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平買公司物業曾裕再添是非

2009-12-24  NM





由近年不斷惹是非的曾裕打骰、早前曾發出盈警的上市公司現代美容,上週五公布中期業績。一如所料盈轉虧,半年虧損四千多萬元,公司去年同期賺四千多萬,業績「走晒樣」。

這間曾由已故影星梅艷芳擔任代言人的纖體美容公司,最近接二連三發生不尋常事件:先是突然撤換核數師,繼而三個月內有四名非執董先後請辭;上週二董事局更罷免了曾裕好友、共事十六年的執董袁少萍。這種集體跳船的跡象,正好是一間公司「唔掂」的先兆。

事實上,現時美容業生意難撈,部分上市公司正部署賣殼甩身。在此形勢下,曾裕近月不斷以折扣價購入公司物業再租回公司,每年可收租一千五百萬元,備受外界非議,正好為她的「是非簿」添多一頁。

對於公司近來種種是非,創辦人曾裕在上週四的董事會後向本刊記者指:「去年已經辭去主席一職」,拒絕回答多條問題。而代替其擔任主席的丈夫李守義,一見記者又急急腳走開。曾裕後來還是在律師陪同下坐低接受記者訪問,其間她騎呢地拿出手機,向記者展示一名員工Keith傳給她的短訊,內容是:「多謝公司照顧」。她說:「你睇吓條短訊,係話多謝公司對佢好,我同公司所有人關係都好!走咗嘅非執董,全部都係因為私事繁忙!」

美容業競爭愈來愈大,生意又難撈。現代美容業績出現虧損,卻仍然大肆擴張,本港現有三十六間分店。(廖健昌攝)

購入再租回

曾裕經營的現代美容,一向以手法進取見稱,本刊年內接獲不少有關該公司的投訴。客戶馬小姐光顧現代美容近六年,上月發現部分療程被人無故扣去,「佢哋一次過唔會扣好多,今次我發現喺spa扣咗四次,facial扣咗三次,我有幾百次療程,如果唔係啱啱喺第二間分店買咗療程攞report睇一睇,根本唔會察覺。」

其實只要細心翻閱年報,就會看出公司賬 目一樣令人「迷惘」。現代美容去年的營業額有六億多元,但盈利只有一千七百萬元(○七年營業額七億,盈利二億)。增加了的成本中四成來自工資,因聘請了百 多人擴充營業,另外三成就是租金。年初金融海嘯餘波未了,但現代美容卻繼續擴張,香港分店由三十二間增至三十六間。如現代美容本來租用荃灣英皇中心,月租 少於五十萬,但曾裕卻要求搬往其持有的沙咀道鋪頭,月租八十萬。

○七年,現代美容租用曾裕私人持有的多個物業作分店,租金只是每年二百多萬元,至○八年初這方面成本就大幅增至七百多萬,但年報卻無交代牽涉物業數目,問曾裕她只重複回應:「我無做主席。」據現代美容管理層透露:「佢要公司租番佢自己嘅鋪無問題呀,當係互惠互利,只要董事局批就得;不過佢有時真係好過分,好似我哋原本喺荃灣間分店係同英皇租嘅,租約都未完,佢就將分店搬去佢自己喺荃灣嘅另一個鋪位,但又唔賠番錢俾英皇,搞到前幾日有人來公司上門收數。」

貴價貨「唧」入公司

今年十月,曾裕斥資一點九億元,買入現代美容持有的七個物業,但這些物業估值市價應為一點九六億元,交易後現代美容將只剩一個物業揸手。為何曾裕可以「折讓價」向公司買入物業?通告只以按近期市值釐定作交代。是次交易曾裕只須付現金七千萬元,另外的一點二億,卻是抵銷貸款。原來現代美容於○八年六月,購入了尖沙咀棉登徑、樓高十二層的商廈義莎中心,現代美容一番鴻圖大計,指會把上址改建成一幢水療浸浴別墅,但一名管理層卻爆料:「公司根本無做過任何嘢,曾裕嗰時自己買來投資,但又覺得喺高位接咗貨,於是就同董事會講幫公司買並俾咗五百萬訂金,仲借埋過渡性貸款俾公司,董事們於是應承買咗佢。」記者到過上址,整棟商廈完全荒廢,而據代理透露,現代美容買入上址後,便隨即在市場上以一點六億放售,一直至今。

