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菊花與刀的仿徨:日本互聯網漸被世界移出“群聊”?

來源: http://www.iheima.com/space/2016/0223/154372.shtml

導讀 : 日本創新真的不行嗎?

互聯網自誕生於美國以來,迅猛繁衍到全球,期間時而隱晦,時而煊赫,歷經數次泡沫與繁華。互聯網這一路走來,綿延幾十載,各國對待這個舶來品自然是接收程度不一,步子太大,扯著蛋的有,比如中國當下互聯網O2O浪潮,喧囂褪盡後的浮屍餓殍,不就是走的太快,靈魂都有點跟不上的真實寫照嗎?

當然有走的快的,映襯之下自然就有走的慢的。比鄰而居的日本,自古以來跟中國就是一衣帶水,可如火如荼的互聯網O2O浪潮到了日本國卻偃旗息鼓,最起碼在氣勢上蔫了不少。 其實日本互聯網起步很早,在繁榮程度上一度僅次於美國,NTT DoCoMo的i-Mode更是引領了移動互聯網領域的創新,而當下卻顯得暮氣橫生。將菊花與刀兩種截然不同文化完美融為一體的日本,於旁人看來,如今卻也陷入了仿徨。日本互聯網在這波新的浪潮下似乎漸被移除群聊的背後又歸結為何種原因?日本的這種慢,對跑的太快的我們還有借鑒意義嗎?

昔日輝煌完善的線下體系,如今卻成了O2O的掣肘

人們對自己的優點總是信心十足,而這份過度自信經常又是淩駕於時代趨勢之上的。要知道再鋒利、再長的刀也砍不到自己的刀把!日本當下互聯網的發展就失足於此。

O2O本質上是對產業的一種結構性調整,線下用戶體驗不佳的服務引得資本的介入,從而化腐朽為神奇,鯰魚效應使得行業更好的發展。用戶用餐在線下得不到及時的服務保證,各類餐飲平臺便應運而生,提供更優質、更便利的服務,最後通過交叉價格補貼制度將用餐這種大眾行為通過線上訂購,聚合於新的平臺之上,從而產生新的聚合效應。打車等市場亦如是。

而日本由於上世紀70年代就已崛起,產業經過了數次的完整升級,因此線下經濟早已盤根錯節,在互聯網尚未構成顛覆力量之時就已經建立起自己的護城河,因此顛覆起來相對較難。還以餐飲為例,在日本除了肯德基麥當勞多米諾披薩這些本來就有外賣系統的店鋪有自己的網站和應用以外,還沒有出現公司能夠成功的整合小商鋪來提供外賣服務。想做的公司不少,但是他們多少都會碰到用戶對服務質量要求過高的困難。

日本人正是被這種線下優質的體驗與服務慣壞了,反而讓電子商務的體驗與服無法超越線下實體店的。因此,正是因為日本發達的連鎖實體商業反而掣肘了線上互聯網發展的生存空間與創業空間,電子商務領域折射出來的,也是日本線下實體業與互聯網博弈的一個側面,即過於發達的線下服務體系反而讓互聯網創業的空間被壓縮。

線下服務完善,沒有那麽多的痛點可供顛覆,反而成了線下連接線下的掣肘。020的大規模出現反而使得行業面臨服務質量的下跌。刀臨菊花,刀已不是刀,花亦不是花。

日本經濟下行嚴重,多行業陷入泥潭

考察一個行業的發展,單論及某一行業避而不談該國整體大盤,不免陷入盲人摸象的誤區。日本本國經濟多年處於下行的境況,日本政府在2月15日上午發表2015年GDP速報值顯示,與2014年度相比,2015年實際GDP的增長率為0.4%,第三、第四度季經濟再報負增長,其中個人消費減0.8%,出口減0.9%,企業設備投資增1.4%等,綜合成“負增長”。負增長原因是國內個人消費不振、出口向中國等新興國家和向美國都處於低迷形勢。

