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佛誕 – 治理燥狂症的節日 貓王炒股日記

http://ariesl0501.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015326

我貓王不僅患有燥狂症,其實我又是一個害羞的怕死鬼!有時面對一些人際關係不知如何處理!我是不懂裝假扮傻的!最近面對一位相識多年的朋友客戶的惡意投訴,那只是一點文書的小事,老實說,若言不是背負公司的名義,我早已動手打這討厭的家傢伙!這件事使我很多個晚上睡得不好,午夜夢迴,思想停不了!

今天前線工作者面對客戶諸多的挑剔,這是公認的!我貓王一位陪訓師朋友說,根據他從事金融行業的學員說,一個非正式統計,就是擁有MBA學位的客戶最愛投訴!嘩!嘩!記起了!我有一位說英文的美籍華人客戶,學貫八斗、身居要職!在分行見面時,攬頸拾膀的與我談話股經,十分友善似的,冷不提防他翌日就跑到我總公司不知投訴些什麼!多次都是這樣!美國人愛投訴天下皆知!我想起MBA又是源自美國,我直認我對美國怕怕,我深怕美國的侵略文化正向世界各地擴散!

 

研究經濟週期的時候發現,原來在資本主義興起之前,人們從事生產活動有時不僅僅是為著經濟利率,舉例說今天是佛誕,長洲太平清醮舉島歡騰,君又可知長洲居民在背後付出多少努力,很多人付出了沒有計較經濟利益。我貓王以前在中環工作的時候,很希望遷居到長洲,特別喜歡這樣的民風,這是資本主義社會弄丟的遺產吧!

今天社會是鼓吹個人主義,我貓王的燥狂症實是個人主義陪育的,緬懷過去溫情洋溢的日子,那可能是一種小農經濟的社會,可是,現實就是現實!資本主義的確使到經濟快速發展,這種緬懷可能只適合我這老人家。然而,問題又來了,社會上不是每一個人都是學貫八斗、身居要職的精英,社會發展到如今的繁榮,發展策略是否該爭取平衡?


佛誕 治理 燥狂 狂癥 癥的 節日 貓王 炒股 日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70

JAZZ ! 孤兒症的爵士樂!(上篇) 瘋投哥

http://xueqiu.com/1456239271/29993450
爵士製藥眾包研報——瘋投工作室出品

作者:瘋投哥、Suisui、Jacqueline (作者簡介見文末)

前言

在美股醫藥股投資人的耳中,Jazz這個詞讓人第一個想到的可能不是一種音樂類型,而是在納斯達克上市的一家製藥公司的名字——$爵士製藥(JAZZ)$ 。這麼說會不會有些誇張?那麼我們來看一下它的市場表現吧。以當前股價130元(2014/4/15)來算,在過去的一年中,jazz上漲了     1.30倍;若從2007年6月1日IPO 18元的價格算起,股價上漲了6倍;若從近些年最低點0.6元(09年5月1日)算起,在過去的五年中股價更是驚人的上漲了21.5倍;如以今年達到的歷史高點176.6元計算,則上漲了293倍! 我不知道它是否是這個期間最牛的票,但一定是最牛之一。當前,其股價為128美刀,14PE約為16左右,PEG約為0.6。

我曾經在50出頭的時候買入過這只股,又在80多的時候賣出,可誰知它不到一年一下子又漲了一倍多![吐血][哭泣] 事實上,從資產分散配置的需求和醫藥股本身就是牛股集中地(當然也是地雷集中地[吐血])來考量,醫藥股實在是值得我們長期關注。那麼,就從Jazz這個舊情人開始吧。在分析中,我們想看看這隻牛股為什麼這麼牛以及能否在牛途中繼續牛奔下去。另外也想通過對它的分析,試圖找到些或者印證些關於投資的一些規律和邏輯。我們不指望能找到所有問題的「正確」答案,文中可能還有些木有答案的開放的問題,但只要能通過這一研究的過程,能夠加深我們對投資的認識、對投資醫藥股的認識,如果再能進一步引發朋友們的有價值的探討,則將是我們寫這篇研報最大的收穫了。

公司簡介

Jazz Pharmaceuticals plc. 爵士製藥公司於2003年3月由BRUCE C.COZADD 博士和Samuel Saks博士創立,總部在愛爾蘭,目前在美加,以及歐洲多個國家都有分支機構,銷售渠道夥伴遍及世界80多個國家。公司致力於特種生物製藥的研發和銷售,主要產品聚焦在睡眠(Sleep),血液/腫瘤(Hematology/Oncology),疼痛(Pain)和神經(Psychiatry)領域。

公司於2005年6月收購了一款治療猝睡症(Narcolepsy)的孤兒藥Xyrem,成為公司的旗艦產品,是公司十足的搖錢樹、現金牛,是公司起家和壯大的決定性因素。2007年6月,Jazz在納斯達克上市,目前市值80億美元左右。

產品介紹

查看原图
Jazz主要產品聚焦在睡眠(Sleep),血液/腫瘤(Hematology/Oncology),疼痛(Pain)和神經(Psychiatry)領域。下面我們就公司的幾個主要產品做一介紹。

Ø  XYREM

這是Jazz的核心產品,Jazz當今80億的市值,至少有50億是靠著Xyrem這款產品撐起來的,可以說是Xyrem成就了Jazz,沒有Xyrem就沒有Jazz的今天,因此,我們必須要多一點筆墨來介紹一下Xyrem。

Xyrem是一款孤兒藥(Orphan drug),是目前唯一通過FDA認證的用來治療與猝睡症(Narcolepsy)相關的突發性肌無力(cataplexy)和白天嗜睡症(EDS:Excessive daytime sleepiness)的藥物,有14項專利保護。看到這個「唯一」兩字了吧?對了,牛就牛在這兒了,這是啥啊?——隱!形!冠!軍!——赫爾曼·西蒙如是說;定!價!權!——巴菲特這樣告訴你[赚大了]

慢著!孤兒藥,猝睡症、突發性肌無力和白天嗜睡症介都是神馬火星文[为什么]

