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學霸君智能機器人要和高考狀元PK?我們聊了聊它的技術、野心和商業化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602/163405.shtml

學霸君智能機器人要和高考狀元PK?我們聊了聊它的技術、野心和商業化
黑智黑智

學霸君智能機器人要和高考狀元PK?我們聊了聊它的技術、野心和商業化

幾十秒完成一道數學題,10分鐘做完一張卷子,它和高考狀元PK,人類能勝嗎?

高考在即,學霸君宣布,其在年初計劃推出參加高考的智能機器人Aidam,即將實現承諾——在6月7日,和高考狀元同臺PK。AlphaGo剛剛戰勝柯潔,Aidam又是否能PK狀元?它又能考多少分呢?學霸君研發這款機器人,又是計劃用它來做什麽?黑智和學霸君創始人、CEO張凱磊,聊了聊它的技術、功能和商業化的問題。

今年年初,學霸君在完成1億美元C輪融資後,宣布推出智能教育機器人,並稱其將於6月與廣大高三學子共赴2017年高考。現在,可以看成,是學霸君實現承諾“交卷”來了。張凱磊表示,Aidam將於6月7日高考當天,數學考試結束後,與數名高考狀元同臺PK,解答2017年高考數學試題,完成包括客觀題和主觀題在內的整張試卷,並按照評分標準得出最終成績。這次活動鬥魚將全程直播。

學霸君

學霸君創始人張凱磊與研發副總裁陳銳鋒

幾十秒完成一道數學題

“Aidam完成整張試卷,大約需要的時間是10分鐘左右。”張凱磊說,“它完成單題的速度在幾十秒鐘左右。”

Aidam和AlphaGo一樣,並非實體,而是以深度學習、專家系統和自然語言理解為核心的複雜系統。這個系統的核心在於通過學習人類的編程邏輯,熟悉人類思考和學習的方式,進而掌握解題方法。

Aidam的圖像識別和自然語言理解技術均為自己研發,構建了深度神經網絡的句法和語義分析器,在海量題庫中不斷強化和擴充訓練。

目前,學霸君已經擁有7000萬道數學題目的題庫系統,以及大量的學生手寫和上傳題目圖片、各種教輔書籍中的題目庫,構成了學霸君的智能機器人的訓練數據。據張凱磊介紹,目前,依靠學霸君的產品端的日活量,每天可以產生1700萬-1800萬張左右的題目圖片上傳。而其中,無論是拍照,還是學生手寫題目,均可以被Aidam的圖像識別系統識別,並記錄、收集、標記。在學霸君的題庫中,每一道題目均記錄了其答案、解析和不同的解題過程。在此基礎上,Aidam不斷進行自動解題訓練。

“系統每天大概做 40-50 萬道題目,進行自我訓練。”張凱磊說。“我們是自己在超鏈路神經網絡使用的時候發現,它對於記憶題目使用的步驟跟邏輯是有價值跟效果的,所以開始大規模地在代數體系跟解析體系解決這個問題。”

目前為止,Aidam主要針對的是數學學科。張凱磊對此的解釋是,數學題目的標準更加明確,容易判定對錯。“我們目前看到學生咨詢最多的問題,超過40%都是數學問題。除了評價標準之外,對於人工智能系統而言,數學的挑戰是比較有難度的。數學試卷中,包括簡單的選擇題,也有複雜的需要解題過程的大題,這是非常適合測試AI的,所以,我們這次選擇數學作為切入口。”學霸君研發副總裁陳銳鋒表示。

而對於類似於語文和英語等學科,張凱磊表示,學霸君已經具備了一定的技術積累,有考慮會在日後推出。

個性化教育真能實現?

而推出這樣一款智能機器人,學霸君的目的,自然不會是單純讓它能夠去參加高考。“我希望它能夠作為教師的幫手,解決目前教育中的一些難題,比如,輔助批改作業。”張凱磊說。

在張凱磊的構想中,“自動批改作業”一直是他希望實現的。“今天我們已經有能力把學生的學習行為數據采集到電腦上面去,有能力把他書寫過程中的東西數字化,但是一直以來我們都沒有這個能力讓機器去批改作業。現在,我們靠深度學習技術,開始有機會,把像人一樣將一道題目一步步推理出來這件事,在系統層面做出來。無論這道題目是否在系統中錄入過,無論它的難度系數有多高,只要在它的認可範圍內,都可以做出來。”

而自動批改的核心目的,則是為了實現個性化教育的最終目標。人工智能可以知道每一個學生的學習習慣、學習進度和學習意願。學生會的東西不會再出現;不會的東西,機器則會一直提醒,直到學會為止。這樣,每個學生看到的內容、做的習題都是量身定制的。另外,通過人工智能,老師對每一個學生的了解將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深入。因為人工智能將會在最短的時間里將學生的學習情況及時反饋給老師,老師可以直接讀取,而不會因為學生太多顧不過來。

“我們已經開始逐步在學校里實行個性化教育的實踐,在教育機器人完成後,也將加大推廣的力度。”張凱磊表示。在學霸君現場展示的在某地學校的教學系統中,學生作業已經數字化傳輸到電腦上面,並且後臺由機器批改完成,並對學生的完成情況、行為數據進行了標註和統計。“目前我們的教學改進系統是靠學生做題的零散數據產生的離散模型,把這些題做好了,提升效率之後看過程。未來,我們將把它擴展到5000-6000個班級,這樣將會擴充到幾十萬規模題量的學習過程,成為我們越來越強大的一塊資產。”張凱磊告訴黑智。

在教育領域中,對內容數據的智能化的機器理解將為老師的教學和學生的自主學習提供非常豐富的信息支持,圍繞學生學習薄弱點的自適應學習在機器理解的基礎之上將變得高效而又有針對性。而學霸君研發的智能教育機器人,就是機器理解技術在教育領域的典型應用。

“我們可以預測下,Aidam的數學高考成績將會是多少分。”張凱磊笑言。而事實是,現有教育環境下,還有豐富的應用場景亟待開發。當機器判卷、個性化指導、個性化作業、教案改進等變成可能,老師的教學效率和學生的學習效果都可以得到大幅度提升。人工智能在教育領域的商業化,仍然有更大的創新空間,可待開啟。

黑智二維碼

歡迎關註人工智能垂直號黑智

學霸君高考機器人自適應教育人工智能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1150

郭樹清會見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 他們聊了啥?

