二十一天,從鵝鑾鼻徒步走向台北,一路與民眾擊掌打氣的「逆風行腳」。這次活動雖未改變選舉結果,卻讓她對政治產生了完全不同的感觸。

體悟,逆風行腳之後政治不是沙龍思辨,而是親近土地「一路上,我接觸了無數雙手,有農民粗糙的手、勞工受傷被截肢的手。透過這些手,我感受到他們一生辛苦、卻一直熱切相信民進黨,只是執政八年,讓他們失望了……。」鄭麗君這時無預警地哽咽,隔了許久,才用力地說:「沒參選過的我,原以為自己很清楚這個國家的歷史,但路途中,我發現自己從不知道台灣人真實的面貌、不了解這塊土地發生的事。」八年前這段艱苦的「公路旅行」,就像是鄭麗君的成年禮,讓她體會「政治」絕不只是在學院、沙龍裡優雅地發想、辯論,而應該真切地與「人」發生關係;如今,即將接任文化部長的她,又回想起這趟旅程對她的啟發。

「逆風行腳的路上,我知道土地與人民的記憶是文化的根、是最好的文化素材;我們要記憶土地的智慧,讓它和現在的生活繼續產生關係;文化資產保存不應該是斷裂、只保存一棟建築;文化不只有一種觀點,應該是多元族群融合的……。」從感傷中平復的鄭麗君,又開始拋出她對文化的美好想像。

「決定入閣,是覺得我的人生,也該走進為理想負責的階段了。」行雲流水地談了好一陣子,鄭麗君突然把話題繞回自己身上,「只是台灣好像一直沒有充分發揮想像力。思想,也是文化的一部分。」即使知道光憑沙龍裡的哲學思辨,無法讓世界更美好;但對鄭麗君而言,驅動改變步伐的,永遠是那無邊無際的想像。

撰文 / 鄭閔聲

 
鄭麗 麗君 改變 世界 就是 要活 活在 真實 土地 存在 主義 文青 文化 部長 之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288

中小酒企要活下去,得苦練獨門功夫

在這新一輪增長中,白酒行業特征是市場向行業龍頭集中,區域酒企深耕根據地市場,而最受傷的就是中小白酒企業。

中泰證券分析稱,行業調整期殘酷的競爭迫使中小酒企面臨倒閉窘境,強者恒強的競爭格局將持續被驗證。以往縣級酒廠靠縣級市場能做到年銷售額千萬元級別,靠地級市場做到年銷售額數億元級別,隨著一二線酒企將渠道、服務下沈到縣城、鄉鎮,縣級酒廠面臨一線酒企的殘酷競爭,抗風險能力弱的酒企和經銷商被迫出局。

山東溫和酒業集團總經理肖竹青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一線品牌對於下線市場的蠶食動作很大,強勢品牌密集地在縣市市場舉行互動活動,包括大規模地推廣。

第一財經記者從多家地方酒企負責人處了解到,一線名酒的下沈還是給了他們很大的壓力,財大氣粗的名酒在渠道陳列費上毫不手軟,而且一系列的推廣活動也吸引了很多三四線市場的消費者,畢竟在同樣價格的情況下,消費者十分願意嘗試一線名酒品牌旗下的產品。

最關鍵的是由於地方白酒企業的品牌力遠弱於一二線的名酒企業,在渠道爭奪之上,很容易被一二線酒企以“主流消費+主流渠道”的方式碾壓。

不過,“地頭蛇式”的中小酒企也有其優勢。據肖竹青介紹,中小酒企雖然在品牌、人才、資金實力上遠不如一線品牌,但在三四線市場中,地方品牌具有很強的區域特色、地緣優勢和情感優勢,這類企業應該充分發揮這一特點的優勢。此外,針對一線名酒渠道下沈戰線拉得很長的情況,地方酒企的機制更靈活,效率更高。

此外,由於酒廠是按照生產所在地交稅,所以一般地方酒企也是當地的利稅大戶,所以地方政府對於區域酒企的支持力度較大。

在業內看來,中小酒企如果想要在這一輪競爭中更好地活下來,還是需要借助優勢練就一身“獨門功夫”,而不是在傳統品類上和強勢外來品牌一較高下。

白酒分析師蔡學飛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白酒目前正在進入品牌時代,就算是大眾酒領域也都已經向全國和區域名酒品牌靠攏,中小酒企在傳統品類上已經沒有多少機會,因此中小酒企應該充分利用其所在區域文化特色的差異性與經濟發展的不平衡性,打造“小而美”的企業形態。比如李渡模式,借助“白酒酒莊+白酒體驗式營銷”的模式;或者是年輕化等模式,打造細分小眾市場。

