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國能源互聯網元年 尋找“流著奶和蜜的地方”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5595

 

擁有巨大資源和數據財富的能源公司還遠未到發展極限,如果巨無霸能源公司開始主動擁抱互聯網,將會給能源行業帶來巨變。 (何籽/圖)

2014年下半年以來,中國封閉保守、系統更為龐雜的能源公司開始主動擁抱開放、激情的互聯網,“2014將成為中國能源互聯網元年”。

能源互聯網在中國尚未走到“春秋戰國”階段,互聯網企業對涉足能源尚缺乏動力,但對那些試圖打破內部枷鎖,用互聯網思維改造行業的能源企業而言,這將是創造財富的新機會。

能源巨頭跨界互聯網

瞿曉鏵很反常。論壇發言完畢後,這位阿特斯陽光電力董事長並未像往常那樣立即鉆進車里離去,他罕見地從頭到尾聽完了整場會議,不時拿出鉛筆記下一些要點。

讓大佬重拾初學者心態的是互聯網對能源領域的重塑——他在2014年10月24日參加的“新浪財經能源論壇”討論的正與能源互聯網相關。不僅是瞿曉鏵,2014年,作風最為保守的能源行業正陸續感受到來自“另一個世界”的沖擊。

“我是來學習的。”瞿曉鏵對南方周末記者說,太陽能如何與互聯網結合,他感到困惑。

瞿曉鏵困惑之時,2014年10月18日,國家能源局原局長張國寶表示,互聯網B2B(企業對企業)的模式也在向大宗能源項目擴張,能源互聯網正在成型。

什麽是能源互聯網?按照張國寶的說法,未來能源也會像信息一樣,每個生產能源的單位都能夠把生產的能源放到能源互聯網上去,而需要能源的人和單位也能夠通過能源網絡來獲得能源。共享性、互聯性,成為能源互聯網的主要特征。

對比信息互聯網,能源互聯網中傳輸的電能就相當於互聯網中傳輸的數據和信息,來自煤電、核電、可再生能源的電站就相當於海量的網站,儲能裝置的角色與服務器相當,輸電線路就好比通信線路——互聯網之外的另一張“能源互聯網”模型初具雛形。

根據德國華人新能源協會主席廖宇的判斷,未來能源互聯網的體量將比互聯網更大,“在互聯網世界里,

阿里巴巴非常成功,如果與能源圈里的各種巨無霸相比,阿里巴巴年收不過100億美元,用戶不足5億,這與國家電網年收3000億美元、用戶超過10億的差距還十分遙遠。”

廖宇說,這反映出實際擁有巨大資源和數據財富的能源公司還遠未到發展極限,如果類似的巨無霸能源公司開始主動擁抱互聯網,那會是什麽情形?據此,他曾撰文判斷“2014將成為中國能源互聯網元年”。事情發展也證實了廖宇的判斷。2014年下半年以來,國家電網、中石化、新奧、英利等能源企業競相想象能源互聯網。

“再不從客戶角度考慮就死定了”

與制造業企業互聯網轉型不同的是,很難有人預見,封閉保守、系統更為龐雜的能源行業,從價值觀到運營細節會發生什麽變化。

最近,中石化董事長傅成玉在石化管理幹部學院2014年秋季開學典禮上發表了一篇名為《把握大勢,駕馭未來》的內部演講,著重提到了互聯網對傳統能源行業的影響。

他說,信息化與工業化的深度融合將產生巨大而深刻的影響,並告誡石化系統的幹部,“我們雖然是傳統行業,但也要往‘跨界’這個方向走,在思考‘跨界’的時候,一定要想到借這個概念來發展我們自己。”

此前,2014年8月26日,中石化率先與騰訊科技簽訂合作協議,傅成玉決定從銷售端突破擁抱互聯網,雙方試圖在業務開發與推廣、移動支付、媒介宣傳、O2O業務、地圖導航、用戶忠誠度管理、大數據應用與交叉營銷等領域探索合作。

新奧集團董事局主席王玉鎖則坦承,燃氣行業的壟斷性讓新奧在過去十多年里並未真正從客戶角度出發思考。互聯網大潮下,“再不從客戶角度考慮就死定了”。王玉鎖認為,能源領域的去壟斷、去中心化勢不可擋。

全球最大的太陽能電池組件制造商英利集團董事長苗連生最近在給近兩萬名員工的信中說,“這是一個互聯網時代,阿里巴巴為代表的互聯網公司正在顛覆傳統,改變世界,信息化建設事關公司發展全局。”

遠景能源是國內排名第四的風機制造商,但其董事長張雷卻並不願意將其看做制造業企業,“我們從一開始就不是制造業。”張雷說,過去他把互聯網看做工具,但最近五六年,他發現互聯網背後自有其哲學,“我一直在研究體系,發現任何一個能量體系都是在跟熵(物理學術語)做鬥爭。”“互聯網發展過程是生態系統的演變,互聯網生態中開始出現智能體和更高級的動物,生態圈開始出現。”遠景在能源互聯網領域的目標,即是建立一個類似微信的生態圈。

