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漢普頓爭奪戰幕後玩家曝光






















2008-06-26 NextMagazine

上週三,位於旺角長沙街籍籍無名的漢普頓酒店,遭執達吏查封,被驅趕出來的酒店旅客,差點兒要入住專供露宿者容身的梁顯利油麻地社區中心,酒店業主以「冷血」來形容收樓的東亞銀行,債主東亞銀行翌日立即反擊,刊登聲明反駁酒店業主不負責任。

事 件最吊詭的是,在收樓前一個月,漢普頓酒店的業主竟以一億六出售物業,新買家第一信用財務的行政總裁冼國林還大數東亞拒絕交易,原來有一班神秘玩家在背後 泵水,想「o趙起」整幢酒店,當中包括福建幫第二代富豪曾文豪及邱德根兒子,人稱「老虎仔」的邱達昌,他們均為第一信用財務的股東,為爭奪酒店業權而暗地 裡與東亞角力。

上週三被執達吏查封的旺角漢普頓酒店僅屬二星級,住上不少國內自由行兼孭背囊的旅客,事關酒店房間不用五百元一晚,十分經濟。原業主勞工大廈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勞廈),指責債主東亞銀行驅趕住客是冷血行為。

而 事件更殺出程咬金,酒店的新買家冼國林聲稱以一億六千萬元向勞廈購入酒店,並已付兩成訂金,即三千二百萬元,不明白法庭為何不肯暫緩收樓,言下之意是指東 亞毋須做到驅趕酒店住客這一步。他向記者大吐苦水,謂不明何以東亞拒絕這宗交易,「我都估唔到東亞點解咁強硬拒絕,但我亦控制唔到。」

揭開整單交易的背後,其實涉及有一幫人馬想「o趙起」這幢酒店,而事件要追溯到東亞銀行與勞廈多年的錢債糾紛。

漢普頓酒店原屬台灣國民黨的窗口公司勞廈,在六十年代買入,曾是國民黨駐港最高級官員的辦公地方,○三年改建為十八層高的酒店,有房間一百零八間。

垂死掙扎尋找買家

勞廈九九年向東亞銀行借五千萬元作為重建之用,並以物業作為抵押,其後勞廈未能按時還款,○二年遭東亞入稟追討,而漢普頓的土地註冊資料,○二年已註有東亞銀行收回該物業的法院文件。但勞廈在審訊時聲稱該筆款項是東亞所付的政治獻金,藉以進軍台灣開辦分行。

官司一直糾纏多年,法庭最終在今年一月裁定東亞得直,勞廈須交出酒店物業及歸還八千六百多萬港幣連利息予東亞。

東亞二月份向法院成功申請收樓令,但勞廈連環四度向法庭申請暫緩執行令;直到五月二十六日的聆訊,上訴庭宣布暫緩執行令的最後有效期至六月二日。

收樓前夕速戰速決

就 在「死期」屆滿前勞廈突然出招,宣布早於五月二十二日,亦即上訴庭作出「死期」判決前四天,已經與一買家,偉潮投資有限公司簽訂初步買賣協議,作價一億六 千萬元出售漢普頓酒店,交易將在九月底前完成,勞廈因而要求法庭再暫緩執行收樓令,而這間偉潮投資的老闆,正是第一信用財務行政總裁冼國林。

但東亞以質疑有關交易的真實性為由,表示偉潮投資剛在今年四月成立,註冊資本僅得兩元。法官同樣質疑勞廈為何未有在上次聆訊中透露有關交易,遂維持原判,「死期」照舊在六月二日。結果東亞於六月十八日安排執達吏到漢普頓封鋪。

購入漢普頓酒店的偉潮投資老闆冼國林,去年才由打工仔變身成為第一信用財務公司的行政總裁,他更向本刊表示,進行這宗交易前,早已知悉賣家與東亞有官司在身,但仍勇於上馬。為表自己的誠意,更將訂金由五百萬加碼至三千二百萬。

國民黨欠債事件簿

1965年:國民黨旗下的勞工大廈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勞廈),購入旺角長沙街11號勞工大廈,即漢普頓酒店現址。

1999年10月29日:勞廈向東亞銀行借入$5,000萬,作為重建大廈費用,並以此物業作抵押,承諾分17期歸還,至04年9月30日為止。

2002年2月11日:勞廈因未能如期還款,東亞銀行向法院申請收回已抵押物業,並在土地註冊處註冊有關法院文件,同時向勞廈展開訴訟。

2008年1月23日:法院裁定東亞銀行得直,勞廈須交出酒店及歸還連本帶利$8,616萬。

2008年2月21日:東亞銀行向法院取得收樓令。

2008年3月至6月:勞廈五次向法院申請臨時暫緩執行令狀,聲稱需時安排旅客訂房事宜,但先後在19/3、24/4、26/5、2/6及18/6遭法院駁回。

2008年5月22日:勞廈與第一信用財務行政總裁冼國林的偉潮投資簽臨時買賣合約,作價$1.6億出售物業。

2008年6月18日:代表東亞銀行的執達吏及律師到漢普頓酒店查封收樓。

幕後富豪泵水撐腰

外間對冼國林能夠斥資一億多元收購漢普頓酒店感到嘖嘖稱奇,「佢舊年先搞財務公司,今年可以用億幾買貨,似乎有大水喉射住。」一名熟悉冼國林的人表示。

事實上,不論今次出價收購漢普頓的偉潮,甚至是第一信用財務的控股公司,同樣在英屬處女島(BVI)註冊,因此無從得悉幕後股東的真正身份,只知道兩間公司同樣由冼國林打骰。