孤兒藥(Orphan Drug)在美國定義為用於人數小於20萬以下的藥,還有極端孤兒藥(ultra-orphan)用於每萬人5例的病症。有關孤兒藥下面的鏈接有些不錯的介紹。http://www.twitlonger.com/show/n9ju0f

另外,本文的作者之一Suisui也有文章介紹孤兒藥:http://xueqiu.com/5867983716/28771298

發作性嗜睡病(Narcolepsy),又名猝睡症、渴睡症,是一種睡眠障礙,與睡眠機制相關的異常。有四五個典型症狀,白天嗜睡症(EDS:Excessive daytime sleepiness):就是不管你夜裡睡多久睡多好,但白天還是超級困,抑制不住的困,沒精神沒能量。病人普遍在日間有無法用意志控制的渴睡情況出現,一天可能好幾次。而另外一個就是失去肌肉控制能力Cataplexy,即在沒有預警之下(連病者也不知道)而突然昏睡或猝倒,跟夜間的睡眠時間無關。摔倒是因為對肌肉控制能力的短暫性喪失,時間可以從幾秒到長達幾分鐘。這段時間,患者的意識完全清醒卻連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要知道這病有多可怕?想想吧,沒人扶啊,你懂得![吐血] [吐血] [吐血])。通常出現在患者情緒突然轉變的時候,比如笑、生氣、驚訝或害怕。因為Cataplexy的後果可能很嚴重,所以也有人將嗜睡症分為伴隨有cataplexy的和沒有cataplexy的嗜睡症。

這種病遍及世界各地,不分年齡種族,其中一個佐證是在歐美和日本的發病率是差不多高的,在中國沒有人統計。但很多學生往往被誤認為是愛在上課時睡覺的頑皮學生,而得不到應有的關注及治療。而成年患者卻容易把這種病的症狀誤解成壓力或睡眠不足[囧]

這種病的特點是患者會在很短的時間進入看上去像深度睡眠的階段。一般人需要一個半小時左右從輕度睡眠進入到深度睡眠,而患有此病的人可能只需要一分鐘甚至更短。而患者的夜間睡眠大多間斷而且容易醒來。所以大腦才會在白天自動進入睡眠狀態。患者睡著的速度跟醒來的速度都可以快得驚人,甚至可以在睡著的幾秒鐘之內就做一個夢,而醒來幾秒鐘之內可能會意識模糊不清。大部分患者的夢都豐富多彩而且多數會記得所做的夢,所以也有人稱之為夢境一般的幻覺[困顿]。這種症狀可以通過安排每天固定的小睡時間大大降低,但是無法預料且無法完全控制、避免促睡發作的可能。

由於發病機制未明,目前嗜睡症並沒有非常好的對症治療/根治的藥物,Xyrem也不是第一個針對嗜睡症開發的藥品,目前在嗜睡症的治療方案上,頗有頭疼醫頭,腳痛醫腳的味道。三個最主要症狀對症下藥:EDS是用興奮劑刺激把人弄醒,猝倒症是用抗抑鬱劑,而其他則通過夜晚使用安眠藥解決夜間睡眠問題。Xyrem獨特的地方在於,其對於猝倒症提供了一個新的解決方案,是美國FDA唯一一個批準可以治療伴隨有猝倒症的嗜睡症的藥

查看原图
據研究,猝睡症每2千人中就有一個,那麼按這個比例,僅美國就有約15.7萬的患者,但是有超過50%的人都沒有被診斷出,病發年齡平均在15到25歲之間,(我在想像會有多少未被診斷出的青少年患者因白天無精打采犯困嗜睡而被周圍人冤枉成懶惰啊!!!尼瑪!哥/姐其實不是懶而是真有病啊!!![哭泣] [哭泣] [哭泣] 如果,你身邊有個白天嗜睡的小夥伴,請一定要善待TA,不要在確認TA沒有猝睡症之前責怪TA懶哦~~ [跪了]

另外,嚴重時這種病還會有其他綜合症狀,比如抑鬱、自殺、焦慮、腸胃/呼吸/心臟等器官的紊亂[吐血]。。。

Ø  Erwinaze/Erwinase

這也是一款孤兒藥,用來治療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ALL: Acute Lymphoblastic Leukemia)。這個病每年在美國大概有5-6千的新病症,2014年據統計有新病症大概為6024例,每年大概有1440人因此病去世。(http://www.cancer.org/acs/groups/cid/documents/webcontent/003054-pdf.pdf )。 夠小眾的吧,應該屬於極端孤兒藥(ultra-orphan)了。這種病多發生在幼童以及青少年,成年人發病率相對要少,其中50%發生在14歲以下的幼童,約20%發生在15-39歲的青少年,剩下的30%發生在40歲以上的人群中。它是兒童腫瘤中最常見的一種類型,病因不詳,無法預防,這種病兒童治療效果優於成人。

Ø  Defitelio(defibrotide)

這又是一個孤兒藥,用來治療肝靜脈閉塞症(hepatic VOD: Veno-Occlusive Disease)的。這個藥在2013年10月獲得了在歐洲市場銷售的許可,Jazz打算2014年一季度開始投放歐洲市場,

這種病在歐洲的患者約有4萬人左右。

由於這三種藥將佔Jazz 2014年銷售額的90%左右,所以我們對於其他的藥不做專門介紹,感興趣的朋友請參閱附錄。

發展歷程和商業模式

查看原图
Ø 發展歷程

Jazz 2003成立,於2005年購得Xyrem,為日後的發展壯大奠定了決定性的基礎。但是Jazz深知依賴單一產品的風險,一直積極尋求豐富產品種類的機會。

2007年2月,Jazz從比利時一家製藥公司Solvay Pharmaceuticals獲得了抗強迫性紊亂症(obsessive compulsivedisorder) Luvox (fluvoxamine氟伏沙明)在美國的專營權。

2012年1月,Jazz與一家愛爾蘭特種製藥公司Azur Pharma合併。這次合併給Jazz帶來了10種中樞神經系統(CNS)和婦女健康領域的藥物品種,包括Prialt (治療難治性重度慢性疼痛refractory severe chronic pain)和FazaClo (治療頑固性精神分裂resistant schizophrenia)。 此外,通過這次合併,公司把總部移到稅率只有美國三分之一的愛爾蘭,為公司的降低成本起到重要作用。

