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供股的「偽術」 杜柏森

1 : GS(14)@2013-11-30 15:24:49

http://hk.finance.yahoo.com/blog ... 1%93-015811319.html

供股是一間上市公司最常用的集資手法,最常見的準則是公開人人有份的二股供一股,原因是這樣的方案最容易被港交所接受。港交所在處理上市公司供股的事時,其大路準則是公平,合理。不過,「合理」這兩個字其實當中存有無限智慧,股份要達到合理供股,有關人等其實是要費盡心力。

由於港交所並不鼓勵上市公司存有大量現金而不用,因此有錢的企業都會主動搵野做,免得被抽查時無言以對;至於能否成事則無須保證,亦無責任,目前有不少上市公司長年手持大量現金,食老本又唔派息,有小股民以為價平折讓大買入,等有機會派息;結果當然是等到頸長過冬年復年。

一員股份會否慷慨派息,並非一本通書可睇穿:最值得關注的是股份集中度,試想想,如果
夠歸邊集中,一早就派清啦,唔使煩,要用錢時再批股用人家的錢就得。不過人心多窄,如果股權散,肥水又怎會流向別人田,這些老闆必定費盡心思收集股份,收夠籌後就可以持住人頭多,才進行派息或私有化。

多年前,在行內風流出名,有個日藉女友的「大炮水注注」隻地產股就玩這門技術,在收夠籌後私有化,經冷靜後,改名「中國S」重新包裝,大幅升值上市,單係昔日上海的地皮重新估值已經不得了,當日持舊股散戶全部被迫接受私有化,變成輸清無仇報。

這個金錢故事告戒散戶,千萬不要以為一間公司現金多,又或者資產豐厚,市場股價相對資產有大折讓出現時就以為是「筍盤」,這類股份其實多有「內商」問題。清醒一點吧,金錢世界是弱肉強食,點可能會有「筍盤」任你買。筆者的師公經常用一蚊買一斤蝦做股份價格比喻,平宜貨多有問題;不是好就是壞,取捨在乎個人分析能否對應。不過筆者永遠相信自己不會是第一批幸運兒,無乜機會在一線執到「筍盤」。

大家試想一下,當一匹有絕對機會跑入三甲的馬,在出馬14匹情況下,理論上跑入前三名位置過終點的機會只有12份之3(25%),就算其跑入三甲位置派彩只有10.5元,即每十元投注只得5角利潤(5%),即25%贏錢機會去搏5%,擺明是不符合搏彩回報比例原則的情況下,仍然有數以百萬計的資金投入,可見社會上醒目資金是何其多,區區5%都已經有如此誘惑力。一員股票當價格處於大超值時,怎會無人察覺?任你在平宜價位能夠大量買到現貨?

不過,在某些情況下,公司是會有慷慨派息的機會:最常見的例子就是出現轉換大股東(俗稱賣殼)時。基於要達到港交所認同的「公平,合理」的大原則,小股東可以取回其應得的價值,將公司資產結算派清就是最簡單的方法,亦是最容易被港交所接納其申請。最近期的上佳好例子就是積華生物(2327),轉換前全部派清,再長期有買盤以市場殼價購入股份,這樣提出全面收購,小股東無吃虧,又可以隨意沽貨,是非常公道的安排:絕對是一個非常正面的收購例子。同樣反過來思考,這個時候願意買下這員股份的投資者,應該是心有所屬;而這樣正氣的老闆已經不多見。
(下期會分享那些計到盡的估惑供股法。)
供股 股的 偽術 杜柏 柏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4177

不要帶著羞恥離世 杜柏森

1 : GS(14)@2014-06-05 17:53:13

https://hk.finance.yahoo.com/blo ... 8%96-232519806.html

歷史官受到後世尊重是因為他們不懼帝皇的權威壓力,堅持用客觀角度將發生的事物記錄,讓後世的人可以以人為鏡,以史為鑒,以避免重蹈錯失。

25年前的六、四事件,歷史其實已經紀錄下來,就算中國今後不論何人當權,都無法洗刷走這件已經發生過的事。「袁木」的一句「沒有死一個人」,已經成為歷史金句,相信經歷百年時光以後,仍難洗淨其型象。對一個背負永遠洗不掉笑柄和羞愧的人,其後人所受到的永遠壓力,我們局外人可有想過;這種留給家族後人世代延續無止境的羞愧有如烙印,是人世間最大的懲罰。

