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全球第一手機玻璃廠藍思搶掛牌 巿值上看兩千億 神祕打工女 11年磨出超級蘋概股

2014-05-19  TWM  
 

 

為各大3C品牌生產表面保護玻璃的藍思科技,受iPhone帶動高速成長,若順利在蘋果新機推出之際掛牌,可望成為兩岸三地市值最大的蘋果概念股之一。這家十一年前的小工廠,如何躍升為年獲利上百億的代工集團?

撰文‧周岐原

再等不到一百天,蘋果(Apple)便將推出最新手機,這是全球矚目、3C玩家們引頸期盼的大事,全球各地蘋果概念股也有望演出慶祝行情;不同的是,這一回在資本市場中一同歡慶新機上市的成員可能多添一家,藍思科技。

五月八日,藍思向深圳證券交易所遞交上市申請,準備登上創業板。由於藍思是蘋果重要供應商,連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去年也曾到廠區視察,市場預期一旦藍思掛牌,市值可望上看新台幣二千億元。如果達到這個規模,屆時藍思可能成為兩岸三地市值最大的蘋果概念股之一,挑戰生產聲學元件、市值都超過二千億元的瑞聲和歌爾聲學。

以往名不見經傳的藍思,憑什麼在資本市場引起轟動,甚至一亮相,市值就被看好將超越可成、台泥等台灣掛牌的績優股?原因有三。

蘋果與三星 佔銷售逾八成第一,業績倍數成長。藍思的主要產品,是行動裝置防護玻璃,受惠於全球行動裝置需求爆發,藍思生產的玻璃近三年出貨量飛快成長;以手機防護玻璃為例,二○一一年藍思共銷售一.八億片,到了一三年已成長到四.五億片。相當於短短三年間,年複合成長率達三六%之多,而高成長向來就是令資本市場買單的保證。

原因二,獲利能力可觀,是藍思受重視的另一特點。近三年來,藍思的營業利益率均維持在二成上下,若與直接競爭對手台灣正達、浙江星星科技衡量,就可看出三家廠商明顯消長。

藍思的稅後淨利在過去三年間剛好成長一倍,從新台幣六十九億元增長到一三九.五億元;早一步在深圳創業板掛牌的浙江星星科技,已從小賺轉為小賠新台幣七.五億元。至於台灣上市公司正達,雖然營收同樣連年成長,年獲利卻由一一年八億元,轉為去年虧損十二.七億元,和藍思的落差日益擴大。「正達去年比較缺乏關鍵性的訂單。」一位法人研究部主管一語道破藍思獲利連年成長的關鍵。

再者,客戶都是一線品牌,對藍思的實力也有加分效果。相較供應鏈中其他業者絕口不提「A開頭廠商」,而是以代號稱呼客戶,在藍思上市申請文件裡,一連披露主要客戶三年來的銷售比重,與應收帳款金額,無論是客戶名稱或實際金額,均毫不掩飾,也讓投資人「驚豔」。

舉例來說,去年藍思最重要的品牌客戶,前三名分別是蘋果、三星與LG,其中光是蘋果,佔藍思銷售比重就有四七%,再加上三星,更達八四%之多。此外,諾基亞、亞馬遜、黑莓和華為等知名品牌,也在藍思出貨前五大客戶榜上有名,顯示藍思實力早已受國際大廠肯定。

令人玩味的是,蘋果即將發表的新手機,究竟會不會採用堅固但昂貴的藍寶石玻璃,目前眾說紛紜。但在藍思的上市申請書中,似乎已透露玄機。

掌握關鍵製程 吃定大單藍思指出,股票上市募集的資金,除了投入觸控玻璃產線,另一個重點,就是興建藍寶石生產及終端應用產線。由於藍寶石產線所需資金,就佔本次籌資金額三分之一、達人民幣十八億元(約新台幣八十九億元),可能意味著新iPhone將打破市場傳言,採用新的藍寶石玻璃。

其實,藍思從○四年成立,到如今申請股票上市,經營歷史只有短短十一年。在這段期間,藍思從數十名員工的小工廠,快速發展為員工近六萬人、年獲利上百億新台幣的大型代工集團,背後的靈魂人物,就是藍思董事長周群飛和她的夫婿鄭俊龍。

