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電子業老董鄧傳馨 收藏慨贈各大學 三天捐40幅朱德群畫作的神祕藏家

2014-05-26  TWM
 
 

 

他是台灣收藏旅法抽象大師朱德群畫作最完整的藏家,不僅出錢幫大師遠赴日本策展,日前還捐出四十幅大師版畫給數所大學典藏,這位神祕客就是馨昌電子董事長鄧傳馨,他是何方神聖?

撰文‧梁任瑋

五月十三日,一位電子業神祕藏家捐贈十二幅朱德群版畫給台大管理學院;這十二幅版畫中,包括原畫作價值逾一億元的《紅雨村.白雲舍》木刻版畫。獲贈單位台大管理學院院長郭瑞祥說,「這批世界級畫作,已變成該院價值最高的資產。」捐贈事件也成為近日台灣藝術圈最受關注的大事。

旅法華裔的朱德群被封為「抽象派藝術大師」,師承林風眠,也與趙無極、吳冠中齊名,號稱「旅法三傑」。他在一九六三年創作的《無題》,去年十一月於香港佳士得以七九九.八萬美元成交(約二.四億新台幣),成為他畫作拍賣價格最高的一幅作品。

科技人跨收藏

眼光超神準,每年漲倍數願意捐贈這批價值不菲的版畫作品,是台大校友馨昌電子董事長鄧傳馨,而他捐贈對象不只有台大,還包括政大、師大、歷史博物館,三天總計捐出四十幅大師級作品,是非常有意義的創舉。

事實上,朱德群作品成為收藏家熱門標的,正始於鄧傳馨。二○○六年,鄧傳馨以二五八八萬港幣買下《紅雨村.白雲舍》,自此之後,其畫作平均每年以倍數上漲,若說朱德群是千里馬,那麼鄧傳馨無疑就是慧眼識英雄的伯樂。

「鄧傳馨收藏的朱德群畫作,在收藏圈裡絕對是最完整、最精采的。」相識近二十年的耿畫廊負責人耿桂英說,比起其他藏家,鄧傳馨開始收朱德群畫作的時間或許不是最早,但他認真研究大師每一幅作品的精神,很令人敬佩。

耿桂英說,多數收藏家都不願意主動曝光自己擁有哪些藝術家作品,但鄧傳馨不僅熱心為朱德群辦展覽,還大方捐出自己所收藏的大師作品給大學,「他替朱德群所做的,已經超越一位收藏家的胸襟。」本業從事電子零組件代理業務的鄧傳馨,原本是一位收藏門外漢,第一幅收藏的抽象畫,其實是趙無極的作品。他開始接觸藝術投資後,除了積極跑遍世界各地看展覽、參加拍賣會,甚至研究起與趙無極同時期的杭州藝專畫家吳冠中、朱德群的故事,「我那時鍾情這幾位藝術家,他們每一本傳記我都翻了好幾遍。」也就是在此時,他對朱德群的藝術創作產生了深厚興趣。

「○三年我在法國與朱德群夫婦首次見面之後,對於朱老師的作品完美地將傳統中國水墨畫的意境,以西方抽象畫的形式呈現,深深感動了我,因此才陸續收藏。」鄧傳馨說。也因為當時朱德群的作品價格仍處於低檔,他收藏的觸角才有機會擴及朱德群各時期的作品。

鄧傳馨認為,朱德群早年遠赴法國深造,雖然深受歐洲藝術潮流衝擊,轉而以抽象風格為創作主軸,但他在創新中堅持以自己的語彙表現中西藝術融合之美,啟發了鄧傳馨的經營企業之道。除了必須不斷接受挑戰,更必須創造自己的附加價值,才能在變化快速的科技業生存下來。

自掏腰包辦展

與大師結緣,粉絲變至交在本業上的潛移默化之外,藝術也讓鄧傳馨體驗人生難得的挑戰。近十五年來,因收藏朱德群作品而結緣,鄧傳馨有許多機會直接與大師對話,○六年,他認識了一位上野之森美術館的策展代理人,突然想起朱德群一直希望在日本辦展,於是透過這位代理人聯繫,雙方也順利敲定○七年六月舉行朱德群在日本個展。

