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皮包公司炮製外銷騙局撕開中銀絨業

http://money.21cbh.com/2013/9-12/xMMzA3Xzc1OTQxMA.html

以「軟黃金」羊絨為主業的中銀絨業,在精心編織羊絨盛景圖的同時,亦留下一個個充滿懸疑的「針眼」,詭異莫測。

行業景況低迷,中銀絨業卻能獨善其身5年保持高增長;外銷逾半的業務結構,卻難覓境外核心客戶蹤跡;自詡為國內龍頭企業,自有品牌籍籍無名;淨利潤節節攀高,經營性現金流持續惡化。

歷時數月,上證報記者遠赴寧夏、北京、河北、廣東、香港等地,實地探訪中銀絨業15家核心客戶與供應商,試圖還原中銀絨業真實的商業圖景。

調查結果令人心驚。

記者在寧夏靈武羊絨產業園區發現,中銀絨業幾大內銷客戶集聚於公司總部3公里半徑內,裙帶關係與隱秘關聯交易浮現;追蹤資金流向,中銀絨業採購、銷售、應收賬款、預付賬款皆主要來自這些內銷客戶,營業收入「空轉做大」之外,亦有資金通過預付、應收兩大科目向關聯方沉澱,逃避資金監管。

在寧夏、山東、北京等地,記者採訪的多家內銷客戶的資金實力、工商登記收入與中銀絨業所示的銷售金額難以匹配,交易真實性打上大大的問號。

在香港,記者的所聞所見愈加匪夷所思。2012年新晉為中銀絨業大客戶的三家香港公司,均為設立僅一年左右的空殼公司,實際控制人指向三名潮汕人,且其身份均為深圳當地進出口報關公司業務員。

每個深圳進出口報關公司都會在香港設立一個空殼公司,以借此獲得幫助客戶結算匯的一個海外賬戶。

「簡直離奇!」深圳進出口圈人士看到如此的幕後交易設置驚呼。

20多歲的年輕進出口報關公司業務員,化身國際羊絨採購巨頭,與中銀絨業發生億元交易。「在我們這邊,這是不可能發生的情況。」

經記者多方暗訪得悉,三家皮包公司亦主要系深圳進出口報關公司在香港謀求資金賬戶所設,「這種皮包公司在圈裡太普遍」。進出口報關公司的隱秘「業務」之一,是向客戶提供虛增外貿交易,攜手騙取出口退稅。

中銀絨業財務報表同樣疑雲籠罩。在業績連年增長的情況下,中銀絨業經營性現金流持續大額流出;同時,公司存貨逐年迭增,佔總資產近半,且年採購額超過利潤!

中銀絨業是否在囤貨居奇?有羊絨業巨頭表示費解:「羊絨企業的原料庫存,一般以滿足一到兩年的生產為宜,羊絨是可再生資源,囤積過多沒有必要。」

其實,中銀絨業利潤之源並非來自主業。據統計,2009年至今,公司所獲的政府補助、貼息及出口退稅佔利潤總額的六成以上。

拋卻虛浮華彩,卸下濃墨妝容,中銀絨業該是如何一番真面目?

外銷客戶難覓蹤跡

潮汕三年輕人「導演」出口生意

中銀絨業是國內羊絨產業龍頭,老闆馬生國從最早的販賣羊絨原料開始,如今已發跡為覆蓋羊絨紡織全產業鏈的大型上市公司。

然而,華章璀璨的描述遮掩了商業邏輯的空洞無力。

一個最基本的問題是:中銀絨業的核心客戶是誰?記者翻閱2008年至今幾乎所有公告,各種描述語焉不詳。

在最新的定增預案中,公司對客戶的介紹為:與眾多國際大型百貨公司及知名品牌商建立了穩固的貿易合作關係。

然而,記者按圖索驥,中銀絨業重磅推出的國內成衣品牌「菲洛索菲」、「布朗艾倫」,以及國外品牌「托德鄧肯」在淘寶、天貓、eBay、Amazon等電商平台上僅有零星幾條產品記錄,更遑論知名度。

那麼,究竟哪些客戶為中銀絨業貢獻如此佳績?

三大香港客戶露出馬腳

2007年底,馬生國三兄弟依靠資產置換入主中銀絨業,外銷一直佔據半壁江山,規模由2008年的4.79億元(外銷佔比約64.21%)增至2012年的13.2億元(外銷佔比約54%)。

但據記者統計,2008年至2011年,中銀絨業前5大客戶中亮相的外銷客戶僅美國道森(2009年至2011年合計銷售額金額3.09億元)、意大利施奈德有限公司(2009年銷售金額4278萬元)和香港北京吉事達有限公司(2010年銷售金額6690萬元)3家公司,合計金額並不大。

這與中銀絨業海外業務佔半的結構形成鮮明對比。

不過,這並不妨礙公司外銷業務逐年膨脹。2012年,中銀絨業開始閃現新的海外大客戶。

2012年半年報,中銀絨業前五大客戶中,唯一的境外客戶是貢獻7535萬元營收的群泰國際商貿有限公司(下稱「群泰國際」)。2012年年報中,兩家香港大客戶入局,分別是第3大客戶CHINADIGITALMARKETCO(下稱中國數碼)1.16億元和第五大客戶東勝國際商貿有限公司(下稱東勝國際)9157萬元,而群泰國際在年報中未能排入前五。2013年半年報,群泰國際再次出現,名列第五大客戶,交易金額為6296萬元。

引人注意的是,2012年、2013年集中冒出來的這3家香港客戶是誰?

