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ST松辽老板周天宝港股公司祸不单行-北泰(2339)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hkstock/ggscyd/20090120/04205780043.shtml

北泰因外汇期权合约亏损、上海工投对公司索赔3亿元影响,公司年报将出现亏损——

每经记者 刘小庆

“远期外汇合约预亏”、“策略伙伴索赔3亿巨款”、“公司大部分资产遭冻结”,用“祸不单行”来形容北泰(02339,HK)近日的遭遇实不为 过。这家去年盈利5亿的汽车零部件产销商确认,公司截至2009年3月底的年度业绩将出现净亏损。重要的是,这家“走霉运”的上市公司董事总经理兼行政总 裁周天宝,还是A股上市公司ST松辽(2.19,-0.01,-0.45%,)(600715,SH)的实际控制人,也有人说他是汽车业的“隐形富豪”。在2008年的胡润百富榜上,周天宝以9亿元的身价排在第821名。

投资“改良版”外汇期权合约

北泰日前发布公告称,在2008年7月至8月初,公司曾与多家银行签订5份远期外汇合约,该类合约基本上为一年期限,并于2009年7月至8月 到期。据公告披露,这些外汇合约分别参照澳元兑日元及新西兰元兑日元之间预先设定的汇率计算盈利或亏损,并以日元每两星期交收一次。

此外,北泰还披露,当公司从远期合约达到合约中规定的最大盈利时,合约就会自动终止,但是合约并没有就亏损方向设定相似的终止机制。北泰披露的 这一合约细节不禁令人联想到此前让红筹股中信泰富(00267,HK)吃了大亏的外汇累计认购期权合约(Accumulator)。

凯基证券分析师蔡铁康向《每日经济新闻》表示,Accumula-tor最大的特点是:有限盈利、无限亏损。一般来说,此类合约会预先设定一个 行权价,当现价超过行权价5%附近时,合约将因止盈制度而自动终止。而当标的现价低于行权价时,买入方仍然需要按照约定的价格买入甚至是双倍买入标的,直 至合约期满,合约标的可以是股票、外汇甚至是商品。

不过,北泰的公关人员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表示,公司涉及的 外 汇 远 期 合 约 并 不 是Accumulator,理由是合约中规定当标的价格跌破行权价时,公司只需按照固定数额买入,而非成倍接货。业内人士对此指出,就算不是标准的 Accumulator产品,也属于“改良版”Accumulator。只不过,在中信泰富事件之后,投资者对Accumulator已是“谈虎色变”, 所以上市公司希望与之划清界限。

外汇合约预计支付1.6亿

北泰披露,公司过去一直从远期合约中实现盈利,期间已实现的总利润约为5000万元。然而,2008年第四季度外汇市场的重大波动令公司的远期 外汇合约开始出现亏损。公司称,在2008年12月上旬注意到该等远期合约有可能导致公司承受亏损后,北泰一直与有关银行谈判研究暂缓及重整有关交易方 案,以减少亏损,目前有关谈判仍在继续。

截至上周五(1月16日),这批远期外汇合约中逾期交收的总金额约为4400万港元。北泰预计,按照预先设定的汇率,公司将需要进一步承受亏损 及付款。目前,北泰方面并不希望远期合约在到期前被终止,因此公司将会因此支付一笔重大款项,金额约为2400万美元(约合1.6亿元)。公司表示,上述 亏损估计金额并未经公司核数师的审计或审阅,只是公司管理层根据现有资料的初步评估。

而除了远期合约外,北泰还曾在2008年5月与一家金融机构签定一张为期6年的不交收远期外汇合约,借此对冲人民币汇率风险。截至上周五,北泰自该合约获得净利润约700万港元。

上海工投索赔3.266亿元

不过,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北泰披露,公司策略伙伴上海工业投资 (集团)(以下简称上海工投)于2008年12月17日向法院提出索偿申请,要求退还总共3.266亿元已支付的预付款、相关费用及利息。

据了解,上海工投自2000年开始成为北泰的策略伙伴。北泰聘用上海工投代理出口相关产品,而上海工投也承诺向北泰提供生产所需的预付款。这项合作于2008年6月结束,北泰将依据约定自2008年7月到2009年12月之间按月分期退还上海工投此前提供的预付款等。

