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A股來了扒糞者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7a300f0102e3iu.html
轉載12月20日南方週末經濟版的金融板塊C14版文章           作者:林邑
============================================================================
一個香港小股民,撼動A股第一牛股、市值兩千億的貴州茅台,成為A股一個難以忽略的大事件。

一群「扒糞者」出現,成為資本市場的一支新力量。只有在法律框架內,讓每個公司、每個投資者、每種力量都對自己的行為負責,資本市場才能更加健康。

南方週末特約撰稿林邑  責任編輯舒眉

一群「扒糞者」,開始挑戰A股上市公司。

A股第一牛股、市值兩千億的貴州茅台(股票代碼:600519)因此被迫接連出牌——2012年12月11日停牌,當晚緊急宣佈控股股東增持20億,次日召開新聞發佈會。

新聞發佈會上,貴州茅台集團董事長袁仁國特別感謝了一個名叫「水晶皇」的網友,因為他給中國白酒行業提了個醒,今後行業會更重視食品安全。同時他說,「中國白酒行業有幾千年的歷史和深厚的文化,不會因一個事件而消亡」。

「一個事件」,指的正是導致貴州茅台不得不連出三張大牌的事件——網友「水晶皇」在香港自費檢測出茅台酒的塑化劑嚴重超標,導致白酒板塊應聲大跌,9只個股跌幅超過9%,5只跌停。而貴州茅台一度跌破200元關口,市值蒸發100多億。

扒糞者並不只「水晶皇」一人。一個月前,酒鬼酒被媒體送檢檢出塑化劑超標,導致上市酒業公司市值蒸發千億元。而茅台事件兩天後,12月13日,財經網站雪球網認證為北京中能興業投資諮詢有限公司的官方賬號,發佈了其自行送檢的11份塑化劑檢測報告,稱五糧液52度等白酒中塑化劑含量均嚴重超標,白酒板塊再遇重創。

12月12日,衛生部衛生監督管理局局長蘇志表示,相關部門高度重視,正在開展調查。

整個資本市場因此震動。挑戰者是個人還是機構,背後是否有做空力量的利益支撐,均面臨諸多爭議。

螞蟻咬大象

「水晶皇」決心打破「塑化劑」一事上的市場默契。

整個事件中,單挑茅台的小螞蟻——「水晶皇」顯得低調神秘,其公佈在網絡上的檢測報告中也特意隱去了個人信息。這些行為,使他的身份和動機備受質疑。反對者稱「水晶皇」至少應該是一個團隊,他們發佈消息,相互配合,試圖做空「茅台」獲利。

巧合的是,就是茅台停牌一天後,國內數家媒體爆出在新浪即時聊天工具UC中發現了一個「水晶皇」,並揭露說這是一個帶領小散戶炒股,並有利潤分成的團隊。不過,後經新浪內部工作人員證實,這個UC的IP地址在內地,而發佈檢測結果的「水晶皇」博客IP地址在香港,並非同一個。現在,這個UC已經改名為「股海牧童」。

2012年12月15日,南方週末通過各種渠道,獨家聯繫上身在香港的「水晶皇」。他通過電話向南方週末講述了挑戰茅台的經過。

「沒有想到會成為第一個甚至是唯一一個憑藉個人力量與茅台對抗的個人投資者。」他告訴南方週末,「不過沒什麼好怕的,香港是個法治社會,政府會保護好市民。」

「水晶皇」稱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個人投資者,2011年在新浪開通博客,並取了這一網名。

他今年35歲,已婚,在內地小學畢業之後移居香港,中學畢業後就開始工作,目前從事著與香港機場有關的工作,月薪30000港幣左右。

「水晶皇」自述從小就極度渴望財務自由,為此,他從高中時開始賭馬賭球,玩「***」,一直痴迷。2007年,他開始投資股市,2010年開始購買A股。如今在港股、A股、美股市場都有投資,投資資金主要來自工資所得。