2012年6月又收購EUSA製藥公司,引入了產品Erwinaze/Erwinase,而且通過此次併購,打通了Jazz在腫瘤治療領域和血液病的渠道,同時把銷售觸角從美國延伸到歐洲。

2012年9月,Jazz賣掉了之前購入的婦女健康領域的六種藥,旨在更加聚焦自身核心產品。

2013年2月從Concert製藥公司獲得JZP-386的全球獨家授權,JZP-386是Xyrem的活性藥物成分,對它的研究將有助於Jazz加強和拓展在猝睡症方面的優勢地位。

2014年1月從Aerial生物製藥公司購得ADX-N05,這是一種用於治療猝睡症患者相伴的白天過度睡眠(Excessive daytime sleepiness)症狀的藥品,並改名為JZP-110。

2014年1季度併購意大利製藥公司Gentium,獲得其治療嚴重肝靜脈閉塞症(hepatic VOD: Veno-Occlusive Disease)的旗艦產品—— Defitelio(當時沒上市,2014年3月通過了審批)。

Ø 商業模式

Jazz是個市場型銷售型的公司,其最主要的產品Xyrem和Erwinaze都是買來的,研發也僅限於對買來的產品進行最後FDA認證前的臨門一腳型研發或者是對現有產品其他適應症的拓展式研發,而生產則乾脆外包出去了。這種模式符合其屌絲出身,原創型基礎型重大型(Shao Qian Xing)的研發是只有高富帥們才能玩滴,這也使得其具有輕資產的模式。

以Xyrem為例,由於其原材料羥丁酸鈉(sodium oxybate)是受限原料,出於方便受控的需要,Jazz僅和一個原料供應商和製造商簽有供應合同,並且羥丁酸鈉的獲取量受到美國緝毒局(United States 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 or DEA)所給的配額限制。配額一般是一年一批,並且需要提交很多文件手續,因此比較困難和費時。Jazz需要隨時跟DEA申請、協商所需額外配額,但是不一定總能拿到自己想要的配額量。

Jazz的銷售在美國本土主要依靠自己的銷售力量,而在美國之外,則授權給合作夥伴如UCB(歐亞非等54國)、Valeant(加拿大)收取授權費和銷售里程碑提成。

Jazz公司與傳統製藥公司最大的不同在於它連自己的生產線都沒有,全部是通過授權CMO合同外包生產的方式實現產品的供給。比較有意思的是,Jazz沒有走品種代理的模式,而是通過併購的方式,連產品帶渠道母公司完全接管,這很可能是因為產品主要都是孤兒藥,受眾不大,而Jazz自身在孤兒藥的推廣銷售方面又有很多經驗,所以找代理可能沒有必要。Jazz購買的品種都是在單價尚低的時候購入的,之後通過公司的渠道和公關能力進入醫保,將價格步步拉升到讓人吐血的地步——絕對的低買高賣——介個算是價值投資嗎?[俏皮] [赚大了] 比如Xyrem,最初單價不過50-60刀,現在已經是5千多刀[吐血](180ml,500mg/ml,每天按照4.5gx2,夠喝10天)。

Xyrem的市場、銷售和流通遵循著由FDA所批准的風險評估與緩解戰略規定(Risk Evaluation and Mitigation Strategy program, or REMS)。根據REMS,Xyrem的流通必須經由一個中心藥房(central pharmacy)來執行。這個中心藥房維護著註冊醫生和患者的數據庫。每個註冊醫生和患者必須在醫生給患者開藥前進行用藥風險收益等的教育。無論何時中心藥房收到一個醫生開來的處方,該藥房必須驗證這個處方的合理性、聯繫患者的保險公司獲得額外必要的信息、與患者聯繫通話,這些工作都通過之後,中心藥房才能給患者通過一個專門的物流公司寄送藥品。醫生每次最多能開六個月的用藥量,而中心藥房第一次只能寄送一個月的用量。藥房的信息系統可以追溯到每個患者的病情信息和用藥細節信息,能夠有效監測以防止濫用藥物的可能,Jazz在這些方面也有著專利保護。

由以上描述可以看到,Xyrem的原料供應、生產、銷售、配送都有著嚴格而複雜的流程所監管,對管理和經驗有著很高的要求,這些構成了Jazz除產品本身之外的「軟性」競爭壁壘,競爭者要複製這些並不容易。

為什麼賣孤兒藥?這是個好生意嗎?

要理解Jazz的生意,其主要產品孤兒藥是個繞不過去的話題,我們有必要在此深入的講解一下。Jazz作為一個沒有後台白手起家的屌絲,沒有選擇跟土豪巨頭們去競爭重磅藥產品,也沒有不求進取的混跡到仿藥的屌絲堆中,而是很明智的選擇了孤兒藥這個利基市場,當上了隱形的冠軍,走出了小鴨變天鵝的逆襲高富帥之路。那麼,做孤兒藥是個好生意嗎?

湯森路透數據表明,2001-2010年間,孤兒藥市場的增長率為25.8%,相對非孤兒藥市場的20.1%呈顯著優勢。而2018年,孤兒藥市場規模預計將增長到1270億美元,複合增長率在2012年到2018年間將達到7.4%,是全球處方藥市場(不含通用名藥物)增長率的2倍。彼時,孤兒藥的市場份額將佔到全球處方藥市場的15.9%,而1998年時該數字僅為5.1%。

目前,美國FDA認可6000種罕見病,歐盟版FDA,即EMA(European MedicinesAgency)認可8000種罕見病。自從1983年美國國會通過孤兒藥法案以來,美國FDA已經批准約350種孤兒藥(包括生物藥)用於治療大約200種罕見病。所以即使是在美國,絕大多數罕見病迄今仍然是無藥可治,但這也顯示孤兒藥還有很大的市場空間。

由於孤兒藥由於受眾非常小,潛在市場小,藥企原本對研發這類藥缺乏興趣。然而,隨著歐美各國對孤兒藥審批給予了眾多的優惠政策,鼓勵藥企研發生產孤兒藥。以美國為例,美國在1983年通過了一項法案,名為孤兒藥法案(Orphan Drug Act,簡稱ODA),其主要內容和對孤兒藥的研發的促進主要表現在:

1)聯邦政府對藥企在孤兒藥的研發經費退稅(最高可達50%),以及相關競爭性聯邦經費支持;
2)增強專利和孤兒藥市場化保護;
3)快速審批程序;
4)規模更小的臨床實驗。

由於在新藥研發中,據統計,超過6成的開銷是在臨床實驗上,有的甚至高達8成。除了研發金額龐大,所需的臨床人數也是一個很困擾藥品研發機構的難題。尤其III期臨床,可能涉及多達一千至數千病人(對於罕見病這個是不可能的),週期長達5年以上。而許多研發過程中的藥就是死在最後這個關口上,也意味著此前數以億美元計的前期投資都打了水漂。所以,新藥研發不但週期長(一般8-10年),風險也很高。

而孤兒藥研發風險則大大降低,不但研發過程中可以得到聯邦經費支持,臨床實驗階段的開銷也大大降低。有的孤兒藥,即使是在3期臨床階段只有幾十個病人也最終批准上市了(因為適應症是罕見病不可能集結數千病例)。並且,孤兒藥一般定價都很高,一般每個病人需要花費20萬到50萬美元。

那麼誰來為這麼貴的藥買單呢?

美國從立法上做出規定,任何商業保險公司不能拒絕罕見病患者的投保,罕見病患者只需每年比一般人多支付1000美元的保費,就可以使用任何藥物,所有費用由保險公司承擔。而事實上,這類藥品雖然價高,但是患病率很低。在一個大的投保人群基數中,該風險將非常低,據醫療補助和保險服務中心報告稱孤兒藥在美國醫療開支中佔的比重不到0.5%。(http://www.hanjianbing.org/content/details_11_1489.html ),因此,孤兒藥很容易進醫保。

另外,孤兒藥不僅容易進入醫保,也是由於有醫保的覆蓋,其定價基本都是向天價看齊的。目前的最高記錄是單次用藥超過百萬歐元。所以孤兒藥,對藥企而言可謂是投資少,收益大。2011年被賽諾菲以200億美元併購的健贊(Genzyme)就是專門從事孤兒藥研發生產的公司,2010年該公司為世界第三大生物公司,有11,000餘名僱員,2007的營銷收入為38億美元。

由於孤兒藥的受眾很小,但用藥又奇缺,因此各國政府在這個問題上有不同程度的優惠。以美國為例,孤兒藥的上市不但享有快速審批通道,並且一旦上市就有7年的市場獨佔期(無論是否有有效的專利保護)。

對於製藥公司,孤兒藥的開發有兩個顯著的優勢和一個潛在的利好因素。

首先孤兒藥的治病機理往往是機理相對明確的病,如單基因疾病等,研發的時候容易確定靶點,有的放矢,成功率較高。據FDA2011年的一個關於罕見病和孤兒藥介紹的文件記載,4/5的罕見病都是有相應的遺傳背景的。

第二,由於受眾很少,難以滿足III期臨床的病例要求,往往得以減免臨床試驗例數,從而可以加快註冊進程和註冊成本。

潛在的好處則是,孤兒藥相比受眾巨大的慢性病,更容易出於人道因素考慮,進入醫保。因此,許多製藥公司為了加快產品的上市,往往是從孤兒藥做起,然後再擴大應用,開發多適應症。先上市,再謀求更大的利益。據湯姆遜路透的報告顯示,2000年到2010年10年間,孤兒藥的復合年增長率為26%,高於普通藥的20%。孤兒藥大約佔整個藥物市場的22%,即近四分之一。目前,全球孤兒藥年銷售額約500億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獲益最多的孤兒藥針對的是一些常見病(如腫瘤和血液病)中的一些亞型(實際上,在美國被FDA批准的3成-4成孤兒藥都是腫瘤領域的)。如下表所示,目前全球最暢銷的10種孤兒藥主要都是治療如腫瘤(oncology)和血液病(hematology)等看起來似乎常見的疾病的。事實上,2013年批准的8個孤兒藥中有5個是治療腫瘤(癌症)的的某個亞型,在2012年FDA批准的13種孤兒藥中有6種是治療腫瘤(癌症)的某個亞型,2011年,11種孤兒藥中更有7種是腫瘤領域(癌症的某個亞型)的,並且其適應症在上市後不斷擴大,創造的價值也越來越多。

看到這裡,看官您應該對Jazz的孤兒藥生意有所瞭解了,再一瞅Jazz的財報,好傢伙,竟然常年保持高達90%左右的毛利率!體現出Jazz強大的定價權,打劫啊!

Jazz生意的天花板

然而,您可能也會產生一個疑問,那就是孤兒藥這麼小眾的市場,Jazz這個生意的天花板能有多高呢?

Jazz從四個方面在努力拓展其生意天花板:

1)現有產品當前適應症的深耕細作

據公司13年財報中介紹,Xyrem在2013Q4活躍患者用戶有11250個,而猝睡症(Narcolepsy)這種病症每2000人中就有一個可能,而有cataplexy(突然肌無力)的猝睡症在美國的發病率被估算為1/3000之間,因此整個美國潛在的患者人數近11萬,但其中只有10-25%的患者有非常明顯的症狀,我們拍腦袋假設約2.5萬人需要接受治療(包括多數症狀明顯的和少數症狀不明顯的)。然而,按照目前的定價(年治療費用約7.5萬美刀),沒有保險的美國人是不可能承擔如此高昂的治療費用的,而2012年,全美沒有醫療保險的人的比例約為17.7%,簡單套用這個比例,2.5萬個目標患者群體中,大約有2萬患者有能力負擔這項治療。因此我們預測,Xyrem的天花板大概是病人總數在2萬左右(可能低估了Jazz的銷售忽悠水平哈)。公司目前通過各種方式進行產品和Narcolepsy病症的宣傳,包括在醫學論壇上、電視媒體上,來增進醫生、公眾、患者對此病症的意識、認識,需要跟蹤宣傳效果。
查看原图
此外,Erwinaze/Erwinase也在積極的在針對青少年患者宣傳推廣。

