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6呎3高佬 230磅大肥佬 立法會之最

2012-10-11  NM




新一屆立法會開鑼,政黨大洗牌, 議會有唔少新臉孔,就連議會內最肥、最高、最矮嘅議員都大執位。上一屆最高嘅立法會議員,係身高六呎嘅自由黨方剛,不過今屆佢只能屈居第二!上星期四眾議 員企喺政總門外為南丫島死難者默哀,一望之下,嘩!漁農界、民建聯議員何俊賢一枝獨秀,高過身邊嘅馮檢基、葉國謙足足成個頭。原來呢位立法會新丁身高一米 九三、即有成六呎三吋半。

「民建賢」話,佢屋企人唔係特別高,但佢由中二、中三開始飆高,飆吓飆吓,就變成而家咁。佢同記者呻,咪以為高人一等好過癮,其實喺生活上都好唔方便,好 似買衫褲就好麻煩,啱長度又未必啱腰圍,所以好多時佢唯有度身訂做。佢話最慘係以前讀書時,啲枱櫈都唔係設計俾高人坐,所以坐到佢頂手頂腳,好唔舒服。而 家立法會啲座位雖然窄過以前,但點都會好過學校嗰啲枱櫈啩!至於今屆最矮嘅議員係邊個呢?民主黨五呎二吋的高達(李永達)今屆出局,相信佢黨友何俊仁會接 棒,事關仁哥身高唔夠五呎五吋,男人嚟講,已經算矮囉。最肥嘛?自稱二百三十磅(止唔止呀?)嘅金融服務界張華峰當之無愧!其實唔少議員都有大肚腩,但張 華峰「分量十足」,大肚腩達四十二吋(起碼報細四吋),佢咁嘅身形,應該係回歸以來,前無古人啦!唔怪得立法會初哥訓練班時,佢堅持唔肯試坐張櫈,莫非怕 坐唔落?(梁美寶、周展鴻)

唔使週一鑊周一嶽國慶舔雪糕

每逢國慶,高官們少不免要出席各類應酬活動,唔攰死都悶死。但係前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周一嶽喺呢個卸任後嘅第一個國慶,就過得非常快活喇!記者响國慶日撞到 佢同老婆行山頂,無官一身輕嘅佢,終於可以享受吓公眾假期同二人世界,同老婆拍住拖周圍行,响山頂睇住靚景食晏。食飽飽撩完牙之後,仲要歎番杯雪糕,仲要 係兩公婆食一杯,一人一啖咁,食得幾咁滋味,認真sweet又寫意!

前高官就過得愜意,立法會議員又點呢?今屆首次當選立法會議員嘅田北辰田二少就選擇喺國慶日同朋友high tea。二少竟然唔係喺酒店歎下午茶,反而走咗去茶餐廳,之不過,佢去嘅係中環翠華餐廳,翠華出名貴,佢想洗脫公子形象,都係揀錯地方喇。(林璐菁)

湯家驊何秀蘭傾掂數撐枱腳

泛民主派同建制派呢排展開攻防戰,爭做立法會各個小組委員會嘅正副主席,其中內務委員會主席個位,已經係建制派囊中物,泛民只能爭做副主席,不過,呢個位 竟然都有三個人爭,分別係公民黨湯家驊、工黨何秀蘭同衞生服務界嘅李國麟。上個星期五,泛民一早開飯盒會講數,同一個晏晝,記者竟然撞到湯家驊同何秀蘭响 酒樓撐枱腳。點解兩個咁friend?原來佢哋自以為已經傾掂數,諗住响今屆立法會任期內,輪流做內會副主席,難怪要即刻食飯交流感情啦。不過呢個如意算 盤係咪打得響都成問題,事關建制派講到明一定唔准何秀蘭做內會副主席。究竟建制派點解咁憎何秀蘭,眾說紛紜,不過,記者就好記得,而家代表建制派同泛民協 調嘅葉國謙,就曾經响區選輸過俾何秀蘭囉。(周展鴻)

高佬 230 磅大 肥佬 立法會 立法 之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520

澳門立法會選舉爭崩頭搶賭牌

2013-09-12  NM
 
 

 

本月十五日,是澳門第五屆立法會選舉投票日,亦是歷屆最多候選人參選,二十個組別共一百四十七名候選人,爭十四個直選議席,形勢以爭崩頭來形容也絕不為過。澳門今屆立法會選舉,忽然變得熱鬧起來,說穿了無非與賭場龐大利益有關。因兩年後,澳門政府開始檢討賭牌續約的重要議題,涉及億元計的生意,各方人馬不爭崩頭才怪。一時間,連身家億萬的四太梁安琪,也要放下富太的身段,親到街頭接觸選民及拉票。

上週五,記者在澳門街頭採訪現年五十三歲、身兼澳博董事的四太梁安琪的拉票活動,大汗疊細汗地差點連濃妝也溶掉的四太,卻忙於與路過的市民握手及合照,全無半點闊太架子的她,相信只在選舉的拉票活動中,才得一見。

四太街頭陪合照

其實以四太現時權勢,她要爭取連任,相信是輕而易舉,上屆她以超過萬四票高票數當選,估計二萬多的澳博員工,多會支持老闆娘連任,雖然上屆她開出的澳博員工託兒服務,最終沒有落實,但為了保飯碗,相信大多澳博員工不敢做「反骨仔」。傳言四太今屆又開出另一張期票,即以分區的得票率來預算員工來年的加薪幅度及花紅多寡,即居住於四太得票率高的地區員工將較為着數。記者曾致電澳博員工工會查證此事,但工會方面則拒絕回應。而一向相當精靈的四太,對不啱聽的問題,一是採取充耳不聞,二是反唇相稽。如記者問她,選舉期間,很多候選人均以請食飯、派錢及派現金券等疑似賄選手法來拉票時,四太一聽到後,即雙眼一瞪,高聲地反問記者:「你睇到人哋派現金券?你有證據咩?……」之後,還來一招連消帶打,將疑似的賄選風雲化為無形:「我無用派現金券請食飯呢啲嘢,我講政綱嘅,嗱!我嘅政綱係……」

續賭牌最重要

四太滔滔不絕晒她的政綱之際,冷不防記者問及她對澳門政府承諾於兩年後,檢討賭牌續約的問題,她先是一愣,當定個神來,才慢慢再打着官腔說:「當然想續到賭牌啦……我哋好有信心續到,亦會配合政府嘅政策……」一講到賭牌的大生意,四太收斂一貫的霸氣,恭恭順順地說了一大堆親政府的言論。澳門立法會雖一向予人橡皮圖章印象,但賭牌續約及當中有關的法例修訂等,終要經立法會通過,所以今屆立法會選舉異常熱鬧,不是無因。不單四太緊張兩年後賭牌的續約問題,各路人馬對賭牌也是虎視眈眈。據澳門學者兼時事評論員譚志強分析,澳門賭業人士爭入立法會是正常不過,他以美國拉斯維加斯及大西洋城為例,當地政府議員,過半數以上與賭業有關,而現任澳門的十二個直選立法會議員,四位皆來自賭業界,包括澳博的四太梁安琪、金龍集團陳明金及吳在權,和勵駿的陳美儀。另未計其他背後有賭業界人士支持的議員,顯而易見,賭業界撐人入立法會早已存在。

