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紅十字會自救第一步

http://magazine.caing.com/chargeFullNews.jsp?id=100290472&time=2011-08-12&cl=115&page=all

紅十字會信息公開只是挽回信任的開始,其體制性功能錯位問題更是癥結所在
財新《新世紀》 記者 藍方

 

  深陷信任危機的中國紅十字會,遲遲難以從輿論漩渦中抽身。

在行政序列下,紅十字會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在運作過程中對政府的干預毫無免疫力。李富華/東方IC


  2011年7月31日,連續備戰多日之後,紅十字會總會信守承諾,如期推出捐贈信息發佈平台(下稱發佈平台)。緊接著,青海省紅十字會也對玉樹 地震接收款物的收支情況進行了發佈。發佈平台紅白色調,設計精美,重要信息還配有動畫演示。除了捐贈查詢,還同時發佈與賑災相關的紅頭文件、審計報告和財 務報表。

  不過網友對此仍不領情。紅十字會總會通過微博告知發佈平台信息上線的消息後,網友們輪番在線以「呸」「滾」等回覆來表達不信任。隨後,網友和媒 體對信息的準確度、披露的深度以及數據所反映出來的資金使用效率不斷質疑。紅十字會總會也以前所未有的頻率與媒體和公眾溝通,在網站上答疑,發佈更正公 告。

  而郭美美事件的負面效益已經顯現。在這起由微博炫富引發的輿論事件中,儘管並無明確證據證明紅十字會濫用善款,但其行事規則中的種種紕漏均遭到口誅筆伐。事後各地紅十字會收到的捐贈驟減,個人捐贈縮水最為明顯。

  紅十字會連續展開危機公關。7月6日,全國紅十字會系統廉政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提出要「從制度建設上保證紅十字會工作的公開透明」;7月中旬 紅十字會總會又下發《關於貫徹落實「兩公開兩透明」承諾的通知》,要求地方紅十字會和行業紅十字會兌現「捐贈款物公開,財務管理透明,招標採購公開,分配 使用透明」的承諾;隨後,紅十字會總會公佈了「三公」經費的預算和執行情況,並推出發佈平台,試圖以公開透明挽回信任,重塑形象。

  在不少學者看來,在社會信任普遍缺失的大環境下,郭美美事件事實上讓紅十字會成為了社會情緒宣洩的對象,而這也成為紅十字會革新的機遇和動力。除了推動紅十字會本身的信息公開,更應將其體制性的功能錯位問題推上前台。

信息公開蹣跚起步

  發佈平台的正式上線,吸引了眾多關注的目光。據紅十字會總會秘書長王汝鵬透露,7月31日當天發佈平台的訪問量將近300萬,8月1日的訪問量達到3700多萬。

  在此之前,紅十字會事實上也有捐款查詢系統,但只能查詢捐款到賬的情況。而紅十字總會網站上公佈的統計年報,只有2006年和2007年兩年的數據。

  此番紅十字會總會所發佈的信息內容,乃是2010年1月11日以來,公眾向紅十字會總會的捐贈信息。由於還未實現全國聯網,公眾通過中國紅十字 基金會或地方紅十字會進行的捐款還無法查詢;項目信息則以玉樹地震重建為主。甘肅舟曲泥石流、云南盈江地震以及日本地震的信息查詢平台仍在建設中,何時推 出尚無時間表。

  對於小額捐贈,公眾可以查詢到捐贈日期、捐贈人姓名和捐贈金額三項;捐款50萬元以上的單位和10萬元以上的個人,才能查到對應的援建項目情況。

  發佈平台運行後迎來的第一波質疑,便是數據出錯。如捐了錢查不到,李連杰、成龍等名人捐贈數額與實際不符等。

  此類差錯,在基金會中心網總裁程剛看來頗為「低級」。他介紹,在一個公益組織的信息披露體系中,捐款的查詢並不是最優先的;更優先考慮的,是項目信息。

  對發佈平台的第二大質疑,便是小額捐贈去向沒有交代。程剛表示,對於紅十字會,95%的捐贈,乃至99%的捐贈,都是10萬元以下的小額捐贈。「如果一個機構99%的捐贈者都查不到錢用到哪兒了,就有問題。」

  程剛說,紅十字會總會確實有自己的難處,例如數據量太大,僅一次玉樹賑災,就有300多萬條信息需要錄入、整理。但即使不能將所有信息清理完畢,也應向公眾提供工作進度表。