2)現有產品適應症的研究拓展

Jazz對現有產品Xyrem、Erwinaze/Erwinase等也在進行新的適應症的研究和拓展,一旦突破將會使的適用人群數目增加,即市場變大。

3)後備產品的研發

JZP-386、JZP-110等作為後備產品,有望給Jazz帶來更大的市場和新的增長點。

4)尋找兼併外購的機會,在內生性增長外也尋求外延式增長

通過兼併外購,Jazz也會獲得新的產品帶來的新的市場。

綜上所述,Jazz生意的天花板現在還難言盡。

Jazz的核心競爭力和產品壁壘


Jazz並不是以研發見長,它的研發經費長期佔銷售收入的5%左右,在製藥公司的同行中並不突出(巨頭們的投入一般在16%以上,最高的有24%左右),然而在多年經營孤兒藥過程中,Jazz積累了大量的孤兒藥的營銷經驗、執行力以及隨之帶來的對產品、對產業、對醫保、對市場等的理解力,這就是Jazz的核心競爭力。這種競爭力使得Jazz在內生式的發展中能夠分配合理的資源投入到最需要的研發中,投入到卓有成效的營銷中去;在外延式發展中能夠識別併購可以增強自身競爭力、有前景的產品。

其產品壁壘由專利、孤兒藥的上市獨佔期、對巨頭胃口而言太小的利基市場等因素所構建。

Jazz的發展戰略


如下圖所示,Jazz尋求一種可持續發展之路。具體講就是,通過併購這樣的無機增長模式,獲得新的產品以及相應的銷售渠道,完善產品類型,然後再依靠Xyrem、Erwinaze/Erwinase這樣的現金奶牛型產品獲得強勁的現金流,結合自己在孤兒藥、特種藥上的知識和經驗,驅動其併購外延式發展。比如2012年1月Jazz併購了Azur製藥,6月併購了EUSA製藥,這兩個公司也是偏向銷售和市場的。Azur的購入,引入了10種中樞神經系統(CNS)產品,打破了以往僅有Xyrem這一單一品種的格局,豐富了產品線,鞏固了Jazz在CNS領域的優勢;同時,通過這次合併,公司把總部移到稅率只有美國三分之一的愛爾蘭,為公司的降低成本起到重要作用。而對EUSA的購入,引入了Erwinaze/Erwinase這個新的現金奶牛型產品,同時使得Jazz打通了在腫瘤治療領域和血液病的渠道,為它進一步引入這類品種奠定了基礎,另外,也把銷售觸角從美國拓展到了歐洲,可謂一石三鳥[牛]

查看原图
JAZZ !  孤兒症的爵士樂!(下篇)
http://xueqiu.com/1456239271/29993559

附:作者介紹

Suisui @SUISUI胖胖媽 : 專注搞藥搞癌搞狗的技術宅,海內外認證永久性腦殘
對此文的貢獻:商業模式、風險分析及重要里程碑預測、下一步併購、被併購可能分析以及全篇涉及的藥品專業知識把關
dongsuisui at gmail.com

Jacqueline: Financial advisor at an NGO advisory firm
對此文的貢獻:財務分析中最後的綜合績效計算部分
Jacqueline.c.su at gmail.com

瘋投哥:瘋投工作室研報眾包召(hu)集(you)人、出(da)品(za)人
對此文的貢獻:以上兩位作者貢獻的補集
JAZZ 孤兒 癥的 爵士樂 爵士 上篇 瘋投 投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4558

科學家發現癌癥的“阿喀琉斯”之踵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3/4757948.html

科學家發現癌癥的“阿喀琉斯”之踵

一財網 錢童心 2016-03-06 14:30:00

Sergio Quezada教授稱:“腫瘤細胞的表現形式多種多樣,但是人體免疫系統無法進行全方位的監控,但是現在不再需要警方在不同的街區漫無目的地搜索犯罪嫌疑人,而是提供給警方一個組織犯罪活動總頭目的名字,從而能夠讓一些征兆微弱的腫瘤細胞也被一網打盡。”

英國研究人員最新宣布了一項發現,使用全新的方法來識別,能夠發現腫瘤的免疫細胞,將使得下一代“癌癥免疫療法”更加精準,這為觸發人體自身免疫防護系統來對抗腫瘤提供了新的治療途徑。因此,被認為是腫瘤領域幾十年最重大的發現。這項研究於當地時間3月3日在《科學》上發表。

倫敦大學科學家的這項發現通過識別能夠抵達所有腫瘤細胞的T細胞來提高T細胞的反應率,從而產生更為有效的療法。過去T細胞通常只對腫瘤的一個集團產生作用。所謂T細胞,其實是負責免疫反應,包括攻擊異物的一種白細胞。T細胞免疫可以提供終身記憶,防止疾病複發,但是在慢性疾病,比如癌癥面前,T細胞往往處於抑制狀態,因此需要激活。而就在2月在華盛頓舉行的美國科學進步協會的年會上,一項最新的研究結果也顯示,驅動人體內的“記憶T細胞”,可以讓人體對癌癥的免疫力至少持續14年。

參與這項研究文章發表的作者之一Sergio Quezada教授把這項重大的突破比喻成“警察能將所有的罪犯一網打盡”。他稱,“腫瘤細胞的表現形式多種多樣,比如實施一個犯罪活動也有不同種類的分工,有些人負責搶劫,有些人負責望風,但是人體免疫系統無法‘淩駕’於它們之上進行全方位的監控,但是現在新的研究不再需要警方在不同的街區漫無目的地搜索犯罪嫌疑人,而是提供給警方一個組織犯罪活動總頭目的名字,從而能夠讓一些征兆微弱的腫瘤細胞也被一網打盡。”

所謂免疫療法,是為了激發人體內能夠抵抗疾病的T細胞,T細胞能夠追蹤並殺死腫瘤細胞。長期以來,通過免疫療法治愈癌癥一直是科研人員努力的方向,也被視作是一種革命性的療法。免疫療法過去已經被證明可以延長癌癥患者幾個月甚至幾年時間的生命,但是第一批上市的藥物只在大約1/3的患者身上有效。科研人員希望通過激活人體免疫細胞的記憶功能,讓細胞記住疾病並能扮演終身“看門人”的角色,也就是當疾病再次襲來時,能自動抵禦,從而人不會察覺到疾病的發生。

