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肥龍非唐軍師 左丁山

2011-11-11  AD

星期二中午到 ICC天龍軒吃午飯,此餐廳位於 102樓,要先在酒店入口大堂坐到 103樓,再坐電梯落 102,樓層高,樓底又高,甚有氣派,睇港九風景就冇得彈咯,氣派十足,淨係食氣派,已知係高價食肆。可惜呢,菜式就麻麻咯,一味家鄉梅菜雞,咬落有 「渣」嘅,左丁山為之皺眉頭,私家房內主人家之良人直情可以嚟呢度開壇講學,教番幾招。星期四就到 101樓之「龍璽」,會長 C請客,唔,相差一層樓,大家都有個龍字,此「龍」不同彼「龍」, 101樓私家房內嘅水平高好多噃。
好在食飯不太在乎餸菜,最緊要朋友相聚齊傾 偈,傾偈話題離不開區議會選舉結果與疑似特首候選人,想不到大家幾乎同聲話冇投票俾公民黨,房內冇人會為咗啲所謂「蛇齋餅糉」而投票嘅,嗰啲嘢送埋嚟都唔 會食,公民黨輸咗賴地硬,房內人笑得半死。疑似特首又如何,大部份意見都認為唐先生宜急起直追,唔好在民望上俾 CY越拋越遠,但有乜好做呀?我地唔係軍師,留番俾圈內人去諗。
因兩點半就要開會,左丁山急急腳鬆人,在 ICC最易碰到熟人,喺圓方商場內之「金木水火土」唔知係乜區就遇到一位好熟唐生,又識肥龍嘅工業 A,醒起是日出版之周刊有一段稿寫到人人以為係唐生疑似軍師肥龍因通波仔入院治理身體,不會做唐營總軍師。左丁山問工業 A:「肥龍係唐生軍師呀?在緊要關頭病咗,咪好大件事?」工業 A耍手擰頭:「坊間傳言不可信,我同兩位先生都熟,可以斬釘截鐵話俾你聽,肥龍與唐生絕無工作關係,肥龍從來不是唐生軍師,之前唔係,現在唔係,將來都唔 會係。」講得咁肯定?似乎與我地聽到嘅傳聞不符喎,但工業 A又確係識得許生唐生好耐嘅,唔信佢信邊個?呢場特首選舉大戰,戰況撲朔迷離,未到最後關頭,不知誰勝誰負,根據過往兩人言論, CY有大政府傾向,願意干預市場,故此本欄過往話過佢有社會主義影子,香港工會派(工聯會、民建聯、職工盟、街工、公民黨、民主黨、民協)議員大概會支持 佢;唐生則係傳統大市場小政府、非不得已不會干預派,會得到工商界金融界及經濟學家贊同,一字擺開,似係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兩派擁護者之決戰!

肥龍 龍非 唐軍 左丁 丁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156

肥龍入獄 老婆笑晒 密友爆 夫妻同床異夢

2014-12-25  NM

 

前政務司長許仕仁涉嫌收受新鴻基郭氏兄弟秘密賄款,陪審團經過五日四夜退庭商議,裁定許仕仁五項、郭炳江一項罪名成立,只有郭炳聯可以脫罪,全身而退。許仕仁一夜間被打落監獄,太太羅美美探監後,在鏡頭前數落老公「大花筒」,幸而兩公婆財政獨立,「佢連累唔到我。」口說支持老公上訴,卻建議他申請法援,還忠告女士「精啲、自己keep自己錢」,講了足足五分鐘才收口。老公落難,難得老婆笑晒。跟許仕仁由細玩到大的密友向本刊踢爆,這對老夫老妻,早已同床異夢。許仕仁包二奶、瘋狂買碟買紅酒;羅美美則由得老公在外搞女人,隻眼開隻眼閉,靠「搣」積蓄度日子。如今老公成為香港史上罪成入獄的最高級官員,許太反而自得其樂,日日繼續逍遙自在。

案件於本週一求情,許仕仁找來同樣涉貪的前行政長官曾蔭權撰寫求情信,「我認識許先生超過四十年,共事十二年……許先生為香港貢獻巨大,如不計算(貢獻)就決定他的判刑,是不公義的。」郭炳江則請了四叔李兆基求情,大讚他孝順、勤奮。曾於新地旗下國際貿易廣場工業意外中身亡的六名清潔工人,其遺孀亦有撰寫求情信,指意外後郭不但供養六個家庭,更負擔其合共十四名子女的所有學費。案件本週二判刑。