  程剛介紹,由於紅十字會系統的特點,總會收到的捐贈最終會撥付到基層紅十字會,由基層紅十字會來管理使用,總會可能確實沒辦法拿出十分具體的善款使用信息。

披露仍嫌不足

  對此,王汝鵬解釋,在玉樹地震捐款支出中,社會救助項目的援助資金基本上都是使用的小額捐款和非定向捐款,只是目前還沒有做到與每個捐款人逐一 對應具體項目。隨著信息管理系統功能的提升和發佈平台的進一步修改完善,「我們將逐步實現『讓每一筆捐款都能查詢並知道使用流向』,這將是我們今後努力的 方向和目標」。

  2011年8月10日,青海省紅十字會公佈五部門聯合下發《玉樹地震社會捐贈資金與恢復重建項目對接安排表(第二批)》,要求將社會捐贈資金和重建項目對接。

  青海省紅十字會財務部門有關負責人告訴財新《新世紀》,此舉將明晰其他地區紅十字會撥付的不定向小額捐贈的具體去向,給捐贈人一個交待。

  不過,僅僅披露「收到多少」「用在哪裡」這兩類信息還遠遠不夠。程剛介紹,一個科學的披露體系,還需對項目實施效果進行披露。這需要獨立第三方的評估以及相對獨立的披露平台。而當前無論是紅十字會還是其他公益組織,信息披露的程度遠遠不及於此。

  儘管紅十字會的發布平台尚有缺陷,但業內學者均將其看做紅十字會透明化的開端,肯定其積極意義。

  王汝鵬介紹,除了對重大自然災害的捐贈信息發佈,紅十字會以後還將按年度發佈捐贈信息及財務收支使用情況。根據紅十字會總會「兩公開兩透明」的 部署,地方紅十字會均需在兩年內建立起依託於互聯網的信息發佈平台。此外,紅十字會系統對政府撥款的財政資金要公佈「三公」支出,在物資採購、工程發包、 購買服務等工作中,均需公開過程和結果。

  但更大規模的信息公開,能否就此為紅十字會挽回信任,業內人士卻有著不同看法。

  「體制不改,積弊難除。」中央財經大學教授黃震認為,紅十字會的徹底革新,只能從機構體制入手。作為「中央編辦管理機構編制的群眾團體機關」, 比起其他的社會團體,紅十字會更像是一個政府機構。紅十字會總會乃是副部級單位,其工作人員的招聘均納入國家公務員序列,凡縣級及以上紅十字會,其行政運 行費用均列入本級政府財政預算。

  長期研究中國紅十字運動的蘇州大學教授池子華指出,在行政序列下,紅十字會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在運作過程中,對政府的干預毫無免疫力。最明顯的 例子便是在汶川地震中,作為獨立法人的紅十字會不能自主支配其籌集的資金,反而迫於行政壓力將善款上交給政府來統一管理,淪為政府的「錢袋子」。而在行政 化的治理結構下,紅十字會也有著其他官僚機構的通病,諸如腐敗、低效等。

根在公募機制錯位

  紅十字會「去官化」,也在郭美美事件後被屢屢提及,不少觀點認為紅十字會應回歸民間組織本意,保持自身獨立性,對公眾而非行政機關負責。

  但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NGO研究所王名教授直言,「去官化」僅是一種理想狀態,並不現實。王名介紹,紅十字會自誕生之日起,就與政府有著密切 聯繫。諸如其創始之初,需要在戰場上進行人道救助,便需要得到交戰雙方的認可,一個純民間組織不可能做到;又如在發生大地震時,各國紅十字會跨國運送物 資、進行救援,同樣需要政府的支持和協調。事實上,有很多國家的紅十字會按官辦或政府主管模式管理,並非真正意義上的非營利或非政府組織,因此中國紅會的 管理體制並非獨例。

  王汝鵬介紹,紅十字會最主要的業務工作乃是「三救三獻」——即救災、救護、救助,和無償獻血、造血幹細胞捐獻、人體器官捐獻。「紅十字會是提供社會服務、開展社會救助和各種公益性救援的操作機構。」王名指出,當前圍繞紅十字會的爭議,均和捐款的募集和管理相關。

  王名介紹,在2007年,他和他的研究團隊曾對紅十字會的工作進行評估。當時紅十字會的主要業務和資源配置,只有很小一個比例放在接受社會捐贈 及善款管理上;主要是開展社會救助和各種公益項目運作,包括國際合作、政府購買服務、企業資助的各種公益項目。但2008年的汶川地震,徹底扭轉了紅十字 會的業務結構。接受社會捐贈一躍成為各級紅十字會的頭等大事,其受贈資金及物資的規模也從幾個億跨越到一百多個億。並非以善款募集和管理為主業的紅十字 會,無論從機構管理還是人事安排上均未做好準備。