剛入股市時,他也炒消息,分析技術指標,試過市面上90%的方法,但「死得很難看」。大概三年半前,他開始閱讀一些投資「秘笈」。讀完91本投資類書籍後,他成為巴菲特「價值投資」的忠實信徒,不再指望賺快錢,而是試圖做好判斷,然後長期持有。

2011年7月,「水晶皇」經過反覆研究和權衡,買入1100股茅台,並打算長期持有,理由是:中國白酒文化歷史悠久,茅台又憑著五年出一次酒獨樹一幟,具有強大的競爭優勢,財務指標漂亮,是巴菲特推崇的模式簡單、盈利大、傻瓜都可以管理好的好公司。

但一年零四個月之後,他被茅台激怒了。他對南方週末記者表示,如果酒鬼酒爆出塑化劑超標後,茅台能及時表態,或許事件就不會發生。

2012年11月19日,酒鬼酒被媒體爆出塑化劑嚴重超標之後,當天停牌,白酒板塊暴跌。第二天,「水晶皇」就在新浪博客上曬出擔憂,希望茅台也出來說明情況——這些博客,至今仍可查看得到。

自然,他時刻關注著白酒企業對塑化劑的反應:酒鬼酒承認並道歉並整改;瀘州老窖聲明不含塑化劑;甚至中國酒業協會也承認白酒普遍都含有塑化劑,而且是高度酒含量高,低度酒含量低。但身為白酒行業龍頭老大的茅台,始終沒有表示。

11月22日上午,「水晶皇」首次聯繫茅台董秘詢問。「董秘辦的人推搪。我的直覺是茅台不老實,有問題。」他說。綜合各方訊息,當日,「水晶皇「沽出茅台,「要對自己的錢負責,不過還是希望情況明朗後能繼續持有」。

11月26日,茅台組織機構、基金等大股東到貴陽開股東大會。但對此的公開報導中,幾乎沒有任何有關塑化劑的消息。這徹底激怒了「水晶皇」,他決心打破「塑化劑」一事上的市場「默契」。

11月29日下午,「水晶皇」到茅台官網上推薦的專賣店——香港北角的茅台專賣店,花1780港元購買了一瓶200毫升的53度茅台飛天,然後送到一家檢測所檢測,主要檢測6項常見的塑化劑含量,檢測費為1500港元,7天出結果。

「水晶皇」說,之所以選擇這家檢測所,是因為它是用香港雅虎搜索「塑化劑」顯示的第一個結果。他並不願意公開這家檢測所的名稱,但根據其提供給南方週末的信息,記者查詢到這家香港檢測所成立於1994年,既為香港政府也為普通市民提供檢測服務。檢測資質得到「香港實驗所認可計劃」(簡稱HOKLAS)認可。(HOKLAS是香港政府部門香港認可處一項為提升香港實驗所的測試和管理水平,根據國際標準ISO/IEC17025:2005,對符合標準的實驗所予以確認的計劃。)2012年12月19日,南方週末聯繫了這家檢測所,確認「水晶皇」的檢測確由他們所做。

送檢後,「水晶皇」再次聯繫茅台公司董秘辦,但兩次聯繫都沒有得到有效回覆。
12月6日晚,他等來了茅台的公告,稱產品塑化劑指標均在國標限量範圍內。這在「水晶皇」看來是個值得肯定的進步。第二天,他拿到檢測結果,並於12月9日晚在新浪博客和雪球網博客上進行了發佈:所檢茅台塑化劑DEHP(鄰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酯,塑化劑中的一種,屬致癌物質)含量為3.3mg/l,超過香港食品安全中心1.5mg/l的行動標準的一倍多。兩天後,他又在同樣的平台發佈了檢測結果的正式文件,並向香港食物安全中心投訴。

