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員工惜招牌 津津蘆筍汁

2010-7-29 TNM





津津飲料旗下品牌7月遭法拍,頓時勾起大家回憶,那罐印著火辣比基尼洋妞照片、超過40年歷史的津津蘆筍汁。

62年前,津津公司靠味精起家,1964年即股票上市,蘆筍汁市占9成,一度與味全、味王並列3大飲料廠,卻歷經2次嚴重財務危機,元氣大傷。2005年,董事長王建朗家族因轉投資失利,導致公司跳票、棄廠而去,老員工自己扛生產線,飯碗自己保。

如今,商標淪為法拍,前途未卜。帶頭的生產部經理陳萬台,仍帶著感情說:「我們希望老闆東山再起,將津津的品牌發揚光大。」

七月豔陽高照,來往彰化縣員林鎮與花壇鄉的中山路車水馬龍,很容易錯過大村鄉的津津公司彰化廠。

班駁的招牌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千坪的荒廢空地。過去,這裡一年約有五百萬箱鐵罐蘆筍汁的產量,二○○五年因公司跳票、工廠停工而荒廢。

走進後方工廠,卻出乎我意料的整齊清潔,廠方絲毫沒有馬虎,要求我們更衣、穿上雨鞋,走過消毒池。 自力救濟 守產線

二○○五年七月,津津公司爆發財務危機,三十二名員工自力救濟接管工廠,五年來,還有二十九名老員工守著生產線,平均年資二○.八年。

網路上有好心人士發起搶救津津蘆筍汁活動,在臉書上串連,發起團購運動,但買的多是傳統印象中的鐵罐蘆筍汁,對彰化廠員工其實沒有助益。

津津公司彰化廠最高主管、生產部經理陳萬台說:「我們目前的機器設備,只能生產鋁箔包的飲料,代工鐵罐、保特瓶蘆筍汁的工廠收益並不歸我們。」

陳萬台解釋:「我們工廠雖小,品管流程,每天開罐檢驗、保溫試驗,流程一樣不少,但是一個月一千萬元的營業額,支付物料、機器租金、員工薪水後,頂多只能打平。」

二十五歲退伍,當年在五百人應考只錄取三人之一的陳萬台,進公司第二年,不慎在機器檢查時削去右手大姆指,他感嘆著說:「七○年代有一千多位員工在此上班,你去問附近員林、溪湖、大村等鄉鎮,很多六、七十歲的老人家,都曾在津津上班過。」

「一九七九年是津津最輝煌年代,當時津津生產的果汁在全台擁有九○%的市占率,市場上每賣出十罐果菜汁中,有八罐是津津生產的丁丁果菜汁,其他才是波蜜果菜汁。一天生產四、五萬箱,貨車排隊在倉庫前等著。」陳萬台說。

蘆筍配方 老滋味

七○年代台灣蘆筍產量全球第一,雲林褒忠、元長、彰化埤頭等地盛產蘆筍,將煮好的原汁,加入糖、調味料等配方,就是蘆筍汁。但隨著台灣工業發展、在地蘆筍成本不斷升高,一九九三年開始,津津公司自大陸山東天津進口白蘆筍原汁製作蘆筍汁。

陳萬台說:「彼時沒有香精與香料,津津蘆筍汁就是用原汁,再加水、調配糖酸比,入喉還有蘆筍的味道。這是為什麼其他廠牌的蘆筍汁無法取代津津的原因,一般飲料的生命週期平均二至三年,津津蘆筍汁卻已超過四十年。」

津津也是全台最早生產鋁箔包(利樂包)的公司,一九七五年自瑞典進口鋁箔包裝機,當時光租金就要一千九百萬元,一九九五年以一千九百萬元買進的充填包裝機,直到現在,白鐵的設備仍光可照人。

津津有限公司前董事長莊泗川與王建朗家族是創業夥伴,六十二年前在台北迪化街以味精工廠起家,取名太平洋化學工業公司。一九五九年改名津津味素公司,一九六四年股票公開發行上市。