8月8日,銀監會主席郭樹清會見了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一行,雙方共同探討發揮香港在“一帶一路”建設融資中的獨特優勢,就加強兩地銀行業深度發展合作等議題進行了溝通。

林鄭月娥在會晤中表示,今年到目前為止,香港銀行業資產總值增加10%,貸款亦有增加,不良貸款的比例較低。她稱,要把握國家發展帶給香港的機遇,不論是“一帶一路”或粵港澳大灣區項目上,都希望國家監管機構繼續與香港金管局合作。

此前,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商務部部長鐘山以及中國證監會副主席姜洋分別會見了林鄭月娥。

8月8日上午,周小川會見了林鄭月娥一行。雙方就香港發展離岸人民幣業務、參與國家“一帶一路”建設以及加強內地與香港金融合作等共同關心的問題進行了交流。

同日,鐘山與林鄭月娥進行了工作會見,就支持香港參與國家“一帶一路”建設、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系的安排》(CEPA)系列協議的落實和擴大開放、支持香港參與國際和區域經濟合作等議題進行了交流。

當天下午,姜洋會見了林鄭月娥一行。雙方就加強內地與香港資本市場合作交換了意見,表示繼續深化合作,共同促進兩地資本市場健康穩定發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6337

我跟朱嘯虎聊了聊「為什麽總是朱嘯虎」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821/164735.shtml

我跟朱嘯虎聊了聊「為什麽總是朱嘯虎」
42章經42章經

我跟朱嘯虎聊了聊「為什麽總是朱嘯虎」

對話金沙江朱嘯虎,內附有趣新零售實驗。

來源 | 42章經(ID:myfortytwo)

文丨曲凱

封面圖攝於朱嘯虎在北京金沙江創投的辦公室,兩邊的桌子上擺滿了各種獎杯,中間一個大圓桌,非常的「去中心化」。

我其實私下里和朱嘯虎見過三次。

第一次是我剛入行的時候,我跟著當時的老板 Michael Mao 去參加一個被投企業的董事會。我還記得那個會在上海五原路附近的一個小洋房里,而且大概是晚上十點才開始。

那是我第一次參加董事會,感覺來的人都像電影里的大佬,圍著圓桌要開始指點江山。結果會議開始前,我在衛生間偶遇了朱嘯虎,在回來的路上他還主動給我遞了張名片,讓我感覺跟電影里的劇情設置好像有點不符。

20170112113640293

那時候我還不怎麽知道朱嘯虎是誰,當時他的 tag 還是投了餓了麽的男人,小紅書那個時候剛剛起勢,滴滴好像也還在和快的拼補貼。

那天的會上朱嘯虎給了企業大量的反饋意見,很多都是從商業和數據角度出發的,有些時候甚至會直接 challenge 創始人一些問題。我當時對他的感覺可以用三個詞來形容:簡單直接,to the point, consulting style.

第二次是幾個月前,羅斌約我和朱嘯虎一起吃個飯,結果事到臨頭羅斌突然有事,就剩下了我和朱嘯虎倆人。

我當時就聽好幾個朋友說過,朱嘯虎很難聊天啊(笑),一般聊項目他都只聊 20 分鐘。我一想,吃飯還得點菜、還得等上菜、還得慢慢吃完,完蛋了,我慘了,到時要尬聊了。

結果,雖然不能說很尬聊,但還真的讓我反思我們日常聊天中到底包含了多少場面話和廢話。簡單來說就是,我問的問題朱嘯虎真的都回答了,而且仔細想了下真的都特別對,但就是比正常人都簡單直接,to the point 太多。

最後,第三次就是這次的對談了。

100313xecc3j3c6cp7iu3c

在訪談中,我印象最深的一些點是:

1)確認了他聊項目真的最多就只有 20 分鐘,甚至一般都不到(笑)。因為他覺得能把最基本的商業邏輯講通的創業者不多,而真正把重點講完不需要多久。

2)我問他會用哪兩個詞來形容自己,他給的答案我真的很有同感,那就是「好奇」和「紀律」。就如我在音頻中所說,這兩個詞其實是自我限制的,是矛盾的綜合體。

我一直覺得糾結和矛盾是在自我否定中成長,也覺得社會是自洽的系統,進步是多元的產物。所以好奇和紀律這對詞,是我覺得整段音頻里最大的收獲。

3)我問了他本人「為什麽總是朱嘯虎」這個問題,他給的答案是選好賽道是最重要的,當賽道選好後,只要找到其中最好的創業者就好了,而對大多數基金來說最難的問題可能是怎樣選到好的賽道。

介於這個答案過於簡化了「為什麽總是朱嘯虎」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在訪談的最後又追問了一次,結果追問出的答案是「運氣」。

我盡力了。(再笑)

4)問:和王剛的關系是怎麽形成的?

答:「最靠譜的關系是一起賺過錢的關系」。

5)問:怎麽看這麽多新基金的市場?