但距離畫展開幕前半年,上野之森希望由鄧傳馨策畫,時間緊湊加上過去毫無辦展經驗,讓鄧傳馨緊張萬分;甚至,由於過去從未有藏家為朱德群辦展,還引起朱德群的好友、法國吉美亞洲藝術博物館館長戴浩石質疑,提出五十個問題追問辦展的動機與目的。

原本一度想放棄的鄧傳馨,因為已對朱德群許下承諾,仍然咬牙承辦完成,包括向三十位世界各地收藏家借畫的聯繫事宜,都一肩扛起,最後這場展覽一共展出一百多幅朱德群畫作,大獲亞洲藝術圈好評,鄧傳馨終於鬆了一口氣。

有了這次經驗,○八年,鄧傳馨接連在台灣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辦「朱德群八八回顧展」;今年五月,又在耿畫廊主辦朱德群紀念展。據瞭解,這幾次辦展數千萬元的經費,多數都是鄧傳馨自掏腰包。

一開始,鄧傳馨只是以一位粉絲的角色協助藝術家,久而久之得到藝術家信任,更與朱德群成為忘年之交。

鄧傳馨透露,幾年前,朱德群曾寫一封信給他,「你對我作品的理解與欣賞、在精神的共鳴相通,我至深激動與感動,更難以言喻與欣慰。」從他幾度受大師託付執行許多任務可以看出,他們的情誼,不僅限於收藏的交流,更成為藝術圈難得的佳話。

真正的喜愛不藏私,這次鄧傳馨決定捐贈畫作,主要就是想讓更多人欣賞藝術之美。

一一年,同時擁有政大EMBA與台大復旦EMBA學位的鄧傳馨,提出由朱德群夫婦與子女捐贈版畫給台灣數所大學的念頭,經由朱德群夫婦同意後,他就展開接洽過程。

雖然朱德群今年三月溘然長逝,他仍依照約定捐畫給學校。鄧傳馨的台大復旦EMBA同學、特力集團總裁何湯雄說,「傳馨是非常熱心的同學,為了推廣藝術欣賞,還在校內成立『台大雅社』社團,邀請同學一起進入藝術鑑賞領域,可見他是發自內心地喜愛繪畫藝術。」今年五十三歲的鄧傳馨,出生苗栗通霄鎮烏眉裡,家族是烏眉裡最大地主,「烏眉國小的土地就是我曾祖母捐的。」但他從小放學後,不能和同學去玩耍,反而必須與四個兄弟姊妹趕回家幫忙父母務農、犁田。

苗栗農民之子

以信任為資產,闖蕩電子業從聯合工專電機科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就進入日商三洋電機株式會社採購部門,由於日商企業強調實作經驗,每一項工作都必須按部就班,「雖然那時工作壓力很大,卻奠定了我紮實的專業技術與執行力,也逐漸建立我在日商科技業的人脈基礎。」他回憶起剛出社會的歷練,語氣充滿感激。

三年後,三洋電機欲結束台灣分公司業務,但仍有一些事務需要窗口聯繫,希望鄧傳馨能接手負責;一開始,他只是幫老東家服務客戶,後來有許多日本供應商覺得透過鄧傳馨可以省下不少成本,也請他順便銷售產品,之後他乾脆成立馨昌公司成為代理商。

由於當時台灣科技業許多半導體零組件都從日本進口,擔任代理商的鄧傳馨剛好搭上台灣電子業起飛的年代,曾被形容為「代理被動元件小天王」,不過,他穩定的業務都出自於客戶對他的「信任」。

「信任,是一個人最重要的資產。」鄧傳馨說,二十多年來與日本人做生意的經驗,讓他堅信「信任無價」的道理,一家公司只有建立起信譽,才能在市場生存下去,以他目前的客戶日本通信巨頭NEC為例,當年就是另一家科技大廠TDK介紹而來。