香港註冊處網上查詢中心顯示,群泰國際成立於2011年3月17日;東勝國際成立時間更短,於2012年2月22日成立;中國數碼成立於2011年5月3日。這3家公司的註冊資金皆僅1萬港元,都屬私人公司。香港「公司條例」規定顯示,私人公司又名封閉公司,為香港註冊公司中規模最小的一類。

這意味著,這3家香港公司都是成立當年或次年,即與中銀絨業發生億元左右的交易。

但3家公司在香港貿發局未有任何相關信息。據瞭解,香港貿發局是負責推廣香港對外貿易的法定機構,凡是以香港為基地進行經營活動的貿易商、製造商及服務供貨商,皆會在香港貿易發展局留下記錄。

這意味著,這3家在香港註冊的公司在香港並未有真實的經營或貿易行為。


潮汕三年輕人的皮包公司

為探究真相,記者趕赴香港進一步查訪群泰國際、中國數碼及東勝國際的背景。

在群泰國際2013年週年申報中登記的註冊辦事處地址——香港九龍葵湧葵昌路26號豪華工業大廈23層B07,記者發現門口懸掛著「香港龍翔國際投資顧問有限公司」的銘牌。

這是一間10來平米的辦公室,僅兩名員工。一位員工向記者解釋,他們是一家秘書公司,並確認群泰國際系其客戶,但對其日常業務並不知曉。期間,有郵局人員送來包裹,該員工對記者說:「我們平時就做這些,把收到的郵件寄到我們深圳的公司,然後由他們再分別寄送到客戶手裡。如果你要找我們的客戶,必須先找我們公司負責人,留下你的聯繫方式,由他轉達給客戶,再由客戶聯繫你。」

中國數碼的註冊地址在香港九龍旺角道33號凱途發展大廈704單元,該地址是兩家名為「華記國際商務」和「華富國際商務(香港)」的秘書公司。

記者提出想要聯絡中國數碼,但遭到拒絕:「坦率跟你說,我們是秘書公司,如果你理解這四個字,就應該知道你在我們這裡拿不到任何信息。如果你真的想要和公司聯繫,要找到警方,我們只能把信息提供給警方。」

當記者解釋說並非是來追債的,而是想要瞭解一些業務情況,幾位員工態度緩和了很多:「其實我們平時替客戶接電話就說負責人不在,所以我們真的不能幫你聯繫公司。」當記者問中國數碼是否可能是個皮包公司,該員工暗示記者:「你自己看到了,一家正常的公司會是這樣的嗎?要不要做生意你自己想吧。」

東勝國際的註冊地址——旺角花園街2-16號好景商業中心705單元,銘牌是「禹泰管理諮詢有限公司」。

顯而易見,3家公司都是通過秘書公司設立的皮包公司。據業內人士介紹,在香港註冊公司十分簡單,只需提供股東身份證或護照複印件、確定公司名稱即可,「整個費用不過5000-6000港元。」據悉,這類公司真正的股東都在內地,在香港沒有辦公地,也不知其業務範圍。

據查詢,中銀絨業3大香港客戶的股東共同指向了來自廣東潮汕的3人——詹紹基、張旭東和詹凌云。

資料顯示,群泰國際由出生於1987年7月的詹紹基持有100%股份,其身份證地址位於潮州市饒平縣上饒鎮茂芝長堤一巷。饒平縣下轄上饒鎮、黃岡鎮、新豐鎮、繞洋鎮等,其中黃岡鎮為縣府所在地。

記者趕赴饒平縣上饒鎮,經調查獲悉,詹紹基2006年讀大學,畢業後留在廣東,此後在深圳羅湖區黃貝嶺一帶從事進出口報關中介生意。東勝國際的唯一股東是張旭東,與詹紹基年紀相仿,身份證信息顯示其生於1989年4月,戶籍地址為新豐鎮上葵大屋東一巷3號。在饒平縣內,張旭東所在的新豐鎮與詹紹基所在的上饒鎮間僅數公里之遙。

記者經多番詢問找到張旭東家。多位村民證實張家確曾住在此處,但多年前已舉家搬往深圳,「張旭東他爸在深圳做進出口代理報關的生意,前兩月還回來過一次。」

附近村民表示,並未聽聞他倆有做羊絨經銷生意,且規模做得那麼大。

除了這兩名「80後」外,中銀絨業另一家香港大客戶——中國數碼的股東是一位「70後」。

據查,中國數碼於2011年5月3日成立,歷史沿革較複雜。2011年9月前,公司股東為操天生,目前股東詹凌云,出生於1977年,現戶籍登記地址為廣州天河區。

中國數碼的原始股東操天生是何來頭?按照資料,記者奔赴操天生的老家安徽懷寧高河鎮騎龍社區。

經人指點,記者找到了操天生的家——一幢兩層樓房連著兩間平房。記者進門看到,客廳房頂上的瓦片已有缺漏,陽光從屋外直接照進屋內;客廳當中橫著一輛破板車,堆放著農具;裡面擺放著已經掉漆的桌子和一個長條板凳。即便在經濟欠發達的安徽農村,這樣的場景也已不多見了。