財政獨立

裁決翌日早上九時半,從未現身聽審的許太羅美美,走到荔枝角收押所探望丈夫,逗留兩小時離開。曾患癌的她,去年剛完成黃斑病變手術,這天一直戴着太陽眼鏡。她直言早有心理準備丈夫入罪,「乜嘢可能性、心裡面都有預備,如果個天認為咁樣係適當嘅,都無話可說。」她指許覺得「好凍」,監房食物「好似醫院咁」。即使許仕仁去年底破產,多次被傳媒拍得豪飲豪食、狂掃影碟,許太指兩夫妻一向財政獨立,「佢其中一個大缺點呢,就係性格大使,你叫佢唔買(碟),佢會唔會聽你呢?做太太嘅,就唔囉唆啦,但勝在我都唔係懵嘅,我哋嘅財政係分開。」但她指全力支持丈夫上訴,由於他已破產,可能申請法援。過往許仕仁夫婦人前表現恩愛,周遊列國睇歌劇,又聯名擁有馬匹「各適其適」。兩夫婦無兒女無物業,破產後,太太成為經濟支柱,現租住跑馬地學談花園,甚至連許的坐駕,也是太太以積蓄支付。表面上,兩夫妻相濡以沫,相伴到老。但據本刊觀察,這對夫婦經常分開活動,許太每日都會到陽明山莊食晏,寧願與司機共進午膳,也懶得跟老公相對,一個月只有一兩次與許共膳。本刊找到許仕仁密友Johnson,踢爆許仕仁與太太早已貌合神離。「不嬲都係(麻麻哋)咁,唔係話咩,佢老婆又唔理佢,佢有佢,嗰個又有嗰個,鍾意喺埋一齊,咪去跑吓馬嗰啲囉!唔係成日嗌交,不過感情就敷敷衍衍,大家咪算數!」

感情淡薄

許仕仁在香港大學讀書時認識同學羅美美,兩人因為歌劇結緣,拍拖幾年就宣告婚訊。Johnson指,許太Teresa在商業登記署任職,後來許仕仁仕途步步高昇,許太亦「表面功夫」做到足,陪伴丈夫出席大小飯局,事實上感情淡薄,各有各玩。許仕仁曾自揭與上海姑娘沈莉娜Eline發展婚外情。沈是港龍空姐,皮膚白皙、樣子甜美,雙方在○五年一個飯局相識,女方當時二十四歲,三年後離婚成為許仕仁情婦。女方不時來港住六星級酒店,與許發生關係,許先後給予對方八百萬,也有贈送手袋、手錶等名貴禮品。本刊曾到許宅訪問許太,她一聽見小三名字,立即憤怒得大力關門。「你估佢懵o架?Teresa(羅美美)都知,但知無辧法出聲。大家做政府,你咪影衰佢,自己又無面。」Johnson以前曾問許仕仁何時生小孩,許斬釘截鐵回應︰「你唔使諗!」

母慈子不孝

跟許仕仁由細玩到大的密友Johnson,比許仕仁年長幾歲,兩人是教友,許仕仁母親是他「godmother」(教母)。他形容,許仕仁父母都是大好人。許父替國民黨何世禮將軍打理尖沙咀樂宮戲院(美麗華酒店前身),而身為澳門慈善家崔諾枝幼女的許母,嫁來香港後相夫教子,煮得一手拿手葡國菜。許仕仁小時候住在摩利臣山道,與新馬師曾為鄰。Johnson大讚許仕仁聰明、記性好,小時候年年考第一,「佢細個喺摩利臣山小學,拎獎學金o架!」由於許仕仁是獨子,許母對他照顧有加,「佢阿媽得佢一粒仔,好錫佢。你哋報紙都成日賣佢怕寒怕凍,佢自細都係,一返到屋企佢阿媽攞條毛巾同佢索汗。」因為怕凍,許仕仁自小已包到實,「天熱時三十幾度,車冷氣凍啲,風口吹住,佢都頂唔住推開佢。」許仕仁近年一直幫襯明星中醫劉棣欽調理身子。不知是否因為身子弱,許仕仁毫無運動細胞,Johnson踢爆許至今連游泳、踩單車、駕車都不懂,「嗰時我哋笑佢,哇,運輸署長原來無車牌!」

