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環在線:胡應湘玩封嘴 李華華

2008-11-05  AppleDaily

呢排大富豪定小市民,個個都冇晒心機咁,一向風趣幽默嘅合和(054)主席胡應湘,噚日都冇咁鬼馬。胡主席以前間唔時都會同記者傾幾句,講吓政經熱門話題。不過佢噚日喺香港管理專業協會研討會上發表「香港成功之道」嘅演講,似乎冇咗以前嘅風趣抵死。

阿仔胡文新同一陣線

佢 喺演講度只係提到65年恒生(011)都發生過擠提,人龍由中環恒生排到舊天星小輪碼頭,早前東亞(023)都發生過擠提,好彩事件好快平息,若然發生喺 65年,就好大件事。胡應湘發表完演講,傳媒都期待佢會傾幾句,點知佢一支箭咁快步離開,只係拋低一句:「封刀蔽隱」。咁即係玩封嘴?封嘴嘅原因,係唔想 再俾是非糾纏?定係金融海嘯下搞到冇晒心機呢?唔少大富豪疑似炒賣衍生工具搞到損手,其中一個被傳嘅係合和大公子胡文新,不過佢已高調否認,噚日同老竇胡 應湘一齊出席研討會,一於同老竇同一陣線封嘴。
中環 在線 胡應 應湘 湘玩 封嘴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69

俊和20億闖泰國中環在線:懶理胡應湘當年蝕鑊甘 李華華


2008-12-16  AppleDaily


 

泰 國政局立立亂,o依家特區問責高官聞泰色變,不過咁都仲未有嚇怕本港上市公司到當地掘金,最新一單係成立咗40年嘅老牌建築公司俊和發展(711),旗下 泰國合資企業啱啱攞到曼谷鐵路紅線其中一段鐵路嘅建築合約,全長15.26公里,埋單盛惠兩億五美金(約19.5億港銀)。

合和97年撇賬54億

講 起到泰國投資,確係為唔少上市公司帶來永不磨滅嘅傷痕,若果要數到十級創傷,最經典嘅例子,莫過於合和實業(054)97年為曼谷高架鐵路連公路工程撇賬 54億港紙。話說合和喺90年代初,攞咗呢個價值40億美金嘅大project,點知當地政府遲遲都收唔到地,搞到工程延誤,咁啱又撞正亞洲金融風暴,令 泰銖大幅貶值,項目爛尾收場,滿腔熱血嘅合和就壯士斷臂,之後主席胡應湘開始韜光養晦,逐漸退居幕後。講番今次俊和有份參與嘅曼谷紅線項目,係屬於泰國鐵 路擴展計劃嘅一部份,亦係泰國政府大型國家公共建設計劃案嘅5項鐵路工程當中,最大型嘅基建項目。俊和勇者無懼,拉埋泰國一家上市公司齊齊合作,前前後後 為項目合約同埋技術計劃籌備咗兩年,仲搵埋日本銀行呢條水喉射住,預計工程明年初開始,估計工期長達36個月。

新總理上台政局變

俊和本身準備工夫做到十足,之但係泰國噚日啱啱選咗新總理,政局變幻莫測,特區政府亦唔敢「包」,華華只好祝佢出師成功啦!

李華華
俊和 20 億闖 泰國 中環 在線 懶理 理胡 胡應 應湘 當年 蝕鑊 鑊甘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649

白松露宴觸發胡應湘姊弟情仇

2006-11-23  NM




合和主席胡應湘豪花一百二十五萬 元投得意大利白松露菌王,上週四與一班商界名流在五星級麗嘉酒店大擦一餐。原來同一個星期,胡應湘的大家姐胡慧貞亦專程從美國返港,直踩上合和中心寫字樓 與細佬「攤牌」,追討其父胡忠生前承諾給予她的一千萬元,姊弟鬧得不歡而散後,家姐從報章得悉胡應湘搞咗個百萬菌宴,更是火遮眼;決定把六十多年來的鬱結 盡數,把家族內成員之間的家事都一一抖了出來。

胡氏家族的族長胡忠,由薄扶林村的豬農成為五、六十年代「的士大王」,是典型香港人奮鬥成功的故事,但膝下九名子女之間原來感情淡薄且缺乏溝通,以至八十二歲的大家姐要上演一幕豪門姊弟情仇。

以 一百二十五萬元投得白松露菌王的合和主席胡應湘認真豪氣,不但把善款捐予「母親的決擇」,上週四與太太郭秀萍還邀請一班商界友好,包括滙豐銀行亞太區主席 鄭海泉、港交所主席夏佳理、立法會議員梁劉柔芬等,到麗嘉酒店享用菌王宴,四道菜式包括龍蝦仔配帕爾馬火腿、奶油炒蛋、意大利飯及牛仔肉雲吞配薯蓉,甜品 還有白松露菌雪糕。