拓廠重整 成股王

員工說:「一九六九年開始生產蘆筍汁,一九七三年放上比基尼女郎的照片,蘆筍汁開始流行了」。那時的鐵罐蘆筍汁還要用開罐器打二個洞,才能喝,一九七八年才有易開罐問市。

一九八○年,莊泗川年紀大退休,改由持有最大股份的王家接掌經營權。王家老三王建華負責另一家製造皮革的合發興業,二子王建朗擔任津津公司的董事長。媽媽王林罕則擔任二家上市公司的總裁。

一九八○年代,津津與味全、味王並列台灣食品大廠,津津公司以「Doll」品牌的果汁,外銷中東國家年營業額達一億元,國內果汁的內銷市場約有一億元。

除了果汁,王建朗一九八一年斥資五億元,在彰化工廠擴建味精工廠,因為金融危機,銀行緊縮銀根,加上當時環保法規要求廢水處理的成本過高。津津生產設備都安裝好的情況下,資金周轉不靈,連帶影響桃園廠、彰化廠停工八個月,一九八二年向法院申請重整。

還好王家擁有大筆土地資產,一九八八年,順利重整成功恢復上市,津津公司一九九八年股價一度衝到一百一十六元,成為食品界的股王。

一九九○年代台灣許多產業外移,整個消費市場萎縮,王建朗一九九八年轉投資協津營造,投資台南運河黃金海岸濱海遊憩區BOT案;二○○一年又跨足無線網路通訊,成立津發威網路公司,同年與名高公司合作生產安全針頭。

轉業失敗 留爛攤

但津津轉投資案一一失敗,本業投資進口洋酒,十年內也虧了至少二億元,財務周轉不靈,二○○五年津津公司跳票超過四千萬元,司法單位以王建朗家族涉嫌掏空津津與合發興業二家上市公司超過七億元法辦,目前官司還在訴訟中。

公司跳票,債權人紛紛上門,老闆王建朗躲在台北不敢露面。陳萬台說:「後來幹部們自己開會,決定繼續經營。」

陳萬台語氣鎮定地說:「我們三十年前就有一次公司差點倒閉的經驗,公司停工八個月,桃園昌津廠製作的鮮奶與調味乳,市場被光泉取代,果汁產品被波蜜、統一瓜分;對員工來說,停工不要說是資遣費、退休金,連薪水都拿不到,繼續做下去才有希望。」

「最艱困的時候,連買清潔管線的蘇打液二千元都沒有,但最重要的是協力廠商的支持,像利樂包公司就同意讓我們先生產,再付材料款。」

員工念舊 圖再起

陳萬台說:「當時有債權人上門就關門,有黑道來討債就報警。」他感嘆:「生產保特瓶蘆筍汁的桃園昌津廠,就沒有我們幸運,員工們也是自力救濟營運一年後,因廠房土地被債權銀行拍賣而停工。」

面對品牌拍賣一事,陳萬台低調地說:「品牌拍賣之一津津殺時間綠茶,我們已改名2T津津茉莉綠茶,蘆筍汁改名2T津津蘆筍汁,2T就是第二代的意思。」

「未來得標者縱使有了津津的品牌,也要有我們的技術,才有加乘的效果。」陳萬台說。

老員工仍抱著對老東家的一份情,陳萬台說:「他(指王建朗)沒有向我們收取權利金,讓我們繼續營運,我們已經很感謝他,為了維持員工生計,我們也很希望這個老品牌不要在市場消失。希望老闆找到機會,東山再起,把津津再發揚光大。」 苦撐待變 津津公司

津津董事長王建朗,家族名下不動產與住家遭法院拍賣,目前在台北租屋,因涉違反證券交易法而官司纏身。

津 津旗下「津津維多利亞」「津津酒中魁」「津津新公園」等15項已經停產的商標,台北地院7月8日,初拍流標;同業評估品牌價值逾億元的津津蘆荀汁商標,預 計年底進行法拍。對苦守津津彰化廠的員工來說,最擔心的是廠房遭拍賣,4年前津津桃園廠即因此停工、解散。同業說,除非有大廠注資,津津難以重生。 津津公司彰化廠

彰化縣大村鄉大橋村中山路三段一號

(04)852-1116 津津蘆筍汁生產工廠表

津津歷年產品

註:以上產品皆已停產



員工 招牌 津津 蘆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08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