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直播收割季上市公司賺得缽滿盆滿,創業公司或迎上市潮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1129/160078.shtml

直播收割季上市公司賺得缽滿盆滿,創業公司或迎上市潮
羅超 羅超

直播收割季上市公司賺得缽滿盆滿,創業公司或迎上市潮

現在從幾家上市公司的財報來看,直播已不再是“讓一部分公司先賺到錢”,而是進入了“大家都能致富”的變現階段了。

本文系作者羅超對i黑馬投稿。

如果說內容是互聯網的一頂皇冠,那麽直播就是皇冠上的明珠——不論是上市公司,還是創業團隊,包括BAT在內的巨頭均在這顆明珠上尋找機會。不過,市場如此繁榮,大多數直播平臺卻面臨著叫好不叫座的尷尬,幾乎都在為帶寬、用戶和內容燒錢,盈利者鳳毛麟角,陌陌是為數不多的盈利者。不過,現在從幾家上市公司的財報來看,直播已不再是“讓一部分公司先賺到錢”,而是進入了“大家都能致富”的變現階段了。

640

直播變現三強浮出水面

之前我曾撰文一篇:《直播這麽火,為何卻只有陌陌賺了大錢?》,陌陌三季度財報顯示,其凈營收達1.57億美元,同比增長319%,歸屬於陌陌的凈利潤為4950萬美元,同比增長1182%。這讓陌陌交出了刷新中概股記錄的最漂亮財報。業績之所以這麽漂亮,最大功臣非直播莫屬:三季度陌陌直播業務產生營收1.086億美元,在整體收入中占比為69.17%,推出剛好一年的直播已成收入之王。

最近另外兩家“老牌直播巨頭”,秀場起家的代表歡聚時代和天鴿互動也先後發布了財報,推翻了我之前的結論:已經靠直播賺到大錢的公司,不只有陌陌。

11月22日,YY母公司歡聚時代發布的Q3財報顯示,其Q3凈營收20.898億元,同比增長40.3%;凈利潤4.000億元,同比增長155.8%,其中,直播服務營收17.904億元,比去年同期11.592億元增長54.5%,直播在整體營收中占比達85.67%。歡聚時代在發布財報時明確:營收增長主要推力來自直播。

11月24日,秀場起家並靠此上市的9158母公司天鴿互動發布Q3財報,Q3凈營收約2.36億元人民幣,較去年同期增長49%;本季應得純利8,152.5萬元,同比增長78.3%。其收入中來自在線互動娛樂的收入2.20億元。收入增長得益於集團在移動直播、移動遊戲(手遊)的強勁動力,其收入占在線互娛收入的54.3%,去年同期為15.1%。可以測算,移動直播、移動遊戲(手遊)收入占比為50.62%,約為1.19億。

在財報中公布直播數據的上市公司陌陌、歡聚時代和天鴿互動,要了解中國直播市場,上述數據很有參考性。從三家的財報數據可以看到中國直播變現“三強”已經出現,從公開數據來看,眼下只有這三家公司的直播收入均進入“億元俱樂部”。

上市公司掘金直播市場

陌陌、歡聚時代和天鴿互動賺錢能力不同,但一個事實是,它們都從直播中賺到了大錢,季度過億甚至十多億收入。直播正在成為上市公司的搖錢樹。已上市公司中積極投資直播的還有微博,在攜一直播入局時其CEO王高飛曾表示:“直播流水能做到每個月2億或者3個億以上才會有利潤”,這表明微博的目標是月入2-3億。上市公司正在紛紛圍繞直播市場掘金,相信之後視頻網站、社交媒體甚至移動資訊平臺都會大力拓展直播收入並在財報中單獨統計,“直播”已成為熱門概念。

歡聚時代 CEO李學淩在4年前就開始為“實時互聯網”布道,歡聚時代財報之前給海外投資者的概念是real-time interactive social platform(實時互動社交平臺)。現在歡聚時代的介紹已是“a live streaming platform”,其百度百科等官方宣傳文案同樣開始強調“直播”概念,而9158母公司天鴿互動一直在強化直播,視頻,社交這些關鍵標簽。

