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有錢人是這樣玩錢的

2013-10-14  TCW
 
 

 

帝寶幫金主、麵包師傅、藝人與股市大戶,共同演出一塊麵包背後的金錢遊戲,十月二日,上演最高潮戲碼。

這天,檢調大舉出動,搜索帝寶豪宅,約談基因國際董事長徐洵平、小S公公許慶祥、夫婿許雅鈞,涉及內線交易罪嫌。不到二十四個小時內,徐洵平隨即認罪,願吐出不法所得三千萬元。

在《商業周刊》第一三四五期,首度獨家揭露パン達人(以下統稱「胖達人」)香精危機事件背後的金錢遊戲時,本刊即指出當時整起事件,已進入了帝寶幫金主與麵包師爆內訌之後的危機處理。

一位曾和徐洵平共同沙盤推演香精危機事件因應計畫的人士指出,徐洵平本人自始就不認為,香精風波會扯出內線交易的案外案,對於莊鴻銘會把Line通訊內容交給檢警,也是始料未及。

事實上,整起事件在八月中發生之後,做足了法律沙盤推演的徐洵平以為,隨馬王政爭新聞熱潮,胖達人也已公告退費補償辦法,對麵包店營運的衝擊應逐漸平息。因此,九月底,他便動身飛往上海,著手上海第三家分店的籌備工作,沒想到一回國,內線交易風暴就跟著爆發。

根據媒體報導,不認罪的許雅鈞辯稱,當初與基因國際董座徐洵平等人,以私募資金入主基因國際,但依《證交法》規定,有三年不能買賣的閉鎖期,因今年五月閉鎖期已到,才賣股拿回投資成本,否認事先知悉公司虧損與即將更換董座等利空消息。

然而,莊鴻銘的反撲,只是整起金錢遊戲炸開的導火線,讓徐洵平、許慶祥父子同步面臨內線交易風暴,這一切故事的源頭,得拉回到二○一○年三月,一場走致富捷徑的「股市都更」金錢遊戲說起。

●第1計 找一間老公寓

上市櫃公司的借殼,概念就像是都市更新中,把老公寓改建成新大樓,每坪房價翻一倍的故事。在股市都更中,經營體質不佳的上市櫃公司,就是年久失修的老公寓,而徐洵平所看中的標的物,就是股市大戶賈文中所持有的達鈺科技。

都更的成功關鍵,也是最難的關卡,就在於協調住戶與建商談妥條件,達成都更協議;借殼也是如此,買方和賣方對殼的價格達成協議後,才能取得經營權。

徐洵平卻幸運遇到一個難得的殼,因為基因國際借的「殼」,曾在短短兩年內,二度脫殼;最早是電子股的亞全科技,因未如期繳交財報而停止交易,後來亞全被借殼,更名為達鈺科技,變成半導體股。

這棟舊殼的住戶相對單純,大股東是三家投資公司包括永駿、紅樹、惠健泰等,「達鈺的股權單純,是很好的殼。」賈文中費了不少工夫,把達鈺的股權收到九○%。

賈文中在二○○八年金融海嘯時期,僅付出每股一元、約一千多萬元就買下亞全的殼,後更名為達鈺,經過一番整頓後,賈文中無意繼續經營,決定出售這個「殼」。當時,賈文中只要求回收當初投下的一千八百多萬元成本,並委由當時達鈺科技董事長曾峙銘尋找買主,答應給他一筆兩百萬元的仲介費,結果,曾峙銘找上了有意買殼的徐洵平。

其實,互不認識的徐洵平和賈文中有一個共同好友,就是帝寶幫成員之一的于仲淵。于仲淵曾在賈文中創立的鼎富證券擔任總經理,被外界視為賈文中的入門大弟子。

當時,想買殼的徐洵平雖知道賣方是賈文中,但擔心賈文中反悔或刁難,借殼案可能會破局,要求牽線人曾峙銘「千萬不要走漏風聲」,因此,賈文中說,「在賣殼給徐洵平之前,見都沒見過面。」

徐洵平買殼過程,保密到家,結果多付了不少仲介費,他的好友于仲淵事後知悉,還打趣對徐洵平說,「如果早點讓我知道,什麼都幫你擺平了,你可能還會省下一些買殼成本呢。」

相較於其他買殼者動輒花上兩億元,徐洵平還是撿到便宜。二○一○年三月,徐洵平以不到三千萬元,向賈文中買下達鈺,取得上市櫃公司經營權。

●第2計 轉移公寓所有權

徐洵平成功借殼達鈺、更名為基因國際後,就展開都更的第二步:轉移所有權。

借殼後,新經營團隊透過減資、再增資後,進行股權轉移。就在這第二步,許慶祥、許雅鈞父子,及帝寶幫成員等金主透過私募入股;許慶祥與許雅鈞就在此時,成了徐洵平股市都更淘金記的夥伴。

第一次介入上市櫃公司經營,徐洵平安排妻子姜麗芬、父親徐勝男,都擔任基因國際的監察人,妻舅姜劍虹則出任董事,加上徐洵平以韓星公司名義取得三席董事,等於五席董事和三席監察人中,就有六席是徐家人。看在一名專門從事借殼業務仲介的內行人眼裡,徐洵平犯了很多行規。

