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每換一次工作 都是在練功

2010-11-08 TCM




畢業四年換四份工作!當你皺眉心想,這就是「八○後」不穩定的特徵,判斷他們難以成事時,鄭伊廷的故事或許會讓你的想法轉個彎……。

鄭 伊廷,二十七歲,宏達電的資深經理。更多人是認識她的網名:「XDite」。XDite,這個在網路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在莫拉克風災時,用一個小時的時間 就打造出救災網站,集結了二千四百名志工,並讓每天四十萬人次可以了解最新災情動態,成為民間救援中心。在此之前,XDite已踢爆馬英九「治國週記」網 站提前虛構,並寫了「戴爾之歌」諷刺戴爾(Dell)出包又不願意負責的態度。

對夢想,企圖大!未來是要搶來的,不是別人給你的 坐在鄭伊廷位於新店的租屋處,PChome二十四小時的宅配紙箱幾乎堆到天花板上,從泡麵到蜆精統統都成箱擺著。聽到她告訴我,上述行為只是為了「好玩」 與「自我挑戰」。而她從大學畢業四年,已經換到第四份工作。我腦子裡浮現的是很多企業老闆對八○後的刻板印象:「對未來沒規畫,只求快樂。」

直到下列這段對話出現:

我問:「妳覺得未來是……?」

她答:「未來是要你自己搶來的,不是別人給你的,我幹嘛,我沒事幹嘛給你!」

我重複:「未來是要搶來的?」

她答:「對!」

「搶來的?」

「對!」她用力的回答。

在高流動率的背後,其實是這女孩用力搶未來的故事。

大 學畢業後,鄭伊廷第一份工作是文化大學做網管。看似鐵飯碗的工作,卻未讓她感到滿足。「我想做很偉大,很多人想要用的東西,看到很多人喜歡,我就很高 興……。」她原本想到最好的方法,是成立網站,讓大家都使用,她原本就有好的技術底子,但她發現,要達到這個夢想,還不夠。

「我寫東西再強,還是需要team work(團隊運作),」她說。「因為要成立能商業運作的網站,只靠工程師還不夠,我也要去學習商業模式。」

對 跳槽,沒眷戀!不能準備好才跳,那時已經沒有船 鄭伊廷從文化大學離開,到第二份工作,一個程式接案公司,在那裡她碰到大量駭客,大家彼此鑽研討論技術;在網站痞客邦的第三份工作,讓她帶領團隊,摸索出 團隊合作的技巧。為了不斷進步,她每個月花一萬多元買書,而且全部看完,平均每天看一本書。她也不斷把自己的想法,放在網站上,歡迎各界挑戰、叫陣,然後 再修正、改良。

今年,她把如何讓團隊無阻礙運作的想法,貼在網站上,吸引到宏達電的注意,她也毫不眷戀的跳槽到了宏達電。在這裡,鄭伊廷坐上了這個通常要四十歲才能坐到的經理位置,帶領了一個五十人的團隊,年薪比她的第一份工作翻了好幾番。

宏達電吸引鄭伊廷最大的「胡蘿蔔」是:「世界舞台」。因為那能讓她朝「讓更多人喜歡她創造東西」的夢想更近,「設定目標,就一個一個攻下。」她的實際,讓她的跳槽更義無反顧,「你不能萬事準備好才等著跳(跳槽),但是(那時已)沒有船。」

對資歷,沒在怕!有人二十年經驗,其實都是同一年 「我現在在研究,如何跟不同國籍、不同時區的人溝通、打交道。」她笑著說。每換一次工作,對她而言,都是在練更高的武功。

難 道不擔心,自己這麼年輕的資歷「罩」不住其他資深的工程師?「不會啊。很多人說自己有二十年經驗,但只是一年經驗,用了二十年,」「我是扎扎實實的學習上 去……,我試了幾百幾千條(方法),看了很多武功秘笈(網路與書的知識累積)。我不需要浪費時間在很多人已經證實的事情上面。」

「經歷對我而言,都是bullshit(廢話)。」

或許你覺得她無情又現實,但訪談中,鄭伊廷最常提到的字,不是money(金錢),是「Value」(價值)。

「我們現在處的時代,是每年都有劇烈變化的,」她不能忍受自己的價值,停滯不前。對價值的執著,讓她替企業帶來新的氣象。過去,研發人員多習慣隱藏一些技術知識,怕被取代,總是悶著頭工作,說到團隊合作,頂多是把不想做的事情分拆給他人。

但是鄭伊廷的團隊,會把一項工作細分到每個人的身上,每個人的任務清楚,流程完全透明,大家都知道彼此的進度,而且做完之後,所有的人都要把其中的技術、知識記錄下來,「知識要可以重製,不能,我就退件。」「即便錯了,也要有價值,都是可以被記錄的。」

這樣不會造成大家的不安全感嗎?「你不能follow,就別來。」鄭伊廷要的是,整個團隊的價值可以透過學習一起提升的。「不過,通常他們嘗到甜頭,就不會感到不安。」透過別人的知識分享,工程師會感到自己的進步。「通常我是第一個丟(知識)的人。」

把知識分享,不擔心會被取代?她回答:「你可以超越我,儘管放馬來……,我也一直在進步。」

鄭伊廷得意的說:「現在我的團隊很暴力,」意思是,大家可以在一個晚上完成大家眼中不可能的任務,效率大幅提升。

對關係,不留情!開除不論交情,只要沒價值就丟掉 在這位八○後的眼中,一個有價值的領導者就是,「讓自己的成員做正確、有價值的事情。」「我不會把一個沒辦法評估的東西,不負責任的丟給下面。」因為這就是她最討厭的主管樣貌。

她也不認為員工每天就應該比自己晚下班,「其實人努力上班五小時,就會累了。」「可能他(員工)上班看書或玩開心農場,也是在進修。」對她而言,重點,是把任務達成。

越 訪問鄭伊廷,我越感到「八○後」的實際。她開除過兩次人,都因為對方能力不及,且學習力不夠。第一個只花了一個月時間,第二個還是她的朋友。她的理由是: 「沒有價值的,我馬上丟掉。」她說,企業與個人的關係是各取所需,今天如果企業這樣對她,她也OK,因為這就是老闆賭錯她的價值。

跨部門來談合作,她不論交情,直接跟對方談清楚,做這個專案所需要的成本與價值,完全不拖泥帶水。大老闆交代任務,如果是很瞎、很沒有價值的工作,她會替團隊迴避,不會照單全收。

一本《如何Fire掉你的老闆》的書,就放在她住所的廁所裡。

「他 們真的很聰明,但組織裡,就是會有不公平,有不完美,不可能都選擇最佳方案,她比較會不容忍這種情況,會push老闆做抉擇,」鄭伊廷的前上司、 PChome電腦家庭B2C事業群副總經理吳濱伶說。做為一個老闆,她能做的就是營造比較不受干擾的工作環境,讓他們發揮。「可惜的是,我們這個pool 太小了,沒能留住她。」

從鄭伊廷身上,我們看到八○後只朝自己夢想專心飛奔的特質。當我們認為,這群八○後,總是短暫停留,他們卻認為自己只是換搭一班更快的列車往目標前行。你或你的企業,是否真的已感受並跟上這群八○後人才不安與急速的步伐?

 


每換 換一 一次 工作 是在 練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0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