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整併LED產業 億光葉寅夫硬吃泰谷內幕

2011-5-19  TNM




資本市場弱肉強食的戲碼,不時上演。本刊調查,LED龍頭億光董事長葉寅夫,挾億光、晶電及萬海少東陳致遠等龐大靠山,吃進磊晶廠泰谷4成多股權,打算6月董監改選,拿下過半席位;泰谷董事長劉騰隆不甘白手起家事業被人整碗端走,採「拖」字訣,並向公平會申訴,頑強抵抗。

日前,有「LED教父」之稱的億光董事長葉寅夫撂狠話:「如果台灣政府無法有效監督,讓部分企業公然違法,那億光將選擇在台灣下市,到更有法治地方上市!」讓葉寅夫動怒的,正是LED(發光二極體)上游磊晶廠泰谷今年六月的董監改選風波。

暗買股 爭董監

原名不見經傳的泰谷,工廠遠在南投,生產應用在手機或液晶電視的背光模組元件,是一家年營收二十四億元的小公司。和去年營收一百七十四億元的億光比起來,泰谷雖小,但在LED業闖蕩三十年的老江湖葉寅夫眼中,卻是整合上游、鞏固貨源、坐大LED業很重要的一顆棋。

因此,身為泰谷的下游客戶兼投資夥伴的葉寅夫,去年挾著億光、盟友晶電,以及晶電大股東、萬海少東陳致遠,悄悄發動攻勢,買進泰谷超過四成,打算今年取得過半董監事席次,而以泰谷董事長劉騰隆為首的公司派不到三成。

劉騰隆知情後輾轉難眠。心裡納悶:「好好的經營公司,怎麼會碰上這種事?」小蝦米遇上大鯨魚,劉騰隆不甘心白手起家的這一盤事業,硬生生遭人「鯨吞」,情急下採「拖」字訣。

公司派 做反擊

依法,泰谷六月二十八日股東會,最遲必須在四月三十日過戶截止日前,於董事會上將董監改選排入股東會議程中,以便寄發股東會通知書。但泰谷在四月二十八日的董事會上,不但沒有排入董監改選時間議題,甚至拋出前二次私募案因程序瑕疵可能無效的議題。

「這 是二面刃。晶電及億光經由這二次私募案成為泰谷股東,若這二次私募案無效成立,公司派可在股東會主張封存股票,讓對手喪失爭取董監權利,但泰谷恐怕也要返 還這二次私募資金(超過十億元)及利息,負賠償責任,連帶的私募股東所參與董事會做的決議也無效,影響層面太大。」知情人士說。

泰谷的反擊,惹惱葉寅夫,直接嗆聲要求主管機關出面主持公道,否則不排除讓億光下市。面對科技大老放炮,金管會已函請泰谷依法在六月二十八日改選董監事。

眼看攻防居下風,泰谷四月底轉向公平交易委員會提出,億光及晶電的聯合行為已構成違反公平交易法疑慮;億光為速戰速決,上週乾脆去函經濟部商業司申請召開泰谷股東臨時會,爭取董監改選的主導權。

辦私募 互攻防

五十五歲的劉騰隆,化工業出身,十年前轉型跨入剛萌芽的LED產業,一路走來,小心翼翼,從未想過會招惹一場經營權惡戰。

泰谷起步初期,主力產品在綠光,因需求面不穩,接單經常有一餐沒一餐,營運不理想。二○○八年,泰谷轉戰藍光產品,營運狀況終於轉好;隔年,泰谷為擴大生產,辦理私募。

「當時,晶電曾接觸表示要認購八?五萬張,董事長(劉騰隆)認為對方有意圖而拒絕。」泰谷高層表示。晶電一路靠著合併國聯等上游磊晶廠,在台灣四大磊晶廠中穩居龍頭,其餘三家是廣鎵、璨圓以及泰谷。不過,晶電入股廣鎵後,泛晶電集團隱然成形。

因泰谷防著晶電,私募案由億光認購。億光入股後,葉寅夫以大股東身分提議:「我認為泰谷在技術面、品質方面已足以與晶電競爭,但台灣磊晶廠擁有最多專利的為晶電,泰谷在專利權上處於劣勢。」「葉寅夫因而積極拉晶電入股泰谷,認購四?三萬張私募。」泰谷主管說。

