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直擊樂高工廠「荒謬的精準」0.002毫米的堅持 挑剔,是為了讓孩子玩得安全

2014-04-14  TWM  
 

 

一分鐘產出三萬片積木,良率高達九九.九八二%,但他們仍覺得不夠。

直擊全世界最大的塑膠射出模型工廠,樂高比你想得更挑剔!

撰文‧楊卓翰

一家玩具公司,如何用鏡頭代工的誤差要求,來生產積木?

這裡,充滿了樂高「龜毛」的精準,讓人不斷直呼:「有必要嗎?」走進樂高在丹麥工廠,像來到電影《駭客任務》的場景,每台機器都是電腦自動化在進行,長達五百公尺的生產線,一個人影都沒有。

在看似無盡的走道間,這條注模工廠線,每天生產四千萬片積木,但只需要不到五位作業員,自動化的程度極高,這也確保了品質,連桌上都規定物品擺放位置。在這個階段,注模出來積木的良率是九九.九八二%,每十萬片只會有十八片瑕疵品。

只為最好 連拜耳都被打槍五次接近一00%完美的良率,對樂高來說還是不夠!他們竟還能夠把這個良率再提升。樂高是怎麼「毫無人性」地把玩具做到極致?

其實樂高積木的原料,是全世界應用最廣的苯乙烯(Acrylonitrile Butadiene Styrene, ABS)工程塑膠,凡舉機車車殼、塑膠玩具,在我們生活周圍隨處可見。但是,樂高的精密工程,讓簡單變不簡單。

一九六三年,樂高更換原料,從原本的醋酸纖維素(Cellulose Acetate)換成更堅硬、光澤更美的ABS。他們和德國拜耳化學公司(Bayer AG)合作,拜耳專門幫樂高研發原料,從顏色、硬度、光澤,到每片積木的結合力(Interlocking),讓樂高挑選。

拜耳是世界頂尖的化學公司,幫積木生產塑膠算什麼難題?但拜耳竟然遭樂高五次「打槍」,退回實驗室所提供的原料。直到第六次送驗,拜耳專門為樂高設計的Novodur塑料才通過檢測。「樂高的要求非常高,當測驗品終於通過樂高要求的標準時,我們的科學家都鬆了一口氣。」拜耳表示。

量身打造的塑料,用綿延數公里長的管線,直接運到整個樂高工廠的核心||「注模機」裡,而樂高最昂貴的祕密就在這裡。答案,就在這台樂高的不銹鋼製模具中,「模具是樂高工廠的心臟,一組最貴可以到二十萬歐元(折合新台幣約八百萬元)。」正在工廠線上換模具的員工Isaias說。

品管嚴苛 還得通過模擬口水測試塑膠粒加熱後,混上色料成為液狀,然後就注射到金屬模組裡,需要加熱到二三二度,然後在三秒內冷卻到五十度。每台注模機都用透明的密封箱包起,箱裡就宛如無塵室般精準控制環境,讓每一次的注模都不會受到溫差一八二度的熱脹冷縮影響。而空氣濕度保持在五0%,熱不起霧、冷不凝水,依舊保持0.00二毫米的誤差值。

樂高的品管,更是出了名的嚴苛。樂高生產出來的積木,在透過自動化手續送進七平方公里大的倉儲前,都會經過一連串的測試。每兩千片樂高,就有一片積木會被送到品管實驗室,在那裡會用電子顯微鏡以0.00二毫米的誤差值測量厚度。

除了尺寸精準,樂高還對積木有著「不人道」的測驗。用近似口水的酸性液體去洗積木,看有無掉色、變形的情況,「每一片積木都通過了這項測試。」在最後的封裝階段,樂高出廠的良率是九九.九八八%,比出模時又提升了0.00六%。如果是一個人站在生產線上,要連續站四十個小時,才有機會抓到一盒瑕疵玩具。

從塑料到產品超過四百道檢測,都起源於最原始的信念:一個讓全世界每個孩子都歡樂的執著。「我們的目標,就是讓每個打開樂高盒子的大人、小孩,都可以玩得開心。」樂高執行長納托斯普說。樂高稱霸全球玩具市場的祕密,複雜無比卻又這麼簡單。

擊樂 工廠 荒謬 精準 0.002 毫米 堅持 挑剔 為了 孩子 玩得 安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6525

【每日黑馬】出海玩:遊艇一年維護費用50萬,它讓每個人都玩得起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124/147941.html

來源:i黑馬

作者:婁月

遊艇和帆船一直是少數人消遣的項目,一次出海的成本動輒上萬元。“出海玩”網站(chuhaiwan.com)卻要將其改造為普通人都可以消費得起的大眾海洋文化旅遊產品。出海玩由知名投資人麥子趙領投,這是目前國內首款涉足海洋文化的旅遊項目。

\出海玩已經上線內測,邀請了陳升、左小祖咒等好友前來體驗產品

出海玩的聯合創始人、Pre-Angel投資人麥子趙告訴i黑馬記者,出海玩的定位是“遊艇和帆船界的Airbnb”,即將閑置的遊艇帆船資源利用和開發起來。它和Airbnb相似的地方在於“分享經濟”和“本地社交”,一方面讓船主將船只租賃分享,從中獲利,提高船只利用率;另一方面讓普通大眾也能體驗出海遊玩。

根據出海玩提供的數據,目前我國的註冊遊艇帆船約有1萬艘,閑置率高達90%以上。與之相對應的,船主每年都要為遊艇支付高達30萬-50萬的維護費用,包括泊位費、養護費和人工費(船長、水手)等。而我國擁有1.8萬公里的海岸線、9萬個湖泊和6500個島嶼,這些旅遊資源遠未充分開發。在麥子趙看來,這些海洋和湖泊資源完全可以利用遊艇和帆船進行開發。

出海玩商業模式的第一個思維是降級,把遊艇和帆船這類高大上的項目變成人人都可以參與的項目。一般來說,每個城市的船主由企業、個人和俱樂部構成。由於俱樂部的運營和接待能力較強,這使其成為出海玩目前主要的簽約對象。

麥子趙算了筆賬:一艘78尺的遊艇若每天開4小時,油費成本是6000元,加上其他費用,一天的成本約在8000元。而這艘遊艇一天出海4次,每次載30人,按每人收取500元費用計算,完全可以覆蓋船只的成本。