按照上海工投提出的索偿声明,根据《合同法》,如果北泰有任何拖欠还款,上海工投有权要求余下所有分期款项立即偿还。目前,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接受上海工投的申请颁发了冻结令,冻结北泰银行账户及相关资产。至上周五,北泰大部分的资产已经按此冻结令受到封锁。

北泰公关部负责人昨晚向 《每日经济新闻》表示,公司正打算就相关事件进行进一步披露,该股今日或将继续停牌。

人物背景

周天宝:横跨两地股市的汽车梦想家

据了解,北泰于2003年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主要从事制造及销售汽车底盘系统的零件业务,生产基地主要位于北京和安徽。该公司截至2008 年9月底的中期业绩报告显示,北泰期内共实现净利润2亿元,同比下跌10.1%。至去年9月底,该公司的现金及银行结余总额为26.9亿元,银行贷款总额 14亿元。

中报披露,周天宝与公司主席 黄 丽 共 同 拥 有 的CenturyFoundersGroupLimited(CFG)共持有北泰47.64%的股权,周天宝持有CFG48%的权益。

在A股市场,周天宝实际持有的天宝汽车则持有ST松辽近 三成股权。本月初,ST松辽披露,天宝汽车在去年底与自然人董文亮签署《借款协议》,天宝汽车将持有的ST松辽6704万股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29.89%)质押给董文亮。公告并未披露借款额度以及借款利息。而此前,同为周天宝控制的、ST松辽第二大股东上海中润汽车制动器有限公司,于2008 年11月17日卖完刚刚解禁的ST松辽10%股份,套现4171万元。



ST 松遼 老板 板周 天寶 港股 公司 禍不 單行 北泰 2339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10

ST松辽重组七年账上仅存万元 周天宝腾挪京西重工欲借壳?


http://www.21cbh.com/HTML/2009-6-3/HTML_OQ5MXSWUV89B.html


ST松辽(600715.SH)的重组大戏或将再次上演,充当“白马王子”的则可能是北京市未来的汽车工业巨擘——北京京西重工有限公司(下称京西重工)。

5月21日,美国纽约南部破产法院通过京西重工收购德尔福全球制动及悬挂系统的协议。这意味着,京西重工将具备世界领先水平的汽车底盘制动及悬挂系统的最新技术和现有业务。

“这下ST松辽也许真能起死回生”,一位与ST松辽有过密切接触的上海本地券商并购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

股权超值质押

市场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2月18日,天宝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下称天宝汽车)将6704万股限售流通股全部解除质押后,随即质押给北京腾祥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北京腾祥),作为天宝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宝集团)向北京腾祥3亿元借款的担保。

北京腾祥是北京市房山区政府所属企业。

上海一位资深会计人士告诉记者,“股权质押贷款不可能按票面进行质押贷款,一般都是根据这些股权的净资产或二级市场价格打折后贷款。”

2月18日,该股收报2.77元,6704万股对应净资产价值为5363.20万元,市值也不过1.86亿元,怎能获得3亿元借款?

如前所述,此类怪事已非第一回。

2008年12月28日,天宝汽车与自然人董文亮签署《借款协议》,并将上述6704万股ST松辽质押给董作为借款担保,质押期限一年。

天宝汽车寻求质押借款的日期颇耐人寻味。

去年12月17日,上海工业投资集团曾向法院提出索偿申请,要求天宝汽车实际控制人周天宝旗下的香港上市公司北泰创业(02339.HK)偿还3.266亿元的预付款、相关费用和利息。

而此时北泰创业已进入临时清盘程序,根本无力偿还巨额债务。

2008年11月,ST松辽二股东、周天宝旗下的上海中润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1.86元/股,在大宗交易平台一次性转让2242.56万股,套现4171.16万元。

“这笔钱只是杯水车薪,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前述上海本地并购人士分析,周天宝拿ST松辽的股权质押借款正好是3亿元,应该是为还北泰创业的预付款。

上述专业并购人士认为,“这绝不仅是一笔单纯的借钱交易,否则天宝汽车没必要中途解除质押,再找人借钱”。

据本报记者了解,董文亮乃沈阳鼓风机有限公司旗下财务公司人士,而当时市场普遍认为,董借款给天宝汽车可能是沈阳鼓风机借壳ST松辽的前奏。

然而,不到两个月,这笔股份被迅速质押给北京腾祥。这一系列怪异举动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故事呢?