有人說,他為朱德群做的事情,是為了抬高自己收藏品的身價。然而,台灣收藏朱德群畫作的人很多,卻沒有人像他一樣主動替藝術家赴海外策展、砸百萬元印畫冊。鄧傳馨說,自己認識朱德群十餘年,從未私底下向朱德群買過一幅畫,他與大師的交往是藝術精神的交流,事實上,他從藝術分享裡得到的回報,遠遠超過帳面數字的意義。

鄧傳馨

出生:1961年

現職:馨昌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經歷:日商三洋電機株式會社採購主任學歷:台大復旦EMBA境外專班碩士、政大商學院經營管理碩士、聯合工專(已改製為聯合大學)電機科

家庭:已婚

電子業 電子 老董 董鄧 傳馨 收藏 慨贈 贈各 大學 三天 天捐 40 朱德群 朱德 畫作 的神 神祕 藏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1632

前阿里執董鄧康明:創業早期必須要“獨裁”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221/148507.html

i黑馬:12月21日-22日,首屆黑馬創交會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盛大召開。21日下午,在由創業家傳媒和周伯通招聘聯手舉辦的“前人萬企招聘大集”上,原阿里巴巴人力副總裁、福道誠壹管理咨詢公司首席顧問鄧康明為各位創業公司創始人、HR、求職者們做了分享。

 

\以下為鄧康明分享整理:

很開心,看到這麽一個事兒辦成嘉年華一樣的活動。我估計大家心里著急,今天就交流三點。

一、做出選擇後,你就被這個選擇所決定

我有一個看法:每個人都是一本書,這個書里面可能波瀾壯闊,可能清澈如小溪,但這些都不重要。今天無論大家是找工作還是找人,關鍵這本書是你自己寫還是別人寫。有很多事情的出發點會決定了你今天過得好不好,和兩三年以後過得好不好。在這個過程中,在今天這麽一個狀況之下,你自己的選擇是什麽樣,你就被這個選擇所決定。

你要去創業,就去創業,做了這個決定,那你就被這個決定所決定了,沒有其他的事情。你選擇了創業,自然就面對要去融資、要去開發產品,要去找合作團隊,有無窮多個不快樂的地方。但你選擇了,就得走下去。

找工作的人也是一樣。國家在開放,大學生可以停薪留職去創業,今天也有很多機會找到那些創業者一塊合作,機會成本都很低。所有門檻都很低,政策的門檻、技術的門檻、錢的門檻都很低,今天我看了很多東西,隨便一個企業,不管有沒有產品出來,有兩三個人,估值可以隨隨便便就到一個億美金。剛才在聊天時,那個投資方說今天創業的人如果融資不融兩千萬美金,都不好意思跟人說,所以這是一個門檻很低的時代。由於技術的進步、互聯網的進步,在資本和人本之間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創業者成為了一個資本追逐的對象。

但無論你走哪個路,你一旦決定了這個以後,轉移成本就很高。一旦走上這個路以後,你做了這樣一個選擇以後,這本書要寫下去的時候,它可不像你最初那個選擇的時候那麽簡單了。成本低,代價一定要很高,這世界是公平的。想清楚這些東西以後,堅定的往前走,不要去猶豫,可能在未來幾年里是一個關鍵。所以你自己這本書你自己要怎麽去寫,還是讓別人左右了你書的基調,這個沒有幫你。牛社搭了一個很好的平臺,黑馬營搭了一個很好的平臺,但這個演員怎麽扮演、你能成為什麽樣的角兒,這是沒人能幫你的。