這位人士指出,基因借殼的程序沒多大問題,而是借殼之後,股票拉抬得太粗糙,從一.九九元直接拉到兩百塊。由於基因國際的股權集中,市場質疑大股東涉嫌連續以高價買進,拉抬股價坑殺散戶,也埋下日後趁高出脫持股的內線交易風暴。

當借殼程序完成後,基因國際的都更計畫,正式進入「打掉重建」期。這時候,創造高股價的重頭戲來了。

●第3計 打掉公寓蓋大樓

都更案,是拆掉原址的舊建築,蓋出一座更高、更好的大樓,以便賣個好價錢。借殼,也是一樣,買下財務體質、業務能力比較差的公司,入主之後,帶進新的業務內容,甚至把自己公司的業績灌進去、美化帳面,造成股價一飛沖天。

隨著檢調約談許慶祥,查出一紙許慶祥與徐洵平的密約,讓許慶祥在這個階段扮演的角色逐漸浮上檯面。

根據許慶祥為了撇清內線交易罪嫌,而向檢調出示的一紙密約顯示:去年三月,徐洵平及許慶祥花兩億元,投資胖達人麵包六成股權,並約定徐洵平出資一億五千萬元、許慶祥出資五千萬元。不過,徐洵平資金不足,向許慶祥借款數千萬元,再提供許九百張基因國際股票做為擔保。

當時基因國際股價每股約八十元,兩人還約定,未來基因國際股價超過三十元以上的獲利全歸許慶祥;若股價低於三十元,虧損由徐洵平負擔。顯然許慶祥認為,這筆交易穩賺不賠,因此同意和徐簽約,股票由徐洵平保管。

這個密約,就是基因國際投資胖達人的開始。

徐洵平把基因國際這棟樓的「地基」,從醫美換成餐飲,在一樓蓋起胖達人麵包店,然後往上蓋其他餐飲店,包括火鍋店、西餐廳、甜品店等。同時,徐洵平也找來小S的先生許雅鈞、股市中實戶林保田、于仲淵等「帝寶幫」成員參股,成為這座大樓的新住戶,拉抬麵包店的知名度。

名人加持的效應下,胖達人業績一度長紅,成為基因國際的營收最大來源。基因國際也因胖達人題材,不到半年時間,股價從六十餘元,一路飆升到今年三月底的盤中二百一十二元天價,漲幅超過二.五倍。

持有逾七成股權的徐洵平,只花了三千萬元借殼,就躋身上市櫃公司老闆,身價在最高峰時暴增至逾三十億元;這等於,他花三千萬買一個破公寓,三年後,可以換到十戶帝寶豪宅,投資報酬率高達一百倍之多,比建商的都市更新還好賺!

●第4計 把門牌換到大安區

股市都更的獲利,比老公寓都更還大,重點在於,老公寓不能換門牌,但股市都更卻可以變更地段。

就像坐落在台北市大安區,和比鄰的文山區的房子,每坪售價就差很大;在股市裡,換一個掛牌的產業別,個股的評價就有天壤之別。

康和證券承銷部副總經理呂素玲指出,借殼後,新經營團隊灌進新業績,當新事業的營收占比到達一定程度後,上市櫃公司每年有一次機會,也就是年報出爐的五月,可向交易所申請變更產業類別。

二○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基因國際由「半導體業」變更為「生技醫療業」,本益比也從半導體類股約十五倍,拉升到生技股約四、五十倍,等於市值足足膨脹了一.六倍至逾二倍。

就像都更建案落成出售,當基因國際這座新大樓蓋好之後,「股市都更」到最後,就是高檔出脫持股、入袋為安,並創造下一個小金雞。

●第5計 逢高點出脫

當基因國際的股價,因胖達人題材加持而飆漲,這時,大股東們又興起分拆上市的念頭。今年三月,徐洵平妻子、基因國際大股東姜麗芬開始找券商輔導,推動胖達人上櫃。

相較於一般食品股僅十倍的本益比,觀光股王的王品因有中國展店題材,股價衝上四百元,胖達人也積極在中港台展店,鎖定「中概內需通路夢」,因為中概股的本益比是二十倍起跳。

「基因國際是炒股典範。」國泰證期顧問處協理陳威良表示,今年六月,胖達人所屬的生技達人公司,增資至五千萬元,就是為達到上櫃申請門檻鋪路,但基因國際當時卻沒有按原本持股比率增資,造成股權從五○%降至四三.六二%。

陳威良指出,當時胖達人尚未出事,營收穩定成長,加上未來準備申請掛牌,徐洵平主導的基因國際卻沒有參與增資,把機會讓給其他人,等於「犧牲掉基因國際股東的權益。」

通常,申請上櫃公司的早期投資者,持股成本最低,徐洵平不僅把胖達人增資的機會讓給帝寶幫好友,同時也搭配基因國際一部分股權讓他們認股。這也說明了,為何帝寶幫的許雅鈞、林保田、于仲淵、龍巖董事長李世聰等,分別只持有基因國際約一.九%的股權,因為更大塊的肥肉,是胖達人未來的上櫃效益。