  事實上,紅十字系統在機構設置上,並非沒有考慮募捐業務的專業性和複雜性。王名介紹,1994年紅十字會之所以要成立紅十字基金會,目的就在於要將「錢事分開」。

  然而,這一以「增量」帶活「存量」的設想並未實現。每逢大災大難,紅十字會和紅十字基金會同時出現在公眾面前進行募捐。紅十字基金會秘書長劉選國坦言,這確實在一定程度上讓公眾混淆。黃震則介紹,紅十字會募款職能難分離,與部門間利益息息相關。

  作為基金會,紅十字基金會受《基金會管理條例》的約束,資金運作及信息披露均需符合法律法規要求,並接受民政部門及公眾監管。而在紅十字會,其募捐或接受的善款僅按紅十字會理事會制定的內部文件——《中國紅十字會募捐和接受捐贈工作條例》管理。

  「紅十字會對善款的管理並不是基金會的運作模式,而是在行政框架下層層下撥,中間環節多,且缺乏有效監管。」程剛表示,從發佈平台上公開的文件就可以看到,募捐資金如何使用、分配,紅十字會全是通過文件來實現,而不是通過市場化的購買、精細的合同來落實。

  「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讓紅十字會回歸主業,發揮體制內資源優勢。而募款職能應盡快剝離。」王名建議。

  「只有把錢的統籌交給基金會,紅會才可能從危機中脫離。」王名說。

紅十字 自救 第一 一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41

紅十字與郭美美案」的投資銀行破解 吳沖Allan

http://xueqiu.com/8898133752/23672724
郭美美到底賺了誰的錢?這個問題不回答清楚,所有的質疑都是一頭霧水。

筆者作為前投資銀行家、現公益從業人員,根據網絡披露資料和投資銀行基本常識,作出如下推斷:

1、商業紅會副秘書長王樹民的私人公司王鼎諮詢,利用與紅會的一紙授權合同從2007年到2008年間開展私募融資,最終與郭美美乾爹王軍所在的深圳物華成合資成立「中紅博愛公司」的協議換取價值數千萬的乾股。

2、這個合同的核心價值是可以打著紅會「博愛小站」的名義在各個城市社區建立2萬個無需支付地價的連鎖小店,總建築面積達到30萬平方米。連鎖店收入目前主要來源於分租給保險公司作為營業網點,同時發佈廣告,規劃中還包括連鎖藥店業務。這份授權的隱性價值可能超過10億人民幣。

3、這個項目的北京業務由中國人壽獨家買斷,向中紅博愛支付大額諮詢費或廣告費使參與各方獲利。

4、郭美美只是導火索,很可能與此案實際關聯不大,最多是替權利資本收錢而已。

5、此案中的問責關鍵是權利資本:1)誰授權向王鼎諮詢批出這項授權? 2)王鼎諮詢背後的實際利益人究竟還有誰?3)中國人壽作為最後的買單者有無決策人員參與利益分配?

 大幕拉開,讓我們先從2007年一則香港上市公司的公告說起:

2007年9月,中國商業系統紅十字會「認可」的北京王鼎市場營銷諮詢公司在和香港上市的民豐控股合資成立了一間合資公司從事紅十字會的「博愛小站」項目,計劃投資30億在中國建立2萬個「博愛小站」,王鼎諮詢憑這個「認可」佔有這個項目30%的「乾股」。

以下是香港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截圖
查看原图
THE BUSINESS OF THE JV CO

The major business of the JV Co will be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Entering into

Communities by the Red Cross Programme」「紅十字萬站進社區活動」 which covers the entire

China. The programme is implemented by the Red Cross Society of China Commercial Industry

Branch「中國商業系統紅十字會」and promoted by the National Office of the Red Cross Society of

China「中國紅十字會總會」. The programme targets to set up initially 20,000 various stations in

the entire China tentatively named as 「民豐博愛小站」(「Freeman Station(s)」) to provide various

health, insurance and financial related services to the local communities, including:

(1) First Aid and Health Services;

(2) Sale of Health and Hygienic Products;

(3) Provision of Health Management Card Programme;

- 5 -

LETTER FROM THE BOARD

(4) Financial Services;

(5) Insurance Services;

(6) Advertising and Media Services; and

(7) Such other relevant services.

(together, the 「Freeman Caring Businesses」)

The JV Co, with the assistance, support and resources allocated from the Red Cross Society,

will operate and manage the Freeman Stations to promote and carry out the activities recommended

by the Red Cross Society of China 「中國紅十字會」. Each Freeman Station will be wholly owned

by the JV Co which will be solely responsible for the operation and administration of the network

of the Freeman Stations. According its proposed corporate constitutional documents, the JV Co

itself is profit-making in nature.

