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白夜追兇》《無證之罪》刷屏 高分國產網劇煉成記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9-14/1147892.html

今年,高分國產網劇忽如一夜春風來,除了《毛騙》原班人馬制作的《殺不死》、怪力亂神電影質感的《河神》、高調歸來的《無心法師2》、搞笑奇葩的《顫抖吧阿部》、撒糖虐狗的《花間提壺方大廚》之外,正在熱播的兩部罪案題材劇《白夜追兇》和《無證之罪》更是被網友刷屏。

在豆瓣,更新到12集的《白夜追兇》分數高達9.0分,評論數近2萬,五星評級人數達六成;金牌制作人韓三平首次監制的網劇《無證之罪》播出5集,也贏得8.5分,五星評級人數近半。這些數據意味著,觀眾終於等到了他們想要的東西。

《白夜追兇》打出“硬漢派推理”的口號,《無證之罪》祭出“社會派推理”的旗幟,雖然兩部劇在風格上各有千秋,但也擁有許多相似的元素,為同類型國產網劇豎立了新標桿。

不完美的主角

“東北痞”秦昊 VS“雙面人”潘粵明

無論是《真探》里陰郁酗酒的雷·維爾克魯,還是《梅賽德斯先生》中肥胖且人緣不好的霍奇斯,還有《火線警探》里懷有西部牛仔情結的怪咖警探瑞蘭……美劇中代表正義的主角總是有那麽多“毛病”。相比之下,以往國產劇中的警探則走了一條“高大全”的路子,從《重案六組》到《暗黑者》,很長一段時間里,主角都戴著光環,將正義寫在臉上。直到《白夜追兇》和《無證之罪》出現,網友立刻被這兩顆“怪味豆”給驚艷了。

《無證之罪》男主角嚴良(秦昊飾),人送綽號“閻王”,出身刑警家庭,脾氣暴躁執拗,不按常理出牌。他出場的第一個鏡頭是蹲在廁所里一邊鬥地主一邊跟前妻打電話,說話一口東北大碴子味。從他一臉暴戾地訓娃,到趙局喚他、他卻掉頭就走,再到揍起人來比黑幫還狠,都讓人看出這個警察確實有點不一樣。隨著劇情的發展,秦昊把這個典型的東北痞帥男人演繹得越來越有魅力。

同樣,《白夜追兇》的主角設定也不走尋常路。準確地說,該劇主角是兩個人——雙胞胎兄弟關宏峰和關宏宇。哥哥關宏峰不茍言笑、頭腦清晰,在警局里是破案偵緝的一把好手,卻患有“黑暗恐懼癥”,夜間不能出門;弟弟關宏宇有點痞氣、玩世不恭,因為卷入滅門慘案而成為通緝犯。兩人在力證清白的過程中聯手欺騙警方逃避通緝,弟弟為了幫哥哥隱瞞“懼黑癥”,夜間還假扮哥哥去辦案。劇中,潘粵明一人分飾兩角,也可以說他是一人分飾“四角”——面癱高冷的哥哥、玩世不恭的弟弟,以及夜晚在外假扮哥哥的弟弟、危機時刻假裝弟弟的哥哥。

高智商的反角

信息最少化 VS 故意留線索

“高智商犯罪”並不是一個新名詞,不過,劇中罪犯能讓觀眾覺得“智商沒有受侮辱”,其實並不容易。

《白夜追兇》中,每一個犯罪分子作惡,都並未留下太多線索。比如頭幾集的碎屍案,兇手兩天連殺三人,拋屍在不同的地方,一個在廢棄的工地,一個在人來人往的公園,最後一個是垃圾場……整個過程,兇手做到了信息最少化——沒有被害人信息、沒有兇器、沒有目擊者和監控。唯一的線索,只有泥濘上的腳印。

在塑造反派上,《無證之罪》更勝一籌。兇手作案後,在案發地留下一個雪人,雪人身上貼著四個字“請來抓我”,還故意留下一枚指紋,明目張膽地挑釁警察。而從作案手法、現場標誌來看,這是“雪人連環殺人案”的第三起,線索似乎很多,卻毫無破綻。在該劇第一集里,兇手已經亮相;到第四集,警探和兇手之間已經開始正面對峙。這個兇手沈穩冷靜、彬彬有禮,而該劇為觀眾呈現的並不是高智商的犯罪或者精密的推理,更多的是探求這個人背後的故事以及社會性。

電影化的質感

冷峻的畫面VS逼真的現場

網劇與電視劇究竟有何不同,至今都無定論,但可以肯定的是,近年來大牌團隊進軍網劇,讓“大片感十足”、“質感堪比電影”成為最新風尚。《無證之罪》導演呂行認為,網劇的“電影化”,意味著觀看體驗的突破:“電影質感進入電視劇領域,最早是從美劇開始的,讓我們發現:噢,原來電視劇還可以這樣拍。”

