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規範比特幣交易 嚴監管與強自律並行

比特幣嚴監管的大幕在2017年正式拉開。

經過前一輪對幾家比特幣“巨頭”一查再查後,央行將調查目標下移,鎖定在中小比特幣交易平臺上。2月8日下午,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檢查組又約談了其他9家比特幣交易平臺的主要負責人。

隨後,2月9日下午,火幣網、幣行、比特幣中國、元寶網、好比特幣、雲幣網、中國比特幣、比特幣交易網、幣貝網等比特幣交易所在火幣網辦公地召開行業大會,商討行業自律。2月9日晚間,火幣網發布公告表示,為全面升級平臺內反洗錢系統,有效預防和打擊利用比特幣進行洗錢、換匯、傳銷等非法行為,決定從即刻起全面暫停比特幣和萊特幣提現業務。但人民幣提現及其他業務不受影響。行業標準制定及系統升級時間預計1個月,系統升級完成即日恢複比特幣、萊特幣提幣服務。

春節前開始,比特幣價格從6300元左右一路走高,2月8日上午已至7500元附近,下午4時左右瞬間跌至6900元,隨後又反彈至7500元附近。2月9日晚間火幣網發布公告後瞬間跳水8%,截至22:20記者發稿時,報6775元。

不過,交易量卻較之此前急劇萎縮。根據Bitcoinity.org數據,過去24小時全球主要比特幣交易場所的交易總量在12萬枚左右,而監管前曾高達600萬枚,期間還一度突破1300萬枚。其中,中國的兩家平臺幣行和比特幣中國就占交易總量近50%。

監管再約談

2017年才開始1個多月,比特幣就已經經歷了“過山車”行情。1月4日,比特幣以超過8800元的歷史最高價迎接了自己的8歲生日,兩周內暴漲了60%,引發社會廣泛關註。

由於比特幣交易具有匿名特性,並且處於銀行系統之外,因此被認為是一種可以繞開資本管制的工具。的確,本報曾經報道過,只要用人民幣買入比特幣,然後轉到國外交易平臺上,立刻就能變現成美元,資產轉移的過程數分鐘即可完成。這一“漏洞”與今年以來個人購匯監管加強、對逃匯等行為打擊力度加大的趨勢背道而馳。

一位交易所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這或許是本輪比特幣再次進入監管視野的一個重要原因。

然而,經過約談和調查後央行發布的公告可以看出,目前國內比特幣交易平臺存在的問題不僅僅是繞開外匯管制。

2月8日下午,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檢查組又對中國比特幣、比特幣交易網、好比特幣、雲幣網、元寶網、BTC100、聚幣網、幣貝網、大紅火等9家在京的比特幣交易平臺主要負責人進行約談,要求比特幣交易平臺不得違規從事融資融幣等金融業務,不得參與洗錢活動,不得違反國家有關反洗錢、外匯管理和支付結算等金融法律法規,不得違反國家稅收和工商廣告管理等法律規定。如發現有比特幣交易平臺違反上述要求,情節嚴重的,檢查組將提請有關部門依法予以關停取締。

此前,1月11日,央行營管部與北京市金融局、市工商局等相關部門組成聯合檢查組進駐火幣網、幣行等比特幣、萊特幣交易平臺,就交易平臺執行外匯管理、反洗錢等相關金融法律法規、交易場所管理相關規定等情況開展現場檢查。

1月18日晚,央行上海總部向媒體披露了進駐“比特幣中國”交易平臺現場調查的情況稱,初步檢查發現,比特幣中國存在超範圍經營、違規開展配資業務、投資者資金未實行第三方存管等問題。央行上海總部提醒,機構及個人投資者應高度重視該平臺存在的風險隱患,維護好自身財產安全。

與此同時,央行營業管理部也公告稱,自聯合調查組進駐幣行、火幣網後,初步發現這些比特幣交易平臺違規開展融資融券業務,導致市場異常波動。此外,這些平臺均未按規定建立相關反洗錢內控制度。

1月25日,針對比特幣交易平臺,人行北京營管部與北京市金融局等部門組成的聯合檢查組將進一步核查支付結算、反洗錢、外匯管理、信息及資金安全等方面的合規問題,釋放出比特幣交易監管加強的新信號。

交易模式的灰色地帶

從央行的調查重點和調查結果可以看出,比特幣交易還存在不少灰色地帶。

比特幣中國CEO李啟元曾表示,監管者對比特幣交易所該如何定位,手續費、杠桿、借貸、價格波動、是否24小時營業等問題較為關註。

一位比特幣交易所人士、比特幣投資者告訴記者,比特幣的交易模式確實存在一些灰色地帶,但因本身交易的規模和投資者數量都有限,而且作為一種區塊鏈技術支撐下的金融創新,監管對其一直抱著觀察的態度。

不過,經過去年底到今年比特幣新一輪“牛市”的到來,更多投機者被吸引進入市場。1月5日比特幣價格登上歷史最高點後發生崩盤,價格在兩天之內從8890元左右暴跌至6300元左右;1月11日晚央行進駐三大交易所現場調查的消息傳出後,次日比特幣價格一度跌破5000元;1月18日晚調查結果公布後,比特幣半小時內跳水400元。

巨大的波幅與部分交易所放開加杠桿炒作不無關系。杠桿的比例甚至高達5倍,忽漲忽跌令很多投資人遭受損失。不僅如此,暴跌過程中,有交易平臺甚至發生過短暫的交易中斷,引發投資者的強烈抗議。這些都是倒逼監管機構著手調查的導火索。