           ——以上內容引自民豐控股(代碼279)在聯交所備案的交易披露文件

http://hkstock.cnfol.com/070906/132,1357,3321309,00.shtml

請注意:王鼎市場諮詢不是商業紅會的控股企業(而是認可機構,股權結構圖上用虛線標出,關係為「認可機構」),它的股東是誰,憑什麼得到這個認可?這個問題很關鍵,因為這個股東就是有可能從30億的公益項目中獲得收益的人。據報該公司Email和天略北京公司是一樣的(26日,網友「溫迪洛」在新浪發微博說,中國商業系統紅十字會所留的電子郵箱13701302525@sina.com跟北京天略盛世拍賣有限責任公司、北京王鼎市場營銷諮詢有限公司以及北京中謀智國廣告公司在網上留的聯繫方式都相同。中國商紅會沒有註冊,也不具法人資格,但卻接受捐贈,同時商紅會副會長王樹民和副秘書長李慶一都在北京王鼎市場營銷公司工作,王鼎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彥達也是中謀智國廣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該郵箱的另一個使用單位北京天略盛世拍賣有限責任公司則是被廣泛質疑與郭美美炫富事件有關聯的天略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屬子公司。)

  在2008年8月這個合資公司項目突然被取消了,與此同時(2008年6月20日),一間叫做「中紅博愛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註冊成立,獨家「投資、運營、管理」「紅十字博愛服務站」(以下截圖是該公司的招聘廣告和工商信息)

查看原图
查看原图
廣告中稱「博愛小站」是紅十字會和民政部共同推行的大型公益項目。與此前和香港的合資項目一樣:投資依然是30億元人民幣,依然是要建2萬個「博愛小站」。號稱要覆蓋中國10%的人口。

「中紅博愛」稱自己為「中國紅十字會的關係企業」,我們並不知道是什麼關係,但是與香港合同相比,項目內容基本未變,30億的利益主體變成了中紅博愛。(因此我們甚至可以大膽猜測一下:股權結構可能依然是北京王鼎30%,另一個私人企業70%?)

中紅博愛成了30億投資的執行主體,但這個公司並沒說這30億投資是從哪裡來的?有網友說是不是從紅會的捐款中來做這個生意?我認為不會;那麼是不是中紅博愛的私人投資股東出資建設?我看也不可能。

那麼到底誰會因為什麼原因投資這30億呢?我們首先要看看「博愛小站」的商業實質是什麼——請參看以下報導截圖:

查看原图
說白了:所謂「博愛小站」就是以便民為名義的,建設在社區裡的小型商業鋪面。由於是公益項目的招牌無需支付地價,那麼建立店面的成本就僅僅是廂式車的成本。這個店面可以賣廣告(郭美美號稱的生意),更重要的實際是一個保險公司在社區落地的分支櫃檯(上市公司的報告裡明確指出了這一投資的要點是保險銷售,從中紅的招聘廣告看未來還可能包括藥品銷售)。

以每個「博愛小站」佔地15平米計,2萬個小站共可獲得30萬平方米的社區內不需要交地價的商業物業,按照底層商舖10000元樓面地價計算,這個合約的潛在價值大約30億人民幣,即使按照3000元/平米,合約價值也超過10億元。



這樣整件事情就符合商業邏輯了:



1、中紅博愛拿到一份合同——在中國的2萬個社區裡建立一系列店面(博愛小站),

2、一紙合同,就換來2萬個店面可以賣給保險公司……

3、首期在北京1000個社區開博愛小站,就是在北京的黃金地頭開了1000個平均佔地15~20平米的連鎖店。這1000個店省下來的地價最少就是2億。

4、中國人壽取得了這1000個店的「獨家合作」,在所有店裡派了自己的保險推銷員,相當於人壽在北京1000小區開了營業部。看看下面這個人壽為博愛小站招聘「站員」的網頁,「博愛小站」的工作人員,要求有保險經紀資格,這充分說明「博愛小站」的本質是保險公司的銷售網點。商業利益昭然若揭。

查看原图


5、可以肯定中國人壽向中紅博愛至少支付了至少數千萬的費用(人壽是上市公司,即使是分期支付,這個資料審計的過程中一定有蹤跡),可能是以諮詢費、廣告費或其他方式,但其本質是買斷了以公益項目為名無償(免地價)開出1000個連鎖店的權利。長遠看是在全國開出20000個連鎖店的權利,價值在10億以上。

上述這個商業模型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博愛小站」都建在北京這樣的高地價區域而不是偏遠鄉村。在這個商業邏輯下,整個故事實際就是紅十字會給了私營企業王鼎市場營銷一張特許合同,而王鼎用這張合同尋找投資(投行的術語叫做「合同權益融資」,通俗的說法就是「炒批文」)

好了,「博愛小站」這門打著公益的旗號,做社區土地套利的生意邏輯已經講清楚了,那麼而是誰給了中紅博愛(更根本地說,是王鼎諮詢)這個獨家權利呢?



