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莫比烏斯買A股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12-07/100469894.html

  A股市場一片慘淡之際, 76歲的馬克·莫比烏斯 (Mark Mobius)11月30日在香港發行了一隻「中國機遇基金」(China Opportunities Fund),該基金至少70%投資A股市場,其餘投資H股、紅籌及B股。

  有著新興市場教父之稱的鄧普頓新興市場團隊執行主席莫比烏斯是逆向價值投資者,經歷了數個市場週期,此番舉動與同樣知名的安東尼· 波頓(Anthony Bolton)管理富達中國特殊情況基金(Fidelity China Special Situations Fund)類似, 兩者同樣是青睞中國的「大牛」。但與長期關注成熟市場的波頓不同,莫比烏斯從B股市場成立之初就開始接觸中國資本市場,且在新興市場浸淫超過40年。

  在接受財新記者專訪時,莫比烏斯提出,經濟增長放緩是所有新興市場面臨的問題,中國經濟減速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其基數變大了。

  對於A股市場,他坦言波動在所難免,但長期趨勢一定向上。莫比烏斯的同事則讚揚他說:「Mark的視野是跨週期的,且是看過山峰和山谷。」

  不過,目前海外投資人與國內的投資人對A股看法兩極,其表現在,一邊是QFII(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的積極建倉,另一邊卻是A股與H股的走勢嚴重背離。

  一種解釋是,A股的投資人將長期問題短期化,是所謂的「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一名投資中國市場近20年的海外長線基金經理對財新記者指出,市場最怕不可預知性(unpredictable),美國、歐洲的問題都可以預知,但「中國問題現在誰看得清呢?」對於此時入場並永不言休的莫比烏斯而言,其宏觀的投資哲學需要在中國做怎樣微觀的適應性調整,尚待觀察。

  財新記者:鄧普頓之前就取得QFII的額度了,為何選擇這個時機成立新基金進入中國?

  馬克·莫比烏斯:事實上,申請投資A股資質過程包括兩步:從監管機構取得QFII額度,以及從外匯管理局取得允許將外幣帶入境並換成人民幣。從我們首先拿到監管者批準到最近拿到外匯管理局批准,這個過程需要時間。不過,中國A股目前估值具吸引力,因此正是合適時機去成立一隻主要投資於內地股票的基金。

  財新記者:如何看待A股的持續低迷,以及走勢與H股嚴重背離?

  馬克·莫比烏斯:新興市場中短期仍有波動,這對於中國市場亦不例外。緩解其波動性特點即是採取長線投資方式。

  今年A股市場的表現讓很多投資者都很失望。大量的中國投資者對市場失去了信心,而且此前大量的中國企業IPO(這包括大量中國企業尤其是在2010到2011年間在美國上市)對股票市場的交易和定價起到了抑制的效果。

  此外,對外國投資的限制也令流動性不平衡。中國政府允許更多的投資者進入,這讓我們備受鼓舞,但整體數量還是較小,且改革需要時間。

  許多投資者都覺得A股相較H股估值較貴。如果從整個市場的一般數字上來看,這可能是實情,但是也可能存在誤導,因為大盤股公司在H股市場佔主導地位。

  A股市場的溢價並不如許多人認為的那麼高。事實上, A股市場的很多中、大盤股,尤其是銀行、保險、建築材料、汽車行業的,目前都是折價交易或是至少和許多H股公司估值一致。

  財新記者:你如何研判A股的底部?這種低迷你估計會持續多久?

  馬克·莫比烏斯:我們無法猜測中國A股指數會到達某一具體點數。然而我相信,從長遠來看,它是會處於上升趨勢。

  A股市場現在有很好的買入機會。A股的估值降了不止一點點。我們一直在尋找質量不錯,且估值便宜的公司。消費板塊的公司和海內外多元化運營的石油公司目前尤其吸引我們。我們也喜歡製藥和生物科技類產業,但目前估值還是有點過高。

  財新記者:中國A股公司眾多,但在現階段,誠信一直是中國企業不可迴避的問題,作為外國投資人,如何避免被欺騙?你會投資中國的小盤股票嗎?