不過,僅靠租賃船只遠遠吸引不到足夠的遊客,所以出海玩又加入了內容和社交元素,為當地的活動達人提供平臺,由他們發起活動、設計旅遊產品和招募遊客。出海達人由出海玩進行認證,出海玩幫助達人導遊,並對活動做推廣。

“現階段,出海玩只是一個類似天貓的平臺,由我們向船主租賃船只,然後提供給達人,收入完全歸達人所有。目前對雙方暫不收取任何費用,當流量足夠大時才會考慮像Airbnb那樣收費。”麥子趙說。

針對旅遊人群臨時性聚集的特點,出海玩下一步將開通“一鍵建群”的功能,購買同一產品的遊客自動建群,可在群內交流和分享照片。活動結束後,該群自動消失。

雖然當下出海玩並不介入具體的活動執行,但麥子趙表示,未來把模式做重是大勢所趨,“當運營由自己掌控之時,也是利潤最厚的時候。”

麥子趙認為,出海玩還有一個更重要的意義。過去買遊艇是虧錢的,但當遊艇和帆船成為盈利的工具時,購買遊艇不再純粹為了個人興趣和接待需求,而是成為一種熱門的投資生意。

目前,出海玩已經上線內測,邀請了陳升、左小祖咒等好友前來體驗出海玩產品,並且已與攜程網、飛票網、去哪兒開放平臺等達成了戰略合作。出海玩下一步將擴大產品數量,同時啟動跨境旅行產品。

\黑馬企業信息

廈門出海玩科技有限公司

創始人:Kevin Cao、麥子趙、David

上線時間:2014年11月7日

所在地區:廈門

主營業務:遊艇帆船租賃、海洋/湖泊旅遊產品平臺

融資情況:正在進行天使輪融資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每日 黑馬 出海 遊艇 一年 維護 費用 50 它讓 每個 人都 都玩 玩得 得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0483

【斯坦福創業者】施侃:精準服務廣告主 AnG希望成為人人都玩得轉的大數據營銷平臺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409/149547.html

施 侃
人物檔案

施侃: AnG (無雙科技) CEO和創始人。曾歷任VMWare(Palo Alto), Intel(中國)的技術、市場、產品和高級管理崗位。Stanford SCPD 2008。交大矽谷校友會理事(08-09)。

 

同時期的斯坦福朋友圈:馮天放(合夥創業:AnG), 塔爾蓋(創業:極橙醫療), 陸奕(創業:全球康), 叢林(創業:優車誠品),馮米(創業:tupo.com)


黑馬說:在施侃看來,真正的互聯網營銷是可以對用戶行為進行全程量化的,而且通過技術手段,可精準獲得每一受眾對廣告的反應,再通過複雜的算法,挖掘出廣告投放的場景,且能智能修正廣告投放策略。

文/本刊記者 蒲鴿
 
很小時,施侃便對計算機有濃厚興趣。因高三時曾獲信息科學全國奧林匹克競賽一等獎,他得以被上海交通大學免試錄取。
 
大學畢業後,施侃進入Intel。在該公司工作的四年中,他先後做過軟件工程師、產品市場工程師等,後因業績出色,被提拔為產品市場經理。
 
2007年,施侃飛赴美國矽谷,加入了VMware。未久,作為雲計算第一概念股,VMware 耀眼上市。施所持股分瞬間飆升至數百萬美元。再後來,他進入斯坦福繼續讀書。
 
斯坦福給入學初期施侃的最大感受是,這里人才濟濟且均獨具個性。他的同學中有美國海豹突擊隊前成員、奧運會遊泳冠軍、業余賽車手等。他們個個崇尚自由、獨立,很多人有創業並借此改變世界的夢想。
 
2009年秋,施侃與朋友相約前往加州Yosemite國家公園爬山,目標則是沖頂Half Dome。
 
作為該國家公園地標性景點兼制高點,Half Dome實為一塊半球形巨大花崗巖石頭,海拔近3000米,遊客上下山均需沿鐵索攀爬。
 
當施侃順利爬上山頂,並開始往下走時,冰雹突然從天而降。原本極其陡峭的山路因濕滑而更為兇險。大家只能攀著鐵鏈,謹慎地一點點往下挪。
 
施侃正前方是一位美國中年婦女。她緊握鐵鏈,嚇得半小時不敢動彈。就在該遊客小心翼翼重新下行時,或因體力不支,她竟松開了雙手。跌落懸崖的一幕震驚了所有人。一條鮮活的生命就此戛然而止。
 
此後很長一段時間里,施侃腦海里都會反複出現前述場景。他常常陷入關乎生死的追問:生命既然如此脆弱,那人到底為什麽活著呢?是去贏得世俗意義上的成功嗎?
 
他似乎得出了自己的答案:既然生命僅為一個過程,那就讓這一過程的體驗更豐富一些吧。
 
馮天放是施侃在斯坦福讀書時的同學。一天,二人聊天時談到了中美網絡廣告差異。當時在美國頂級搜索營銷機構Efficient Frontier做高級分析師的馮天放了解到,國內網絡廣告市場還很低級,僅僅是將線下手法搬到了線上而已,根本沒有觸及互聯網營銷的精髓。
 
而在施侃看來,真正的互聯網營銷是可以對用戶行為進行全程量化的,而且通過技術手段,可精準獲得每一受眾對廣告的反應,再通過複雜的算法,挖掘出廣告投放的場景,且能智能修正廣告投放策略。
 
2008年,大數據概念遠未在中國流行,大數據營銷更是一片處女地。施、馮二人均對此頗為看好,決定共同創業。
 
AnG很快成立於矽谷。據稱,美國百貨公司NordStorm將AnG初期產品投入使用後,營銷效率提升了35%。2009年,在產品得到驗證後,AnG決定轉戰中國。
 
初期辦公室設在了上地,面積僅40平米。條件雖差,但鬥誌昂揚。施侃領銜的AnG團隊,業務拓展有聲有色,營收規模越滾越大。
 
成立3年後,來自紅杉資本和真格基金的數百萬元A輪融資落地。此後,公司業務從原來的廣告數據追蹤等,擴展至提供集展示廣告、程序化購買、社交媒體、大數據挖掘等為一體的綜合解決方案。
 