为何是腾祥?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腾祥成立于2006年11月17日,由北京房山区良乡经济开发区实业总公司独资成立,经营范围为投资管理、项目投资、投资咨询、企业信息咨询、房地产信息咨询等。

这家国有独资公司冒险借钱给“落难”的民营企业,或许要从天宝汽车老板周天宝与北京汽车工业战略说起。

北京市房山区政府网站3月30日登出的一则消息显示,京西重工注册资本8亿元,注册地房山区窦店镇。

其中,首钢出资4.08亿元,占股51%,房山区资产经营公司出资2亿元,占股25%,宝安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宝安投资)出资1.92亿元,占股24%。

而宝安投资的控股股东正是周天宝。

一位接近天宝集团高层的私募人士称,京西重工收购德尔福旗下资产,基本都是由宝安投资的控股公司天宝集团操控完成,“实际上,他们对德尔福的收购行动已酝酿很久。”

本报记者了解到,北京市为收购德尔福资产已成立以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为核心的专门领导班子,并为该项目落地房山区准备了5平方公里土地,土地拆迁款约40亿元,拆迁工作现已展开。

本报记者拿到的一份项目进度报告显示,除合资成立京西重工,房山区政府还与周天宝旗下天宝集团签订《投资意向书》,计划将北泰创业平移至房山区。而北京腾祥与天宝集团签订总金额3亿元的《借款合同》,则是为推动ST松辽平移至房山区。

据上述接近京西重工的市场人士透露,《关于提请审议以区政府信用贷款担保方式落实北京高端汽车零部件生产基地项目开发建设资金的议案》已通过房山区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

然而,房山区政府打造高端汽车零部件生产基地与ST松辽何干?区属企业为何愿意冒风险借款3亿元,仅为推动一个几乎只剩空壳的上市公司“平移”至区内?

记者就此致电ST松辽被告知,“我们还不清楚上市公司平移的事,大股东与北京腾祥之间就是普通股权质押借款。”ST松辽董事会办公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

对于大股东入股京西重工,上述工作人员称并不知情,“近期董事会没有讨论相关重组事项。”

“不排除政府想把上市公司引进来,德尔福项目运作成熟,直接放到上市公司,毕竟汽车行业是典型的高投入行业,依靠资本市场融资做大不失为一条捷径。”前述接近天宝集团的私募人士分析。

北泰创业是全球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及出口商,而ST松辽又能使其借助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京西重工的计划不可谓不周全。

ST松辽的情况又是如何呢?

ST松辽前世今生

亏损、扭亏、再亏损,戴帽、摘帽、再戴帽,1996年上市以来,ST松辽命运坎坷。

1999年至今,ST松辽经历过5次重组,平均2年更换一个大股东。

公司管理层频繁变动下,ST松辽的业绩剧烈波动,本报记者计算后发现,ST松辽上市13年,净利润累计亏损高达5.03亿元。

年报显示,公司2001、2002年连续亏损,亏损额分别为5193.64万元和1.70亿元,如果2003年继续亏损,公司将面临退市命运。

2002年5月18日,上海中顺产业控股集团公司(下称上海中顺)仅以1300万元代价,就从上海国勤投资公司手中接管松辽集团89%股权,间接控股ST松辽。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中顺于2002年5月16日成立,注册资本1亿元,其实际控制人正是安徽天宝集团董事长周天宝。

进入ST松辽一年后,周天宝开始对ST松辽动“手术”。

2003年7月,ST松辽以部分资产并配比一定额度负债后的净额2500万元,参与周天宝控股子公司沈阳中顺汽车有限公司(下称沈阳中顺)的增资扩股,占其变更后注册资本的20%。