爭櫈仔因賭業興旺

小小的一個澳門,現已擁有三十五間賭場,往後日子,還有不少賭場陸續落成。而最新公布的澳門八月份博彩毛收入為三百零七億多元,比上年同月增長近十八個百分比,是繼今年三月的三百一十三億多元後,再破三百億大關,亦是歷史第二高博彩收入,難怪在港上市的多隻濠賭股均創上市高位。即使內地近期大力提倡打貪腐,但對澳門博彩事業似沒影響,任職疊碼仔的阿力抵死地說:「一個貪官倒下,還有千千萬萬個貪官繼續來澳門賭錢。」據阿力表示,賭業界上上下下,現正一片心雄,期望賭業成績會再上一層樓,「你睇班大孖沙,個個仲掟錢落去開新賭場,就知有得做。」澳博今月初,宣布斥資二百五十億發展路氹項目,預計二○一七年落成開幕,並向政府申請七百張賭枱。另外,還會與四太在路氹城發展主題公園的私人項目一併合作發展,此計劃正待政府審批。

B仔廳谷數

如此大茶飯,難怪四太「溶妝」也要在街頭拉票及甘願做選民的陪影女。其他賭業集團,如銀河二、三、四期發展、永利及美高梅中國在路氹的項目,個個均涉及數百億或以上的投資,現正全部火速動土,總之大家齊齊掟錢來搶佔這個大餅之餘,更希望從中鞏固自身的實力及業績,到談續牌時,也有所憑藉與政府討價還價一番。一名不願出鏡的澳門官員也認同,業績出色的賭業集團,在檢討續牌時當然是相對有利,「為咗稅收利益,為咗彰顯公平公正,政府都會揀搞得好嘅集團去續牌,業績差嘅集團續牌時一定有困難。」為搶佔眼前利益及提高將來續牌機會,各賭業集團更加落力催谷,佔了賭場生意近八成的貴賓廳營業額。在如此背景底下,近半年,賭場的營運方式亦起了變化。以前,各大賭業集團為了保障貴賓廳的收入,便與承辦賭廳的廳主訂立每月每張賭枱的轉碼(Rolling)數量,約為二至三億元。而廳主為了吸引疊碼仔帶客人來貴賓廳耍樂,會以「碼糧」方式支薪給疊碼仔,約每換十萬元泥碼,疊碼仔可得九百至千三元佣金。

不過為了催谷生意,現時貴賓廳廳主,會將部分賭枱撥作「B仔廳」,「B仔廳」的運作有別傳統轉碼方式,廳主會與有實力的疊碼仔合作,將「B仔廳」的賭枱殺賠額,按雙方事前擬定好的百分比對分,多以廳主佔七或六,而疊碼仔佔三或四的分賬形式,而廳主每月再向承包「B仔廳」賭枱的疊碼仔,收取每張枱約四十至六十萬元左右的租金。這形式好處,是鼓勵疊碼仔帶更多客人來耍樂。因從過往經驗看,客人久賭必輸,即疊碼仔可賺取比碼糧更豐厚的收入,而廳主不但豬籠入水,又可向賭業大集團交出亮麗的成績單,從而爭取更多賭廳的經營權,雪球效應便愈滾愈大。「成個澳門七月份嘅rolling數,洗米華(周焯華)太陽城賭廳roll咗約千三億碼,掙爆海王賭廳roll咗約八百億碼,黃強大衞賭廳roll咗約六百億碼,廳主純利係rolling數嘅二點七個百分比,你話條數幾厲害。上年十二月,洗米華响太陽城集團內,個人分紅就袋咗五千萬,呢啲仲未計其他收入。依家個個撈家都當佢係偶像及學習榜樣,若有大客在手,又順風順水,幾年間就好易做到第二個洗米華。洗米華賭廳track record好,連呂志和都當佢好似契仔咁,每次喜慶場合,都同佢搭晒膊頭。」難得埋到大孖沙呂志和身邊,難怪阿力語帶羨慕地說。「若客人贏錢,疊碼仔都會輸,始終係有風險,難穩賺不賠。」記者問阿力。「係,不過廳主一般有數期俾疊碼仔,由一星期至幾個月,若廳主知道你有客及信得你過,即使一兩次要賠錢俾個客,長做落去,條數一定賺得番。」阿力蠻有信心說。

擺明搶賭牌

「做賭呢行,個個都心雄,個個都想學洗米華咁彈起,單靠份碼糧,好難短時間彈起,但『B仔廳』就唔同。大客嚟賭,佢贏時有『醒』,隨時一晚執二、三十萬唔奇,即使佢輸錢,殺賠拆賬又有錢落袋,總之好着數啦。」阿力不諱言,立法會選舉及賭牌續約的政治環境氣氛,無形中帶動了賭場生態環境的變化。個個都目及實嚿肥豬肉,連之前投澳門賭牌失敗的馬來西亞賭業大亨林國泰,早前也說對澳門賭業念念不忘,並表示若澳門再有賭牌開放競投,他將是第一個到澳門敲門的人。面對外來同業的挑戰,可想而知現時六個賭牌持有人心中所盤算的,正是一方面派人爭入立法會霸櫈仔,所謂「有人在朝做官好辦事」,對有利打探政府政策取向及有關訊息之餘,還可以在關鍵時刻,手握立法會的投票權。澳門立法會選舉已經不再是請選民食飯,派錢買票這樣簡單,因關連着千萬億博彩事業的利益,難怪今屆候選人數破了紀錄。

四太是囚犯之星

澳門在囚人士同樣具有投票權,因候選人不能入監獄進行宣傳活動,故具特殊背景的候選人,能借助「中間人」,向在囚人士傳話及拉票。上屆二○○九年立法會選舉,兩位現任立法會議員四太及陳明金,便分別託中間人向在囚人士放風,當時在服刑的阿權憶述,大家曾向陳及四太提出,要求澳門政府像回歸前,多行使假釋機制,好讓多些囚友可提早假釋外出,而他們二人都唯唯諾諾。但選舉完畢,只得四太代在囚人士向有關當局提出檢討假釋機制及放寬相關的限制,但陳卻未見兌現之前的承諾。故阿權估計,今屆四太會盡攬近千名在囚人士的選票,起碼囚友認為四太會幫到手。

賭業與娛圈的秘密關係

賭業最難搞的一環就是搵大賭客,阿力表示疊碼仔搵客及湊客手法千奇百怪,但不外乎做到投其所好,有時甚至兼任淫媒角色。他就試過替一名內地大款找香港一對三、四線的娛圈姊妹花作陪,花費約五至十萬一晚,有時疊碼仔甚至請客嫖娛圈女星,「你睇我哋偶像都識得搞電影公司,其中一個原因就係方便佢湊大客。入到內地,人家知你係娛圈大亨,可能會主動去認識你添。」

崩牙駒水房賴撐人入會

澳門選舉一向予人黑金政治之感,但當事人則有另一番解說。有傳江湖猛人兼金龍集團董事長陳明金,於上屆當選議員後,曾親到獄中向崩牙駒報喜,而崩牙駒出獄後,正借助社團力量推動多個賭場員工,投票支持陳明金的參選團隊。但陳受訪時,卻否認此事,只輕描淡寫說:「澳門搞賭係合法,我都希望佢(崩牙駒)搵多啲錢。」從言詞間發覺陳沒刻意與崩牙駒劃清界線,還望他會東山再起。而另一參選人關偉霖,則一直被澳門人視作水房賴在政界的頭馬,甚至有長者錯認他,稱呼他為「賴生」,有見及此,關曾向當地傳媒解釋:「澳門咁細,大家關係更密切,大家從來都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果你有問題,自然受到法律嘅制裁,如果佢唔係有問題,大家就唔可以對佢扣帽子。」關說得這樣玄,似沒有正面回應他與水房賴的關係。難怪,澳門選民一直將他標籤成水房賴的人。