從三家賺錢能力來看,付費用戶是直播變現的核心因素。盡管映客在雙11期間於天貓合作拿到了超過1000萬廣告費,但直播當前主要收入模式還是用戶打賞等互動形態,所以付費用戶就成為變現的關鍵——在免費通吃的互聯網,直播是少有的能夠直接從用戶身上賺錢的業務,至少從Q3財報數據來看,付費用戶比例和ARPU值決定直播營收能力。

陌陌直播月活躍用戶為1548萬,直播付費用戶達到260萬,付費用戶占比為16.8%,直播付費用戶季度ARPU值為41.8美元,折合人民幣289.15元。

歡聚時代最核心的直播旗艦產品是虎牙直播,其Q3月活躍用戶接近1億,付費用戶總量超過400萬,付費用戶占比為4%,凈營收達到1.96億元,直播付費用戶ARPU值為49元。

天鴿互動月活躍用戶2,066.7萬人,季度付費用戶122.3萬人,付費用戶占比為5.9%,直播付費用戶ARPU值約為97.3元,其中移動端季度付費用戶占總季度付費用戶的63.6%,季度用戶平均收益180元。

641

月活躍用戶最少的陌陌,直播變現增長最強勁,關鍵在於兩個指標:付費用戶比例高、付費用戶ARPU值最高,這與其社交屬性最強、用戶目的性強有巨大關系。這意味著,歡聚時代和天鴿互動收入還有很大的想象空間:讓更多存量用戶掏更多錢,提升用戶付費意願是重點。

歡聚時代當前直播收入是陌陌的2.38倍,但增幅只有54.5%。陌陌去年三季度直播收入沒有統計,但從其整體營收增長319%,再過1-2個季度,陌陌很可能會成為直播收入之王。歡聚時代、天鴿互動們也在尋找不同的方向。

歡聚時代采取矩陣策略,有YY直播、虎牙直播、ME直播等產品,虎牙直播在遊戲領域已取得領先,同時開始布局兩性直播等差異化內容,ME直播則可能會轉化為陪伴+社交產品。天鴿互動的思路在是采取產品多元化,PC端擁有9158視頻社區、新浪SHOW,移動端則有水晶直播、喵播、歡樂直播等APP,雙端同時驅動,矩陣覆蓋不同直播場景。天鴿互動CEO傅政軍表示累積用戶可進入行業前三,在內容端更重視草根主播,“映客、花椒、YY更傾向於做CCTV,我們則是地方性電視臺,主攻三四線城市。”在變現上,天鴿互動直播+手遊結合更緊,而且已在東南亞拓展相關業務。

移動直播創業公司或迎上市潮

直播市場會是增長最為猛烈的互聯網市場——比打車App市場還要快。

2015年是中國直播平臺的孕育年,2016年才屬於直播元年:大量玩家湧入掀起“千播大戰”,不過這個市場來得快,去得也快,正如我之前一篇文章,不少直播平臺已經銷聲匿跡了,創業直播公司中跑出來的直播平臺也就一直播、映客和花椒。

這些直播平臺2017年或許都會開始尋找歸宿,如果能夠在變現上有所突破,很可能會獨立上市,再不濟會進入大公司懷抱,畢竟所有巨頭都在布局內容產業,直播是跟短視頻、個性化資訊平臺齊平的優質標。創業公司上市或加入大公司體系,是每一個互聯網熱潮“收割季”的典型表現,2017年將是移動直播市場收割季,至少從一下科技5億美元融資來看,其距離上市或許已不再遙遠,即將在香港上市的美圖公司核心業務之一也有美拍直播。

移動直播創業公司面臨的挑戰不小。

第一,秀場起家的傳統直播平臺轉型移動化,從財報看歡聚時代和天鴿互動均實現了成功轉型,天鴿互動Q3移動端月活躍用戶占月度活躍用戶占比由去年同期的20.9%增至45.6%,移動端收入占比超50%。