施侃稱,2009年,中國網絡廣告市場規模約為300億元,到2014年,這一規模已經超過了1500億元,增速驚人。在他看來,未來5年,這一市場將保持每年45%增速。
 
AnG重點關註初創企業。一嗨租車成為AnG的最早期客戶之一。那時一嗨租車剛融到資,團隊僅30左右。AnG為一嗨租車帶來了矽谷最新技術方案,在一個月內,幫助該公司將每位新用戶的獲取成本降低了55%。
 
“與初創企業共成長是件非常開心的事。我們要做的就是,讓他們的每一分錢都能發揮出最大作用。這對他們來說太重要了。我們與我們的一些大客戶,就是這樣一路走來的。如今它們規模大了,廣告預算多了,但仍最信任我們。”施侃稱。
 
目前AnG已在北京、上海、武漢、南京等地設有辦事處,客戶總量已達5000多家,涵蓋大中小各類企業。大品牌包括美國航空、西門子、中國電信、去哪兒、聚美、搜房、百合等。
 
2014年,AnG提出了做‘人人都玩得轉的大數據營銷平臺’的口號,即把最先進的技術產品化、傻瓜化,最大限度地降低使用門檻。


版權聲明:本文作者蒲鴿,編輯齊介侖;文章為原創,本刊版權所有;如轉載請聯系zzyyanan授權。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如果你對更多創業幹貨感興趣,請加微信heimage0001,註明“姓名+公司名+職位”,否則黑馬哥不會把你拉入創始人雲集的微信群。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斯坦福 斯坦 創業者 創業 施侃 精準 服務 廣告主 廣告 AnG 希望 成為 人人 都玩 玩得 得轉 轉的 大數 營銷 平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9024

【斯坦福創業者】施侃:做人人玩得轉的大數據營銷平臺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409/149540.html

施 侃
人物檔案

施侃: AnG (無雙科技) CEO和創始人。曾歷任VMWare(Palo Alto), Intel(中國)的技術、市場、產品和高級管理崗位。Stanford SCPD 2008。交大矽谷校友會理事(08-09)。

 

同時期的斯坦福朋友圈:馮天放(合夥創業:AnG), 塔爾蓋(創業:極橙醫療), 陸奕(創業:全球康), 叢林(創業:優車誠品),馮米(創業:tupo.com)
 

黑馬說:面對近2000億且仍在飛速增長的中國互聯網廣告市場,施侃希望另辟蹊徑:對比太多的“有技術的廣告公司”,AnG希望做“有廣告的技術公司”。
 

 

施侃,一直在技術和產品領域的“理工男”,嗅到了數據將顛覆網絡廣告的機遇,於是與另一位斯坦福的“理工男”一起,在學校Ash街與Grant街交叉口的宿舍中,創立AnG。他們希望用互聯網思維+大數據技術,讓沒有太多專業基礎的小企業都可以精準投放廣告,把每一分錢都花在刀刃上。

文 | 本刊記者 蒲鴿

拒絕綠卡 夢想萌芽
 

 

在此之前,施侃沒經歷太多挫折。高三那年因為獲得信息學奧林匹克全國一等獎,所以他連高考都沒有參加,就被提前保送進了上海交通大學MIT試點班。本科畢業,他又被英特爾實驗室錄用。

 

在英特爾的四年時間里,他很快的成長為中國區最年輕的市場經理,負責英特爾虛擬化技術的全球產品市場,並代表英特爾參加SPEC行業標準化組織與業界巨頭一起制訂行業標準。最高峰時,施侃一年要跑6趟美國,飛行里程繞地球3圈。

 

“在英特爾的工作讓我學到很多,但我越來越發現在這樣一個龐大的跨國機器當中,缺少點自己能推動改變的感覺。頻繁地出差到美國,讓我感覺到矽谷的創業文化的魅力,所以當VMware的合作夥伴告訴我VMWare要準備IPO並向我發來邀請時,我決定去看看。”施侃說,當時這是近距離接觸矽谷和親自見證IPO的絕好機會。

 

入職VMware的第一天,施侃的頂頭上司看著這個中國小夥子,用他慣常管理中國員工的口吻對施侃說:“小夥子,好好幹,我會幫你申請綠卡的。”施侃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我不打算要綠卡,我就是來看看矽谷,然後打算回國創業的。”

 

他說得如此輕易,以至於這位印度籍上司當時並沒有把他的話當作一回事。當然,這個時候的施侃,也還只是在創業的門外探身窺視的小夥子,創業的酸甜苦辣,五味陳雜,他還沒有嘗過。

 

作為雲計算的第一概念股,VMware成為了當年最耀眼的IPO。施侃的期權也隨之飆升到了近百萬美金,年紀輕輕的他已經基本實現了財務自由。他開始一邊工作,一邊攻讀斯坦福大學的戰略管理課程。

 

在斯坦福的校園里,人才濟濟,施侃見識了太多不一樣的人。這些人一方面是所謂的社會精英,高學歷,高智商;另一方面,他們都有著自己獨立的個性和獨特的經歷。他的同學中有前美國海豹突擊隊成員,有奧運會的遊泳冠軍,這樣的人數不勝數,甚至已經變成了斯坦福的一道風景。“有趣”是大家經常提到的一個詞。他的一位管理系的朋友,是業余賽車手,曾在自家車庫,自己動手組裝了一輛汽車。

 

這樣的故事一個又一個發生在施侃的周圍。在這里,成功沒有唯一的定義。在這里,人們崇尚個性、自由、興趣,崇尚尋找內心深處的自己,崇尚創業,崇尚相互欣賞相互提攜,崇尚價值觀的多元,崇尚改變世界。在這群有趣的人中間,施侃的創業熱情一次次被激發。

 

2008年,他在美國矽谷創立了AnG。

 

沒有糾結 就沒有頓悟
 

 