澳門 立法會 立法 選舉 爭崩 崩頭 頭搶 搶賭 賭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094

立法會的悲鬧劇之一

  上周立法會剛開始新年度會議中發生的事件,已成新聞焦點,而且仍在發酵,問題越搞越複雜,也越搞越多,目的原為解決問題的會議,結果問題未先解決,反而成為製造更多問題的源頭。

  本來是簡單的一場議員宣誓就職的儀式,自從有了上兩屆幾位激進派議員開的先例之後,早就有越來越多,也越來越激進議員們有樣學樣,變本加厲,群相效法,導致情況越趨複雜。這一屆,好幾位來自本土激進反對派團體的年輕候選人別當選入局,並且事先張揚今後必會在立法會中大搞“動作”,社會大眾本來早就對此有所心理準備,只不過大概是這些議員本身,以至所有人皆未曾料到這次的事件結果會觸發出這麼大的回響與風波:其中一個主要的爭論焦點便是,應否判決他們加入了“加料”誓詞的宣誓算做無效,以至於應否由此褫奪其議員資格。

首先,最引人矚目,也最受大眾關注,引發一場是否“辱華”爭議的,是梁游二位候任議員在英文誓詞中將china一字讀成“支那”,以及後者更將people’s republic讀成疑似英語粗口的讀音。事後,梁頌恆先辯解那是因為“自己英文不夠好”,“那是自己家鄉鴨脷州口音”──對此早有人在“城市論壇”中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以粗言冠上其名字回敬,然後聲稱那只是“銅鑼灣口音”──繼而又宣稱“支那只是自古存在的地理名詞”,“西遊記中的唐三藏也是這樣稱呼中國”,“藝員張智霖的英譯名字chi lam也是如此發音”,種種刻意的強詞奪理,左閃右避表現,在在都予人一種敢做不敢認,幼稚而狡詐兼欠誠信的印象,及以游蕙禎最終才向公眾解釋“針對的只是政權,而非人民或文化”──對此,愚見認為,即使如此其實也屬不能接受者,皆因若針對政權,只應直言其非,而作為議員,絕不宜付諸太多情緒發洩,可隨意恣意謾罵侮辱對象的,舉例如當我們聲討納粹主義,法西斯主義,軍國主義,專制主義,以至恐怖主義種種不是之時,亦只應據事論事,而殊不應動輒用上這種市井小民式的低等技倆。更何況,那是立法會的場合,試想我們即使多麼鄙視希特拉或納粹德國,難道又能容忍議員們用上類似侮辱式字眼去形容他們麼?又更何況,游此說法明顯也有點自打嘴巴之嫌,既然認為“支那”一詞根本無侮辱性,試問又怎存在著針對者是政權或是人民文化的問題?


至於那位劉小麗候任議員,在宣誓期間刻意每讀一字停頓十多秒,以至完成整個過程歷時十幾分鐘,亦以至被主席梁君彥事後裁定誓詞無效。而劉事後居然向公眾發表抗辯“主席應向她給出一個準則指引,究竟唸一個字與另一個字之間停頓多久才算不合標準”〔大意〕。根據愚見,這顯然也屬一種幼稚無聊的提問,皆因這主要全屬常識問題。劉小麗若連這基本常識判斷能力也欠缺的話,只怕未免就會予人一種根本就不適合當議員的印象矣。想想閣下今日準備要當的是議員,而非小學生──大概只有小學生,才會事事要求為每種違規行為都訂出一條明確守則,例如遲到上課幾多分鐘才算是遲到等等。大家都知道劉議員原為教師出身,假設在課堂考試中,當老師要求學生回答問題時,有學生按照同樣“玩嘢”手法,回答時採用逐字間隔一至兩分鐘的方式來回答的話,筆者實在不知道有哪一位老師能夠加以容忍。
立法會 立法 的悲 鬧劇 之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2877

香港迪士尼要擴建了!香港立法會通過54.5億港元撥款

據新華社消息,香港特區立法會財務委員會(財委會)於2日通過特區政府向香港迪士尼樂園註資54.5億港元擴建的撥款。

香港特區政府與美國華特迪士尼公司於去年11月在港聯合公布,將投資逾109億港元擴建香港迪士尼樂園。原計劃為特區政府承擔擴建資金的53%,華特迪士尼公司分擔47%。後經雙方協議,特區政府註資的承擔額以54.5億港元為上限。計劃公布後,特區政府向財委會提交撥款申請,撥款申請於2日通過。

資料顯示,香港迪士尼樂園度假區由合營公司 ─ 香港國際主題樂園有限公司擁有,股東為香港特區政府和華特迪士尼公司。截至2015年財政年度,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持有香港國際主題樂園有限公司53%的權益,華特迪士尼公司則持有47%的權益。

工程完成後,樂園內的園區數目將由7個增至9個,而設施總數將由110項增至逾130項。擴建計劃將於2018年至2023年進行,期間每年都會推出新元素以吸引旅客。

香港特區政府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表示,對財委會通過擴建迪士尼撥款感到高興。他特別感謝議員的耐心,認為方案未來將會為香港帶來385億至416億港元的經濟效益。

 

香港 迪士尼 擴建 立法會 立法 通過 54.5 港元 撥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7578

新界東北衝立法會衝了入獄

我看到這標題:《反新界東北衝立會改判囚 12名被告考慮上訴》。我看到不同媒體報導此案都講到今天被上訴庭改判即時入獄的被告會上訴。我不禁要問, 去那裏上訴?

本案今天判決, 不是一般的裁判法院的上訴案。一般裁判法院的上訴案會由高等法庭單一法官處理, 如果是控方申請判刑覆核, 就會由上訴庭三位法官一起聽審。今天這件案由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 上訴庭法官潘兆初及彭偉昌三位聽審。他們對覆核刑期的裁決, 根本不能上訴。上訴庭對上就是終審法院, 終審法院並不是聽審刑期上訴的法院, 刑期的上訴在上訴庭止步, 故此, 東北衝擊立法會一案今天由上訴庭處理了, 就完全結束。

終審法院受理刑事上訴而會批出許可的準則在《終審法院條例》第32(2)條訂立了, 

32. 上訴許可
(1) 除非終審法院已給予上訴許可,否則不得受理有關上訴。
(2) 除非上訴法庭或原訟法庭(視屬何情況而定)證明有關案件的決定是涉及具有重大而廣泛的重要性的法律論點,或顯示曾有實質及嚴重的不公平情況,否則終審法院不得給予上訴許可。
(由1997年第120號第4及12條修訂)
.......

本案的被名被改判監禁, 並不涉及「具有重大而廣泛的重要性的法律論點」, 那麼可以用「顯示曾有實質及嚴重的不公平情況」(substantial and grave injustice) 作為上訴理由嗎? 我恐怕不能。終審法院在蘇耀峰(音譯)一案, 解釋了何謂substantial and grave injustice,

THE "SUBSTANTIAL AND GRAVE INJUSTICE" TEST

6. Access to this Court in criminal cases is governed by s.32(2) of the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Ordinance, Cap. 484, which provides that:

"Leave to appeal shall not be granted unless it is certified by the Court of Appeal or the High Court, as the case may be, that a point of law of great and general importance is involved in the decision or it is shown that substantial and grave injustice has been done."

7. This Court's primary role in the administration of criminal justice is to resolve real controversy on points of law of great and general importance. For this Court does not function as a court of criminal appeal in the ordinary way. However the "substantial and grave injustice" limb of s.32(2) exists as a residual safeguard to cater for those rare and exceptional cases in which there is a real danger of something so seriously wrong that justice demands an enquiry by way of a final criminal appeal despite the absence of any real controversy on any point of law of great and general importance. To obtain leave to appeal under this limb, an appellant has to show - as this appellant had shown - that it is reasonably arguable that substantial and grave injustice has been done.

