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騰勢無勢難騰

http://www.cbnweek.com/yuedu/ydpage/?raid=1829
「績效獎降18%」的通知讓比亞迪近18萬名員工在端午假期後的第一個工作日就遭遇了壞心情。


  與戴姆勒合作的純電動車項目—「騰勢」項目組也受到牽連。一位內部員工透露:這個成立僅兩年,三個月前才正式發佈品牌的新公司,已有不少包括研發在內的員工辭?職。


  比亞迪員工的工資大致由基本工資、附加工資、績效獎、加班工資等構成。此次從6月至9月持續四個月的降薪,把原本佔基本工資33%的績效獎額度降為 15%,最高級別—A級員工的績效獎則降為0。按照2011年全年支付薪酬69億元來計算,此舉預計將為比亞迪減少約3億元的支出。


  對於一家處於泥沼中的公司來說,減薪是不得不做出的決定,但很有可能是最壞的決定—那些更有能力的員工可能會就此離開公司。


  但比亞迪很缺錢,它為此還剛剛發行了30億元5年期的公司債。缺錢的原因在於業績始終沒有多大的起色。


  比亞迪第一季度的財報顯示,今年前三個月公司實現淨利潤2704萬元。這僅是去年同期的約1/10。


  而被比亞迪寄予翻盤厚望的「騰勢」也並未顯示出任何優勢。


  按照2012年北京車展時發佈的規劃,騰勢將於今年下半年開始進行量產的準備,上市時間則定在了2013年年?底。


  但蹊蹺的是,從生產基地到銷售網絡,有關騰勢的一切細節至今仍不明朗。就連預計年產量5萬台的數據,也是在韓國LS線纜公司宣佈將在未來五年為騰勢配套供應26萬輛電動車的高壓線束後才被推測出來。


  如果數字屬實,這將會是一個頗為激進的目標。要知道,比亞迪現有的兩款新能源車—F3DM和E6眼下的年產量只有各千台左右,而2011年國內純電動汽車的總銷量為5579台,技術相對成熟的混合動力車只售出2580台。


  此外,到底將由哪個工廠生產至今也不明朗—是借用生產比亞迪首款純電動汽車E6的深圳坪山工廠,還是將另設工廠來生產騰勢—騰勢此前曾希望可以擺脫與比亞迪的某種聯繫。


  騰勢市場部的相關人士對《第一財經週刊》稱,「在深圳生產的可能性最大,但會另闢獨立生產線來生產DENZA品牌產?品。」


  騰勢品牌的經銷商募集過程也顯得低調並且小心翼翼。騰勢在其官網發佈的招商信息顯示:北京、深圳、上海、?杭州、廣州、?合肥—這些大多已經出台具體 電動車補貼政策的城市被列入優先考慮範圍,第一輪報名最遲將於8月底結束。但對於總投資金額、流動資金量等,招商信息中都未做任何明確規定—這並不常見。


  據《第一財經週刊》瞭解,騰勢品牌4S店所需的土地面積大致在3000至4000平方米左右,與另一合資自主品牌—啟辰規劃中的中型及小型店舖的面積相當。而投資金額則需要根據經銷商自身情況及當地的汽車消費情況,由經銷商和騰勢具體敲定。


  一位已經報名騰勢項目的北京比亞迪經銷商告訴《第一財經週刊》,騰勢項目的招商從4月北京車展時啟動,重點考慮從目前比亞迪和奔馳兩家現有的渠道商中招募經銷商,但就廠家的商務政策、年銷量目標,他表示「中方和德方還在談,具體細則廠家也還沒確定。」