此次资产重组中,ST松辽将在原国家经贸委备案的汽车生产权生产者名称更名为中顺汽车,并归沈阳中顺所有,ST松辽则不再具有整车生产资格和能力,主营业务随之变更,主要为沈阳中顺的汽车生产提供配套服务及获取资产租赁收益等。

拿走ST松辽赖以生存的汽车生产目录后,周天宝并未按市场预想的注入资产。

“前几任大股东留下很多债务纠纷和隐性担保,周天宝进去时,ST松辽光诉讼案件就达几十起,大股东怕资产注入后被债权人申请冻结。”上海某知名券商并购部专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依附于沈阳中顺的ST松辽生存异常艰难。

2003年底,松辽汽车主业收入仅1571万元,主业亏损5600万元。退市红灯陡亮。

此时,沈阳市苏家屯区财政局将1亿元现金以财政补贴名义打入ST松辽的账户。这笔丰厚的非经常性收益,使公司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560万元,顺利保牌。

翌年,失去政府庇佑的ST松辽再陷巨亏泥潭。2004年年报显示,当年公司仅实现主营收入742.07万元,而与之相对应的净利润亏损高达9191.86万元,同比骤降1723.22%。

2005年,ST松辽的主业收入回升到1728.31万元,同比增长132.90%,但净利润仍亏损5968.23万元。

大信会计师事务有限公司对ST松辽2005年年报出具有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认为ST松辽是否具有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2006年,站到退市悬崖边的ST松辽再度上演惊天逆转,当年实现净利2434.58万元,摆脱退市噩梦。

这次依靠的是与大股东控股子公司之间大量的关联交易。

2006年年报显示,ST松辽与沈阳中顺的关联交易总额高达1.76亿元,而公司当年的主营收入不过1.23亿元。

大股东巧妙的资本运作背后,频频避开退市深渊的ST松辽,基本面并未发生质变。

2007年,尽管ST松辽净利润达2540.96万元,但刨除2201.69万元非经常性损益后,公司主营盈利仅339.27万元。

靠政府税务减免和债务重组收益等总额高达1013.73万元的非经常性损益支撑,2008年ST松辽实现净利润891.42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却亏损122.31万元。今年一季度,ST松辽亏损525.83万元。

与每况愈下的盈利能力相比,公司几近枯竭的现金流或许更令人担心。

ST松辽一季报显示,公司账上仅11427元,而流动负债高达1.89亿元。一季度公司速动比率仅0.52。

折戟香港资本市场的周天宝,是否让清盘悲剧再次上演?卖壳重组是否将是其选择?

“他们一直在找重组方,这个壳据说已处理得很干净,但因为是民营企业控制的壳公司,再加上大股东之前一直没注入资产,所以没人敢接。”前述上海某券商并购部专业人士透露。

ST松辽再次重组也许近在眼前,而急于寻找重组方的周天宝,与房山区政府及京西重工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或许等到ST松辽发布重组公告时,才能水落石出。



ST 松遼 重組 七年 年賬 賬上 上僅 僅存 存萬 萬元 周天 騰挪 京西 重工 欲借 借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327

抢注新马甲太平洋世纪 周天宝觊觎ST松辽?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2-8/wNMDAwMDIwOTkwNA.html

一纸由银监会下发至全国银行系统的贷款风险警示,使得资金链颤抖的天宝系暴露在市场眼中。

而天宝系掌门人周天宝旗下曾经拥有的两个上市公司融资平台中,香港上市公司北泰创业(02339.HK)早已面临清盘,另一个曾带有天宝系烙印的A股上市公司ST松辽(600715.SH),也站到风口浪尖。

ST松辽董秘12月5日对媒体回应,称公司现已和天宝系没有任何关系,既没有银行贷款,也没有为天宝系的关联企业做任何抵押担保,公司大股东目前是北京国资委旗下的亦庄国际。

然而,6日,ST松辽开盘仅6分钟便被打至跌停,之后股价数次沉浮,直到下午2点多,才被大单拉起,最终收在11.14元,跌2.96%,全天换手率达5.25%。7日,该股续跌1.44%。这意味着其仍被天宝系阴影深深笼罩。