今年四十四歲的周群飛,本來在深圳打工,她從事手錶玻璃生意多年後,掌握了特殊玻璃的生產製程。周群飛認為,本來應用在手錶的特殊玻璃,因為硬度強,應該有機會套用在手機上,因此創立藍思,並於○六年進駐湖南瀏陽。

幸運的是,蘋果iPhone首度推出全螢幕觸控的使用模式,藍思在行的玻璃加工,剛好符合蘋果需求,於是來自蘋果的大筆訂單,讓藍思迅速壯大,短短幾年間,便成為全湖南省出口金額第一大的企業。如今藍思掛牌在即,持股多達九成的周群飛夫婦,可望成為身家上千億新台幣的富豪。

藍思走入資本市場,兩岸三地蘋概股是否因此遭受資金排擠的衝擊,值得觀察;但無論如何,周群飛從打工仔搖身變為千億富豪的傳奇,或許也是另一種「中國夢」的實現。

藍思科技

成立:2004年

資本額:約6億人民幣

董事長:周群飛

主要產品:手機表面玻璃、

觸控防護材料

全球 第一手 玻璃廠 玻璃 藍思 思搶 掛牌 巿值 值上 上看 兩千 神祕 打工女 打工 11 年磨 出超 級蘋 蘋概 概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9563

「科技業的武則天」 藍思周群飛敢賭、敢砸闖出一片天 沒有她,四成Apple Watch沒法出貨

2015-03-23  TWM
 
 

 

她有野心、有眼光、有能力,十二年內從玻璃工廠小員工,翻身成中國女首富候選人。

她曾讓蘋果一上市就宣布缺貨,讓全世界等她生產的保護玻璃;藍思科技上市後,她大舉進軍觸控玻璃領域,挑戰台灣科技廠。

撰文‧林宏達

在iPhone 6表面覆蓋著一層薄薄的玻璃,中間略厚、兩側漸薄,一如蟬翼,這片玻璃是中國藍思科技的產品,全球每五支手機,就有一支的保護玻璃出自這家公司。蘋果Apple Watch採用的藍寶石保護玻璃,全球只有兩家主要供應商,藍思就是其中之一,去年,藍思占蘋果採購量約四成。

玻璃,硬度六.五,比鋼刀還硬,經過一千度的高溫,才能融化玻璃,藍思科技董事長周群飛,卻用十二年時間,讓冷硬的玻璃,展現塑料般滑順的手感。

也是這片薄薄的玻璃,讓她征服蘋果、三星,讓藍思成為中國最大的蘋果概念股,還可能將她推向中國女首富的寶座。

三月十日,藍思科技是中國創業板上最熱門的股票,這一天,網路上超額認購的倍數達到一五二.五一倍,一千個人當中,只有六.六個人能買到藍思的股票。

藍思科技被稱為「創業板的中石油」,因為它是目前中國最大的蘋果概念股,這家公司去年營收人民幣一四四億元,毛利人民幣三十二億元,毛利率二二.三五%,和歌爾聲學是蘋果在中國的兩大重要供應商。

周群飛個人就擁有藍思九七.六%股份,以藍思科技每股人民幣二十二.九九元的發行價計算,周群飛的身家至少是人民幣一三六億元。安信證券預估,藍思的股價將衝上六十九.七五元,屆時,周群飛的身家將衝上人民幣四一二億元,超越碧桂園董事局副主席楊惠妍,成為中國新女首富。

藍思女董座,一頁翻身紀打工仔學走技術,自立門戶藍思上市前夕,最受注目的相關新聞,不是藍思的經營狀況,而是周群飛的發跡歷程。中國社群網站瘋傳,周群飛當年只是一個從湖南來的打工仔,她先進入製造手錶玻璃的伯恩光學工作十年,接著從小三成為正宮,嫁給伯恩老闆,要求對方幫自己成立公司,成立後隨即離婚,還帶走大量客戶。有人形容她是「高科技產業的武則天」,因為她跟武則天一樣,擺脫丈夫,自立門戶。

這段故事更像公司上市前,被對手打擊的橋段。但這也讓周更顯神祕,她一向低調、鮮少公開露面,她憑哪一點,在短短十二年內快速崛起?

