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他穿上衣服,你還認不認識 田亮跋涉演藝圈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3428

 

2005年,田亮因為“商業活動太多”,被國家跳水隊“調離”。同一年,他簽約英皇娛樂。2013年,田亮帶女兒Cindy參加真人秀《爸爸去哪兒》,迎來娛樂事業“第二春”。 (南方周末記者 何立斌/圖)

從2005年開始至今,田亮涉入娛樂圈的近十年,正是“舉國體制”備受質疑的十年,也是體育明星娛樂化的十年。

田亮和女兒Cindy沒出現在《爸爸去哪兒2》里。但他們的出鏡率並沒有降低——在點讀機廣告上,在水上樂園的廣告上。

這些廣告在娛樂新聞里,被毫不客氣地定義為“攜女兒吸金”,田亮的說法則是“帶女兒體驗”。

“體驗”了幾回,田亮也發覺Cindy有點“膨脹”,開始有意控制Cindy出現在公開場合的次數,決定一開學就把她送回學校:“該跟人家有矛盾的有矛盾,該受欺負的繼續受欺負。”

在十米跳臺上,田亮曾是金牌拿到手軟的“跳水王子”,和郭晶晶是那個年代最具明星氣質和商業價值的運動員。

2005年,因為“商業活動太多”,田亮被國家跳水隊“調離”。他因此在輿論中變成了兩個自己也不認識的人:一個是無組織無紀律、被寵壞的、只想著賺錢的渾小子;一個是 “個人意識覺醒”的新一代運動員。

2007年退役進入演藝界,關於他的評價更多地變成“演技差”。2013年,他以“星爸”身份高光回歸。2014年7月,田亮趁熱打鐵推出新書《臭爸爸》,由他擔綱制作人的電視劇《驕陽似我》同期播出,田亮儼然迎來了事業的第二春。

某種程度上,田亮承認女兒為自己帶來了紅利:“真人秀節目是很赤裸裸的,如果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我得到了一些認可,那可能是對我行為或人品的一種認可。這比做一個作品、演好一個戲的收獲更大。”

“我以為刻苦訓練, 就能解決問題”

如果不是7歲就被扔進跳水隊,田亮覺得自己會成為一個汽車設計師或者建築師。

他甚至一直沒搞清楚,自己是什麽時候喜歡上跳水的。小時候,他身邊的小夥伴總是過一段走掉一個:“我再也不練了,我回家了。”田亮羨慕他們好勇敢,而他一路練到國家隊,恰恰是因為“不敢”。漸漸地,他找到了某種冠冕堂皇的意義:只要跳水不拋棄我,我就不放棄跳水。

跳水一直沒拋棄他:隊里要淘汰末尾兩名的時候,他是倒數第三名;1990年,他在四川隊成了“雞肋”,陜西跳水隊成立了,他加入,成了“元老”。

陜西隊太窮,沒有場地,只能到北京跟國家跳水隊租借。每回得等國家隊練完了,才輪到他們,這時候,場館工作人員會故意把燈關了。田亮和小夥伴們根本不在乎:這可是伏明霞剛才跳下去的地方啊!一個空翻下去,他們覺得自己就是世界冠軍附體——盡管人家的動作、人家壓的水花,他們一點兒也做不出來。

跳水動作學不上來,就模仿偶像們的一舉一動:甩頭發的感覺、系毛巾的方式、爬樓梯的動作,田亮都悄悄學過。有一回交接場地的時間,伏明霞看了田亮一眼,和他說了一句話,這成了他在小夥伴中炫耀的極大資本。

“他們一直問:她為什麽看你呀?”田亮手舞足蹈模仿。直到現在,最能調動起他情緒的話題,還是跳水。

田亮現在的經紀團隊已經和他合作了九年。這些年,按照田亮的意思,經紀團隊給他安排工作的第一原則是:凡是有關體育的項目,必須排除萬難無條件地接受。

沒能參加2008年家門口的奧運會,田亮始終遺憾。雖然即便堅持到2008年,他也未必能保持冠軍水準,但2005年他被調離國家隊,等於徹底斷了希望。

他在2006年出版的自傳《最亮的十米》里寫:“那時我只能在訓練和吃飯之余躲在西安的小房間里,胡亂地按著手里的遙控器,茫然地瞪著電視,不知道電視里在演什麽。”直到2007年和葉一茜結婚,他才從低落里走出來。