賽諾菲亞太研發總部總裁江寧軍在這項新研究宣布後第一時間接受了《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的采訪,他認為研究結果“非常有趣”。江寧軍表示:“腫瘤的表現形式不是單一的,而是有多種表現,這就限制了過去癌癥治療的效果。這項研究可能會讓T細胞將所有腫瘤細胞都一網打盡,對免疫療法的意義將產生深遠影響。”

倫敦大學的科學家通過與美國和歐洲其它院所合作,來更好地理解免疫系統的工作方法,比如免疫系統是如何保持追蹤腫瘤細胞的基因突變。基因突變是腫瘤難以治療的根本原因。

腫瘤細胞非常狡猾,會偽裝自己使得人體免疫系統難以分辨和追蹤。不過科學家發現,一些早期的腫瘤細胞在基因突變時會產生抗原,抗原是疾病激發免疫系統所釋放的信號,而有些抗原在一系列連鎖的基因突變中都有顯示。研究人員就在幾百名癌癥患者的腫瘤細胞中提取出共同的抗原,然後用兩名肺癌患者的T細胞來識別這些抗原,發現能夠識別共同抗原的T細胞,也能夠識別其它種類的抗原。

但是研究結果是否適用於所有的腫瘤病人還有待進一步實驗。因為每一個病人身上的腫瘤細胞是獨一無二的,這就使得個性化治療很有必要。參與報告撰寫的作者Charles Swanton教授表示:“這需要個性化治療來解決,在每個病人身上使用不同的治療方法。不過這也將意味著起初治療的成本會非常昂貴。但是長遠來看,免疫療法的成本將會低於目前市場上的腫瘤藥物,因為它的持效更長。”過去12年的數據顯示,目前美國藥監局批準的71種抗癌藥物的平均花費為10000美元/月,而效果並不明顯,平均延長壽命僅兩個月。

倫敦大學針對這項研究的臨床試驗預計在兩年內開啟。這將幫助科研人員理解為何免疫療法在一些患者身上有用而在另一些患者身上不起作用,同時也將讓患者最大程度上享受到科研成果的好處。

編輯:邊長勇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科學家 科學 發現 癌癥 癥的 阿喀 喀琉 琉斯 之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7989

對抗衰老和癌癥的細胞自噬拿下2016諾獎 尚未產業應用或令市場失望

幾個小時前,2016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揭開面紗,日本分子細胞生物學家、京都工業大學大隅良典因其在自噬性溶酶體方面做出的貢獻而摘得桂冠,並獲得獎金800萬瑞典克朗,約合625萬人民幣。

大隅良典的研究側重於酵母細胞自噬,在該研究中他“朝著闡明自噬的分子機制和生理意義,作出了開創性的貢獻。”(該點評來自於2012年京都獎,大隅良典是那一年生命科學相關的京都獎唯一獲獎人,在此之前,2010年諾獎得主山中伸彌在2010年也曾獲得了京都獎)。

在諾獎公布的獲獎原因中,對於大隅良典的研究貢獻官方是如此表述的:他的工作不但揭示了一種基本的細胞基質,更多許多疾病的闡明鋪平了道路。

尚無產業應用

不過相比較去年屠喲喲獲獎的“滿屏漲停”,此次諾貝爾醫學獎恐怕會使二級市場的投機者失望了,第一財經記者通過了解得知,相比較此前被媒體和學界高度猜測的基因編輯以及腫瘤免疫治療,細胞自噬目前在全球範圍尚未觸及真正的臨床產業應用,仍處於研究階段,並且距離產業技術的落地還有比較遙遠的一段距離。

“細胞自噬比較類似細胞雕亡,雕亡和自噬是細胞死亡的兩種途徑。它是一個科學研究的現象,結合大隅良典研究的這個途徑,有可能在一些疾病的發生發展過程中起作用,從而產生藥物開發的靶點。”上海東富龍醫療科技產業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勞昕元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

“但是細胞自噬本身並不是一個平臺級的技術,所以不會有很大的產業熱點,因為它無法在某個領域馬上應用去治病。相對來說,免疫治療和基因編輯雖然還沒有獲得諾獎,但這兩個技術在產業界卻是多面手。有很多實際臨床應用的案例,所以在熱點度上來說,細胞自噬肯定是差很多的。”

另一位醫療領域投資人高特佳投資合夥人王海蛟也對第一財經記者表達了相似的觀點,“在目前國內上市公司的布局中,還沒有發現與之相關的產業化研究。細胞自噬在抗衰老和帕金森相關疾病的的應用機制上研究更早一些,而抑制腫瘤領域目前是一個潛在的研究方向。”

如何對抗衰老?

“和細胞自噬產業化相關的最主要是關註與藥物相關的靶點和臨床進度,它是一個現象,目前並沒有直接很廣泛的應用。”勞昕元說。

自噬,是一種細胞處於壓力之時消化蛋白質和細胞器的自適應過程,以下幾種情況會導致自噬現象的發生:第一種情況是異源自噬,當一些感染性的例子進入細胞後,細胞就會啟動自噬程序,清除異物,這在細胞消滅病原體上有著重要意義; 第二種情況是細胞的自我修複,在運作一定時間後,一些細胞就會出現受損。自噬能夠吃掉這些舊的細胞器,並把消化後產生的大分子原料用於新細胞的合成。

細胞自噬近年來受到熱捧的一個很重要原因就在於這些機理與疾病的關聯,其中,首當其沖便是對抗衰老。

細胞自噬的典型特征是形成自噬體並呈遞給溶酶體,這一過程在蛋白質和細胞器質量控制中起基礎作用並維持了細胞能量的穩態。一些研究表明,自噬與細胞衰老密切相關,參與蛋白酶和自噬相關調節的BAG蛋白家族中BAG3/BAG1比值在複制性衰老時增高,且BAG3在細胞衰老時能介導自噬的激活。研究還發現在Ras誘導的細胞衰老進程中亦可觀察到較高的自噬活性。