從香港公司的資料看,是商業紅十字會(包括紅十字總會)給予了王鼎公司這個獨家權利,換言之,紅十字會把一項價值數億元的合同贈送給了王鼎公司,然後又間接給了中紅博愛,而王鼎的大股東(80%股份)是紅商會的副秘書長王樹民(相信背後比這個還要複雜,沒有人可以吞獨食,你懂的……),咱的副秘書長的私人公司就拿這個去融資,最後中國人壽買單支付諮詢費(或廣告費),所有參與者大賺一票!



上述整體的商業邏輯的推演,說明此案需要關注的核心是權力資本套利——誰是這個授權的批准者?誰是王鼎的實益股東?中國人壽作為最後的買單者,這筆交易的決策者有無幕後利益?若放棄追蹤這一列核心問題而去圍繞一個炫富的年少輕狂的小丫頭,以獵奇或仇富的潛台詞吸引和轉移公眾的眼球,那將是中國慈善公益的大不幸。



當然,有關美美,本文也有一點點推測(這一段純屬虛構,邏輯遠不如上面的內容嚴謹,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G美美可能是上述交易中的一環,但其實挖掘G登峰的價值可能比郭美美還大。理由有二:

1、G美美幾乎不可能是什麼重要人物的情人,一個有錢的老男人不可能容忍自己的小情人滿處和帥哥合影、和處長調情。不管是官人的太太還是情人,要是混到這個份上,是活膩了。

2、事發之後,G美美首次飛北京被媒體圍堵,上飛機時原說G登峰和G美美都在,但接機時只有G美美。G登峰哪裡去了?據說是起飛前有旅客臨時下機,是否就是G登峰?為什麼G登峰躲了,G美美卻出現在眾目睽睽之下吸引炮火?這說明登峰比美美在這個局中的地位更重要……同學們冷靜,讓領導先走。

美美在此案中角色最多不過是代人收錢。至於是代誰收錢?肯定不是王軍的物華,人家一個民營企業,當然可以光明正大地收錢。最大的可能是兩個——代表權力資本的交易雙方之一:紅會(批准授權的人),或者是人壽(最後買單的人)。

當然,鑑於王軍本身就是成功的商業人士,上述推測總體顯得牽強。我還是傾向於美美在此案中不過是個打翻醬油瓶的龍套。
紅十字 與郭 美美 投資銀行 投資 銀行 破解 吳沖 Allan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818

烏克蘭讓步:只要紅十字會認可,俄羅斯救援隊就可以入境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4558

烏克蘭為數百輛俄羅斯救援車隊進入本國進行人道主義救援打開了一扇大門。烏克蘭政府稱,只要國際紅十字會將這些車隊在東部災區分散開來,就同意他們進入本國領土。

彭博新聞社報道稱,烏克蘭政府還要求烏克蘭海關和邊境地區官員檢查那些靠近東部盧甘斯克(Luhansk)地區的第一個檢查站的救援車輛。該地區是烏克蘭政府軍和親俄派分裂分子交火數月之久的前線。

烏克蘭政府新聞發言人Svyatoslav Tsegolko稱:

我們決定接受針對盧甘斯克地區的援助,以避免俄羅斯的全面入侵。

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也將一同檢查8月12日出發的俄羅斯救援車輛。

本周二,俄羅斯不顧西方嚴厲警告,派遣280輛載重卡車組成的“豪華人道主義救援隊”奔赴烏克蘭。俄方稱需要幫助遭受武裝沖突摧殘的烏克蘭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地區。這兩座城市目前已斷水斷電。