「在中國,做手機保護玻璃的公司有一百家,蘋果只找伯恩和藍思。」一位台灣高科技玻璃公司老闆分析,如果要比蘋果訂單,伯恩的規模比藍思更大,但目前只有藍思上市。

根據《深圳商報》報導,伯恩是周群飛的老東家,周群飛曾在伯恩工作十年,當時伯恩主要經營的是手錶玻璃,現在科技產業熱中的藍寶石玻璃,原本就是運用在高級錶款上的常見技術。周群飛在伯恩工作十年後,掌握了玻璃製造的關鍵技術,跳出來自立門戶,二○○三年,她開始創業,剛開始,公司只有幾十名員工。

當時曾輔導藍思在湖南瀏陽成立公司的瀏陽市副市長張賀文回憶,○三年時,周群飛看到高級鐘錶的玻璃應用在手機上,當時預料不到,藍思會有今天的發展。

蘋果第一代iPhone要等到○七年才推出,當時手機沒有人敢用玻璃當保護材料,直到○四年摩托羅拉推出Razr V3手機,首次採用玻璃當保護材料,才刺激康寧拿出封存多時的技術,進攻手機市場。

周群飛眼光精準,大膽下注,Razr V3的保護玻璃,就是由藍思製造,V3大紅,讓她搶先卡位手機保護玻璃的商機。

做手機的保護玻璃,技術含量遠高於一般的建築用玻璃。同樣一片玻璃,不但要做到即使摔落地面,也不會破損,還要能按照客戶需求,印上各式各樣顏色,甚至切削成各種不同形狀,稍一不慎,玻璃碎裂,良率和毛利就會雙雙下滑。

在V3之後,真正讓她成名的是蘋果iPhone 5白色手機。

靠白色i4,吹響市場號角全球只有它,能做白色塗裝就在iPhone 4上市當天,蘋果突然發出新聞稿,蘋果的白色iPhone 4因為製程困難,將延後出貨,美國媒體追查發現,關鍵就出在藍思身上,因為這是首次蘋果手機前後都採用白色塗裝,全球只有藍思有能力替蘋果生產白色保護玻璃,藍思的產能,只及蘋果供應鏈產能的一半,蘋果只好放慢速度,等藍思出貨。

做這一小片塗上白色漆料的玻璃,難度在於塗裝的位置,誤差不能超過○.一公釐;就算位置對了,白色漆料的厚度如果太薄,會達不到設計師要求的質感;太厚,會難以跟觸控模組貼合。當時玻璃的搬運、處理,大多靠人力完成,在這樣情況下,剛創業的藍思,要生產全球iPhone使用的玻璃面板,十分挑戰。

「他們敢賭!」一位曾見過周群飛的台商觀察。周群飛贏在敢在情勢不明朗時大筆投資,手機保護玻璃產業剛起飛,她就大膽投資CNC(電腦數值控制)加工設備,用近乎雕刻的方式加工玻璃。一台CNC設備,即使由技術熟練的工人操作,每小時也只能生產三片玻璃保護蓋,後來藍思買下數百台CNC加工機,拉高競爭門檻。另一個例子是,為解決iPhone 4的塗裝問題,藍思後來還開發專屬的自動化系統,用CCD(感光耦合元件)自動辨識手機玻璃位置,解決生產瓶頸問題。

藍思的投資策略,證明周群飛敢砸、敢投資的個性。去年,外界傳出蘋果新iPhone螢幕將大量採用藍寶石材料,周群飛再次大筆投資,光是去年,藍思就增聘二萬六千名員工開設新廠,結果,去年藍思僅僅人力成本和折舊成本,就增加人民幣十四億元。

「你該研究,為何她身邊的人願意為她賣命?」這位台商觀察。藍思和伯恩長年進行技術和挖角戰,誰有人才,誰就能先做出客戶要的新型設計,但大多數股份都集中在周群飛身上,她如何讓人為她賣命?

