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回收瀕死香港變垃圾港

2008-10-30  NM




金融海嘯不僅沖散股市,連回收業也受牽連。商品價格由年頭大旺,到下半年突然急跌,香港廢料價格也暴跌三至九成,甚至無法出口。各區貨物起卸區近月紛紛出現垃圾堆積而成的紙海鐵山。

業界估計,若情況持續,下一步是通街廢料無人執,甚至逼爆垃圾站以及堆填區,而目前靠撿破爛為生的十萬低收入人士,亦隨時手停口停。

最近維港兩岸出現不少紙海鐵山。

一向繁忙的觀塘貨物裝卸區,過去一個月一片死寂,運送廢紙往內地的內河船,一艘艘泊在岸邊,岸上卻一片爛紙海,無人問津;要看鐵山可到青衣海旁的和泰廢鐵回收場,那裡擺了超過十萬噸廢鐵,鐵山堆完一座又一座。

廢料囤積,皆因內地循環再造業生意大跌,他們減收甚至停收香港廢料。好像廢紙,價格由八月高峰期一千七百五十元一噸,跌至現在四百元一噸,奧運前回收業人人笑指廢紙變銀紙,現在卻面臨前所未見的逆境。

「八 月至九月初,可以出口萬幾噸廢紙,到今個月得番七千噸!」順和廢紙公司老闆邵振明慨嘆。順和是福和以外,香港最大的回收、出口及在內地設廠再造廢紙的一條 龍公司。邵說他從事廢紙回收卅八年,這次「回收業海嘯」最慘烈:「內地逐間逐間製造廠執笠,直接影響我哋生意,單係一間玩具廠,裡面由說明書、包裝紙至紙 皮箱,都用廢紙循環再造;佢哋一間倒閉,我哋好大劑,何況而家唔止一間!」

內地工廠在人民幣升值、新勞動法令企業僱員成本大增的情況下,早已積弱,金融海嘯一淹至,不少廠房更因銀行拒絕借貸而爆發倒閉潮,根據中國海關數字,今年一至七月有五成二玩具出口企業已倒閉。

香港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副會長劉耀成說:「廢紙出口市場九成係內地,九七金融風暴中國唔要紙,我哋去泰國、菲律賓、印尼等地;但今次係世界性金融危機,全部閂晒門,原料要求大減,我哋訂單少咗七成。」

跟 廢紙比,廢鐵價跌得更殘,奧運前國際商品大旺,鐵價炒至四千五百元一噸,怎料半個月後降至四百元一噸,大跌九成一。原來國內各地地產基建業減速,鋼鐵等建 材需求下降,中國鋼鐵工業協會不斷收到來自各地鋼廠的減產及停產報告,當中包括武鋼及唐鋼等大型企業。連本港唯一鋼鐵廠紹榮鋼鐵,主要以本港建築地盤及海 外訂單為主要市場,也因訂單不足,一度停產數天。

在港擁有十個鐵倉、自設碼頭出貨的迅祥集團,佔全港廢鐵出口六成,是廢鐵回收商的龍頭,老 闆陳健雄說現在只有捱:「船隊、車隊、超過三百萬元美金的切割機等我供養,呢度有好多開支,只要有人要鐵,幾平我都去。」但即使賤賣,廢鐵也少人要,「由 奧運時一個月有過億元生意額,而家得番二千至三千萬元。」陳說若經濟持續差,可能會裁員。

入行掘金反中招

業界龍頭還可以吊鹽水頂住,但下面一班中小型回收商馬上進入冰河時期。卅五歲的肥強因看好回收業,近年加碼投資,跟拍檔在葵涌打磚坪街合資開回收公司。

「我 中學未畢業就入行做回收,本來一支公揸車四圍收買爛銅爛鐵;前兩年市況好轉,多人丟垃圾,又多番啲地盤,廢五金廢鐵多啲,賣價又好;我發大嚟做,買三架 車、請六七個夥計,自己同拍檔坐喺鋪頭接生意。」肥強說:「呢條街我係第一間回收公司,不出兩年,成條街開咗五間,好多人都加入環保回收呢行。」好景不 常,一場金融海嘯把他的美夢打碎。

肥強公司的營業額由年初高峰時每月二十萬元,跌至十月的七千元。肥強唯有裁走公司六至七名員工,打回原形。「間鋪每月要俾萬幾蚊租,只有裁員,街尾有兩間已經執咗。」肥強說。

香 港環保回收業總商會主席羅耀荃更悲觀,估計新年後只剩三成的回收商繼續經營。他說,上半年好景時,出口商什麼都收,油罐、鋁罐、食物罐,連影印機整部都 收,「而家一係唔收,就算收都左揀右揀,油罐、食物罐唔要,嫌雜質多;影印機要拆散晒先收;就算醫院病床都要拆晒木板、膠板出嚟先收。」廢料價格太低,他 唯有將部分先放在倉內,等恢復收貨後再賣,如堆無可堆,就只有拿去堆填區,但廢紙擺得久會發霉,有得賣就賣。

百磅廢料卅蚊

香 港環保回收業總商會指本港目前環保業有十萬大軍,除了肥強這樣的經營者,還有一班拾荒者,他們不少是只靠生果金為生的公公婆婆,每日靠拾荒賺取微薄生活 費。在葵涌居住的龐婆婆,八十六歲,體重僅八十多磅的她,每日卻要執一百一十磅垃圾去賣,街坊、茶餐廳、便利店見她可憐,送她爛銅、爛鐵、爛紙皮去賣,可 惜百多磅廢料,好景時賣得六十元,現在只卅蚊。

「有時賣得多啲錢,會去街市買半條魚蒸嚟食,搭啲菜,都可以食幾餐;而家卅蚊一日,唯有夜晚去菜檔執爛菜食。」龐婆婆四十五歲喪夫,無兒無女的她現在每月拿的生果金只夠交公屋屋租,她愛自食其力,雖然白內障致左眼失明,仍不願伸手問政府拿綜援,每日十多個小時在街上拾荒。

「幾 個月前一個汽水罐可以賣一毫子,而家要三個先賣到一毫,我邊有咁多罐呀?辛辛苦苦抬個油罐嚟,又話出口商唔要油罐,嫌裡面好多油。」採訪當日她屋漏偏逢連 夜雨,「我日頭瞓覺,夜晚去七十一呀、茶餐廳門口坐,等人俾垃圾我;有時茶餐廳老闆好心會送盒飯、送碗湯俾我食,點知俾衰人搶走我盒飯,連我一百個汽水罐 都搶埋,而家都未有嘢落過肚。」

綠色力量行政總幹事文志森形容,回收業生意癱瘓還會引致垃圾問題,「香港的回收業某程度上幫我哋解決了不少 廢物問題,而家有貨無市,班公公婆婆唔去執,廢料無人清理,好嘅放喺垃圾站,唔係就丟喺街度,或回收公司一直儲起,等好價先放,會形成衞生問題。紙蛀到有 蟲,油罐鐵罐積水滋生蚊蟲。廢料無法循環再用,好快逼爆堆填區。」

回收 瀕死 香港 垃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330

一個神奇的故事:瀕死小公司竟然一夜搞定1000萬,還融了2900萬美元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510/149797.html

黑馬說:一群原本散落在各地、獨自前行的創業者,通過黑馬營聚集到一起,發生了人生與事業的轉折,他們如何找到更高的山峰去攀登?