答:做投資難也難,簡單也簡單,對於新基金來說,最重要的是找到一個成功項目。

6)問:如果有個機會,讓你得到某一個問題的答案,你會希望是?

毫不遲疑的回答:新零售怎麽切。

以上就是我和朱嘯虎的三次接觸。

其實我一直有個奇怪的感覺,就是在好奇和紀律之外,我還很想用「可愛」這個詞來形容他。

希望下次見面不要打我。

42章經的新零售實驗

在結束了和朱嘯虎的對談錄音後,我們又花了一點時間多討論了下新零售該怎麽切這個問題。

回公司的路上,我一時興起,就決定搞一個實驗。下面這張圖就是我們一天之內落地的一個實驗結果。

1

我們把一個無人貨架放到了樓下的電影院門口。上面放了飲料和零食。

在這一步中有三個有趣的點:

1)為了降低 BD 成本,立刻落地實驗,我們把支付碼直接換成了影院的工作人員的微信。

2)貨架左下角的空缺處原本擺放了一堆可樂,而且放過去當場就賣掉了兩罐,但因為影響影院生意很快就被影院收走了。

3)芒果幹本來售賣 9.9 元,因為湊巧和影院售賣的 sku 重疊,被強制漲價到了影院的定價 19.9 元。

2

近距離效果圖

3

影院的門口有無人按摩椅、共享充電寶、無人 KTV、抓娃娃機等等,我們的無人貨架在右手邊的位置。 

4

另外一個角度

最終,這個無人貨架我們擺放了 24 小時,從周六下午 2 點,到周日下午 2 點。

以下是最終的實驗結果:

1)我們放置了 486.4 元的東西,24 小時後,按照 SKU 統計,應收賬款為 201.9 元,實收賬款為 201.5 元。盜損率低到可以忽略不計,這個結果大大出乎我們意料。

我猜是因為影院門口人流密集的原因,給用戶造成了比較大的心理成本。

2)賣的最好的薯片和芒果幹,基本售罄,這兩個是客單價最高的產品,且芒果幹比市價高了一倍有余,說明用戶對價格敏感度不高。

3)按照現場反應,可樂如果沒被沒收預測也會售罄。但桃子汁竟然售賣狀況很差,上架 24 個,售價 2.5 元,最後只賣出 2 個,影院的配套飲品很貴,理論來講不應該。

我猜原因是桃子汁是非知名品牌,結合薯片和芒果幹也可以看出,大家還是對於有品牌的硬通貨需求最大。

周邊電商實驗

對的,剛才應該很多人都看到 42章經 公號綁定了一個小程序。

在一開始大家熱烈關註小程序的時候,我其實一直唱衰,因為我覺得小程序是被動場景的,不具備太大的顛覆性。

但近來隨著微信的一系列動作,我覺得在電商領域里,小程序也許用武之地會越來越大。

所以,我們推出了 42章經 自己的小程序周邊電商,內有手機殼、T恤等產品售賣,也嘗試和一些第三方品牌進行一些有趣的合作嘗試。

在運營一段時間後,也可以再和你們分享下這個實驗的結果。

朱嘯虎新零售實驗小程序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6978

線上抓娃娃機會成為風口麽?我們找兩位創始人聊了聊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1119/166059.shtml

線上抓娃娃機會成為風口麽?我們找兩位創始人聊了聊
遊戲葡萄遊戲葡萄

線上抓娃娃機會成為風口麽?我們找兩位創始人聊了聊

線上線下結合,用戶非常買賬。

文 ✎ 托馬斯之顱

受權發布✎ 遊戲葡萄

年關將至,忽然有人說,現在線上娃娃機就要變成風口了。

小道消息中的數字越炒越高:“某頭部產品宣稱自己有千萬流水,百萬下載!”,“聽說有人拿到了2000萬的融資,不知道是人民幣還是美元……”《樂抓》創始人邵虎覺得自己入局並不早,產品模型也還沒有完全穩定。

但即便公司地處福州,依然有大量投資人找上門來,“目前我們接觸的就有3-5家,投傳統行業的,互聯網行業的都有。”

在資本的催熟下,只過了1-2個月,App Store上已經出現了幾十款抓娃娃產品,頭部產品甚至能排到App Store娛樂榜Top 20。由於入局囤貨的團隊越來越多,娃娃工廠斷貨的現象已經越發嚴重,“下一個生產單要1-2個月才能拿到貨。”還有更多團隊已經瞄準了這個領域——線上抓娃娃解決方案提供方:聲網聯合創始人肖峰稱,僅上周就有數十家團隊向他們咨詢了線上娃娃機的相關信息。

微信圖片_20171119091433

線上抓娃娃真的會成為下一個風口嗎?

它會成為下一個棋牌行業,持續悶聲賺大錢的勢頭;還是會成為下一個狼人殺,多少資本都催生不出一則爆款?