歐盟執委會主席巴羅索直言不諱地警告:不要以人道主義等任何借口在烏克蘭采取單邊軍事行動。同時,烏克蘭也如臨大敵,拒絕這些車輛入境。

昨日早些時候,烏克蘭內政部長Arsen Avakov在他的Facebook頁面上表示,俄羅斯車隊不會被允許進入,並稱其是來自“侵略者”的挑釁。

為何西方國家和烏克蘭對俄羅斯人道主義救援高度緊張?因為俄羅斯先前就玩過這種“木馬屠城”的把戲。

華爾街見聞網站昨日提及,1992年—1993年,格魯吉亞與其自治共和國的阿布哈茲武裝開戰時,俄羅斯救援隊表面上運去了人道主義援助物資,但暗地里卻向分裂勢力運送了導彈、沖鋒槍等武器。1956年10月,俄羅斯又借口人道主義理由兩次出兵匈牙利,30000人在此次事件中被殺。

今日,俄羅斯盧布上漲0.4%。而就在周二俄羅斯救援隊出發的當日,由於國際社會懷疑這支救援隊是俄羅斯在尋找借口入侵烏克蘭,盧布下跌0.7%。烏克蘭本幣格里夫納今日大漲1.9%。近日,格里夫納因戰爭陰影而屢創歷史新低。


烏克蘭 烏克 讓步 只要 紅十字 認可 俄羅斯 救援隊 救援 可以 入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734

紅十字會:將很快推出俄羅斯救援物資入烏詳細方案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5390

國際紅十字會表示,正在針對俄羅斯救援物資進入烏克蘭的細節方案將很快出臺。(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俄羅斯、德國、法國和烏克蘭於17日在柏林舉行了會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會談結束後說:“關於人道主義援助的所有問題都已經得到解決。”不過,他在柏林舉行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補充說:“我們未能在達成停火和政治進程方面取得積極的結果。”

紅十字會發言人Galina Balzamova說,紅十字會願“很快”推出細節,解決救援車輛等相關問題。她表示,國際紅十字會對戰亂地區的人道主義危機感到十分擔憂。

烏克蘭軍方發言人Andriy Lysenko昨日表示,親俄分裂分子在盧甘斯克地區炮擊了一系列民用車輛,致數十人死亡。

拉夫羅夫表示,

只要他們繼續采用軍事解決方案,只要基輔當局利用軍事勝利來獲取人民的支持,我就不認為我們現在的努力有任何意義。

他說,在德國、法國、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四方會談上,俄羅斯與烏克蘭並沒有達成一致。

歐洲領導人正在推動俄烏雙方停止沖突。烏克蘭稱,俄羅斯向親俄武裝分子提供了武器等支持。由於沖突,西方已對俄羅斯采取了經濟制裁,警告將把俄羅斯經濟送入衰退。俄羅斯否認對親俄分裂分子提供了任何幫助。

紅十字會正在計劃從日內瓦向Rostov地區派遣更多人員。紅十字會計劃對從俄羅斯前往烏克蘭的救援卡車進行檢查和伴隨。在他們開始檢查卡車之前,紅十字會官員要求了安全保證。據俄羅斯政府稱,這些卡車用以運送人道主義援助。

烏克蘭同意在紅十字會的監督下,讓俄羅斯的卡車、物資跨過邊境。根據協議,俄羅斯約275輛卡車的物資將在邊境檢查站接受紅十字會的檢查,此後紅十字國會將分發這些物資。紅十字會發言人Balzamova說,

我們需要參與各方的保證。一旦我們得到安全的保障,檢查將會開始。


紅十字 很快 推出 俄羅斯 救援 物資 入烏 詳細 方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9286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談烏克蘭人道主義災難“對援助的需要在不斷增加”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7878

當地時間2015年2月9日,烏克蘭頓涅茨克郊區的居民區由於炮擊引起火災。 (CFP/圖)

沖突給這個地區帶來了很多負面的影響,特別是處在這種情況下的民眾,還有他們的家庭。受到烏克蘭軍隊和反對派的戰鬥帶來的影響,很多人流離失所。

自烏克蘭危機以來,紅十字國際委員會(ICRC)持續在當地開展人道援助工作,探訪雙方的被俘人員。

2015年2月7日,ICRC烏克蘭代表處新聞發言人阿紹特·阿斯塔巴茨揚(Ashot Astabatsyan)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了目前沖突地區和被俘人員的人道主義狀況,以及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援助工作。

東部監獄戰俘嚴重缺乏食物

阿斯塔巴茨揚首先介紹紅十字國際委員會(ICRC)烏克蘭代表處的工作:根據《國際人道法》,拘留當局有責任保證拘留的合法和規範性,他們(被關押人員)在任何時候都必須受到人道的待遇。ICRC(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探視因沖突和暴力而被拘留的人,在拘留場所監督他們的拘留條件和拘留待遇。我們探視了紮波里日亞、敖德薩、波爾塔瓦、哈爾科夫、馬里烏波爾和基輔由政府控制的拘留場所,也包括頓涅茨克非政府控制的拘留場所。同時也幫助被關押人員或者被扣留人員保持他們和家人的聯系。