這次曾裕購入現代美容物業的合約亦列明,現代美容必須繼續向曾裕租用物業,每年要向曾裕額外繳付接近九百萬元的租金,加上一直收取的七百多萬元租金,來年現代美容須向曾裕繳交一千六百多萬的租金,剛好符合上市規則所規定,關連交易涉及金額不超過有關百分比,即百分之二點五的上限。

對 於現代美容這個「親生仔」,曾裕未有給予任何租金優惠,出租的物業全部收足五釐回報。其中三個物業更是以蝕讓價出售予曾裕,如青衣工業中心單位,現代美容 於○八年一月以一千八百多萬元買入,在政府提出活化工廈,工廈呎價被炒起下,曾裕仍可以一千三百多萬筍價接收單位,而據萊斯物業資料顯示,該工廈市價約為 一千六百多萬元。負責擔任是次交易的獨立董事委員會的三名非執董,都於本月的一星期內相繼辭任。

殼價值二億

若果現代美容成功出售尖沙咀義莎中心,公司便只剩下美容業務及二億多現金,有金融界人士指:「基本上大部分公司想賣殼,事前都係轉移晒啲值錢嘅資產,成為一間主要持有現金嘅公司。」有專做殼買賣的公司老 闆亦表示:「有人同我食過飯,問現代美容值幾多錢。不過我聽人講曾裕個人比較霸道,同佢合作好煩,我寧願賺少啲。」而另一殼王詹培忠則坦言有興趣接收現代 美容的殼:「如果佢搵我,我都會考慮o架,呢啲係合法合理。計埋premium(溢價)值二億啦,佢有六成股份,咪俾一億三囉。」

事實上,美容業較以往難撈,與現代美容同期的競爭對手修身堂及變靚D,亦相繼賣殼及轉型,有行家指出:「除咗周秀娜代言嗰間詩琳叫有錢賺,而家無美容公司賺錢喇,因為太多競爭,代言人又貴、廣告費又貴,變靚D嚟緊都準備轉型。」而曾是美容界一哥的修身堂,今年的虧損亦達三千多萬元,去年老闆張玉珊已把修身堂百分之三十的股權,以接近三千萬轉讓給投資者,並打算注入內地業務。

醉心宗教嚇怕同事

曾裕兩年前開始信奉基督教,打理本業之餘,亦醉心宗教。有員工透露她還會威逼員工跟她一齊信主,但行為卻十分極端:「每日返工前要祈禱,如果唔跟就要扣減獎金。」該公司員工說。她不但要求員工早、午、晚要祈禱一次,在祈禱後還要大笑十八聲;而她曾在一個會議上向大家講有關葡萄園的故事,「佢講完個故事就話:我知有人做啲嘢對公司不利,不過我哋唔使驚,因為神會趕佢入豬欄。」員工指已嚇怕了很多同事,令近月前線員工流失了幾百人之多!

近年投資accumulator失利,並正入稟渣打銀行追討買入雷曼損失的曾裕,於去年十二月因病辭去主席一職,但患什麼病就沒有公布。巧合地,在新加坡有開設公司的她被當地政府控告逃稅,要出庭作證,不過她卻因病留醫而缺席聆訊。「嗰時新加坡政府話佢逃稅,佢就話病,咁佢真係有醫生紙喎。不過作為同事唔覺得佢有咩病,佢向外宣布完因病辭職,第二日仲精神奕奕出現喺公司,基本上公司所有嘢佢都管。」一名公司管理層「暗有所指」。主席一位隨即讓予細她十三年、今年三十四歲的丈夫李守義,曾裕每年千萬的董事酬金就由老公代收。不過李守義只有「象徵式」百分之零點二的公司股權,曾裕自己則持有近六成五股權,話事權牢牢在握。

姊妹決裂掀罵戰

服務現代美容16年的元老級人馬袁少萍,上週二(15/12)突然遭公司罷免首席營運總監兼執行董事職務,雙方更就薪酬問題興訟,既報警處理又鬧上平機會。兩名昔日拖手打江山的好姊妹,反目後各執一詞,力控對方講大話。



平買 公司 物業 曾裕 裕再 再添 是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60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