「周群飛相當健談!」這位台商觀察,中國媒體報導,周群飛有感性的一面,她曾經為了爭取一名工廠女工的權益,在湖南省大會上,淚灑現場。

但另一面,周群飛和伯恩的挖角戰極為激烈,中國《南方都市報》報導,去年,伯恩和藍思才爆發挖角戰,藍思不只鼓勵伯恩員工跳槽,「如果能帶更多員工跳槽,還會有金錢獎勵,」一名被藍思挖角的員工坦言,這幾年,藍思陸續挖走四百名員工。藍思則表示,這是業界人才正常流動。

但被挖角後,不聽話的員工,日子未必好過。一名在伯恩工作十幾年的高階主管張顯波被藍思高薪挖角,他進入藍思後,雖一度當上廠長,但認為自己被排擠、監視;張顯波寄出辭職信後,被藍思控告用人民幣二.六萬元買通員工,竊取藍思機密。

張顯波表示,去年七月,他的老朋友、藍思前員工向他借人民幣二萬多元,約在深圳地鐵站見面,一到地鐵站,張顯波就被幾名便衣員警帶走,他發現,這些警察都來自湖南,也就是藍思的所在地,他手上的現金馬上成了證據,張顯波認為,「自己是被藍思設計的」。

打開藍思的上市說明書,藍思的股權九成九以上都集中在周群飛和她丈夫手上,達到數億股;此外,其他高階主管,持股不到百分之一,這也揭露藍思的權力結構,要成為藍思的高階主管,除了技術能力,也得接受董事長的強勢作風,才能在這裡生存。

超強勢、有企圖心

進軍觸控業,對台廠下戰帖至於藍思未來會不會跟台廠合作?「跟它合作,會擔心有一天被吃掉,」一位不願具名的台商表示,藍思正進軍觸控產業,同時提高自動化程度,將直接跟台廠競爭,藍思的上市說明書,也點名認為台灣的正達是藍思關注的競爭對手。

她的老朋友張賀文在部落格中說,周曾離婚,但「即使她沒有遇到前夫,也會遇到另一位懂得欣賞她的偉大男人;她傳奇的本質,不是她遇到什麼樣的男人,而是她是什麼樣的女人。」從玻璃工人到玻璃女王,周群飛靠著能力、野心和機遇,才能有今天的位置。

周群飛

出生:1970年

現職:藍思科技董事長

經歷:中國湖南省政協第11届常委、省工商第11届副主席等

學歷:大專

科技 業的 武則天 藍思 思周 群飛 敢賭 賭、 、敢 敢砸 砸闖 闖出 出一 一片 片天 沒有 四成 Apple Watch 沒法 出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8413

考拉閱讀:在線教育會火10年,不做少兒版掌閱,做中國版藍思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8/0313/167540.shtml

考拉閱讀:在線教育會火10年,不做少兒版掌閱,做中國版藍思
火柴盒觀察 火柴盒觀察

考拉閱讀:在線教育會火10年,不做少兒版掌閱,做中國版藍思

用戶群體的變化,必然帶來結構性的紅利。

作者✎ 張乘輔

“我們的模式更像是B2B2C,針對B端收費,但對C端全部免費的。不對C端用戶收費,是因為我們篤定在線教育是必然趨勢,我們不著急變現,而是要搶占入口。”考拉閱讀創始人趙梓淳稱。

考拉閱讀切入的領域是少兒分級閱讀。

分級閱讀在國內鮮有耳聞,但在西方發達國家,分級閱讀體系卻早已成熟,並且覆蓋了美國90%的學校。Lexile分級(藍思分級)和GE分級為代表的分級閱讀體系已推行40余年,更是催生出Newsela、LightSail、Renaissance等眾多著名閱讀教育公司。

而考拉閱讀的野心,則指向了“中國版的藍思分級”。

將“分級閱讀”帶回中國

1989年,趙梓淳出生於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

雖然是城市家庭,但由於父母忙著做生意,趙梓淳小學前一直生活在農村的姥姥家。因為跟當地的孩子玩不到一塊,他便自己悶頭讀書。

回到城市後也仍然堅持著閱讀的習慣。

2014年,在哥倫比亞大學讀金融運籌專業的趙梓淳第一次體驗到美國小學的分級教材授課,也第一次接觸到分級閱讀的概念。班級里不同閱讀能力水平的孩子,使用不同難度的教材學習同樣的內容,效率極高。

趙梓淳感慨:“那會真的覺得,中國的閱讀教育模式很粗放,效率也很低。”

一端是蠻荒混沌的國內分級閱讀市場,另一端則是如火如荼的國外分級閱讀市場。

美國人對閱讀尤為重視,而大部分國人對閱讀的理解,還停留在主要是語文閱讀理解的層面上。並且,中國的少兒閱讀鏈條是割裂的,出版社負責內容生產,學校負責教育服務。如何打通,將內容生產和教育服務緊密聯系?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問題。

孩子的閱讀處於什麽水平?應該給孩子讀什麽樣的書?