因為母親是虔誠天主教徒關係,許仕仁嬰孩時期已受洗,「佢阿媽仲虔誠到,佢(許仕仁)細個讀書嗰時,要佢去聖瑪加利大堂做輔祭,佢阿媽不知幾開心!」但諷刺的是,這裡亦是他被捕後告解的教堂。不過,許仕仁對母親認真麻麻。本刊獨家獲得一份許仕仁○七年的日誌,記錄了許成為政務司司長前後的生活。許將四個重要人物的電話記在簿內,除了有案中第五被告關雄生的電話外,另有許的表哥、工人珍姐、以及擦鞋師傅陳明。記者致電許的表哥,據表哥所講,許母晚年獨居灣仔克街,因為跌倒要坐輪椅,許仕仁升官後貴人事忙疏於照顧母親,請工人、甚至母親後事都要表哥代勞,「阿珍係服侍佢阿媽,即係我阿姨……佢邊得閒理咁多嘢吖!馬會、跑馬嗰啲佢就啱o架啫,我幫得到咪幫!」許仕仁除了住在大澳的表姐外,香港就只有表哥一個親人,授勳典禮、富豪飯局都會邀請他出席。但表哥指近年已沒有聯絡,不欲多談,匆匆掛線。

煲呔邀出山許太黑面

許仕仁出名好客,Johnson亦經常應邀出席飯局,見識許仕仁揮金如土,「佢成日簽咭,簽好大,食嘢、買嘢,面不改容……食嘢食唔晒佢會話︰『由佢啦,唔鬼食!』」雖然許仕仁表現豪氣,但Johnson留意到許並非想像中富有,試過坐駕幾萬元維修費也掛在口邊,有次更透露︰「我呢輪唔見好多錢!」Johnson估計他曾在股票投資失利。這些富豪飯局,唐英年、郭炳江都是常客,「咪成日群埋郭生、有時唐英年嗰啲,去飲酒吖嘛,你哋都知o架啦!」大約十多年前,許仕仁與太太慶祝銀婚紀念,只擺兩圍邀請密友出席,郭炳江、李國寶亦有出席,足證各人感情匪淺。根據許仕仁日誌,許○七年在任政務司長前後,曾與郭氏兄弟、恒基主席李兆基見面。Johnson大讚許仕仁性格隨和,一次食飯,許仕仁吩咐部長要讓紅酒「抖氣」一小時,但半小時後部長便斟酒,唐英年嘗過說︰「爭啲爭啲!」許仕仁非但沒有黑面,反而笑笑口跟部長說︰「係咪呢!我都叫你一個鐘,你又半個鐘,哈哈哈!」然而,正正因為此性格,令他惹禍上身。當年曾蔭權邀請許仕仁出山,原來許太曾大力反對,「煲呔叫佢出山做政務司長,佢話老婆黑口黑面,第二日即刻唔睬佢,唔想佢做!」不過許仕仁不欲推卻煲呔,因此辭去新地顧問一職,埋下巨貪案的伏線。其實幾年前郭氏三兄弟家變,Johnson也有借故提醒許仕仁,「我問佢同郭炳湘啱唔啱,佢話︰『我三個都咁好!』我想叫佢因住,佢又懶醒,而家咪老友成咁!」

炳聯獨撐新地

就在○八年七月十八日,有匿名投訴人透過律師,將大量文件交到廉政公署調查員手中。郭炳湘與舊情人唐錦馨,一直被外間指是告密者。諷刺的是,郭炳湘接受本刊專訪時曾形容,炳聯比較有野心,雙方時有爭執,直指弟弟「唔鍾意我」,相反炳江較隨和,今次入獄的卻是炳江。郭炳湘在裁決後兩日,發聲明指對炳聯脫罪感到高興,但對炳江罪成則感到非常惋惜和悲痛,強調無意重返新地,「今次事件的是是非非,誰是誰非,上天會有一個好的安排。」郭炳江已辭任新地主席、董事總經理及執行董事三職,並由長子郭基煇接任執董;而陳鉅源辭任新地執行董事。由於新地是以傳統家族企業模式營運,有新地中人慶幸郭炳聯脫罪,「兩兄弟其中一個被判罪成,對新地影響最小,因為餘下一個順理成章『坐正』,運作變化不會太大。」郭炳江罪成後亦跟律師說:「希望細佬睇住公司。」但判決導致新地內部重新洗牌,會否造成新一輪權力鬥爭,仍是未知之數。