  馬克·莫比烏斯:任何投資人包括我們自己都不能保證不被騙。即使美國最精明的投資者,也被麥道夫騙去過幾十億美元。然而,我們最大努力通過儘可能多地研究所投資公司、尤其是重點關注這些公司的管理層,來避免這樣的損失。

  A股市場有很多中型的私企。這些公司的管理團隊通常很有活力,具創業精神。從長期來看,這些公司應該會做得不錯。重要的是做深入、詳細的研究和篩選一長列公司。

  為了讓A股市場更能吸引所有類型投資者,中國的監管機構應該確保規則對所有參與者都公平、合理。在我看來,應該有足夠的監管和執行力度,來確保公司符合上市標準,有較高企業管治標準,且對小股東公平。但一些規則,如凌駕於管理層決定之上的強制分紅政策,可能降低高質量的公司來A股上市的意願。

  財新記者:中國的市場是散戶主導的,這與國外的市場不同,散戶的專業性差,也導致波動比較厲害,你在這個新基金中投資策略上會否對此有所調整呢?

  馬克·莫比烏斯:我們的投資策略和哲學是一樣的,那就是,我們尋求長期的資本升值。儘管A股市場過去很波動,且由散戶進出和市場情緒主導,但我們會聚焦如何利用波動性的優勢。重要的是,我們對所有投資的公司,不管是中國還是其他國家的,都做大量研究。

  財新記者:那你怎麼看待中國經濟增長放緩?

  馬克·莫比烏斯:很多人都覺得中國是世界經濟增長的引擎,並擔心如果中國經濟放緩,我們也許會陷入衰退甚至是經濟大蕭條。然而,我不覺得目前是開啟悲觀情緒的時候。

  中國的經濟相較近幾年的雙位數增長有所放緩,很多預測都覺得中國今年的GDP增長會在7%到8%。然而,我覺得要強調的是,這樣的增速仍是令人矚目的,但也要記得中國不是世界經濟的惟一火車頭。

  增速放緩是新興市場演化的一個自然部分,尤其是像中國這樣大的經濟體。許多全球經濟體今年都面臨經濟增速放緩,中國也在經歷結構性變化,這通常會帶來一些「成長痛苦」。

  中國經濟正從過多依賴出口和投資轉向刺激內需,這是很好的一步,投資者應該樂見其成。中國經濟不會迅速放緩,但會減速,原因很簡單,因為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其基數變大了。中國經濟增速將會繼續快過大多數發達國家,可以預計中國經濟未來每年能有7%到8%的增速。

  這一方面是基於中國的人口結構,中國的勞動力相較於發達國家仍然很有競爭力,他們充滿活力,且心懷抱負。而且,中國政府有推動多項改革的空間。所以,我並不擔心中國長期的增長。

  對於中國一直努力擴大內需的一個好消息就是,今年上半年的新增貸款使得中國固定資產投資的水平僅比去年同期高20%。

  財新記者:近來,資金湧入香港等亞洲市場,個中原因包括海外投資人資產配置,以及對於中國經濟信心的回升,你覺得這波資金湧入可以持續多久?

  馬克·莫比烏斯:自從2008年,基金流入新興市場,總計超過1000億美元(儘管2008年和2011年有淨流出),我們有理由相信今後五年會有更多湧入。

  許多海外資金流入中國市場,都主要聚焦在這一世界第一大消費市場上。

  中國現在有著全世界最多的外匯儲備(超過3萬億美元),且在持續國際收支經常項目順差和創新高的外國投資流入。在過去18年中,中國貨幣人民幣升值了大概30%。出口類公司易在弱貨幣國家興旺,在這些國家中,內需型行業易受打擊。

  作為全球一大出口力量,中國一直都對貨幣嚴格控制,為的是強化其投資和貿易,近來這些控制也開始放鬆了。

  中國的投資者應該認識到中國的政治風險相對較高,它的資本市場也尚未成熟,監管環境仍然落後於香港、新加坡等領先的金融市場,因此分散投資將很重要。

  財新記者:鄧普頓開始調整資產配置了嗎?你們的全球股票策略是什麼?

