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公募2016素描:去杠桿與強監管下的業態生變

在2016年接踵而來的“黑天鵝”事件中,公募基金一方面要應對防不勝防的流動性需求,一方面也在積極把握結構性行情、爭取委外並積極申報公募FOF。

今年來基金監管趨嚴,分級、保本、委外、子公司等監管政策頻出,背後是去杠桿的大背景。新規後,保本、委外此前大肆擴張的態勢得到遏制,子公司去通道化、去規模化傾向明顯。這也意味著,不論是基金公司還是子公司,先前一些固有的業務形態、操作模式、戰略方向要有所改變,甚至是被動地做出轉型。

去杠桿背景下,公募基金受到影響難以避免,行業也在積極做出應對和思考,同時亦亟待去尋找一條與大資管發展相契合的轉型變革之路。“在變革發展中也有不變的抓手,對於公募基金產品能力和渠道駕馭能力等,依然是考驗資產管理能力的重要標準。”一家公募基金負責人表示。

債基規模增量明顯

Wind統計顯示,截至2016年12月26日,可統計的2185只混合型開放式基金中,1262只今年來複權單位凈值增長率為負,也就是說近6成比例的混合型基金沒有賺到錢,並且還有491只混基跑輸了大盤。

而公募基金冠軍魔咒仍在上演。去年收益排名前十的基金今年來有9只凈值下跌,且跌幅都在10%以上。其中去年冠軍易方達新興成長跌幅更是高達近4成,這樣的跌幅在今年的排名也幾乎墊底。

今年債市的動蕩則比股市更為驚心動魄,甚至有人將之與去年股市的大跌相提並論。第一財經記者註意到,在央行第一次提出MPA考核時,債市即出現調整,10月份第二次提出MPA,隨著收益率底部確認,債市調整又開始,並在12月15日引發一場迅速和大範圍的去杠桿。

剔除因贖回造成凈值大漲的個別債基,據Wind統計的780只中長期純債型基金中,今年來凈值下跌有271只,凈值漲幅在2%以上的則有133只。

“大家總是註意到債市跌得快、跌得猛,但今年上漲的時候卻沒怎麽說。”北京一位績優債基基金經理如此表示。他認為這波收益率回調更多是對去快速加杠桿的一種修正。

的確,今年來債基規模增速加大、增量明顯。截至今年11月底,我國公募基金資產管理規模達到8.74萬億,基金管理公司有108家,公募基金產品達到了3650多只。其中債券型基金總規模達到1.4萬億,創出歷史新高,占到全部基金總規模的比例約16%。今年前11個月,債基總規模增長了7022.84億元,增幅超過100%。

無疑,債基規模大增背後的最大推手當屬委外資金。基金公司將委外視為今年來最大的一塊紅利,無不躍躍欲試。由於委外業務上半年業績都不錯,加上今年的資產荒,理財規模增速很快,也迫使一些小銀行在無資產可投的情況下,被動將壓力轉嫁到委外,也進一步推升了債市行情。

另外,今年來封閉式基金規模增長飛速,數據顯示,今年來封閉式基金增幅超過200%,封基增長的最大動力則來自於定期開放型債基的發行。8月8日,《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運作管理辦法》開始正式實施,由於債基的收益主要是來自於杠桿,該新規實施一個月以來,封閉式債基明顯受益。

年底密集去杠桿

得委外者得天下,盡管存在戲謔成分,但並非虛言。四季度來,多只百億級委外基金的密集出世,成為基金公司在年底的規模排名大戰中的重要砝碼。

但委外並非是新鮮事物。長期以來,機構便將資金委托給基金公司、券商等,但先前在基金公司中是以專戶形式存在,現在則是公募產品。

“公募委外很像是通道產品,因為是機構定制,所以說它是專戶更貼切。”上海一家基金公司人士也頗為認同委外是“披著公募外衣的專戶”的說法。

而瘋狂的委外也在年尾迎來監管。12月初,第一財經記者拿到的監管文件顯示,監管層對委外監管主要涉及到兩點:一是要求在基金募集申請文件中,說明是否為“委外定制”基金;二是要提交一系列承諾函,包括投資決策權不受機構投資者的影響、不向機構投資者提供額外信息、在定期報告中揭示機構申贖基金份額可能造成的不利影響、保護中小投資者合法權益。

不久,債市風險的暴發也使得委外受到沖擊。風險出來後不少銀行紛紛要求贖回委外產品,甚至還沒有到約定的止損線便提出贖回要求。多位受訪人士指出,2017年委外規模的增幅肯定會比2016年有所放緩,不過規模可能會進一步增大。