「為讓泰谷卸下心防,當時,葉董說你們好好經營,你們跟晶電合作不會有問題。」這位主管透露。有葉寅夫這席話的保證,劉騰隆才同意讓晶電認購。

引外援 求自保

不料,從此埋下日後紛爭的導火線。起先,泰谷一位獨董去年初請辭要補選,晶電與億光開口就是要三席,泰谷表示頂多給二席,由晶電與億光協調。「去年三月泰谷臨股會,晶電拿下二席董事。事後,億光要求派人列席董事會,董事長為求人和,勉強答應。」泰谷董事長特助劉三寶表示。

去年晶粒大缺貨,億光下訂單跟泰谷要貨,泰谷不想傷大股東和氣,先出貨給億光,為此,還得罪另個老客戶東貝。誰知,個把月後,億光竟以規格不合退貨,讓泰谷傻眼。

更不妙的是,從去年第三季開始,泰谷發現有「外資」持股增加,而且只進不出,引起公司派警覺心。

今年一月,泰谷董事會決議發行二千四百萬美元的ECB(海外存託憑證),由於溢價(每股定價與現股市價比)僅一○一%,與市場一般行情溢價一二○%,「可說便宜近二成」,且買盤傳為韓國首爾半導體,就是億光的頭號勁敵,這讓億光代表在董事會強烈表達意見。

泰谷不甘示弱,以不合法治為由,拒絕億光代表列席董事會。今年三月,泰谷更與首爾半導體合資設立銷售公司,分別持股四九%及五一%,此舉無疑火上加油,讓葉寅夫更火大。

根據Strategies Unlimited報告,首爾半導體排名全球十大LED廠第四,億光則排名第九,也是唯一入榜的台灣公司,二家競爭早在手機用LED背光模組就已經開始。

泰谷與首爾聯盟,擺明是引外援自保,但市場人士認為,今年改選的經營權大戰,葉寅夫贏面較大。

葉寅夫早期在光寶集團負責電阻、電容。一九八三年,他找人合夥籌資五百萬元創立億光,正好趕上LED應用起飛,幾乎每年都可賺到一個資本額。一九九○年,葉寅夫殺價搶得夏普代工訂單,也拉開與同業差距,奠定億光的封裝龍頭地位。

葉寅夫 樹敵多

在近三十年的創業過程中,為了把億光做好,葉寅夫可說不顧一切,他強勢作風也惹來不少爭議,得罪老東家或同業。例如葉寅夫不只一次帶頭殺價,不僅與佰鴻董事長廖宗仁結下梁子,也讓老東家、光寶董事長宋恭源相當不諒解。

後來晶電成立,各投資二成的葉寅夫與華興電子董事長劉守雄都有意爭奪董事長,二雄相爭下,最後由葉寅夫出線。葉寅夫當家後,宋恭源一度質疑,晶電把最好的晶粒都給億光,其他客戶拿到的都是次級貨,因而要求入股晶電,否則光寶就不向晶電採購晶粒。

葉寅夫自己也說過:「我在LED界,是沒有朋友的!」這次槓上泰谷,也就不足為奇。

陳致遠 力撇清

按照泰谷持股狀況,億光持股約九%,持有二四%的晶電才是最大股東。不過,陳致遠在接受本刊詢問時回覆:「這不是我的game。」「萬海沒有買泰谷股票。」「泰谷改選,會全力支持葉先生的決定。」這一席話,點出葉寅夫才是泰谷董監改選市場派的核心人物。

葉寅夫強烈抨擊:「擁有多數股權的,竟然不能主導經營公司。」「不是要搶經營權,但不排除支持其他適當的人選經營泰谷。」顯示葉寅夫整合國內LED產業,迎擊中、韓大廠的企圖心。但聽在泰谷人耳裡,卻異常地刺耳。

葉寅夫 小檔案

◎現職:億光電子董事長兼總經理

◎業界地位:有國內LED產業教父之稱

◎生日:1951年1月6日

◎出生地:苗栗苑裡

◎學歷:台北工專畢業

◎經歷:今台電子廠長、光寶電子經理、勁佳光電總經理;曾任晶電董事長等職位。

◎家庭:與亡妻徐麗珠育有2子,再娶聲樂家簡文秀。

◎信仰:天主教,曾獲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封為聖西爾伍思德級爵士。


整併 LED 產業 億光 葉寅 寅夫 夫硬 硬吃 吃泰 泰谷 內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183

泰谷引進韓廠 激怒台灣LED教父 葉寅夫:再逼我,就直接把你拿下來!