張雷認為,能源互聯網的核心,是如何利用互聯網更好地做能源。全球能源發展正呈現三大趨勢——分布化、市場化和民主化,這正是遠景的機遇所在。顯然,對起家於風電制造業的遠景能源而言,能源互聯網正是聖經中摩西尋找聖地迦南那樣“尋找流著奶和蜜的地方”。

“牌桌”有了, “撲克牌” 也越來越全

“加強全方位基礎設施和互聯互通建設”是剛剛舉行的APEC會議主要議題之一。作為能源“互聯互通”主力的國家電網,其董事長劉振亞早於2014年9月在紐約召開的聯合國氣候峰會上,提出了“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理念,這在過去國家電網建設“智能電網”的基礎上更擴展了一步。

國家電網此舉,被業內看做能源互聯網在中國確立戰略地位的關鍵標誌。

事實上,阿里巴巴IPO加速了傳統行業對互聯網革命的認識,漸行漸近的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也為能源互聯網掃除了眾多體制障礙。“就像撲克牌的花色已經越來越全,發展能源互聯網的條件逐漸成型。”廖宇說,作為“牌桌”的國家電網的支持起到關鍵作用。

在市場層面,中國能源生產和消費體系也到了轉折點。2014年,以屋頂太陽能為代表的分布式光伏發展進入規模化的轉折點,以特斯拉入華為代表的電動汽車發展進入規模化轉折點,以谷歌收購智能家居制造商NEST為代表的智能家居發展進入新階段……

“我們看到一系列新通信技術與新能源體系相結合的例子正在發生,這將迎來新技術革命。”詳細描繪了能源互聯網概念的《第三次工業革命》作者傑里米·里夫金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據南方周末記者了解,軍事領域專家也開始關註能源互聯網。早在2012年8月,以國防科技大學為首的眾多學術機構就舉辦了首屆中國能源互聯網發展戰略論壇。

國防科學技術大學信息系統與管理學院教授張濤告訴南方周末記者,軍事能源轉型迫切,能量互聯與共享則正符合提高軍事能源效能的要求,現代信息化戰爭要求戰場能源管理信息化,而這正是能源互聯網的發展重點。

“新瓶裝舊酒”, 爭奪定義權

牌局尚未完全開始,各方卻已開始搶占話語權。2014年11月6日,在上海工業博覽會中舉辦的一場“能源互聯網時代,誰是下一個阿里巴巴”沙龍上,討論頗具火藥味,爭論焦點在於:什麽是能源互聯網?

目前,美國雖然尚未明確提出能源互聯網,但其提出的智能電網卻與能源互聯網的內涵有諸多相似之處。德國於2008年在智能電網的基礎上選擇了6個試點地區進行為期4年的E-Energy技術創新促進計劃,成為實踐能源互聯網最早的國家。

在中國,由於目前尚缺乏對能源互聯網的公認定義,各個機構都給出自己理解的能源互聯網。

國家電網認為,全球能源互聯網是以特高壓電網為骨幹網架(通道)、以輸送清潔能源為主的全球能源配置平臺,能夠連接大型清潔能源基地以及各種集中式、分布式電源,將清潔能源輸送到各類用戶。“無論智能電網還是能源互聯網,國家電網的核心還是特高壓,仍舊是在從自己的側重點對能源互聯網做解釋。”邁哲華上海投資管理咨詢有限公司能源電力總監曹寅說。另有業內人士揶揄稱,“國家電網定義的能源互聯網,更像是‘能源電線網’”。

4年前曾提出的“泛能網”概念的新奧集團,則順勢將能源互聯網嫁接在“泛能網”基礎上。

在廖宇看來,目前市面上呈現出三種對能源互聯網的理解版本:從通信的角度強調各種設備的互聯,以華為等通信公司為代表;從軟件的角度強調第三方數據的優化管理,以美國Opower等公司為代表;以及從國與國之間的角度強調跨區域電網的互聯,以國家電網為代表。

“實際上,各方都還在按各自已有業務的側重在理解能源互聯網,只能說是‘新瓶裝舊酒’。”曹寅對南方周末記者說,上述三種理解合三為一,應是能源互聯網的全部內涵。

之所以爭論紛紛,更重要源於中國能源互聯網剛剛發軔,主要推手仍是能源電力公司,以BAT(百度阿里騰訊)為代表的互聯網企業對涉足能源尚缺乏動力。

張雷則認為,根據互聯網的演化過程,能源互聯網在中國尚未走到“春秋戰國”階段,而“春秋戰國”在互聯網發展過程中的重要性在於,“但凡城邦制都是能夠百家爭鳴,誕生大繁榮的機制,微信如此,淘寶也如此”。

中國 能源 互聯網 互聯 元年 尋找 流著 著奶 奶和 和蜜 蜜的 地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27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