“短期看銀行委外將收緊,但長期並不容易收緊。現在全國17000家左右的私募基金,會有專門做債券、股票的,但銀行無法做到全能。明年監管會收縮,要求降杠桿的情況下,銀行委外也會受到影響。”一名私人銀行負責人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也表示。

業內人士指出,今年以來監管部門根據依法監管、全面監管、從嚴監管的總體要求,制訂了系列的規章,進一步完善了行業發展的制度基礎和紀律保障。不僅委外,基金子公司、分級基金以及保本基金等都迎來了強監管。

分級基金將投資門檻提高到30萬,保本基金則對基金公司的凈資產、基金經理要求以及擔保公司都做出規定,限制了保本基金規模的增長。

12月2日,證監會正式下發對基金子公司的“兩規”,新政出臺後,基金子公司的業務邏輯無疑會較此前定位和職能發生根本性的轉變,不僅規模難以為繼,轉型的需求也迫在眉睫。

“基金子公司是個‘怪胎’,下一步要大力發展固定收益類產品、REITs等,讓銀行大類短期理財品變成長期理財品去配置基金子公司的產品。”對此,一位接近基金業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如是表示。

下一個風口來臨

如果說委外在銜枚疾進後受到壓制,公募FOF和養老金入市則是公募基金這個行業難得的創新與機遇。

12月6日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公告,評選出21家基本養老保險基金證券投資管理機構,其中公募基金有14家。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當前很多基金公司特別是中大型基金公司都成立了養老金投資者管理部門,養老金相關支持人員逾百人,並形成單獨的考核體系。

“養老金部有獨立的人力資源績效考核辦法,實行獎勵加分、扣分原則,在日常的每個過程都會加以評分,通過加分和減分,來得到最後年底的一個分數。年底的分數達成之後會給相關人員以獎勵。”一家大型基金公司養老金部人士也透露。

深圳一家公募機構部老總此前受訪時也指出,養老金管理更多可能還是跟社保管理一樣進行大類資產配置,基礎是能滿足養老金支付需求的流動性資產,然後是提供絕對收益的資產以及提供增強收益的資產。

在日前舉辦的一場養老金論壇上,有研究人士指出未來五年養老金規模有望達到10萬億,成為資產管理行業的新藍海。由於養老金的獨特性,對資金的安全性和流動性要求很高,能夠獲得養老金管理資格是經過嚴苛評審後對投資機構投資管理能力給予的高度肯定。

除了養老金的運營,對於更多的基金管理公司而言,公募FOF是下一個風口。

2016年9月23日,證監會宣布正式發布並實施《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運作指引第2號——基金中基金指引》,主要針對FOF的定義、分散投資、基金費用、基金份額持有人大會、信息披露等方面進行了規定。《指引》下發後,很多基金公司都在爭取成為第一批發行新產品的公司。

證監會官網最新的《基金募集申請核準進度公示表》顯示,證監會正在受理的FOF有33只,申請材料接受日最早是11月29日,最晚是12月8日,最近的一個受理日是12月15日。

“我們了解目前FOF類產品走的是審批時間可達6個月的普通通道,首批POF獲準註冊大概率要到明年了。”景順長城FOF投資部研究員胡曉露也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以相對收益類的 FOF為例,其是基於宏觀、估值、情緒和技術指標而進行的分析框架。

公募 2016 素描 桿與 與強 監管 下的 業態 生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9616

規範比特幣交易 嚴監管與強自律並行

比特幣嚴監管的大幕在2017年正式拉開。

經過前一輪對幾家比特幣“巨頭”一查再查後,央行將調查目標下移,鎖定在中小比特幣交易平臺上。2月8日下午,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檢查組又約談了其他9家比特幣交易平臺的主要負責人。

隨後,2月9日下午,火幣網、幣行、比特幣中國、元寶網、好比特幣、雲幣網、中國比特幣、比特幣交易網、幣貝網等比特幣交易所在火幣網辦公地召開行業大會,商討行業自律。2月9日晚間,火幣網發布公告表示,為全面升級平臺內反洗錢系統,有效預防和打擊利用比特幣進行洗錢、換匯、傳銷等非法行為,決定從即刻起全面暫停比特幣和萊特幣提現業務。但人民幣提現及其他業務不受影響。行業標準制定及系統升級時間預計1個月,系統升級完成即日恢複比特幣、萊特幣提幣服務。

春節前開始,比特幣價格從6300元左右一路走高,2月8日上午已至7500元附近,下午4時左右瞬間跌至6900元,隨後又反彈至7500元附近。2月9日晚間火幣網發布公告後瞬間跳水8%,截至22:20記者發稿時,報6775元。

