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肖氏新政的核心問題 二月立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cba21780101lyba.html

本月初股市新政出台的時候,初期被認為是利多大盤「藍籌」,利空創業板,但漸漸的,市場經過一段時間的琢磨之後,覺得逐漸看清本質了,本次兩大改革措施,優先股和IPO,前者屬實質利空,後者無所謂利多利空,本來股市就是要融資的,表面上停了一年融資的A股,實際上2013年再融資規模一點也不小,而且不少資金都去填了類似京東方這樣的黑洞,與其如此,還不如多些創業板小票,畢竟小而新且精是產生無數機會的搖籃,中小板和創業板的歷史可作證,因此在第一天主板和創業板相反走勢之後,後面的時間,兩者再度相背而行,乃至上週主板大跌5%以上,「藍籌」代表銀行領跌,創業板則相對抗跌,一些個股還較活躍。

 

上週是個什麼日子?上週是美聯儲正式決定將逐步退出QE的時點,這意味著,自金融危機以來,一直需要聯儲扶著走的經濟病人,開始恢復活力了,由此美股大漲,實現今年第N次創歷史新高;歐洲股市普漲,牛市勁頭十足,主要經濟數據也向好;日經指數續漲,可以說,全世界五大洲,幾乎所有國家的股市都處在牛市當中,泰國和印尼雖然調整,但是前兩年的漲幅不菲,高位震盪也在情理中,同是新興國家的印度股市則更是牛氣衝天。

 

唯獨中國年復一年不斷下跌,小跌到大跌,甚是扎眼;也很直面的說明了,中國股市的問題出在制度上,最顯眼的一點,是這個市場居然是沒有退出機制,而且堅持了二十多年。

 

如此情況下,肖氏改革的第一要務沒能放在建立市場新陳代謝的機制上,也沒有強調建立健全市場法治建設,而是仍然把工作重點放在了那個永恆復永恆的主題上-----融資,這個讓市場極度敏感加反感的焦點問題上,對此,我們到底應該如何解讀,市場下跌確實令人心情鬱悶,但是這不能妨礙我們的理性思考,無論如何,今日的時點,都是極其重要的位置,絕不能被情緒所左右。

 

優先股和重啟IPO的本質都是融資,這個很明顯,對於一個成熟的市場,這兩個沒什麼問題,沒了融資功能反倒是不正常的,本次新政,優先股考慮到了所謂的大「藍籌」盤子太大,股價長期低迷,接近或跌破淨資產,幾乎喪失融資功能,所以推出了可能為其瘦身或激活股權流轉功能的方案,另一面社保、企業年金、養老金、保險等巨額現金,長期趴在銀行吃很低的活期利息,無法在資本市場獲得較高的收益,落後於通脹,因此用優先股來搭橋,希望二者搭對,既解決了市場低迷,又為這些不能輸的資金找到了穩定增值的途徑;

而IPO新政,提出要向註冊制過渡這個綱要後,具體方案上搞了市值配售,甚至細化到深市滬市分開,既要有持股,又要有現金,操心操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可是實施註冊制必須配套的嚴刑峻法、訴訟制度,卻沒能拿出一個指導性的綱要,這令市場坐臥不寧,決定出台之後各種解讀和爭議不斷,但是循著一種慣性,人們覺得還是看清楚了一點,那就是本質未變,問市場要錢,盡其所能的要錢本質,好像沒有變!

 

我曾經寫過一篇《來了一個懂行的》,表達對肖鋼的看法,相比各前任,目前我仍堅持原判,因為從新政的方向上看,還是有可圈點之處,此外此次改革,不會是一兩個決定就完事,而是一個長期的組合拳,所以觀察期還遠,暫不下結論,但就眼前的這兩個新政,是可以談談看法的。

 

首先肖鋼新政確有新意,但當下仍然在為利益集團服務,這兩點都很明顯,優先股之策,一來為過去的錯誤做矯正,平息公眾對這些大「藍籌」無止境再融資的恐懼,二來讓那些不能虧空的錢找個好的歸宿,但市場要的是鎖定持股,而肖氏未能爭取到這一點,他們三年後還是要流通權的,這一點目前成為焦點,公眾不認可,股價表現為連跌12天,不過,我倒認為在這一點上,公眾目前的看法對與否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不能虧」的錢怎麼看,顯然,這個政策對他們利益不菲,好處全都拿了,那麼我想,現在的亂象,倒是他們進入的好時機,中國股市主體投資者素質不高,漲跌才是他們情緒的指引,後市如果逐漸漲上去,很多人又會調整看法的,根本上,時下中國還是這些利益集團主導的資金最有話語權,醞釀了如此之久的方案,利多的是最大資金源,我不能說這是很壞的事情,很多人都說股市要跌還要跌,但實際上,股市再跌,最擔心的是高層,肖鋼也擔心的要死,再跌的話,施展宏圖的機會都不會再有了。