第二,陌陌殺入之後憑借其陌生人社交的先天優勢已經囊括了不少用戶和攫取了不少收入。

第三,移動直播平臺在變現上眼下還缺乏說服力,提升用戶付費意願、在用戶付費之外尋找新的變現思路比如直播營銷,還有就是盡快結束用戶和內容端的燒錢,是創業型移動直播平臺的關鍵。

直播跟圖片、視頻、文字一樣,是一種內容形態,而不單單是一種應用形態,綜合類移動直播平臺大戰基本已經定局,就看一直播、映客、花椒之間的競逐,以及它們與微博、美圖、陌陌、歡聚時代和天鴿互動之間的賽跑。此外隨著12月5日深港通的開啟,試圖在香港上市的美圖,以及成為首批417只之一的天鴿互動,即將加速跑。但是,垂直類直播市場,比如商務直播、中老年直播、旅遊直播、教育直播、夜場直播等領域還有機會,電商、媒體等互聯網應用也在與直播更多結合,直播市場還有很多新的變數。

直播 創業公司 上市 移動直播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直播 收割 上市 公司 賺得 得缽 缽滿 滿盆 盆滿 創業 或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5342

美國新財長會玩!從金融危機中賺個盆滿缽滿

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在當地時間周三提名前高盛合夥人史蒂芬·姆努欽擔任財政部長。除了毫無政治經驗之外,這位新財長激進的快速致富之路也引發了大量爭議。

將主持該任命聽證會的參議院委員會的資深民主黨人士懷登(Ron Wyden)說,姆努欽“有一段從掠奪性貸款的受害者身上獲利的過去”。

懷登所指的是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姆努欽從一家名為“印地麥克”(IndyMac)的銀行中獲利數億美元的事實。

和其他和合夥人一樣,1999年高盛上市時,姆努欽賺到了幾千萬美元。但他最大的一筆財富還是來自於收購印地麥克銀行的交易。

2008年7月的一天早晨,因抵押貸款支持證券危機爆發,數百名民眾在南加州印地麥克銀行(IndyMac Bank)門外要求提款。

姆努欽對印地麥克銀行並不熟悉,但他在自己位於曼哈頓中城的辦公室中看到電視上轉播的這一畫面時,他立刻意識到,這是一個買下這家銀行的絕佳機會。

當時據聯邦政府官員統計,印地麥克銀行的虧損高達80億美元左右。監管機構希望有人能夠接手這家銀行,以減輕損失。

姆努欽迅速利用他在華爾街多年間所打造的人脈組建了一支全明星團隊,其中包括索羅斯、對沖基金經理約翰·保爾森、億萬富豪邁克爾·戴爾(Michael Dell)的投資公司和幾名前高盛高管等。據知情人透露,這些精英之所以肯加盟,是因為姆努欽保證自己將親自經營這家銀行。

2008年年底,姆努欽用15億美元左右的價格收購了印地麥克,包括該銀行所有分支機構、儲蓄及資產。

姆努欽自己也知道,他這是在冒著巨大的風險。他因此全身心地投入銀行的管理,親自擔任董事長和首席執行官,並從紐約搬到了加州居住。

為了實現快速扭虧為盈的目標,姆努欽需要妥善處理印地麥克的不良貸款和其他資產。他著手將該銀行變成一家單純的借貸機構,避開那些讓銀行陷入困境的非傳統貸款項目。

姆努欽還開始為該銀行物色小型收購對象。很快,該銀行的分行數量達到了倒閉時的兩倍。這家銀行還利用較高的儲蓄利息吸引了不少新客戶。

2013年,改名為“第一西部”(OneWest)的這家銀行錄得3億美元利潤,幾乎與印地麥克在2006年的利潤持平。而2008年上半年,印地麥克的虧損額是7.67億美元。

接下來的目標是出售。姆努欽曾經想過讓銀行上市,但後來有了一個更好的機會。另一名高盛老員工、前美銀美林CEO賽恩(John Thain)收購了商業借貸機構CIT集團,並尋求夯實旗下資產。而第一西部擁有穩定的儲蓄來源。