上週四晚七時許,胡應湘兩夫婦乘着勞斯萊斯房車到達酒店,一下車就被傳媒包圍,胡應湘說:「白松露菌邊使百幾萬咁貴,只不過意大利政府為了做善事,捐咗出來拍賣。」

本月初從美國返港的大家姐胡慧貞,從報章得悉細佬吃百萬菌宴,在筲箕灣茶樓邊吃着排骨飯邊說:「吓,唔見佢請埋我呢個家姐去食!」

返港住東頭邨

八十二歲的胡慧貞,本月九日從美國三藩市返港,特地向胡應湘追討老父胡忠剩下的遺產。她並無住酒店,而是住在友人黃大仙東頭邨的公屋家中。走在東頭邨上,難以想像這位打扮樸素的老婆婆,正是掌管市值二百億的合和實業主席胡應湘的親家姐。

到港後第二日,她相約胡應湘父子在合和中心的新皇朝觀景酒家見面,「本來開咗位啦,佢哋臨時唔來,我想見吓個姪都唔俾。」

她一怒之下走到胡應湘合和寫字樓大吵,胡應湘對她說:「你扯啦,我呢度係做生意o架。」同樣火氣十足的胡慧貞向細佬發炮:「你收檔啦,做生意!你就嚟死啦。」

其間七十八歲的合和老臣子兼非執董李憲武走出來「勸交」,並向胡慧貞說:「大小姐你係好偉大嘅,為胡家出過力。」

胡慧貞識趣離開,到朋友家中哭訴被細佬「趕走」,跪在朋友面前說:「我真係好陰功呀,細佬咁樣虐待我。」她心中的鬱結要從六十年前說起。

風雨前夕出生

生於一九二四年的胡慧貞,對上有一個大哥胡文瀚,在她出生的時候,父親胡忠與母親在薄扶林村養豬為生,她出生前是風雨前夕,母親為傳統農村女人,認為這是路途崎嶇的兆頭。父親為她改了個乳名叫兼娣,「兼娣,即係想我帶多幾個細佬出來。」胡慧貞說。

務農社會中,自然想添幾名男丁幫補家計,但胡慧貞出世後,帶來的卻是三個細妹,「或者阿媽覺得我腳頭唔好啦。」她說。後來,家中陸續有四個男丁出世,母親本來共生有十一個孩子,最後養活九個,共有五子四女。

胡慧貞自七歲起已擔起照顧弟妹的責任,父母清晨五時起床,由薄扶林村擔柴出市區賣,又擔「豬潲」返屋企餵豬,生活艱苦。她特別提到一九三五年出世的細佬胡應湘。「阿湘細嗰時好難湊,成日都喊,我一個湊幾個。阿媽新鮮餸就俾細佬食,我就食隔夜餸。」

二十年代,其父胡忠不甘於做農民,把積蓄拿來到「紅邊的士公司」學揸的士。考得車牌後,他日間養豬,夜間揸的士。一日做足十八小時,收入是養豬的兩倍。

一 九三五年,胡忠一家由薄扶林村搬到灣仔道一百二十三號居住,胡忠的事業亦愈做愈旺。但一九三九年胡忠得了個大病,身體由二百磅減至一百二十磅,家裡的生意 全由長子胡文瀚和母親打理。胡文瀚一直在胡忠身邊幫手;十八歲就考車牌,一邊讀書,一邊幫老父做事,週六、日就頂班開的士。

及至四一年香港 淪陷,母親江素琛帶着九個仔女逃難到韶關,胡忠大病初癒,留守在香港照顧房產雜物。憶起走難的日子,胡慧貞說:「七十幾架飛機轟炸曲江(即韶關),我哋間 屋着火,我阿媽仲話要入去攞番啲棉被,我拉住佢叫佢唔好。我又孭住阿濱(胡應濱),帶住細佬妹走難,阿湘(胡應湘)仲生痄腮,如果唔係我,佢哋仲有命 呀。」但胡應湘曾向家姐說是二家姐胡慧芳救他們逃出火海,令胡慧貞十分氣憤。

金山過埠新娘

和平後,胡氏一家回到香港團聚,胡忠在兒子胡文瀚協助下重組「中央的士」,繼續其的士業務生意,又創辦飛行汽車有限公司,胡家在香港的士數目已達數百部,這時胡忠亦為仔女的將來作出安排。

一 九四七年,胡慧貞二十三歲,本想繼續讀書的她,卻被母親安排做過埠新娘。「全家讀得書最少嗰個係我,喺崇德讀到初中就要走難;打完仗老母又要我嫁。總之我 就無自由。」母親江素琛為她物色一個姓黃鄉里,在舊金山(三藩市)開設雜貨店,「我阿媽最緊要睇錢,佢諗住對方在金山開鋪頭,就將我嫁俾一個叫黃雅的男 人。」

就在這種盲婚啞嫁下,胡慧貞一個女仔跟着黃雅由灣仔乘船,經歷二十多日的航程到三藩市。「就咁食餐飯,餅都無派就嫁咗個女,阿媽叫老 豆去酒店見吓個女婿,爸爸都唔見,真係賣女都無咁賤呀。」說時胡慧貞兩眼通紅。同年,胡母亦安排次女胡慧芳嫁到美國,親家在金山賣牛肉。母親把女兒嫁到美 國,目的都是為胡家的弟妹鋪定後路出國留學。