亦庄国际140亿元资金渴望

遭遇天宝系危机突袭之前,ST松辽曾有过一段高昂的行情。


2008年-2009年初,ST松辽仅约3元,此后受重组预期影响,其股价节节攀升,及至2009年底,已达7.75元。

今年初,亦庄国际入股的消息传出,4月9日创11.30元最高价,之后ST松辽一直稳定在10元以上的区间。

豪掷5亿元接盘周天宝的亦庄国际于2009年初成立,是由北京经济开发区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和开发区国资办旗下的北京经济技术投资开发区总公司共同出资成立的国有投资公司,注册资本30亿元,成立后得到65亿元授信支持。

今年下半年,亦庄国际再次得到两大股东合共注资3.9亿元,注册资本增至43.9亿元。

记者从工商局查询到的信息显示,截至今年9月15日,亦庄国际的资产达54.84亿元,其中长期股权投资31.066亿元。今年初,该项投资为22.32亿元。

这意味着,亦庄国际在今年前9个月,再度豪掷8.74亿元的投资。

此外,截至9月15日,亦庄国际债权投资为6亿元,较年初增加3.14亿元。其中包括收购ST松辽的成本。

资料显示,亦庄国际以4.87亿元入股ST松辽,其中包括3.2亿元借款,与1.67亿元的“真金白银”。

此前,亦庄国际表示,将在未来时机成熟时,通过重大资产重组,将亦庄国际或其控股股东旗下的优质资产注入。

那么,这家国资背景的公司旗下究竟拥有何等优质资产呢?

记者从工商局查询到的信息显示,截至2009年底,亦庄国际下的对外投资项目合计6项,而亦庄国际此前的投资项目以信息技术产业为主。

包括京东方(000725.SZ)定向增发时获得的7.04%股权,投入14亿元;投资4.75亿元持有47.5%的京芯世纪(北京)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股份;花费2亿元获得的北京亦庄数字显示管理有限公司40%的股权。

亦 庄国际旗下还有两家投资公司,包括北京亦杭万源国际投资有限公司49%的股权,出资额为9.8亿元;8亿元拿下40%的北京亦庄普丰国际创业投资管理有限 公司股权,该公司旗下的普丰基金,由开发区财政投资3亿元,境内外募资7亿元,一期资金10亿元,主要投资于微电子、IT、生物制药、汽车、新能源与新材 料产业。

同时,亦庄国际还设有贷款担保平台——北京亦庄国际担保有限公司,持股98%,出资额1.44亿元。

截至2009年底,亦庄国际上述投资已使用22.368亿元。

最引人遐想的不止于此。11月30日,亦庄国际以4.2亿美元收购通用旗下转向公司Nexteer项目。该资产与ST松辽原有的主业范围接近。

此前,亦庄国际表示,将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形成又一个年产值千亿元的汽车产业园,并通过三年左右的建设,有效解决关键汽车零部件的配套问题。

然而,这种急速的扩张背后,却存在资金隐忧。

记者了解到的信息显示,今年7月,亦庄国际曾向开发区国资办打过“申请”——截至7月份,公司承担大量的重大政府投资项目,累计对外投资总额约48亿元,然而,在谈项目近20个,需要亦庄国际承担的投资额近140亿元。

尽管身家丰厚,亦庄国际还是遇到了资金瓶颈。亦庄国际在7月份向开发区国资办的“讨钱”报告中指出,近期需要支付的投资项目有通用Nexteer转向与传动项目、航空发动机项目、北方微电子项目和FPGA项目等四项共需资金约4亿元。

7月5日,开发区国资办与管委会批示,将1亿元专向资金拨给亦庄国际,投向通用Nexteer项目。

根据亦庄国际提出的140亿元缺口,以及其此前的授信额度为65亿元,截至9月15日,亦庄国际账上负债合计11.04亿元,较年初增加6.965亿元。

这意味着,亦庄国际还有接近54亿元的授信额度,账上有货币资金11.11亿元,这与其140亿元的“在谈”投资额仍相去甚远,若指望继续从开发区得到“驰援”开始显现难度。

亦庄国际在“申请”中指出:“目前我区财政资金紧张、国有资产管理专项资金缺口较大。”

对外投资急速扩张与资金流入速度放缓的情况下,亦庄国际寻找合适的上市公司平台,在上市平台进行融资的冲动变得越来越明显。

那边厢,天宝系下各种资金链已颤抖着走到危险边缘,双方终于在今年初走到了一起。

去天宝化?