2011-5-30  TWM




這是光電業今年最熱門的董監改選話題,一場台灣LED大廠億光、晶電與小廠泰谷的戰爭,從ECB案到董監改選,相互爭鬥還鬧上立法院,我們可從泰谷經營權的爭奪戰中學到什麼啟示?

撰文‧賴筱凡、翁書婷

灰色的天空下著滂沱大雨,這天南投天氣之糟,就宛如泰谷董事長劉騰隆現下的心情,桌上攤著一疊新聞剪報,每張都寫著近期泰谷與億光、晶電的經營權之爭,談 起與億光董事長葉寅夫之間的交手歷程,他平靜的情緒突地起了波瀾,起身拿出櫃子裡的檔案夾,翻著一張張的存證信函:「這些都是億光寄來的。」金融海嘯相挺 今日反目互嗆二○○九年,泰谷發行的兩萬張私募股,在宏遠證的牽線下,讓億光順利參股泰谷,隨後接著引進晶電,以每股十六.八元,成為最大法人股東,誰能 料及,歡喜結盟的場景猶在眼前,反目成仇的戲碼卻在兩年後上演?

「根本就是一場夢魘。」談起三邊的合作案,劉騰隆不停搖頭。但場景拉到台北土城工業區裡,在妻子簡文秀的陪伴下,葉寅夫嘆氣,「我以為他是可憐人,想幫助 他,誰知道……唉!」講起當年結盟的私募案,一邊說是泰谷資金捉襟見肘,所以億光、晶電才參與私募注資;另一邊說是億光、晶電主動提及要認購私募。公說公 有理、婆說婆有理,一樁私募案卻變成一場羅生門,然而最重要的引爆點是,去年七月泰谷發行可轉換公司債(ECB)案。

二四○○萬美元的泰谷ECB,對象發給了億光頭號敵手——首爾半導體,種下了億光、泰谷反目的最大導火線。

因為當時代表億光的泰谷董事陳進成,當場被趕出董事會,葉寅夫對此非常不滿。

原本今年必須改選董監事的泰谷,卻沒把改選列入四月十三日的董事會議程,終於讓兩方撕破臉。為了經營權之爭,葉寅夫約了劉騰隆第一次見面。

一場密會,就在新竹喜來登上演,四月十六日晚上七點,在代表晶電的泰谷獨董劉如熹協商之下,葉寅夫與劉騰隆碰面。劉騰隆要求億光繼續支持他當董事長,葉寅 夫則提出條件,如果劉騰隆要當董事長,財務長必須由億光指派。這話聽在劉騰隆耳裡,他相當不以為然,「他們要的根本不只財務長,是要整個團隊換成他們 的。」在雙方無法達成共識下,葉寅夫索興表態「不玩了」,開口要劉騰隆把股權買回去,只是葉寅夫開的價,著實讓劉騰隆咋舌。

在股權吃不下來、董監改選又互不讓步,泰谷開始尋求外援。五月十八日中午,泰谷在台中福華飯店召開臨時董事會,企圖以換股方式引進新股東制衡億光。但一直到臨董會結束了,外援仍沒來,引進新股東案也無疾而終。

此時,泰谷經營權之爭,開始進入另一個熱戰階段。劉騰隆找來當年曾協助金鼎證對抗開發金惡意購併,而一戰成名的律師團,意圖反擊億光的蠶食鯨吞,但億光豈能放任泰谷頻頻出招。

