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沒有男人生來就讓人喜歡

http://www.cbnweek.com/yuedu/ydpage/?raid=1834
 「就身體來講,我幾乎『渾身是病』—我當兵打槍是用左眼,因為右眼視網膜嚴重脫落,我有長期的鼻竇炎、中耳炎、偏頭痛、慢性氣管炎……我在去西藏 登山之前腰椎有個血管瘤,壓迫到我的左腿神經,晚上痛得吃止痛片都睡不著覺。醫生的診斷,幾乎宣佈我必須坐輪椅了,隨時可能癱瘓。」


  很多年後的今天,王石在一本即將出版的書裡,不動聲色地告訴讀者。今天,我在讀這本書的樣書。


  現在,他敢這樣寫了,放在10年前,這200來個字足以讓萬科的股票連續跌停個三五天。


  也就在10年前,我還真寫過一篇文章,題目是《「病人」王石》。我發現這個秘密是源於一個細節—當時,還沒有博客或微博,王石在萬科網站上開了一個 「王石Online」,在首頁的第一行,他引用哈維爾的一句話:病人比健康人更懂得什麼是健康,承認人生有許多虛假意義的人,更能尋找人生的信念。


  就是在這句話裡我找到了「隱蔽中的王石」。當然,我當時是從一個商業觀察者的角度去解讀的,我寫道:王石好像有著一種很深重的「病人情結」,他把萬科 當成了「病人」,它超速長大青春激盪,病疾不斷,常常莫名發作,因而必須時時警覺,日日維新;王石把房地產業當成了「病人」,它暴利驚人,遊戲詭異,充斥 著令人迷失的金色陷阱,因而必須讓慾望遏制,令心智清明;王石把他自己當成了「病人」,在沒有約束、眾星捧月中又有多少人能找到自我?王石把這個時代也當 成了「病人」,物慾橫流,價值多元,到底什麼是人們真正的渴望?

 

 

  現在看來,他那時還真的有病,而且病得不輕。


  這個人在30歲之前一直不知道自己喜歡幹什麼;34歲才創辦自己的企業;40多歲的時候,做出了一個涉足10多個行業的泡沫型大公司;50歲以後因為 喜歡登山成了企業界最出名的「不務正業者」;57歲的時候因一篇博客差點成「全民公賊」;即便到今天,他把企業做到了行業內全球營業收入第一,但他的「城 市住宅運營商」模式仍然遭到種種質疑。


  人生的過程,大抵而言,就是一個加包袱和卸包袱的過程。年輕的時候,我們學習很多的東西,把自己裝得滿滿的,甚至生怕漏掉了什麼精彩。當你的人生被各 種知識、物質和慾望填滿之後,你日漸覺得沉重,你的身體「營養過剩」,你的靈魂不堪重負。然後,你試著做減法,開始卸下。


  裝進去的時候,很辛苦,卸下來的時候,不但辛苦,而且痛苦。是的,每一個人都好像活在蘇珊·桑塔格所謂的「疾病的隱喻」中。不同的是,有人選擇逃避,有人選擇傾訴,有人則選擇建設。


  2009年8月,王石接受台灣TVBS的專訪,他對記者說:「哦,你會發現,原來人窮的時候反而煩惱是最少的。因為人窮的時候煩惱很簡單,就是想辦法讓自己不窮;但是人不窮的時候,你會發現人有很多想法,你就開始動搖了。你會想,這樣的奮鬥到底為了什麼?」


  這樣的疑惑,也許比身體的病痛、企業的危機更加深刻。於是在這些年裡,王石談的更多的是責任、環保、公益,以及「不行賄」的可能性。


  在這個意義上,歸根到底,王石是個企業家。


  如果有人問登山家,你為什麼去登山?登山家說,因為山在那裡。如果你問王石,你為什麼去登山?王石說,我登山,是為了回來。登山家追求的是「快感的過程」;企業家追求的是「好的結果」。結果,既是人的變化,更是世界的改變。