不過,交易量卻較之此前急劇萎縮。根據Bitcoinity.org數據,過去24小時全球主要比特幣交易場所的交易總量在12萬枚左右,而監管前曾高達600萬枚,期間還一度突破1300萬枚。其中,中國的兩家平臺幣行和比特幣中國就占交易總量近50%。

監管再約談

2017年才開始1個多月,比特幣就已經經歷了“過山車”行情。1月4日,比特幣以超過8800元的歷史最高價迎接了自己的8歲生日,兩周內暴漲了60%,引發社會廣泛關註。

由於比特幣交易具有匿名特性,並且處於銀行系統之外,因此被認為是一種可以繞開資本管制的工具。的確,本報曾經報道過,只要用人民幣買入比特幣,然後轉到國外交易平臺上,立刻就能變現成美元,資產轉移的過程數分鐘即可完成。這一“漏洞”與今年以來個人購匯監管加強、對逃匯等行為打擊力度加大的趨勢背道而馳。

一位交易所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這或許是本輪比特幣再次進入監管視野的一個重要原因。

然而,經過約談和調查後央行發布的公告可以看出,目前國內比特幣交易平臺存在的問題不僅僅是繞開外匯管制。

2月8日下午,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檢查組又對中國比特幣、比特幣交易網、好比特幣、雲幣網、元寶網、BTC100、聚幣網、幣貝網、大紅火等9家在京的比特幣交易平臺主要負責人進行約談,要求比特幣交易平臺不得違規從事融資融幣等金融業務,不得參與洗錢活動,不得違反國家有關反洗錢、外匯管理和支付結算等金融法律法規,不得違反國家稅收和工商廣告管理等法律規定。如發現有比特幣交易平臺違反上述要求,情節嚴重的,檢查組將提請有關部門依法予以關停取締。

此前,1月11日,央行營管部與北京市金融局、市工商局等相關部門組成聯合檢查組進駐火幣網、幣行等比特幣、萊特幣交易平臺,就交易平臺執行外匯管理、反洗錢等相關金融法律法規、交易場所管理相關規定等情況開展現場檢查。

1月18日晚,央行上海總部向媒體披露了進駐“比特幣中國”交易平臺現場調查的情況稱,初步檢查發現,比特幣中國存在超範圍經營、違規開展配資業務、投資者資金未實行第三方存管等問題。央行上海總部提醒,機構及個人投資者應高度重視該平臺存在的風險隱患,維護好自身財產安全。

與此同時,央行營業管理部也公告稱,自聯合調查組進駐幣行、火幣網後,初步發現這些比特幣交易平臺違規開展融資融券業務,導致市場異常波動。此外,這些平臺均未按規定建立相關反洗錢內控制度。

1月25日,針對比特幣交易平臺,人行北京營管部與北京市金融局等部門組成的聯合檢查組將進一步核查支付結算、反洗錢、外匯管理、信息及資金安全等方面的合規問題,釋放出比特幣交易監管加強的新信號。

交易模式的灰色地帶

從央行的調查重點和調查結果可以看出,比特幣交易還存在不少灰色地帶。

比特幣中國CEO李啟元曾表示,監管者對比特幣交易所該如何定位,手續費、杠桿、借貸、價格波動、是否24小時營業等問題較為關註。

一位比特幣交易所人士、比特幣投資者告訴記者,比特幣的交易模式確實存在一些灰色地帶,但因本身交易的規模和投資者數量都有限,而且作為一種區塊鏈技術支撐下的金融創新,監管對其一直抱著觀察的態度。

不過,經過去年底到今年比特幣新一輪“牛市”的到來,更多投機者被吸引進入市場。1月5日比特幣價格登上歷史最高點後發生崩盤,價格在兩天之內從8890元左右暴跌至6300元左右;1月11日晚央行進駐三大交易所現場調查的消息傳出後,次日比特幣價格一度跌破5000元;1月18日晚調查結果公布後,比特幣半小時內跳水400元。

巨大的波幅與部分交易所放開加杠桿炒作不無關系。杠桿的比例甚至高達5倍,忽漲忽跌令很多投資人遭受損失。不僅如此,暴跌過程中,有交易平臺甚至發生過短暫的交易中斷,引發投資者的強烈抗議。這些都是倒逼監管機構著手調查的導火索。

“暴漲是因為很多人都加了杠桿,每次監管出手都是因為價格竄得特別快,可能會造成很多盲目的投機者入市,每個階段都會來一次。”一位資深比特幣投機者告訴本報記者。同時,交易平臺本身是具有“原罪”,理論上講,交易平臺是可以看到交易數據的,平臺完全可以趁低買、趁高賣。

中國政法大學互聯網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長、教授李愛君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比特幣作為一種被投機者炒作的虛擬商品,其核心交易模式有“四宗罪”,理應受到監管的關註和約束。