2005年,郭晶晶也一度被調離國家隊。不過在田亮被國家隊除名的時候,郭晶晶已經重回國家隊訓練。

在“亮晶晶”之前,國家跳水隊幾乎從未遇到過擁有如此巨大商業價值的隊員。那些年,國家遊泳中心包辦了運動員的商業活動,並從中分成。媒體報道,國家跳水隊領隊周繼紅也會為了給運動員爭取更高的價碼,和商家爭得面紅耳赤。田亮從2000年起身價一直暴漲,和周繼紅不無關系。2005年,田亮以個人身份簽約了英皇娛樂,惹惱了一直代行田亮經紀職權的國家遊泳中心。

田亮盡可能地減少了商業活動,在陜西隊悶頭訓練,他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當年的全運會上。全運會十米跳臺,田亮的分數大幅度落後於胡佳,卻在最後一跳中完美反超。但這一跳並沒能讓田亮重回國家隊。

“那時我對許多事情的理解,不過是幼兒園水平。我以為我刻苦訓練,把水平練到最高,就可以解決問題。但後來發現不是這樣的。”田亮嘆了口氣。關於2005年,至今他還有一肚子話想說,但“不能說”、“不便說”、“還沒到時候”。

田亮也不像李娜、林丹那樣有意識地反抗和抱怨體育體制,他感受更多的還是“幸福”:“就是在這樣的體制內,我才實現了很多不可能實現的目標。”他一臉誠懇地說。

得知田亮要演雷鋒,雷鋒的七十多名戰友聯名反對。劇組找國家遊泳中心開了證明:田亮是被“調離”國家隊,而非被“開除”;田亮再親身向老戰士們解釋說明,終於爭取回了角色。 (CFP/圖)

是雷鋒,也是牛郎

田亮入娛樂這行,和當年跳水一樣,是“被選擇的”。

2005年田亮簽約英皇娛樂,2007年退役,想找他合作的人就更多了,一半因為世界冠軍的光環,另一半,是因為他那張臉。

田亮經紀公司的總經理穆小勇,為田亮接下的第一部戲是電視劇《牛郎織女》。從制片主任、執行制片人,到導演、公司副總經理、大老板,他挨個兒見了個遍,才敲定田亮演牛郎。

對方其實很有誠意,每個人都很期待:田亮戴上頭套、穿上古裝得是什麽樣?可每個人又都不踏實:田亮真能演嗎?

正式開機前,穆小勇把田亮送去中央戲劇學院老師關瀛那兒培訓了幾天。關瀛的短訓在圈內頗有名氣,周冬雨、林誌玲這些要“趕鴨子上架”的演員,都被她調教過。

穆小勇不放心,跟去了寧夏的拍攝地,親眼看著新手田亮“出醜”:一場戲能拍一整天,候場時竟然跑去幫燈光搬梯子,進組第一天就很外行地問安以軒哪里可以睡午覺。

田亮知道自己演得並不好。每當三條不過的時候,他就能感覺到工作人員的不耐煩,幫燈光搬梯子,與其說是不懂行,不如說是內疚。

他甚至希望現場能跳出一個教練,直截了當告訴他怎麽做,但不可能。“這行不是跳水,它沒有標準。你說要這麽演,他說要這麽演,可能都好。但如果你按他們說的那樣演,可能都不對。”

在跳水隊,田亮最擅長的就是保持情緒平穩。相識九年多,經紀團隊很少見過田亮有什麽大喜大悲、情緒波動,他們將之歸結為:“跳水嘛,心情一波動,就壓不住水花了。”

關瀛給田亮上的第一節課就是“解放天性”,要求演員大開大合地表達內在的情緒。可是直到現在,穆小勇都覺得田亮的天性還沒完全放開。

這一切,造就了一個在屏幕上極其青澀、跳戲,被媒體稱為“零演技”的牛郎。田亮後來反思,他不應該在剛剛踏入表演這一行的時候,就擔綱主演。穆小勇則堅信片場就是最好的演員訓練班,他接著為田亮接了《雷鋒》。