12月19日上午,南方週末記者撥打香港食物安全中心熱線電話,工作人員證實確於12月13日收到相關投訴,他們正在處理過程中。

機構還是個人

12月10日,檢測事件廣為人知。次日,茅台停牌,並第一時間發佈公告稱,自送產品至國家食品質量監督中心、貴州省產品質量監督檢驗院、上海天祥質量技術服務公司等三家權威檢測機構檢測,均符合標準。

一隻小螞蟻就這樣撬動了大象。但做空茅台以盈利的質疑之聲,卻不絕於耳。

「哪個空頭有20億的資金對抗茅台的增持?更何況大股東的資金那麼巨量,誰能做空?」「水晶皇」對南方週末說他覺得這種傳言「很好笑」。

一位投資圈資深人士也對南方週末分析,「水晶皇」行動時並沒有相關券商研究報告推出,不像是機構做空行為。對機構來說,如果是做空茅台這樣的巨型公司,如果沒有非常好的構思和計劃,做空機會不大。何況茅台就是A股的單一股票,大股東都是國有機構,機會更小。

此外,他也認為,當時茅台交易量穩健,並沒有超大單的買進賣出,二級市場似乎並沒有大的獲益者。「基本可以判斷「水晶皇」是個人行為。」

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不過,「水晶皇」並非一個人在「戰鬥」,他檢測茅台這件事能夠廣為人知,是其另一個「知音」——「歲寒知松柏」大力促成的。

12月1日,「歲寒知松柏」通過給「水晶皇」新浪博客發小紙條的方式,邀請其到雪球網開設個人主頁,而「水晶皇」因欽佩前者而答應。「水晶皇」告訴南方週末,12月3日到投資網站雪球網之後,自己的檢測行為才更有效地為投資者和媒體所知。

其實,「歲寒知松柏」也曾有過單挑上市公司的經歷。

他也是個人投資者,1997年中專會計畢業後一直從事財務工作,目前在深圳一家製造企業做財務。2005年因為股改開始關注股市,2006年入市,2008年投資港股,看過所有港股的財報。因為喜歡在網絡上寫文章分析自己的投資,「歲寒知松柏」在網上很受追捧,被稱為「業餘的專業分析師」,2011年10月起作為《證券市場週刊》特約作者撰寫文章。

2012年6月28日,「歲寒知松柏」受成立不久的雪球網邀請,作為港股上市公司「雨潤食品」的資深持有者做一個訪談,分析當時這家公司股價下跌的原因。根據自己過往一年對這家公司的研究,他在回答網友提問時肯定說存在財務造假,導致這支股票股價大跌,下跌幅度達到12.72%,股票賣空量達到20%。

「歲寒知松柏」一戰成名,並因這段經歷而對「水晶皇「惺惺相惜。

不過,在」水晶皇「事件上,同樣也是網上知名業餘分析師的「天地俠影」則選擇不相信,理由是「『水晶皇』不專業」。他甚至逐字逐句地挑出「水晶皇「出示的檢測報告的不規範不嚴謹之處,認為此份報告為假,並因此在雪球網旗幟鮮明地批評「水晶皇」。

有趣的是,「天地俠影」與「水晶皇」、「歲寒知松柏」有著相同的經歷——他也憑著自己一己之力在博弈上市公司「廣匯能源」。根據自己對這家公司的獨立研究,他看空該公司未來的前景。

在雪球網創始人方三文看來,無論是「水晶皇」,還是「歲寒知松柏」、「天地俠影」,其實都是對自己的投資負責。他們都是勤奮不懈地追求專業投資分析的個人投資者,而這樣的個人越來越多。

方三文認為,正是這些個人投資者的專業,才容易看出上市的「不專業」,而網絡為這些投資者的專業交流提供了平台。

在網絡上,許多人將「水晶皇」稱為「A股扒糞人」,他並不抗拒。他說,相信以後肯定還會有人效仿自己,挑戰有問題的上市公司,「只有這樣,上市公司的管理層才會變得足夠誠信,足夠誠信,這樣A股才會越來越好。」 

對話「水晶皇」:「我絕對支持做空機制」

南方週末:如果追求真相,你去檢測自己知道結果就好了,何必事先張揚事後宣傳?

