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爭產淚鬥淚 三妹痛斥母親偏心無情

2012-02-23 NM

鏞記爭產案過去逾半個月,甘家各人各自作供,互揭瘡疤,這場燒鵝風暴源於長子甘健成不滿鏞記的控制及話事權落入二弟甘琨禮手中,索性申請把鏞記清盤 繼而對簿公堂。甘老太麥少珍在本刊哭着力數二仔一家,與長子連成一線;而送出手持近一成鏞記股份予甘琨禮的甘家三女甘美玲,以及甘琨禮的女兒甘蕎因,終決 定打破沉默,接受本刊訪問,踢爆祖父甘穗煇及孻叔甘琨岐病危時,僅得父親甘琨禮盡心照顧,非如其祖母所說的不仁不義。兩姑姪說到寃枉處,也不禁淚如泉湧, 跟甘老太不相伯仲。


「家變個個都大受打擊!上到法庭,做到互揭瘡疤、家醜,人人都唔想咁發生!我二哥都好唔想上法 庭,想庭外解決,但大哥係申請清盤呀,二哥同我哋係收到律師信先知。而家好多人針對二哥,又話佢呃細佬妹,又話佢蝦阿媽!其實,係我媽媽真係好偏心大哥, 佢仲係好傳統抱住長子嫡孫嘅思想!我得嗰份(指鏞記股份),係我一早已經話俾二哥,佢唔係呃我,咁對佢好唔公平!」甘美玲皺着眉說。 她說自幼都很尊敬兩名兄長,但大哥甘健成則高高在上,「經常只係指我哋做嘢」,與二哥琨禮有傾有講不同,故她及已故的五弟琨岐,也和二哥關係較密切,經常 互相問候。談及幾兄弟姊妹與母親的關係,甘美玲顯得不滿,「大哥由細到大都係蝦二哥,阿媽就偏心大哥,細過時大哥同二哥打交或嘈,媽媽都係覺得大哥啱。就 算呢件事,佢都係覺得大哥好慘,個個蝦佢咁。」

殺入鏞記 狂抦二哥
在母親麥少珍眼中,二仔甘琨禮自私、爭哥哥的心血 及不聽話,但甘美玲卻替二哥不值,直言二哥一直默默為甘家仆心仆命。甘美玲過去三十多年,一直在美國居住,每年只回港一、兩次,每次均住在母親家中,甘琨 禮常常致電慰問及關心,「記得有一次我同家人吵架,我同二哥通完電話之後,佢好擔心我,即刻丟低所有工作,由香港飛過嚟美國睇我,呢啲關心,喺平日都會, 我真係好感激佢。但大哥就從來都唔會打電話嚟問候,除咗問我係咪將嗰份(家產)俾二哥,先打過嚟搵我。」 她說二哥一直以來很孝順父母、照顧兄弟姊妹,絕非如母親口中所說見利忘義,「佢(甘老太)夾硬屈二哥拉佢出嚟鬧,話佢唔孝順母親,其實倒返轉,係佢係咁鬧 二哥,一鬧人個口就唔停!我阿媽好似Mentally imbalanced!」他們隨即出示了一段沒有呈堂的錄影片段給記者看,並指出沒有把影片呈堂是考慮到母親的感受。片段中,甘老太走進甘琨禮辦公室門 外,不斷破口大罵:「你呢個仔無用㗎,呃細佬、呃個妹……」甘琨禮就激動地反駁,「如果我咁唔公平,其他人嚟搵我啦」、「我呃佢,我出街就仆街」等。

母女關係 物質維繫
「爸 爸得病時,一直都係二哥一家照顧,有次我哋新年去流浮山食飯,回程時阿爸唔舒服嘔,二哥就即刻停車,落嚟幫阿爸清理啲嘔吐物,好細心咁照顧佢,反而阿媽、 大哥都無理到。就算阿媽有次糖尿病暈咗,都係全靠二哥救返佢。」甘美玲更自言,早於父親去世前,與母親關係已有裂痕。「喺阿爸病重時,我返嚟香港住咗兩個 月,佢就成日係咁鬧阿爸,唔停口,係咁糟質佢。我覺得阿爸都風燭殘年,忍唔住叫阿媽唔好鬧佢,有乜包袱都應該放低,但阿媽就好唔喜歡,覺得我偏袒爸爸。」 此後甘老太不睬她,直至她回美國前相約母親飲茶,甘老太就叫她下次回來不要返來住,「我真係覺得好心痛。我同母親嘅關係,就真係物質多啲。」甘美玲含淚 說。