(So Yiu Fung and HKSAR  FACC 5/1999)

終審法院並非一般的上訴庭, 審理的案件基本上是涉及重大法律議題, 其次才是實質和嚴重不公, 考慮的焦點是定罪是否穩妥, 而不是審理刑期或申請保釋那類上訴。故此, 這件案的被告根本再沒有途徑就判刑上訴。

除此之外, 終審法院今天頒布了另一篇判辭, 涉及新界東北衝立會案第一及第二被告(梁曉暘及黃浩銘)的上訴, 已講明不批出他們非法集結罪的上訴許可,

1. At the hearing, we dismissed the applications of both applicants for leave to appeal against their conviction for unlawful assembly, but granted the first applicant’s leave application in respect of his conviction under section 19(b) referred to below. These are our reasons for so doing.
......

4. In the course of a demonstration held on 13 June 2014, protesters rushed at the entrances to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Legco”) complex and, using implements like bamboo poles and metal Mills barriers which had been placed to bar entry, attempted to force their way inside by prising open or battering in the glass doors. Considerable violence was used and a Legco security officer was injured, sustaining fractured toes caused by a falling Mills barrier. Damage costing $200,000 was occasioned to property at the entrances attacked.

5. The unlawful assembly convictions were based on both applicants’ participation in this violent behaviour. Their conduct plainly gave rise to a reasonable apprehension by the persons inside the complex of a breach of the peace and undoubtedly constituted an unlawful assembly under POO section 18.[4]

(FAMC No. 18 of 2017)

再從這觀點看, 終審法院都覺得非法集結無釘錯, 好明顯就毫無上訴空間了。這13個被告的監坐硬了。
新界 東北 立法會 立法 衝了 入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6533

新界東北衝立法會衝了入獄之二

安得老在上一篇這留言, 我當初掉以輕心,

安得老臨兮拍四仔2017年8月16日 上午12:36
小弟即刻睇 Seabrook 想挑標兄錯處,結果鎩羽而歸。

對留言仔細考慮過才恍然大悟, 原來他所指的Seabrook是終院另外一宗上訴案MARK ANTHONY SEABROOK AND HKSAR FACC 6/1998,  該案以下這兩段判辭是新界東北衝立法會案13名被告唯一可以琢磨上訴至終審法院的相關理據:

40. It is to be borne in mind that the process of sentencing the appellant was still extant when he was before the Court of Appeal. This is because - as the Court of Appeal laid down in R. v. Sze Tak Hung [1991] 1 HKLR 109 at p.113 and repeated in Re C.W. Reid [1994] 2 HKLR 14 at p.24 - the sentencing process does not end upon the passing of sentence at first instance but continues until the question of sentence has been dealt with by an intermediate appellate court (the Court of Appeal in appeals from the Court of First Instance of the High Court or the District Court, and the Court of First Instance of the High Court in appeals from the Magistrate's Court). The intermediate appellate courts routinely deal with sentence. And in practice such a court is almost always the final court dealing with sentence. So it is only right that the sentencing process be viewed as one which continues until an intermediate appellate court has dealt with the question of sentence.
...
46. It is neither necessary nor desirable to attempt to lay down what ought to be done in those cases where the sentencing process is no longer extant because the intermediate appellate court had already dealt with sentence. I do no more than note the following possibilities. One possibility, which may be appropriate where there is a very great difference between the sentence passed and the one called for by the guidelines in question, is to invite the Chief Executive to exercise his power under Article 48(12) of the Basic Law to commute a part of the sentence. Nor would I rule out, in such a case, the alternative possibility of an appeal to this Court on the basis of an extreme case requiring a final appeal as to sentence in order to undo a substantial and grave injustice.

不過, 我傾向否定可引用Seabrook案來上訴至終審法院, 因為上訴庭處理了律政司的上訴, 就是Seabrook案所指的 in practice such a court is almost always the final court dealing with sentence, 除非終審法院要 undo a substantial and grave injustice。新界東北衝立法會案的改判, 並不構成substantial and grave injustice。我個人看, 覆核加了刑除了重手外, 完全沒有實質及嚴重不公的情況, 所以我維持上一篇的結論: 再無上訴空間。
新界 東北 立法會 立法 衝了 入獄 之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6672

廉署拘控立法會選舉候選人涉嫌賄選

1 : GS(14)@2010-10-30 09:28:39

http://www.icac.hk/tc/news_and_events/pr2/index_uid_1085.html
廉政公署今日(星期三)拘捕及起訴一名二○○八年立法會選舉的候選人,控告她涉嫌向選民提供免費講座,以誘使他們在選舉中投票予她。
譚香文,五十三歲,稅務顧問,被控一項在選舉中作出舞弊行為罪名,涉嫌違反《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11(1)(a)條。
被告將於星期五(十月二十九日)上午九時三十分在東區裁判法院答辯。
被告於涉嫌案發時,為二○○八年立法會會計界功能界別選舉的候選人。該選舉於二○○八年九月七日舉行。
控罪指,被告於二○○八年九月五日在無合理辯解下,在該選舉中作出舞弊行為。
被告涉嫌提供利益,即以免費講座的形式提供服務予其他人士,作為他們在該選舉中投票予她的誘因。
被告已獲廉署准以保釋,等候星期五提堂。
2 : GS(14)@2010-10-30 09:29:45

涉賄選被捕 譚香文:政治檢控
http://realforum.zkiz.com/thread.php?tid=9277
廉署 署拘 拘控 立法會 立法 選舉 候選人 候選 涉嫌 賄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328

立法會三題:「天匯」發展項目物業交易事宜

1 : GS(14)@2011-01-29 18:08:43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101/26/P201101260165.htm
 以下為今日(一月二十六日)立法會會議上李永達議員的提問和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的答覆:

問題:

  2009年傳媒揭發「天匯」發展項目物業交易有不尋常的行為後,2010年3月,政府開始去信該物業的發展商作出查詢,並於同年7月向立法會提交有關往來書信及表示會跟進調查事件。警方亦隨即正式介入調查「天匯」部分一手銷售單位的買賣協議遭到取消的事件,並到發展商的總部及相關律師樓檢走一批懷疑與案有關的文件,調查至今已6個多月。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至今「天匯」有多少個及哪些單位已成功出售;已出售單位的售價分別為何;有多少個及哪些單位的買賣合約曾被取消,當中有多少個單位只收取百分之五的訂金;分別有多少個單位有及沒有追收差價,以及追收差價多少;

(二)至今當局與「天匯」的發展商共有多少次書信往來;有多少封往來書信未交予立法會,以及將如何安排交予立法會;地政總署及警方就事件進行跟進及調查的進展及結果為何;有否會見任何人;如有,包括哪些人士;有否查證是否有人串謀製造虛假物業買賣交易;及

(三)在這次事件中,當局有否汲取任何教訓,以改進「預售樓花同意方案」下對銷售私人住宅物業的規限,以堵塞任何讓發展商可與買家合作製造市場成交假象的漏洞?