2014年7月,CIT同意以34億美元收購第一西部。據知情人士透露,姆努欽從這宗交易中賺了幾千萬美元。姆努欽繼續在CIT任職。

後來姆努欽在CIT的人事震蕩中出局,並獲得了1090萬美元遣散費。

就在這個時候,特朗普正在向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發起挑戰,姆努欽順勢加入了特朗普陣營,積極為其奔走籌款。“時機相當不錯。”姆努欽在今年年初接受采訪時表示。

據《華爾街日報》分析,如果這位前高盛集團合夥人、好萊塢投資家和對沖基金經理的提名獲得國會通過,那麽他將為美國帶來三樣東西:華爾街血統、與特朗普的長久關系,以及在把別人嚇破膽的事件中抓住機會的能力。

而姆努欽在提名宣布前一天在接受采訪時透露說,新政府的目標是達到每年3%~4%的經濟增長,首要的政策優先事項是改革聯邦稅收制度、撤銷某些金融監管制度、重新審核貿易協定、投資基礎設施建設等。

美國 財長會 財長 金融 危機 中賺 賺個 個盆 盆滿 滿缽 缽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5825

騰訊網易賺得盆滿缽滿,百度卻為何黯然退出遊戲圈?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406/162417.shtml

騰訊網易賺得盆滿缽滿,百度卻為何黯然退出遊戲圈?
刺猬公社 刺猬公社

騰訊網易賺得盆滿缽滿,百度卻為何黯然退出遊戲圈?

遊戲並非百度的核心業務,甚至“非常邊緣化”。

本文由刺猬公社(微信ID:ciweigongshe)授權i黑馬發布,作者張小魚

一個令人吃驚的消息是,百度竟然以12億元人民幣出售了移動遊戲業務。

百度於3 月 31 日提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文件顯示,其已在 2017 年 1 月 13 日與兩家第三方公司達成了這項協議。

對於很多人來說,吃驚的原因並不是百度為何賣了這塊業務,甚至是以如此低價賤賣,而是——百度竟然還有遊戲業務?

或許這正解釋了百度的這一舉動。無論是在該公司內部還是在行業內都極度邊緣化的百度遊戲業務,到了退場的時候。

曾經有過野心

當前的“百度遊戲”,前身是“百度移動遊戲”,由91的手遊業務與百度多酷整合而來。而百度移動遊戲業務的開端,正是從全資收購91無線開始。

為什麽說此次12億元(約合1.7億美元)出售移動遊戲業務是“賤賣”呢?

因為2013年7月,百度全資收購91無線的價格,高達19億美元,是如今出售價的十倍有余。

百度收購91無線曾是當時中國互聯網歷史上最大金額的並購案例,超過 2005 年雅虎以10億美金並購阿里巴巴。在這之前,百度最大的一筆交易是以 3.7 億美元收購PPS網絡電視互聯網視頻業務。

由此可見,百度十分看重91無線強大的渠道能力。

91無線當時主要涉及移動互聯網應用分發。核心產品有安卓市場、91助手兩大移動應用平臺,以及91手機娛樂、安卓網兩大門戶網站。盈利模式主要是收取開發者的推廣費用,或者與開發者聯合運營遊戲、廣告,然後分成。

其中,遊戲開發者是91無線當時最大的收入來源。

顯然,百度在遊戲這個較容易將流量變現的產業上,曾有過野心。但是,百度收購91無線後,移動業務方面的進展並不明顯。

2014 年4月,百度融合了多酷遊戲業務與91無線遊戲業務,正式推出“百度移動遊戲”,成為百度旗下唯一的移動遊戲平臺,而多酷及 91 不再作為獨立品牌出現。

從人事任命來看,百度當時還算比較重視遊戲業務——由李彥宏的助理張東晨出任百度移動遊戲事業部 CEO,直接向時任百度副總裁的王湛匯報。

2015年 12 月,百度再次構架調整,移動遊戲及百度貼吧轉入百度 MSG 事業群組,李明遠為事業群負責人。

不久後,百度移動遊戲於2016年3月戰略升級為“百度遊戲”。只是升級還未滿一年,百度就出售了移動遊戲業務。

111

其實,坊間關於百度要出售遊戲業務的傳聞流傳已久。

2016年10月,距離“百度遊戲”升級揭牌僅半年,就有消息稱:百度已經完成了對遊戲業務唯一的公司實體、MSG(移動服務)事業群組之下的全資子公司“百度遊戲”的財務清算,收購方來自傳統行業,人員將有大範圍的調整。