穆小勇幾乎是從別人嘴邊把雷鋒搶下來的。他看中“第一部雷鋒電視劇”在主流評價體系中的地位,也看中雷鋒和他想塑造的田亮形象的契合:“憨厚、誠實、窮苦,但是正直、積極、正能量。牛郎也是這麽個形象。”

那一年,體操冠軍劉璇已經演過五部影視作品,籃球運動員巴特爾也客串了《十月圍城》,就連足球解說員黃健翔,都出演過三部電影。但因為雷鋒角色特殊,田亮受到了前輩們從未受過的壓力。

穆小勇還記得,一位投資公司大佬聽說後拍案大笑:“你沒事兒吧?田亮演雷鋒,那就是個笑話!”

田亮的定妝照一公布,雷鋒的七十多名戰友就聯名反對,原因是田亮“紀律差、緋聞多、講排場”,和雷鋒艱苦樸素的形象不符。

“連續13天新浪頭條。”穆小勇回憶,他被轟炸到天天失眠,但因為“連爭議的聲音都沒有,全是反對聲”,他和團隊甚至沒法做出任何回應。 

最讓他擔心的,是田亮的主演位置會被取消。好在沒有——先是劇組找國家遊泳中心開證明:田亮是被“調離”國家隊,而非被“開除”;再是田亮親自出馬,見到老戰士們,一口一個“前輩”、“老師”,直到雷鋒戰友喬安山發話:“挺好、挺陽光的一個小夥兒。”

“大家對田亮的印象,就是穿著個小褲衩,站在臺子上往下跳。他要穿上衣服,你都不一定認識他,怎麽能想象他變成牛郎、變成雷鋒?”穆小勇半開玩笑地對南方周末記者說,“田亮這兩個字,代表一個輝煌的跳水時代,這是他的資本,也是他最大的障礙。我們這些年,就一直在克服這個障礙。”

“很多事情, 體育界沒給過我鍛煉的機會”

在經紀人郝文敬的印象里,劉偉強導演的《不再讓你孤單》是讓田亮開始融入表演職業的一部電影。在這部片子里,他和舒淇、劉燁對戲,飾演有人際交往障礙的男二號。

也許是角色特點更容易把握,也許是部分學會了“解放天性”……這部片子拍完,田亮第一回聽到有人肯定他的演技。他終於能放松些了。

此前田亮總是拘謹。電影要開拍的時候,劉偉強招呼幾個演員一起喝下午茶,田亮挑了個邊上的位置坐,別人問一句,他答一句。“你能不能主動跟人家說說話?別顯得咱耍大牌啊。”郝文敬勸他。田亮還是沒動:“我說什麽呀?我問一些不痛不癢的問題,你說人家是回答我還是不回答我?”

“他們體育圈里都是各跳各的,不像影視圈,大家都得表現自己的親和力。”郝文敬說。田亮也向南方周末記者表達了這種不適應:“劇組是一個人與人的團隊,要比跳水隊複雜得多。在很多事情的處理上,體育界從來沒給過我鍛煉的機會。”

真正讓田亮徹底融入娛樂圈的,還是《爸爸去哪兒》。

早幾年,穆小勇給過田亮一個“陽光潮爸”的形象定位,還讓田亮一家三口拍了一組宣傳照。

那時,田亮已經認真地研究了好一陣蒙氏育兒經:要把女兒當成夥伴,去聽她的想法;小孩在墻上亂畫的時候,千萬別制止,那是她在搞創作……

這種柔軟的教育和田亮受過的教育大相徑庭。他的父親是個說一不二的人物。小時候,他根本沒有資格和父親講話,父親要表達的所有意思,都由母親轉達,每當聽到“這話是你爸說的”,田亮就必須乖乖服從。

有時候,他也會不自覺地在Cindy面前表現出這種“硬”:過馬路“必須”看紅綠燈,用手去碰插線板是“絕對不行”的。但比起習慣於扮黑臉的葉一茜,已經溫柔太多了。Cindy真正怕田亮的,是他“講道理”——那是一門唐僧式的、喋喋不休的、令人聞風喪膽的絕技。

有過這些準備,第一次拍攝,田亮信心滿滿地上陣了。結果Cindy哭得驚天動地,田亮身心俱疲。節目他不想錄了。

郝文敬好歹勸他參加了在沙湖的第二站。這一回,一鉆進沙子堆里,Cindy就活了。回來以後,田亮一邊把Cindy的靴子脫下來,嘩嘩往外倒沙子,一邊揚著眉跟郝文敬“得瑟”:“沒問題了,你哥我還有什麽事搞不定的?”