答覆:

主席:

  政府一直致力提升一手私人住宅物業銷售的透明度,以及致力保障消費者的合理權益,確保他們在購買一手私人住宅物業時,能夠掌握準確及全面的物業資料。政府絕不容忍虛假交易以及就物業銷售發放誤導或不全面的資訊。

  在過去兩年,運輸及房屋局透過地政總署的「預售樓花同意方案」(「同意方案」)以及香港地產建設商會(商會)的指引,推出了多項提高未建成一手私人住宅物業資訊透明度及清晰度的措施。該些措施包括推行了「九招十二式」、要求發展商須在五個工作天內公布交易資料以及已取消的交易的資料、加強售樓說明書及價單的透明度、如設有示範單位的話,要求示範單位符合更高標準,包括提供最少一個完全反映交樓標準,俗稱「清水房」的示範單位,以及要求發展商在售樓說明書內提供更全面及詳盡的物業資料。上述規管措施已運行了一段時間,發展商、地產代理業界以及公眾已習慣及熟悉有關要求,為立法規管一手住宅物業的工作提供了重要的基礎。

  自有報道指「天匯」個別單位以極高呎價售出後,政府與公眾同樣關注「天匯」其中24個單位的交易事宜。就此,地政總署自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起至今已多次發信給「天匯」發展商查詢有關交易。「天匯」發展商於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五日公布該24個單位中,最終只有4個完成交易。政府相關部門,包括警方,現正調查該個案。

  我現就李議員的問題的三個部分回覆如下:

(一)土地註冊處的記錄顯示,截至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天匯」上述24個首批單位中,有4個完成交易(即已完成轉讓契約),其餘20個單位取消了交易。此外,土地註冊處的記錄進一步顯示,在上述24個首批單位以外,還有另一個「天匯」單位完成交易(即已完成轉讓契約),及還有4個簽立了買賣合約但尚未顯示完成交易(即未註冊轉讓契約)。

  換句話說,截至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共有5個「天匯」單位完成交易,有20個「天匯」單位取消了交易,還有4個簽立了買賣合約的「天匯」單位尚未顯示完成交易。

  土地註冊處的記錄顯示,已完成交易的5個「天匯」單位,成交價介乎9千500萬元至1億3千萬元。詳情如下:

  屬上述24個首批交易之4個單位,即30A、30B、31A、及31B單位的成交金額分別約為1億2千400萬元、1億3千400萬元、1億2千600萬元及1億3千400萬元;

  不屬於上述24個首批交易的21B單位的成交金額約為9千450萬元。

  土地註冊處的記錄顯示,在上述24個首批交易中取消了交易的20個單位分別為8A、8B、9A、9B、10A、10B、11A、11B、12A、12B、28A、28B、29A、29B、32A、32B、33A、33B、45A(亦稱68A)以及45B(亦稱68B)。

  根據「天匯」發展商回覆地政總署的書信,上述20個取消了交易的單位,該發展商均沒收了該單位成交價的5%金額。該發展商沒有就20個取消了交易的「天匯」單位追收差價。

(二)地政總署自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起至今共十三次向「天匯」發展商發信,要求提供有關「天匯」上述24宗交易的資料,並共接獲「天匯」發展商18次回信。即地政總署與「天匯」發展商在上述期間共有31次往來書信。

  就上述31次的往來書信,在「天匯」發展商於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主動把回覆地政總署的信件送交立法會後,政府亦於同日隨即把截至當時由地政總署發給「天匯」發展商的所有信件,一次過全數送交立法會。之後,當局再於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二日把一整套共20封地政總署與「天匯」發展商在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至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期間有關的往來書信的複本,按日期順序,送交立法會。

  其後,地政總署與「天匯」發展商自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起至今共有11次往來書信,當中4次是地政總署去信「天匯」發展商,其餘7次是「天匯」發展商給地政總署的回信。地政總署的4封信件主要是就上述24宗交易作出進一步的查詢。

  正如政府當局於二零一零年七月把地政總署與「天匯」發展商的往來書信送交立法會時悤調,而我現在必須再次重申,在一般情況下,政府不會公開由執法機關調查中的個案的資料,以免對進行中的調查構成負面影響,有礙調查的公正性,以及影響政府日後在完成調查後有可能採取的行動。不過,「天匯」發展商於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主動公開其信件的決定,改變了上述情況,令其中一個重要的法律考慮不再存在,即公開在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至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期間有關信件對「天匯」發展商造成不公的可能。所以政府當局當時在「天匯」發展商向立法會公開有關書信後,亦隨即向立法會公開有關書信。

  至於地政總署與「天匯」發展商自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起至今的11次往來書信,據我們了解,「天匯」發展商沒有主動公開有關書信,所以政府亦按上述慣常原則沒有公開有關書信。就李議員查詢政府將如何安排把該11次往來書信交予立法會,我們需要確定「天匯」發展商的立場。我們現正向「天匯」發展商了解其立場。如發展商主動向立法會公開自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起至今給地政總署的回覆,我們會安排把該11次往來書信,按日期順序,送交立法會。

  由於警方現正調查有關「天匯」的個案,政府不適宜對有關調查作出評論。

(三)為進一步提高一手私人住宅物業交易資訊的透明度,自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起地政總署所發出的預售樓花同意書,已要求發展商除了須於簽訂了臨時買賣合約後的五個工作天內在其網頁以及售樓處公布有關買賣協議的資料外,亦須在有關買賣協議如被取消後的五個工作天內公布有關已取消交易的資料。

  為加強規管一手私人住宅物業銷售,運輸及房屋局已成立了「立法規管一手住宅物業銷售督導委員會」(督導委員會),具體討論以立法形式規管一手樓宇銷售事宜。督導委員會已於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展開工作,並將於二零一一年十月完成有關工作,向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提交建議。失實陳述以及發放虛假資訊是督導委員會會研究的其中一項重要事宜。運輸及房屋局的目標是之後以白紙條例草案的形式進行諮詢,加快諮詢公眾意見的進程。
              完

     2011年1月26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4時32分
立法會 立法 三題 天匯 發展 項目 物業 交易 事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795

立法會四題:利園山土地

1 : GS(14)@2011-04-25 15:52:59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104/13/P201104130181.htm
2 : GS(14)@2011-04-25 15:58:44

This item also provides a potted history of the Cheung Chau land situation.
以上事件提供了一個長洲地皮大概的歷史。
立法會 立法 四題 利園 園山 土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4112

立法會十二題:私立獨立學校

1 : GS(14)@2011-06-05 18:09:16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106/01/P201106010143.htm
立法會 立法 十二 二題 私立 獨立 學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4647

立法會十七題:樓宇僭建物

1 : GS(14)@2011-06-05 18:09:34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106/01/P201106010210.htm
立法會 立法 十七 七題 樓宇 僭建 建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4648

立法會替補機制

1 : GS(14)@2011-06-23 22:57:16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5367545
【本報訊】 2003年 50萬人上街,成功擱置 23條立法;八年後,惡法重來。香港特區政府在毫無公眾諮詢下硬推立法會替補機制,立法會更只有短短一星期審議時間。曾因硬銷 23條立法而下台的保安局前局長葉劉淑儀也看不過眼,自稱當年也設三個月諮詢期,暗示今次立法倉卒度「衰過」 23條。負責審議有關條例的泛民主派議員昨天集體離場並退出小組,抗議當局剝奪市民投票權,並呼籲拒絕同流合污的港人, 7.1再次站出來,重演擊退惡法的歷史。記者:許偉賢、陳雪玲、林俊謙
立法會 立法 替補 機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4984

李柱銘: 7.13圍立法會

1 : GS(14)@2011-07-02 11:34:05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5394808
【本報訊】替補惡法當前,港人奮力頑抗,但 22萬人上街,發出要求撤回惡法的怒吼聲後,特區政府依然堅拒擱置立法,死撐惡法合憲;已表明投票支持的建制派議員亦不理會遊行人士訴求,企硬力挺惡法。若政府堅持當 22萬民意「冇到」,如期在本月 13日立法會大會硬推惡法,市民務必再出動,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昨呼籲市民在表決日發動萬人包圍立法會,深信聚集群眾力量,定能擊退惡法。
記者:許偉賢、莫劍弦
2 : GS(14)@2011-07-02 11:34:16

多處火頭警陣腳大亂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5394795
3 : GS(14)@2011-07-02 11:34:26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5394794

警亂射胡椒噴霧清場
2011年07月02日
4 : 草帽(1253)@2011-07-02 11:53:15

13號又未必咁多人了.
5 : GS(14)@2011-07-02 12:06:30

點解呢,正日?
6 : 鱷不群(1248)@2011-07-02 13:07:56

5樓提及
點解呢,正日?