尽管股权划拨落定,ST松辽是否已完全洗去周天宝的痕迹呢?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天宝系旗下企业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互相抵押的事情很多。而且ST松辽已被银监会系统列入风险提示名单,说明其某种程度上已涉及危险的红线。


ST松辽2010年三季报披露,公司主营业务汽车车身零部件生产与销售仍处于停产状态,营业收入仅为部分资产对外出租所收取的租金。1-9月,大约亏损934万元,亏损原因在于公司主营业务已停止。

同时,天宝系与亦庄国际关系比较密切。11月30日收购通用旗下转向公司Nexteer的主体项目公司太平洋世纪(北京)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是由亦庄国际和天宝集团共同为收购而成立的。

记者从Nexteer得到的资料显示,亦庄国际董事长赵光义担任公司董事长(chairman),周天宝任总经理(President)。一般来说,在公司内部,President掌握着公司的日常行政权。

实际上,亦庄国际与周天宝联手拿下通用Nexteer项目的路径,与之前天宝集团联手首钢成立京西重工,收购德尔福资产的模式一样,都是“政府出钱、民企出力”。

京西重工的交易中,通过股权质押,周天宝用ST松辽换取优质资产京西重工的股权。天宝集团旗下的宝安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则成为继首钢与北京房山区政府后的京西重工第三大股东。

“ST松辽前后两任大股东的关系看上去确实密切,会否出现周天宝此后用太平洋世纪项目公司的股权,再度进入ST松辽的情况?这实在很难说。”一位接近天宝集团的人士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2月,周天宝旗下一家类“皮包”公司更名为太平洋世纪汽车系统有限公司,其成长中带着鲜明的“天宝系”痕迹。

该公司成立于2003年,初名为飞亚泰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00万元,经营范围为销售汽车、汽车零部件。

数度易名,名称包括中顺世纪、天宝中顺等,股东方在周天宝旗下各家公司中倒来倒去,今年再度更名为太平洋世纪汽车系统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变为研发、生产、销售汽车零配件;投资管理、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等。

而其总经理由王金华担任,此人身上也带着明显的“天宝系”痕迹。2006年6月至今,担任恒巨铝业(白山)公司总经理,而恒巨铝业正是周天宝恒巨系子公司之一。

这家公司经过多番腾笼换鸟之后,虽已摇身一变成为研发型公司,但其本质却未有太大进展。

记者从工商局获得的信息显示,2009年亏损194万元,2008年亏损28万元。此外,其固定资产净值仅5.95万元,账上还趴着222.36万元的负债。

这家今年初才赶紧披上太平洋世纪“马甲”的公司,其资产质量之劣可见一斑。

上述人士指出,“马甲”赶在周天宝与亦庄国际的合作项目公司成立前抢注,新名称与收购通用旗下的Nexteer而成立的项目公司的相似度极高,经营方向也随之改变为研发型,其时机之巧,耐人寻味。


搶註 新馬 太平洋 太平 世紀 天寶 覬覦 ST 松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47

華誼擬4.64億售耀萊20%股權,松遼汽車接盤,馮小剛、黃曉明等明星介入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0814/144925.html

i黑馬:8月13日,華誼兄弟發布公告 ,公司子公司華誼互動娛樂擬向松遼汽車4.64億出讓其持有的耀萊影城20%股權。耀萊影城2013年凈利潤為6642.36萬元,少於此前7000萬元的業績承諾。
 
\ 
倒手凈賺2.54億元

資料顯示,耀萊目前在北京、天津、沈陽等13個城市經營17家影城。公司2013年實現營業收入4.13億元,凈利潤6642.36萬元。
 
013年9月華誼兄弟通過子公司華誼互動娛樂以自有資金2.1億元通過收購股權的方式獲取耀萊影城20%股權。至今不到一年時間,但卻已增值121%,憑借此筆交易,華誼兄弟凈賺2.54億元。
 