面對鏡頭,田亮收斂起他對Cindy原本就不多的那點“硬”。而那種控制不住的唐僧式嘮叨,和他不為人知的處女座式“龜毛”,則經過節目組的鏡頭剪輯,被放大得恰到好處。

田亮的確因此在演藝圈發展得更加順暢。以前,他的聚會上出現的總是跳水隊的師弟、師妹;現在,他的朋友圈里多了林誌穎、郭濤這些影視明星。他也當制作人,和穆小勇一起去談生意——田亮親自出馬,對方往往更賣幾分面子。

田亮之後,體操冠軍李小鵬帶著他的女兒奧莉在《爸爸回來了》完成了初次熒屏亮相;另一位體操冠軍楊威,也正帶著兒子楊陽洋,在《爸爸去哪兒2》里聚集人氣。

韓國版《爸爸去哪兒》里,足球明星安貞煥一臉堅決,表示體育這一行太累,絕不會讓兒子涉足。

Cindy總在鏡頭前一路狂奔,遺傳的運動基因一覽無余,但觀眾更津津樂道的是:“據說Cindy代言價碼不低,看來娛樂圈這條路是走定了。”

田亮不置可否:“我不會因為(體育)這條路我走過了,就說它不好。它再苦,也有嘗到甜頭的人,盡管比例低。”

他穿 上衣 你還 還認 認不 認識 田亮 跋涉 演藝圈 演藝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9569

葉檀:演藝圈的金融網紅:對賭套現“坐著”賺錢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6-04-27/1001022.html

越來越多演藝圈明星涉足金融界,他們被稱為金融網紅。4月23日,史上最熱鬧的基金從業人員資格考試開考,近3萬名私募高管加入考試,傳聞中不乏黃曉明、任泉、胡海泉等明星大腕(除胡海泉外,其他無法確認)。

____.thumb_head

◎葉檀

越來越多演藝圈明星涉足金融界,他們被稱為金融網紅。

4月23日,史上最熱鬧的基金從業人員資格考試開考,近3萬名私募高管加入考試,傳聞中不乏黃曉明、任泉、胡海泉等明星大腕(除胡海泉外,其他無法確認)。

如果你是一個好演員,或許就很難成為一個好投資者。影視明星涉足金融領域主要通過這三類做法:

第一類,真正的轉行。

任泉先生全面息影從事投資,2014年7月建立Star VC。轉行的過程是個痛苦的改換思維方式、行事方式的過程。去年12月4日,任泉在演講時說,“我們三個(任泉、黃曉明、李冰冰)從Star VC建立那天起就講好了,不當代言人,當投資人。目前我的兩個合作夥伴代言費應該都是超千萬,為了當投資人,我們不但不收錢,我們還給你錢,我們還給你服務,為企業張羅,舍棄兩年的代言人,轉而與企業建立十年甚至更長的感情。”

專業的事情由專業人士做,任泉露面講情懷,“三個股東在一起開股東會,一年碰上三次,解決所有的股東層面的問題。最重要的是用專業的團隊把控項目,沒有這支團隊,專業投資就是虛幻概念。”

從工匠精神的角度,長期轉型的核心是從一種工匠轉變為另一種工匠,在一個行業樹立起高高的安全邊際,再到另一個行業樹立極高的安全邊際,這是個樹立門檻、精益求精的過程。

第二類,對賭套現。

當一個行業可以快速套現時,沒有人願意當工匠,快速套現才是成本最低的選擇。因此,少數成名人物選擇了套現。

2015年11月19日,華誼兄弟以10.5億元的一次性現金收購浙江東陽美拉傳媒有限公司70%股權。截止交易日,美拉傳媒公司的總資產1.36萬元人民幣,凈資產為負,認繳的500萬元註冊資本沒到賬。

