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海油拣食BP资产

http://magazine.caing.com/chargeFullNews.jsp?id=100204506&time=2010-12-04&cl=115&page=all

中海油入股阿根廷Bridas公司半年之后,收获意外之喜
《新世纪》周刊 记者 陈竹

 

  今年上半年以31亿美元入股阿根廷Bridas公司,中海油是期望以此为平台,拓展它在拉美的业务。当时谁也没想到,BP墨西哥湾深水钻井平台事故,会给中海油带来绝佳的时机。

  11月28日,Bridas宣布,拟以70.6亿美元价格,收购BP持有的泛 美能源公司(Pan American Energy,PAE)60%权益(不包括玻利维亚的资产),加上此前Bridas已持的40%股份,Bridas已全资收购泛美能源。这意味着,在 Bridas持股50%的中海油将间接持有阿根廷第二大油气生产商泛美能源总计50%股份。

  收购完成后,中海油的探明储量与平均日产量预计将分别增加4.29亿桶油当量 和6.8万桶油当量。中海油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华对这桩交易十 分看好,公开表示,无论从短期还是长期来看,该交易都会为中海油带来益处。“PAE拥有世界级的油气资产组合及优秀的管理团队,我相信,此次交易后我们在 该地区的业务将进一步加强。”

  市场分析机构普遍认为,收购时机和价格对中海油颇为有利,当然,阿根廷的投资风险也不容忽视。

  鉴于阿根廷政府规定油气开采商的油价上限为42美元/桶,摩根大通报告认为,该项交易仅使中海油每股盈利增加约1%。

  这是中海油在2006年收购优尼科失利后,间接参与的最大一次海外收购。机会来得确实有些意外。

BP的失误

  4月20日,“深水地平线”(Deepwater Horizon)钻探平台发生爆炸,BP位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约40英里外海域的Macondo油井漏油,11名工人丧生。这场持续了几个月的恶性原油泄 漏事故给BP造成了高达400亿美元的损失,BP被迫考虑在2011年末前出售其250亿美元至300亿美元的资产用来偿付。

  BP究竟会出售哪些区块,一直是市场猜测的热点。7月20日,BP承认将先期出售位于美国、加拿大和埃及价值约70亿美元的资产,接手人是总部位于休斯敦的美国阿帕奇石油公司。与此同时,市场也在传言,BP正考虑将在阿根廷的油气资产卖给中海油。

  8月上旬,本刊记者从中海油高层证实,中海油的确对BP旗下泛美能源资产深感 兴趣,双方正在紧张谈判。关键是价格。参照今年3月的市场行情,这 部分股份可能作价93亿美元。中海油希望尽量压低。中海油还要仔细考虑,由自己直接收购,还是通过其与布勒格罗尼(Bulgheroni)家族 Bridas能源控股公司(Bridas Energy Holdings,下称BEH)各持50%的合资公司Bridas来完成。

  如果直接收购,中海油将占有泛美能源高达80%的股份。这一度引起资本市场的担忧,投资者认为阿根廷业务回报低、监管风险高,过度依赖这一地区的产量和储量并非上策。

  中海油最终选择了更稳妥的路线,通过Bridas间接收购。为此,中海油全资 附属公司中海油国际和BEH将分别向Bridas注资约24.7亿 美元,合计49.4亿美元,用于支付上述收购价格的70%。收购对价其余的30%,约合21.2亿美元,将由Bridas自行安排的第三方贷款或由中海油 国际和BEH进一步注资补足。

  交易还需取得监管机构的批准,并满足其他先决条件,预计将在2011年上半年完成。中海油首席财务官钟华11月29日对外透露,中海油目前现金流充裕,但不排除在适当时进行债务融资,“相信不会进行股权融资”。

  中海油不算捡到大便宜,但基本得到市场认可。总价70.6亿美元,意味着中海 油收购价格为9.1美元/桶油当量,较今年3月中海油和BEH之间 10.6美元/桶油当量的交易价要低14%,更是远远低于亚洲油气勘探开发上市公司储量估价的中值——15.6美元/桶油当量。

  BP似乎也对最终谈判结果比较满意,其新上任的首席执行官鲍勃•杜德利 (Bob Dudley)在当天新闻公告中表示,“协议进一步展示了BP全球资产的高质量和吸引力。”BP中国区总裁陈黎明也在12月2日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透露, 截至2010年11月底,BP已通过处置资产筹资210亿美元。“从BP的角度说,资产处置的过程,也是资产优化的过程——其他人眼中的优质资产,未必是 BP的核心资产。”陈黎明说。

潜力资产

  对于有意发展拉美业务的中国油气生产商来说,泛美能源可算是最佳收购对象之 一:油气储量最大,约14.3亿桶油当量;2009年日产量约 22.7万桶油当量,在拉美仅次于西班牙石油公司Repsol-YPF。此外泛美能源也是阿根廷近年来能保持增长的少数几家公司之一。