記者詢問操天生的近況時,他的母親滿是埋怨,「他不回家的,有時候大年三十回來一次,一年就打一兩次電話。」

鄰居也說,操天生經濟狀況不好,這些年一直帶著老婆孩子在外打工,幾乎沒有回來過。

這表明,操天生很可能只是個「過客」。而最終接手中國數碼的詹凌云,籍貫同屬於廣東省饒平縣。

假出口的生意經

三位饒平人——詹紹基、張旭東和詹凌云的身份信息、住址地點、工作性質均驚人的重疊。

記者查證,詹凌云在中國數碼註冊訊息中留下一處深圳辦公地址——深圳市羅湖區瑞思國際B座27B。

瑞思國際B座27B指向一家名為深圳市迪士塔實業有限公司的進出口代理報關公司,網站資料稱「我司專業進出口報關、報檢、代結外匯(按照銀行當天牌價買入價結)、代理退稅、代辦產地證。」

記者通過應聘方式進入這家公司工作,證實詹凌云確在該處。

工商資料顯示,迪士塔註冊資金100萬元,自然人邱燦、詹志強分別持有60%和40%股權。邱燦和詹志強來自饒平縣繞洋鎮,該鎮緊鄰詹紹基與張旭東出生的新豐鎮及上饒鎮。

迪士塔的業務員做的事情很簡單:不斷把電話打向從阿里巴巴搜索到的各地的貿易公司,最主要的就是貨運公司。詢問「有沒有貨要走之類的」,「我們公司主要可以代理報關,如果有需要也可以負責拖車,我們幫你們走貨後,每個集裝箱/櫃子還可以返錢1600元。」

這是什麼樣的生意?

「他們賺的是出口退稅。」有進出口資深人士告訴記者。以紡織行業為例,為減輕紡織行業面臨的競爭壓力,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於2009年4月將部分紡織品(如羊絨紗線、羊絨衫)的出口退稅率上調至16%。

對中銀絨業這類大企業來說,其資質齊全,本身也有專職的進出口報關公司,從運輸、報關到退稅等環節都可以獨自操辦。

但對一些小公司而言,他們或許有真實的出口業務,但卻沒有直接結算外匯的賬戶開立資格,亦無申請出口退稅的資質,拿不到出口退稅。像迪士塔這樣的進出口代理公司,可以替貿易公司、小企業代結外匯,他們少收錢反而返點送錢給出口公司,目的是積累出口、出口退稅單據,再將出口數據二次「販賣」給需要作假出口數據或者寄望騙取出口退稅的第三方,真實出口就這樣「張冠李戴」用來虛增第三方出口、騙取出口退稅。

這樣的情況在以往的深圳十分普遍。上市公司也有涉及者——如南紡股份8月14日公告,2010-2011年期間,公司出口貨物單證中,經核實有54份備案單證為虛假單證,共涉及已退稅款1033萬元。根據相關規定,南京市國稅局稽查局對公司已取得的退稅1033萬元予以追回。

虛增出口業務

「做進出口報關中介的,天天守在深圳打電話要中介業務,哪有可能同時又在香港做羊絨經銷?」深圳進出口圈人士告訴本報記者,「中銀絨業跟這3個人做生意,很奇怪。量還這麼大,很少見。」

「中銀絨業這種大公司,有自己獨立的出口資質和報關公司,不需要中介,當然也更不需要一個進出口報關公司的業務員來幫他們開發羊絨銷售。」

記者經過摸排,鎖定詹紹基、張旭東同在一家名為深圳市益聖通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的地方工作。益聖通「服務項目涉及代理海運、空運業務、進出口貨物清關、報關、貨物出入境檢驗檢疫、貨物倉儲、退稅等一條龍服務」,詹紹基為總經理助理。

益聖通工商信息顯示,該公司成立於2007年7月,註冊資金50萬元,唯一自然人股東及法人皆為張文鎮。

值得特別留意的是,工商登記信息所載張文鎮身份證信息顯示,其生於1967年1月,戶籍地址與張旭東同為廣東省饒平縣新豐鎮上葵大屋東一巷3號。

結合記者在新豐鎮上葵大屋東一巷的探訪,當地皆為獨棟獨戶,以門牌號區分。主管戶籍登記的人士表示,戶籍地址具有標識性,同一地址即意味著張文鎮與張旭東屬一家人。

這意味著,詹紹基與張旭東同在張旭東家人所在公司務工,他們「創造」了中銀絨業的兩家香港大客戶——群泰國際和東勝國際。

為什麼中銀絨業三大香港客戶中至少有兩家歸屬於同一方,且要開設兩個香港賬戶與公司?