正一堂營銷咨詢機構董事長楊光表示,未來中國酒的兩個趨勢會是——第一,頭部越來越集中,向名酒集中,向區域龍頭集中;第二則是邊緣化的、細分化的價值創新小品牌會越來越多,這些小品牌里會有機會,從而轉變成全國性的品牌。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胡軍華

中小 酒企 企要 要活 下去 苦練 獨門 功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204

人生要活得自主 不想被財團定形

1 : GS(14)@2011-10-18 22:46:28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 ... 6d274e4ba6d2-912765

...
個案1︰金融業僱員 盼廢除MPF

金融業養活了他,養活了家,卻不能贏得他的心。

25歲的陳先生只願透露自己從事金融業,在「佔領中環」的示威行動首兩天都到場參與,目標是希望能廢除強積金制度。

他怒斥強積金制度是搶掠行為,香港人並非自願供款,結果變成是銀行「穩賺」的生意。

但陳無奈說,因要負起家庭重擔,昨日需要如常上班,惟有在午飯及下班時段到場聲援:「香港由金融主導,沒有辦法避免不從事相關行業,香港沒有工業,連創意工業也沒有!」

不過亦有青年不甘為生活放棄理想。23歲的林先生反對資本主義,批評本港由地產及金融業所壟斷,現時的經濟模式是建立在基層的痛苦身上。

做散工 更多時間玩音樂

林先生現時任職散工打字員,雖然家人亦有微言,但他表示短期內都會維持這種工作模式,因全職工作會令私人時間減少;他希望想趁現時年輕,投放更多時間在自己想做的事情上,例如參加社運或玩音樂等。

---------------------------------

個案2︰人生很簡單 不願當樓奴

在夜幕低垂的中環滙豐地下,3名20出頭的年輕人圍坐,指現時樓價及租金高企,港人不斷工作為買樓,失去人生意義。他們都不願意受僱淪為企業的機器,只做兼職或自由人,希望能自主人生。

四周是廣告 似強迫消費

22歲的阿Bee現正待業,指求職網上沒有一份心儀工作,她認為本港現時被大商家壟斷,充斥着消費文化:「街上和電視裏周圍都是廣告,感覺是在強迫消費,令我感到很不安、很辛苦。」

她續說:「替別人打工,然後花費,金錢最終都是回歸到大財團身上,不斷惡性循環。」阿Bee的心願是與朋友創業,售賣自家製的手工藝品。

來自中產家庭的Deni沒有經濟負擔,可以自主人生。她現時以自由人身份教授結他,雖然月入很不穩定,但她不介意過簡樸生活,「現時才是生活,人生應由自己作主!」

從事兼職攝影師的阿銘亦來自小康之家,他亦認為人生可以很簡單,直言現時港人被社會洗腦,認為一定要有層樓,結果就不斷工作,失去人生意義。

---------------------------------

個案3︰不光顧超市 茶餐廳用膳

大學畢業,打份好工,就等於成功?參與抗議的黃先生畢業後工作3年,不甘只當一粒「螺絲」,變身自由人,更不光顧超市快餐店逾1年,免被大商家定形生活模式。

公司有盈利 自己無得益

30歲的黃先生於美國大學修畢心理學,畢業後於音樂版權公司擔任文職。但工作3年後,他認為留下來沒有意思:「我只是公司的一粒螺絲,公司每年有(盈利)增長,成果卻不是我們的。」

他決定放棄穩定工作,轉職為音樂自由人,平日教授結他及其他音樂課程。他坦言,現時薪金及工作時間比以前好得多,又有空餘時間參與社運活動;他已連續3日參與佔領中環行動。

他表示,已有1、2年沒有到超市,而改到士多購物。他直斥超市推出「假優惠」,顧客需要大量購買才能享有優惠,但結果未必全用得着,最終變相花費更多。他亦抗衡其他大型連鎖店及品牌,如轉到茶餐廳用膳。
人生 要活 活得 自主 不想 財團 定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631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