除此以外,對於抑制腫瘤細胞自噬也讓學界充滿期待,近年來大量的研究表明,自噬與腫瘤的發生發展密切相關,許多調節自噬的藥物被用於臨床腫瘤治療的研究中。

不過,對於許多細胞生物學的科研人員來說,相比較細胞自噬,細胞雕亡這個名詞可能更為親切:2002年“細胞雕亡”就已經獲得了諾貝爾生理/醫學獎,而這次,14年後,與之一脈相承的細胞自噬再次獲得了諾獎評審委員會的屬意。

根據科研公開資料,“細胞雕亡”(又稱“程序性細胞死亡”)規律的發現曾讓人們更好的了解了生老病死的客觀規律,而如今,細胞自噬恐怕將會賦予臨床更多的探索意義:它可以幫助人類更有效的延緩衰老、攻克腫瘤疾病,這些臨床應用的領域包括癌癥、帕金森癥、阿爾茨海默以及心肌病。

對抗 衰老 和癌 癌癥 癥的 細胞 自噬 拿下 2016 諾獎 尚未 產業 應用 或令 市場 失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7434

生物風口,泛生子真能關掉癌癥的“發動機”?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205/161052.shtml

生物風口,泛生子真能關掉癌癥的“發動機”?
王亞奇 王亞奇

生物風口,泛生子真能關掉癌癥的“發動機”?

對於基因產業本身來說,這仍是一個萌芽階段。

2011年10月,一本關於蘋果公司前CEO史蒂夫·喬布斯的傳記中記錄,喬布斯患上癌癥時,曾花費10萬美元對腫瘤及自己的全基因組進行測序,並因此創造胰腺癌——“癌中之王”患者生存超過8年的奇跡。至此,基因檢測引起轟動,成為名副其實的“網紅”。

2013年3月18日,被稱為“生物界富士康”的華大基因宣布完成對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公司人類全基因組精準測序企業Complete Genomics的全額收購,美國輿論嘩然。

2015年12月,華大基因登陸創業板的申報稿遞交證監會,華大基因上市估值可能一步到位,其市值或直接到1000億左右。無疑,這一消息進一步引爆了基因測序行業的投資熱情。

泛生子基因即是在基因組學和精準醫療風口上成長起來的黑馬之一。其專註於癌癥領域,成立三年時間,已經完成兩輪共計上億融資,下遊覆蓋100多家合作醫院及科研機構,在世界頂級學術期刊發表過數十篇研究論文。

“精準醫療領域的癌癥基因診療剛性需求正在釋放。3年前,我和我的好朋友,也是另一位創始人閻海教去授拜訪一個醫院主任時,等了他一個多小時,但對方對我們講的基因組學技術卻興致寥寥。但現在,很多醫生對基因組學的臨床應用和產品化的討論都是非常熱情的。”泛生子基因CEO王思振對i黑馬表示。

但,即便醫生對基因技術的認識逐步深刻,各路資本對此亦表現出濃厚的興趣,對於基因產業本身來說,這仍是一個萌芽階段。市場對於基因技術仍知之甚淺,公眾對於基因檢測的買單意願尚未形成。更為重要的,資本加持下的基因行業發展火熱,而這個行業的大多數產品和服務卻因種種原因仍停留在科學家的實驗室里。

基因組學技術能否追上資本的腳步?泛生子基因如何打造“明星級”的產品?在同質化競爭激烈的今天,未來泛生子如何突破重圍並成為行業的佼佼者?日前,i黑馬見到了泛生子基因CEO王思振,聽他聊了關於基因行業,關於創業的故事。

口述|泛生子基因CEO王思振

從互聯網通訊到生物風口

我本身是讀金融出身的,早期也都是在銀行和投資機構工作。但我的第一次創業是在互聯網通訊領域(編者註:公司名為美國電信運營商iTalkBB),那是2003年底,互聯網通訊不像現在這麽普及,尚處在大規模產業化前期,大家對於怎麽可以不用電話線,在美國可以擁有中國的電話號碼,可以把電話拿著,出差的時候在賓館里用……這些東西是不理解的,因為這項科技鮮為人知,這是一個典型的高科技進入了“尋常百姓家”的應用案例。

對於我這種金融從業者去做一個全新的領域,實際上真正吸引我的點是,我覺得這件事很酷,你可以真正做到所謂的“科技改變生活”。如今對於基因行業而言,也正是其剛可以被大規模應用到臨床的時候。因此,2013年中下旬我和閻海教授(編者註:泛生子基因聯合創始人)一起創辦了泛生子基因。 

這里面還有另外一個主要原因是,當時的時間點,無論從技術發展還是全球認知來看,基因組學在癌癥領域高通量測序的應用已經到了相對成熟、可以進入大規模應用的階段。舉個例子,當時美國有一家基因領域的初創公司上市,上市是一個標誌性的事件,它意味著整個商業環境認可了基因科技的大規模商業化,否則沒有人會給它錢。

當然,我也不認為對這個領域陌生就一定做不好。做一個企業需要綜合的能力和經驗,但同時最需要的是你對這個領域真正的興趣和學習能力,即便你原來是做醫療企業或者做醫藥的,你開始轉到基因行業,覺得好像是一行,但是不管從它背後的科技含量還是到可能的商業模式、具體執行的模式都是非常不一樣的。所以,所謂的同行有的時候不見得是一個好事。

基因測癌

泛生子有兩個關鍵詞,一個是基因,一個是癌癥。基因組學的技術在癌癥領域的應用,實際上是一個比較複雜的事情,最直接的原因是癌癥本身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基因問題。

如果分析癌癥全周期,大概可以分成四個階段:預測、早期篩查、診斷、治療和監測。在任何一個階段里面,基因組學都有很大的用武之地,不過坦白講,在癌癥任何的一個階段里面,目前整個基因組測序技術的應用都還沒有達到完全成熟的階段。在布局癌癥市場的時候,我們是按照這四個周期自然的發展規律去選擇現在著力的點並規劃未來著力的點。目前泛生子比較著力於發展診斷這塊,另外我們已經做了大量的產品研發以及市場的教育,比如針對腫瘤精準治療、腫瘤液體活檢等等。