日本經濟基本面尚未發生根本性變化,老齡少子化、生產供過於求、經濟靠外需刺激等結構問題沒有解決。為此,日本央行史無前例地提出了負利率政策,將存款利率下調至負0.1%,以刺激經濟增長。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表示:“負利率將有助於達到2%的物價水平目標。”估計是黔驢技窮的一招。日本民主黨政策調查會長細野豪誌16日就央行開始實施負利率表示擔憂稱,“擔心這樣使地方經濟愈發低迷”。有分析人士稱,日本人活得越來越困頓——把錢放銀行要交費,購買東西要交消費稅,“買也不是,不買也不是”。

有專家分析,自1995年以來,日本的工資一直處於慢性下降狀態,美歐則一直處於上升狀態。英國《經濟學家》文章不無嘲笑地說,日本的中產階級已不再是“現代版的武士”,他們徹底淪為了“草根階層”。

日本整體經濟的下行壓力勢必會波及互聯網行業的整體發展,互聯網前期屬於燒錢探索模式的時期,處於孵化階段正需要政府及各界人士的呵護、扶持,政府的羸弱勢必造成撫養者這一角色的錯位,從而從源頭上遏制了新事物的全面開花。而這一點在中國卻得到了大力度的扶持,從中央到地方,到處彌漫著“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氛圍,在中國這個熱鬧鄰居的對比之下,日本互聯網必然顯得黯淡無光。

創業低迷:巨頭羸弱下的聯動效應

在中國縱然有BAT巨頭盤橫錯節滲透於各行業,但是自從巨頭從吞並到連接一切,各垂直領域依然有機會挖掘新的利基市場,而且形成多梯隊排列,並枕戈待旦時刻準備逆襲,這種充分競爭的市場為互聯網積蓄足夠的人才、公司儲備,各家爭相插隊,絲毫不會擔心斷層問題。

如果說存在著騰訊、百度、阿里巴巴等多家巨頭和眾多創業公司的中國互聯網如同是齊、楚、晉等列強爭霸、中小諸侯群雄並起的春秋時代,而日本互聯網則更像是秦國一家獨大的戰國後期。可巨頭那,近年有呈孱弱之態,後方的中小創業型公司又不能很好地替補。

軟銀在日本呈一家獨大局面,電商領域的樂天等平臺並不能與之抗衡,更有甚者索尼等科技巨頭頻顯疲態。2015年1-3月份,索尼的手機通信業務、遊戲網絡服務業務、影像產品及解決方案業務、家庭娛樂和音響業務和設備業務,五大業務全部錄得營業虧損,造成索尼2015開年第一季營業虧損達977.73億日元(約合50億元人民幣),是連續2年巨虧。2013年1月,出售紐約總部大樓;2014年2月,出售筆記本電腦業務VAIO,出售東京品川區禦殿山部分地產包括舊總部大廈;2014年7月,分拆電視機業務。

有消息稱,在截止2016年3月31日的2015/16全財年,夏普不僅無法實現公司早前預測的100億日元營業利潤,還可能連續2年營業虧損,達數百億日元規模,而核心主營液晶業務的低迷,使得夏普2015全財年的凈虧損可能超過1000億日元。

國內經濟下行,科技公司頻頻虧損,創業維艱的思潮泛濫,加上日本國民中終身雇傭制盛行,職業忠誠度高,本身就缺乏創業氛圍,巨頭羸弱的聯動效應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創業、創新思潮!

O2O後時代,日本依然應成我們學習的榜樣

前文中,誌剛通過大篇幅給大家論證了日本互聯網的疲態,但是在最後我還是想落腳到向日本學習,尤其在如今的O2O後時代背景下。正如開篇所述的那樣,我們這輪創業大潮來的太快,步子大扯著蛋了。

O2O後時代,慢下來,走精細化道路才是最終勝出的王牌,而在這點上,日本的工匠精神,有傳承,有源流,有情懷,一絲不茍苦心孤詣,有“道”,有“器”,有“術”,每個產品都可能是臻至藝術品的精品,截至2015年,全球壽命超過200年的企業,日本有3146家,為全球最多,德國有837家,荷蘭有222家,法國有196家。這波O2O的倒閉浪潮下,對比日本不得不給我們提供了新的借鑒,沒落後的凡客,其CEO陳年更是經常為一件襯衣多次奔赴日本向老匠人學習。