  歸根到底,王石是一個有病的、充滿了缺點的男人。沒有一個男人生來是讓人喜歡的,即便王石或陳冠希,他只是要做他自己。


作者:吳曉波(財經作家,上海交通大學EMBA課程教授,「藍獅子」財經圖書出版人,哈佛大學訪問學者,常年從事公司研究)


沒有 男人 生來 就讓 喜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824

林榮基撰萬言書公開被擄內幕 「人不是生來被打敗的」

1 : GS(14)@2016-08-07 16:24:26

【本報訊】在昨日公開的萬言書裏,林榮基仔細縷述了由被捕一刻至回港挺身揭穿事件的心路歷程。他被蒙眼擄到寧波後一度萌死念,轉而配合中央專案組調查,然後被脅迫回港拿取有買家資料的書店電腦,但最終為香港人的自由及尊嚴,決定公開事件。萬言書引用小說《老人與海》名句作結:「人不是生來被打敗的。」堅決向強權說不。記者:蔡朗清



林榮基的安全屋疑在杏花邨。在安全屋撰寫的萬言書開首指,眼前是鯉魚門,看到10幾座貨倉,遠望海岸天色,接着縷述被擄經過。



逛廟街看香港人眾生相


他說,去年10月24日在羅湖過關突遭10多人押走,其後再被扣手銬蒙眼帶到寧波單獨囚禁,3個月內被迫拍片認罪,其間獲知女友因他被捕。林稱萌生自殺的念頭,「對於死本身,我自覺不太害怕,反正人不免一死,我怕的是對死亡的恐懼。我忽然好像體會到,一個人尋死的內心感覺」。但囚室設有防自殺措施,林說只好繼續承受失去自由的痛苦。被單獨囚禁5個多月,又轉移到韶關酒店軟禁,最後獲准回港探親。但其實當局是要他做「二五仔」,把書店記錄買家資料的電腦帶回內地作呈堂證供。林榮基配合中央專案組,於6月14日回港,過關後馬上在便利店買了一份《蘋果日報》後到賓館,再跟姐姐吃飯。林飯後去北角找李波取電腦。站在港鐵車廂,發現人人無拘無束,不像自己被人跟蹤、被人操控。人在香港,依然失去自由。林氣憤道:「他們憑甚麼讓我失去自由?」又覺得「我不是香港人了」。思前想後,林榮基怕回港後仍要按指示回書店工作,做內地調查人員的耳目,「不止失去自由,甚至會變成出賣別人的人;我今天屈服,我將來只會做幫兇……我今天出賣靈魂,我日後也會逼別人出賣良知」。陰差陽錯,原來李波拿錯電腦給他,讓他有機會拖延一下,多留香港一天。於是他先去逛廟街,「喜歡看幾千個食客的吃相,我喜歡到處香港人,我喜歡香港人的質素,我喜歡香港人在路邊幫助人,我喜歡看香港人衝紅燈,我愛香港人效率快」。



須維護港人自由和尊嚴


翌日再找李波取回正確的電腦,再與姐姐吃晚飯,飯後在上海街、砵蘭街蹓躂,「我想盡量多看,不捨得離開香港」。回港第3日的中午,林榮基在九龍塘準備按指示乘火車到內地,心情顯得複雜及走錯方向。他在閘口猛抽煙,又想起6,000個不認識的港人為自己示威遊行,十分感動,認為內地「那些人太囂張了,目無法紀,超越港人底線」,必須維護港人的自由和尊嚴,不會向強權屈服,「我覺得應該要站出來,公開整件事」,要讓港人及全世界知道,內地政府違反承諾,破壞一國兩制。但他想到女友仍在內地,還有李波,公開事件會否「太自私了」,再想深一層,認為這不但是書店及他們幾個人的事。他最後拖着行李篋,走到閘口跟自己說,「我要抽一口煙。抽半口就夠了」,又想起詩人舒巷城那首《屈膝的書枱》,拋下半截煙,改變行程,留港公開事件。全文請參閱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807/19726559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807/19726472
林榮 榮基 基撰 撰萬 萬言 言書 公開 被擄 內幕 不是 生來 打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475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