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他的成功心法 身價上百億富豪 在16樓修行的禪師企業家

2015-04-20  TWM
 
 

 

為了思考決策,他會忘了吃飯、忘了自己開的車,只求追根究柢,連自己的心性,他都想徹底改造,他賭上一切,一出手,無論成敗,只求無悔。

撰文‧林宏達、何佩珊

採訪施崇棠之前,周邊採訪到的故事令我十分好奇,他,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他不能自己開車,」一位華碩高階主管說,「因為他會把車開到不見!」車怎麼可能開到不見?他解釋,施崇棠以前經常在開車時想事情,以致常常開到迷路,即使開到了,也經常忘記自己是開車來,事情辦完,跳上計程車,走了!

緯創董事長林憲銘講的故事更誇張,他說,「有一次Johnny(施崇棠英文名)忙到很晚才從公司走下樓,但沒有五分鐘又走了回去,原來他以為自己吃過飯,所以回頭,其實他根本沒吃!」

他的讀書方法

同時看七、八本書,比較不同思考模式走進施崇棠的辦公室,辦公桌旁的長桌上,堆滿了書,不是一層、兩層,而是堆疊了七、八層,最上層有七、八本書,每一本書都攤開,貼上各式標籤;另一張長桌上,則是堆上了十幾層的雜誌,每一本都是打開的,似乎是每看完一本,就向上再疊一本。

聊起桌上的書,施崇棠隨手拿起一本都能分析優劣好壞,這一天,最上層的書多是藝術類的書,壓在藝術書籍下面的,是黎萬強的《參與感》,他讀書的方式,是一次讀七、八本書,同時比較不同思考模式的優劣,「讀書,我一定先看序,不好的書,根本不看。」施崇棠說。

書疊成兩座「書山」,因為他經常在辦公室裡踱步、思考,走到一半,就停下來站著讀書,讀資料。

公文呢?他管理一家年營業額四千多億元台幣的公司,桌上卻幾乎沒有任何公文,「我們這裡,公文是零庫存,隨到隨簽。」財務長張偉明說。

他的行事作風

技術狂人×修行者,曾因工作多次胃出血施崇棠十分健談,採訪的前十五分鐘,他的話題從藝術、科技趨勢、量子力學、圍棋,無所不談,還不時穿插有趣的小故事,他剛從美國回來,北京發表會結束後,專程飛到美國,只為赴約,陪大病初癒的老友馬宏昇(Sean Maloney)共騎一段自行車。

施崇棠的身價至少超過一百五十億元,但他的物質生活卻像一位儉樸的老僧,他吃素,開福斯汽車,長年穿著襯衫和西裝褲,套上一件鬆鬆的羊毛衫,還是住在天母的老別墅裡,為了解設計,他會與同事相約研究超級跑車,「要不要考慮買一輛?」施崇棠連忙搖手,「看看就好。」最近,他開始換上一套三十萬元的西裝,但發表會上穿完,下台,就馬上收起來,施崇棠家近年來多了一套高級音響,但他承認,「這也是為了工作。」他在宏碁時,曾經因為工作多次胃出血,是什麼樣的力量驅使他這樣瘋狂工作?

「我早期的夢想,是要開一家小而美的公司,證明自己的技術獨步全球。」施崇棠說,問他認為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我是一個修行者。」施崇棠說。技術狂人、修行者,這兩個看來毫不相關的角色,在他身上交錯出現,解釋他為何特立獨行。

「他讀書的時候,家裡沒什麼錢,他的參考書,是站在書店看完的。」他的好友,觀樹基金會執行長洪粹然說,施崇棠還記得,他站在彰化的書局裡,就自己想通了數學的數論,他看漫畫的方法,是先在書店裡看完漫畫後,再回家畫給弟弟們看。

施崇棠家裡窮,他高中時,曾經夢想要得諾貝爾獎,但是那個年代,不出國,就難以進入學術圈,他的夢想只能轉向。

就讀台大電機系時,施崇棠也並不算特別耀眼的學生,下課後,當其他同學收拾書包起身的時候,他還在教室裡推敲老師上課的內容,別人以準備考試為第一優先,他卻反覆讀同一本書,要求自己徹底讀通。高中時,老師出題,別的同學忙著答題的時候,施崇棠卻直接問老師,「題目為什麼這樣出?」因為,問題的方向,可能就已經錯了。

一本書要讀幾遍才夠?施崇棠的答案是,「三十遍!」最基礎的電磁學,要讀到電路板拿在手上,就能感覺電流會怎麼跑!