文 | 本刊記者 鄒蔚
編輯 | 王冀

一夜之間搞定1000萬


多年之後,李元仍然不會忘記2014年冬天的那個夜晚。

“那天我們班上完課,大家組織小型聚會,二三十個同學在一起喝酒、談人生、談創業,特別開心。當時有個環節,每個人分享自己在創業過程中最困難的一個事情。輪到我了,我說當下就是最困難的時候,(2015年)1月1日有一筆貸款就到期了,大概1000多萬,如果在那個時點不能融到錢,或者沒有現金進來,我可能十多年的努力就沒了,壓力非常大。”

李元是北京樂寵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以下簡稱樂寵)。這家公司圍繞著寵物做生意,包括寵物用品電商、寵物社區等。李元在行業深紮了十多年,不止一次經歷過項目失敗,但這次無疑是他創業以來最危險的時刻。

很多人站起來表態,“這個事情我們幫你解決”。他們當場湊錢給李元償還貸款。這群剛在黑馬營相識的同學,給李元提的唯一要求是:必須競選班長。

同學們的支持讓李元平靜了不少,但他還在做著最後的努力。去年12月下旬,樂寵獲得了新希望集團的投資意向。“第二次課選班長那一天,在上午新希望的決策會上,我們這個項目通過了,下午就選班長,我原本準備了演講稿,但一上臺就不知道該說什麽,就把那天晚上的故事又講了一遍,很多人都感同身受,它其實是黑馬兄弟拼死相救的精神在我們班的一個體現。”

最終,李元得到了大部分的選票,當選為黑馬營第十期二班的班長。很快,來自新希望集團2900萬美元的C輪融資到賬,李元熬過了他創業以來“最長的黑夜”。

“這是一次戰略投資,新希望可能利用我們的積累——包括電商、移動社群、大數據——很好地切入這個行業。”李元說,樂寵不僅獲得資金註入,還有供應鏈上的資源整合。

重新聚合

33歲的王樂強是創業十多年的“老手”,最近一個月沒少往其他城市跑。他自從把公司交給聘請的總經理之後,就迷戀上了去不同城市拜訪同學的日子。這種拜訪不是簡單地喝茶、聊天,而是就創業項目、突破瓶頸、上市進行深度的、無保留地思想碰撞。

王樂強是福寶貝創始人,他專註於兒童手工娛樂領域,他說自己是徹頭徹尾的理想主義者。在黑馬營,他為聽了陳年、黃怒波、李亞鵬的演講而激動,而過去他一直窩在鄭州創業,跟諸如姐夫、大學同學這樣的股東說理想,沒人搭理他。

一次課上,陳年問他們,你們最艱難的時刻是什麽?陳年講了自己把凡客從兩萬人裁至三百人的故事。“以前遇到困難,我一直安慰自己,堅持,等做大了就好了。聽完陳年講的課,我對堅持有了新的理解和定義,我也知道當我的企業越來越大時,也一定會經歷和同學們甚至陳年一樣的困難,有可能蹲監獄,有可能想跳樓,有可能不敢面對,但我仍然會堅定不移地在創業的路上走下去。”

4月15日,王樂強“流竄”到了北京,和十期二班的同學、西普學院創始人王建見面,探討公司上新三板的問題。此前,王建的一家公司成功登陸了新三板。“我之前找過券商、會計師事務所仔細研究過這個問題,現在再來找同學——沒有利益關系,再聽他講一遍,這事我就定心了。”王樂強說,未來他還將更頻繁地出現在北京。他會在北京設立團隊開發兒童社交App,“這也是同學鼓動的,他們還提供了辦公室。”

“找同類”,這是王樂強參加黑馬營的初心,“就像醜小鴨找到了白天鵝,以前創業是一望無底的深淵,在這一刻我踏實了。”當天夜里,王樂強要見兩位投資人,他們都是十期二班的同學幫忙介紹的。

黑馬營十期二班總共有70名學員,都是創始人。截至4月3日,總共有15位學員的公司獲得了A輪以上(含A輪)融資。有意思的是,去年在蘇州,十期二班開了一次私人董事會。“那次私人董事會的結論是:要麽你把自己幹掉,雇個總經理來幹;要麽你把公司賣了,重新再做一個。我以前覺得自己挺牛逼的,但是上完第一次課,很多人都感覺井底之蛙跳出井了,以前的自信突然崩塌,特別恐慌。”王樂強說。

那次私董會上,李元問王樂強如何選址,客單價、頻效、商場層次結構是什麽?王樂強一個都沒答上來。“我以前從沒考慮過這些問題”,王樂強說,“過了一段時間,我重新建立了自信,不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無論多大的困難都可以挺過去的那種自信。”

把心搞大,是王樂強最深的感受。以前,他認為自己的事業就是按部就班地把規模擴大,最頂峰可能達到百城千店的目標。當他學習了黑馬營傳授的“重度垂直”理論之後,發現兒童手工娛樂市場其實更大——過去,他只是把店開在大型商場里,而現在他發現住宅小區的兒童社交是一個巨大的未開發市場。

李元也經歷了思路的轉變,他的公司完成了從擴張到收縮的轉型,專註“電商-社群-線下”的O2O模式。“通過在黑馬營學習,我意識到單點突破是正確的。現在我做好這100萬粉絲就夠了,不用想得太大,這就需要很好的產品,而原先我做的產品太多了。”

王樂強和其他同學經常勸說李元,以他的能力去做一個更大的領域,公司價值會比今天做寵物公司大得多。但是,李元告訴他們,做寵物公司是自己的夢想。“我們這群人就是這樣,手上托著夢想,同時在實幹”,王樂強說。

類似的同學還有很多。

王文鋼比李元、王樂強年紀大不少,但他的夢想是給中央電視臺大樓套上“花褲衩”。王文鋼是優曼家紡創始人,從國外回來時,他和妻子馮軼被商店里賣的進口浴巾高昂的價格嚇到了。他們決定用一種較輕的方式切入一個很重但很大的市場。優曼家紡打破傳統家紡市場的分銷制,以互聯網為銷售渠道,將供應鏈上的用戶需求、設計、代工高效率地打通,讓家紡產品可以像服裝一樣小批量、多樣式、高叠代頻次地為用戶生產。