星期三
7 : skycity(2352)@2011-07-02 15:12:54

6樓提及
5樓提及
點解呢,正日?

星期三


難道政府蠢到選星期日來投票,被人圍?
8 : 龍生(798)@2011-07-03 01:31:59

我反而有少少想去....
9 : GS(14)@2011-07-03 10:48:3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5396893
【本報訊】「七一三,反惡法!逼爆中環!」為抗衡政府強姦民意推動替補惡法,泛民主派議員呼籲港人,本月 13日再次發揮人民力量,在立法會審議替補惡法之日包圍立法會。職工盟李卓人表示,昨日遊行若未能令政府「跪低投降」, 7月 13日大家一定要站出來包圍立法會,直至政府撤回方案為止。民主黨主席何俊仁警告,政府若再對民意視而不見,誓必進一步激化社會矛盾,屆時一切後果,要由政府及保皇派承擔。
10 : GS(14)@2011-07-03 10:49:06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5396894
【本報訊】 7.1大遊行人數,民陣、警方、學者自說自話,民陣與港大的統計相差達三倍。港大學者質疑民陣公佈數字「冇證據」, 21.8萬人需遊行至凌晨 1時才結束。雖然如此,無論警方、港大及民陣的數字,今年 7.1都是 2004年以來最高一次。
港大民意網站公佈,推算今年 7.1共有 5.4萬至 6.4萬人上街,比民陣公佈的 21.8萬人相距甚遠。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說,研究生在波斯富街和軍器廠街點數,還做了調查有多少人插隊。他解釋,四小時的遊行過程當中,平均每分鐘大約 200人經過波斯富街,合共大約 4.8萬人,加上沒有經過軍器廠街的遊行人士,合共人數最多為 6.4萬人。
11 : 亞力士(1473)@2011-07-03 11:24:56

7樓提及
6樓提及
5樓提及
點解呢,正日?

星期三


難道政府蠢到選星期日來投票,被人圍?



咁星期三係正常開會時間
12 : 草帽(1253)@2011-07-03 11:54:56

民主黨真係賤到無倫. 0個曰遊行我行0係佢地前面. 半程何俊仁嗌咪(過左修頓我變左0係佢地後面好遠), 我未聽過佢地叫過任何一句反對替補機制(絕對冇講大話). 佢地而家又撲出黎話713圍立會, 真係對人講人話, 對鬼講鬼話.
13 : 龍生(798)@2011-07-03 23:27:59

咁圍係幾點圍?
番工時間?
14 : 草帽(1253)@2011-07-03 23:46:42

好似係晏晝開始.
15 : Wilbur(1931)@2011-07-04 09:41:24

12樓提及
民主黨真係賤到無倫. 0個曰遊行我行0係佢地前面. 半程何俊仁嗌咪(過左修頓我變左0係佢地後面好遠), 我未聽過佢地叫過任何一句反對替補機制(絕對冇講大話). 佢地而家又撲出黎話713圍立會, 真係對人講人話, 對鬼講鬼話.


人地做爛頭卒 (扣"媽"葉,通宵扣押,比市民diu阻住地球轉,etc...)

佢就坐享其成... smiley <--(民主黨表情)
16 : GS(14)@2011-07-04 22:16:57

話那日有臥底
李柱 柱銘 7.13 立法會 立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5200

蔡東豪:「我不想見到沒有陳淑莊的立法會。」

1 : GS(14)@2012-09-07 09:57:31

http://www.sharpdaily.hk/article ... B%E6%B3%95%E6%9C%83
「我不想見到沒有陳淑莊的立法會。」
蔡東豪
兩年前,發生大浪西灣事件,政府初時態度強硬,但民意沸騰。
不足兩星期,政府已改變立場,立法保護大浪西灣。
我不想香港人忘記,曾經有一群有心人做過一件這麼美妙的事,寫了一本書,書名叫《七俠四義》,記錄七個為大浪西灣付出過的人。
七俠中,六個是普通人,最後一個也是唯一的政治人物,是陳淑莊。她在議會內為事件奔走發聲,從法律著手,跟政府硬碰。
這就是陳淑莊,義不容辭為更美麗的香港站出來。
香港島有七席,何不使用手上一票,確保立法會保留陳淑莊的聲音,一個給予香港人想像的年輕人。
蔡東豪
2 : Sunny^_^(11601)@2012-09-07 10:19:23

我不想見到有陳淑莊的立法會

公文袋不斷既司法覆核令香港受難.

無論係賓賓居港權,還是bridge要多付的數百億等等..

這就是公文袋,義不容辭為破壞香港站出來。

香港島有七席,何不使用手上一票,確保立法會沒有陳淑莊的聲音,一個給予香港人惡夢的中女。
3 : GS(14)@2012-09-07 10:23:28

陳小姐...唉
4 : Sunny^_^(11601)@2012-09-08 09:22:37

我自問自己段野都有pt,已經唔係廢話/9up

請問呢個說話極有質量既200大哥有咩唔鍾意既地方
5 : terryyim(13133)@2012-09-08 16:30:07

情理上,為左推一個陳小姐上去,要推多個陳先生,好多人感情及理智上都未必接受到
6 : GS(14)@2012-09-08 16:34:37

5樓提及
情理上,為左推一個陳小姐上去,要推多個陳先生,好多人感情及理智上都未必接受到


是囉,點解要扮大方?
7 : Atkinson(1514)@2012-09-10 13:43:56

從法律上,公民黨做的我睇唔到有咩錯,有法不依先係大問題
情感上呢, I am so sorry.

(陰謀論:不能排除有人想動搖香港法律, 一次又一次釋法好嗎?)
8 : GS(14)@2012-09-10 22:56:03

7樓提及
從法律上,公民黨做的我睇唔到有咩錯,有法不依先係大問題
情感上呢, I am so sorry.
(陰謀論:不能排除有人想動搖香港法律, 一次又一次釋法好嗎?)


請大家說100次:他是好人
9 : Atkinson(1514)@2012-09-11 10:38:46

8樓提及
7樓提及
從法律上,公民黨做的我睇唔到有咩錯,有法不依先係大問題
情感上呢, I am so sorry.
(陰謀論:不能排除有人想動搖香港法律, 一次又一次釋法好嗎?)