線上線下結合,用戶非常買賬

據在線抓娃娃產品《哇嘰哇嘰》的聯合創始人葉品傑介紹,國內線上抓娃娃產品的靈感大多來自日本。以《Toreba》(抓樂霸)為例,在這類遊戲中玩家可以在頁面中選擇自己喜歡的娃娃,花費貨幣,然後通過兩個不同方向的攝像頭觀察真實的娃娃機,用方向鍵操作真實的搖桿。如果抓取成功,娃娃將會被快遞到玩家手中。

微信圖片_20171119091441

在國內的線下娃娃機生意日益火爆的情況下,不少團隊都開始學習《Toreba》的思路,購買線下娃娃機、控制主板和攝像頭,架構設備,研發自己的App。與此同時,一些直播平臺也在產品中加入了抓娃娃的功能,例如在YY的App中,玩家可以點擊發現-更多-歡樂抓娃娃找到遊戲入口。

微信圖片_20171119091447

在葡萄君體驗來看,國內的抓娃娃App大多提供支持四方向操作的三爪娃娃機,1-6元即可抓取一次,控制起來稍有延遲,但配合兩個不同角度的攝像頭,基本能滿足玩家“找準位置,一爪下去”的操作需求。

微信圖片_20171119091452

說實話,目前國內的抓娃娃App與《Toreba》等海外產品的表現力仍有差距——它們的攝制畫面有些昏暗,視角方向也各不相同。但這些產品真的能吸引喜歡抓娃娃的用戶。葡萄君給一名酷愛抓娃娃的女葡萄君介紹了這個領域,沒過一會兒她就自行找到了一款App,並在群里炫耀自己的戰績。

微信圖片_20171119091458

或許這也說明在線娃娃機具備相當的社交傳播屬性和相當廣泛的用戶基礎。只要玩家體驗過線下抓娃娃,他們就能在線上抓娃娃里輕松上手,快速找到感覺。

頭部產品月流水過千萬

按照幾個線上抓娃娃團隊的說法,這類產品的營收狀況真的很不錯。

《樂抓》的創始人邵虎表示,他們有80多臺娃娃機,產品剛剛上線,還沒開始做大規模的推廣,但每臺娃娃機的日充值金額已經能達到250-300元,月收入接近1萬,每個月的總流水也有80多萬。在他看來,這遠非線上抓娃娃的理想情況,因為“線上抓娃娃的單日營業額有機會做到線下的10倍。”

線下娃娃機可能只有中午和晚上人比較多,其他時間都在閑著。但線上娃娃機不一樣,一天有1440分鐘,娃娃機一般是30秒抓一次,抓的快的用戶肯定用不上30秒,所以單臺機器很可能做到2000多次。

《哇嘰哇嘰》入局市場的時間則更早,而且在App和Web端都有產品,已經積累了不少用戶,據說DAU能達到5000以上,付費率在20%左右。其聯合創始人葉品傑稱,由於團隊始終保持著只有14臺娃娃機的小規模,他們每臺娃娃機的日營業額超過2000元,單月流水能達到70多萬。如果不算人力成本,他們的毛利率能達到60%。“一臺線下娃娃機一周的次數可能都沒有我們一天的多。”

微信圖片_20171119091504

根據一些業內人士的說法,現在線上抓娃娃的兩款頭部產品的娃娃機數量分別在1000臺和500臺左右。如果他們的單臺收入能保持和《樂抓》一致的水平,那就意味著1000萬和500萬左右的月流水,和市場上的傳言基本一致。

但在亮眼的數字之外,一些從業者也表示,在線抓娃娃這門生意並不好做。

1、產品真的不好做,成本也沒那麽低

首先,在線抓娃娃並不是一款好做的產品。它混合了遊戲、電商、線下娛樂設備甚至社交等多重屬性,涉及設備采買維護,倉儲物流,互聯網產品研發,流量獲取等多個環節,每個環節的坑都不少。

在線抓娃娃App的開發難度不大,技術難點主要集中在遠程控制和音視頻傳輸上,後者有聲網等提供低延遲音視頻解決方案的技術供應商解決,但大部分遊戲從業者對前者都沒有經驗,需要慢慢攻克。一般來說,軟件的研發成本保底要在幾十萬左右。

對於遊戲從業者來說,硬件則可能是在線抓娃娃最大的門檻。邵虎稱,現在一臺娃娃機+主板+攝像頭的價格在5000左右,價格倒也不貴。但問題在於,線下娃娃機的使用頻率不高,要半年到一年後才能看出損耗;而線上娃娃機每天都在運行,現在市場上設備的質量普遍不高,線圈、主板非常容易燒毀。“一個線圈是40多塊,天車是700多塊,如果你貪便宜找了不保修的廠商,那就會很麻煩。”

微信圖片_20171119091510

《樂抓》的設備:線上娃娃機沒有搖桿、投幣按鈕和音響

此外,以《樂抓》80多臺娃娃機的體量而言,他們目前的人員成本有20多萬,設備存放場地的月租約2萬,視頻流量成本一個月要4萬-5萬,存放娃娃的貨倉月租也要1萬……邵虎稱,他們現在每天要出貨600-800個娃娃,這對物流也提出了不小的挑戰。而伴隨娃娃機數量的增加,倉儲物流、設備維護的成本,以及對應的人員成本還會呈幾何倍數增長。

2、 即將開始的流量大戰

另外,線上抓娃娃仍然是一款互聯網產品,而所有互聯網產品都要面臨流量的考驗。

葉品傑稱,他們的用戶多為16-28歲,擁有一定消費能力,喜歡新奇事物,喜歡表現自己的年輕人,多為電商平臺、直播平臺以及正版網絡小說的用戶,且喜歡看娛樂八卦。這種用戶的單價在5-7元之間,遠低於遊戲用戶的水準,但月ARPU已經能達到15元。

在上線早期,《哇嘰哇嘰》曾經采用朋友圈、QQ群等人際傳播的形式進行推廣,後來也在微博、美拍、鬥魚上傳視頻,吸引自然流量,並通過邀請好友獲得免費抓取次數的方式來尋求二次傳播。但在大規模的流量采買面前,新入局的團隊可能很難通過這種方式來獲取足夠的流量。