但胡慧貞對丈夫黃雅並無好感:「我後生都好靚o架,佢(黃雅)又肥又矮,我同佢結婚一年內就有咗,我懷孕時嘔得好緊要,後來去醫院『落』咗佢。」黃雅的家人見這位新抱「唔肯生」,兩夫婦遂離婚,胡慧貞走到專門收留被遺棄婦孺的金門女子中心居住。

她本想回港,父母卻着她不要返來,她說:「佢哋要面,唔想俾人知我呢個人間棄婦,唔俾我返香港。」但老父亦寄來五百元美金作使費,她到女子中學讀書學英文。一九五○年認識了第二任丈夫劉信,他在當地燒銲工廠打工,一星期搵四十美元,二人結婚時,母親亦寄給她五千美元買屋。

一九五二年六月,胡忠帶着應湘、應濱及應洸三兄弟到美國旅行,前後在胡慧貞家中住了八個月。「爸爸帶住啲細佬去遊埠個幾月,佢哋來到都係住喺我度,嗰時我剛剛有咗 BB,我同老公喺廳瞓,爸爸瞓房,爸爸鍾意食魚,我都去買魚俾佢食。」

老父美國買大屋

好學的胡忠,由女婿劉信驅車,每晚到三藩市學英文。與老父同住的八個月裡的點點滴滴,胡慧貞至今還記着,老父臨走前到百貨公司買禮物帶返香港,那時臨近農曆新年,胡慧貞選了一條裙子,但老父到櫃面找數時跟她說:「你俾你嘅,我俾我嘅。」胡慧貞聽到十分心酸,心中想「我幾仔乸咩都無」。而東亞銀行主席李國寶母親胡紫霞與胡慧貞友好,曾向胡老太說:「個女係你屙出嚟,點解要咁對佢。」

最令胡慧貞耿耿於懷的就是,老父帶着十多萬美元,在三藩市購入兩幢物業連鋪及房共五十七個單位,她與丈夫管理物業,但每月只給他五十美元作酬勞,而每月的五千美元租金收入,就寄給胡應湘及其他弟弟讀書之用。

每年胡應湘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放暑假時,都會到胡慧貞家中居住。胡慧貞勞氣地說:「我同老豆睇住物業,啲租客來交租,食飯都坐唔定呀,我哋就俾五十蚊,俾啲仔就五千。我阿媽仲話我,『依家屋企叫你做啲嘢都唔得呀!』」至今她仍保留五十年代替老父收租的物業單據。

而為了謀生,胡慧貞自七一年當上地產經紀,思想傳統的母親江素琛卻反對她做這些「爛婆」職業,她向母親解釋經紀屬斯文工作,「我唔做嘢,點有飯食。」

及至八一年,胡慧貞的丈夫劉信患癌去世;失去老伴令她打擊甚大。「我無咗老公就搵老豆囉。」

胡忠家族圖

A. 前立法局議員,1968年獲封為太平紳士,1974年獲頒O.B.E.勳銜;退休前為合和實業主席,今年二月辭世,享年86歲。

2. 醫學博士兼著名心臟病專家。現長居美國底特律。

3. 普林斯頓土木工程系畢業,合和實業創辦人。

4. 畢業於美國賓夕法尼亞洲大學,獲電機碩士,1988年在美駕駛飛機失事去世。

5. 建築師出身,前上市公司大寶地產主席,公司結業後從事移民顧問生意。

6. 早年移居三藩市。

7. 早年移居三藩市,88年癌病去世。

8. 長居美國,為註冊藥劑師,其夫韋國仕為律師。

9. 長居美國,為註冊藥劑師,兼營地產,其夫李煜端為化工碩士。

J. 合和非執行董事。

K. 合和董事兼副總經理。

喪夫獲贈八百萬

她 返港與老父胡忠和母親江素琛在合和中心的酒樓見面,她說:「我日日請老豆老母飲茶食晏,先見到佢哋,我死咗老公喺佢地面前喊得好淒涼,爸爸話:『唔好喊, 爸爸俾一千萬過你』。」當時合和已是一間有規模地產發展商,為華資地產五虎之一,亦開始涉足基建項目,胡家已是香港的富豪。

於是午飯後,胡 慧貞到樓下胡應湘寫字樓攞錢,胡應湘的反應是:「吓,咩話?爸爸話俾一千萬你?我唔知道喎,我門口都唔俾你入呀。」後來經老父胡忠調停,胡慧貞獲得八百萬 港元,以當時的生活指數計,可以購逾十個太古城單位。她說:「那時候我同朋友去買衫、買珠寶,係一生人之中最快樂的時刻。」

父母金婚分家產

對於家姐要求追討遺產一事,胡應湘回覆本刊,並詳細列明遺產的分配方式。胡忠的資產主要是「中央建業」,「胡忠父子有限公司」 及在美國的物業,在一九六九年前,胡忠夫婦各佔資產的一成,其餘五名兒子佔一成六。但在一九六九年即胡忠舉行金婚紀念日,亦是「分家產」的日子,長子胡文 瀚要求佔雙份(即百分之二十),女兒亦要求有所分配,後來經協調後,胡忠夫婦佔雙份,長子佔雙份(即百分之二十),兒子佔一分(百分之十),另女兒佔半份 (百分之五)。