專注,改變了他的一生。他生平的得意之作,是在電腦三八六時代,首次設計出一台台灣設計的電腦,效能超越美國所有的主流電腦公司。

施崇棠還記得,當時台灣沒有技術,只能用逆向工程,從零開始,自己拆解矽谷最先進的技術,「這是一段磨劍的過程。」他說,把一本書讀通,一項技術練精,躍上世界舞台,就會發光發熱。那一天,他告訴宏碁董事長施振榮,「我們有機會在技術上,超越美國所有的老大。」施振榮聽了,還不太相信。

那一年,施崇棠設計的三八六電腦,打敗對手Compaq,效能高出八%,拿到「年度風雲產品」,這是過去從未發生過的事。

他曾經跟Intel比技術,「Intel的板子要一千個零件,我只要五百個零件,我跑得比它快,Dell測一個星期,最後是它當(機),不是我當(機)。」他得意地說。

只是,愈想挑戰困難的高峰,壓力愈大,他在宏碁曾多次胃出血,加入華碩之後,不止要搞定技術,複雜的經營策略,團隊培養都是難題,張偉明回憶,華碩成立初期,公司發行GDR,有一次,一位同事回答法人的問題,施崇棠認為有問題,怒斥部屬。

他的商場征戰

鐵血狠角色,掌握公司弊案絕不手軟經營者角色,讓施崇棠的人生觀逐漸轉向,他的體悟是,要真正經營一家成功的公司,光靠天下第一的技術不夠,還要把其他人的財富、成就感都列入考慮,才能凝聚人心。講到這裡,他嘆一口氣,「我有時也身不由己。」他最愛的,其實還是在技術上爭天下第一。

「你是lead大家的人,所以那個方向跟策略是無比重要,因為大家都跟著你往那個方向跑時,萬一錯了怎麼辦?萬一那個浪錯了怎麼辦?﹂施崇棠略顯激動,「尤其是在這個很苦的時候,很容易的,心就把持不住,可能就會做出錯誤的決定。﹂要面對經營策略、團隊領導的複雜壓力,他連自己的心性都要改變,逐漸變成一位修行者。他每天打坐,傾聽自己的聲音,「你的心智會更清明,決斷更圓熟。﹂施崇棠認同密宗的概念,超越痛苦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面對痛苦,每天在商場上面對難題和挑戰,就是一種修行,「真正的快樂,其實是來自你的內心。﹂施崇棠說。

他決定吃素,也是幾乎瞬間決定,施崇棠回憶,幾年前,他帶孩子參加禪三打坐,下山之後,入口的第一樣食物,是一碗豬血湯,吃下去的那一瞬間,他忽然大吐特吐,「我心裡想,也許是時候到了」,當時,家人擔心施崇棠長時間工作,吃素支撐不了他的身體,但施崇棠堅持,從此茹素。

洪粹然回憶,有一次與施崇棠去日本旅行,雪地裡端上一碗熱呼呼的泡麵,施崇棠卻吃得津津有味,開心得不得了,一位身價百億的富豪,只要一碗泡麵,就能心滿意足。

儉樸,是為追求單純的快樂,去年施崇棠娶媳婦,只席開二十幾桌,喜帖怎麼發?「他們決定,只邀請認識孩子的朋友,一起為這對新人祝福。」洪粹然說,回到最基本的初衷,難解的人情世故,當下也簡單起來。

施崇棠的次子去年剛服完替代役,「他的工作是看守國小的大門,每天睡警衛室,一年多,也沒人知道他是施崇棠的兒子。」洪粹然說,他的兩個兒子都沒進華碩工作,其中一個更酷酷地說,念完電機,算是給家裡有了交代,轉行拍電影去了!