這場看似大鯨魚吃小蝦米的戰爭,對「大鯨魚」葉寅夫而言,泰谷經營權不是意氣之爭,而是要討個公道:「如果他們不以合理價格買回去,我就會把整家公司拿 下,進去把他換掉,這是他逼我的,要不然(億光、晶電投資的)十億元就泡湯了。我是私募,要鎖三年,又不能換成普通股,你要我怎麼向股東交代?」面對「教 父」對經營權進擊,劉騰隆也擺出毫不畏戰的姿態。他蒐集資料指出,除了私募之外,葉寅夫透過宏遠證券,甚至外資券商一路吃進泰谷股權。劉騰隆透露:「其實 億光財務長陳進成就已經來找過我們特助,他講得很白,說要併下泰谷,這次沒併成,下次也會併成。」劉騰隆藉發行ECB引進億光的宿敵——首爾半導體當股 東,更是激怒葉寅夫的關鍵。葉氣憤地說:「我們發ECB賣人家的溢價比是一二○%、一三○%,可是泰谷去年發的二四○○萬美元ECB,溢價卻只有一○ 一%,他們有銀行保證這麼好的條件,居然只賣一○一%,根本就是賤賣公司!而且賣的對象還是韓國人,根本是『引清兵入關』!」

爭權奪利 各執一詞

面對葉寅夫的指控,劉騰隆認為,站在泰谷的立場,應該廣結善緣,致力讓客戶多元化,不能以別家公司的立場或個人好惡影響到公司的決策。他說:「晶電也認為 應該要廣結善緣啊,他們也贊成,是後來受億光影響,他們才反對的!」一家企業經營權之爭,因為雙方愈來愈情緒化,而演變成肥皂劇劇碼。葉寅夫認為,金融海 嘯時,泰谷沒資金、沒訂單,是億光與晶電挹注的十億元,加上訂單與專利的支援,才得以讓泰谷度過難關。

劉騰隆則拿著報表數字反駁葉寅夫所說的對泰谷的「重大貢獻」:「他們只有一月占我們(營收)二○%,其他都是三到五%,去年全年平均也只有七到八%。」這 起台灣LED產業歷史上最慘烈的經營權之爭,雙方僵持不下,愈演愈烈,不僅雙方可能兩敗俱傷,最無辜的,還是現在面臨兩家公司股價「跌跌不休」的小股東。

泰谷經營權紛爭事件簿

時間 事件

2009.06.18 億光參與泰谷私募,認購2萬張2009.01 晶電參與泰谷私募,認購4.3萬張2010.07 泰谷欲發行2400萬美元ECB給首爾半導體,與億光撕破臉2011.03.08 泰谷欲再發行ECB,與首爾半導體合資成立新公司,惹怒葉寅夫2011.04.13 泰谷董事會未將董監改選列入股東常會議案,正式引爆雙方對立2011.04.16 葉寅夫約劉騰隆密會,雙方沒有共識2011.05.18 泰谷原計畫引進新外部股東失敗,經營權之爭愈演愈烈

 


泰谷 引進 韓廠 激怒 臺灣 教父 葉寅 寅夫 再逼 逼我 直接 把你 拿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470

LED教父 圍攻泰谷光電四部曲

2011-5-30  TCW




這是一場LED產業的小蝦米對大鯨魚之爭。

這隻大鯨魚,就是有LED教父之稱的億光董事長葉寅夫,他的獵物,是營收只有億光八分之一的LED小廠泰谷光電。

泰谷董監改選戰,是這場戰爭的焦點。

有趣的是,台灣最大LED磊晶廠晶元光電持有泰谷股權二三‧二九%,卻不是晶電董事長李秉傑出來叫陣,反而是僅持有泰谷不到一○%的億光董座葉寅夫出戰泰谷。

葉寅夫甚至揚言,「不惜下市、上書總統馬英九!」不斷拉高這場戰爭的層級。為何大鯨魚捕捉小蝦米,卻要有如此的大動作?