一時間,各種披著O2O概念外衣的企業紛紛崛起,這是個商品過剩的互聯網時代,但服務永遠短缺。就商家而言,想借助O2O彎道超車,在移動互聯網大時代取勝,好服務是必需品。O2O的核心價值,就是讓消費者能夠以較低的成本(資金、時間、溝通等成本)獲得超值的服務。因此,撇開企業賴以生存的產品不說,服務才是O2O制勝之“道”。而對電商來說,線下的服務能力才是體現優勢的最佳渠道。

因此,在競爭越來越激烈的當下,商家既拼產品,更拼體驗和服務。電商通過線上與用戶連接,但體驗和服務落地只有一條路——回到線下!當前如火如荼的O2O,其本質是服務,更切確地說,是線下服務。互聯網營銷和互聯網技術不過是服務體現和實現的載體。線下服務能力會成為O2O時代,企業核心的競爭力,而這種工匠精神的服務較之中國,日本是更加完善的。

寫在最後

過去二十多年特別是最近十多年中,中國經濟建設突飛猛進,日本卻陷於停滯甚至負增長泥潭。面對中國蒸蒸日上,日本似乎有走下坡路的趨勢,某些人的頭腦中逐漸形成一個“幻覺”:中國即將超越日本。菊花與刀作為性格基因的日本陷入互聯網的迷茫之中,大有漸被世界經濟移除群聊之勢,但對待鄰邦我們不能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立場,對待這個鄰邦,我們應當多反思其新形勢下的弊病,用以自勉,但不能陷入坐井觀天的自大之中,要知道日本身上依然有我們學習的東西。

菊花 與刀 刀的 的仿 仿徨 日本 互聯網 互聯 漸被 世界 移出 群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6372

菊花與刀的仿徨:日本互聯網漸被世界移出“群聊”?

來源: http://www.iheima.com/space/2016/0223/154372.shtml

導讀 : 日本創新真的不行嗎?

互聯網自誕生於美國以來,迅猛繁衍到全球,期間時而隱晦,時而煊赫,歷經數次泡沫與繁華。互聯網這一路走來,綿延幾十載,各國對待這個舶來品自然是接收程度不一,步子太大,扯著蛋的有,比如中國當下互聯網O2O浪潮,喧囂褪盡後的浮屍餓殍,不就是走的太快,靈魂都有點跟不上的真實寫照嗎?

當然有走的快的,映襯之下自然就有走的慢的。比鄰而居的日本,自古以來跟中國就是一衣帶水,可如火如荼的互聯網O2O浪潮到了日本國卻偃旗息鼓,最起碼在氣勢上蔫了不少。 其實日本互聯網起步很早,在繁榮程度上一度僅次於美國,NTT DoCoMo的i-Mode更是引領了移動互聯網領域的創新,而當下卻顯得暮氣橫生。將菊花與刀兩種截然不同文化完美融為一體的日本,於旁人看來,如今卻也陷入了仿徨。日本互聯網在這波新的浪潮下似乎漸被移除群聊的背後又歸結為何種原因?日本的這種慢,對跑的太快的我們還有借鑒意義嗎?

昔日輝煌完善的線下體系,如今卻成了O2O的掣肘

人們對自己的優點總是信心十足,而這份過度自信經常又是淩駕於時代趨勢之上的。要知道再鋒利、再長的刀也砍不到自己的刀把!日本當下互聯網的發展就失足於此。

O2O本質上是對產業的一種結構性調整,線下用戶體驗不佳的服務引得資本的介入,從而化腐朽為神奇,鯰魚效應使得行業更好的發展。用戶用餐在線下得不到及時的服務保證,各類餐飲平臺便應運而生,提供更優質、更便利的服務,最後通過交叉價格補貼制度將用餐這種大眾行為通過線上訂購,聚合於新的平臺之上,從而產生新的聚合效應。打車等市場亦如是。

而日本由於上世紀70年代就已崛起,產業經過了數次的完整升級,因此線下經濟早已盤根錯節,在互聯網尚未構成顛覆力量之時就已經建立起自己的護城河,因此顛覆起來相對較難。還以餐飲為例,在日本除了肯德基麥當勞多米諾披薩這些本來就有外賣系統的店鋪有自己的網站和應用以外,還沒有出現公司能夠成功的整合小商鋪來提供外賣服務。想做的公司不少,但是他們多少都會碰到用戶對服務質量要求過高的困難。