一九八九年胡忠立下遺囑,把名下約一千三百萬財產分給五子四女,以及因飛機失事過身的四子胡應洸的兩名子女,共十一人,以子佔一成,女及孫兒佔百分之五計,胡慧貞已收到一百七十五萬元現金。

家 族分產本來於胡忠九一年過身而結束,但胡慧貞仍記着老父承諾給她的一千萬元,在她心目中,老父所指的一千萬,應該是以美元計算,「我喺美國返來,梗係用美 金計啦。」一千萬美元相等於七千八百萬港元,因此她覺得仍未「收足」,多次寫信向胡應湘追討。不過,記者看過書信內容,追討錢財反而是其次,主要還是道出 她過去為胡家犧牲了讀書的機會,甚至婚姻,只望胡應湘理解她的心情。

 

一九六九年,胡忠夫婦(左一、二)舉行金婚紀念,姊弟間發生爭位事件,次子胡應洲(左三)欲把家姐胡慧貞(右一)的位置留給太太坐,老父胡忠當時說:「阿兼(胡慧貞的乳名)坐低,唔使理佢。」胡慧貞解釋相中弟弟之所以「扁嘴」,就是因為爭位不成。(照片由被訪者提供)

墓前痛哭

上週五她到胡忠位於柴灣華人永遠墳場墓前哭訴:「爸爸,你要幫我呀,阿湘(胡應湘)攞晒我啲嘢,我衣食就解決到,但條氣就好唔順。」

胡慧貞現時在美國有物業收租,而且早年老父給予她的八百萬元,她購入保險金,每月收入最少一萬美元(約八萬港元),而她的一對仔女亦是藥劑師,並已成家立室,生活無憂。她的仇恨,源於後生時不愉快的經歷。

胡慧貞的閨中密友亦說:「其實Linda(胡慧貞洋名)唔係無錢,但係佢為家庭犧牲咗咁多,啲細佬妹都唔尊重佢,當佢無到,次次返香港提起舊事就喊,其實只要細佬肯同佢傾吓就無事。」

姊弟之間溝通少,自然誤解多,見面時又以說話互相攻擊。

被屈激死老豆

九一年胡忠過身,正值胡慧貞返港第三日,她說:「我同阿湘講,『好奇怪,我返來第三日嗰晚探完爸爸,點知佢見完我就走咯。個死仔(胡應湘)話『你激死老豆囉』。」這句說話令她至今不忘。

她寫信質問胡應湘:「你也算是紳士一名,如此胡說八道,有無想過聽 者感覺?」因此胡慧貞對老父疼錫胡應湘亦有微言。

一九六九年胡應湘創辦合和實業,經營地產,胡慧貞說:「我老豆賣晒五百部的士,俾錢阿湘(胡應湘)搞地產,佢同老豆講話有二十幾個地盤開緊工,好唔掂。」

事實上,胡忠於六七年,即暴動前就結束了其經營了四十五年的的士生意,事關他看準政府開放的士業,准許私人購買的士,公司難以競爭。而胡應湘回覆本刊時說:「於一九六九年中,本人在先父擔保下,向滙豐銀行貸款一千五百萬元,連同本人名下分配得來的資產創立合和集團,投資地產。」

合和於七二年上市,是華資地產五虎之一,合和在胡應湘掌舵下,過去到泰國搞基建、印尼搞電廠,最近又搞港珠澳大橋,公司市 值二百多億。雖然大家姐亦生活無憂,但每當看到香港雜誌富豪榜列出胡應湘有數十億身家就心有不忿,念念不忘老父承諾給予的一千萬元。胡應湘回覆說:「大姊 多次回港向本人聲稱先父答應給予她一千萬美元,但由於先父沒有委託或指示本人支付這筆款項,亦未有列入遺書內,所以未能答應其要求。」

家族成員感情淡薄

胡 慧貞不單對胡應湘有怨恨,甚至對其他兄弟亦有意見。像今年初過身的大哥胡文瀚,他繼承了在跑馬地成和道的祖屋「忠苑」,並拆卸重建改為文瀚苑,由其子胡文 佳持有。胡慧貞說:「祖屋俾長子嫡孫呀,祖屋係唔拆得o架!佢拆咗,咁佢老婆(胡文瀚妻子蔡鳳珍)咪碌落樓梯過身囉。」

細佬胡應濱早於八十年代搞大寶地產,曾經叱咤一時,在大坑道興建大寶閣,又返大陸天津搞養蝦場,並與長實合作發展天水圍住宅,但由於投機,八二年到澳門大搞地產而債台高築,公司於八八年嚴重虧損,其後易手,胡應濱從此絕跡商界。胡慧貞說:「阿媽最錫阿濱(胡應濱),啲錢就係俾晒佢,不過都敗晒,依家要租地方住咋!」