值得註意的是,當時耀萊其他股東同時承諾,耀萊2013~2014年度經審計的稅後凈利潤分別不低於7000萬元和8400萬元。但耀萊2013年凈利潤為6642.36萬元,少於上述7000萬元的承諾。
 
耀萊票房占有率僅1.2%
 
EBOT藝恩日票房智庫數據顯示,2013年中國電影市場全年最終票房為217.69億元,但2013年票房突破十億的院線僅有6條,分別是萬達院線、中影星美等。

從數據來看,萬達院線依然一家獨大,其2013年票房總收入達到31億元,觀影人次超過7700萬人次,票房收入較排名第二的中影星美足足高出13億元。上述6條超過10億票房的院線合計票房113.73億元,占全年總票房的52.24%,呈現出寡頭壟斷局面。
 
而耀萊2013年票房收入僅為2.6億元,占2013全年票房收入的比例為1.2%,票房收入和總占比均遠低於萬達、中影、金逸等院線。
 
松遼汽車募資40億轉型傳媒娛樂  馮小剛、李冰冰借道參與定增

全面停產近五年,虧損已過6億元。背負高額債務的松遼汽車最終通過定增迎來了新東家。不僅如此,公司還打算通過“影視+遊戲”雙箭齊發的方式,轉型為文化傳媒公司。
 
遼汽車此番收購的都玩網絡之前因為版權問題曾被盛大遊戲投訴,導致鳳凰傳媒對其的收購方案終止。倘若盛大遊戲繼續投訴,是否會影響此次定增方案的順利通過,尚未可知。

“影視+遊戲”雙箭齊發
 
停牌近2個月的松遼汽車今日發布定增預案,公司擬向文資控股等特定對象非公開發行股份6.09億股,發行價格為6.48元/股,募集資金總額39.48億元,全部用於收購耀萊影城100%股權、都玩網絡100%股權及補充流動資金等。交易完成後,公司主營業務將增加影城運營、影視投資制作、文化娛樂經紀和網絡遊戲的開發運營。公司股票今日複牌。

上述預案顯示,松遼汽車此次募投資金將用於三個項目:
 
一、23.2億元用於向耀萊國際、華誼互動娛樂等收購耀萊影城100%股權。資料顯示,耀萊主要從事影院電影放映及相關衍生業務、影視投資制作業務、文化娛樂經紀及相關服務業務。截至2014年6月末,其總資產為6.77億元,凈資產為3.58億元;2013年營業收入為4.13億元,凈利潤0.66億元。同時轉讓方承諾,耀萊2014~2016年度實現扣非凈利潤分別不低於1.45億元、2.2億元和3.1億元。
 
二、14.28億元用於收購都玩網絡100%股權。資料顯示,都玩網絡主要業務是網頁遊戲、移動遊戲的開發以及遊戲運營。其目前已經推出11款網頁遊戲產品以及3款手機遊戲產品。截至2014年6月末,其總資產為8041.85萬元,凈資產為6274.74萬元,2013年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為0.83億元、0.62億元。並且轉讓方也承諾,都玩網絡2014~2016年度扣非凈利潤分別不低於1.02億元、1.32億元和1.63億元。
 
三、2億元主要用於補充影城管理、影視投資制作和遊戲業務營運資金。

松遼汽車表示,未來公司將以江蘇耀萊作為影視業務的主要平臺,致力於影城運營、影視投資制作及文化娛樂經紀業務;以都玩網絡為網絡遊戲運營平臺,致力於網絡遊戲的開發運營,形成影視與遊戲產業協同發展的業務格局。

實控人發生變更

值得一提的是,這並不是松遼汽車首次謀求轉型。自從登陸A股市場以來,公司一共經歷過6次重組失敗,5度易主。

正是由於松遼汽車頻繁更換控股股東,公司主業越來越偏離汽車業務。在近幾年汽車行業較為景氣的情況下,公司一直處於虧損、扭虧、再虧損,戴帽、摘帽、再戴帽的無解循環之中。
 
財務數據顯示,松遼汽車2012~2013年度的扣非後凈利潤分別為-2058萬元和-3440萬元。截至2014年6月30日,松遼汽車累計虧損已達6.77億元,歸屬凈資產僅為298.46萬元,資產負債率高達98.10%。
 