微信圖片_20171119091516

以目前入局的在線抓娃娃團隊來看,《天天抓娃娃》是Same團隊的內部創業項目,而Same曾獲得騰訊領投的2000萬美元的投資;《歡樂抓娃娃》獲得了IDG資本的投資;《開心抓娃娃》的團隊由糗事百科創始人王堅組建……有些團隊的背景甚至涉及互聯網金融、電商等等,它們往往或者擁有充沛的資金或者豐富的流量運營經驗。有從業者稱目前頭部產品的日新增量應該在1萬以上,也由此可見他們的推廣力度。

另一方面,YY等直播平臺也開始試水這一領域,他們擁有與抓娃娃用戶屬性高度一致的自有流量,這也進一步縮小了線上抓娃娃App的流量獲取空間。

3、運營層面的成本比拼

最後,許多在線抓娃娃產品也開始在運營上發力,爭奪現有的用戶。

一些產品正在提升自己抓取娃娃的概率,用更高的成本增加獲客概率和留存;也有產品降低了娃娃的抓取價格,提供了一元專區。當然,贈送免費次數、充值折扣更是最常見的競爭方式。

另一方面,運營競爭還蔓延到了更加細節的領域。一些平臺加入了積分商城功能,允許玩家通過各種方式獲得積分,然後用積分直接兌換獎品;而葉品傑則表示,他們會給娃娃專門定制包裝盒,在用戶生日附近寄出的娃娃還會額外附贈信件和小禮品,以此維系與用戶之間的情感聯系。

微信圖片_20171119091527

顯而易見,大部分的運營手段都在變相補貼用戶,這些補貼也會進一步提升廠商的運營成本。

線上抓娃娃會是下一個風口嗎?

葡萄君認為,現階段線上抓娃娃的確存在機會,但沒有人敢肯定這個機會能持續多久。

和傳統遊戲相比,線上抓娃娃挖掘到了一批新興人群的需求,並且采用了付費率更高的收費模式。在產品數量較少的時期,他們能夠以較低的價格觸達這些新型人群,享受到大量的流量紅利。

但當競品越來越多,甚至大流量App都開始入場之後,線上娃娃機的成功可能也會和傳統遊戲一樣艱難

當然,如果你認為自己速度夠快,能夠抓住現階段的流量紅利,想要試水這個領域,那葡萄君也有一些建議:

1、在二三線城市建立團隊和倉儲物流體系,用敏捷開發的方式研發線上產品,盡量壓縮成本;

2、 拉一些懂硬件,懂音視頻傳輸技術,懂電商,懂物流的朋友合夥;

3、 初期僅購置10臺以內的設備,觀察倉儲物流及設備維護運營狀況,謹慎擴張規模;

4、盡快融資。有開發者認為在明年1-2月,線上抓娃娃產品的競爭將正式進入白熱化。屆時可能小富即安都是妄想,生存才是第一要務;

5.、快速掌握幾個重要的流量獲取手段,保證產品的基礎流量;

6、 在保證核心玩法良好體驗的情況下,探索更加差異化的產品形態,比如提供更獨特的操作體驗、產品氛圍或者獎品。

說實話,線上抓娃娃和其它遊戲品類相似,並不會讓你一夜暴富,也不存在什麽捷徑,所謂的“風口”更不一定是入局的最好時機。好在經歷過VR、狼人殺、共享充電寶等一系列風口之後,這次資本的態度還算冷靜。

在采訪過程中,一名業務還未做大,但已經拿到了幾百萬天使輪融資的開發者也對現狀有點兒哭笑不得:“我個人覺得這種東西成為風口沒什麽意思,但上個月一下子冒出來幾十家,聽說下個月還要有100多家,沒辦法,它好像真的成了風口。”

抓娃娃機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9051

周鴻祎對話劉強東:除了階層、臉盲和創業,還聊了這些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1120/166076.shtml

周鴻祎對話劉強東:除了階層、臉盲和創業,還聊了這些
鳳凰科技鳳凰科技

周鴻祎對話劉強東:除了階層、臉盲和創業,還聊了這些

目標非常重要,通過日積月累的訓練,在大腦中形成回路,才能很快的去對形勢作出判斷。

來源 |  鳳凰科技(ID:ifeng_tech)

作者 |  王玄璇

11月19日下午《顛覆者:周鴻祎自傳》新書發布會在京東總部舉行,360集團創始人兼CEO周鴻祎發表了主題演講,並與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兼CEO劉強東展開了對話。

《顛覆者:周鴻祎自傳》是周鴻祎迄今為止唯一公開的個人自傳,錄了周鴻祎從幼年到今四十余年的經歷,一個挑戰者二十年的創業歷程。已於11月7日開售。

191703357

關於“顛覆”,周鴻祎在序言中表示,360免費殺毒軟件,是對“免費理論”的一次的檢驗,顛覆了傳統收費殺毒,也是360 公司和周鴻祎本人的一次顛覆性的創新。

在今日主題為“人生就是不斷顛覆”的演講中,周鴻祎說到,360和京東都是在巨頭的重壓之下,對巨頭進行顛覆。“有人問劉強東為什麽不寫本?劉強東說‘我過十年再寫’。這是傳統的說法,”周鴻祎調侃說:“00後都粉墨登場了,我們這些70後為什麽不能寫本書吹噓吹噓自己呢。”

“熊孩子”周鴻祎談階層固化

在今日的演講中,周鴻祎特別提到“階層固化”這一觀點。他認為,如果能用一些正確的方法,比如設立長遠目標,這一目標與欲望不同,有時甚至是相悖的。如果能做到,每個人都有機會打破自己的階層。