圈內人士分析,進出口尤其是涉及出口退稅的生意監管很嚴,「海關會查,稅務局也會關注,一個貨櫃金額過大會被查,一家公司出口金額巨大且集中在少數公司也同樣會被注意。」

記者依照進出口圈套路與詹紹基取得「業務」聯繫。

詹紹基表示,虛增幾千萬出口數據「問題不大」,慣常手法是「買單」(指購買小企業廢棄的出口數據)並由他們報關,「只要出口數據的話,只需提供公司資料等文件就可以了」,海外假客戶的問題「都不用擔心」。

「是我們那些客戶不需要這些出口數據,所以可以用你們公司的抬頭把海關數據都給你們。」詹紹基說。

不過,按此方式操作,要給他一筆不小的中間費用。在不要求騙取出口退稅條件下,「每天的價格都是不一樣的,今天的價格是美金總金額的0.017。」

在交流中,一個尤為值得注意的細節是,詹紹基通知他以往的客戶稱,「群泰賬號取消使用。」

「詹紹基這麼跟客戶通知,在圈裡看來,基本就鎖定了群泰國際只是一個結算匯賬號,不會有別的解釋,也不是一個實業公司。」深圳進出口圈人士稱。

中銀絨業2013年半年報顯示,群泰國際依然是第五大客戶,交易金額達6296萬元。

中銀絨業完全有渠道,並不需要借助進出口報關公司,更不需要依靠詹紹基這樣的潮汕「80後」。

據中銀絨業公告,公司於2010年5月成立深圳分公司,專營羊絨紗線的銷售業務,深圳分公司2011年紗線銷售大幅增長,公司實現羊絨紗線銷售約297噸(不含公司全資子公司英國鄧肯紗線銷售277噸),其中出口約160噸,佔同期羊絨紗線出口總量約8.8%,位列羊絨紗線出口企業第五位。

中銀絨業在香港也早有子公司,中銀絨業香港全資子公司——東方羊絨有限公司,成立於2005年8月,主營無毛絨和羊絨條的國際市場銷售。

既然如此,中銀絨業為何要跟香港皮包公司做生意?



皮包 公司 炮製 外銷 騙局 撕開 中銀 絨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088

中銀絨業公告解讀: 蘭題

http://xueqiu.com/3177236102/25344787
中銀絨業公告解讀:
一、信永中和會計事務所
1、對於三家香港公司,駁斥了記者的 說法,
----三家公司均系在香港註冊的離岸公司,三家客戶的業務開展情況並非由其註冊股東負責,而是由其實際業務負責人負責;
實際控制人及業務經營負責人分別是歐某、林某和林某(三人均為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已取得其身份複印件信息);上述三人從事服裝貿易多年,服裝業務資源和渠道豐富
在獲取終端客戶的羊絨類訂單後,向中銀絨業下單採購,中銀絨業進行生產完工後,根據其指令將貨物直接發往終端客戶所在的消費國或生產國。
交易內容、交易單據、交易方法,合法合理,貨款基本全回收了!貨物去向,法、德、英等等!
其中著名的為:中國數碼主要客戶是GALERIES LAFAYETTE(法國老佛爺百貨公司)

2、對寧夏本地5 家企業關聯關係
獲取了相關企業工商登記資料,走訪靈武市勞動監察大隊並獲取其相關說明,對相關當事人進行訪談、查閱公司通過中國銀行靈武支行的工資發放清單,
結果:未發現中銀絨業及其關聯方對上述企業進行股權投資的情形。上述人員與公司不存在關聯關係。
同樣,「綜上,我們認為,公司向忠興絨業、俊峰絨業、雪晶絨業、國斌絨業和成豐工貿銷售水洗絨、採購無毛絨的業務屬實,不存在虛增收入與採購額的情形。」

3、關於存貨
除了必要的工作,事務所還對「異地存貨進行了抽樣發函詢證,存貨盤點未發現重大差異;」
經審計,公司年末存貨真實存在,不存在重大錯報,不存在需計提資產減值準備的情況。
駁斥了所謂現金流異常等等紙上談兵說!
再度肯定了有理性、會分析的投資者一致認可的「綜合分析,出現淨利潤與經營性現金淨流量相背離的原因是公司處於快速擴張階段的特點決定的。」

二、北京金杜律師事務所
對會計事務所陳述相關重要事實、證據予以認可!
這是法律意義上的認可,具有證據性!