就算已過身的細佬胡應洸,她亦說:「佢自己揸住部飛機,嗰日諗住同老婆辦離婚手續,八八年喺丹佛飛機失事死咗。老豆俾咗四億佢喺美國買地,依家由佢兩個仔女揸住。」

今次返港,她把多年鬱結盡數出來,感到十分舒暢,她說:「我大佬(胡文瀚)過身前有七年老人痴呆,我老媽子有九年(老人痴呆),趁我未有之前要講晒啲嘢出嚟,解決咗佢。」

1969年經家庭會議後胡忠資產分配

()為1969年前胡忠資產的分配比例

注:胡忠資產是中央建業有限公司、胡忠父子有限公司及美國物業。

資料:合和主席胡應湘提供


白松 露宴 觸發 胡應 應湘 湘姊 姊弟 情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09

689無腦敗家胡應湘:香港等死

2013-10-10  NM
 
 

 

上市公司合和實業(65)主席胡應湘,四代在香港紮根。

他六十年代已經營地產,發跡比李嘉誠更早,是首位港商睇準大陸改革開放,最早殺入國內的投資者。

他見證著香港經濟的起落,政治的風浪,對香港有著一份濃厚的感情。

面對同行李嘉誠撤資、香港政經不穩、施政進退失據,胡應湘按捺不住,本週一向本刊透露己見,分析時弊。

他認為香港的成功,是有賴殖民地時期建立起的香港四大基石:房屋、醫療、教育及法治,其中房屋政策已被摧毀。

他又對梁振英政府的「無能」大感憤怒:「僵化!多爭吵又無好政策,變成二流政府,整整嚇變埋三流!」

胡應湘今年已七十七歲,坦認「時不我與」;說到香港前景,他再動氣說:「香港等死。」

週一下午,記者走進合和中心頂樓、胡應湘的辦公室,耳邊傳來古典音樂,眼見地上、抽屜,放滿地圖。唸土木工程出身的胡應湘,最愛「按圖索驥」,談到激動處,即攤開地圖,東指西指。他又對香港、美國及中國的歷史背景,瑯瑯上口。穿著簡樸恤衫的胡應湘,在玻璃窗外的維港景色下,將心中積聚的怒火爆發。

鬧房屋政策:幫唔到窮人

信奉自由經濟的胡應湘,對房屋政策鬧得最狠,尤其香港政府竟無地起公屋。四叔李兆基捐地,更是滑稽,「係呢個世界最滑稽嘅事。香港政府有一千一百萬平方公里土地,係大業主,竟然人哋(四叔)揸啲啲就話捐俾你。你自己諗嚇,呢個邏輯啱唔啱先,上邏輯堂肯定肥佬啦!」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反對開發郊野公園建公屋,他亦攤開地圖,圈住淡水湖罵:「佢話開發公園大家要飲海水,根本係危言聳聽,香港人從來唔使飲海水。我哋阿爺第一代有薄扶林水塘,又係郊野公園,林超英又話唔得啦。咁蠢嘅?點做天文台長。一個人愚蠢無藥醫呢!」

「(林超英)咁蠢嘅?點做天文台長。」

兒子胡文新的房間只是一牆之隔,對於這個接班人,胡應湘十分放心,「佢條路自己決定,佢醒目o架喇!」

「(捐地)係呢個世界最滑稽嘅事!」

這時他拿著白紙,畫上一個金字塔,比喻為社會,解釋房屋政策之「重」:「(中間嗰批人)出啲力就可以上到去,(最上嗰批)唔使幫,更要抽稅,幫最底嗰層,社會先會穩定流動。」他指,最底層的一群是最絕望的,要讓他們有希望向上流,「一定要起公屋,起碼有瓦遮頭,再有小型積蓄,先有向上流嘅希望。逼香港人住籠屋,係Cage Animal,心理學家做曬實驗,老鼠困得耐啲,當堂都好勇鬥狠。點解要困住香港人呢?點解唔起公屋,等啲人唔好咁多戾氣?你(行山)嘅快樂,卻建築喺人哋痛苦身上。」化療醫傷風近年政府左撲右撲「搶地」,其中一招「收地」,胡應湘亦頗為質疑:「政府賠錢一千呎收我塊地,但第日昇到三千蚊,對原有嗰個好唔公道。」最終只會導致市民不願放地,他憶述:「以前英國佬唔係,佢用Letter B(乙種換地權益書。土地持有人可以持有的農地換取住宅地),五呎農地換二呎屋地,即係政府攞多咗地方起屋,再俾番張欠單你。你可以賣俾發展商,更不會有強搶民產的意思。唔見農地的市民換咗塊地,又可以保留升值價值,仲有彈性係容許自由買賣。呢個政策點解唔重推呢?」愈說愈勞氣,對於樓市辣招,胡應湘只劈頭一句:「香港(樓價)係畸形夾到咁貴。」他輕敲桌面道:「(政府)呢個變相係斂財啫!市民已經辛苦,你仲要交印花稅,咪即係令佢百上加斤。結果唔理青紅皂白,全部打殘。炒嗰個(問題)其實係傷風,你(醫)唔好用最猛嗰劑,嗰劑叫化療!」他預期樓價會下滑。