因為,這是他圍攻泰谷經營權四部曲中的最後一步棋。

過去一個月以來,葉寅夫不斷在媒體上進攻泰谷,泰谷董事長劉騰隆,卻始終沒有出面吐露自己的心聲。

「從引進億光的那一天是惡夢的開始……。」五月十九日,劉騰隆終於露面,接受《商業周刊》獨家專訪。

早年開設化工廠的劉騰隆,手上及臉上都留有一次意外的灼傷,花了十年治療,還是留下傷痕,這次股權之爭的火焰,恐怕會將他的事業心血結晶—泰谷的未來,燒得更烈。

埋下惡夢開端 要資金的泰谷,遇上想插旗的億光

故事開端是在二○○九年,剛從金融海嘯中逐漸復甦的泰谷,亟需要資金擴充產能,便以私募方式引入億光資金。

泰谷對葉寅夫來說,有著一石二鳥的戰略位置。一來,投資泰谷,可鞏固LED晶粒來源;二來,可打擊億光的競爭對手—南韓的首爾半導體。

因為首爾在台的兩大採購對象,正是廣鎵與泰谷。去年在億光加碼廣鎵股權後,首爾半導體將部分訂單分給了泰谷,因此葉寅夫以三億一千萬元,認購二萬二千張泰谷的私募股權,可謂是在敵人地盤上搶先插旗,制敵於機先。

「這二萬二千張,是這一切惡夢開始。」劉騰隆懷疑,「我覺得從頭到尾,他們(指億光和晶電)都有按照戰略在走。」

劉騰隆口中的戰略,指的就是葉寅夫拉攏晶電入股,一步步吃掉泰谷經營權的計畫。

原本,晶電與泰谷是競爭對手,因此一開始,劉騰隆並不接受葉寅夫提出讓晶電入股的提議。但葉寅夫認為,對億光來說,沒有專利保護的晶粒廠是一大風險,所以 無論廣鎵或泰谷的投資,都一併拉著在專利布局上最為完整的晶電一起投資,以晶電的專利,保護廣鎵與泰谷所生產的磊晶,這說服了劉騰隆。

雙方歧異浮現 葉寅夫承諾的專利授權,沒有兌現

「他(指葉寅夫)跟我說你們經營好好,晶電不會進來干擾你們,還可以專利授權。」這讓劉騰隆心動點頭,二○○九年時,晶電拿出七億二千萬元,持有泰谷一九‧九%股權。

然而,雙方的合作過程,在晶電的專利授權議題上,遲遲未付諸實行。

這讓劉騰隆開始質疑葉寅夫引進晶電的動機,再加上億光承諾給予泰谷的訂單,在二○一○年底曾遭到億光退貨,更加深了雙方合作的嫌隙。

億光入股才一年,讓劉騰隆產生了戒心,最後是以他為首的泰谷公司派發現,晶電不斷的在市場上買進泰谷股權,終於讓劉騰隆與葉寅夫當初的承諾,進入翻臉的導火線。

葉寅夫否認劉騰隆的說法,葉寅夫解釋,授不授權由晶電考量股東權益後決定,至少晶電沒有控告泰谷侵權。

這一樁看似美好的策略聯盟,卻因為雙方對當初的承諾不斷變調,終於從一開始的不和,演變成現在鬥氣、鬥法的股權爭奪戰。

正式決裂翻臉 劉騰隆開始反制,引入億光對手

雙方決裂的導火線,是在二○一○年七月二十八日,泰谷董事會提議二千四百萬美元的海外可轉換公司債,僅溢價一○一%。這個提案,遭到億光代表的反對,認為溢價過低。

直到今年一月,這筆二千四百萬美元海外可轉換公司債的買主揭曉,正是億光的對手首爾半導體。劉騰隆想法是為了鞏固客戶關係,因為首爾半導體一直是泰谷前三大客戶,但此舉不僅是破了葉寅夫的布局,更等同向他宣戰。

「在他最困難時,我給他資金、專利、訂單,他卻是走江湖不講道義的人,引清兵入關。」葉寅夫難掩氣憤,連說了兩次「引清兵入關。」無論葉寅夫一開始是否有意入主泰谷,但劉騰隆此舉,終於引爆這場泰谷經營權爭奪戰。

股權大戰啟動 首部曲:葉寅夫大肆收購股權

投身業界二十八年,葉寅夫是LED教父級的人物,打造出國內最大磊晶廠晶電。無法忍受劉騰隆引進競爭對手的做法,讓葉寅夫在今年一月下令,從市場上買進泰谷股權,同時動用友好的晶電、萬海集團少東陳致遠的關係,「用錢」圍攻泰谷股權,展開他圍攻泰谷經營權的第一步。