奇人還有張帥,他是微信服務號“請出價”創始人,這是一個被看做“最值錢”的C2B服務號,它在京東股權眾籌平臺上按照1億元的估值出讓10%股權,很快被全部認購。簡單來說,“請出價”將常規的商家標價、用戶購買的購物方式逆向操作,搜集用戶對一件熱門商品的價格區間,再以談判的方式和商家協商確定最低價格——往往低於常規渠道的標價。當交易沒有完成,定金會退還給參與者。張帥和十期二班的同學以及創業導師們分析、推演過各種模式,確立了現在的產品方向:聚焦幾類產品、偏重實物。

趙磊是合鑫生物創始人,這家公司專註於人體脊柱健康。通過黑馬營的學習,他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危險。“我們將脊柱康複設備銷售給醫院,出租給健康管理機構,運營很輕,這樣使得企業其實並不具備核心競爭力,因為醫院和健康管理機構完全可以直接引進這些設備,從而拋棄我們。”學習完重度垂直理論,趙磊決定延長服務鏈,以現有資源為基礎,打造“脊柱健康整體解決方案供應商”,直接服務客戶。

令牌連心

班上的同學彼此成為了創業潤滑劑和加油站。李元說:“很多話不能跟合夥人說,不能跟家里說,甚至不能跟自己老婆說的話,但我們可以跟同學暢所欲言,因為大家都感同身受。我之前比較封閉,其實應該更開放,應該努力尋求外界的幫助,而不能什麽事情都自己去扛。其實大家都一樣,我那點兒苦算什麽?”

李元當選班長後發現,班上同學的互補性很強。“像我這種做互聯網的人,其實內心深處會羨慕那些傳統的企業家,他們是實打實做起來的,而且戰鬥力很強,有韌性,敬業。班上有的同學每天5點鐘起床第一個到公司,最後一個下班,而且持之以恒在做。”

在黑馬營十期二班,每位同學都做了一塊木頭令牌,刻著各自姓名,當遇到獨自無法克服的巨大困難時,可以拿出令牌,全班同學都會盡全力幫忙,但這個令牌每個人一生只能使用一次。

“我們感覺心里有底了,做事情會更加放心”,王樂強說,“否則創業就像攀登懸崖,很可能一失手掉下去了,不知道會摔成什麽樣子。”不久前,班里一名學員的公司發生重大變故,從200多人縮減至3人,辦公室也從上海陸家嘴搬到了一間倉庫里。十期二班專門把班里的能人集中起來,成立了找錢組、找人組、找資源組,幫助這位同學對接各種資源。他們希望這個集體“永不畢業”,彼此成為各自人生中的一塊重要基石。

“創業不是為了活著,就是為了成功,我希望成為早教領域教父級的人物。”王樂強的聲音突然大了起來——他看到了自己一年之前完全不敢想象的風景。\版權聲明:本文作者鄒蔚,編輯王冀,文章為原創,本刊版權所有,如需轉載請聯系zzyyanan授權。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

一個 神奇 故事 瀕死 公司 竟然 一夜 搞定 1000 還融 融了 2900 美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4446

瀕死經驗

昨夜參加一個談「瀕死經驗」(Near Death Experience)和「臨終顯像」 (Death Bed Vision) 的講座 ,參加人數約有數百人,李嘉誠為贊助者之一。

三位學者談到死亡預感(Premonition)、迴光返照、靈魂出體,尤以「臨終顯像」列出之個案最有趣。

講座中談及很多個案的「案情」(如見到光、隧道、父母、配偶、天使、追魂使者......),以前在電台節目聽過,不過由三名學者遠道來港向公眾演講,可能屬香港首次。

一講者專訪問死者家屬和寧養院侍者,以死者臨終前說見到已逝世親人來接引為多數,一般都面容祥和,甚至興奮,毋懼死亡。

其中一個「有趣」個案是,某遇溺死亡的男子,報夢給其母道別,並囑母親不用擔心,他在「那方」很好。其母說,兒子在夢中形象是濕透的。

今天和父親飲茶,談及這個講座,勾起父親數十年前的往事。

其友之父從一次昏迷中醒來,向家人憶述他於昏迷中的奇遇。 

當時他肉體昏迷,意識卻走進「異度空間」,不久被人揪著衣領,並遭喝斥道:「做乜你響到架? 未到你個喎!」,然後狠狠給他一記耳光,他隨即驚醒,更活至過百歲才離世。

講者 Dr Peter Fenwick 答觀眾問題時說,知道死後並非萬事空,令世人不至只汲汲於自身利益,是他研究NDE的感悟。

附: NDE故事 (其中第一個故事Not Today 竟和父親今天講的雷同)
http://charcoal4.blogspot.com 祝君身體健康! 心想事成!
瀕死 經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6167

解密「企業急救大師」背後30年老外班底 他敢救瀕死黑莓 全靠這組王牌

2015-01-11  TCW

三度挑戰重整企業難題,黑莓總裁程守宗曾被CNN選為年度CEO,用團隊默契提高執行力,讓黑莓營收終止連九季衰退,觸底反彈。

逆轉勝,從來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卻有一個人,願意賭上自己的職涯、名聲,三度挑戰「企業重整」的難題。

故事的主角,是兩年多前接下黑莓(Blackberry)總裁暨執行長的程守宗。

二○一五年耶誕節前,程守宗給股東送上了大禮:第三會計季度營收約新台幣一百八十一億元,比前一季成長約一二%,是連九季衰退後,首度觸底反彈。其中,軟體服務營收年增率達一八三%,轉型終於有成效。

「的確,這是我做過最困難的企業重整!」他說,「但我就像是急診室裡的醫生,病患來時不問『為什麼』,只是迅速、冷靜的協助他。」

最困難,因黑莓市占率的快速隕落,二〇〇八年它是全球智慧型手機市占率超過四成的第一品牌,去年中卻已低於〇.五%;一度嚴重虧損,淪落到拍賣市場裡,而低價多功能的中國手機品牌傾巢而出,更讓它的復甦雪上加霜。

《華爾街日報》說,黑莓屢戰屢敗,連最支持它的美國白宮都打算棄用;外資高盛、企管顧問公司甚至是台灣同業,都沒人看好黑莓的重振之路。

卻有一群人,決心與他一起挑戰別人眼中的不可能。

11位成員中半數是老面孔

攤開黑莓的高階經營團隊名單,十一位成員中有五位是程守宗多年戰友,負責人資的執行副總裁惠特(Nits White-lvy)從程取得碩士後第一份工作就與他共事,企業工程事業群執行副總裁何比利更與程共事超過三十年。

若再加入中階主管,這次一起挑戰重整黑莓的老戰友們大約有四十人。在這群老外組成的團隊,與他共事時間最長有三十六年,後期加入的如黑莓營運長比爾德 (Marty Beard)也超過十五年。團隊專長從行銷、媒體公關、營運、人資到技術研發等領域,在程守宗的徵召下,陸續加入黑莓。

多數性格好戰,不在意薪水

「我們喜歡挑戰『重整企業』,它很困難,你必須有『好戰』〈competitive〉的性格,相信可以做到別人認為你做不到的事情。」兩度與程守宗一起重整企業的比爾德說。大樹底下好乘涼,從來不是這個團隊成員的選項。

然而,重整企業的工時長、待在虧損企業的薪水空間也有限,就算性格好戰,也不足以支持這群人長年跟著他。他們為什麼願意再參與企業重整?