胡應湘檔案

鬧政府:進退失據

去年特首選戰前,胡應湘與兒子胡文新曾現身梁振英競選辦,招來「梁粉」疑雲。這次胡應湘承認曾與梁振英私下會面一次,就房屋等政策發表意見,不過梁振英「無任何反應」。「佢(梁振英)苦笑囉!佢唔係唔想做嘅,只係而家進退失據。個個鬧兩句就神聖不可侵犯,我要郊野公園,你又寫低佢,我要房屋,你又寫低佢,巧婦難為無米炊。我哋要一個強勢政府,唔能夠一聽到有人反對就縮,你要知道自己個政策想點。」胡應湘強調先謀定而後動,現政府明顯無「謀」,「政綱要折衷,Compromise(妥協),無話有萬能丹的。」但他認為政府能扭轉頹勢的機會不大,並嘆道:「政府無啦啦唔會變強,應該點?無嘢可以做。睇住香港,會一路衰,你衰到貼地或者先有機會(反彈)。而家(政府)咩都唔郁得,香港已經開始decline了。」

內部僵化「香港二流社會變三流。」

他再彈:「多爭吵,又無好政策,削弱曬競爭力,香港變成二流政府,整整嚇變三流。而家政府係僵化。」他冷笑說:「奶粉政策更是滑天下之大稽,走白粉都唔使罰咁多錢,連澳門政府都識直接搵(做生意嗰班人)交涉。」胡應湘亦身受「僵化」所害,「叻人唔會做公務員,後生仔點會肯入去呢?我按程序入則,負責批准嗰個人唔係研究點樣幫你批到,而係研究點樣唔好俾人鬧。」他說簡單如設置街板,亦要經九個部門同意,官僚至極。又如梁振英一方面提出增加土地建屋比例,但政府部門另一方面卻提出削減;而啟德用地已丟空十數年,東九龍規劃未完善,胡直言情況已是「籠裡雞作反」,「自己拗撬,做唔到嘢。香港等死。依家見港大,邊有人肯做校長,容乜易下一步學生同你鬥爭呀?」

飛俠胡應湘「決戰」超人李嘉誠

胡應湘與李嘉誠相識接近半世紀,七八年於廣州發展中國大酒店,是兩人首次合作。至八七年又合作競投九龍灣展貿中心地皮,同年五月合和供股集資五十億,長實又包銷一成三,兩人老友鬼鬼。不過,後來胡應湘因洋名「哥頓」而被稱為「飛俠」,李嘉誠就被譽為「超人」,友情開始變質。近十餘年,雙方關係更因兩個項目益發緊張。先是○二年中,胡應湘的港珠澳大橋藍圖,構思在大澳興建貨櫃碼頭;這將影響和黃利益,雙方因而割席。當時胡一句:「李先生變了。」超人頭馬霍建寧即越洋反擊:「唔好做我嘅世界。」一年多後,胡應湘的dream project——「灣仔Mega Tower酒店」受到阻攔,爆出強烈反對項目的堅尼地道居民陳富強,原來與李嘉誠關係密切。胡應湘這才如夢初醒,並大爆曾收過一個電話,對方指項目不會通過,著他將地皮轉售。

論誠哥撤資:好爽脆「佢(誠哥)份人好爽脆!」

對香港前景無望,記者未曾開口問他去向,胡應湘已經斬釘截鐵說:「我無準備撤資。」同在商界打滾幾十年,李嘉誠近月頻頻出招:百佳賣盤、分拆港燈、傳聞屈臣氏上市,撤資意味甚濃。胡應湘對超人決定不願多談,幾經追問才說:「唔知係咪撤資,撤都唔出奇,佢八十幾歲人,唔係咁緊張。」又說:「佢變唔變,唔係咁清楚。但交手咁多次,佢對人對事都好均真,好爽脆,牙齒當金使,講一句係一句。」數十年相知相惡,「乜嘢甜酸苦辣榮耀都見過曬,我諗佢同我都有呢個感覺——為香港可惜。」眼前亂局,使胡應湘回憶起過往殖民地政府的施政。他認為英國帶來法治,成為香港的核心價值,又論及房屋、醫療及教育這三大基石,「廣東人話嘅,大家都有瓦遮頭,仲有好多人忘記咗嘅天台小學,令少機會、少資源嘅人,都可以有機會和希望,一直行之有效。」他特別提到社會福利,「一九二九年大蕭條,美國總統羅斯福想出製造就業,工人返工,一人一日一蚊,是為workfare。」後來workfare變成今日的welfare,「社會福利做得唔好,會係一個計時炸彈炸死自己。你睇美國政府有十六萬億國債,奧巴馬仲要伸手攞錢喎!第時香港有普選,議員為爭取票數,會亂咁要求加福利,累死香港。」他強調年輕人不要攞綜援,並打趣道:「呢啲係毒藥!如果我老豆俾一大筆錢我,我都會遊手好閒,變咗二世祖,好多女仔有難。」