三、公司澄清
1、不含標題,總計3500字以上的澄清,對某些記者例舉的七大問題予以一一澄清!
具體為:
虛增利潤---報導嚴重失實,公司原料儲備的目的以及存貨規模合理性;公司每年需採購足夠的原絨,以確保銷售訂單的簽訂並鎖定自身的原料成本(某記者你不懂啊);
存貨真實性存疑---報導嚴重失實,公司存貨儲備均真實存在;會計事務所均出具了標準無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此外,目前公司約65%的存貨都已質押給銀行,為公司向銀行的貸款提供質押擔保。(某記者你難不成去控告那些銀行虛假抵押嗎?)
三家外銷客戶為皮包公司,中銀絨業與三家香港客戶業務真實性存疑-----上述傳聞報導嚴重失實。(轉口貿易某記者不懂或裝不懂,司馬X之心!)
     至於什麼香港貿易發展局(香港貿發局)註冊必須等等,還是請記者回家問自己香港派駐代表或者報社法律顧問為妙!
騙取出口退稅----報導嚴重失實。委託報關是出口型企業的通行做法。本公司和三家公司的貿易往來主要以離岸價格(FOB)作為貿易出口的交貨方式,該方式下由買方承擔運費,一般由買方指定貨運代理公司和報關行。(人家買家願意這麼做,要不某記者,請去香港控告他們?你們願意去嗎?)
內銷客戶存在關聯關係或控制關係---報導嚴重失實!!!(某記者耳聞當傳聞,傳聞當新聞,新聞又當緋聞,真是聞所未聞!!!)
同為購銷的內銷客戶涉嫌資金向體外沉澱---傳聞嚴重失實。內銷出現供應商及銷售客戶重疊系由羊絨行業特性所導致,不存在通過預付和應收兩大科目,將大額資金向體外關聯方沉澱的行為。(某記者慣於自我求證,慣於從自己需要的結果倒退原因,算是業內高手,可惜不是羊絨產業的高手。可惜了,二塊好餅)
淨利潤與現金流背離---傳聞與公司情況嚴重不符!(某記者當年為何不讀財務專業,而去玩新聞專業呢?請回身再求學吧)
另外,公司的資產負債率由2010年末的81%下降至2012年末的66%,資產負債率水平穩步降低。本次23億融資後,將再度大幅降低!某記者看不過去了嗎?想阻礙民族地區的發展與壯大?

2、預告下業績吧,讓股東放心!
「公司目前經營情況正常,預計2013年1-9月累計淨利潤為28,000-30,000萬元。」
即較去年同期增長32~42%,第三季度同比增長約33~58%。

特別提示
撰寫上述文章的媒體記者未曾與公司進行正面接觸採訪,僅通過外圍的零散信息及道聽途說妄下論斷,相關報導嚴重失實,給公司形象、聲譽及客戶維護造成了極其不良的影響。敬告相關媒體及記者立即停止損害公司及公司股東利益,尤其是流通股東利益的不實報導,公司將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中銀 絨業 公告 解讀 蘭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447

致中國證監會的舉報信-中銀絨業事件 嚴義明律師

http://xueqiu.com/6921796630/25381533
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

2013年9月12日,《上海證券報》刊登了《中銀絨業騙局》、《中銀絨業靚麗的淨利指標背後財務狀況嚴重惡化》、《內銷客戶隱匿裙帶關係高增長畫皮》和《皮包公司炮製外銷騙局》等文章,其他媒體也同時進行了大量的轉載,對寧夏中銀絨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銀絨業」)的存貨情況、內外銷業務真實性以及經營性現金流淨額為負等方面提出了強烈質疑。

本律師認真閱讀了《上海證券報》的相關文章,認為相關報導本身可信度非常高,中銀絨業存在披露虛假信息的重大嫌疑。在假定《上海證券報》所作的相關報導是真實的基礎上,為維護資本市場三公原則,杜絕上市公司造假劣跡,打擊證券違法行為,同時也出於對事實和相關當事人負責的考慮,本律師向貴會進行舉報。

本律師擬舉報中銀絨業涉嫌部分外銷業務造假、騙取出口退稅;內銷業務真實性存疑,資金涉嫌向關聯方體外沉澱;虛增存貨調節利潤,涉嫌財務造假等問題。望貴會以這些列舉的事實作為調查的線索,對中銀絨業進行認真調查。若屬事實,應還市場以公正;若非事實,應進行澄清,還中銀絨業以公正。

一、中銀絨業外銷業務涉嫌造假

自2007年底馬生國兄弟依靠資產置換入主中銀絨業以來,外銷一直佔據半壁江山,規模由2008年的4.79億元(外銷佔比約64.21%)增至2012年的13.2億元(外銷佔比約54%)。

但一個最基本的問題是,過去年6年,無論從前5大客戶名單還是披露描述來看,中銀絨業的核心外銷客戶卻成謎。

2008年至2011年,中銀絨業前5大客戶中亮相的外銷客戶僅美國道森(2009年至2011年合計銷售額金額3.09億元)、意大利施奈德(2009年4278萬元)和香港北京吉事達有限公司(2010年6690萬元)3家。

這些外銷客戶合計金額並不大,這與中銀絨業海外業務佔半的結構形成鮮明對比。

2012年半年報,中銀絨業前五大客戶中,唯一的境外客戶是貢獻7535萬元營收的群泰國際商貿有限公司。2012年年報中,兩家香港大客戶入局,分別是第3大客戶中國數碼1.16億元和第五大客戶東勝國際商貿有限公司(下稱東勝國際)9157萬元。2013年半年報,群泰國際再次出現,名列第五大客戶,交易金額為6296萬元。

其中,群泰國際成立於2011年3月;東勝國際成立時間更短,於2012年2月成立;中國數碼成立於2011年5月。這3家公司的註冊資金皆僅1萬港元,都屬私人公司,為香港註冊公司中規模最小的一類,同時,這3家香港公司都是成立當年或次年,即與中銀絨業發生合計近3億元左右的交易。
  據《上海證券報》報導,實地香港走訪下來,中銀絨業3大香港客戶都是通過秘書公司設立的皮包公司。這3家皮包公司,實際控制人指向3名潮汕人,且其身份均為深圳當地進出口報關公司業務員。3家皮包公司亦主要系3潮汕人在香港謀求資金賬戶所設,這3人隱秘「業務」之一,是向客戶提供虛增外貿交易,攜手騙取出口退稅。