「我一聽說John(程守宗英文名)出任黑莓執行長,就立刻打開電腦,下單買進黑莓股票(當時尚未加入黑莓),」比爾德透露:惠特則說:「二〇一四年John要我來幫忙,我立刻就答應了,連薪水多少都沒有問。」

這可不只是基於老友情懷,而是程守宗過去的成功經驗。

他曾把一家只剩下兩週營運現金的瀕危企業,讓德國西門子願意高價購併;也曾經讓外界認定「七〇%會倒閉」的賽貝斯(Sybasc),一年內就轉虧為盈(見表)。

要攻克重整難題,老戰友是他的關鍵牌。

防內鬥,人事採三三三布局

重整企業時,他把經營團隊分為三類,清楚分工。第一群人負責找問題,成員以原公司的中階主管為主,他們最了解公司的問題,只是原本不在有影響力的位置上。

第二群人以專業技能見長,例如這次找來前Sony-Ericsson技術長,以其對手機的全盤認識,助黑莓切入物聯網領域。第三群人負責執行,他們就是程守宗的老戰友,有多年互信基礎,一個指令下來,不須太多質疑與辯論就執行到位。

特殊的「三三三」人事布局,三組人馬功能不同,避免猜忌內鬥,也加速執行時的效率。

「說服內部(指重整前的團隊)改變方向,比說服外部人相信要困難多了!」程守宗說,「幫我執行策略的人必須相信,無論我做出多困難的決定,都是為了全體公司著想;不願意配合的人,足以毀滅整個公司的復原。」

老戰友願意跟隨,富貴險中求是另一個誘因。

賽貝斯是程守宗第二個企業重整成功的案例,市值在十二年間增長十五倍;黑莓股價在他接掌後,最高漲幅曾超過一倍,如果黑莓成功轉型,自然會引發資本市場競 逐,員工薪酬也增加;「如果真的一定要走企業重整這趟旅程,我寧可與互信的人們一起工作,一起嘗試讓好事發生。」他說。

他坦言,要在手機市場中讓黑莓強勢回歸的難度非常高,但如果把其四萬四千個專利與資料安全的長處應用在物聯網,如遠距醫療、無人車等攸關安全與隱私的領域上,黑莓的優勢就能有新戰場。

美國C N N曾以「黑莓不死,要歸功於他」為由,選他為二〇一四年度CEO。儘管沒人能保證黑莓會靠物聯網重返榮耀,但已經看到一線曙光,程守宗與他的重整團隊,正努力擦亮蒙塵的招牌。

 
解密 企業 急救 大師 背後 30 年老 班底 他敢 敢救 瀕死 黑莓 全靠 靠這 這組 王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1201

毒瀕死到12億健身王國 柏文健康事業 陳尚文

2016-04-07  TNM

<年輕時走偏,一次吸毒瀕死的經驗,讓陳尚文決定扭轉人生劣勢。他10年前創健身工廠,在手臂刺上「強國必先強身,有志者事竟成」,今闆出12億元年營收。

台灣首家以健身事業掛牌上櫃的「柏文」,旗下含健身工廠、肖跳等共5品牌,今年規模將逮27家。一家徒高雄發跡的本土健身業者,為何能吸引轉型商場的大魯閣謝家主動合作?父親陳寶鎮是高雄商界名人,總經理陳尚文從小赴美,卻一度在社會邊緣徘徊,玩槍、混幫派、賭博。直到一次吸毒瀕死,他決定重新做人。他從軍為脫離誘惑,卻因此愛上健身。回鄉創業,他找回從小挺他的哥哥隙尚羲,兄弟倆一攻一守,一路揮軍北上,還跨足兒童運動商機,要找回陳家昔日的榮光。

三月下旬剛下過雨的傍晚,高雄知名夜店,除了不斷湧進的猛男與辣妹外,連大魯閣少東謝國棟、南部鋼鐵大廠第二代也隱身場中,讓人好奇,包場辦活動的神祕業者。

儘管霓虹燈閃爍不停,台上襯衫斯文男,仍慢條斯理致詞,但台下早已騷動不安,辣妹、猛男們交頭接耳越來越大聲,斯文男的聲音逐漸被淹沒。突然,頂著小平頭的肌肉男,一個箭步,抓起麥克風,「???,你們尊重一點,董事長正在說話:「剎時,全場鴉雀無聲。

斯文男是柏文董事長陳尚義、平頭肌肉男則是總經理陳尚文。為慶祝成了台灣首家掛牌上櫃的健身中心,柏文包下夜店辦春酒,還請藝人表演。

本土健身 雄霸南台

柏文旗下有健身工廠、戀瑜珈會館、人體工房、肖跳等品牌,年中還將新增滾吧、兒童體適能等新品牌,今年全台將達二十七家,規模僅次於港商開的世界健身,會員七萬二千人,去年營收約十二億元,每股盈餘四.三四元。

健身工廠從高雄發跡,台北市僅信義店一家、新北四家。台北人或許對健身工廠感到陌生,但連好萊塢明星巨石強森來台,都指定要來運動。因這裡的設備全從美國進口,成本是同業一倍以上,收費卻輿同業相當。

「俗擱大碗」讓人好奇如何獲利?陳尚文說,一般健身中心會員月繳續約率僅三成,柏文卻達近五成,「很多同業靠話數攬客,只能賺到第一次,我們卻能留住客人。」陳尚文透露,這一行口碑很重要,同業的高客訴,讓他特別謹慎,「好比說,我們會限制教練超賣一對一課程,避免他賣得掉卻沒時間上。」

陳尚義與陳尚文,二人是相差才二歲的兄弟,但一個瘦削、一個結實;事業經營分工,也像二人外型,陳尚文負責第一線業務、管理;陳尚義則主掌策略與財務。

兄弟聯手 一攻一守

跟倆兄弟巡店,陳尚文一路往前,腳步又急又快,一會兒跟會員親切招呼,一會兒又叫來教練耳提面命;陳尚義則壓後,偶而運失蹤,原來是跑去叮嚀員工,設備維護與清潔得再加強。

外人眼中,兄弟倆一個衝、一個守,配合的天衣無縫,其實這全是從小「相依為命」培養出來的默契。陳尚義還記得,三十年前,父親陳寶鎮希望他與十三歲的陳尚文移民美國時,他心裡的忐忑,「不甘願呀,我剛考上雄中耶!」

陳寶鎮經營木材、廢五金起家,在高雄頗負盛名,曾是當地的繳稅大戶。陳家第二代三兄弟,老大陳尚仁創辦柏仁醫院,老二陳尚義則是柏克萊高材生,唯獨老么陳尚文,從小最讓人擔心,「我就不愛念書呀。」