日本人正是被這種線下優質的體驗與服務慣壞了,反而讓電子商務的體驗與服無法超越線下實體店的。因此,正是因為日本發達的連鎖實體商業反而掣肘了線上互聯網發展的生存空間與創業空間,電子商務領域折射出來的,也是日本線下實體業與互聯網博弈的一個側面,即過於發達的線下服務體系反而讓互聯網創業的空間被壓縮。

線下服務完善,沒有那麽多的痛點可供顛覆,反而成了線下連接線下的掣肘。020的大規模出現反而使得行業面臨服務質量的下跌。刀臨菊花,刀已不是刀,花亦不是花。

日本經濟下行嚴重,多行業陷入泥潭

考察一個行業的發展,單論及某一行業避而不談該國整體大盤,不免陷入盲人摸象的誤區。日本本國經濟多年處於下行的境況,日本政府在2月15日上午發表2015年GDP速報值顯示,與2014年度相比,2015年實際GDP的增長率為0.4%,第三、第四度季經濟再報負增長,其中個人消費減0.8%,出口減0.9%,企業設備投資增1.4%等,綜合成“負增長”。負增長原因是國內個人消費不振、出口向中國等新興國家和向美國都處於低迷形勢。

日本經濟基本面尚未發生根本性變化,老齡少子化、生產供過於求、經濟靠外需刺激等結構問題沒有解決。為此,日本央行史無前例地提出了負利率政策,將存款利率下調至負0.1%,以刺激經濟增長。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表示:“負利率將有助於達到2%的物價水平目標。”估計是黔驢技窮的一招。日本民主黨政策調查會長細野豪誌16日就央行開始實施負利率表示擔憂稱,“擔心這樣使地方經濟愈發低迷”。有分析人士稱,日本人活得越來越困頓——把錢放銀行要交費,購買東西要交消費稅,“買也不是,不買也不是”。

有專家分析,自1995年以來,日本的工資一直處於慢性下降狀態,美歐則一直處於上升狀態。英國《經濟學家》文章不無嘲笑地說,日本的中產階級已不再是“現代版的武士”,他們徹底淪為了“草根階層”。

日本整體經濟的下行壓力勢必會波及互聯網行業的整體發展,互聯網前期屬於燒錢探索模式的時期,處於孵化階段正需要政府及各界人士的呵護、扶持,政府的羸弱勢必造成撫養者這一角色的錯位,從而從源頭上遏制了新事物的全面開花。而這一點在中國卻得到了大力度的扶持,從中央到地方,到處彌漫著“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氛圍,在中國這個熱鬧鄰居的對比之下,日本互聯網必然顯得黯淡無光。

創業低迷:巨頭羸弱下的聯動效應

在中國縱然有BAT巨頭盤橫錯節滲透於各行業,但是自從巨頭從吞並到連接一切,各垂直領域依然有機會挖掘新的利基市場,而且形成多梯隊排列,並枕戈待旦時刻準備逆襲,這種充分競爭的市場為互聯網積蓄足夠的人才、公司儲備,各家爭相插隊,絲毫不會擔心斷層問題。

如果說存在著騰訊、百度、阿里巴巴等多家巨頭和眾多創業公司的中國互聯網如同是齊、楚、晉等列強爭霸、中小諸侯群雄並起的春秋時代,而日本互聯網則更像是秦國一家獨大的戰國後期。可巨頭那,近年有呈孱弱之態,後方的中小創業型公司又不能很好地替補。

軟銀在日本呈一家獨大局面,電商領域的樂天等平臺並不能與之抗衡,更有甚者索尼等科技巨頭頻顯疲態。2015年1-3月份,索尼的手機通信業務、遊戲網絡服務業務、影像產品及解決方案業務、家庭娛樂和音響業務和設備業務,五大業務全部錄得營業虧損,造成索尼2015開年第一季營業虧損達977.73億日元(約合50億元人民幣),是連續2年巨虧。2013年1月,出售紐約總部大樓;2014年2月,出售筆記本電腦業務VAIO,出售東京品川區禦殿山部分地產包括舊總部大廈;2014年7月,分拆電視機業務。