創業這個決定也並非一時魯莽。當時,他和另一位創始人,同樣畢業於斯坦福的馮天放,聊到了中美之間的網絡廣告的差異。當時負責Efficient Frontier亞太業務的馮天放了解到,中國的網絡廣告市場普遍還是比較低級的資源倒賣業務模式,不過是將傳統線下的手法搬到了線上,根本沒有觸及到互聯網營銷的精髓。在施侃的理解里,真正的互聯網營銷是可以對用戶行為進行全程的量化的,通過技術手段精準獲得每個受眾對廣告的反應,再通過複雜的算法,挖掘出廣告投放的場景,且能智能地修正廣告投放策略。盡管數據營銷的方式在美國已經起航,但在當時的中國,“大數據”的概念還比較新鮮,數據營銷也是一片遠未被耕作的處女地。施侃看好這個機會,準備一搏。

 

由於方向上的正確,AnG在矽谷成立之初,即在服務多個大客戶時收到了顯著的成效。美國著名百貨公司NordStorm在嘗試了施侃寫的第一個產品原型以後,整個營銷投入產出比(ROI)2周內提升了35%。2009年,在產品原型得到驗證後,施侃決定將公司業務轉戰中國,正式開始拓展中國的網絡營銷市場。 既然是要做中國的市場,回國是勢在必然。對於施侃來說,繞路矽谷,本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更好的回歸。但是,當真的要準備回國行囊時,當在父母一再地反對之下,他還是猶豫了。

 

“心里的天平開始搖擺,一邊是長久以來的理想,是回國創業的沖動,一邊是不能忽視的現實,是繼續在美國過著被羨慕的生活,這大概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真正嘗到‘糾結’的滋味。”施侃說,這時候,他才理解當年的印度上司為何對他的不假思索如此不屑了,也是這個時候,他偶遇到了他人生中的“頓悟”。

 

那是一次偶然的事故。

 

2009年的秋天,施侃約了朋友去優勝美地國家公園爬山,沖刺最高峰Half Dome。Half Dome是一塊斜率為45%的大石頭,上下都需要沿著鐵索攀爬,其中有一段200米破路尤其陡峭。當他順利爬上山頂,並從Half Dome開始往下走的時候,冰雹突然襲來。原本已經很陡峭的山路此番又變得濕滑起來,所有人都只能攀著鐵鏈謹慎地一點一點往下挪。走在施侃前面有一位美國中年婦女,她緊緊扒著鐵鏈,嚇得不敢動彈。施侃在等了半小時後,開始小心翼翼地繞過她往下走。而就在此時,這位中年婦女因體力透支、支撐不住松開了雙手。一個鮮活的生命就這麽在施侃面前掉下了懸崖,他楞住了,也驚呆了,不敢相信生命的隕落竟然只在一瞬間。

 

不知多久回過神來,施侃扒著鐵索給馮天放打了個電話,電話無法接通,他只能用發抖的聲音在語音信箱里留言:如果不能活著下去,請代為照顧我父母。

 

所幸,最後施侃平安下了山。然而這段直面生死的經歷是極其震撼的,喬布斯在畢業典禮上那句“把每一天當作生命的最後一天”的演講,在此時施侃的腦海里,是那麽生動而立體。

 

“這是一次價值觀的再造,”施侃說,“它讓我悟到了什麽叫活在當下。如果明天就是生命的最後一天,那麽今天的這些糾結都是bull shit。”

 

徹底頓悟之後,施侃堅定了回國的決心。

 

回到原點 夢想飛揚
 

 

2010年,剛剛過完29歲生日的施侃回到北京,在位於上地的中關村孵化器租了一間不足40平米的辦公室,條件很差,而他也終於開始嘗到創業的苦。

 

創業初期,因為既要編程又要做PPT,施侃用的是一個超級重的性能版筆記本,整個單肩包重達8公斤,他天天背著環繞北京,事事只能親力親為,談合作談客戶談招聘,幾乎跑遍了北京的主要寫字樓,把頸椎都背壞了。

 

有一次,施侃說動了一個在上海某銀行工作的複旦高材生來一起幹,對方滿腔熱情地跟著施侃一起從上海飛到北京,下了飛機,坐出租車一路穿過繁華市區到了上地,在40平米的辦公室待了一下午,然後回到施侃在清河租的房子里暫住。原本豪情萬丈的年輕人當場就呆了,一言不發。第二天,他對施侃提出說要高額工資,還要求25%的股份…..最後他還是離開了。

 

雖然一開始條件很差,但是施侃和他的初創團隊每天精神勁頭很足。公司的業務一直很穩定地增長,公司也靠著營收不停地越滾越大。與其他的創業公司不同,AnG這個靠科技來支持的公司,一開始走的卻是踏踏實實的科技價值換取利潤的路,施侃基本上沒有在現金流問題上發過愁。

 

所以,AnG在成立以後,雖然一直有各類基金來表達投資意願,但施侃一直婉拒並決心把重心放在業務發展。直到創業第三年的時候,真格基金的Anna和胡丹都力勸他借力資本。他便準備了5頁的PPT去參加了紅杉資本的周會介紹公司、團隊和願景,正巧那天紅杉資本的全球合夥人Doug、中國的三個合夥人沈南鵬、周逵和計越都在會上。他們聽了演講之後非常興奮。當天下午,紅杉資本副總裁就拿著融資協議來到了施侃的辦公室,“不簽就不走了”。徐小平也來電話表態說可以先打錢,以後再談估值。

 

“他們的誠意打動了我。”施侃說。

 

在接受了紅杉資本和真格基金數百萬美元的A輪融資後,AnG業務增速進一步放大,從原來的廣告數據追蹤、搜索營銷產品,一下子拓展到集展示廣告、程序化購買、社交媒體、大數據挖掘的一站式綜合解決方案。

 

“網絡廣告這一塊的市場是相當大的。當時準備創業也是因為中國的網絡營銷市場才剛剛開始起飛,而且也剛剛開始數字化。”據施侃回憶,2009年,中國網絡廣告的市場為300億人民幣,而到2014年已經超過1500億,這是一個非常驚人的增長速度,而更驚人的是,在未來5年,整個市場依然會以每年45%的速度增長。在風口浪尖,AnG在2014年管理的廣告預算已高達25億人民幣,在廣告技術平臺細分領域排名第一。

 

談到客戶,施侃說自己喜歡從初創企業做起。AnG剛成立的時候,他先找到了一嗨租車,那時一嗨租車剛融到資,僅30的團隊。AnG為一嗨租車帶來了矽谷最新技術的方案,在一個月內,幫助一嗨租車將每位新用戶的獲取成本降低了55%。如今一嗨租車已經是紐交所上市公司,而每年合作的廣告預算也超過幾千萬元。