身陷賭毒 瀕死從軍

赴美後,陳尚文的人生也越走越偏。遭白人同學霸凌,想自保的他,一度混幫派、玩槍,身上的紋身也越來越多。大學畢業後,他當起了賭場發牌員,「那是合法賭場,月薪六干元美金(約台幣十八萬元),但接觸久了,不可能不賭。」

「起初只是小賭,後來越玩越大,我曾經一注押到二萬元美金…」陳尚文越搏越大,房子、車子全輸掉還不夠,為了翻身,他甚至拿二哥陳尚義的信用卡去借錢,「害他後來信用不良…現在想起來,我這不服輸的個性,用錯地方了…」陳尚義則說,「過去就過去了,我們感情一直很好,對錢不會計較。」

陳尚文當時輸到走投無路,偏偏又遇上父親生意失敗,鉅額賭債求助無門,壓力讓他又染上毒癮惡習。直到有一天,他躺在床上動彈不得的那一刻,「吸不到空氣,我以為我就要死在這張床上了…」

隔天醒來後,為了徹底戒掉惡習,他報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四年多的軍旅生涯,他從瘦到只剩皮包骨的毒蟲,到練出渾身肌肉,還以前三名的成績結業。「不騙你,我一百八十公分,以前體重卻只有五、六十公斤。肌肉與身材,透過健身都能達到。」

回台後,二〇〇〇年適逢加州健身在台崛起,他投入自己最愛的行業,當起了業務,「我一個月業績獎金十八萬元。」加州健身第一間店座落忠孝東路四段,出入盡是俊男美女。健身也變成一種「時尚」流行,當時連以舞蹈教室起家的佳姿、亞力山大,都一窩風蓋起可健身、瑜珈,甚至吃飯、做SPA的會館。

理念不合 返鄉創業

而強調美國正統健身的加州,光入會就要二萬多元,每月還得繳交清潔費,「還是排隊搶著入會,業績很好做。」但終身會員制彷彿裹著糖衣的毒藥,「一開始預收很多錢,萬一經營者把錢先拿去做其他投資,等開店後,店租、人事、器材維護等經營成本節節攀升,現金流不夠,很容易入不敷出。」一位同業分析。

為了招收會員,天花亂墜的行銷話數,也常引起糾紛,「美國健身中心大多繳月費或計次付費,哪有終身會員!」理念不合,陳尚文數度槓上公司,最後鬧得不歡而散。

在父親與大哥的支持下,二〇〇六年陳尚文回到高雄創業。第一家健身工廠,落腳當時仍是荒煙漫草的巨蛋商圈附近。開幕前半年的籌備期間,陳尚文便積極奔走、招收會員,「百貨、賣場的門口、停車場,只要有人潮,我們都去發傳單。」

未料,佳姿、亞力山大卻在此時接連倒閉,「消費者第一句話就是,『你們到底會不會倒呀?』」、「我都對天發誓:『如果會倒,我出去被車撞死!』幸好,我沒騙人,不然現在不知道死幾百次了。」

土洋對決 平價取勝

受到佳姿、亞力山大,甚至是加州健身的影響,一直以來,外界對健身中心招收終身會員,始終有著「吸金」的負面形象。陳尚文很早就想改變,他改推月繳一千六百八十元,會員不需簽約,游泳池、壁球場、籃球場、有氧、瑜珈、飛輪…等,不限次數與課程,都能使用。

但近年政府廣設社區運動中心,健身器材使用一次僅五十元,也大肆瓜分健身市場。陳尚文說:「運動中心上一堂飛輪或瑜珈,也得一百多元,換算下來,相當於一週來我們這裡三次。而我們的客人,幾乎天天都運動。」 「我們也曾擔心被影響,後來發現,族群根本不同,運動中心讓運動人口變多了,對我們反而是加分。」

陳尚文深知,新品牌要一炮而紅,除了價格,還得敢做同業不敢做的,「我們依美國NBA規格打造的室內籃球場,說實話,賠錢!但很多客人因為這個籃球場來。」俗擱大碗的策略,讓健身工廠一開幕會員就達三干人。

結盟商場 跨足兒童

只是,都要用「最好的」,結果就是成本不斷墊高,旗艦店成本從一億元暴增到二.五億元。陳尚文搔搔頭說:「我知道要怎第賣,客人才會上門,卻不知道要賣幾個,公司才能賺錢!」隔年,他跟父親商量,找回當時在美商半導體公司工作的陳尚義。

個性迴異的兄弟倆,在展店採購設備時,也直接槓上。陳尚文說:「我堅持設備一定要用最好的,他覺得不用,但客人就是因為設備好才來。」陳尚義則苦笑:「你看我這身材,根本打不贏他,所以不會想跟他起衝突。只是經營還是要成本控管。」

陳尚義改從其他地方省錢,「新場館工程,我們自己發包、監工。」健身工廠坐穩高雄龍頭後,一路揮軍北上,卻在台北市踢鐵板,「租金太貴,地下一樓較便宜,但卻不符合法規。我們新北市已開四家店,台北卻只有一家。」

「目前健身工廠動輒千坪規模,要進軍台北不容易,未來,可能改採小坪數突圍。」看上健身工廠穩定的人流,轉型商場的大魯閣開發也主動上門合作,「高雄草衙道快開幕了,台中也有合作案在談。」陳尚義說:「每年新增五至六家,未來五年的地點,都規劃好了。」

健身工廠快速擴充後,兄弟倆又鎖定兒童與親子市場,創立肖跳(彈跳)、滾吧(保齡球),與兒童健身中心。陳尚文透露,看上兒童市場,其實是因為雙胞胎兒子,「台灣沒有適合小孩運動的地方,這些兒童運動在美國都很普遍,乾脆引進台灣。兒童館找蔣友柏設計,預計年中推出。」

相較於弟弟,感情生活一度讓人好奇的陳尚義,在上櫃掛牌當天驚人自爆,「要趕回高雄結婚。」連父親陳寶鎮都被瞞在鼓裡,「我當天才知道他要結婚登記。」如今,見兄弟倆事業家庭圓滿,他一臉欣慰說:「希望他們能一直堅持下去。