群泰國際由出生於1987年7月的詹紹基持有100%股份,詹剛於2010年畢業,東勝國際的唯一股東是張旭東,身份證信息顯示其生於1989年4月。報導證實,詹紹基、張旭東同在深圳市益聖通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工作,而這公司為張旭東家人所開辦。中國數碼股東詹凌云也從事報關中介活動。中銀絨業也知道這樣的股東是沒有實力、沒有資金、沒有經驗從事一年合計3億元的羊絨代銷及轉口貿易的。

根據公開報導,詹紹基等潮汕人提高的是將小企業出口業務及數據單據積累下來,轉賣給中銀絨業等大企業的虛增出口數據辦法,這類方式在深圳極為普遍,雖然在海關的出口數據及補充的報關單據一應俱全,但是比銀廣夏更為隱蔽的造假。

鑑於萬福生科等前車之鑑,本律師希望證監會牽頭聯合公安部、海關總署等監管部門對中銀絨業外銷業務進行嚴查,調取相關資金轉匯賬目流水、貨物流單據等核心證據資料,以查清交易真實性。

二、中銀絨業內銷業務真實性存疑,資金涉嫌向關聯方體外沉澱

2009年至今,中銀絨業核心內銷客戶主要包括寧夏雪晶絨業有限公司、靈武市俊峰絨業有限公司、吳忠市忠興絨業有限公司、寧夏國斌絨業有限公司、寧夏成豐工貿有限公司等公司。

據報導,這些中銀絨業的內銷客戶實力並不強,均為中銀絨業公司總部周邊臨近的小企業,同時也是中銀絨業的重要採購商。中銀絨業長期通過應收賬款、預付賬款等科目讓其佔用公司資金。

如2009年至2011年,中銀絨業向國斌絨業、忠興絨業和俊峰絨業三家公司銷售水洗絨分別為8547.01萬元、2億元和4.45億元,分別佔該年水洗絨銷售收入的100%、90.46%和72.43%,佔當年銷售收入的11.17%、17.11%和24.57%。

同時,2009年至2011年,中銀絨業向上述三公司採購無毛絨9474萬元、2.06億元和4億元,分別佔該年無毛絨採購總金額的53.64%、72.30%和65.23%,佔當年採購總金額的13.72%、20.66%和19.55%。

對此,中銀絨業解釋:由於羊絨行業的特性及現狀,公司的水洗絨銷售客戶與無毛絨採購供應商存在部分重疊的情況。

但中銀絨業向這些公司銷售水洗絨卻帶來高毛利水平:2011年為15%、2012年為19%,均高於公司銷售後端產品無毛絨的毛利率13%及12.3%,明顯與行業情況異常。

據此,本律師認為,中銀絨業存在涉嫌通過關聯方的非關聯化披露,致使一筆筆委託加工業務在入賬時構成虛增收入與採購額的財務效果,內銷產值真實性疑問極大。

三、虛增存貨調節利潤,中銀絨業涉嫌財務造假

中銀絨業歷年的存貨持續攀升,截至2013年上半年存貨達27.1億元,佔總資產近半,囤貨動機存疑。對比2009年-2012年的數據,4年間,公司經營性現金淨流出11億,但存貨增加了16億。

同時,公司最近四年的存貨周轉率都低於1次,2012年為0.83次,2011年和2010年為0.88次,2009年為0.73次。

據多家國內羊絨龍頭企業表示,中銀絨業的羊絨原料存貨並不多,2013年春還因為原料供應不足向業內其他公司進行高價收購。

同時,中銀絨業未做計提存貨減值準備,而2011年、2012年另一家羊絨上市公司鄂爾多斯則計提了不少的存貨減值準備。

中國毛紡織行業協會的數據顯示,2012年12月國內山羊絨-無毛絨的出口單價為100.67美元/千克,較2011年12月曆史高點119.3美元/千克下滑16%。同時,2012年羊絨產品總體出口單價、規模與總金額均較去年有所下降。

鄂爾多斯2012年年報顯示,其原材料存貨為22.5億元,跌價準備1.38億元;2011年末時原材料存貨為24.6億元,計提跌價準備1億元。鄂爾多斯稱,上述計提的原材料存貨跌價準備中,有99%主要來自於羊絨板塊。

中銀絨業存貨當中一半以上來自2011年以後的新增存貨。但是,查閱2012年年報,公司卻未計提絲毫的原材料跌價準備。

據此,本律師質疑,中銀絨業是否一邊在利潤表虛增淨利潤、一邊在資產負債表虛增難以評估的存貨?