億光加晶電持股,已超過泰谷公司派持股,葉寅夫認為,泰谷當初打的算盤是首爾半導體的可轉債如果轉成股票,有一○%可支持他們,但目前為止,首爾半導體還沒轉換。

四月十六日晚上七點,握有股權優勢的葉寅夫找上劉騰隆,雙方約在新竹剛開幕的喜來登飯店闢室密談,這是億光入股後,兩人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見面。

二部曲:億光要求取得四席董事

主帥首度親征,進行第二部曲,交戰之前,給予對手最後一次談判機會。

葉寅夫表明,持有股數已經超過公司派,晶電、億光是大股東,希望取得四席董事,泰谷財務長由億光指派。葉寅夫認為,「我只是要進入董事會監督,甚至告訴他如果不讓我們進去,請把我們所有股權買回去。」

劉騰隆回絕葉寅夫提議,雙方正式撕破臉,進入圍攻泰谷第三部曲的法律戰。

三部曲:寄存證信函給泰谷董事

當初合作給訂單,也變成一疊疊存證信函。每次董事會前,億光兵分五路,寄出存證信函給金管會、投保中心、證期局、泰谷董事會成員,和法務部調查局。

劉騰隆說,「我辦公室都是厚厚一疊存證信函,光處理主管機關詢問就應付不完。」

也就是說,以劉騰隆為首的公司派,已經屈居下風,劉騰隆最後走上違法邊緣的困獸之鬥,不遵照《公司法》規定,不將董監改選議案排進今年六月二十八日的泰谷股東會。

「外面人家搶你手表、鉛筆,都是犯罪,你上市櫃後別人可以公然搶你的公司,你說我訂了規矩,你們去競爭,競爭才有進步,但是我覺得不是這樣。你看,大人和 小孩子怎麼比,一百公斤和五十公斤怎麼比?你錢夠多,爪子夠長,牙齒夠利,你就可以奪取人家辛苦建立的公司?」採訪到最後,劉騰隆如此氣憤的指責葉寅夫。

葉寅夫更反嗆劉騰隆,「一旦你決定上市,公司就不是創辦人一個人的,而是股東所有人的,拿走投資人的錢,就不要小鼻子小眼睛怕人家搶經營權。如果做得好,我抬轎請你都來不及。」

台灣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教授李存修認為,商場上沒有情,一旦上市公司捲入購併案,公司是否該賣,最終還是以對股東權益、公司業績有利為依歸,這是上市公司老闆應有的認知。

四部曲:葉寅夫向馬總統喊話

這場仗,劉騰隆看似走入死胡同,但被逼急的小蝦米開始出奇招。劉騰隆聘請二○○九年金鼎證大戰開發金中,代表金鼎證的律師,葉寅夫推測泰谷打算複製當初金鼎證以少數股權,在股東大會上封存開發金多數股權股票的方式,打贏這場落居下風的戰爭。

葉寅夫這邊,也找上了當初代表開發金的律師群,研究因應之道。葉寅夫對主管機關心戰喊話:不惜下市、上書總統馬英九,正是反制泰谷複製金鼎證戰法的策略,也是圍攻泰谷的最後一部曲。

這也就是葉寅夫要政府部門注意此事,避免自己落入開發金的窘境:擁有絕對優勢股權,最後卻被小蝦米的怪招,逼得打進延長賽。

從一個私募合作案的嫌隙,產生不信任感,最後演變成經營權爭奪,現在甚至變成科技界的金鼎證與開發金大戰,泰谷經營權爭奪戰的故事,將是科技界未來尋求資金與策略合作,值得借鏡的一堂課。

【延伸閱讀】比股權,葉寅夫占上風

劉騰隆陣營-泰谷 30%葉寅夫陣營-晶電 23.29%其他-20.07%外資-14%億光-9.64%陳致遠-3%

註:外資持股比率計算至5月20日資料來源:公開資訊觀測站、全國XQ贏家

【延伸閱讀】一場經營權爭奪,夥伴變仇敵!—億光入股泰谷大事紀

私募入股日期:2009/6事件:億光買下2萬張私募股票,入股泰谷光電 日期:2009/10 事件:葉寅夫引介下,晶電投資7.2億私募入股泰谷,持有19.9%股權 日期:2010/4 事件:泰谷提議辦理5,000萬股增資 日期:2010/6 事件:晶電以股權被稀釋為由,增加泰谷持股,引發泰谷經營權疑慮