“暴漲是因為很多人都加了杠桿,每次監管出手都是因為價格竄得特別快,可能會造成很多盲目的投機者入市,每個階段都會來一次。”一位資深比特幣投機者告訴本報記者。同時,交易平臺本身是具有“原罪”,理論上講,交易平臺是可以看到交易數據的,平臺完全可以趁低買、趁高賣。

中國政法大學互聯網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長、教授李愛君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比特幣作為一種被投機者炒作的虛擬商品,其核心交易模式有“四宗罪”,理應受到監管的關註和約束。

第一,比特幣本身是虛擬資產,並沒有價值標準。比特幣交易是以比特幣為客體,通過平臺進行交易,交易平臺是否有交易中心或交易所的資質?無資質就不能提供此交易服務,即使有資質也不能違法已成立的法律制度,進行變相集資、洗錢、放貸、操縱市場。

第二,比特幣的交易模式等同於集資,但在我國集資是要有資質的,否則就是非法集資。李愛君告訴記者,比特幣剛剛進入我國的時候,就受到來自各方的爭議,最終我們將其定義為一種可交易的資產。但無論是期貨、現貨、金融產品還是大宗商品,只要是作為客體交易就一定要有交易資質。比特幣平臺大小不一,是否都具有資質,恐怕要打一個問號。

第三,異地跨國交易模式有可能違反我國相關的外匯管理規定。投資者可以用人民幣購買比特幣,然後將比特幣在國外換成外幣。

第四,部分平臺進行融資融券加杠桿,相當於在市場里放貸,進一步增加了交易風險。而在我國放貸也需要一定資質的。2015年中,股票市場因為融資融券加杠桿引發了劇烈波動,股票市場是有強監管、信息披露制度和準入門檻等約束之下尚且如此,相比之下,比特幣交易的風險將尤甚。

三年前,比特幣也經歷過類似的過山車行情。2013年11月,比特幣價格在不到兩個月時間里上漲了十倍,從750元上漲到最高7589元,但隨後高臺跳水,在一個多星期里跌到2000元,累計跌幅達74%。

在這一輪暴漲暴跌後,監管者迅速出臺了監管措施。2013年12月5日,人民銀行、工信部、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聯合印發了《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明確了比特幣“不是真正意義的貨幣,而是一種虛擬商品”的性質,同時禁止中國的銀行和支付與直接或間接參與比特幣的兌換交易,但普通中國公民仍可將比特幣作為一種商品來交易。

《通知》呼籲社會公眾正確認識貨幣、正確看待虛擬商品和虛擬貨幣、理性投資、合理控制投資風險、維護自身財產安全,避免因比特幣等虛擬商品借“虛擬貨幣”之名過度炒作,損害公眾利益和人民幣的法定貨幣地位。

監管倒逼行業自律

2月9日下午,火幣網、幣行、比特幣中國、元寶網、好比特幣、雲幣網、中國比特幣、比特幣交易網、幣貝網等比特幣交易所在火幣網辦公地召開行業大會,商討行業自律。

隨後,各平臺相繼在各自的官方網站上發布公告,主要內容是:為防範通過比特幣進行的非法洗錢、換匯、傳銷活動的可能性,比特幣交易所將加強客戶身份識別,加強資金來源和提幣審核,升級反洗錢規則。發現可疑用戶行為,可能采取限制提幣、交易、凍結可疑資產的相關措施,並向有關部門上報。

此前,1月22日晚間,火幣網、幣行以及比特幣中國三家比特幣交易平臺各自在官網發布公告稱,為了進一步抑制投機,防止價格劇烈波動,將於2017年1月24日12:00起,對比特幣和萊特幣的交易開始收取交易服務費。此前,上述三家比特幣交易平臺均不收取交易手續費。

幣行CEO徐明星曾對本報記者表示,此前,由於國內平臺之間競爭激烈,采取0交易傭金的模式,促使用戶反複頻繁買賣,形成了很大的交易量,實際上國內平臺上比特幣真實交易只占到全球的30%左右,大部分的比特幣交易還是在國外。

前述交易所人士告訴本報記者,1月24日三大比特幣交易平臺啟動雙向收取交易費,使得交易量急劇縮水;再者央行已經明確指出停止加杠桿交易,經過一系列整改之後,2月9日的市場調整並沒有此前幾次那樣劇烈。

徐明星認為,在過去三年里,比特幣的基本面存在一定的改善,一些國家監管者開始發放比特幣經營牌照,同時,越來越多人認識到比特幣背後的技術價值,比特幣所代表的區塊鏈技術被視為顛覆金融業的底層技術,將能運用到證券、銀行、保險等金融行業。這客觀上促使更多的人去了解比特幣,這是比特幣長期上漲的根本原因。

近日,菲律賓央行正式承認比特幣為合法支付系統,成為首個給予比特幣“金融地位”的國家。該國央行認為,虛擬貨幣具有變革金融服務提供模式的潛力。除此之外,該國央行還提到比特幣所提供的金融包容性,而這一點是傳統金融解決方案未能提供的。不過,菲律賓央行也承認加密貨幣存在一些風險,並強調,希望確保該國不存在洗錢和恐怖主義融資項目。

規範 比特 交易 監管 與強 自律 並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93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