撰文:林鳳琪 攝影:陳肇英、宋岱融 設計:裴惠娟

瀕死 12 健身 王國 柏文 健康 事業 尚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653

由寬頻街霸至港版Uber瀕死創業人

2016-04-07  NM

政府打擊白牌車,Uber法律問題未解決。一間港產公司卻靜靜起革命,推出同類手機召車程式Cetah。創辦人馮錦強,八十後,IT創業界傳奇人物,擅長寫手機app。大學畢業後,他推銷寬頻,月入近十萬,蟬聯top sales三年。他企街時抽空設計的iSafe,全球逾千萬人下載,賺夠第一桶金,三十歲前結婚、買樓兼創業。財爺曾俊華去年讚揚他的創業故事,媲美蘋果教主Steve Jobs。「我係一個成功創業,但瀕死嘅人。」財爺萬萬想不到,馮錦強會這樣形容自己。他憶述,早年設計首個能通知司機影快相位置的交通app,運輸署指他侵權,要求下架;他設計另一個手機遊戲app,亦被日本AV銷售網指侵權,但對方為拓展海外市場,轉為跟他合作,借app宣傳。「政府嘅人埋首故紙堆中,淨係聽order做嘢。點解已經有一個社會資源喺度,唔考慮佢嘅貢獻,而要ban(禁止)?」因為689帶領的特區政府,思維比不上日本AV網站。「絕對係扼殺創意!創新,就係要打破傳統,要跟貼科技發展,就要睇吓法例點迎合。」馮錦強望政府放寬法例,利用Cetah及Uber兩個現有社會資源,給市民更多交通選擇。

「政府話支持創新科技,一方面話鼓勵,但你有創意,佢又要保障既得利益者。依家個個都鬧的士行業有黑的,甚至覺得啲的士舊,可能接受咗Uber、Cetah,的士業界為競爭,司機會積極啲清潔車廂、有禮貌啲,對成個的士行情都好。」今年三十二歲的馮錦強深信,召車app有利於民,政府可考慮發牌監管。Cetah三月初投入服務,旗下約有二千名司機。馮早前提出義載概念,乘客用代幣「雞髀」交易(一隻等於約一美元),不涉載客取酬,被律師批評荒謬,指仍屬違法。其實,經營Cetah或會被檢控,馮猶如踩鋼線。訪問前,他表明不談Cetah運作模式,最初批評政府時,用字小心翼翼,似乎擔心言論過激,成為繼Uber後下一個被打擊對象。

有需求有商機

現時投資召車app,還要面對法律問題,似乎不合時勢,但馮以往利用時勢,造就多次成功。第一次,是寬頻初普及年代,他當上銷售員,深明有需求便有錢賺,創出「寬頻街霸」傳奇。他受訪時憶述:「當時個個由56K轉寬頻,一定有需求。」故由預科至大學五年暑假,均兼職推銷寬頻,月入已有近兩萬元。「大學畢業後,我唔甘心做月入萬幾蚊嘅programmer。」便加入香港寬頻,任職三年一直是top sales,成功須苦幹,「試過喺條街通宵霸位;日做十三、四個鐘;一年放兩、三日假,年初一都開工;有新場開,早一個月去收客。」馮月入近十萬,高峰期十四萬,曾有一個暑假賺到三十萬,同事「夾單」想贏他都失敗。成為最強街霸還不夠,馮錦強還有另一項武器。他○八年自學寫手機app,企街覓客之餘,每日攜電腦抽空兩、三小時寫app。當時app不多,「五子棋、條魚游來游去嘅app都賣七、八蚊。」他再度把握時勢,○九年留意到蘋果手機只提供手寫輸入法,便將倉頡等多種輸入法編寫成app,賺到廿幾萬。在粉嶺企街時,車輛熙來攘往,附近有個「白鴿籠」(固定快相機),馮錦強萌生念頭,設計一個app通知司機影快相及捉衝燈位置,於是寫成快相雷達。他記得,由於app連結了運輸署即時交通情況,不久署方發電郵指他侵權,因擔心被檢控,就移除侵權內容。馮說,數年後發現一間科學園公司,設計了類似的app,奪得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

iSafe賺過百萬

「我覺得好搞笑……科技就係當你行得太快,啲人覺得你點解咁做、你侵權、你犯法。但當有上面嘅人覺得有需要去做、去放寬,另一個人做,佢覺得你好,就頒獎俾你。」馮指快相雷達是首個類似的手機交通app,當中連結署方的即時交通情況,其實可便利駕駛者以手機瀏覽即時交通,署方當時卻沒考慮其好處。他花了三日設計快相雷達,便換來十多萬收入,於是愈寫愈多app。現時長期名列下載榜十大的iSafe,亦出自他手筆。iSafe概念是保護私密檔案,用戶可設定兩組密碼,「一組密碼入面,可能係你前女友嘅相,或者你去disco玩嘅片,唔見得光。女朋友叫你開嚟睇,咪用假密碼,睇到嘅就係啲風景相呀、貓貓狗狗咁。」

創業易守業難

提起iSafe,馮掩不住喜悅。「個app喺零蚊做宣傳下,係日本八大app之一,喺德國一個禮拜有十萬人下載,奧地利排top one。」現被一百一十個國家、逾一千三百萬人下載。最風光時,為他帶來月入七十萬,現每月仍穩定地獲得六位數收入。馮錦強有腦,是全球第一人想到雙重密碼概念,現在不少app都供用家設定兩個密碼。他坦言,後悔當初沒申請專利。寫app收入豐厚,三年前,他成立公司Awesapp Limited開發遊戲。傳奇故事傳頌到此,背後辛酸卻沒人知。街霸時期,馮當正自己是老闆,在街頭打拼,多勞多得,但當真正做老闆,發現很難。「當時我買咗樓、結埋婚,有筆資金,預留百五萬投資marketing game,即係玩完可能送五十蚊coupon俾你買餸。」他最終花了兩年,約三百萬,完成該隻遊戲,卻發現坊間太多遊戲app,最終沒有面世。歸納失敗原因,馮認為是欠缺管理經驗,「做寬頻多勞多得,開公司講team work。」公司最高峰有九名員工,不少是負責繪圖的九十後,「佢哋士氣好時,可以做到十點,但當兩年都冇成品出街,士氣會差,可以喺公司瞓覺,唔係做公司嘢。」他發現同事跟自己不同,沒有創業心。由於資金有限,負責寫程式同事更被挖角,流失率高,曾有兩個月只得他一人寫程式。「我開價唔高,同同事講唔好當自己打工……邊間start up唔係幾個人起家?你幫手壯大公司,之後唔使憂。」同事聽不入腦。他無奈謂:「創業可以好易,但要令公司有增長,要守業,其實好難。除非你係富二代,或者有大水喉。」

轉攻Cetah有信心

開發遊戲失敗,馮想過放棄公司,最終發展Cetah,因他認為召車app有市場,「新加坡Uber合法,但當地最成功嘅call車app係本土開發,點解香港人做唔到?」他向記者提出Cetah最新概念,並非義載,而是提供順風車服務,強調收取乘客服務費,司機則為興趣駕駛,已索取法律意見,正申請專利,有辦法令Cetah不涉違法行為,但拒絕透露詳情,強調不擔心被檢控。「我心態係只要唔放棄,將失敗嘅嘢改良,始終會成功。」馮滿腹大計,再三強調Cetah較Uber優勝,因順風車不犯法、Cetah提供預約服務、收取定額費用、比較便宜,及提供跨境專車服務,「呢盤生意有需求,理論上唔會蝕錢。」馮錦強走到汽水販賣機前,買了一罐咖啡,打開便喝。據他講,現時對Red Bull及葡萄適等提神飲品免疫,因幾乎全日要監察Cetah客戶召車情況。雖然戰勝睡魔,但經營Cetah,他要贏的是政府官僚思維。