 

“伴隨初創企業一路走來是件非常開心的事,我們要做的就是對他們的每一筆廣告費用精打細算,讓每一分錢都發揮價值。對於沒有經驗的初創企業來說,這一點太對他們太重要了。我們現在很多大客戶都是由AnG一路陪伴過來的。如今他們的規模大了,廣告預算多了,卻始終信任我們”。施侃談到這里,語氣很是自豪。

 

如今,AnG已在北京、上海、武漢及南京設有辦公地點,客戶達5000多家大中小型企業,年度管理預算超過20億,其中不乏耳熟能詳的大品牌,如去哪兒,中國電信,美國航空,西門子,聚美,百合,搜房等。

 

在施侃看來,目前互聯網廣告市場依然處在大變革的初期階段。基本的行業格局仍然是:大廣告公司圍著大品牌大廣告金主轉,不過是有著越來越多的技術元素而已。而除此,中國有超過200萬家中小企業,有強烈的營銷需求,卻因為預算有限得不到太多關註,需求也未被滿足。

 

“我們努力讓初創企業與大企業站在同一起跑線上,用科技改變行業,用技術改變世界,這是我的夢想,”施侃說,“希望能夠通過實現我的夢想,來幫助更多企業實現他們的夢想。”

 

因此,面對這樣的市場形勢,AnG在去年提出口號,要做“人人都玩得轉的大數據營銷平臺”,把最先進的技術產品化、傻瓜化,極大降低使用門檻。

 

“比如AnG去年開發的‘我要投廣告APP’,只要會拍照,做一些簡單的畫面編輯和設置,就可以把廣告投到主流門戶和媒體上去,按播放量結算,最少播放10次也可以。這樣的產品讓廣大中小企業在營銷工具層面又站在了與大品牌的同一起跑線上,也獲得了市場的良好反饋——該產品線在2014年增長了10倍。”

 

談到競爭對手,施侃自信地表示:“他們是有技術的廣告公司,而我們要做的是有廣告的技術公司。”這一定位,源於他多年來堅持的“科技改變行業、技術改變世界”的夢想,而一直崇尚技術的他,也將帶著他的技術和團隊,繼續一點一滴、腳踏實地的走下去。

 


 

版權聲明:本文作者蒲鴿;文章為原創,本刊版權所有;如轉載請聯系zzyyanan授權。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如果你對更多創業幹貨感興趣,請加微信heimage0001,註明“姓名+公司名+職位”,否則黑馬哥不會把你拉入創始人雲集的微信群。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斯坦福 斯坦 創業者 創業 施侃 做人 人玩 玩得 得轉 轉的 大數 營銷 平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9027

小米“煮”大米、美的賣大米,企業玩得起跨界嗎?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8215.html

現在做企業流行玩跨界,其中不乏驚人之舉,繼武鋼養豬後,最近又出現了手機公司賣電飯煲,電飯煲公司參股賣大米。

2016年3月在小米春季媒體溝通會上,小米發布了米家電飯煲,宣稱要扛起“新國貨”的大旗,終結國人赴日淘電飯煲的歷史。5月20日,在美的新一代電飯煲的發布會上,美的接受采訪說投資了互聯網生態公司,並會逐步擴大生態圈夥伴,一起為用戶優選和配送好米。

如果說小米做電飯煲可以牽強地說其發展符合公司高科技屬性,那麽美的賣大米從白色家電轉向了投資農產品則看上去完全無厘頭。

這樣的跨界,有意義嗎?

放眼全球,現如今很多五百強公司,他們的發展方向,則完全相反。五百強早就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在五百強之列,他們在追求集中企業核心競爭力,剝離非核心業務,打造可持續利潤。即使以前跨界玩得很好的,現在都不做了。

德國的工業巨頭拜耳,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從2016年的1月1日,拜耳集團宣布開始完全專註於生命科學業務——醫藥保健和作物科學,而材料科技將被剝離,並進入股票市場。拜耳是一家擁有150年歷史的德國企業,發明過百年老藥阿司匹林也在二戰期間不光彩地生產過光氣。沒有分家之前,整個拜耳集團的年銷售超過300億歐元。對此拜耳怎麽說呢? “我們的目標是創建兩家全球頂級的企業:生命科學領域的世界級創新公司——拜耳;以及聚合物領域的領先公司——材料科技。”這是因為拜耳意識到,一直把雞蛋放在幾個籃子里,內部需要大量的協調工作。董事會拿了投資材料發展的錢給醫藥做發明,材料集團不願意;拿了醫藥賺的利潤彌補材料的虧損,醫藥集團也不願意。更重要的是,拜耳是上市公司,股票就是公司未來價值的反映。無論是董事會、機構投資者還是股票的持有人,都有希望在公司紛繁複雜的業務中清楚地看到未來價值在哪里,都有簡單化業務分布的需求。試想看一份年報,誰看到主營業務超過三個的公司不會覺得累呢?所以拜耳就這麽分家了。盡管這麽做讓很多人,包括拜耳自己的員工,為這家化學染料起家的公司感到惋惜。

拜耳的選擇不是個例,專業化、小型化是個趨勢。1989年,百時美公司和施貴寶公司正式合並成為百時美施貴寶公司,成為當時世界上第二大的制藥公司,產品有奶粉、有牙膏、有處方藥、有化妝品。可這是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流行的做法,2000年之後這家公司做了什麽呢?他開始賣業務了。到了今天,過去公司的核心業務醫療鏡像、營養品早就分剝了,甚至不太賺錢的糖尿病業務也在前年賣了。公司現在的定位是生物制藥公司,用免疫療法治療腫瘤(真正的免疫療法,不是害死魏則西的那種)。現在的公司股價連創新高,多次被《財富》評為最佳醫藥公司,就是因為變小了,更靈活,決策迅速。

大名鼎鼎的Google也是。2015年,一個全新名為Alphabet的公司誕生了,它成為了谷哥新的母公司。整件事情看起來就像是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巨頭被“並購”了。不過,谷歌當然沒有消失,它只是更加精簡了,成為Alphabet全資子公司,只保留了核心搜索業務。原谷歌旗下的子公司包括Nest、Fiber、Calico和Google X,將分拆成獨立子公司,同在Alphabet集團屋檐下運作。也就是說,讓Google分神的東西,它交給母公司去做了。