水晶皇:那個時候,經常訪問我博客的也不過就是100多人——這些人多數是我過去一年多討論茅台在網上認識。

我其實就是給經常到我博客上瀏覽的、持有茅台的朋友去看。我並沒有考慮到它會有多大影響或後果。

後來去雪球開博客,當然想到影響力會更大,因為在那裡投資茅台的人很多。但那個時候我已經無所謂了。我又沒造假,我害怕什麼?反正是真相,真相就是可以在太陽底下,給所有人來看的。

南方週末:12月7日就收到了報告電子版,為什麼12月9晚才上傳?而且還有些明顯的錯誤?

水晶皇:首先拿到檢測電子版本的時候是12月7日,週五,但我週六日還要上班,我需要在下班時間才有精力做這些事情。而且,我要小心一點,我也擔心茅台到香港來找我麻煩。所以我要對個人資料做必要的遮蓋。除此之外,其他都如實上傳。

另外,我要先搞清楚檢測報告上的內容是什麼意思。需要先查資料,才可以把這些發表公佈出來。我的電腦技術也不是太好,所以才能延遲到星期天晚上才發佈。

南方週末:即使你檢測這一瓶有問題,就能說明全部都有問題?如果是假酒呢?

水晶皇:我的報告是3.3mg/l的,香港的行動水平是1.5mg/l。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香港食安中心必須認真對待。而且,我已經告訴他們,因為茅台是存5年才出廠的,所以應該是越舊的酒,塑化劑DEHP的含量就越高,所以強烈建議檢驗出廠日期2012年之前的茅台酒,及年份酒(如15年,30年等)。不管他們檢測有沒有,必須對香港市民有個交代,否則我可以去告他們。

如果我在茅台官方網站推薦的專賣店所買的酒,茅台公司認定為假,那我也會告到香港海關,說專賣店買假酒。

南方週末:但12月11日,茅台出示的三份檢測報告都是沒有問題的?其中一份還是國家食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檢測的。

水晶皇:有檢測報告的話為什麼不一早拿出來?我清楚地記得,茅台的副總經理杜光義曾向網易財經表示,對消費者送檢一事毫不知情,他說,檢測是質檢部門的事,公司產品不存在任何問題,因此,公司不會、也完全沒有必要送產品去做檢測。既然公司沒有檢測,何來的檢測報告?何況,8月份就檢測了為什麼不公佈。茅台這不是自打自嘴麼?還是欺騙小股東啊。

另外,檢測方式是值得質疑的,茅台自己去送檢,而不是在公正的第三方的監督下,由檢測機構進行抽檢,即使是國家質檢中心,也不值得信任。

南方週末:即使香港檢測出來有問題,就能說明全部市場的問題?

水晶皇:所以我才更加期待國家質檢總局的行動啊。

南方週末:你也不否認茅台是有價值的,嚴格說起來,酒精比塑化劑危害還大?

水晶皇:酒精的危害是已知的,就如同毒品一樣,後果自負;但塑化劑的危害是未知的,危害再小茅台也沒道理侵犯消費者和投資者的知情權。

南方週末:經過這件事,對A股市場有什麼新的認識?

水晶皇:茅台如果在香港上市,我第一個去法院投訴它。理由就是欺騙小股東。對A股市場上的個人投資者的未來,我並不看好。因為風險很大。A股制度有問題,對中小股東保護不夠。港股相對好一些,美股要更好一些。

我其實是絕對支持做空機制的,有做空機制,才會強迫上市公司做好自己,不會留破綻給別人攻擊你。
股來 來了 了扒 扒糞 糞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187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