請大家說100次:他是好人


在於搵食既立場,有咩好人唔好人.....
蔡東 東豪 不想 見到 沒有 陳淑 淑莊 莊的 立法會 立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432

爭地風波升溫 立法會上踢爆  陳新滋轟兩局講大話

1 : GS(14)@2013-03-12 23:54:43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312/18192676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昨下午討論李惠利風波,涉及李惠利風波的教育局、食衞局及發展局局長均沒出席,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外訪,由副局長楊潤雄署任。
200師生示威
約200名浸大師生和教職員會前帶同示威紙牌,到立法會外抗議發展局將李惠利南面地皮改為豪宅用地,無視浸大擬在該處興建中醫院。
眾人高呼「反對政府偏幫地產霸權」、又指教育局犯下「千秋罪」、發展局令「百姓憎」。浸大教職員工會理事陳士齊批評特首梁振英「向乞衣兜攞飯食。」
政府去年12月21日公佈將李惠利南面地皮改為住宅用地,工黨張超雄質問教育局事前有否徵詢浸大。楊潤雄解釋在大學每三年撥款期前,會查詢院校是否有新發展,是否有就李惠利地皮徵詢浸大,他一直拉扯;首席助理秘書長劉家麒指有用既有機制徵詢浸大。
批評官員兜圈

食衞局副秘書長謝小華指出,去年10月10日與浸大高層會面,當時校長表達與尖沙嘴街坊福利會合辦中醫院有困難,浸大提出改在李惠利發展,之後提供一頁大綱草圖。她稱,當時以為政府已批了整幅李惠利地皮予浸大興建學生宿舍,「當時話只要將就下,可以起埋中醫院」,她承認局方承諾向地政總署表達意向。
發展局副秘書長陳松青指,在決定改變地皮用途前,有諮詢相關部門,「大家都覺得冇問題,唔需要再留畀教育發展。」
陳新滋即時發火,批評官員不只兜圈,「呢件事由頭到尾,我哋係唔知道。就算特首(梁振英)喺電台話有同我哋諮詢,都係唔正確。」他指食衞局常秘袁銘輝未有履行承諾,「佢應承幫我哋去溝通其他部門,將李惠利(地皮)作為中醫院。」立法會昨通過無約束力動議,反對更改李惠利南面地皮用途。

爭地 風波 升溫 立法會 立法 上踢 踢爆 陳新 滋轟 轟兩 兩局 局講 大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409

結束109小時拉布戰 立法會通過預算案 (2013年05月22日)

1 : GS(14)@2013-05-22 14:25:54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155577&d=2050

【am730訊】立法會昨晚以38票贊成、16票反對及1票棄權下,三讀通過《撥款條例草案》,結束長達15個會議天、109小時的拉布戰,部分建制派議員隨即拍枱叫好。財政司長曾俊華歡迎立法會通過預算案,認為可避免行政、立法及司法機關大規模資金短缺的情況,而當局會加快行政程序,減少對公共服務的影響。

曾俊華昨晚表示,政府會加快行政及會計程序,向各部門及機構提供撥款,減少對公共服務的影響,其中綜援及生果金等可如期發放,但醫管局及大學撥款可能未能如期於下月到位。他又說,預算案提出的紓困措施,包括電費補貼,代繳兩個月公屋租金,額外提供一個月綜援、高齡、長者及傷殘生活津貼,將於下月向財委會申請撥款,政府亦會向立法會提交草案,在下月發行新一期通脹掛鈎債券iBond。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早前打開口牌,力爭在昨晚10時休會前通過預算案後,他昨午復會不久便再次「剪布」限制議員發言,社民連梁國雄與人民力量的陳偉業及陳志全不滿決定,批評曾鈺成剝奪議員發言權,梁國雄及陳偉業咆哮「你(曾鈺成)係咪共產黨員?」結果3人同被曾鈺成趕離會議廳,已退出人民力量的黃毓民昨天全日缺席會議,亦無參與表決。

拉布三子斥曾鈺成共產黨員被逐
3名拉布議員被逐出會議廳後,審議及表決時間亦加快,而草案三讀表決前,各黨派亦爭取最後一次發言表態,泛民表明反對預算案,指預算案抱殘守缺,無具體政策推動香港發展;建制派則趁機拉布浪費公帑,令議會運作幾乎癱瘓。
立法會自上月24日就《撥款條例草案》進入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即開始審議社民連與人民力量提出的710項修訂,結果立法會用了15個會議天共109小時始完成三讀程序,成為歷來審議時間最長的預算案,亦打破去年拉布反對替補機制審議100小時的紀錄。
另外,自由黨榮譽主席劉健儀表示,曾鈺成再引用《議事規則》92條的「剩餘權力」剪布,等同將所有權賦予主席,認為立法會應研究修改《議事規則》,否則會令剪布「常規化」。民建聯主席譚耀宗說,各黨派應研究如何修改《議事規則》,包括考慮是否限制發言次數及限時發言等。民主黨主席劉慧卿擔心修改《議事規則》會令立法會主席有更大權力,故需小心研究。
2 : hh0610(1603)@2013-05-23 01:36:25

剪乜野布, 就俾佢拉夠1000個小時.

公務員冇糧出, 睇邊個仆街?
結束 109 小時 拉布 立法會 立法 通過 預算案 預算 2013 05 22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922

高C9手記:如果何韻詩選立法會

1 : GS(14)@2016-06-21 07:36:49

如果硬要說何韻詩鼓吹過任何一種信仰或主義,我只想到「梅艷芳教」。她1996年贏得新秀冠軍後,經常提到梅艷芳是她偶像,後來如願以償,成為梅艷芳徒弟,之後她便將梅艷芳經常掛在口邊,甚至去到一個令我感到煩厭的程度。正是因為這種煩厭的感覺,已有多年沒有聽她的歌,早年曾經買過何韻詩兩張CD,欣賞她有強烈的個人風格,近十年八年的歌,卻沒有認真聽過,甚至她參與雨傘運動,也沒有特別注意。反而是今次「爛琴」事件,令我重新「發現」何韻詩。她自發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舉行微型音樂會,令人感動的是,周日天氣非常悶熱,普慶坊街道狹窄,但仍然吸引3,000人秩序井然地參與活動,何韻詩的家人也到場支持。此時此刻,家人的支持極之重要,何韻詩難得有此強大的後盾。



何韻詩不是Adele,她的歌聲不至於繞樑三日,但肯定可以感動人、掀動人心,「是有種人,自創無數可能……獨自做自我,令寂寞路更吸引」,從未試過聽歌會眼濕濕,今次真的感動了。忽然想起,一直很喜歡何韻詩的《水花四濺》,裏面有幾句歌詞:「撐過去,遠地會綠油油……在大海中心,最怕是回首」。每當遇到不快事,我總會哼起這幾句來鼓勵自己,希望何韻詩也可以撐過去。其實她不妨乘着現時的「民望」,積極考慮參選立法會。她喜歡唱歌,做議員可能不是她那杯茶,但她肯定有一份感染力,可以推動其他人,可以為香港做事。觀乎她最近在不同場合的表現,她的發言水平一定比很多現任議員高,起碼她知道自己講乜;不似某些議員,歪理一大堆,或者一開口就似唱演大戲般,吹鬚睩眼,見到就覺煩。反正你無心搞搞震,別人都當你是頭號敵人,何韻詩何不趁現在民望高企,找個多年輕選民的區,參選立法會,贏面頗高啊。高淑嫻
https://www.facebook.com/koc9nine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60621/19662288
C9 手記 如果 韻詩 立法會 立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2333

陳景祥﹕立法會三分天下大勢已成

1 : GS(14)@2016-09-07 07:58:14

【明報專訊】通常一場選舉過後,政治形勢就會明朗。剛在周日舉行的立法會選舉結果塵埃落定,直選五區出現新舊交替、本土力量登場,立法會由傳統的建制對泛民,過渡到建制、泛民和本土三分天下,揭開了議會的新一頁。傳統泛民陣營內「老牌」的民主黨、公民黨大批舊人退出,新人基本上都接得上班;但是,較邊緣的民協就全軍覆沒,工黨則由4席減至1席,未來4年要在議會外謀求生存空間。

