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錦江股份副總裁俞萌:酒店業“走出去”的四種方式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2/4749649.html

錦江股份副總裁俞萌:酒店業“走出去”的四種方式

一財網 閻彥 2016-02-15 18:59:00

錦江在海外的發展主要是以下兩種模式為主。一是資金輸出,例如錦江全資收購法國盧浮酒店集團;二是品牌輸出,將品牌授予輸出國某個公司,讓他們在本土發展,例如錦江之星在菲律賓、印尼的發展。韓國首爾的項目是授權一個單體酒店使用錦江之星品牌。

在中國酒店業的出海過程中,如何在風險和收益之間取得平衡?錦江股份副總裁、錦江都城公司CEO俞萌先生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專訪時表示,資金輸出和品牌輸出均是適合酒店業出海的現實選擇,而兩種模式的適用性其實並無定論,與合作夥伴的談判意願和酒店星級直接相關。

2015年2月27日,錦江在巴黎順利完成對法國盧浮集團100%股權的收購交割工作,將歐洲第二大酒店集團收入麾下。事實上,此次交易的伏筆早已埋下。2010年,錦江旗下錦江之星就與法國盧浮集團旗下Campanile以品牌聯盟的方式在客源輸送、房間預定、人員交流及經營互動等方面進行了長期的合作與探索,為錦江最終收購作了很好的鋪墊。此後,錦江之星又先後走向菲律賓、韓國、印尼等國,以品牌輸出的方式跨出國門,成為中國經濟型酒店行業正式走向海外的第一品牌,也開創了中國服務業的國際化進程。

俞萌

《第一財經日報》:您曾表示,錦江旗下酒店品牌輸出的方法包括資金走出去、出售國家級別的特許經營權、形成品牌聯盟、授予單店特許經營權四種,並在法國、菲律賓、韓國、印尼等國進行了實踐。四種模式存在哪些不同?如何因地制宜地進行模式的選擇?

俞萌:國際性的酒店集團,諸如洲際、萬豪、雅高在中國的酒店都是品牌輸出的形式——他們沒有在中國投資,只是將旗下的品牌引入到中國,進行輕資產管理。要麽是成立酒店管理公司,管理願意使用自己品牌的酒店;要麽就是把品牌特許經營權授予在香港、新加坡的某個公司,然後到中國來發展,如速8酒店最早在中國就是這種形式。

在中國酒店企業“走出去”的過程中,由於對當地政策、法律、民俗、市場等了解有限,一般都不會選擇自建酒店,錦江在海外的發展主要是以下兩種模式為主。一是資金輸出,例如錦江全資收購法國盧浮酒店集團;二是品牌輸出,將品牌授予輸出國某個公司,讓他們在本土發展,例如錦江之星在菲律賓、印尼的發展。韓國首爾的項目是授權一個單體酒店使用錦江之星品牌。

品牌輸出和資金輸出的區別在於:前者是輕資產,而後者是重資產,錦江對法國盧浮集團的收購耗資接近100億人民幣。至於兩種模式如何選擇,沒有定論,而是看雙方的合作意向。一般情況下,高星級酒店會以管理方式為主,低星級酒店一般以特許經營為主。

《第一財經日報》:目前,錦江已經收購了法國盧浮集團100%的股權,海外收購如何發揮協同效應?此前,錦江在國內也對鉑濤進行了戰略投資,通過對接後臺系統,采購、運營成本可以下降,也可以取得與OTA們更大的議價能力。但這一協同是否可能在海外同樣實現?

俞萌:收購法國盧浮集團後,整合工作在有序推進,如果用中國的管理方式去管理法國的員工,服務法國的顧客,難度是很大的。因此,錦江的做法是保留盧浮集團原有團隊,發揮他們的優勢,提出新的目標。但是在會員、預訂、采購等資源共享方面,我們要做到“1+1大於2”。比如,錦江2000萬會員加上鉑濤的8000萬會員,盧浮集團一下子擁有了1億的會員增量。我們的會員附加值也明顯增加,可以享受歐洲酒店的會員權利。再如,鉑濤集團的機制靈活,有很好的創新精神,我們也保留了他們的團隊,繼續發揮好他們的優勢。同時,我們也會避免惡性競爭,比如同一個地方,兩個品牌距離較近,我們就可以坐下來協商保留哪家酒店更加有利,變成有序的競爭。

《第一財經日報》:錦江的主要成本在於租金和人力成本,為此錦江建立了集中化的總部管理系統,這一降低成本的模式又可否複制到海外酒店管理中?

俞萌:其實,租金和人力成本是所有酒店的主要成本。但對於連鎖化的酒店集團,組織的扁平、效率的提高、總部的強大、業務的共享都可以降低成本。租金是按照市場行情,無法改變;但在錦江許多交易性的業務都已經實現共享,如采購付款、發放工資、物資采購等都可以在上海總部進行。這樣不僅可以節省人力成本,也能增強風險防範和業務管控。比如設立了首席風控官。酒店業的風控主要是指投資回報、資金安全、酒店運營等層面的風險。集中化的總部管理模式可以用到海外酒店管理。

《第一財經日報》:在當前“互聯網+”的浪潮下,酒店業是否也感受到了互聯網的沖擊?已經在海外非常成熟的Airbnb等共享經濟旅店模式又是否會影響到傳統的酒店業?

俞萌:“互聯網+”加的其實是終端,而酒店的顧客體驗和終端是密切聯系的,顧客的體驗大部分都要在酒店這個終端完成。因此,互聯網對酒店的影響肯定有,但我認為不會造成很大的沖擊。我們會順應互聯網趨勢,充分應用互聯網方式、技術與力量與顧客之間建立良好的互動。

共享經濟的確是未來的趨勢,但不管是Airbnb,還是途家等都有一個弱點,就是他們無法按照國家安全、公安、消防等部門的要求進行管理。酒店關系到每一個住店顧客的安全,從中央、地方到企業都高度關註。從這個角度來講,國家層面不會放松,這就意味著這類企業的生存與發展有局限、有風險。

編輯:陳姍姍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錦江 股份 副總 裁俞 俞萌 酒店業 酒店 走出 的四 四種 方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546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