爆發爭議 日期:2010/7 事件:泰谷董事會決議以101%溢價辦理海外可轉換公司債,遭億光代表提出異議,應以120%較為合適,種下爭端 日期:2011/1 事件:泰谷以可轉換公司債,引入首爾半導體;競爭對手入股,讓葉寅夫起疑 日期:2011/2 事件:億光在市場上買進泰谷股權 日期:2011/3 事件:泰谷和首爾半導體合資成立銷售公司避開專利問題,億光自2月開始從泰谷抽單,營收占比由20%降低至3%

公開叫陣日期:2011/4/13 事件:泰谷董事會提議辦理2,400萬美元可轉換公司債,延後改選董監;葉寅夫不滿延後改選傷害股東利益,兵分五路寄出存證信函,告知主管機關 日期:2011/4/15 事件:泰谷對媒體指稱億光想敵意購併 日期:2011/4/16 事件:葉寅夫和劉騰隆約在新竹飯店闢室密談希望如期董監改選,雙方無共識,正式決裂 日期:2011/5 事件:主管機關要泰谷對可轉換公司債補件 日期:2011/5/18 事件:泰谷臨時董事會仍然沒排入董監改選議程,葉寅夫大喊不惜抽單、上書馬總統也要討回公道

資料來源:各媒體


LED 教父 圍攻 泰谷 光電 四部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480

億光入主泰谷 鑫晶鑽與兆晶合併 力抗中、韓大軍 LED廠購併風起

2011-8-8  TWM




台灣LED大老葉寅夫,即將入主上游磊晶廠泰谷,鴻海旗下小金雞鑫晶鑽和兆晶也宣布合併,一場購併海嘯似乎正慢慢醞釀,朝LED廠撲來。

撰文‧翁書婷

七月二十九日,泰谷臨時股東會,億光拿下四席董事,泰谷三席,正式宣告泰谷改朝換代 。雖然億光不如市場預期,大獲全勝拿下五席董事:不過,並未削減億光要奪下泰谷的野心和決心。

億 光董事長葉寅夫拿下泰谷,並不讓人意外,早在六月中,他就自信滿滿表示:「原則上,泰谷的員工會全部留任,至於晶電那邊會怎麼整合,還沒有定論。」投身業 界超過三十五年,創建千億元LED版圖的葉寅夫,雖然個性強悍如虎、作風鐵血,但之前的案子都是雙方你情我願,「很少看到葉寅夫如此心急,對方都還不想放 棄董事長大位時,就想一口吃下。」業者私下透露。

億光、泰谷從合作到翻臉的原因,只有當事人才知道,但「億光欲入主泰谷是LED台廠大整併 的跡象,到二○一二、一三年就會到達高峰,擁有技術、規模優勢的大廠會是贏家。」LED廠高層說,「而啟動整併引擎的,就是LED供過於求。」供過於求 LED寒冬來了翻開︽LEDinside︾調查報告,今年全球LED晶片可供給一千億顆,但需求只有八九○億顆,供過於求比率高達一二%,今年六月台灣 LED產業營收總額僅有九十二億元,比去年同期衰退一成,上游晶片廠衰退六%,下游封裝則更衰退一五%。

LED的供需狀況,直接反映在股價上。上游晶棒大廠越峰,從三月底的一五二元,腰斬到七月底的七十七元,中下游的磊晶封裝廠晶電、億光LED產業雙霸,也好不到哪裡,晶電從三月的破百元,跌到七月底的六十八元,億光也跌到六十四元,已是金融海嘯後的最低點。

更糟的,這不是單月狀況,葉寅夫臉一沉說道:「今年下半年全球LED景氣,沒有原先樂觀,最多就是持平。」這位LED大老直接宣告LED業的冬天到來。

事實上,LED市況的確不妙。LED背光重要應用的中國白牌手機、LED電視和筆電等終端產品,需求不振,現在又是聖誕節的備貨期,六月產值的衰退,間接意味今年的旺季根本旺不起來;而LED照明市場雖然開始起飛,還不足以彌補背光的需求缺口。