《無證之罪》僅有12集,每一集長度在一個小時左右,加上雙線敘事的故事容量,這樣既保持了節奏的緊湊,又保證了內容的完整。該劇由電影制片人韓三平擔任監制,還請來《白日焰火》的調色師親手把關,在視覺展現上呈現冷峻的風格和質感。劇中的背景音樂也具有大片範兒,片尾曲《無》更請來前黑豹樂隊主唱秦勇演唱,充滿神秘感的曲風與《無證之罪》的整體風格非常契合。

作為一部罪案劇,對案發現場的呈現是非常重要的一環,每個細節甚至小到不同兇器制造出的不同傷口都要考慮到。在這一點上,《白夜追兇》的高度逼真收獲了無數好評。不過,對於演員來說,這不得不說是一種折磨。潘粵明透露:“拍攝現場還原度更高,有些鏡頭在播出時其實已經拿掉了。我們拍驗屍戲的時候,就別考慮吃飯的事了。”

分寸感的把握

社會派推理VS硬漢派推理

與主打犯罪心理的《心理罪》、玩本格推理的《滅罪師》不同,《無證之罪》改編自有“中國版東野圭吾”之稱的紫金陳的小說,屬於社會派推理,側重點不在於破解罪案,而是以深刻內涵和批判意識取勝。

《白夜追兇》由五百擔任監制,他曾打造過《心理罪》、《畫江湖之不良人》、《滅罪師》等精品網劇。編劇指紋出身律師家庭,長期接觸卷宗,開辦過“指紋。犯罪研究工作室”,後來由專業律師轉型成為作家,寫過豆瓣評分9.0的 《刀鋒上的救贖》。

兩部熱播劇,背後都有著強大的創作團隊。在這批牛人的把關下,有些以往編劇不敢寫、不敢碰的橋段在得以展現的同時,也把握得相當有分寸。比如,在《無證之罪》中,連環殺手出身於警隊,還是男主角的恩師;在《白夜追兇》中,一個連環殺人犯在押運過程中被劫走了,隨後拿槍闖進了公安局……此外,包括警局內部的職場生態也展現得活靈活現。這些橋段設置,並沒有影響劇中警隊的形象,反而讓觀眾覺得接地氣。

白夜 追兇 無證 證之 之罪 刷屏 高分 國產 網劇 劇煉 煉成 成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456

制作成本超8000萬 9分定制網劇《白夜追兇》“用不起”片酬過億的演員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9-17/1148651.html

每經影視記者 白蕓

每經影視編輯 溫夢華

踩著暑期尾巴上線的網劇《白夜追兇》,應是9月最火爆的超級網劇。在剛剛過去的周末,《白夜追兇》始終保持在實時播放量第一位,截至9 月17 日,《白夜追兇》上映19 天累計播放7.0 億,豆瓣網上3.09 萬人評分高達9 分。

據悉,《白夜追兇》為優酷定制劇,實際上,這也是此次作為承制方的五元文化,繼去年陸續推出《滅罪師》《畫江湖之不良人》之後弧光聯盟出品的第三部作品。

作為一家成立兩年多、以制作創新影視內容為主的網劇公司,五元文化為何能持續接手並打造精品網劇?定位為投資較高的精品網劇,是否會有回收成本方面的擔憂?

對此,五元文化創始人五百對每經影視記者表示,其實沒有過多顧慮,“我們之前參與的基本都是平臺自制劇,平臺是事先預定的,不是說先拍,拍完再賣,跟傳統的版權劇意識形態不一樣,基本都是商量好、簽了合同之後開始做”。

主演潘粵明片酬僅占投資額三分之一

《白夜追兇》由五元文化創始人五百監制、王偉執導,潘粵明一人分飾一對相依為命、晝夜交替追兇的兄弟——哥哥白天替藏在家中的弟弟洗清罪名,弟弟晚上代替夜晚恐懼癥的哥哥破案緝兇。

這條自帶懸疑的主線使潘粵明圈粉無數,也是最初吸引五百和王偉的地方,卻也是決定成敗的關鍵,“如果要跳戲這個戲就死定了”。因而二人很麻煩地為兄弟二人安排了很多互動的情節,在表演和後期上都加大了難度,“他們相互交疊,動作都很自然,做各種各樣的互動,你就會相信這是兩個人”,五百對每經影視記者說道。

王偉和編劇策劃顧小白,在編劇指紋提供的初版劇本上進行了一些修改,把人物的性格設計得更極致。“哥哥40多歲、沒結婚、沒談戀愛,為了弟弟的案子把工作辭了,忍辱負重地承擔了好多事情,我們選了一條性格和他非常相似的魚,那條魚代表了他內心的一些東西,可能是他內心唯一的出口”。

類似這樣的細節打造和細致拍攝,使得《白夜追兇》比其他很多劇集更耗費時間,而時間長也意味著耗資更多。據王偉介紹,《白夜追兇》四天拍一集,32集共拍了4個多月,而正常電視劇是三天拍一集,“其實就是走細節,為了營造一些氣氛有好多東西就拍的挺細的,多拍一個畫面就要多布一次光、多挪一次機位,比如我們全程用伸縮搖臂,本來一上午應該開三場戲,但因為調試機器就拍了一場戲”。

