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他打開華爾街的「潘多拉魔盒」

http://magazine.caixin.cn/2011-12-02/100333859.html

 特德·佛斯特曼(Theodore J.Forstmann)身上具有諸多傳奇特質:生於大富之家,童年不幸;中年失業,又東山再起;身邊不停變換美麗的女人,但終身未婚。然而最為後來人記 取的,是他創辦了槓桿收購這一融資模式,之後卻成為此行業最激烈的批判者。

  槓桿收購的基本模式是通過借債收購公司,然後高價賣出,以此為投資者帶來資本收益。佛斯特曼於1978年創立了美國第一家槓桿收購公司 Forstmann Little & Company。其公司的融資方式即如今私募股權(PE)的前身,因此他也被後來人尊為「私募教父」。

  「如果以合適的價格,收購正確的公司,那槓桿收購可以以低風險換取高額回報。」佛斯特曼說。20世紀80年代中期,他收購了胡椒博士(Dr Pepper,美國著名軟飲料品牌)公司,兩年後賣出,原有投資增長了12倍。

  後來,槓桿收購成了美國金融業最吸引眼球的關鍵詞。垃圾債券興起,收購價水漲船高,行業的規則也發生變化。曾經叱咤風雲的佛斯特曼漸漸跟不上 了。他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卻覺得無法繼續玩下去。

  他認為,槓桿收購的本意是改善公司的管理,發掘並釋放其潛在的商業力量,從而為投資者帶來收益。交易的前提是所收購公司能夠完成增長預期,確定 按時償還債務;槓桿收購方站在公司所有者的立場,所有行為都接受投資者和銀行的限制與監督。而20世紀80年代末,這個行業已與其初衷背道而馳。在大部分 交易中,收購目的只是賺取高額的佣金——槓桿收購公司、投資銀行、律師事務所,流水線上的每個工種都來賺上一筆。

  面對與他競購納比斯科的KKR,佛斯特曼稱其為「門口的野蠻人」,認為他們時刻覬覦併購交易所產生的高額利潤,而置實體公司的生死於不顧。「看 著這一宗宗交易達成,就如同在新年夜看一群喝醉的司機駕車在高速路上。你不知道誰會撞到誰,但你知道這是危險的。」

  但在其他人看來,這種盛世危言無非是英雄遲暮,跟不上時代而已。孤獨的時候,他讀丘吉爾的傳記,在這位英國政治領袖的身上找到了自己:他向這個 世界提醒納粹德國的存在,但是世界聽不到。

  金融界之外,佛斯特曼過著五光十色的生活。他總是出現在八卦雜誌上,跟各種各樣美麗的女人一起,比如戴安娜王妃。他的寓所在曼哈頓,離格麗泰· 嘉寶的家不遠。他是網球高手,在私人飛機上接受記者採訪。有人說,財富為他買到一切,惟獨買不到安寧。

  細究起來,他的成長並不幸福。他的爺爺,一位300磅重的德國移民,在新大陸成立了一個紡織公司,「二戰」前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他的父 親繼承了萬貫家財,卻是個酒鬼、暴力狂。佛斯特曼後來回憶,他還是孩子時,父親曾拿槍對著他的臉,拿著斧子追他,罵他罵得不堪入耳。在這樣的家庭裡,「你 或者學會照顧自己,或者完蛋。」

  在耶魯唸書的時候,佛斯特曼並不算是好學生,但父親死後,要強的母親堅持讓他讀法律,三個月後他轉到了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畢業後他做了各種各 樣的工作,在健身房做教練,在名不見經傳的律師事務所和投資銀行工作。35歲時失業,身無分文,直到嘗試了槓桿收購,一步步憑著努力與投資天賦創造了財 富。

  或許因為大器晚成,成長路上步步崎嶇,他經歷了金融界的種種興衰沉浮後,還一直相信企業家精神,是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的擁護者。2003年,在他 公司25週年紀念活動上,嘉賓們收到了銀盤子作為紀念。盤子上刻著他的話:「企業家破舊立新,不斷與陳規舊俗發生矛盾。」

  2004年之後,他一直擔任體育經紀公司IMG主席和首席執行官。晚年他已認不出現代的華爾街。金融行業為一群貪婪的交易員所推動,與現實生活 漸行漸遠。他覺得這種情形不僅破壞了這個行業,而且腐蝕了自由向上的華爾街文化。「金融歷史已看過上千次膨脹與破滅,但歷史在瘋狂的現實面前相形見絀。」