第一,比特幣本身是虛擬資產,並沒有價值標準。比特幣交易是以比特幣為客體,通過平臺進行交易,交易平臺是否有交易中心或交易所的資質?無資質就不能提供此交易服務,即使有資質也不能違法已成立的法律制度,進行變相集資、洗錢、放貸、操縱市場。

第二,比特幣的交易模式等同於集資,但在我國集資是要有資質的,否則就是非法集資。李愛君告訴記者,比特幣剛剛進入我國的時候,就受到來自各方的爭議,最終我們將其定義為一種可交易的資產。但無論是期貨、現貨、金融產品還是大宗商品,只要是作為客體交易就一定要有交易資質。比特幣平臺大小不一,是否都具有資質,恐怕要打一個問號。

第三,異地跨國交易模式有可能違反我國相關的外匯管理規定。投資者可以用人民幣購買比特幣,然後將比特幣在國外換成外幣。

第四,部分平臺進行融資融券加杠桿,相當於在市場里放貸,進一步增加了交易風險。而在我國放貸也需要一定資質的。2015年中,股票市場因為融資融券加杠桿引發了劇烈波動,股票市場是有強監管、信息披露制度和準入門檻等約束之下尚且如此,相比之下,比特幣交易的風險將尤甚。

三年前,比特幣也經歷過類似的過山車行情。2013年11月,比特幣價格在不到兩個月時間里上漲了十倍,從750元上漲到最高7589元,但隨後高臺跳水,在一個多星期里跌到2000元,累計跌幅達74%。

在這一輪暴漲暴跌後,監管者迅速出臺了監管措施。2013年12月5日,人民銀行、工信部、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聯合印發了《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明確了比特幣“不是真正意義的貨幣,而是一種虛擬商品”的性質,同時禁止中國的銀行和支付與直接或間接參與比特幣的兌換交易,但普通中國公民仍可將比特幣作為一種商品來交易。

《通知》呼籲社會公眾正確認識貨幣、正確看待虛擬商品和虛擬貨幣、理性投資、合理控制投資風險、維護自身財產安全,避免因比特幣等虛擬商品借“虛擬貨幣”之名過度炒作,損害公眾利益和人民幣的法定貨幣地位。

監管倒逼行業自律

2月9日下午,火幣網、幣行、比特幣中國、元寶網、好比特幣、雲幣網、中國比特幣、比特幣交易網、幣貝網等比特幣交易所在火幣網辦公地召開行業大會,商討行業自律。

隨後,各平臺相繼在各自的官方網站上發布公告,主要內容是:為防範通過比特幣進行的非法洗錢、換匯、傳銷活動的可能性,比特幣交易所將加強客戶身份識別,加強資金來源和提幣審核,升級反洗錢規則。發現可疑用戶行為,可能采取限制提幣、交易、凍結可疑資產的相關措施,並向有關部門上報。

此前,1月22日晚間,火幣網、幣行以及比特幣中國三家比特幣交易平臺各自在官網發布公告稱,為了進一步抑制投機,防止價格劇烈波動,將於2017年1月24日12:00起,對比特幣和萊特幣的交易開始收取交易服務費。此前,上述三家比特幣交易平臺均不收取交易手續費。

幣行CEO徐明星曾對本報記者表示,此前,由於國內平臺之間競爭激烈,采取0交易傭金的模式,促使用戶反複頻繁買賣,形成了很大的交易量,實際上國內平臺上比特幣真實交易只占到全球的30%左右,大部分的比特幣交易還是在國外。

前述交易所人士告訴本報記者,1月24日三大比特幣交易平臺啟動雙向收取交易費,使得交易量急劇縮水;再者央行已經明確指出停止加杠桿交易,經過一系列整改之後,2月9日的市場調整並沒有此前幾次那樣劇烈。

徐明星認為,在過去三年里,比特幣的基本面存在一定的改善,一些國家監管者開始發放比特幣經營牌照,同時,越來越多人認識到比特幣背後的技術價值,比特幣所代表的區塊鏈技術被視為顛覆金融業的底層技術,將能運用到證券、銀行、保險等金融行業。這客觀上促使更多的人去了解比特幣,這是比特幣長期上漲的根本原因。

近日,菲律賓央行正式承認比特幣為合法支付系統,成為首個給予比特幣“金融地位”的國家。該國央行認為,虛擬貨幣具有變革金融服務提供模式的潛力。除此之外,該國央行還提到比特幣所提供的金融包容性,而這一點是傳統金融解決方案未能提供的。不過,菲律賓央行也承認加密貨幣存在一些風險,並強調,希望確保該國不存在洗錢和恐怖主義融資項目。

規範 比特 交易 監管 與強 自律 並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93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