談中港矛盾:友好協商「我為香港可惜!」

對胡應湘來說,爭奶粉、爭幼稚園學額、爭資源,都可以反成商機。他建議在河套位置,取兩至三平方公里土地,開闢一個包羅住屋、飲食及旅遊等需要的商貿城。說得興起,他馬上翻出地圖,又在紙上寫筆記,「大陸人嚟到,圍住佢,唔入嚟香港,連簽證都唔使。全世界邊個國家唔係賣廣告叫人來旅行?新加坡都流緊口水啦!」早於七八年大陸改革開放,胡應湘已回內地發展廣深珠高速公路及發電廠,押注大陸。當時內地法治只是初級階段,胡直言「摸著石頭過河」,「阿叔我無驚過,因為信鄧小平。佢曾三起三落,對改革有決心,亦有切膚之痛。」當時胡應湘在內地的合同,條文只註明:「如雙方有爭議,透過『友好協商』解決。」面對上海自貿區及前海等「特區」來勢洶洶,胡應湘叫大家放心,「唔使擔心!香港最大優勢係法治,國內暫時無呢個制度。」

合和中心採用圓柱體設計,由胡應湘親自設計,是他最滿意的作品,八十年代初落成時,是全港最高的大廈。前方是合和二期的地盤,胡應湘這個心血結晶,與多方周旋達四分一個世紀後終可動工,有望於二○一七年完工。(廖健昌攝)

行將退休時不我與

胡應湘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畢業後回港,六九年創辦合和經營地產建築,曾與長實、新地、新世界及恆隆合稱「華資五虎將」。後來合和專注內地基建、泰國鐵路,規模漸與其他四虎拉遠,現合和連同分拆出來的合和基建,市值共三百五十億。匆匆四十四年,兒子胡文新接班,他坦言無甚教路,「我最記得老豆教我,錢要自己搵返嚟才能享受,我都係咁教仔。」他每天仍自己駕車到灣仔上班;在灣仔出生,在灣仔成長,他一直希望打造一個灣仔王國,在腦海構思多時的合和中心二期仍是爛地盤,完工之期最快為二○一七年。胡應湘先摸一摸木桌子,「我擔心身體,好彩健康好好」,再用手指一指合和二期地盤位置:「我想退休,但係要搞好隔籬先,係最後一擊,時不我與喇!」

一人一句論走資

誠哥撤資令全城譁然,引發對香港前景的疑惑;除了胡應湘,政經界名人都各有睇法。

全國政協常委陳永棋:

「你有無聽過『十年一覺揚州夢』?香港唔爭氣,就好似揚州漕運咁,當興建公路後就無咗競爭力,最後揚州得番三把刀:廚房刀、飛髮刀同批腳甲刀。而家香港人終日將焦點放喺矛盾,政府又積弱,咩都做唔到o架,終有一日香港會collapse。」

股壇老手詹培忠:

「李嘉誠係全港最唔開心嘅人之一,因為佢一日要諗太多嘢喇!我相信社會愈亂,愈係機會,所以即使佢撤資亦無所謂。一雞死一雞鳴,香港下一隻大雞係邊個?馬雲呢個僆仔幾巴閉呀!」

政壇元老李鵬飛:

「誠哥同梁振英從無磨合過。聽到不少左派聲音,話『嘉誠哥,你要撤咪撤囉』,佢不嬲多外國投資,好多年前香港嘅投資,已佔集團總投資不足兩成啦,而且內地大把人對香港有興趣,唔使靠佢。香港前途?仲要睇多一排,因為明年就佔領中環。」

前滙豐大班鄭海泉:

「我唔覺得(李嘉誠)係撤資,呢啲買賣嘅嘢嚟嘅。香港嘅競爭力係無以前咁大,周邊好多地區都趕上來,例如上海及新加坡,相對吸引力,不及以前。但香港經過咁多波折,我對香港無失望,一個社會自然有好多問題要解決,大家耐心啲。而家社會撕裂得好犀利,香港人要學嚇包容。」

亞洲金融主席陳有慶:

「佢(李嘉誠)有錢賺,自然要take profit,係生意行為,唔係撤資。我喺香港幾十年,經過咁多次上上落落,最後香港都係福地,無理由去撤資。繼續有好嘅機會,我哋都會去投資。」

霍英東集團行政總裁霍震寰:

「我睇唔係撤資。可能歐洲而家回報率高啲,多平嘢執。我哋幾十年來對香港都好有信心。香港經過幾次轉型,都愈轉愈好,又有中國喺背後,係強大嘅支柱。最近講緊自由貿易區,國內愈來愈開放,香港可發揮作用。」