AV網邀合作

馮憶述,當年設計首隻遊戲app,「係玩家同電腦猜包剪


陷不倫姊弟戀嫩口姦夫被圍毆瀕死

1 : GS(14)@2016-03-15 16:07:48

台灣台北市一名陳姓男子和王姓友人之妻發生不倫戀被撞破,月前陳男單槍匹馬邀約王男談判,王男不甘戴綠帽,夥同2名男子將陳男載往偏僻山區以鐵棍痛毆施虐,陳男除了右手、腳被打殘外,頭部也嚴重受創,至今仍躺在醫院昏迷不醒,警方日前已將涉案的王男等3人依殺人未遂罪嫌函送法辦。警方調查,從事貿易工作的陳姓男子(28歲),去年結識王姓男子(32歲)和其呂姓妻子(34歲),呂女因和丈夫感情不睦,遂私底下和陳男偷偷交往。今年元月初,陳男在呂女住處幽會,被正要返家的王男撞見2人親暱牽手外出,王男發現老婆「偷食」後,多次至陳男租屋處外嗆聲,揚言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但陳男並未因此和呂女斷絕關係,1月27日晚間,陳男主動邀約王男談判,且主動坦承和呂女已是男女朋友關係,「我跟你老婆是真愛,她婚後受了很多委曲,日子過得並不開心」,希望王男能離開呂女,這樣對大家都好,王男越聽越氣,隨即打電話找了林姓、陳姓等2名友人將陳男押至山區的一間宮廟,先要陳男對神明發誓不再糾纏呂女,再持路邊撿拾來的鐵棍痛毆他。陳男右手和右腳仍被打到粉碎性骨折,頭部也被鐵棍打的滿臉是血,3人將奄奄一息的陳男棄置在市區一家醫院外後離去,但陳男並未馬上就醫,反而自行搭車返回台北市租屋處,友人看到他血流滿身,才急忙叫救護車送醫,他向友人控訴遭王男率人打傷後突然昏迷不醒,昏迷指數達4,從案發至今仍未清醒。王男到案後表示,因為陳男與妻子有染,才會下手教訓他,另2名涉案的林姓和陳姓男子則供稱,他們只在一旁觀看並未動手,因被害人昏迷聲稱遭多人毆打,因此警方訊後仍將王男等3人依殺人未遂罪嫌函送法辦。台灣《蘋果日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314/19528928

真愛戰勝死神瀕死女婚後奇蹟好轉

1 : GS(14)@2016-03-30 14:41:12

英國肯特郡32歲女子塞雷娜(Sereena Scott)不幸患上卵巢癌,病情急轉直下,眼見自己不久於人世,決定與未婚夫在病房結為夫妻,沒想到結婚當日其病情突然好轉,數星期後更可以出院回家,猶如真愛戰勝死神的故事。塞雷娜於2014年某天起床,發現自己一夜間全身腫脹,變成如孕婦一樣的身材,立刻求醫。醫生發現她腹中有一大如西瓜的腫瘤,診斷她患上卵巢癌。塞雷娜病情急速惡化,更患上俗稱「爆肺」的氣胸,無法說話,需靠儀器幫助呼吸。「我一直問醫生我是否快要死了,沒有人能給我答案,但我自己都能感受到,生命的盡頭快要到了」塞雷娜因此希望抓住最後機會,與訂婚已久的未婚夫結為夫妻。「他一直是我生活的基石,一直盡力令我打起精神。」醫院同意為他們在病房舉行婚禮,二人由親友見證簽署婚書。能夠達成心願、與最愛的人結婚令塞雷娜非常振奮,她原已病得沒有力氣,但簽署婚書後竟然有力氣舉起姆指拍照。此後病情戲劇性逆轉,塞雷娜肺部漸漸復原,化療的效力亦終於令腫瘤變小,適合以手術切除。婚後數星期,塞雷娜已能出院回家,更與夫婚夫在去年十月舉行正式婚禮。塞雷娜現時只需每隔三個月回到醫院覆診,她形容自己是最幸運的人,期待將來能領養小孩,與丈夫組織三人家庭。英國《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330/19550370

小提琴家瀕死見天使 來回地獄咁詭異?

1 : GS(14)@2016-08-09 07:32:55

英國一位知名小提琴家多年前因主動脈破裂,手術期間心臟停止跳動34分鐘,之後陷入昏迷,外界看,那時他了無生氣地躺在病床上,但他聲稱期間感覺到死亡的安祥,又看到天使拒讓他進入天堂,之後化身成北極的狗等等,他把經歷寫成書,到底是真的上過天堂,還只是夢一場?55歲小提琴家羅伯森(Paul Robertson)是麥迪西四重奏樂團(Medici String Quartet)創辦人,已婚並育有二名孩子,他曾經歷過17次瀕死經驗,並將這些經歷都寫入自傳中。羅伯森8年前在倫敦接受一次手術,他寫道:「我躺在這等待,我感到自己已經死了--美麗地、欣喜若狂地、超然地。」其實當時他被醫生誘導昏迷,心臟停止跳動34分鐘,但三日後醫生仍無法喚醒他。他記得自己在昏迷三星期內看到多個奇怪景像,並深信自己遊走於天堂與地獄之間。他曾在一位亞洲女神的光環之中,聆聽她唱出印度古典樂曲,他又被一群大笑的天使擋在天堂外,而這群天使聞起來有鬚後水的味道。他一度相信自己一隻在北極苔原的哈士奇犬;又一度沉入水底一艘「死亡之船」中,之後目擊一場像中世紀的屠豬過程。羅伯森的奇幻經歷更與現實接軌,原來在他生病前,他的作曲家朋友曾向他透露,希望創作一首有關死亡的樂曲,但對方在他昏迷前因心臟病發在瑞士入院。當羅伯森醒來後首次聽到朋友這樂曲,頓覺似曾相識--跟他昏迷時所聽到的樂曲很相似。羅伯森後來花了長時間做物理治療,才終於可再次拿起小提琴,演奏朋友創作的音樂,他在書中寫道:「人生在世的時光很短暫,我僅希望給世界留下像小鳥的光芒。」英國《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809/19729230