此外,公司做跨界、合並、規模增大,說起來容易,實際上內耗相當大。因為一次合並牽扯到供應鏈整合、采購鏈整合、人事整合、IT系統整合、財務整合、法律和政策整合等方方面面。

簡單地說,普通的招聘流程,都可能因為整合或者合並而改變。我以前的一位同事,在合並到新公司P一年後,購買機票還在用原來公司的系統;而且,新的母公司的群發郵件,他也經常收不到。這沒辦法,整合還沒有完成。他的新東家P公司長年熱衷收購各種公司,像一個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可是很多新進的員工都感覺被公司忽略了。

如果說現有的資源整合需要花一倍的時間——一步一步確認兩個公司最優的人力,最優的資源,最優的生產流程,再分頭執行。那麽新流程的設計則需要更多的時間,尤其是此前沒有經驗的那些領域。比如賣電飯煲的公司開始投資大米,真想不出有什麽生產電器開關或者電飯煲內膽的經驗或者現有流程可以給大米鋪貨借鑒。

時尚餐飲流行融合菜,比如“Greekpas”,把同是地中海風味的希臘菜和西班牙小吃“Tapas”混搭在一起;“Crosnut”,集羊角面包(Croissant)的層次感和甜甜圈(Donut)的甜味花色於大成,是沒什麽大問題的。因為核心產品沒有變,服務沒有變,有了新想法,用原來的生產流程就能出產品,借用個融合的概念而已。

但公司跨界畢竟不同一個廚房出菜,基業常青的企業也不是三天兩頭換方向投資投出來的。

(作者來自五百強公司,歡迎來信liwenfangwei@163.com與作者交流)

小米 大米 美的 企業 玩得 得起 起跨 跨界 界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8103

馬來西亞零吉就爆鑊甘 深港通仲玩得落 中環客

來源: http://hkcitizensmedia.com/2016/11/26/%e9%a6%ac%e4%be%86%e8%a5%bf%e4%ba%9e%e9%9b%b6%e5%90%89%e5%b0%b1%e7%88%86%e9%91%8a%e7%94%98-%e6%b7%b1%e6%b8%af%e9%80%9a%e4%bb%b2%e7%8e%a9%e5%be%97%e8%90%bd/

當人民幣已經跌破九算果陣,似乎無阻港交所一眾偉人嘅雄心壯誌,係要快啲搞深港通。一方面,可能有人以為透過深港通可以泵水,但另一方面,中環客懷疑有領導啲錢要走先,所以港交所唔理三七二十一,都要下個禮拜開通深股通。

北京啲大官睇咗乜數據,要急住俾自己啲錢走,中環客唔知。但中環客睇馬來西亞嘅外匯儲備,零吉被人大狙擊而重演亞洲金融風暴翻版,就一啲都唔出奇。

image
零吉
據 IMF 講,馬來西亞如果要捍衛零吉匯價,手頭上嘅外匯儲備,一定要夠冚短期外債,至少要摣住1188億美金儲備, 零吉至叫穩陣,但依家大馬摣住嘅彈藥得983億,爭成205億美金,如果中環係大鱷,仲唔沽爆你?仲要IMF點名三個唔夠彈藥自保嘅國家中,政局最不穩就係馬來西亞,上個禮拜至喺吉隆坡搞完「乾淨選舉運動」,成個吉隆坡都係人,情況好似佔中咁樣。土耳其都係

馬來 西亞 零吉 吉就 就爆 爆鑊 鑊甘 深港 通仲 仲玩 玩得 得落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4990

【旅遊籽】台北親子館 港人玩得 高質免費playgroup

1 : GS(14)@2016-01-14 13:31:44

住在龍潭區的劉麗萍,每兩個星期就會帶兩歲的兒子到親子館玩。她認為親子館的玩具不時更新,比起在家玩相同的玩具好。



【旅遊籽:遊俠仗義】在香港,做人難,做細路都唔易。就算沒有興趣班要上,有時想玩都無地方玩。香港遊樂場協會一項調查顯示,本港公共遊樂場不足、設施無趣,加上大部份設於室外,落雨就無得去。反觀台灣,為吸引居民生育,2011年起提倡公立「親子館」,為0至6歲小童提供免費、安全的活動空間。親子館設於室內,避過風吹雨打拐子佬,設施全部度身訂做,按年齡分遊樂區,玩具由外國引進,更有幼兒教育導師及社工駐場,寓玩於學,同時觀察小朋友有否發展障礙,等同付費playgroup水準,卻不收分毫,更歡迎遊客參與。現時台北市已達到一區一間的目標,全台各縣市爭相仿效,讓更多孩子有玩的權利。


親子館在台灣有幾風行?參選總統的蔡英文就於桃園競選總部開設「小英親子館」,對手朱立倫則擔任新北市長期間,於區內廣設公共託兒所及親子館作為政績。面對生育率低的問題,全面為年輕父母提供更好的配套,固然為了拉票,但不得不說,這確是人人稱讚的德政。回帶幾年前,情況卻非如此。其實早於八十年代,台灣已有私營親子館,但屬收費形式,較像有錢人的兒童會所而已。公立的兒童遊戲房呢?不是沒有,卻像香港市政運動場的兒童遊戲室,設施落後、沒有顧及各年齡層的孩子需要、遊戲亦欠親子或教育意義,以至備受冷落。公共親子館的成立,多得有心人一直堅持,主力回收二手玩具的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就是推手之一。「當初的想法是,為甚麼每個社區都有游泳池、健身房,卻沒有專為兒童而設的玩樂空間?」協會創辦人蔡延治教授一直認為,玩玩具,是孩子的權利,而照顧孩子,不只是一個家庭,而是整個社會的責任。但與其為一個孩子買很多玩具,倒不如為他們建立公共空間。透過一起共玩,不只有更多玩具選擇,同時學到分享、減少浪費。於是她一直向政府部門游說,終於在2011年,第一座公立親子館於新北市落成,幾年間已達到一區一館的目標,可見相當受民眾歡迎。