所謂傳統的民主派,其實起於1980年代初的區議會選舉,其中民主黨大部分老將都是從區議會開始踏入政壇,成為當年的政治新星。區議會之外,1980年代還有另一層開放選舉的架構——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如果從選舉晉身政途,可以成為「雙料」議員,手上就有充足資源開拓地區工作。

民主派從扎根地區起家,但真正能夠取得多數地位,是在「八九六四」之後;立法局1991年舉行首次地區直選,港同盟與匯點(現在民主黨的前身)在18個議席中取得14席,成為大贏家。從起家到壯大,民主派的政治DNA是扎根地區、搞民生、為基層爭取福利;中港關係方面,第一代泛民很多是民主回歸派,認同中國現狀,希望在《基本法》下保持「兩制」,透過爭取民主普選落實「港人治港」。

有這些政治DNA的老泛民逐漸退出舞台,到了今屆立法會選舉更是徹底換班。民主黨的第一代幾乎一個不留(尚剩涂謹申),換上的都是近10年才冒起的新秀。敗選的老泛民之中李卓人最具象徵意義,他屬於第一代的民主派中堅,又是支聯會核心成員,長期為爭取勞工福利打拼,又支持內地民運,但也難逃敗選收場。在2003年23條立法抗爭之後才成立的公民黨,雖然活躍在政壇的時間比民主黨要短,但第一代的創黨元老同樣已退下火線。

從名稱上的變化,看得出民主派陣營演變的3個階段:從最早期稱為「民主派」(港同盟、匯點、民協),到後來稱為「泛民」(加入了公民黨、工黨等),到現在統稱「非建制派」,主要變化,是加入了幾個在近年才成立的本土派組織。

本土派出現的背景和爭取的訴求跟過去的泛民截然不同。它的第一代由菜園村抗爭、保衛皇后碼頭等社運而起,表面議題是環境、保育,深層訴求是要保留本土特色和集體回憶。保育抗爭之後,隨之而來的是2012年的國民教育風波,及2014年的國務院「一國兩制白皮書」,和同年出台的8.31人大決議(有關行政長官普選)。在這次議會選舉中勝出的年輕政治素人,都是上述幾場大型抗爭中的活躍分子,他們的主要訴求,已經從過去泛民的「爭取基層民生」轉移到「爭取命運自決」。這批新人和他們的新訴求進入立法會之後,將會逐漸改變議會的生態,「命運自決」的本土意識勢必成為非建制派的主流,傳統泛民也會調整立場,慢慢歸邊。以「本土自決」為訴求,再往前走,可能就是「隱性港獨」,北京到底會如何應付這股新興力量,將是中央政府和建制陣營的重大考驗。

為了令非建制派能保住直選議席的多數,學者戴耀廷教授發起「雷動計劃」,希望以策略配票的方法盡量令更多非建制候選人勝出。我在電台節目中曾經討論過「雷動計劃」的可行性,基於今年參選隊伍太多,而且欠缺準確的民調和高效率的中央統籌機構,進行有效配票難度極高,甚至會因配錯而失去席位。在選舉結果公布後,果然有非建制派成員抱怨「雷動計劃」壞了大事,干擾了非建制派的選情。

我雖然不認同「雷動計劃」的方法,但這次立法會選舉並沒有因為這個計劃而削弱了非建制派的實力,非建制陣營在今屆議會控制了30席,比上屆還多3席,保住了分組點票的否決權。得票方面,非建制派共取得127萬多票,比率為59.5%,維持着建制和非建制的「四六比」,整個政治版圖其實沒有大變,說明了「雷動計劃」並沒有「動」了非建制的議席,這是要還戴耀廷教授公道的。

立選矚目之處 是如何影響特首選舉

其實,今屆立法會選舉矚目之處,是如何影響明年3月的特首選舉。兩者雖然沒有直接關係,然而選民對代議士的投票取態,多少反映出民意的動向。建制派由上屆43席減至40席、非建制陣營加入了6名本土派,反映出今屆政府施政無助建制派力量的增加;相反本土派抬頭將會令行政立法關係更緊張、議會內外更不和諧。到底政壇內「三分天下」的局面會如何影響明年特首選舉,很快就有答案。

[陳景祥 齊物論]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7701&issue=20160907
景祥 立法會 立法 三分 天下 大勢 已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7891

2012立法會議員加料宣誓回帶

1 : GS(14)@2016-10-11 08:05:46

新一屆立法會周三(10月12日)首次舉行大會,70名當選議員當日須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要求宣誓就職,但因誓詞中有「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區」等字眼,過去幾屆都有議員自行「加料」或斬件讀出誓詞而惹起爭議。黃毓民上屆更用咳聲「咳」走「共和國」、「特別行政區」等字眼,被指沒有完成宣誓,幾乎因此喪失議席。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第IV部的立法會誓言,立法會議員就任時需讀出誓詞「我謹此宣誓:本人就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定當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盡忠職守,遵守法律,廉潔奉公,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服務。」2004年首次當選立法會議員的社民連「長毛」梁國雄開創誓詞「加料」先河,當年他更為此提出司法覆核,要求法庭裁定他的誓詞無違反《基本法》及頒令立法會秘書為他監誓,但結果敗訴。法官夏正民表明除非立法會修改誓詞,否則議員要按既定誓詞宣誓。最終長毛仍以「自己方式」宣誓,包括事先高叫「效忠中國人民同埋香港市民、反對官商勾結,捍衛民主公義,爭取人權自由」等口號,再以「斷截禾蟲」的方式讀出誓詞,完成宣誓後又無簽名,立法會秘書長其後指他的誓詞仍然有效。2008年同樣走激進路線的黃毓民、陳偉業與長毛都在宣誓前叫口號。黃毓民以普通話宣讀誓詞後繼續大叫「五區公投、人民抬頭」,遭左報批評「博出位」。到2012年更多非建制議員借宣誓表達政見,除了在誓詞加料,更用上大量道具,如工黨多名議員齊齊穿印有「I LOVE HK」的黑T恤、手戴貼有「打倒生果金資產審查」的拳套、長毛就持有「全面普選、全民退保」的大字報等。身穿中山裝的陳偉業手持孫中山肖像慢步走上前宣誓,高叫「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孫中山名言。2012年黃毓民一邊咳一邊宣誓,將「共和國」、「特別行政區」等字眼全部「咳」走,最後再高叫「打倒港共政權」。他事後辯稱「讀讀吓咳你都有啦!」不過,主席曾鈺成後裁定黃毓民未有完成宣誓,要求他在一周後的大會上再次宣誓,期間更不得在委員會中投票。結果黃毓民手持聖經進行第二次宣誓,他一開始就稱要向上帝禱告、求上帝寬恕,然後斷斷續續讀完誓詞,再大叫「打倒港共政權,打倒梁振英政權」口號。雖然當時「西環契仔」謝偉俊質疑黃宣誓方式的合法性,但主席曾鈺成一錘定音指黃已按法例要求完成宣誓,為這場小風波畫上句號。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011/19797545
2012 立法會 立法 議員 加料 宣誓 回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480

【蘋果照相機】反CY由立法會反到上山頂

1 : GS(14)@2016-10-12 07:48:28

一張照片勝過千言萬語!攝影師每日以相機拍下千百萬張照片,將一些大家看似熟悉的東西,以用不同的觀點與角度,讓你重新細看。【蘋果照相機】為大家呈現新聞重要時刻,以細膩照片,分享鏡頭背後的甜酸苦樂。蘋果攝記fb:http://bit.ly/1OlyZxX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012/19798608
蘋果 照相機 照相 CY 立法會 立法 反到 到上 山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61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