成立三年我們發了不少科研文章,這是別的公司不能比擬的。因為我們發布的不是一個簡單的測序文章,是在癌癥領域有臨床轉化價值的學術文章,可以為接下來的癌癥臨床應用帶來新的方向。舉個例子,前不久我們發了一篇垂體瘤的文章(編者註:非常高發的一種腦部腫瘤),這是國際上第一次涵蓋全部垂體瘤亞型的大樣本二代測序研究,第一次構建出完整的垂體瘤體細胞突變基因圖譜,並且挖掘出許多今後靶向治療的潛在藥物通路。以前人們並不知道如何通過基因檢測,通過分子層面把垂體瘤分成不同種類,再對不同種類進行更進一步的臨床研究。對任何一個亞型制定更適合的治療方法來延長病人的生命,或者更好地去預防篩查癌癥,這是我們目前要做的事情。

泛生子是臨床與科研並行,這是基因行業最吸引人的地方。因為我們投入了很多資源在探索發現一個人類未知的領域,但同時泛生子在投入更大精力做的事情是,把我們已知的東西轉化到指導臨床應用上來,甚至將來指導我們的健康管理上來,這是泛生子的兩條主線。

爆發前夜

基因檢測仍然是非常新的一個領域。在癌癥里面,傳統診斷方式更多的是傳看組織,看切片,但傳統病理是非常主觀的,它和一個老中醫給你號脈是有些類似,可能得出的結論前後是不一致的,不同病理醫生得出的結論也可能是不一致的,但當我們做基因檢測的時候,是非常精準的,就是看這個熱點到底有沒有突變。

高通量測序技術的應用是一個更新的東西,實際上在癌癥領域的應用是從2013年才開始,在美國也是一樣,它跟傳統的分子病理或者單點低通量測序(編者註:經常被叫做一代基因檢測)的根本區別是能一次對幾十萬到幾百萬條DNA分子進行序列測定,這種技術實際上給我們的診斷和治療方式打開了新的大門,本來我拿到一個組織只能測一個點、兩個點,但現在我可以一下子測509個基因,它任何一個突變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不過,目前對測出來的人類基因,醫學界能讀懂的只有1%都不到,因此應用之路還很漫長。

所以未來當我們能夠真正讀懂剩下的99%的基因數據的時候,我們會對自身了解得更多,對生命的把控會更多。基因科技未來一定會變成醫療健康領域里的一個奠基石,未來我們只要談到自己關心的東西,不管是減肥、美容,還是要預防疾病,治療疾病,基因都會變成一個必要的應用技術。

目前基因測序的成本正在飛速下降,比如測一個全基因組下來,不算診斷成本應該能控制在一萬人民幣以內。但是十年前“人造生命之父”文特爾先生參與到人類基因組計劃,當時共耗費了幾十億美金。從幾十億美金降到一千多美金,這是相當快的發展速度。

我個人認為基因檢測將很快進入大規模應用,最終會變成一個標準的產品,再到最後,所有癌癥病人的基因檢測項目會進入醫保,非常高比例的癌癥病人會接受這種標準的基因檢測。

困難重重

任何一個全新的技術在進入產業化之前,碰到的問題是有共性的。第一個共性可能是這項服務需要的一些基礎條件,第二個共性是你的受眾無論是醫生還是病人,它對新技術的了解和接受是需要一個過程的。

另外一個障礙是說,相應的監管條例沒有頒布,這個時候,在中國往往會碰到一個情況——一刀切,這是大環境的一個趨勢。另外一個有待提高的地方是,檢測成本上比美國會更高,因為很多常見的儀器平臺和試劑都是美國生產的。

但中國也有自己的優勢。在中國,一些疾病的人群數量是比較龐大的,這在探索階段對於我們是有明顯優勢的,比如腦幹膠質瘤(編者註:膠質瘤的一種,長在腦幹上因此非常危險),在美國,保險公司願意每年給這些病人付一百萬美金讓他吃藥,可惜沒有對應的藥可吃,但在中國有腦幹膠質瘤絕佳的研究條件,別的國家是不敢在腦幹上動手術的,只有中國神經外科的醫生敢在上面動手術,能動手術意味著能夠切下來組織樣本做深入的科研研究,這是在中國的得天條件。

未來做什麽?

目前我們基本覆蓋了中國100多家大的腫瘤專科醫院和三甲醫院。要做科研、臨床,尋求他們的合作是很重要的,這畢竟是醫學的東西,需要大量的案例和數據去證明。

怎麽說服他們合作?這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個問題,三年多前,我們公司剛創立的時候我和閻海教授去一個醫院拜訪一個專家,想跟他聊基因組學在某一個癌種里面的應用,我們在門口等了一個多小時,很顯然他對我們這個東西不是太感興趣。見面的過程也是這樣,對方不積極,也不了解基因組學到底是幹什麽的。但如今,這個級別的主任對基因或者整個精準醫療的研究,包括在臨床上應用這些技術的熱情是以前不可比擬的,他們會非常有興趣跟我們約時間討論如何合作搞科研,以及臨床上,包括產品化和市場化的交流。

我們的上遊是試劑和儀器平臺。這些技術的供應商並不多,中國現在最主要的就一家賽默飛。這些儀器平臺的發展,實際上是制約基因行業發展的一個重要環節。可以這麽講,如果沒有一個精準便捷低成本的測序技術,我們可能在基因行業的臨床轉化和應用上,連想也不用想,這也是我們跟賽默飛深度合作的原因。

生物醫療在很多地方上跟其它行業不一樣,它有各種各樣的壁壘,還需要國家的審批和藥物診斷試劑的資格證,這些壁壘一下很難突破,這個特性就意味著消除壁壘的方式其實還是要靠你背後的技術和產品,這是最根本的東西。同時,醫療里面還有有太多其它問題,比如你想一家把全部病都治了,基本上是不可能做到的,它的可複制性和可擴展性,都要打一個很大的問號。

回到泛生子,我們希望第一步不僅成為在癌癥精準醫療領域里的引領者,也希望最終能去解決更多的健康問題,從癌癥預測到預防,到真正的個體化治療。但是泛生子現在還是一個處在成長期的Baby,它現在還沒有那麽大力氣舉起非常重的東西,但是大腦是有無限潛力的。

泛生子基因 王思振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生物 風口 泛生 子真 關掉 癌癥 癥的 發動機 發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71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