  2001年至2009年,阿根廷全国石油总产量下降了20%,但泛美能源却逆势成长,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分别增长47%和101%。阿根廷正在运行的11个油气区块中,有7个属于泛美能源,包括阿根廷最大的油气区块Cerro Dragon。

  尽管阿根廷国内油价控制得很严,但泛美能源2008年总收入的50%来自出 口,部分抵消了这方面的市场风险。据巴克莱银行去年9月的一份报告, 阿根廷政府新近推出的油气税收抵免政策也将带来利好。与阿根廷其他油气生产商相比,泛美能源资本支出稳定——2008年和2009年资本支出分别为10亿 美元和7亿美元——储采比近十年来在拉美石油公司中名列前茅。泛美能源拥有阿根廷最优的公司信用,融资不成问题。

  上述相对优势,正是促使中海油今年上半年耗资31亿美元,获得布勒格罗尼家族 旗下阿根廷Bridas公司50%的股权的根本原因。Bridas 当时持有泛美能源40%的权益,这正是中海油最看重的部分。在BP遭遇墨西哥湾原油泄漏事故之前,中国公司很难指望能从BP手里获得泛美能源的任何份额, 布勒格罗尼家族是惟一的突破口。

  据一位接近交易人士介绍,早在2005年,中国几家石油公司高管就同布勒格罗 尼家族接触过,后者一度考虑以50亿美元转让泛美能源40%的股 权,但那次接触未能修成正果。2009年10月,中海油和布勒格罗尼家族再度商谈,傅成玉提出通过注资Bridas寻求共生共赢的方式,得到布勒格罗尼家 族认可。就在他们3月签约前的一刻,中海油的竞争对手中石油也还没有放弃追求。

  据中海油决策者介绍,他们最看重泛美能源的不仅是当下产量,还有未来潜力。泛 美能源的储采比为17.2,这意味着交易最终达成后,中海油的储量 开采寿命将延长大约九年。此外,泛美能源的勘探前景也十分诱人,拥有San Jorge海湾GSJM区块90%的权益,而GSJM区块与已经被证实富含油气的陆上区块处于同一盆地。

  3月15日,时任中海油总裁的杨华在当天早上的电话会议上尤其强调了这一点。“特别是阿根廷近海海上区块,我们看了资料,觉得令人激动。”杨华说。

区域风险

  中国石油企业上世纪90年代开始“走出去”。十多年来,它们在中亚、北非等地已有相对成熟的布点;而拉美却是薄弱环节。委内瑞拉的重油、巴西的海上区块,都是诱人的上游资产,但上述地区政局的动荡、对外资的抵触,以及日益高涨的资源民族主义情绪,又令人担忧。

  去年7月,市场一度盛传中石油要以170亿美元竞购阿根廷第一大油气生产商Repsol-YPF公司75%的股份,中海油也有意参股。最终,这件事没有结果,一是因为价格未能谈妥,二是因为中方公司没有信心,Repsol管不好的资产,自己也没有把握就能管好。

  此次Bridas收购BP持有的泛美能源60%权益的交易中,并不包括泛美能 源在玻利维亚的资产。据JP摩根分析报告,如此安排,很可能是顾虑 到玻利维亚国有化政策造成的资产所有权争议。2009年,玻利维亚政府宣布国有化Chaco公司(Chaco SA)经营的区块,该区块油气储量占泛美能源总储量的约10%。

  如果从投资安全角度看,阿根廷也非善地。自2001年发生1000亿美元债务 违约后,许多投资人认为阿根廷风险过高。立场偏左的阿根廷总统费尔 南德斯推行的多项政策,也令市场担忧。近年来,阿根廷政府对经济干预范围不断扩大,尤其在金融、航空、铁路、能源等领域,政府角色不断强化,对公共产品和 能源产品实行严格的价格管理和补贴政策。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阿政府更加认定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应该加强而不是削弱。

  在阿根廷投资的中国企业有深刻教训。据新华社去年7月的一则报道,中冶集团 2006年曾收购阿根廷南部内格罗河省赛拉格兰德铁矿70%的股权。 但投入数千万美元之后,该矿的生产能力仍未完全恢复。除阿根廷劳工经常举行罢工要求加薪外,当地政府承诺的水电供应也迟迟未能到位。

  在回应本刊记者采访时,杨华曾表示,风险的确存在,但要看“风险性是不是可控,是不是可以管理”。他认为相对于其他一些拉美国家,阿根廷的宏观经济及政治环境相对稳定。市场机构多认同此观点,美银美林、高盛高华等投行都维持中海油“买入”评级。

  

中海 油揀 揀食 BP 資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2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