其實按年級、按年齡這樣的分法很不靠譜,“沒有任何一個家長會給孩子買一個一年級的鞋,給孩子買一個8歲的鞋這樣,相同年級相同年齡的孩子其實閱讀能力差異巨大。”

雖然趙梓淳在2014年就研究了分級閱讀,但真正把概念帶回中國並實踐,卻要一直等到2016年。

美國比較常見的測評系統是藍思分級系統(Lexile Framework)。於是趙梓淳組建技術團隊,打造了享閱中文分級系統(ER Framework),並基於該系統推出了考拉閱讀,為7歲-13歲的學生提供分級閱讀解決方案。

考拉閱讀第一代產品正式推出是2017年6月,同月,趙梓淳便帶著團隊將產品鋪到了第一所學校——上海市盧灣一中心小學。

“我帶著整個市場團隊去談,開始大家還擔心,這樣的產品是不是真的切中了學校和老師的痛點。”在和學校校長交流後,他們發現,學校有這個需求。

如今,學校逐漸重視起綜合素養和綜合能力。

一方面,綜合素養涉及閱讀能力,考拉閱讀能給學校提供完整的閱讀評價方案。另一方面,考拉閱讀還能通過技術,來提升學生的閱讀能力。

考拉閱讀的壁壘和戰略

當初考拉閱讀為什麽選擇從to B切入,而不是做一個少年版的掌閱?

“現在to C的少兒閱讀產品挺多,大多是通過打造IP,購買版權內容,吸引大量用戶,趕快收費。我覺得這樣的商業模式沒有什麽問題,但我們選擇的路不太一樣,可以說我們的野心更大一些。”趙梓淳表示。

首先,考拉閱讀想確立中文分級閱讀標準,做一套中國版的藍思分級系統。而這套標準想要得到社會認可,就需要公立學校來做信任背書。所以,考拉閱讀選擇從to B切入來解決公信力的問題。

其次,教育產品的用戶和消費產品的用戶不一樣,學生用戶隨著年齡的增長,天然就要流失,所以純to C的商業模式註定企業必須快速變現,否則獲取的大量用戶是沒有意義的。

最後,少兒領域很難單純的依靠內容形成壁壘,而考拉閱讀的壁壘還算比較高。

橫向比較來看,美國的分級閱讀標準花了近10年的時間。當然,當年的技術不是很成熟,主要用統計學加語言學的方法,現在通過人工智能可以極大縮短時間。但是,這需要大量常模的構建,不斷反向完善分級系統,仍需要大量人力和物力的投入。

並且做中文分級閱讀比英文分級閱讀難度更大。

第一,英文的基礎組成為26個字母,而中文僅常用字就有3500個,《中華字海》收入的漢字更是多達8萬以上,複雜構成的稀疏性導致分析時往往需要更大規模的語料。

第二,英文和中文的基本表意單元都是詞語,但英文幾乎根據空格就可以很好地確定詞語邊界,而漢語則需進行分詞工作。像量子自旋霍爾效應,可以整體作為一個詞,也可以分成“量子、自旋、霍爾、效應”,或者“量子自旋、霍爾效應”

第三,測量人的閱讀能力也是個大難題。這個測試,應該像托福雅思那樣,準確測出一個人的閱讀能力。而不能像語文試卷,題目不同,分數浮動就很大。托福考試每道題大概需要花費幾千美金,考拉閱讀的每道測試題大概也需要五千人民幣。

當然,趙梓淳表示,“絕對的技術壁壘是不存在的,再厲害的技術,只要堆人,也都能搞得定”。

比如百度能做搜索,搜狗也能做,這時,先發優勢就很重要。“我們也算是摸著石頭過河,保守估計,我們至少有一年的先發優勢”。

整體來看,考拉閱讀要做三件事。

第一,把文本的閱讀難度和孩子的閱讀能力進行量化。考拉閱讀運用人工智能語言學的方式,將文本的閱讀難度分為200ER—1300ER。同時,也設計測試題目,將孩子的閱讀能力進行量化,也是從200ER到1300ER,從而方便學生完成閱讀匹配。