“很多人錯不錯在出身平凡,而是錯在長大後,把賺錢設為唯一目標。”周鴻祎談到,課外閱讀對他的影響特別大,尤其是主人公的傳奇經歷和他們的理想,感染了周鴻祎。他總結說好奇心、興趣和大量閱讀是讓他走到現在最重要的三件事情。

周鴻祎出生於1970年,在鄭州一個大院里長大,父母是事業單位職員。他回憶,小時候自己是個標準的“熊孩子”:上課說話、做小動作……被老師點名字、叫到教室前面罰站成了家常便飯。周鴻祎形容,兒時的成長環境屬於典型的“散養”,行動、想象力都不受束縛,“可以說天性得到了極大釋放”。

15歲時,周鴻祎第一次讀到了《少兒計算機報》。在高二一次班會上,他走上講臺,面對同學們說出了自己的理想:“這輩子就要做一個電腦軟件的開發者。”後來,周鴻祎被保送西安交通大學計算機專業,從讀研期間銷售“反病毒”卡開始,他依靠出色的創造力一路奮鬥,直到成為360集團CEO。

“我不希望這是一本勵誌的雞湯”,周鴻祎表示,很多事情都是被包裝的,在過程中,他們自己也是摸石頭過河,很多時候內心非常恐懼,但是不能表現出來。“勇士和懦夫的區別在於,勇士控制了自己的恐懼。”周鴻祎希望這本書能真實地呈現出他的創業經歷。

2

與“寒門貴子”劉強東討論誰是臉盲

“寒門貴子”劉強東和周鴻祎不一樣,他從小在外婆身邊長大,外婆不識字,學習都靠他自己。

劉強東在現場表示,不要總盯著眼前那座山,要保持無知與無畏,看到遠方。他18歲考入中國人民大學,大學後第一次接觸到電腦,由於和專業不相關,他自己買了電腦書,在紙上寫代碼。

1994年時寫程序很賺錢,劉強東寫了很多電腦程序,寫一晚上能賺5萬元,對當時的他來說是天文數據。到1995年劉強東寫了兩年程序,共賺了20多萬。之後的故事已經被大眾熟知,1998年劉強東帶著1.2萬元在中關村租了一個小櫃臺,開始做光磁產品的線下批發。2003年將櫃臺搬到網上,才有了後來的京東。

有意思的是,周鴻祎提到網友熱議的“不知妻美”段子,調侃劉強東說他自己才是真的臉盲,臉盲只是記不清是誰,而不是無法判斷對方是否是美女。劉強東回應稱,他真的是臉盲,對於對方是否是美女沒有太好的判斷。“可能這就是我的某種缺陷。”他說,就像他自己五音不全一樣,都是某種“缺陷”。

4

創業不只是“從0到1”

關於創業,劉強東認為,創業者不一定先要去大公司歷練,是否去大公司取決於每個人自己。當你有一個全新的商業模式,在小範圍內已被證明是成功的,就可以直接去創業。但如果沒有,則需要謹慎。

周鴻祎表示,很多人總是說要創業,但是總說不做,做是最重要的。在中國,由於商業環境複雜,創業者的壓力比美國創業者大,創業者一定要有自己的團隊。

他認為,創業需要有一顆平常心。對創業的認識也可以更加多元化。“從0到1非常重要,從1到N也很重要。”周鴻祎認為,他自己就是從1到N。如果只把創業定義為從0到1,會非常狹隘。做更多1到N的事情,比如去大公司工作,也可以看成是創業的一種階段,積累、學習,這種經歷對創業來說也非常重要。

“我不想認命,不想說我的競爭對手我永遠打不過他。”劉強東說,這就是他的性格。京東70%的員工來自於農村,他希望帶領著這群兄弟,不去認命。

周鴻祎強調,年輕時的目標非常重要,通過日積月累的訓練,在大腦中形成回路,才能很快的去對形勢作出判斷。很多所謂的“靈光一現”,背後都有長時間的積累。這也是《顛覆者:周鴻祎自傳》這本書的核心。

京東360劉強東周鴻祎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9263

聊了十幾家無人貨架,我們想給這個風口潑點涼水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1220/166544.shtml

聊了十幾家無人貨架,我們想給這個風口潑點涼水
鳳凰科技鳳凰科技

聊了十幾家無人貨架,我們想給這個風口潑點涼水

單純只做無人貨架的想象空間已經不大。

來源 | 鳳凰科技(ID:ifeng_tech)

作者 | 崔蓀亞

創立於2015年6月的小e微店在去年下半年開始轉型,主攻無人貨架購物,盡管當時整個領域還沒有幾個玩家,創始人榮光判斷,“在一個時間段之後,很多人都會關註到這種商業模式。”

榮光可能沒有想到,這個時間段被瘋狂湧進來的資本、巨頭、玩家迅速壓縮了。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市場上至少有超過50個玩家入場,已經湧入的資金至少超過20億元人民幣。

就在12月19日,阿里又聯合美的集團推出“小賣櫃”,正式進軍無人貨架領域;同日,看似和無人貨架八竿子打不著的獵豹移動,也在這一天確認布局無人貨架,旗下“豹便利”從11月初開始運營,已鋪設5000個點位。

新零售在這一年成為關鍵詞,而無人貨架在所有線下形態中,因為距離用戶最近,主打最後100米的天然優勢,不管是對於新的創業機會,還是意圖探索線下新流量的巨頭來說,都具備著某種不可抵擋的魔力。

一時之間,“千架大戰”,像極了當年的千團大戰、O2O浪潮、共享經濟的蔚然之風,這些頗為相似的歷史都有著一條共同的劇情發展主線,缺乏好的投資標的,泡沫之下行業爆發出瘋狂和不理性。