再從整體財務報表分析,中銀絨業重組前的2002年到2007年,只有一年經營性現金流出現虧空,而且金額也只有-1639萬元,累計流入52885萬元。但重組後的2008年到2012年,卻只有一年經營性現金流為正,且只有1543萬元,累計虧空13億元,今年上半年繼續虧空10422萬元。背後,則是淨利潤從2008年的3213萬元,飆升至2012年的27936萬元,今年上半年又實現18093萬元。

看似靚麗的淨利指標背後,中銀絨業財務狀況嚴重惡化。重組後的5年間,有4年經營性現金流出現虧空,累計虧空額高達13億元。此外,中銀絨業不斷降低自身的經營負債比,由重組前平均32%大幅降至重組後的11%,脫離了一個企業的理性經營軌跡,交易真實性大打折扣,而公司資金鏈則完全依靠銀行貸款和再融資得以延續。

經營性負債比例的大幅下降,意味著公司財務槓桿手段從原先無息的經營負債轉換為有息的金融負債。

放棄有利的財務手段,採用負擔明顯的舉債方式,中銀絨業的經營策略有違常規,很難讓人相信其交易的真實性。而經營性負債比例的降低,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大量資金「只出不進」,一方面以預付賬款的形式流出;另一方面雖然實現銷售,卻以應收賬款的形式堵在體外。

                                                                                          舉報人:嚴義明

                                                                                             2013年9月22日
中國 證監會 證監 舉報信 舉報 中銀 絨業 事件 嚴義 明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706

中銀絨業出口造假? 萊茵TEXTILE

http://xueqiu.com/1718725384/25398316
看了中銀絨業對「上海證券報」 質疑的回應,沒看到什麼精彩,亮點的東西。 雖然歐債危機後, 中國對歐洲紡織品出口,就因為需求和匯率問題一年差過一年,但 中銀絨業 非要強調它是一枝獨秀的另類公司, 那我也只能選擇相信。不過公告其中對香港皮包公司問題的答覆,倒是頗為有趣。特別是強調三個皮包公司之一的 「中國數碼」, 是法國老佛爺的供應商,背後實際控制人不是公司註冊人等等回覆,更是讓人覺得好玩。

眾所周知,香港現在生存下來的出口商,如果不是自己有生產廠家的, 那麼必定是正規貿易採購代理公司, 因為香港已經無法如以往一樣,利用大陸和海外信息不對稱,單純作為中間商賺取差價,而已經進化為全面提供採購代理服務。如果「中國數碼」或者其實際供貨人,按中銀絨業表述,活動於香港,是多年服裝貿易商,有豐富的渠道和經驗,那麼這家公司,肯定是一個比較大規模有名氣的採購代理公司,類似香港的利豐,威林幹那這種大代理商。而且,百貨公司如法國老佛爺的採購,不是以纖維劃分,他們是按男裝部,女裝部,飾品部劃分,幾個部門都會採購羊絨製品但同時更多的是其它纖維的產品。而買手到香港或中國看樣訂貨時,一個男裝或女裝採購買手,跟一個香港貿易商談判,對方如果沒有幾十,上百個新產品,涉及棉,麻,絲,滌,一起給人家展示,買手又如何會浪費時間搭理這公司?所以我認為中國數碼只賣羊絨製品給法國老佛爺是不合乎現實貿易生態的。此外,從公司規模來講,中國數碼這公司只有一個實際控制人, 沒有很多僱員,也讓人難以想像。我們見到的美國的很多中型商場,來一個部門中一大類產品的買手,那些香港代理公司都會有幾個人陪同,召集國內幾十家供貨商到酒店談判,規模如同小型交易會。 以老佛爺的規模,只會比這個動靜更大。而這個中國數碼就靠一個實際控制人,就能應付法國老佛爺這麼大一個買家,我只能說這人是個超人。此外,服裝,成品不同於原料, 中間有複雜的環節和手續: 打樣,寄樣,確認,採購,下單,訂單管理,驗貨,發貨,流程長得很,需要的人員也多,而中國數碼就一個人的皮包公司,就算加上實際控制人,能把需要幾十個人來操作的業務都幹了,實在牛的不可思議。

實際上,法國老佛爺在香港是有服裝採購合作代理,就是服裝業很有名氣的上市公司I.T,雙方2010年就成立了合資公司,老佛爺的很多中國採購代理都來自於I.T, 法國老佛爺商場也引進了很多I.T 管理的服裝品牌,所以,從正常邏輯講, 老佛爺買手們在香港的採購,肯定是主要通過I.T,如果中國數碼背後的實際控制人, 真有那麼多年的成功貿易渠道和經驗,那麼他肯定也應該有一個水平不遜於I.T 的服裝或貿易公司,而不是靠中國數碼這皮包公司,否則如何能成為法國老佛爺在香港的採購代理? 而中銀絨業跟這麼有能力, 能跟給法國老佛爺供貨的香港貿易商合作,本是為自己顯示實力增光彩的事情,卻號稱要為對方保密,不能公佈實際控制人,讓人無法理解。