隨後,百度發文澄清,對上述消息予以否認,稱有人是想黑百度。2016年12月,“百度遊戲”還獲評了當年的中國十大移動遊戲運營平臺。這令很多人以為,“百度遊戲”並不存在出售的問題。

但知情人士告訴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當時的辟謠是為了穩定軍心,“百度遊戲”要出售確系事實

出售傳聞不斷,或可窺見“百度遊戲”的經營狀況並不太好。多位百度在職員工告訴刺猬公社,遊戲並非百度的核心業務,甚至“非常邊緣化”。

“百度遊戲”在遊戲市場的占有率並不引人註目。刺猬公社和多個在遊戲市場占有較大份額的公司的員工提起“百度遊戲”時,他們均表示“不太了解”或“沒有關註”,且並未將其視為競爭對手,因為“百度遊戲”在遊戲市場中聲量“實在太小”。

手遊、端遊都已退出

百度尚未明確說明此次接盤的兩家第三方公司究竟是誰,但一位接近百度移動遊戲業務的人士告訴刺猬公社,收購方很可能是此前媒體報道中提到過的兩家公司——聚泰資本和杉杉資本。

此次出售對於百度遊戲而言,除了資方變化,其他業務內容和方向都沒有變化。”一位在“百度遊戲”任職的員工對刺猬公社說,他們依然負責百度內資源在遊戲上的變現和遊戲發行等業務,“原來做啥,現在還做啥”。

不過,被收購後的“百度遊戲”既已不再屬於百度旗下,或將更改名字。百度內部知情人士向刺猬公社稱:“暫時不知道會不會改名,之後可能會改,才剛剛交割完畢,之後等時間看吧。”

“百度遊戲”的一名員工稱,移動遊戲業務從百度出來以後也有好的方面——“大百度內部很多規則很死,比如百度遊戲的薪酬待遇確實都一般,出來之後這些東西相對來說是有一些改善的。”在他看來,之前的“百度遊戲”本來就挺遊離的,並不怎麽受重視。

距離百度移動遊戲業務被出售已近3個月,很多人猜想會有大批人離職前往騰訊遊戲、網易遊戲等。但一位仍在“百度遊戲”工作的員工告訴刺猬公社:“我們蠻淡定的,反正現在變成創業心態了 。”

其實,百度的遊戲業務還不只是手遊。

當同時提到“百度”和“遊戲”兩個字時,大多數遊戲玩家的第一反應,往往是出現在鋪天蓋地的網頁彈窗里的頁遊(web網頁遊戲)廣告,諸如“傳奇霸業”、“大天使之劍”之類。

即使不玩遊戲的人,只要喜歡看視頻或者逛百度貼吧,對於這些頁遊的名字可能也不會感到陌生——只是不知道這是百度家的而已。

在騰訊、網易、盛大依靠端遊在遊戲市場打得火熱的時候,百度卻幾乎從不涉及端遊業務。從百度2007年悄無聲息地通過頁遊涉及遊戲領域開始,在各種遊戲社區里便不時有人問,百度為什麽不做端遊。

直到2014年百度高調聯合盛大雙核運營端遊《最終幻想14》,在玩家眼中這是“百度”兩個字第一次和“端遊”放在一起,也是很多遊戲玩家生平第一次通過百度賬號登陸遊戲、付費購買遊戲點卡。

222

此後近三年時間里,百度在端遊方面再無其他任何可以引起遊戲玩家廣泛關註的大動作。即使是之前投入了大量廣告推廣的《最終幻想14》,也於今年3月24日在官網發布“百度賬號轉移公告”,將以“遊戲賬號升級”的形式,把原來使用百度登陸的玩家賬號“升級”為盛大賬號,並從4月24日零點起關閉百度賬號的遊戲登陸和充值渠道。

當初氣勢洶洶而來的百度,就這樣黯然離開端遊市場。

百度為何分不到一杯羹?