阿斯塔巴茨揚透露:“在烏克蘭東部地區的一些監獄里,那里對援助的需要在不斷地增加。”所以ICRC(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提供了一些緊急援助。“最近,頓涅茨克及周邊地區的沖突激化,我們ICRC(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為在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的超過五千名被拘留者提供了一些緊急援助。”這些狀況和這個國家的東部地區的情況是緊密相連的。

在被問及是什麽樣的“援助”時,阿斯塔巴茨揚回答說是食物。“就像我說的,我們進入這個地區希望提供物質上的幫助,主要是食品以及非食品給五千多名被拘留者。但是通常是一些食物,我們提供最多的是食物,一些重要的、基本的食物。”

“我們提供給他們食物,我們和當局協商,他們需要食物,所以我們努力嘗試滿足他們的需求。”

阿斯塔巴茨揚還進一步介紹說:“我們向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州的非烏克蘭政府控制地區提供了兩千多噸援助物資,包括食品和衛生用品、醫療用品、毯子和防水油布。”

“我們也為五千多名被拘留者提供了他們所需要的基礎物品。”

已出現人道主義災難

在談及沖突地區的人道主義狀況時,阿斯塔巴茨揚介紹說,沖突給這個地區帶來了很多負面的影響,特別是處在這種情況下的民眾,還有他們的家庭。受到烏克蘭軍隊和反對派的戰鬥帶來的影響,很多人流離失所。

“一方面,人民需要安全的食物、飲用水、毛巾、毯子、帳篷。另一方面,人們除了需要基本的物質援助以外,他們也需要身體和健康檢查。根據《國際人道法》,這里還需要很多基礎物質保障,包括健康檢查的一些基本設施,我們還會提供一些藥品供應,還有食品和非食品的援助。”阿斯塔巴茨揚說。

在被問及個人的感受時,阿斯塔巴茨揚表示:那里的民眾生活有很多苦難,在那里很難見到醫院,(大部分的醫院)都遭到了炮彈的襲擊。轟炸不斷危及平民生命並損毀重要基礎設施。糧食、藥品和燃料供應不穩定,沒有電,電話也不通。

“在那里很難見人們住在他們自己的家里,很多人流離失所,很多人都在尋找避難所。你常常很難過地看到一家人在等待一些人道援助,他們都在尋找各種辦法應對這樣的壓力和困境……但是由於戰火不斷,有時根本無法援助身處危難的人。”

“在這樣緊張的環境下,還可以看到一些小孩子,在他們短暫的生命里,他們也向往快樂,他們想去玩耍。但是很少看到快樂地在玩的孩子。我在當地看到和感受到的這些事,都令我很觸動。”阿斯塔巴茨揚說,“對我來說,在這樣的情況下,工作很不容易。”

在被問到當地難民受否需要心理治療時,阿斯塔巴茨揚肯定地表示:不光是當地居民或者是在監獄中的人,我的意思是,在這個國家的東部地區的情況是,那里的大量的人口受到這場沖突的影響。有很多人流離失所,還有難民,也有人逃離了他們的家園,在其他的地方尋找避難所,所以整體情況有點複雜。“但我們了解到的情況是確實有一些人需要一些治療,一切的工作都在進行著。”阿斯塔巴茨揚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紅十字 國際 委員 會談 烏克蘭 烏克 人道 主義 災難 援助 需要 不斷 增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2358

人大擬修法:紅十字會截留挪用捐贈財物將被追責

今天上午,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四次會議召開,會議繼續審議紅十字會法修訂草案。在2016年6月紅十字會法修訂案的初審時,針對社會影響較差的“挪用截留”捐贈財產等行為,常委會組成人員建議增加相應法律規定。

此次二審草案中,專門增加了相關條款,明確規定紅十字會及其工作人員違背募捐方案、捐款人意願或者捐贈協議,擅自處分其接受的捐贈款物的;私分、挪用、截留或者侵占財產的,由上級紅十字會或者同級人民政府民政部門責令改正。情節嚴重的,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處分;造成損失的,依法承擔賠償責任;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草案還明確規定,紅十字會及其工作人員冒用、濫用、篡改紅十字標誌和名稱;利用紅十字標誌和名稱牟利等情形,也將依法承擔民事責任;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在初審中,有些常委會組成人員提出,紅十字會接受社會監督的規定缺乏可操作性。此次二審稿也修改了相關條款,“紅十字會應在統一的信息平臺及時向社會公布捐贈款物的收入和使用情況,接受社會監督。”