我有二十多年的工作經歷。第一個十年我為跨國公司工作,我工作的公司,今天好像沒那麽好了,比如微軟,但十年里面,他們是那一票風光的企業。第二個十年,我選擇不再為跨國公司工作,一定要為中國本土公司工作,所以十年前碰巧幸運的見到了一個長得很好看的人,叫做馬雲。這十年來,我一路看著阿里從一千多人的公司,從只有B2B的公司,一路發展成從50萬起家到現在2300多億美金的市值。在這個過程中,我在民營企業經歷了很多的故事,我也面對不同的選擇。2010年,馬雲發了一個信,我很生氣,公司出現了客戶欺詐的事情。我那時候是上市公司的執行董事,後來一票處理事件,上市公司CEO李旭輝離開,我當時已經在集團,我做集團所謂的CPO首席人才官,但最後把我也拿下,叫降職另用。當時我也面對選擇,很多人說你要麽就退了算了,別搞了。我那時候沒工作,降職另用,我還天天去上班,這個過程讓我對人性有了很多理解。看了很多當年追著你要吃飯的人不認識你了,當年把你當兄弟的人還是把你當兄弟的人還有,所以人性的很多東西在這個選擇中間讓我汲取了另外的營養。

長話短說,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權利,今天你做任何一個決定的成本都很低,但是這個選擇作出以後,你就被這個選擇所決定。

二、 創業公司在早期階段,要獨裁,並分享有價值的東西

公司就是一出戲,組織就是一出戲,這個戲要好,就必須要有幾個角兒,公司里組織里創業初期階段,必須有一個老大。這個老大得說了算,這個老大得帶著這個團隊堅定的往前走,所以這樣一個所謂民主、所謂商良,所謂協商,在創業期是不存在的。

你用互聯網的技術享受了所謂的互聯網創業這樣一個民主的氛圍,你就必須用獨裁的手段去做,才有機會能夠把這樣一個民主的紅利變成一個實際的利益。所以創業公司在早期階段里面,不要期待有民主,不要期待有協商,也不要期待集體做決策。只能有一個人做決策,其他的人只能做配角去執行。早期創業團隊里面如果太多的角兒,不管是合夥人也好、選擇你們的搭檔也好,如果他不服你,他有他的主意,那麽你們最好在早期就一拍兩散掉。前期必須有一個喝茶論道的人,也必須要有一個只能夠把喝茶論道那個茶葉落在地上種出花來的人。在選擇的過程里面,這也是另外一個選擇,不要聽那些民主、協商、合夥人要共同尊重,不存在這個問題。要想清楚這個這個民主的殘酷。

獨裁是什麽?獨裁是一種力量,是拍板的力量、做決策的力量、不受幹擾的力量,在痛苦的黑暗孤獨之下,還能夠按下這個按鈕,說let’s go,不放棄,團隊需要這樣的力量。在創業前期階段里面,我看著阿里巴巴的成長,我看著這個公司怎麽從小到大的一個過程,在早期所有的東西,阿里最大的一個特點,但有一個最大的特點是執行。

馬雲說一個東西,哪怕說的是狗屎,團隊能把它做出一個花來,執行。不要去質疑,這個世界在今天所有的東西都是模糊的,所有的東西是想不清楚的。產品也好,運營的模式也好,只有堅定的往前走一步,才知道清晰成功的可能性存在不存在。坐在房間里喝茶論道討論爭論,是不可能在今天這個狀況之下產生任何東西的。創業者本身需要一個強大的內心,需要這種孤獨感背後強大的力量,也不要試圖把自己這個孤獨痛苦分擔給你的團隊,不要讓他們去扛這個東西。你選擇的合作夥伴里面是在專業里面很強的,把你的東西落地的,不需要尋找和你一起喝茶論道的人。你尋找的那些投資人可以,尋找的另外一票咨詢的人可能可以,但是團隊在早期一兩年里面,你必須承擔起這樣一個孤獨的責任。在這個過程中沒有民主,如果你不是這個料,請把這個料讓出來,找出敢於傻乎乎做決定的人。不是科學的決定有多好,而是決定的速度和執行的力度,讓一個公司跟另外一個公司作出重大的分別。