不難看出,屢次重組失敗的松遼汽車,現有資產質量及業務盈利能力較低,迫切需要購買或註入具有較高質量和較強盈利前景的優質資產。但是,其眾多的歷史問題,以及高額的負債卻成為其重組的最大障礙。
 
記者註意到,文資控股此次擬出資12億元,認購1.85億股,占松遼汽車發行後總股本的22.22%,將成為松遼汽車的控股股東。而松遼汽車實際控制人將由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國有資產管理辦公室變為北京市國有文化資產監督管理辦公室。
 
與此同時,公告中還透露,文資控股將依托其在文化創意領域的資源優勢和整合能力,有望通過持續的資本運作,不斷為上市公司註入優質資產,最終將上市公司打造成為北京市文化創意產業航母。
 
但是“新東家”入主之後,將如何處理松遼汽車目前沈重的債務以及新舊股東交接問題?對此,公告中並未提及。
 
都玩網絡不足一年估值增183%
 
記者註意到,此次擬收購的都玩網絡此前曾與另一家上市公司有過“親密接觸”。
 
鳳凰傳媒曾於2013年9月公告,擬出資2.77億元收購都玩網絡55%股權,彼時都玩網絡整體估值僅為5.04億元。不過鳳凰傳媒於今年6月19日再度公告,以股權轉讓協議中“股權轉讓交割的先決條件”未能全部滿足為由,終止了上述收購事項。而都玩網絡“嫁入”松遼汽車時的估值卻高達14.28億,足足增長了183%。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盛大遊戲在鳳凰傳媒擬收購都玩網絡期間曾表示,經其取證鑒定,都玩網絡及其子公司江蘇易樂研發運營的多款網絡遊戲抄襲公司網遊產品《熱血傳奇》,公司已向證監會及江蘇監管局、上海證券交易所發送投訴函,提出徹查及停止並購項目審批的請求。
 
倘若此次盛大再度發送投訴函,是否會影響定增方案的實施呢?

對此,某上市公司董秘向記者表示,終止收購某個項目,不會影響定增方案的實施,因為特定對象更關註的是公司能否用好募集資金,而非具體某一個項目。
 
但是,有意思的是,此次非公開發行的對象中,馮軍、郝文彥以及立茂投資的程海亮、劉恩亮、秦謙五人為都玩網絡的全部股東。這意味著,一旦松遼汽車終止收購都玩網絡,馮軍、郝文彥以及立茂投資是否還會參與定增就尚未可知了。
 
多位明星間接持股超千萬
 
提到收購影視公司,就繞不過在資本運作中“順道”發財的影視明星們,此次收購耀萊的案例中也不例外。
 
記者註意到,在此次參與非公開發行的君聯嘉睿,其股東中出現了馮小剛、張國立、李冰冰、黃曉明等著名影視明星的身影,他們分別持有君聯嘉睿3.91%、3.91%、3.91%和3.13%的股份。
 
但有意思的是,資料顯示,君聯嘉睿成立於2014年8月。盡管具體時間不詳,但是記者通過北京工商局網站查詢到,君聯嘉睿的大股東北京中匯睿鑫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夥)的成立日期為2014年8月11日,距離今日松遼汽車的公告日僅有3天。
 
由此可以推測,君聯嘉睿就是為了參與此次松遼汽車的定增而突擊成立的。
 
如此積極參與定增,自然是事出有因。
 
根據方案,君聯嘉睿將購買7876.54萬股松遼汽車股份,則上述四位明星將分別間接獲得307.97萬股,307.97萬股、307.97萬股以及246.54萬股,就目前定增價和二級市場7.31元/股的差價而言,他們就將分別獲得了255.62萬元、255.62萬元、255.62萬元以及204.63萬元的浮盈。

不僅如此,由於無論“影視”概念,還是“遊戲”概念都是目前二級市場的熱點。一旦定增方案順利實施,松遼汽車股價水漲船高是大概率事件,上述四位明星的盈利也將進一步提升。
 
華誼 4.64 億售 售耀 耀萊 20 股權 松遼 汽車 接盤 馮小剛 黃曉明 明星 介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901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