有消息稱,在截止2016年3月31日的2015/16全財年,夏普不僅無法實現公司早前預測的100億日元營業利潤,還可能連續2年營業虧損,達數百億日元規模,而核心主營液晶業務的低迷,使得夏普2015全財年的凈虧損可能超過1000億日元。

國內經濟下行,科技公司頻頻虧損,創業維艱的思潮泛濫,加上日本國民中終身雇傭制盛行,職業忠誠度高,本身就缺乏創業氛圍,巨頭羸弱的聯動效應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創業、創新思潮!

O2O後時代,日本依然應成我們學習的榜樣

前文中,誌剛通過大篇幅給大家論證了日本互聯網的疲態,但是在最後我還是想落腳到向日本學習,尤其在如今的O2O後時代背景下。正如開篇所述的那樣,我們這輪創業大潮來的太快,步子大扯著蛋了。

O2O後時代,慢下來,走精細化道路才是最終勝出的王牌,而在這點上,日本的工匠精神,有傳承,有源流,有情懷,一絲不茍苦心孤詣,有“道”,有“器”,有“術”,每個產品都可能是臻至藝術品的精品,截至2015年,全球壽命超過200年的企業,日本有3146家,為全球最多,德國有837家,荷蘭有222家,法國有196家。這波O2O的倒閉浪潮下,對比日本不得不給我們提供了新的借鑒,沒落後的凡客,其CEO陳年更是經常為一件襯衣多次奔赴日本向老匠人學習。

一時間,各種披著O2O概念外衣的企業紛紛崛起,這是個商品過剩的互聯網時代,但服務永遠短缺。就商家而言,想借助O2O彎道超車,在移動互聯網大時代取勝,好服務是必需品。O2O的核心價值,就是讓消費者能夠以較低的成本(資金、時間、溝通等成本)獲得超值的服務。因此,撇開企業賴以生存的產品不說,服務才是O2O制勝之“道”。而對電商來說,線下的服務能力才是體現優勢的最佳渠道。

因此,在競爭越來越激烈的當下,商家既拼產品,更拼體驗和服務。電商通過線上與用戶連接,但體驗和服務落地只有一條路——回到線下!當前如火如荼的O2O,其本質是服務,更切確地說,是線下服務。互聯網營銷和互聯網技術不過是服務體現和實現的載體。線下服務能力會成為O2O時代,企業核心的競爭力,而這種工匠精神的服務較之中國,日本是更加完善的。

寫在最後

過去二十多年特別是最近十多年中,中國經濟建設突飛猛進,日本卻陷於停滯甚至負增長泥潭。面對中國蒸蒸日上,日本似乎有走下坡路的趨勢,某些人的頭腦中逐漸形成一個“幻覺”:中國即將超越日本。菊花與刀作為性格基因的日本陷入互聯網的迷茫之中,大有漸被世界經濟移除群聊之勢,但對待鄰邦我們不能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立場,對待這個鄰邦,我們應當多反思其新形勢下的弊病,用以自勉,但不能陷入坐井觀天的自大之中,要知道日本身上依然有我們學習的東西。

菊花 與刀 刀的 的仿 仿徨 日本 互聯網 互聯 漸被 世界 移出 群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6644

微信群聊升級:可直接收錢 得罪群主分分鐘不讓你進群

微信發布 iOS新版本,在最新版本6.3.28中,對群功能進行了兩項功能升級。

首先是群主可啟用需群主確認才能邀請朋友進群功能。在最新版微信中,微信群群主可在群詳情頁的群管理選項中,開啟此項功能。開啟此項功能後,群主將對群成員擁有更高的管理權限。

另外,新版微信中在群聊頁面添加了收款功能。

此前,微信已經上線AA收款功能,但需進入“我”—“錢包”後才能發起AA收款,操作流程較長。此次微信在群內直接加入收款功能,可以更方便的滿足用戶進行AA支付、收班費等需求。

微信 信群 群聊 升級 直接 收錢 得罪 群主 分分鐘 分分 不讓 你進 進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052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