企業就是一出戲,這個戲早期里面必須有一些角兒,這些角兒就是所謂的領導力,就是這麽一回事。所謂的民主,必須要在前面生存下來以後,才有機會去建立所謂的決策機制,所有的制度、體系、法治的建設。沒有這個起步的階段,你就沒有這個機會。老祖宗有很多智慧,倉廩實而知禮節。所有創業者在組織建設里面,最重要的一點是,你要問自己能不能承擔起做決策的責任,如果沒有人能夠幫你分擔後果這樣一個場景,你能不能往前走。

今天成就一番戲是,需要多點不同的利益相關者,才能成就一個戲。周伯通也好,在線教育也好,周伯通今天是需要牛社的這樣一大票尋找人的這個機會上線的,很快可以估值三倍五倍的走。很多創業者別覺得自己有多牛,你必須把跟你利益相關的人伺候好。

這里面有一個重大的問題,就本著互聯網的精神,分享、透明。你有什麽東西可以分享?自己的隊伍面分享最大的兩個東西:一是你自己的股權,你能不能真的去分享你自己的股權;第二是你能不能把你的賬本攤開來,分享給你的核心團隊,給你十個二十個跟你打天下的,把你的夢想變成現實的團隊。分享、透明,打開來,你才有機會把把要做成這件事的生態系統建立起來。

所以一是堅持做決策,二不要分享那些自己的孤獨跟痛苦,要把自己能夠分享的那些有價值的東西信息,包括公司經營的狀況、賺錢沒有、有多少用戶、怎麽來的,是少數幾個人知道還是跟你打天下的二十個人三十個人都知道,這是在前期一個組織要形成核心文化的DNA最佳的場景。

組織一大以後,你想變,你想找到那個東西,是沒有的。很多人問我文化怎麽做,文化不是做出來的,文化就是在早期我就這麽幹的。比如今天所有人郵件溝通,早期的時候能不能線下溝通,辦公室內部一定也要O2O,不用郵件溝通,三五十個人喊一嗓子,推開門踢他一腳是最理想的,別用郵件溝通。等你大的時候,你才適合用那樣一個技術手段去溝通。

早期的時候,人跟人的文化的形成需要信任和默契。信任、默契的前提是,需要你們在早期知道互相的秉性德行,秉性德行是在這個過程中打出來的。早期這個環境里面必須要線下去工作,人貼人互搏的工作,你才知道誰是你的團隊,誰是你的兄弟,誰可能在背後捅你刀子的。坦白、透明的分享,這是前期組織建設中間,建立種子最重要的一點。

三、懂得放棄

人生本來就是一個驛站,人在堅持自己的夢想很可貴,堅持自己的團隊很可貴。但是在堅持的基礎上,更可貴的是還能有所取舍和放棄。同時更要懂得拒絕誘惑,有人找你投資,要懂得拒絕誘惑,要懂得拒絕放棄,有人跟你合作的兄弟,你要懂得把他砍掉殺掉。

沒辦法,人生本來就是一個驛站,他在你這受罪受苦幹嗎呢,放掉他,他可能跟你一樣牛。所以堅持的同時也要懂得放棄,人從一個驛站走到下一個以戰去,不是一個死的東西,不是一個傻乎乎死扛的東西。

阿里也放棄過很多的東西,到阿里第一個看到的是水池,水池里我們上百個死掉的產品,沒辦法。團隊也一樣,我們當時要去做中小企業的軟件,四五百人的隊伍,阿里軟件做到最後不行,最後這個團隊也死掉了,這個產品全部放棄掉。堅守和放棄之間,堅守是前提,但是懂得放棄是另外一個智慧。

創業者不要糾結,所有東西都是流動的,流動的東西才可以變得柔軟,柔軟的東西才有包容力,你才能海納百川,吸引不同的東西進來,這個生態在你早期就已經有機會建立雛形,文化也有機會建立最早的DNA。謝謝!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阿里 執董 董鄧 康明 創業 早期 須要 獨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467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