修行打坐、過簡單生活的施崇棠,也有可能使出霹靂手段,殺人殺得血流成河。他透露,他已經掌握華碩內部的重大弊案,有人從公司費用牟利,或在外設立公司賺華碩的錢,「我請人推薦非常資深的警界人士調查,要做到勿枉勿縱。」施崇棠說。

這幾年,施崇棠也變了,他關心的不只是技術和商戰,很少人知道,他關心在地文化和產業,他所設立的觀樹基金會,推動在地產業升級發展。休閒時,他會戴著斗笠下田收割,教老農夫用電腦;還在嘉義地層下陷地區,設計高腳屋,幫助當地漁民發展新型的養殖漁業;還有保護日治時代的鐵道資產,苗栗的龍騰斷橋就是他帶頭做的……。

施崇棠像是在華碩十六樓上班的「禪師企業家」,每天沉思、打坐,他傾盡全力,一切都拋諸身外,活得像個老僧,是為了做出心智最清明的決策。他說,「我是用這樣的方式來要求自己做出正確的判斷。」施崇棠說,「不問前途吉凶,但求落幕無悔。」

他們看施崇棠

林百里 廣達董事長

「儒俠」風範 他既有中國傳統書生的氣質涵養,同時又有工程師造福人群的胸懷,就是一位「儒俠」。

林憲銘 緯創董事長

綜觀全局 他不會每件事去鑽牛角尖,他把知其所以然用在綜觀全局上。他是很好的一個人,是台灣的資產。

李嗣涔 台灣大學前校長在乎根本 他做事情在乎根本,花了一兩個月了解台大需求,捐5億元給台大蓋人文大樓,也不要求掛名。

林懷民 雲門舞集創辦人唱作俱佳 有一年,施先生邀雲門參加Asus Zenbook在紐約的發表會,平日安靜儒雅的施先生唱作俱佳,令人佩服。

整理:何佩珊、林宏達

他的 成功 心法 身價 上百 百億 富豪 16 修行 禪師 企業家 企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0676

“炒股禪師” xuyk的博客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0b154e0102vlhu.html

    股災之前,朋友們個個像是股神;股災爆發之後,個個又像是宏觀及微觀政經分析師 ;當前,隨著股市反彈,有的像是要變成禪師了。

    可不是嗎?話說我那個昔日工作上的徒弟小Z(本人前篇小文《應該“根本性看多” 》提到的),他似乎信佛,2008年特大股災時期,特地跑到杭州靈隱寺,會見出家在那的一位同學。那個和尚同學贈他一本《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小Z捧回這本佛書,每天潛心念誦。有一天,他“般若波羅蜜多”地念著,忽覺茅塞頓開,心明眼亮,靈感萌生,當夜,創出一套“獨立操盤術——獨股九劍,九九八十一式絕招”(本人2010-5-21在《逃頂》中提到過)。這些招數果真厲害,2009年小牛市及以後一段時期,他業績非常優異!

    這次股災,小Z逃出又殺進,膽戰心驚,折騰得有點疲憊,於是乎,他把“獨股九劍”暫入劍鞘,清空倉位,退避三舍,靜觀其變。他認為,股災之後即已進入熊市,所以大盤不跌到3000點以下,股票以後沒有兩倍增幅,不值得參與。然而,這時節,眼見股市噌噌地往上躥,他心那個難捱啊!踏空可能比套牢更難受吧?小Z接連好幾天來電與我聊聊,勉勵自己,堅定決心。他說:“這回我頂部逃得不好,接下來底部要想辦法抄得好一點,所以,現在一定要增強定力,抗拒和無視誘惑!”

    “看來,我還得重新捧起那本《心經》,念誦、坐禪,凝誌靜修,提高境界啊!”小Z笑侃,“我本來頭發就稀少,最近又掉了一大把,還沒進寺廟就像和尚了呢!哈哈!”

    “哈哈!”我也被逗笑了,“先做禪師,慈悲為懷,人棄我取,人取我予,日後自然就成投資大師了啊!”

    我們風趣地稱小Z是“炒股禪師”。
炒股 禪師 xuyk 博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486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