但是沒有想到,八月中旬胖達人使用香精出包,就像蓋房子「偷工減料」:用了香精麵包來蓋,不是磚頭,結果大樓還沒蓋好,就從一樓的麵包店開始崩垮,讓基因國際飆漲百倍的股價,變成了海市蜃樓。

這座高樓瞬間崩坍,是從徐洵平和胖達人創始人莊鴻銘在麵包店經營和準備上櫃時,利益糾葛擺不平,因而種下玉石俱焚的導火線。

事實上,低調的胖達人創辦人莊鴻銘,今年五月主動找上媒體接受專訪,特意釋出胖達人的利多消息,剛好與胖達人面臨營收下滑、徐洵平向他興師問罪,以及姜麗芬開始大量賣股票的時間點相吻合,顯見兩人當時已經開始產生內訌。

原本,徐洵平花不到三千萬元買殼,在股市裡把舊大樓改建成新豪宅,打造出一百倍的投資報酬。但在胖達人香精事件、內線交易案接連爆發後,徐洵平的股市都更神話,變成了豆腐渣工程,已讓基因國際打入股市的危樓名單內。

【延伸閱讀】帝寶幫第一、二代,都喜歡呼朋引伴

從胖達人香精事件,延燒出基因國際內線交易案,背後的主角,都看得見帝寶幫的身影。

目前,浮上檯面的帝寶幫成員,包括林保田、于仲淵等年輕市場主力,其實是帝寶幫第二代;而帝寶幫第一代,則是張大軍(本名張天福)、林滄海等銀彈實力更豐厚的股市大戶。

張大軍、林滄海,這兩位帝寶幫始祖,在投資上不僅互相合作,還喜歡呼朋引伴。

林滄海早期都在富邦證券一○一貴賓室下單,接他單的則是富邦證券超業級營業員林保田,他們的交易量大,成了富邦證大客戶,進而成為當時富邦證券董事長葉公亮的座上賓。因此葉公亮會被拉進基因國際,今年六月出任獨立董事一職,並不令人意外。

林保田因為跟單林滄海,買進茂迪,賺了大錢,後來更買下一戶帝寶。隨後帝寶幫一代、二代,就乾脆撤離富邦一○一,改在帝寶裡面下單、操盤。

許雅鈞因為鄰居關係,結識了林保田,因而開始跟著帝寶幫投資股票。據了解,許慶祥剛開始只是外圍,還不算是帝寶幫的核心成員,但因許慶祥被財經媒體封為「台灣巴菲特」後,加上許雅鈞和帝寶幫友好,帝寶幫第二代尊許慶祥為長輩,因此,許慶祥才逐漸成了他們投資時,會互相討論、請益的對象。

不過,胖達人香精事件後,帝寶幫成了眾矢之的,據悉,已一年多沒做股票的林保田,不僅退出與許雅鈞在大陸的投資合作案,且憂鬱症病情加重,已閉關並謝絕所有應酬。

如今,因內線交易案烏雲罩頂,昔日意氣風發的帝寶幫第二代,行事更趨低調了。(文●鄧麗萍)

【延伸閱讀】帝寶幫用香精麵包,疊起一棟股市危樓——基因國際股價走勢與大事紀

2010年3月找到舊樓:3,000萬元花3千萬買一個破公寓,3年後,可以換到10戶帝寶

2010年12月轉移所有權:1元三度減資再增資,徐洵平入股成本不到1元

2012年4月打掉重建:60%胖達人占基因國際營收逾6成,成最大營收來源

2013年3月變更地段:100倍變身生醫類股,拉高本益比,股價從1.99元暴漲百倍至212元

2013年5月落成出售:2億3千萬元賣出2,500張股票,套現逾2億3千萬元現金入袋

2008年亞全科技因未如期繳交財報,遭到櫃買中心下令股票停止交易,股價最低只有1.99元

2009年被一家半導體公司借殼,更名為達鈺,隨後被暫停交易

2010年徐洵平以不到3千萬元向賈文中買下達鈺,借殼上市,達鈺更名為基因國際生醫徐洵平家族、許雅鈞等人透過私募入股,徐洵平出任董事長胖達人開第一家店,創辦人為麵包師傅莊鴻銘、蔡昆成,公司名為麵包達人

2011年底開始恢復交易,當時股價約在25-26元間

2012年小S公公許慶祥居中牽線,由基因國際吃下胖達人5成股權,公司名從麵包達人改為生技達人基因國際從半導體股改掛生技股

2013年胖達人在上海、香港設點,打造兩岸三地餐飲連鎖題材,徐洵平身價一度逾30億元董娘姜麗芬獲知胖達人虧損,申報賣出股票爆發人工香精事件,基因股價重挫至80元以下檢調發動搜索,將徐洵平、姜麗芬和許慶祥父子以涉內線交易移送

整理:蕭勝鴻、鄧麗萍

有錢人 有錢 這樣 玩錢 錢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714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