689 無腦 敗家 胡應 應湘 香港 等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6737

老樓週記:難得發聲 向胡應湘致敬

1 : GS(14)@2012-10-27 14:42:12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21027/18049762
終於有發展商出聲話樓價貴過頭,這便是合和主席飛俠哥頓胡應湘。他指出一個事實,並有感而發,狂炳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要佢快啲諗計解決樓市問題,否則香港下一代,就只可以住籠屋同劏房了。
工程師堅持理念
哥頓胡呢幾十年搞香港和內地公路建設,投放了好多心機和資源,雖然回報並非像與其他同業般賺咁多錢,但他一直敢言和坦率,就是工程師那份堅持和理念,絕非政客和商家的想法。
老樓在2003年曾聽哥頓談起興建港珠澳大橋計劃,當年他表示,「無論大橋的回本期是三年,甚至是三百年,他都有興趣投標」。
這個計劃的構想最初在1983年由胡應湘及珠海市提出,當初稱之為伶仃洋大橋。
原來初時只預算連接香港和珠海,由香港的屯門爛角咀起始,經過內伶仃島、淇澳島,到達珠海的金鼎,珠海甚至已於其境內興建了大橋的一部份,即淇澳大橋。
後來香港的青嶼幹線通車,胡應湘又提出香港應善用青馬大橋等基建設施;於是大橋的香港起點改為大嶼山,原本的伶仃洋大橋計劃擱置;並再加入澳門(單Y方案)和深圳市(雙Y方案),香港政府最後選擇了單Y方案,並改名「港珠澳大橋」。
胡應湘童年時期於灣仔長大,因此對灣仔的感情濃厚。1970年代末期起,他先後收購灣仔皇后大道東舊式樓宇進行重建,先後發展合和中心及胡忠大廈,前者更一度為全香港最高建築物。
然而,胡應湘構思的第三個發展項目Mega Tower Hotel(中文暫稱作合和酒店)因環保人士及部份居民反對規模過大,計劃十多年一直未能成事,月前削減了規模終於過關,不是每個人都有這份勇氣和堅持。
胡應湘的言行,也反映了張炳良的無知和無能。
劉兆昌
老樓 樓週 週記 難得 發聲 向胡 胡應 應湘 致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765

胡孟青﹕胡應湘的理智與情感

1 : GS(14)@2018-01-15 01:50:01

【明報專訊】合和實業(0054)以逾98億元的作價,將持有的合和公路基建(0737)全數權益拱手相讓予深圳市政府旗下的深控投,整項交易或多或少會叫人意外。胡應湘亦毫不諱言,對出售感到不捨,這肯定是真心話。至於配合大灣區發展而決定出售,很大程度上是客套說話吧!

時移世易,環境已變,兼且落實徹底交棒,也許是胡應湘最後決定割愛的主要原因。無疑,合和公路基建旗下項目,部分涉及面對經營權屆滿問題,但似乎並非是導致要將整間公司出售的原因。胡應湘近年已鮮有在合和公開場合露面,當日父子兵上陣宣布合和公路基建有新主人,大有標誌着一個時代終結之感。

華資的交棒部署,的確是影響到很多商業決定。子女或家族成員繼承,往往限於管理權、財富擁有與分配,惟上一代累積多年的人脈網絡及政商地位,新一代是難以照單全收,更何况他們亦有自己的想法。合和變相撤出內地基建公路項目,套現回饋股東,事實上在近年華資上市企業當中,類似安排亦屢見不鮮。

愛工程多過地產 令人欽佩

胡應湘絕對是值得尊敬的商人,眾所周知,合和原本主打地產,論資排輩,在香港地產界早就有相當影響力,現在部分活躍於本港樓市的大企業,根本就是合和的後輩。一派工程佬本色的胡應湘,可能既出於一份堅持、天真,但他亦明知,在香港搞地產才是搵大錢的行業,倒可以於早年就轉軚變陣。事實上,假如時光可以倒流,又如果當日合和仍然主攻地產的話,胡家財富肯定更水漲船高。

港珠澳橋倡議者 大橋建成無角色

胡應湘的執着,利用自己的視野與眼界,全情投入基建,有vision更有mission,非單純向錢看,更多是一份遠見,廣深高速公路與羅湖聯檢大樓的設計與規劃,均屬真材實料,多年以後,容量與承受能力仍綽綽有餘,堪稱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工程。可惜,合和亦曾飽嘗時不我與,連番遭遇滑鐵盧,20年前泰國曼谷高架公路與鐵路一役,債台高築,當年更要被逼出售亞洲電力。也許最令他耿耿於懷者,並非是泰國、或內地公路項目的發展,而是港珠澳大橋。大橋項目,標誌的並非是三地貫通,而是胡應湘本人,他一力倡議,親自劃下多份圖則,撰寫計劃,更曾因構思疑似觸動既得利益者的神經而掀起一番舌劍唇槍。現在大橋快通車了,胡先生在項目上卻沒有一份角色及參與,實在遺憾。

港地位式微 身分愈來愈朦朧

幾十年前,內地開放,香港角色既是引資,亦是利用港商的觸覺及商業構思去主動獻計、從而牽頭及推動項目,省市或部委的角色是和應。現在情况當然已是一百八十度轉變,港資極其量是擔當和應的角色,資金與規劃力量更是形勢比人強。這個角色上的降級,胡應湘亦未必願意再擔當,趁全面交棒之際,功成身退,除此之外,別無他選。

著名獨立股評人

[胡孟青 青出於婪]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9696&issue=20180108
胡孟 孟青 胡應 應湘 湘的 理智 情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658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