我們想給目前這個火熱的風口,潑出幾盆負責任的涼水,讓行業冷靜一下,並拋出幾個不負責任的預測和判斷。

涼水一:門檻低,很難樹立壁壘

在目前所有的創業項目中,無人貨架可能是最沒有技術門檻的了,商業模式也很簡單,因此很難樹立競爭壁壘。如果拋開智能櫃不看,無人貨架項目的創業,只要一個貨架和一些商品,再加上渠道談判,就可以迅速展開。

在中國的創業中,怎麽用最快的方式跑出領先優勢?無人貨架項目,目前的操作就是融資,迅速搶占點位,簽好排他協議。現在各家的做法差別不大,商品差異也不大,大家都在齊頭並進向前沖的階段。

整個環境基本是“你有錢、我也有錢,他還有靠山”的態勢,對於現在還想入場的創業者來說,如果你一沒有錢、二沒有人、三沒有先發優勢,還是冷靜一點,不要再往里面擠了。

涼水二:商品還是以標準品為主,商品相似度高

盡管多數無人貨架公司會宣稱智能選品、後臺大數據實時動態更新貨品,但據鳳凰網科技的調研觀察,貨品更新的比例可能只在10%左右,多數商品依然集中在日常快消標品,比如水、火腿腸、餅幹、膨化食品等。

熊貓資本投資經理丁一丁此前密集看過無人貨架項目,他告訴鳳凰網科技,無人貨架上面可以擺放的SKU非常有限,通常在一百多款,而SKU的分散度沒那麽大,也就是說其實這家企業員工喜歡的商品TOP榜和那家企業員工的喜好,雖然可能會有一些細微差別,但差別不會特別大,也就是說,大部分無人貨架的商品相似度較高。

基於此,很多無人貨架企業開始嘗試差異化,比如推出冷櫃、熱櫃、鮮食、網紅食品,這對供應鏈的要求會大大提高,當網點不夠密集的時候,運營成本會很高,據鳳凰網科技的調查,目前已經有不少小玩家出現了補貨慢的情況,比如貨架已經空空如也,但過了一個禮拜依然沒有補貨的情況,供應鏈和物流能力完全跟不上。

怎麽平衡網點數量和商品差異化,是現在的無人貨架企業不得不跨過去的一道坎。

涼水三:商品損耗率高,存在破窗效應

目前對外公開商品損耗率的公司,大部分將這個數字說在了5%左右,甚至更低。這里面存在一個很明顯的問題,這個百分比是怎麽算出來的,可能不同的公司會有各自的理解和定義,其實無法直接進行橫向比較。一位無人貨架業內人士向鳳凰網科技透露,他了解到的有些無人貨架企業,貨損率可能高達三分之一。

小e微店榮光想到的控制策略,則是通過場景來保障,“如果你是在一個人員流動性大或者開放式的場所,就會有很大的損耗。現在我看到市場有很多玩家,他們會把貨架擺到電梯,還有過道、走廊,那將演變成一門挑戰人性的生意。一定要在封閉的場景下固定人群進行消費。”

涼水四:初始成本的投入越來越高

果小美創始人閻利瑉曾算過一筆賬:果小美的單個貨架成本在300元-400元左右,貨品600元左右,BD成本100元,算下來鋪設一個點位的初始成本在1000元。

但一位無人貨架的業內人士表示,現在初始成本的投入越來越高,他向鳳凰網科技重新算了這筆賬:

1、設備成本:普通貨架單個成本300-500元,冷櫃、熱櫃等單個成本至少1000元,競爭在不斷加劇,采用冷、熱櫃的點位比例會越來越高,所以一個點位僅硬件設備至少1000-1500元,這還不包括采用智能設備;

2、地推成本:包括給BD人員的基本工資、績效獎勵,為了爭奪點位,很多玩家還有給入駐企業的各種現金或者返現獎勵,現在一線城市鋪設一個點位1000元起跳,很多企業的BD成本攤到每個點需要2000元;

3、初始商品鋪貨:陳列不能太少,要豐富,基本貨架上至少得有幾十個SKU,一共幾百件商品,加上冰箱里的飲料,這又是1000元去掉了;

4、物流:把設備和商品運到企業,200元的物流費用是至少的。

按照這個清單計算下來,一個點位的初始成本至少4000元起跳。

涼水五:投放無效、低質量點位,以快速增長數量

在和一些無人貨架地推人員的溝通中,他們告訴鳳凰網科技,一些競對的地推會主動找到他們,希望花錢買下其手中淘汰掉的點位,這些通常是被驗證過是低質量的、或者覆蓋員工人數較少的點位,對經營沒有太大的正向作用,唯一的好處是可以幫助他們完成績效,快速增長點位的數量。

七只考拉創始人文朝暉談到他們對於一些低質量點位的處理,比如到達一定的丟失率,他們會主動撤架,關於同行對貨品丟了就丟了的做法,文朝暉不作評價,“但我們沒有那麽多錢去丟。”

涼水六:盈利預期不樂觀

無人貨架本身的盈利能力可能沒有那麽顯著,很多創業者也在講著這樣的故事:無人貨架可以比寫字樓便利店更早、更快觸達辦公室白領人群,在收獲這部分流量之後,盈利除了通過售賣商品本身,還可以往其他領域延展,比如分眾廣告、新產品的分發測試渠道等等。

分眾廣告可以怎麽做?一是在貨架上直接打廣告,但因為辦公室不是商業化的場景,可能會面臨企業行政的阻礙;二是在用戶交易掃碼之後的彈出廣告,這或許比前一種方式靠譜,但對用戶體驗的傷害有多大,廣告的轉化率能有多高,都還有待進一步的考量。