  11月20日,71歲的佛斯特曼因病去世。他曾寫道:「如果參與者及時醒來,也許損失會在可接受的範圍內。不然,整個美國都將付出代價。」

  作者為財經媒體人

打開 華爾街 華爾 潘多拉 潘多 魔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798

國防部:部署“薩德”就像打開“潘多拉盒子” 惡果不容小覷

“薩德”系統

美國陸軍參謀長米萊訪華時表示,在任何方面都不會對中國造成威脅,對此,國防部今日回應稱,部署“薩德”系統就像在本地區打開了一個“潘多拉盒子”,其引發的惡果不容小覷。

記者:據報道,美國陸軍參謀長米萊訪華時向中方表示,“薩德”系統的部署完全是為了保護韓國和美國人免受朝鮮導彈襲擊,其雷達探測距離僅幾百公里,不會覆蓋中國內陸,在任何方面都不會對中國造成威脅。請問對此作何評論?

吳謙:美在韓部署“薩德”反導系統,不僅是一個戰役戰術問題,更是一個戰略問題。這種做法打破了地區的戰略平衡,損害了中國的戰略利益,破壞了中美、中韓之間的戰略互信。打個比喻說,部署“薩德”系統就像在本地區打開了一個“潘多拉盒子”,其引發的惡果不容小覷。

我需要補充說明的是,雖然美官方多次表示“薩德”反導系統的雷達探測距離只有幾百公里,但據韓國媒體報道,美國國防部導彈防禦局局長敘林最近在訪韓時表示,“薩德”反導系統可以在短時間內由“末端模式”轉為“前沿模式”,而“前沿模式”下,雷達探測距離為1000公里以上。他的表態聽起來很有故事。

國防部 國防 部署 薩德 就像 打開 潘多拉 潘多 盒子 惡果 不容 小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1945

保險新規關上潘多拉“魔盒” 萬能險理財功能遭限

自寶能舉牌萬科開始,萬能險作為股權之爭“利器”是否存在較大風險,各方眾說紛紜;如今,隨著中國保監會連發兩份通知,包括萬能險在內的人身險產品面臨監管升級。

文件出臺後,相關保險舉牌概念股並沒有明顯震蕩,A股在9月7日也呈現沖高回落走勢,成交明顯回升,重上5600億大關。在業內人士看來,相關文件對A股整體以及舉牌概念股影響有限,相關影響早已經在之前被市場消化。

中國保監會日前印發了《中國保監會關於強化人身保險產品監管工作的通知》、《中國保監會關於進一步完善人身保險精算制度有關事項的通知》(下稱“新規”),進一步提升萬能險等人身險產品的保險保障功能,似乎有意為萬能險關上潘多拉“魔盒”。

新規對於萬能險做出了許多限定,其中有兩點值得關註:一是人身險費率市場化改革中將保險金額與保費或賬戶價值的最低比例要求由105%提高至120%;其次,新規將萬能險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上限下調0.5個百分點至3%。

國信證券分析師陳福稱,提高保險金額與累計已交保費或賬戶價值的比例,增加保單保障功能屬性。保險產品功能屬性可以分為保障功能和理財功能,與國外萬能險在兩種屬性上相對均衡的體現不同,國內資產驅動型險企的萬能險更加傾向於理財功能,實際提供保障不足,而提升保險金額與累計已交保費或賬戶價值的比例目的即在於強化保單的保障屬性。

上海某保險資管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短期產品續接不上的話,保險資金可能會降低一定倉位,這對相關股票肯定有沖擊;不過這次監管加強在市場預期以內,因為之前早有“吹風”,相關保險舉牌股已經基本調整到位,再下跌空間不大,影響基本已經被市場消化,投資者無需過分擔憂;最近A股成交回升,PPP概念持續性較強,都說明市場整體保持了一定的做多熱情。

該人士認為,文件也給保險公司留了足夠的退路,讓他們能夠逐步轉型,情況跟此前的銀行理財新規也有類似之處。此前,不少保險公司某些產品支付給投保人成本在4%和5%之間,有些產品甚至更高,再加上渠道成本,總成本最少在7%以上,但市場很難找到7%以上的收益產品,所以不匹配的情況確實存在;監管更嚴格後,大的公司可能撐得過去,但中小保險公司就不一定。

針對新規對於市場的影響,海通證券表示,行業保費與投資規模將下降。新規明確,不符合要求的保險產品在2017年4月1日前全部停售。受規模限制與結算利率下降的影響,中短存續期產品規模明年將顯著下降。監管層的預期是,萬能險等人身險產品定價利率和負債成本將逐步回落,產品激進定價和高結算利率行為將受到顯著遏制,業務結構將逐步優化,保險公司盈利能力、風險防範能力和可持續發展能力將進一步增強。

保險 新規 關上 潘多拉 潘多 魔盒 萬能 理財 功能 遭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389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