  馬克·莫比烏斯:在我們團隊來看,國際投資者主要考慮兩大因素:未來美國經濟健康與否,以及奧巴馬對主要國家尤其是對中國的外交政策態度。由於市場聯動性以及高波動性,全球股票市場從沒有像今天這樣受到各種基本面影響之大。另外,還有美國財政懸崖問題,貨幣政策上,我認為美聯儲可能會繼續QE擴展計劃。

  目前許多問題尚未有答案。在風險上,尤其是看待美國眼前解決債務問題的能力上,我是個現實主義者。然而,不管美國是否跌落財政懸崖,我仍對未來幾年新興市場和亞洲市場的股票投資前景,持樂觀態度。原因首先是,貨幣供給這幾年迅速增加,美國、日本、中國、歐盟等國家為了避免經濟衰退和貨幣走強導致出口減退而競相增大貨幣供應。新興國家的增長率是發達國家的五倍以上,新興國家的外匯儲備超過發達國家,且新興市場國家相對於發達國家低負債。

  財新記者:除了A股,還有哪些市場你比較看好?

  馬克·莫比烏斯:前沿市場(frontier markets)提供了吸引人的投資機會。前沿市場通常相對於新興市場較小、欠發達但是成長速度較快,能夠成為下一個新興市場。

  這些更新的新興市場,我們稱之為前沿市場,遍佈全球,像是在拉丁美洲、非洲、中歐、東歐以及亞洲。這個名單很長,包括的國家比如尼日利亞、肯尼亞、沙特阿拉伯、哈薩克斯坦、孟加拉、越南、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卡塔爾、埃及、烏克蘭、羅馬尼亞和很多其他國家。前沿國家有吸引人的投資機會,他們是年輕一代的新興市場。

  這些市場儘管流動性相對於全球市場較低,它們絕對是在成長的。

  舉個例子,前沿市場2012年前八個月的平均日成交量大概是27.8億美元,而這一數字在2002年僅為3.5億美元。同樣的,前沿市場的總市值從2002年的2310億美元增長至11470億美元。我們前沿市場基金從其2008年成立以來顯著增長至接近20億美元。

  財新記者:中國有句古語,晚節不保,你擔心「一世英名會毀於A股」嗎?不少人都好奇你何時退休,現在有定論了嗎?

  馬克·莫比烏斯:鄧普頓的創辦人John Templeton八九十歲的時候還在繼續投資,直到最後都是成功的。我發現,年齡通常能給你增長經驗,這些經驗能幫你避免犯錯。

  John Templeton教會我價值投資非常重要的一課,這體現在他說的話中——「在別人沮喪賣出時買入、在別人熱心買入時賣出,這需要較大的勇氣……但它能給你帶來最大的回報。」因此,根據他價值投資的原則,A股市場給投資者提供了很有吸引力的特徵和便宜的估值。除此之外,它比別的市場有更多的上市公司,投資者可以接觸到像紅籌股或H股沒有的較小的公司和產業,如旅遊業、中藥或是酒類。

  我最初對投資感興趣是在我做通訊衛星方面的博士論文的時候。那時通訊衛星公司(Communications Satellite Corporation)還是由美國國會組建。在做了大量的關於法律和那家公司的研究後,我決定投資那家公司。那是一個成功的、令人欣慰的投資,它點燃了我投資的熱情。更重要的是,我發現全球找尋物美價廉的投資是一件很有興趣、很興奮的事。我希望永遠不退休。投資、研究新興市場的機遇是我喜歡做的事,只要我可以,我將會把現在做的事一直做下去。■

莫比 烏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100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