再者,羊絨多年以來,都是一個很大程度上出口導向的產品,外銷比例很大,而中銀絨業這公司,擁有這麼大比例的外銷部分,其前三大客戶,居然都是香港離岸公司,只有一個實際控制人,規模很小,實在離奇的可以。真不知道中銀絨業這麼強大的品牌,自己在香港還有子公司,這麼多年定期參加各大展會,都是怎麼尋找外銷客戶的。而4月份董秘陳曉非接待投資者時,提到的公司四大客戶,優衣庫,瑪莎百貨,梅西百貨,老佛爺,除老佛爺跟中國數碼關聯,其它三個,居然在銷售榜上蹤影難覓, 也很難解釋。 如果優衣庫,瑪莎百貨,梅西百貨這三大客戶也是由另外兩個香港離岸公司負責銷售,那這兩個只有一個實際控制人的公司估計也是超人所開。

如果各位還記得去年下半年以來大陸對港出口飆升引起的虛假出口,騙稅和熱錢流入質疑, 就會發現那些虛假出口調查中的公司作為和中銀絨業的方法頗為類似: 出口產品貨值高,比如電子產品,然後貨物目的地都是香港,貨主都是香港公司。在人民幣匯率持續升值,熱錢流入這幾年,這在外貿行業已經是屢禁不絕的故事,今年尤甚。而中銀絨業三個離岸公司的註冊人都是深圳報關行出身,難免不讓人有類似聯想。

依我之見,想發現中銀絨業是否有造假成分, 其實真的不難,現在很多國內貨運或報關背景公司,都在推銷海關報關信息給出口商,讓出口商從這些數據庫中發現潛在買家。這種數據庫裡, 按分類去搜索,很容易找到」中國數碼「作為收貨人的海關出口信息, 如果」給中國數碼「這公司發貨的供應商,只有」中銀絨業「這一個中國公司,而不是幾十,甚至上百個中國出口商,那麼中銀絨業出口造假幾乎是板上釘釘。因為如果能給法國老佛爺當採購代理,中國數碼不可能只有中銀絨業這麼一個國內供應商。
中銀 絨業 出口 造假 萊茵 TEXTILE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740

中銀絨業首先是個垃圾公司 歲寒知松柏

http://xueqiu.com/1272530506/25408086
我的第一個判定是:中銀絨業首先是個垃圾公司。因為單看中銀絨業的現金流量表就知道,過去5年來經營現金淨流量是負13億元,而過去5億淨利潤為正6億元,並且它還有11億元的資本支出,所以過去5年的自由現金流是負24億元,超垃圾,要知道它現在的淨資產才18.6億呢。

我的第二個判定是:中銀絨業是個假公司,嚴重的財務造假。目前這家公司的存貨和應收款相當於1.5年的收入,而在2007年9月30號時,它的存貨金額不到3億元,07年底大股東馬生國兄弟控制公司後,當年底存貨急升到7.2億元,帳齡由0.7年躍升到了2年,這是一個非常離譜的數據,我看過不少紡織布料服裝企業,沒有一家的應收和存貨賬齡有這麼長。難不成它的紡織布料是用來做所羅門王的飛毯用的?

順便講點有趣的東西,由於中銀絨業的存貨和應收款佔用了一年半收入的資金,而它的淨利潤率卻一直在10%以下,這樣,當中銀絨業的收入增長10%時,利潤可以增長50%且存貨和應收賬款周轉率(或賬齡)可以保持不變而不需要經營現金淨流入來支撐造假。所以我們在報表上看到,過去5年它的收入增長很快利潤增長更快,但存貨和應收款賬齡還縮短了,有趣吧?

這公司還大肆增加固定資產投入,利用上市公司的平台貸款和增發圈錢,也真是夠狠的。
中銀 絨業 首先 是個 垃圾 公司 歲寒 松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764

中銀絨業控股股東轉讓盛大遊戲股份

中銀絨業晚間發布公告稱,公司於2017年1月6日收到控股股東中絨集團發來的有關轉讓所持Shanda Games Limited(盛大遊戲)股權的通知,中絨系合夥企業與浙江華通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及其作為普通合夥人的上海曜瞿如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簽署股權轉讓協議。根據協議,中絨聖達、中絨文化、中絨傳奇、寧夏正駿、寧夏絲路將其間接持有的盛大遊戲47.92%股份轉讓給上海曜瞿如投資合夥企業。

公告稱,2015年公司經營業績虧損,截至2016年9月末公司虧損3.2億元,如2016年度經營業績持續虧損,將可能面臨連續兩年虧損被退市風險警示,公司基本面亟待改善。此次中絨集團轉讓所持盛大遊戲股權,集中力量推進公司目前正在籌劃的重大資產購買項目並推進公司出售目前的全部或部分資產、負債 ,盡最大努力化解公司面臨的風險,從而保護廣大中小投資者的權益。

本次轉讓完成後,中絨集團不再直接或間接持有盛大遊戲股份或表決權。

而世紀華通日前發布公告稱,公司2017年1月6日收到控股股東華通控股和第二大股東邵恒、第三大股東王佶發來的《關於收購盛大遊戲公司部分股權事項的通知函》。公司控股股東及大股東合計間接持有盛大遊戲43%的股權。本次收購正在辦理交割過戶手續,本次交易完成後,公司控股股東及大股東將合計間接持有盛大遊戲90.92%的股權。世紀華通將於1月9日複牌。

中銀 絨業 控股 股東 轉讓 盛大 遊戲 股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124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