但 據本刊調查得知,第一信用財務背後有不少富豪撐腰,其中包括福建幫第二代富豪曾文豪,他分別透過自己及旗下有份的創業板公司變靚D,入股第一信用財務近四 成股權。記者本週一晚致電給他,詢問有關冼國林收購漢普頓酒店一事時,在歐洲度假的他,承認自己有入股第一信用財務,並說:「我只係silent partner(投資者),無參與公司業務。」說完便掛線。

東亞軍師倒戈相向

第一信用財務另一幕後老闆,是前亞視及荔園持有人邱德根家族;邱德根旗下的上市公司遠東控股,亦持有約一成半第一信用財務的股權。據悉冼國林與邱德根的兒子邱達昌稔熟,彼此早有往來,去年冼國林重出江湖搞財務公司,外號「老虎仔」的邱達昌即拍心口入股。

今 年一月,冼國林與邱德根家族的關係更上一層樓,遠東控股作價四千萬元,向冼國林收購一間在國內公眾場所安裝音樂播放機的「北京金音源」六成半股權。截至去 年底的資料,整間北京金音源資產淨值約一千萬元人民幣,而該公司去年底為止的四個半月,虧損約一百四十萬元人民幣。遠東卻以八百萬元現金,另加發行總值三 千二百萬元的股份給冼國林,令他成為遠東控股的第二大股東。

除了一眾名人之外,第一信用財務的股東,據知還有一名律師陳華增。早年東亞銀行 與勞廈的債務官司,就是由他代表東亞,當時他是的近律師樓合夥人,所以陳華增甚為了解東亞與勞廈之間貸款文件的來龍去脈,遂成為第一信貸財務背後的軍師。 無獨有偶,現時持有勞廈四分三業權的盈禧集團,大股東陳漢增報住的鯉景灣物業,與陳華增相同,估計二人有密切關係。難怪第一信用財務有興趣買起漢普頓酒 店。

這名倒戈律師陳華增,兩年前被投訴性騷擾跟其學師的女見習律師,聲譽蒙污。由於陳華增牽涉的人脈關係複雜,據知東亞銀行曾有意將酒店售與英皇的楊受成,以及龍頭家族向氏,惜未能成事。

財仔揸弗人冼國林

聲稱已支付$3,200萬訂金向勞廈購入漢普頓酒店的冼國林,是第一信用財務的行政總裁,他雖報住九龍灣臨興街,但去年以$1,800萬與太太購入南灣道御 苑。現年五十出頭的他,在銀行界打滾二十年,紅褲子出身。八○年在盤谷銀行(泰國銀行)由文員做起,當時還兼職揸夜更的士,先後做過櫃枱、會計及銷售;在 職時不斷進修,考取特許銀行家認可資格,八七年過檔JCG(現稱大眾財務)當主任,亦曾一度重返盤谷銀行任經理,之後又修讀工商管理碩士學位;於96年加 入永亨財務任總經理,專門開拓高息信貸市場。

在行內冼國林一向以「狠」見稱,皆因他出名大小通殺,高峰期時能為永亨年賺千萬。有行家不諱 言,指冼國林對於文件審批方面比較「有彈性」,○五年金管局開始收緊對財務公司的監管時,永亨財務為滿足金管局,即派人上場改革,冼國林一夜間向外宣布離 職。「嗰陣佢包裝到自己係個讀書斯文人,個原因咪話係為咗去讀書囉,之後就消失咗兩年。」一名行內人說。

他離職赴英國倫敦城市大學讀法律學士學位,以二級榮譽畢業;○七年回歸再戰銀行界,任第一信用財務的行政總裁,大股東為英屬處女島公司。

外表斯文的冼國林「食過夜粥」,閒時會去教功夫,同人切磋武術,世界武術冠軍周定宇和歌手黃伊汶都是他的徒弟。

遠東狂掃低檔酒店

冼國林忽然沾手低檔次酒店,手法與老虎仔打骰的另一上市公司遠東發展相近,遠東發展旗下在大角嘴及油麻地已經有三間類近漢普頓級數的酒店。這些酒店普遍只有二百多間房,專攻自由行旅客;去年遠東發展更部署分拆旗下的酒店成REITS上市,可惜因市場氣氛不就而擱置。

因此外間估計冼國林買起漢普頓,背後與老虎仔有關,「可能係怕由老虎仔出面,會令買家叫價更高。」知情人士透露。

事實上,有一百零八間房的漢普頓,今次冼國林以一億六千萬元購入,酒店業內人士覺得價錢偏低,「以一億六作價,每間房即係賣一百五十萬,回報有成七釐喎,起碼都二百萬一間房啦,兩億就差不多啦。」一地產界人士說。