那作為商家新產品的測試渠道呢?關於這一點,丁一丁認為,用戶不是為了嘗鮮來貨架購買東西,通常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即時性、沖動性消費需求,這種情況下,核心要看新產品在貨架上能不能賣得動。他認為,機會可能在沒有太強品牌效應的品類里進行嘗試,比如沙拉、果切、面包等。

潑了那麽多盆涼水,以下是鳳凰網科技結合與多位玩家、投資人的溝通,做出的幾點“不負責任”的預判。

預判一:2018年上半年會出現無人貨架公司的倒閉潮。

共享單車從真正火爆到迎來倒閉潮,大概一年的時間,這個過程放在無人貨架領域,時間可能會進一步壓縮,預計在2018年上半年就將會出現無人貨架企業的倒閉潮。退出者具備幾點特征:第一是點位數量少,尤其是優質點位數量少;二是運營效率低;三是沒有供應鏈支撐。

預判二:行業並購案會越來越多,資源向頭部兩家集中。

目前,無人貨架領域已經出現了果小美與番茄便利、猩便利與51零食的並購,明年將會是打群架的局面,而在“千架大戰”中會出現越來越多的行業並購案。

猩便利聯合創始人司江華曾向鳳凰網科技做出判斷,他認為,今年元旦或者春節前,這個賽道會快速聚攏在兩三個玩家,“哪一家可以率先達到30萬個左右點位的體量,基本上就可以占據絕對優勢”。

預判三:單純只做無人貨架的想象空間已經不大。

單純只做無人貨架的企業,可能將支撐不起擴張和消耗戰,目前巨頭的入場越來越多,優勢就在於他們的核心業務與無人貨架可以有所補充,可共享人力、物流、倉庫,且天生有BD資源和采銷資源。

文朝暉就拒絕外界給公司貼的“辦公室無人貨架”的標簽,他更願意將自己定位成一個做“近場零售”的公司,解決用戶100米以內的消費需求,並讓用戶的消費需求能在3s內被滿足。基於這樣的考慮,他和他的團隊更多思考的是把貨物和產品通過什麽樣的介質投到對應的場景里,這個場景,可能是封閉的、半開放的、開放的。

無人貨架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9817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上海一家科技公司逗留一小時,聊了這些

4月11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到訪上海,在上海一家科技公司逗留了一個小時。這是李顯龍此次到訪上海唯一參觀的企業,目的是為了引入中國技術,推進新加坡“智慧國家”(Smart Nation)的建設。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左)和遠景集團CEO張雷(右)

李顯龍隨後在社交媒體Facebook上分享稱,今天參觀了中國一家智慧能源解決提供商——遠景集團,了解到了不少智能設備和傳感器。該企業的EnOS操作系統可以讓設備互相連結和溝通,不僅可以實現對能源系統的監控和調節,而且還可以優化可再生能源的效能。這些可供我們學習並采用。

遠景集團CEO張雷並沒有料到李顯龍在參觀後會給自己的企業“打廣告”。他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新加坡政府打造全球“智慧國家”的目標一直很清晰,早在2014年就推出了“智慧國家”戰略,如今已經在多個領域實現了自動化和智能化。目前,智能物聯網平臺是他們非常需要的。

張雷表示,遠景構建的能源物聯網平臺EnOS連接協同了全球超過100GW的能源終端。目前和新加坡吉寶集團旗下的Keppel Urban Solution公司(下稱“吉寶”)簽署了備忘錄,開展智慧城市項目的建設。除了產品與平臺合作外,遠景還在新加坡建立了數字化研究中心,預計組建200人左右的研發團隊,把新加坡作為試驗田的同時,也作為進一步開拓國際市場的門戶。與此同時,吉寶和遠景還在共建天津生態城項目,為其提供智能物聯支持。

一方面借著“一帶一路”的東風向外走,一方面積極引入全球的優良實踐,把總部設在上海的遠景集團是中國科技企業發展的縮影。而在物聯網領域,中國的企業已經有了和全球競爭者同臺的技術和能力。

未來的物聯網市場是一塊巨大的蛋糕,包括谷歌在內的不少科技企業都在瞄準著發力。全球IT研究與顧問咨詢公司高德納(Gartner)預計,到2021年,全球聯網設備將達到280億,其中160億與物聯網相關。管理咨詢公司麥肯錫預測,到2025年,物聯網每年最高可創造11萬億美元的經濟效益,對全球經濟的貢獻高達11%。

另據工信部預計,到2020年,我國物聯網產業規模將超過1.5萬億元。工信部副部長羅文在2017世界物聯網博覽會上透露,我國已部署的機器到機器(M2M)終端數量突破1億,物聯網產業規模已從2009年的1700億元躍升至2016年超過9300億元,年複合增長率超過25%。

張雷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就智慧城市的發展而言,國內各城市的發展情況差別較大,需要找到實踐的場景才能應用,這取決於各地政府的決心。國內智能物聯網的發展才剛剛開始。遠景的目標是成為能源領域的蘋果,既能制造智能硬件,也能開發操作系統。

目前,臨港集團已與遠景形成戰略合作,以帶動上海智能物聯網產業的發展,促進樓宇及產業園區智慧能源系統的設計、建設和運營。此外,遠景還與吉寶在越南西貢建設“運動城市”(Sport City)項目,在可再生能源發電、智慧能源管理等方面促進傳統建築開發商的數字化和低碳化轉型。

李顯龍在4月12日的一場論壇上表示,據中方數據,新加坡在中國的投資占“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對華投資總額的85%,而中國對“一帶一路”相關國家的投資額中,近三分之一是經由新加坡投向這些國家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323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