  廣州地區的一位比亞迪經銷商評價稱,「廣州沒有深圳對純電動車12萬的補貼政策,E6在廣州的銷售局面還沒打開,對騰勢項目信心不足。」


  這從比亞迪內部的銷售數據中也可看出,今年1月至5月E6的月銷量最高不超過130台,普遍在100台左右徘徊。其中,以企業名義購買的居多。


  「如果廣州可以和北京一樣,施行純電動汽車不搖號直接上牌政策的話,對騰勢項目會更有信心,」上述經銷商?稱。


  廣州在6月30日21時突然宣佈對中小型客車進行配額管理,7月1日零時實施,現在還未提及針對電動車的細?則。


  「政策的不確定性制約了新能源汽車的發展,」LMC汽車諮詢公司的亞太區汽車市場研究總監曾志凌對《第一財經週刊》說。


  從2009年首次提出開展節能與新能源汽車試點以來,不論是補貼對象,還是補貼金額及方式,國家及地方政策都發生了改?變。


  以油電混合動力車普銳斯為例,因為此前被歸於「節能汽車」類別,只能享受3000元的補貼,而若《節能與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2012—2020 年)》順利出台,其將獲得車輛購置稅、消費稅和車船稅減半—約2萬元的優惠。另外,由於此前的補貼是採取由廠家和經銷商先墊付,而後向政府申請返還的形 式,廠家大量資金被佔用直接影響了其發展新能源汽車的積極性。


  「這種不確定性將直接影響新能源汽車的研發,」曾志凌說。比如產品定位,王傳福曾表示:騰勢的品牌定位將高於E6。經銷商估計其售價將超過40萬元,而優惠的變化、各地傾斜政策的不一決定了騰勢無法對其目標客戶群有明確的定位。


  曾志凌同時認為,純電動汽車的瓶頸在於充電樁等配套基礎設施的不足。「未來5至10年,如果最關鍵的基礎設施得不到大力推廣,私人購買純電動汽車的量不會有明顯提?升。」


  生產形式不明朗、經銷商熱情不高、定價可能將超預期、電動車的配套不完善—騰勢要相騰飛,看起來一點也不容易。


騰勢 勢無 無勢 勢難 難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825

張宗永﹕廣東省有財無勢

1 : GS(14)@2018-02-04 21:25:57

【明報專訊】人大會議曲終人散,會後公布的經濟數字,廣東省再次榮登中國經濟第一大省,GDP接近9萬億元人民幣,等同於俄羅斯。在31個省、直轄市和自治區中,GDP首5名分別是廣東、江蘇、山東、浙江及河南。但是我們廣東人也不可以只單往自己臉上貼金,廣東省生產值有相當的部分是來自深圳這個由外來人建造的城市。

雖然廣東經濟實力雄厚,但廣東人在中央政治局的實力卻是非常under-represented。中央政治局常委中,論籍貫,陝西和安徽各有兩名、河北、浙江及山東各一名。 再看政治局其餘的18名委員,福建的佔3名,上海、河北、浙江及山東各兩名,北京、江蘇、湖北、陝西、甘肅、江西、河南各一名;廣東人是付諸闕如。

一省GDP近9萬億 等同俄羅斯

廣東省曾經出產不少革命先烈,最著名的當然首推半個「海龜」的孫中山。新中國成立之後,葉劍英元帥算是曾經擁有最大政治權力的廣東人。但自葉家淡出政圈之後,中央不成文的規例是省第一把手的省委書記不會由廣東人出任。中央可能擔心山高皇帝遠,兼且廣東接近港澳,受外國勢力影響較多。廣州出版的《南方周末》亦是內地比較自由兼具影響力的媒體。

中央政治局常委 粵人付諸闕如

回頭說經濟統計數字,10多年前我有一次聽過劉遵義教授的演講,劉教授是計量經濟學(econometrics)專家,對統計數字別具卓見。那次會上,他提出如果你將所有中國省份的GDP加起來,永遠是不會等於全國的總和,原因是窮的省份往往將數字作大以增名聲;富有的省份領導人倒傾向將增長率少報,以免因為做出來的成績太好被調職往其他省份替國家效力。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盤算,所以這盤帳加起來永遠是有點糊塗。

2017年的各地GDP數據發表後,很快就有3個地方政府被發現數字灌水,這些省份分別是遼寧、內蒙及天津市。當然,外界一般相信「3」這個數字本身也有點虛。

[張宗永 翼之聯想]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0994&issue=20180202
張宗 宗永 廣東省 廣東 有財 財無 無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773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