年紀小的小孩,還不宜玩室外遊樂場的大型滑梯,這裏有塑膠製的,滑道短較安全。

館內玩具均為外國進口的優質玩具,用料及安全都有保證。

0至1歲的嬰兒區,全部玩具都以軟膠包裹,以免還在爬行階段的嬰兒撞傷。



按年齡分區 玩cosplay學打工

落成不足一年的桃園中壢親子館,由玩具圖書館協會協辦。在一棟像我們市政大樓、六層高的社福中心內,乘電梯上去,升降機門一開,佔地6,400平方呎的兒童天地呈現眼前。見慣香港豆膶咁細的市政兒童遊戲室,感嘆台灣的孩子未免太幸福。入內後,小朋友會按年齡分成0至1歲的嬰兒區及0至3歲的混齡區,而3至6歲的區域於採訪時尚未開放。這樣既能保護還在爬行階段的嬰兒,又可按智能發展,配合提供相應的玩具。玩具都分幾個主題,如智能區的積木、拼圖、工具箱,就要小孩用手動腦;扮演區就有廚師、警察服裝,讓他們從角色扮演,學懂社會上的各行各業;而體能區則有玩具車、滑梯,用來訓練肌肉。叫得做親子館,家長必須陪同入場,入場人數限於30組,一個兒童最多由兩個大人陪同,以90人為限,沒有國籍限制,遊客也可來玩。採訪當日是星期六,人流很多,門外早已有幾個家庭等候。嬰兒區一邊很靜,只有一位爸爸正在哄兒子睡覺。歡樂的聲音都從混齡區傳來,十多位小朋友在跑跑跳跳,像兩歲的田喆安,騎完吹氣小馬,轉頭又換上安全帽、穿起螢光衣扮工人,忙得不亦樂乎。「這邊很多小朋友來玩,我只有他一個兒子,想他多跟其他小朋友接觸,融入群體,而且玩具又不時更新,帶他來這邊玩,比在家裏玩固定的玩具較有趣。」住在龍潭區的劉麗萍,是田喆安的媽媽,幾乎每兩個禮拜都會開半小時車,帶兒子到中壢親子館。其實不只小朋友有伴,新手家長也把這裏當成交流育兒心得的基地。



親子館內的玩具經職員精心挑選,大多有助孩子學習。

親子館幾乎每日舉辦不同課程,駐館老師透過勞作、體能訓練等各種遊戲,讓小朋友從中學習。

館內除了有為小朋友而設的活動,也有為準爸媽而設的產前準備課程。



透過角色扮演,讓小朋友認識社會上的各種職業。

男孩們最愛玩的兒童車,可以訓練小孩腳力,又不怕跌倒。

親子館強調非託兒所,提倡「親子共玩」,孩子必須有家長陪同入內。



職員全有專業學位 觀察小孩成長

對一眾媽媽而言,輔助設備亦相當重要。一位曾帶兒子到台北親子館的港媽,就於論壇留言大讚:「裏面有育嬰室,餵奶房有兩間,換片板有一塊,仲有熱水機畀人沖奶,環境非常乾淨冇異味。」除上述以外,這裏的洗手間,也特別為小朋友設成適合的高度。另外,相比起一般市政、民營遊戲室,公共親子館的最大分別,是具教育功能。駐場的工作人員,全部持幼兒教育或社工學位,館內的空間佈置、玩具設計、以至部份手做玩具,都由他們一手包辦。他們又會設計一些適合小朋友的課程,由美勞創作、體能訓練、語文認知、故事繪本等,透過趣味性活動寓玩於學,針對的不只是小朋友,還有陪同的家長。「其實很多大人根本不懂得跟小朋友玩。我們是社福機構,不是託兒所。教社會怎樣親子共玩,比幫他們當保母更重要。」於台南大學念幼兒教育的許銘真,在這裏當老師,除了教課程,他們還會不時觀察小朋友,有否發展上的障礙。「記得有一位小朋友,來的時候總是到處亂跑,不聽話。當他跟其他人玩時,又會把人家推在地上。我們就想,他是不是有情緒問題?」有話未必直說最好,家長都是敏感動物,劈頭一句說他們的孩子有問題,並非人人能接受。很多時需要旁敲側擊,跟家長聊天,慢慢了解其家庭背景。「有些例子,可能是來自弱勢或單親家庭,對孩子的成長做成影響。我們會給家長介紹一些講座,先讓他們有個概念。如有需要,再轉介給早期治療中心、家庭服務中心提供協助。」由普通不過的遊戲室,昇華至有教育意義、社會責任的機構,親子館逐漸成為台灣社區不可或缺的一部份。短短五年,台北市12區已設有13間親子館,至今服務超過37萬人次。而人口較少的桃園縣,亦已有5間,並計劃於明年,達到「一區一館」的目標。更難得的是場館多由閒置空間、舊校舍改建而成,減少浪費。這年頭,無論港台,年輕人也面對樓價高企、置業艱難的問題。多一點高質的免費資源,對剛成立的家庭來說,能幫上很大忙。





駐館老師許銘真,從台南大學幼兒教育系畢業。

家長洪崇榮一個月來五、六次,讓孩子選擇想玩的玩具。




桃園縣中壢親子館

地址:台灣桃園市中壢區元化路159號時間:星期二至六,9am-12pm、2pm-5pm(星期日休息)電話:+886(0)34251620網址: http://www.taoyuan-parent-child.tw



台北市親子館總合網

(每區最少有一間,以下為中正區分館)地址:台北市中正區三元街131號1樓電話:+886(0)223326131時間:星期二至五,9:30am-12pm、2pm-5pm星期六、日,9:30am-11am、1pm-2:30pm、3:30pm-5pm(閉館前30分鐘最後入場,星期一及公休日休息)網址: http://parent-child.taipei註:親子館不收入場費,毋須為台灣居民,遊客亦可入內。部份分館需提前網上預約。




Travel Memo

機票:HKExpress飛台中,來回機票連稅由HK$921起(網址:http://www.hkexpress.com)匯率:1港元約兌4.29台幣



部份圖片由中壢親子館提供鳴謝:HKExpress



記者:甄俊宇攝影:潘志恆編輯:李寶筠美術:楊永昌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0114/19450269
旅遊 臺北 親子 港人 玩得 高質 免費 playgroup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4190