第二,豐富內容供給和提升閱讀體驗。解決完學生“讀什麽”的之後,就要解決“在哪讀”和“怎麽讀”的問題。目前,考拉閱讀一邊購買大量的內容版權,一邊自建團隊生產內容。隨著移動互聯網的普及,考拉閱讀也在把插畫、視頻等形式融入進來,提升孩子的閱讀體驗。

“我個人堅信少兒電子閱讀一定是未來的趨勢,雖然現在部分家長還擔心電子閱讀傷害眼睛,但趨勢是不可逆轉的,孩子生下來就和互聯網密不可分。”

最後,考拉閱讀要做的第三件事就是把教育服務落地。也就是考拉閱讀目前選擇的to B 路徑,進入學校,賦能老師。

“在線教育熱”至少持續10年

閱讀是剛需嗎?

從市場規模來看,少兒閱讀是個上千億的市場。從新興企業來看,VIPKID的崛起,也表明即使不是應試也會有巨大需求。

這反應出一個根本原因:底層邏輯是用戶正在發生變化。付費的用戶在變化,使用的用戶也在變化。

“閱讀離應試可能很遠。但現在家長都很焦慮,他們自己看書看不進去,就用“得到”,20分鐘聽完。這種焦慮會傳給孩子,他們的孩子也要看書閱讀,你說是不是剛需?”

用戶群體的變化,必然帶來結構性的紅利。

跟60後70後的家長有很大差別,80後90後的家長是互聯網的半原住民,他們的衣食住行都和互聯網密不可分,他們也傾向於通過互聯網獲取信息。

而這幫家長最大的焦慮便是孩子的教育,並且他們也會選擇通過互聯網來解決焦慮。所以我們能看到VIPKID、寶寶玩英語等眾多早幼教產品出現。接下來,這幫家長會變成小學生的家長、初中生的家長、高中生的家長,所以在線教育會迎來長期的巨大增長,甚至會變革中國整個教育產業。

“在線教育熱”至少持續10年。

趙梓淳也表示,“在線教育熱”過後,在沒有新的渠道變革前提下,機會的大門也就會關閉。這批在線教育企業起來後,馬太效應也會更強。頭部的優勢會比現在新東方、好未來的優勢大的多。

考拉閱讀篤定在線教育是必然趨勢,所以目前不著急收錢變現。

“我們最新的融資方是GGV和啟明,都是比較老牌的美元基金,大家願意在這條賽道上沈下去做一些事情。”趙梓淳認為,現在知識付費領域有些浮躁,各種分銷、拼團,少兒閱讀教育要沈下來。他也堅信,真正能創造價值的產品,一定可以賺到錢。

既然變現不是最重要的目前,那麽什麽最重要?“搶到這張門票,也就是搶占入口”,趙梓淳稱。

采訪中,趙梓淳表示:“教育本質是把更好的內容以更高的效率交付到學生手里。”

所以教育企業面對眾多新技術出現時,要考慮這個技術是不是真正有利於教育。技術對教育的改革是必然的,但也多是潤物細無聲的,沒必要過於焦慮,比如對人工智能和區塊鏈。

“AI會顛覆教育,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曠視科技主要是臉部識別,科大訊飛主要是語音識別,這些單點的AI技術沒什麽問題。但教育本身很複雜,一個孩子沒學好,可能是上課走神,可能是討厭老師,也可能是知識點沒搞懂……

“AI頂天就做出一個自適應題庫,還不至於顛覆教育。在人腦中植入一個芯片,可能都會比AI老師更早到來。”

至於區塊鏈技術,就更沒有必要焦慮了。“教育公司的創業者要沈得住氣,耐得住寂寞,做出好的課程內容。教育不會像共享單車那樣,3個月就來個風口,一下子就融10個億。”

*本文由火柴盒原創,作者張乘輔(微信:zhangchengfu2018),編輯韋龑。如需轉載或尋求報道,可聯系作者及火柴盒(ID:huochaihejiaoyu)。歡迎搜索並關註火柴盒公眾號,連接新教育產業。

分級閱讀 教育 考拉閱讀 火柴盒 火柴盒觀察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考拉 閱讀 在線 教育會 教育 10 不做 少兒 版掌 掌閱 中國 版藍 藍思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149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