有 分析指冼國林等人睇準勞廈無錢還債,東亞亦收樓在即,遂由冼國林出面以筍價速速買入,然後再賣給遠東發展,成為系內的酒店。記者問冼國林是否有幕後股東參 與收購漢普頓,他不置可否,只說:「你哋唔需要懷疑我嘅財力啦,我都攞咗兩成首期出來。」記者再指有傳遠東是幕後老闆,他則顯得不耐煩,「我係遠東第二大 股東,都未必係關遠東嘅事o架。」之後便掛斷電話。

交易告吹損失輕微

估計由於勞廈的大股東盈禧與第一信用財務關係密切,東亞情願收回物業後進行轉售或拍賣,免得再與這幫人交涉,確保賣出後取回銀行應得的欠款,便一了百了。

即使冼國林有能力拿出一億六購入漢普頓酒店,要完成整宗交易,非得到東亞銀行首肯不可,因為該行已獲法庭的收樓令。

冼國林這招先下手為強與勞廈簽訂臨時買賣合約,有「搏一鋪」之嫌,一旦交易告吹,他已交予律師樓保管的兩成訂金,將可全數退還,換句話說,除律師費外,冼國林沒絲毫損失。

邱德根家族上市公司架構圖

漢普頓酒店傳奇

漢 普頓酒店前身為勞工大廈,六、七十年代,國民黨駐港最高層官員「港澳總支部書記長」就在此辦公,街坊稱之為「國民黨大廈」。勞廈小股東代表、港九工團總會 主席李國強說當年國共內戰後,大量國民黨餘部流落香港,為免港英政府打壓,他們大多以地下組織形式生存,例如今次勞廈的小股東——港九工團總會,便是以 「工人團體」的名義來淡化國民黨背景。

港九工團起初租用中環威靈頓街一處辦公,至六十年代初,領導層欲有自己物業,並獲一黨友以「超筍價」 賣出旺角長沙街地皮,即漢普頓酒店現址興建大廈。前港九工團副主席、勞廈股東劉南琴指當年一眾工友以每股五元集資,仍不夠錢起樓,其後得台灣幫手才湊足五 十多萬建築費,大廈終於六五年落成。「當年我哋層樓有成七層高,係旺角區最威o架啦!廖創興大廈都仲未起。六七暴動嗰陣,勞廈係右派工會總部,連港英政府 都要睇我哋頭,先敢採取行動(打壓暴動!)」李國強憶述。

李國強說,持有大廈的「勞工大廈有限公司」台灣股東佔四分三股權,由多名僑委、黨部負責人為掛名大股東,餘下四分一以港九工團名義為小股東。九四年,負責國民黨黨產的「大掌櫃」劉泰英來港,見勞工大廈殘舊,建議重建,並拍心口由國民黨一力孭飛。

掌櫃出面找東亞

「當時劉泰英,悅昇昌(國民黨管理亞洲區黨產的黨營公司)嘅馬繼群, 許志慶同東亞一名姓彭的高層開過一次會。」

李 國強說。勞工大廈有限公司九七年與東亞銀行簽訂借貸協議,以大廈抵押借款四千萬,九九年借貸額增至五千萬元,作為重建費。東亞後來獲批到台灣開分行。李國 強補充:「劉泰英話重建後可以租單位出去增加收入,仲話國民黨除承擔重建費外,工團暫時租用外面辦公室嘅費用,都由黨支付。」不過,他沒聽聞借貸是「政治 獻金」。

大樓重建期間,劉泰英把台灣股東佔的四分三股權,轉戶至「悅昇昌」,港九工團佔的四分一則不變;二千年大廈重建完成,但台灣變天, 落台的國民黨要清理黨產,在未知會香港股東下,悅昇昌把自己的四分三股權以平價賣給盈禧集團。盈禧的大股東之一陳漢增,曾以個人名義持有私人公司「台灣會 有限公司」,現告解散。

大廈之後改名為「創業城」,○三年變成漢普頓酒店。由於盈禧接手後沒還錢,東亞於是向法庭入稟連本帶利追討八千多萬元。

而一班香港小股東慘被「賣豬仔」,李國強無奈地說:「佢哋(國民黨)先斬後奏賣咗幢樓,唔顧我哋感情,賣剩我哋嗰四分一,搞到官司上身,拖累埋我哋,真係好無奈!」今年五月台灣新任總統馬英九就職,李國強代表一班小股東向國民黨求助,要求黨出面約見東亞,但不了了之。

黨產逐個捉

親台人士透露,國民黨「國庫」充足,在香港有不少黨產;但為怕被共產黨或港英政府充公,物業大多以黨員個人名義登記,一代傳一代。不過由於交易多數是秘密進行,加上管理不善,至今大部分產業已難以追蹤。本刊查證後,發現還有兩個跟台灣政府關係密切的物業:
漢普頓 漢普 爭奪戰 爭奪 幕後 玩家 曝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8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