人大 擬修 修法 紅十字 截留 挪用 捐贈 財物 將被 被追 追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1442

中國紅十字會又出事高層情婦自爆性愛片

1 : GS(14)@2015-10-15 00:42:06

近日,有微信自媒體曝光,雲南大理一紅十字會副會長包養情人,還PO出其性愛影片的截照,直指「尺度超過雷政富」。據知情者透露,涉事男主角在影片曝光後已被免職。另有網民稱,被包養女子已被相關部門約談。大理市紀委昨日向上海澎湃新聞稱,目前紀委已介入調查。大理白族自治州紀委工作人員表示,大理紀委也是當天通過網絡了解到相關信息,網曝事件發生在下轄的區縣,但是因為具體情況還不清楚,哪個區縣不便透露,具體情況正在調查當中。該工作人員續指,目前縣級部門已經有一個初步的處理結果,但是處理結果還沒有報上來,有消息宣傳部門會通報。對於具體是哪個縣,對方未予以透露。雲南省紀委省監察廳網站今日發出通報,證實該紅十字會高層身份,為雲南南澗縣紅十字會副會長常文山,縣紀委監察局已查明常文山與他人通姦,決定給予他留黨察看處分,降為科員。上海澎湃新聞網/央廣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1014/19332651
中國 紅十字 會又 出事 高層 情婦 自爆 性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3209

【捐血謠言】網傳捐血益內地人致血庫量不足 紅十字會:大部分血供公院

1 : GS(14)@2016-11-17 11:32:38

坊間不時有傳言,指紅十字會會把血液運送至內地。近日更有網民「爆料」,指近兩年紅十字會之所以頻密呼籲捐血,並非因為捐血人數減少,而是因多了內地人在本港私家醫院做手術或產子,導致血庫存量不足。



香港紅十字回覆《果籽》查詢時澄清,多了內地人來港接受治療以致血庫存量不足的說法絕非事實。事實上,中心收集到的絕大部分血液都會供給公立醫院,當中62%血液用於60歲或以上的長者。本港血庫的大部分血液主要使用於內科、外科、骨科和腫瘤科病人。另外,紅十字會續稱,血庫存量緊張主要因為本港人口老化,需要臨床輸血治療的長者數目較以往增加不少,加上不穩定的天氣,如10月份的颱風和暴雨亦影響捐血人數。然而,「三三四」新學制下,再沒有中七學生,可參加捐血的中學生數量減少,故有必要更頻密呼籲公眾捐血。至於過去兩個月,中心曾幾度發出捐血呼籲,紅十字會則解釋,天氣不穩(包括颱風和暴雨)會影響捐血人數。經積極呼籲,現時捐血人數有上升,但仍未達每天1,100人捐血的目標。紅十字會強調網上傳言不可信,指中心絕無把本港血庫的血液運到香港以外地區,所有血液都只會免費供應本港醫院,為帶需要人士提供臨牀輸血治療。記者:黃凱婷


不時有網民稱紅十字會把血液運往內地,或供內地人做手術用。(高登討論區截圖)

血庫存量緊張主要因為本港人口老化,需要臨床輸血治療的長者數目較以往增加不少,加上不穩定的天氣,如10月份的颱風和暴雨亦影響捐血人數。

現時捐血人數有上升,但仍未達每天1,100人捐血的目標。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1117/19836130
捐血 謠言 網傳 內地人 內地 血庫 不足 紅十字 大部分 大部 血供 供公 公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5975

阿富汗紅十字會遇襲6死

1 : GS(14)@2017-02-09 23:43:50

阿富汗北部朱茲詹省(Jauzjan)的紅十字國際委員會(ICRC)員工昨日遭疑似「伊斯蘭國」(IS)武裝分子襲擊,至少六人被槍殺、兩人下落不明。


兩人被擄 疑IS所為

襲擊在省府希比爾甘(Shibirghan)以西35公里發生,省長阿齊茲(Lutfullah Azizi)指,效忠IS的武裝分子昨日早上綁架了八名紅十字會員工,其後把六人殺害,餘下兩人被擄走,不知所終。所有受害者都是阿富汗人,警方正為人質展開營救行動。出事地點屬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活躍範圍,但IS未有承認責任,塔利班則否認與事件有關。ICRC主席莫勒(Peter Maurer)在Twitter對事件表示極度震驚,「我向死者及失蹤者家屬致以最深切的慰問」。法新社/新華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209/19922642
阿富汗 阿富 紅十字 會遇 遇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609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