【動畫】返工好孤僻放工玩得激 呢種人最出色

1 : GS(14)@2016-11-08 05:46:40

內向跟外向,有時可以扮。但無定向者就最有錢途。



性格究竟是外向好,還是內向着數一點好呢?大家想到性格外向的人,大概會聯想到這個人陽光開朗的一面,喜歡群聚,有說不完的說話,也說得上談笑風生,至於內向的人總喜歡獨個兒,做人沒甚麼野心,不喜團體活動,就算偶然參與,也喜歡跟隨者的角色多於領導者的角色等等。



性格內向外向,本無好壞,只是生活態度。內向的人一般自得其樂,獨個兒讀書練字聽音樂就已經很快活,但也一點不覺得孤獨。大概內向的人多用腦,所以主管思維的前額葉(prefrontal cortex)就比較發達,科學家指他們總是思前想後,不過有抑鬱和焦慮的風險就相對較高,這也是人之常情。相反,極度外向的人前額葉不怎麼發達,說明他們懂得及時行樂,不會太多顧慮。大家或許認為,在職場上外向的人比較有優勢,因為他們大都積極主動有野心,美國著名學府華頓商學(Wharton School)的心理學教授兼暢銷書作家Adam Grant卻不這麼認為。他在調研中分析了340位電話銷售員的表現,最後發現性格偏內向的,平均每小時賺120美元,而外向的平均賺125美元,不比性格內向高出很多,反而在中間被形容為「無定向」或雙向(Ambivert)性格的人,表現最好,每小時賺208美元之多。在2013年發表的報告中,Adam Grant解釋無定向的人會停下來細心聆聽客戶的心聲,不似極端外向的只管hard sell而沒有人家說的份兒,這也是他們比外向銷售員優勝的地方。然而是否外向就一定沒有優勢,這個得看情況而定。Adam Grant和同事 Francesca Gino去年在Harvard Business Review發表了一項調查,當中比較了一連鎖pizza店57間分店,發現外向領導帶着一群內向員工,盈利比內向的領導高16%,然而外向的員工若果由外向上司帶領,盈利卻不升反跌14%,可見工作表現是人夾人,而且跟性格的組合有莫大的關係。換言之,內外兼備的無定向型性格,更能適應不同情況需要。假使你上班時是自閉仔超孤僻,下班之後卻又玩得很激,或許真的要大大的恭喜你,因為說不定你內又得外又得,將來名利雙收,成就垂手可得。參考資料:
Buckner RL."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amygdala-medial prefrontal anatomy link negative affect, impaired social functioning, and polygenic depression risk." J Neurosci.2012 Dec12;32(50):18087-100.
Grant AM."Rethinking the extraverted sales ideal: the ambivert advantage." Psychol Sci.2013 Jun;24(6):1024-30.
Gino, Francesca.“Introverts, Extroverts, and the Complexities of Team Dynamics.” HBR.org, March16,2015.記者:陳以恒



華頓商學院知名心理學教授Adam Grant認為性格跟營銷有直接關係。 互聯網圖片

性格收入關係圖。銷售員的性格越靠左越內向,越靠右越外向,兩個極端,收入都偏低。 互聯網圖片

Adam Grant從管理心理學角度,在暢銷書《Originals》中剖析成功人士必備的心理要素。互聯網圖片

想輕輕鬆鬆健康?,記住留意健康蘋台
http://health.appledaily.com.hk/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1108/19826002
動畫 返工 孤僻 放工 玩得 得激 呢種 種人 人最 出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4487

【玩得媽】58歲踩板潮媽陪女唱K 「我還未老!」

1 : GS(14)@2017-05-14 10:51:52

從小到大,米粉跟她的媽媽(娜娜)總是形影不離,今次米粉就專誠帶娜娜去一試踩板,最適合貪玩的媽媽。



從小到大,米粉跟她的媽媽(娜娜)總是形影不離,就連跟朋友的聚會都會帶她一起。如此親密的母女關係,皆因娜娜一點母親的架子也沒有,她從來不會強調自己是母親,亦從不會日夜叮嚀女兒甚麼該做、甚麼不該做。一大班朋友開派對、唱K喝酒是常識吧?但米粉卻是一個不會喝酒的女生,然後便是母親大人出場的時候—幫忙頂酒。問到娜娜是否特別愛喝酒,娜娜便替自己辯護說:「唔係我鐘意飲酒,而係我覺得咩都要去嘗試,思想開通既人先至唔會老!」娜娜跟女兒的朋友亦十分投契,米粉表示:「有時傾到我要截停佢,一大班人傾成人話題,聽到自己既阿媽都傾埋一份,感覺怪怪的。」娜娜聽罷,笑著插嘴:「有乜問題,全部成人嚟㗎嘛!」嗯,又有道理……娜娜雖然貪玩,但亦有母親對子女無微不至的一面。她閒時為家人做飯,聲稱煮得一手好菜。隨即,米粉擺出一副「當堂嚇一跳,然後得啖笑」的樣子,反應甚大:「嘩,最經典一定係『榨菜芝士腸炒青瓜』,聽到已經唔開胃,不過菜式都唔係最重要,係味道出咗事!」一聽菜式名,已十分好奇如何得出這配搭,再問到平日如何烹調,娜娜竟說是全靠味精,理所當然地道出煮菜當然是要用味精。不過,對於如此特別的一道菜,娜娜就再三否認:「緊係無煮過呢道菜啦!」媽媽煮的菜,米粉就未必懂得欣賞,但米粉卻認為:「邊個話媽媽就一定要煮菜好食?就算佢煮得唔好食,都唔係問題既,又要切、又要洗同煮,呢啲都係心機嚟㗎嘛,唔係奉旨㗎!」



如此親密的母女關係,皆因娜娜一點母親的架子也沒有,她從來不會強調自己是母親的身份。

娜娜跟女兒的朋友亦十分投契,每次跟朋友的聚會都會帶媽媽一起。

娜娜雖然貪玩,但亦有母親溫柔、安靜的一面。

部份器材提供:滑板城SkateCityShop記者:莊芷君攝影:王國輝2017果籽繼續認真知味。識買惜用。行以求知。好事多為。重修舊好。緊貼果籽報道,即like:http://fb.me/AS.AppleDaily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514/20020447
玩得 得媽 58 歲踩 踩板 板潮 潮媽 媽陪 陪女 女唱 我還 還未 未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299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