很多人將百度出售移動遊戲業務的原因歸結於“內部腐敗導致發展狀況不佳”。

然而,一位接近“百度遊戲”的人認為,這種觀點很荒謬。他對刺猬公社稱,所謂“內部腐敗”,主要是百度頁遊出現的問題,和由百度移動遊戲發展升級的“百度遊戲”並沒有關系,“百度遊戲”只是為百度頁遊背了黑鍋。

上述人士強調,“百度遊戲”與百度頁遊是各自獨立運作的兩個體系,工作內容並無交集。

但,人事問題多多少少影響到了百度在整個遊戲產業方面的發展。僅僅4年,百度的遊戲業務就換過4個最高統領。李明遠、張亞勤、王湛、向海龍先後主持百度遊戲,高層人事頻頻變動。

2014年8月,百度遊戲事業部總監副廖俊因流水回扣問題被百度開除,並被移交司法。

2015 年 3 月,主管百度移動遊戲的張東晨離職,王菲出任百度移動遊戲 CEO。

2016年5月,分管遊戲業務的百度副總裁王湛,因“違反職業道德、損害公司利益”被開除。

2016年11月,百度副總裁李明遠因經濟問題黯然辭職。此前,李明遠任百度 MSG事業群負責人,而百度的移動遊戲部門歸百度 MSG事業群管理。

除了腐敗問題,還有不少人指出,百度遊戲業務的高層相互鬥法,派系十分複雜,山頭林立,做事效率很低。

有業內人士告訴刺猬公社,過去,渠道對於遊戲而言非常重要,百度剛好坐擁渠道優勢,因此更多的是發展自身的渠道、平臺業務。

但現在,手遊的發展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內容的份量更加重要。騰訊推出的《王者榮耀》、網易推出的《陰陽師》,都為平臺吸引了海量的遊戲玩家,就連阿里遊戲都要攜10億資金助力遊戲IP生態發展。

一個在遊戲公司工作的人對刺猬公社說,現階段各遊戲平臺只有靠優質內容才能在市場站穩腳跟,“掌握產業鏈上下遊對遊戲企業的發展更加有利”。

然而,百度寄希望於強大的渠道優勢,並未花費太多心思在遊戲研發上,主要是做代運營與遊戲分發。

333

知情人士稱,百度手遊業務整體盤子比較小,流量主要來自百度手機助手。但隨著平臺競爭的加劇,特別是手機廠商對自身渠道平臺進行建設後,百度的渠道優勢大不如前,在遊戲方面的發展也相對較緩。

此外,遊戲市場已經形成絕對寡頭,其他平臺很難分得一杯羹。

中國音教協遊戲工委發布的《中國遊戲產業報告》顯示,在中國移動遊戲市場銷售收入中,騰訊、網易兩家公司的移動遊戲收入占比接近七成,而其他企業沒有一家占比超過 5%。

2016年,騰訊的網絡遊戲收入高達708.44億元,在總收入中占據半壁江山。網易的在線遊戲凈收入也達到279.80億元,占凈利總額的73%,同比增長62%。而相比之下,百度的遊戲業務幾乎可以忽略不提。

“百度遊戲部門過去都沒有優勢,現在怎麽還起得來,已經落後別人很多了。”一位業內人士如是說。

當年百度為何要布局遊戲?一位業內人士稱:“大企業為了股價或者各種原因,要展示出自己每個地方都在布局,產業鏈多樣化才行。”

而如今百度又退出這一市場。一個百度的員工說,其實體現了百度對遊戲業務的態度。從戰略層面來看,遊戲確實並非百度的發展重點

的確,在遊戲領域,百度即使找到生存間隙,也只能艱難維生。與其背著包袱前進,倒不如痛快放手。

不久前,李彥宏跟以色列總理對話時提到:“互聯網是一道開胃菜,主菜就是人工智能。”

騰訊網易 百度 移動遊戲業務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騰訊 網易 賺得 得盆 盆滿 滿缽 缽滿 百度 為何 黯然 退出 遊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46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