五百告訴每經影視記者,《白夜追兇》單集制作成本超過200萬元,“潘粵明的片酬很合理,僅占投資額的三分之一”,除此之外,此前《滅罪師》《畫江湖之不良人》都全部啟用新人。“現在的演員片酬都開到一個多億,那沒問題,關鍵是有沒有能力把它轉化出去,只要能轉化出去,要多少錢都是合理的,但如果轉化不出去,壓直接落到劇作方身上,所以我們公司幾乎不用,這個性價比太低了,只要劇本做得好、做紮實,你會發現不需要用這些人”。

小成本試水網劇時代已經過去

如果堅持把《白夜追兇》片尾字幕看完,會在最後看到“弧光聯盟第3 部作品”的字樣。其實,弧光聯盟是2016 年初,由五百組建的影視人才平臺。弧光聯盟中不僅有導演、編劇、策劃,還包括拍攝期的攝影、美術、燈光、調色,以及後期的剪輯、預告片、海報團隊,基本集齊了影視行當的所有關鍵角色,形成了一條龍式的“半工業化生產線”,“因為我們不可能把一部戲的命運交到一個人手里,這樣風險很大”,五百說到。最初,初始成員只有五百、王偉、楊苗(註:《滅罪師》導演之一)三人。

談及成立弧光聯盟的初衷,王偉頓了頓,回憶道,“像我特別幸運,趕上了中國網絡從無到有的過程,所以才有機會,之前會拍短視頻、微電影,會有人給你拿錢,比如說三、五萬或十萬元,都是小成本小投資的,拍完奠定一些基礎,然後別人就可以給你一個幾十萬、上百萬元的,過了這個階段,就可以做更大一點的了”。

而現在,屬於小成本試水網劇的時代過去了,網劇投資動輒在千萬,乃至上億元級別。“現在市場相對成熟了一些,不像之前都各自擴展,導致項目很大,做一個網劇肯定是幾千萬,年輕導演因為沒有經驗,別人不可能拿幾千萬讓你去嘗試,就沒有這樣的機會,所以我們挖掘到一些新導演之後,會為他們提供一些服務”。

目前,弧光聯盟共有20 多人,其中導演將近十個,其余各類角色各有一人,都會不同程度地參與到五元文化自己的作品中。“創作不是相互取暖,而是相互成就偉大的工業”,這是五百為弧光聯盟設計定位,也是五百的野心。在王偉看
來,弧光聯盟則更像是“梁山好漢聚一堂”,空閑時一起喝喝小酒,或者相約去五百的劇組探班。

無獨有偶,制作了網絡熱劇《河神》的工夫影業,也有類似的構想。工夫影業也專門有開設給年輕人的閑工夫團隊,集結了包括《河神》的導演田里在內的眾多年輕導演、制片人,希望打造一個吸納多方人才的“基地”。《河神》的監制汪啟楠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試水網劇是為打造電影團隊培養儲備人才,為他們提供練兵場。作為首次試水網劇的項目,《河神》無疑是成功的,不僅售價過億元,而且也成為暑期檔最受關註的黑馬之一。

多數網劇不賺錢,有的劇剪完了都還沒賣出去

從互聯網萌芽期到現在,人們已經愈發依賴網絡,觀影模式也隨之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五百認為,70~80 集的電視劇不再適合互聯網的觀看方式,而英劇、美劇那種模式才是最成熟的。同樣的,今年6 月愛奇藝公布的超級網劇招標項目,也選擇了每季12 集、每集45~60分鐘的模式。

不過,在他看來,網劇行業還遠遠沒到成熟期,只是剛剛開始。十幾集的網劇在成本回收方面依然不如70~80 集的電
視劇有優勢。“比如說一個劇一共12 集,我賣到了500 萬元/集,才6000 萬元,我找兩個像樣點的演員,一簽就沒,但是我要是24 集,就變成1.2 億元,集數越多,賣的錢越多”。

同時,網劇市場仍有很多的網劇不賺錢。“好多劇對整個互聯網影視的把控太弱,很多人過來找我說,一個劇拍完都剪完了還沒賣出去”,五百對每經影視記者解釋道。

在五百眼中,網劇行業還是個嬰兒,他熱切地盼望網劇行業迅速成熟。“我們不急於說在一個項目里一定要賺到多少錢,也不著急賺錢,但我著急這個行業發展”。

目前,五百正在西安緊鑼密鼓拍攝的《古董局中局》,共36 集,投資高達近2億元。而此次,五元文化不僅僅是承制的
身份,而是直接參與到前期投資,“公司成長了,必須跨出這一步,咱們從頭部、腰部到尾部都有人才,我們只做自己的劇就可以了”。



制作 成本 8000 定制 網劇 白夜 追兇 用不 不起 片酬 過億 億的 演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61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