新西蘭地震海床隆起成地鮑魚龍蝦出水瀕死

1 : GS(14)@2016-11-18 17:56:30

新西蘭南島本周一凌晨發生7.8級地震,不但令當地建築物損?及人命傷亡,連海洋生物亦不得安寧。地震令凱庫拉(Kaikoura)海床升高了兩米,令原本棲身在海中的海洋生物,如黑鮑魚、小龍蝦、魚都浮出水面,隨時淪為人類的美食。黑鮑魚數量多達數千隻,不少魚類亦因海床升高擱淺死亡。為了拯救這些瀕死的海洋生物,不少職業潛水員及志願人士趕往岸邊,從岩石間挖出鮑魚,然後再放回海中。來自沃德的潛水員麥克勞德(Tim Mcleod)周二與其他潛水員,努力拯救瀕死的海洋生物,希望將破壞程度減到最低。康韋弗蘭特(Conway Flat)居民雷德蒙(Anna Redmond)亦在歐亞羅(Oaro)海岸展開拯救,「我們搬走了許多小龍蝦及小魚,牠們被困水中,但較少人去移走一些鮑魚,因為牠們暴露在空氣中,不能活得太久。」雖然一眾熱心人士竭力拯救,但鮑魚業協會主席斯坦利(Storm Stanley)提醒,大家要救得其法,「我們不希望見到數千人用螺絲批或刀挖出鮑魚,然後再放回海中,因為此舉會令鮑魚死亡。」他指出要為鮑魚「搬家」,必須小心將鮑魚從石上挖出來,然後把他們的正面向下放在礁石上。新西蘭Stuff網站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118/19838034

【動畫】麻醉師瀕死靈魂出竅地獄邊緣遇亡父天使

1 : GS(14)@2016-11-21 00:04:55

美國加州麻醉師帕蒂接受手術期間「死而復活」,他聲稱自己靈魂出竅期間遇上已故爸爸及祖先,給他上了寶貴一課。帕蒂說在天使引領下明白今次撿回一命,就要好好協助他人,他亦在手術康復後信守諾言,開展了不一樣的人生旅程。帕蒂(Rajiv Parti)曾經是美國加州一間醫院的總麻醉師,在25年事業當中,聽過不少病人說在心搏停止期間的奇異經歷,但他總把它們當做廢話。帕蒂一家五口大屋一間換一間,名車一部換一部,除了他安排兒子追隨自己做醫生的事不順利外,「生活幾乎完美」。2008年51歲的帕蒂患上前列腺癌,他接受手術治療未料過程出錯,醫生在他身上留下令他痛苦的疤痕組織及其他副作用。2年間帕蒂接受5次手術嘗試修復,就在第5次手術兩周後,他因感染而昏厥兼發高燒,深知自己或會死於敗血性休克。醫生馬上為帕蒂做手術,他還來不及答「我準備好」就已入睡。帕蒂看著醫生為自己做手術,同時卻又看到身處印度的家人正準備晚飯。此時帕蒂聽到醫生說:「這傢伙真是一團糟,他能在這兒真幸運。」帕蒂憶述:「我那時真是非常害怕,發生了甚麼事?我會回到自己軀殼嗎?」就在帕蒂開始恐慌,擔心靈魂未能回到軀殼就此一命嗚呼的時候,他突然眼前一黑,之後場景一轉,彷彿身處地獄的邊緣。帕蒂憶述:「每次我嘗試逃走,一股看不見的力量都將我推前。有聲音告訴我:「你過的是物質主義又自私的生活。」帕蒂說:「神啊,給我另一個機會,請給我另一個機會。」此時出現在他眼前的,就是已故的爸爸。「他捉住我的手,把我從地獄邊緣拉走,之後攬著我嘗試安慰我-這是我記憶中他第一次深情地觸摸我。」帕蒂第一次從爸爸口中得知,他從前也飽受祖父虐待。爸爸對他說:「憤怒,通常不是單一事件,而是由爸爸傳給兒子。假如你懂了,你可以停止它,可以選擇不動怒。簡單的愛,就是宇宙間最重要的事。」場景一轉,帕蒂與爸爸走進隧道,內裏滿是他們的祖先,祖父告訴帕蒂「愛就是最重要」後就與爸爸雙雙消失。帕蒂走到隧道半途,人生就如走馬燈般重演,「我正接近隧道終點……但我不感到恐懼」,然後他聽到有聲音說:「你要再次反思你的生命,反省你要做的改變至為重要。」聲音還說他命中註定要治癒人的靈魂,協助有上癮、抑鬱及長期痛症的人。帕蒂醒來時手術經已完成,康復後辭去醫院總麻醉師一職,賣走所有名車及大宅,搬入較以前只有一半大小的屋。帕蒂又容許兒子選擇自己想做的事業,兩父子關係更親密。帕蒂如今專注透過冥想及其他替代療法治療病人。英國《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120/19840000

狗狗探望瀕死主人不停索鼻依依不捨

1 : GS(14)@2016-12-11 14:12:42

美國加州一段忠心狗狗與瀕臨死亡邊緣主人永別的影片,讓萬千網民揪心。片中狗狗不斷靠向主人,不過病重主人卻已無法作出任何反應,場面哀傷。主人傑森(Ryan Jessen)上月入院,以為只是偏頭痛,後來才知道是因高血壓導致腦出血,估計與他常喝能量飲品有關。他最終只能在病床上步向生命終結,至親上月30日齊集醫院送他最後一程,醫護人員亦准許傑森的狗女「Mollie」向他道別。從片中可見,「Mollie」被家人抱上病床,牠不斷湊近傑森嗅聞,見主人沒有反應,轉而無助地望向醫護人員及傑森的親友。傑森的姊妹本月初在fb上傳影片並寫道:「院方很好,讓我們可帶兄弟的愛犬與他說再見,這亦讓牠知道為何主人從不回家。」母親亦表示,「Mollie」回家後似乎知道永遠見不着傑森,捲縮在梳化沒精打采。傑森離世後捐出器官,至今已幫助了一名需要換心的17歲少年,姊妹稱:「我希望傑森可以知道,他的心臟是如何改變了那少年的一生。」英國《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211/19862084

遭父母當巫師棄街頭瀕死B康復返學了

1 : GS(14)@2017-02-05 10:55:18

尼日利亞一名男童被父母以為是妖怪,遭狠心遺棄留落街頭8個月,幾乎餓死,幸獲慈善組織拯救,一年過去,昔日骨瘦如柴的男童如今肥肥白白上學去了。丹麥女子洛文(Anja Ringgren Loven)是非洲兒童援助教育及發展基金的創辦人,去年1月30日在尼日利亞遇上當時只有2歲的霍普(Hope),初時瘦骨嶙峋,原來他當時他已流落街頭8個月,一直靠在廢墟中找食物果腹,相片震憾世界。當日洛文呼籲大家向霍普伸出援手後的短短兩日,就收到全球逾100萬美元(約780萬港元)捐款。一年過去,洛文最近上傳霍普的照片,只見穿上紅色恤衫吊帶褲的他面容飽滿,與獲救時簡直判若兩人。洛文當日拯救霍普後,將他帶到附近醫院接受治療,他獲藥物移除胃部的寄生蟲,又每日接受輸血。霍普如今結識了一批新朋友,臉上總是掛著笑容。英國《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205/1991872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