各出奇謀圖出生天

為了脫罪,各被告的律師團都有不同抗辯策略。許仕仁涉及全部控罪,形勢最兇險,他坦承「大使」、包養情婦等,甚至大爆其中一筆一千多萬賄款是前港澳辦主任廖暉所贈。他故作坦白,又多次提及曾在亞洲金融風暴中擊退大鱷等功績,以博取陪審團好感,最後成功「打甩」三條控罪。郭炳江則大打同情牌。他強調自己是虔誠基督徒,孝順父母,天生沒有耳道,遍尋名醫,二十歲才成功重置耳道,戴助聽器重過新生,營造「乖乖仔」形象,結果成功打甩兩罪。郭炳聯的策略則大不同,他選擇保持緘默。雖然法官在裁決後指郭炳聯「有可疑」,但因為新地「大內總管」、內務部主管鄧卓軒出庭作供將罪名「攬上身」,指涉案款項是新地給許仕仁的花紅,因為「手誤」才寫作顧問費,因此郭炳聯形勢一直大好,難怪他全程表現淡定,更選擇不出庭自辯。代表他的資深大律師Kelsey Fry對證人的提問寥寥可數,記者指他出奇地沉默,他笑說︰「我有需要說話嗎?」事實上舉證責任在控方,結果郭炳聯成功甩身。陳鉅源、關雄生也未有自辯。據知廉署曾極力游說關雄生做「金手指」,指關「唔值得為咗許仕仁坐監」,但關雄生堅稱清白而拒絕。今次陪審團經過五日四夜商議,據裁決顯示,他們相信在○五年三月至○七年六月間,許仕仁收取郭炳聯的四百一十二萬五千元和郭炳江的五百萬元,的確是許的新地顧問報酬;但許出任司長前四日收取的八百五十萬元、隱瞞從忠誠財務無抵押下借貸三百萬,以及任行會非官守成員期間收的一千一百一十八萬元,全都是不當收入來源。判決中最離奇的是第七項控罪,即許仕仁任行政會議非官守會議成員期間,所收的一千一百一十八萬。收款的許及代為匯款的陳、關分別罪成,但被控方指背後出錢的郭炳江及郭炳聯卻脫罪。其中一個可能性是,陪審團認為有下屬「自把自為」行賄。代表郭炳江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認為,這種判決與控方案情有異,屬 「inconsistent verdict(矛盾裁決)」,明顯不合理,郭炳江對此亦感到奇怪,預料將成為上訴理由。

肥龍 入獄 老婆 笑曬 密友 夫妻 同床 床異 異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5221

瘦虎肥龍重逢讚星爺好Nice

1 : GS(14)@2017-01-18 22:21:21

車保羅及施介強(肥施)這對孖寶,於90年代接戲接到手軟,除歷蘇主演的電影《香港也瘋狂》外,最令人深刻當然是《審死官》中的瘦虎肥龍。現年59歲的肥施,81年加盟新藝城及為港台做節目,現職港台節目編導,退居幕後。



■幸好Paul身邊還有個會雪中送炭的朋友,他就是肥施。

■當年Paul與肥施是最佳拍檔,常常一同演出。

■雖然雖未有時常見面,但肥施久不久就打電話問候Paul。

■施介強與拍檔車保羅重逢時不禁深情擁抱。

瘦虎肥龍日前在元朗重逢,二人因東芝效應而成好拍檔,車保羅說:「東芝廣告個拍檔本身做sales,但對方唔想入呢行,所以電影公司就諗到搵肥施同我拍檔。」二人最忙時期試過一日拍三組戲,包括與周星馳合作《審死官》,車保羅說:「佢好nice,冇鬧過我哋。」車保羅指圈中人現實,只有肥施雪中送炭,他說:「肥施好似醫生定期同我覆診咁,久唔久會打電話嚟問我死得未。有啲外國製片嚟香港,佢一定關照我叫我casting。」肥施說:「佢求生同生存能力好高,乜嘢都肯做,唔係個個做得到。」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70118/19900084
瘦虎 虎肥 肥龍 重逢 讚星 星爺 爺好 Nice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306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