華誼收購美拉是對賭協議,根據雙方《股權轉讓協議》,自股權轉讓完成之後,馮小剛需要承諾東陽美拉2016年度的業績目標為經審計的稅後凈利潤不低於人民幣1億元,且自2017年度起至2020年12月31日止,每個年度的業績目標為在上一年度承諾的凈利潤目標基礎上增長15%。若未能完成該目標,馮小剛將以現金補足差額。70%股權售價10.5億元,承諾未來五年相應利潤4.72億元,若未達到現金補足,即使一分錢利潤沒有,忽略利息扣除賠償,這筆交易馮小剛凈賺5.78億元。

華誼兄弟不傻,馮小剛這個IP在他們看來值5.78億元,拍兩部《私人定制》這樣的電影就行了。

張國立差不多也是如此。浙江常升在華誼投資之前的估值為3.6億元,華誼購買浙江常升70%股權的對價為2.52億元。對賭協議是,弘立星恒及張國立保證,業績承諾期限為5年,其中2013年度承諾的凈利潤目標為浙江常升經審計的稅後凈利潤不低於人民幣3000 萬元,其余幾年的稅後凈利潤目標將在2013年承諾的凈利潤目標基礎上按協議約定比例增長。

浙江常升具體利潤數據“合理”合並報表,據華誼兄弟2014年年報,電視劇的制作方是浙江常升,但是否達到盈利目標,並不清楚。

既然可以坐著把大錢賺了,就有了唐德影視收購範冰冰母女的愛美神公司,估值約7億元;暴風科技宣布以發行股份和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稻草熊影業60%股權。基本上這些被收購公司註冊資金都不多、沒有運作,浙江常升、稻草熊還算好的了。

上市公司收購的本質是在三到五年的時間內綁定這些IP,讓這些IP未來數年的價值一次性套現。知道明星混個臉熟的重要性了嗎?不僅票房高,還能夠將IP數年價值一次性套現。合約期滿後還想綁定這些IP怎麽辦?繼續資本運作。對於娛樂明星來說,最重要的是維持自己的市場價值。

第三,利用信息不對稱獲取資本收益。

這方面的案例不少,一些影視娛樂名人精準跟隨公司上市或者並購的節奏,搖身一變成股神,往往讓人一頭霧水。

第一類如果能成功未必不是壞事,第二類意味著公司與藝人對賭藝人在一定年限內的市場價值。最可能的是,公告後股價狂漲超過並購成本,公司和藝人都得益,第三類不足道也。

華誼兄弟的王中磊感嘆,自己“最焦慮的是制作人都成了金融高手”,影視圈的金融化針對的是個別人,而不是好的作品,對影視行業未必有利。

  • 每日經濟新聞
  • 祝裕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讀者熱線:4008890008

每經訂報電話: 
北京:010-58528501 上海:021-61283003 深圳:0755-83520159
成都:028-86516389 或 028-86740011 廣州:020-89660257

每經網客戶端推薦下載

每經網首頁
葉檀 演藝圈 演藝 金融 網紅 對賭 套現 坐著 賺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4234

大神都有低潮期劉在錫曾經諗過退出演藝圈

1 : GS(14)@2017-02-05 10:55:42

韓國「國民MC」劉在錫喺日前播出嘅《Happy Together3》中,大談昔日未走紅時嘅艱辛日子,劉在錫自爆出道時,因為太緊張關係會喺節目中出現失誤,更險些被製作人炒魷魚。劉在錫直認當時因為事業陷入困境,所以曾經想過唔撈,退出娛樂圈另謀發展,當時事業發展唔太順利,所以劉在錫就去咗酒吧打工,而佢那時只係剛剛加入電視台工作6個月。劉在錫慶幸當時有好友朴秀洪等支持,佢最後先度過難關。喺現場嘅朴秀洪就話當年嘅劉在錫面對鏡頭表現太緊張,所以先無法發揮佢嘅實力。同時仲係新人嘅劉在錫因為缺乏幽默,所以成日NG,嗰時連高層都叫劉在錫走人,費時0徒時間。劉在錫強調自己當年實力唔夠,所以佢從來冇埋怨過製作人,不過坦言呢件事亦令到佢陷入低潮。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70205/19918622
大神 都有 低潮期 低潮 劉在 在錫 曾經 諗過 退出 演藝圈 演藝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554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