台 廠不僅面臨景氣低落的困境,近年中國、韓國業者快速崛起,也讓原先跑在前頭的台廠喘不過氣。中國地方政府端出有機化學氣相沉積(MOCVD)機台補貼牛 肉,業者裝設一台就補助一千萬元人民幣,讓中國磊晶廠迅速崛起,安裝數量直衝四百台大關,直到最近景氣不佳,才稍微慢下來。

而讓郭台銘、張忠謀緊張的韓國三星,在LED封裝和模組的產值已經超越原本領先的台灣,最近更切入LED照明,想要搶食全球高達百億美元的商機。

韓 廠進逼 台廠整併以對今年六月南韓政府更祭出作多政策,喊出全國LED照明普及率提升至六○%,二○二○年實現公共機構一○○%的目標,帶動內需市場。七月初三星 更與日企合作,共闢LED藍寶石晶片廠,只要廠一建完,產能開出,三星就和LED世界級大廠歐司朗、通用一樣,從上游的材料到下游的成品全包。

韓 國三星的步步進逼,讓台廠十分緊張。去年晶電董事長李秉傑就大喊:「台灣LED廠一定要再整併。」同為鴻海集團,位於台灣LED產業鏈上游的晶棒和基板廠 鑫晶鑽與兆晶,在七月初宣布合併,鑫晶鑽去年整年的平均毛利達四八%,兆晶去年平均毛利也有三二%,但今年第二季兩者營收都大減二成,兆晶更是大虧二.三 億元。︽LEDinside︾綠能事業處協理儲于超說,「台廠上游合併,主要是降低成本,發揮規模經濟效益,以便在景氣不佳時提高競爭力。」處於優勢的上 游廠商,也嗅到這不對的氣氛,趕在這時整合資源。而在高毛利的上游晶棒廠和基板廠競相合併的同時,身處中下游的,今年第二季毛利在二五%左右的封裝廠,如 億光也難置身事外。

葉寅夫當然也意識到這一點,積極尋找出海口,走上品牌之路。今年光電展,葉寅夫高興宣示:「億光進軍照明市場,立志成為 華人的第一品牌。」但在中國通路布局上,就遇到困難,讓他不得不承認,「照明品牌的效益,要反映在營收上,最快也是五年之後。」而擁有友達面板出海口的隆 達董事長蘇峰正也強調:「我們很難和品牌廠競爭,因此沒有做品牌的打算。」東貝發言人翁聰智也說,「東貝主要專供ODM代工模式,做品牌牽涉行銷、消費者 意識、品牌經營,因此不會做品牌。」台廠品牌之路緩不濟急,整併是另一種考量。不過,整併不代表會馬上發揮經濟效益。在泰谷臨時股東會前,葉寅夫強調: 「兩間公司整併,公司文化、技術不同,所以原公司的人會離開,容易跑到大陸去,使人才流失。」更何況億光、泰谷董事都未超過三分之二,因此在公司重大議案 表決,可能互相杯葛。看來,台灣LED廠利用購併,在這場中、韓、台競賽中勝出,還有很多硬仗要打。

億光泰谷爭奪戰始末

兩 個月前,億光與泰谷上演一場董監事爭奪戰,泰谷董事長劉騰隆直指葉寅夫,大買泰谷股票,意圖併吞公司;葉寅夫則重炮反擊,直指劉騰隆先不顧道義,引進競爭 對手首爾半導體,又不顧股東權益,延遲董監改選。雙方各執一辭,有如羅生門,最後億光以召集權人身分,7月29日召開泰谷臨時股東會。

近三年台廠LED合併動作頻頻時間(合併基準日) 整併公司名稱 隸屬集團2011.7 鑫晶鑽、兆晶 鴻海2010.3 隆達、凱鼎 友達2009.12 洲磊、旭晶光 李洲

 


億光 入主 泰谷 晶鑽 與兆 兆晶 合併 力抗 抗中 中、 、韓 大軍 購併 風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94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