 

由此可以看出IPO新政裡面有一些奇怪的細節限制,表面上是操心操作過了頭,但根本上還是希望對市場的衝擊降到最低,不希望打新影響二級市場持股的穩定,從而引導市場上漲,而且不要局部上漲,要的是全面上漲,中國不是沒錢,社會上錢多的氾濫,中國沒有任何時候可以和現在相比,如此急迫的需要一個能吸納資金的巨大蓄水池,它不工作,所有的社會矛盾會更加激化,經濟轉型無望,瓦解利益集團也將成為空談,它一旦運作起來,房地產的壓力,居民儲蓄的壓力,社保、養老、企業年金、保險等不得增值的困境,新興產業的培養等等,就都能運轉起來,這樣才能緩解各方矛盾,才能梳理工作,才能調節主次矛盾,逐項推進改革,所以,不妨再觀察一段,因為要注意,對新政最滿意的,是當前能托起市場的那些大資金。

 

只是最終掏錢的股民們不會滿意,因為利益沒有傾向他們,這是我今天要表達的第二層意見,也是我認為的肖氏新政的核心問題,與民爭利在中國資本市場是一個常態,今後還會進行下去,其實按成熟資本市場體制來衡量,肖氏新政不能及格,因為資本市場不可以存在包賺不賠的設計,這是錯誤的,徹底的反市場化,不管你用什麼法子,「不能輸」的錢一旦被滿足了這種屬性,它會貽害無窮的,於市場長期的規範性建設不利,此為一;而新股IPO永遠是香餑餑,永遠是需要搶購的,必須市值配售的,也是非市場化因素的表現,長期看也是錯的,新股經常破發才是常態,需要繼續改革,此為二,兩個新政,都是反市場化原則的,都不是向著優化企業治理,給最優質的企業最大的利益傾斜這個方向的,到底應該給高分還是低分呢?

 

給什麼分數要看它們最終促成的結果,如果能夠引領初步的牛市,對當前就是成功的,反之亦然;因為改革很難一蹴而就,立竿見影,尤其是到了今天這種改革就是革自己命的情況下,迂迴和妥協是必須要做的,利益集團如此龐大,改革可不能一下就掀翻桌子。

 

所以,我對肖氏新政的解讀就如同他的現實境遇,從不同立場去看,甚至完全是矛盾的,評分也是對立的,從十八大三中全會提出的基本綱要看,長期前景可期,從新政的獲益傾斜度看,可期待資本市場的中期積極反映,但長期還是侵蝕投資者利益的,如何在不斷的妥協中糾錯,這是一個巨大的系統工程問題,未來註冊制和退市制度建立實施之後,很多問題,才能看出真正的端倪,這是我對肖鋼主席未來評價要有所的保留的原因。

 

 近期關於股市新政的討論非常多,李志林先生的觀點很有代表性,但總體上,那不是制度設計,還是做表面文章,為了股市上漲而做的設計,未能深入肌理,要想一勞永逸的解決核心問題,最重要的只有一點:尊重資本意志,培養和壯大好公司,邊緣化低效率的企業,讓良幣驅逐劣幣,這是能夠確保資本市場永久成功的唯一出路,別無他方,儘管證監會能力有限,但是否能無限接近這個目標,還是需要觀察的。

 

儘管我個人對以銀行為代表的大「藍籌」深不以為然,但是如此持續下跌也會威脅國家經濟安全的,治病救人前,總不能先把它們弄死,就算邊緣化,也是要培養好替代力量,所以不論從哪一個方面來講,都絕對有必要發動以大爛臭為核心的一波行情,目前中國,應該還是有這個能力來做的,真來的時候,會把所有人神鬼怪預測的什麼點位全部擊穿,即便如此,藍籌股已經死過一次,表演過了他們的死亡心電圖,如果牛市到來,習李政府和肖氏證監會是否清醒,為避免這種困境再現而做出實質性的變革,這個,才是最重要的。

肖氏 新政 核心 問題 二月 立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657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