送終姍姍來遲
她踢爆,其父親及五弟琨岐病逝一刻,二哥一直陪伴左右,但大哥甘健成卻是在其彌留狀態才到,即「最 遲一批到」。在旁的甘蕎因說,其祖父為免子孫粗心,早已細心自備後事,預留二、三百萬現金,交由甘琨禮負責及打點。那麼甘老太愛錫二哥及五弟嗎?甘美玲慨 嘆:「琨岐已經病重時,我想返香港見吓細佬,點知阿媽話唔使咁早返嚟。嗰刻我覺得佢好莫測、做媽媽會咁講,真係好無情!又試過有糖尿嘅二哥,因急症盲腸炎 入院,我打返香港問阿媽,阿媽竟然話『佢死佢事!』,我就駁佢你已經冇咗個仔(當時甘琨岐已病逝),做媽媽點解咁講!」

二哥負責分配家產
豪 門家族,難免有三妻四妾,甘穗煇也不例外,共有四個老婆(因其中一妻早逝及沒有子女,只餘下三個老婆及其子女)、共四房人。甘老太麥少珍所生五名子女,長 子甘健成、次子甘琨禮、三女甘美玲、四女甘潔玲(已病逝)及五子甘琨岐,甘琨岐亦於○七年十二月病逝。他們均為第三房人。各房人向來甚少往來,為免子女就 遺產之間爭產,甘穗煇生前有涉獵不同生意,早已成立不同信託基金,將不同的家產分配與二、三、四房人,三房向來負責打理鏞記,故各子女均獲分配鏞記股份。 甘蕎因說,爺爺覺得其父可靠、忠誠,故一直由他揸夾萬匙,三房的家產也叫他負責分配,「就算我哋係仔女,一直都唔知道各人分到幾多。直至大伯打官司公布先 知道,我阿爸係從來唔會講,佢心目中最重要係孝義。所以對於佢嚟講,見到大伯要申請公司清盤,佢真係好唔開心,由收到律師信起,佢抑鬱咗成年。」

孻叔授燒鵝秘笈
甘蕎因又透露,其孻叔琨岐臨終前,主要是其父和她照顧及代為安排到癌病中心治病,她與弟弟連宏亦陪同 孻叔往北京,完成遺願。談及已逝的孻叔,蕎因和姑姐甘美玲也悲從中來,拿出由孻叔親自撰寫,贈送予弟弟連宏的鏞記燒鵝秘笈,忍不住淚如雨下。「孻叔當時仲 話返嚟要教細佬入廚房燒鵝,佢本筆記係將點燒、好細節嘅都寫得好清楚,好珍貴,佢就交俾我,叫我keep住、第日俾細佬。點知卻再無機會學……」 據知,甘琨岐在病逝前,亦早已安排好遺產分配,包括將鏞記的股份分給二哥,大哥亦非一無所有,甘琨岐將其加拿大的遺產分給大哥甘健成。甘美玲說,其三弟對 大哥的兩名兒子也非常不滿,曾指他們懶惰,入廚房又怕污糟、又怕辛苦,學了一會即放棄,並非如大哥所說由低做起。「三弟在生曾經講過,佢嗰份股份一定唔會 俾佢(甘健成的兩名兒子)!否則一定俾佢敗咗阿爺嘅心血。早已經講咗俾二哥,佢嘅護士亦係人證。勢估唔到搞成咁!阿哥申請清盤,亦無通知過我哋一聲!點解 可以將阿爸嘅心血咁搞!」甘美玲說。 清官難審家庭事,鏞記爭產聆訊昨日終結,甘健成、甘琨禮的兄弟情,鬧上法庭,覆水難收。甘家各人雖仍住在同一屋苑內,甘蕎因坦言,堂兄們見到長輩仍會打招 呼,但見到同輩,則會互當透明。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今年十一月將是鏞記酒家的七十周年紀念,頻頻見報的新聞,卻不是取得米芝蓮的星,而是爭產風波。 ####

爭產 產淚 淚鬥 鬥淚 三妹 痛斥 母親 偏心 無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42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