其實中國政府對六四事件的態度,已經由當時時橫走向今天的開明面對,新一代領導人已經是算是有進步的理性處理,今後能進一步做的應是坦然面對。

日本侵略中國和亞州,殺人無數,幾十年後的今天,仍然有戰犯後人積極想試圖用各種藉口推翻這鐵一般般事實,答案只有一個:他們不想背負永遠洗不掉的羞恥,結果是越積極清洗,越令世人清醒,日本否定南京大屠殺的言行,根本從來沒有得到任何一個國家和議,就是最佳例子,因為他他都知道,只要一提到南京大屠殺,他們日本人的殘暴民性就有証明,在公義面前永遠是羞恥。

另一情況是當日「李主席」在大股災記招上大聲喝罵記者,廿年後的今日仍有紀錄片斷出現於電視上,他的後人看了又會有什麼感覺呢?因此筆者經常勸勉朋友,做人處事必須正心,搵大錢行正路,千萬不要帶著羞恥入棺材。

香港股票市場的兩大監管機構,他們的主事人無論如何在臉上自貼金片宣傳,結果都是市場人士的談話笑料,不過這批人士都是「李宗吾」大師的首徒,當然能夠處之泰然。香港的金融市場在這些「英明」人士領導下,業務真是「蒸蒸日上」,交投量被持續蒸發,剩到現時的平均每天只有500億,結果就是只有三份一証券行略能有利潤:另外的七成不是蝕本就是白做,近日市場又傳出有二間華資大型証券行放暗盤出售。

有證券行老闆話,一年單是應付證監的員工成本已經過百萬,細行就算有生意,根本亦很難生存,結果是略有平衡的行業生態被「閉門造車」的所謂專業人士毀滅了,市場變成向大行傾斜。
不要 帶著 羞恥 離世 杜柏 柏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4606

馬老闆賣殼記 杜柏森

1 : GS(14)@2014-07-14 12:16:23

https://hk.finance.yahoo.com/blogs/topaksum/馬老闆賣殼記-141853583.html
近日市場傳出一個故事,筆者特意和大家分享,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話說自由港的某公司主家是牛拉車,馬拉人,我們就稱之為馬老闆,又有個花名叫「拿拿林」。此君養了一隻「龜」,花名叫7仔。多年無作為,日日食老本,當然骨瘦型殘,當想搵洗用時,「拿拿林」就割點龜肉,賣公仔紙,比人炒幾味,結果搞到隻「龜」長期營養不良,龜價當然長期含淚,易跌難升,得番個「殼」。

有好心人曾經想幫佢養好隻龜,但佢又玩暗渡陳滄,自己割肉賣,結果幫佢養龜的個個跌落塘,「拿拿林」就長洗長有。去年底,「拿拿林」又搵到個「不驚人」,話願意買龜連殼,心中大喜,實行借艇割禾,但收水後見龜價長期無激動,玩不了暗渡陳滄,自然無禾可割。於是上月初就搵「不驚人」講回水故事,那知「不驚人」用平和語氣回話:「我們北方人朋友講信用,講安全,你收的水都洗左,你唔係想玩野呀?」此刻「拿拿林」才知驚,乖乖合作賣龜,於是龜場就有2個新人出現,隨即改埋名。假賣變成真賣,「拿拿林」索油索到火水。

近日股價出現急升的南亞礦業(00705),早前委任新高層,上月又公布,建議將公司名稱由「南亞礦業有限公司」更改為「鼎和礦業控股有限公司」。連串動作後見到成交量逐漸增加,明顯是有買盤在低位進行吸納,觸動筆者炒殼股第一定律;動者常動,靜者常靜。

據筆者打探所得,南亞礦業的兩名新高層背景實力雄厚,深得國內大水喉信任,屬非常類別級數。他們是有能力為公司搵到水源,有水自然就順利解決到其它問題。家陣外面殼價叫緊四億五,特殊行業更貴,南亞當前市值才三億,唔計資產,理應升到五億以上才合理。

家陣公司已經將歷史主要債務變成股票,剩下只有幾億的有資產抵押按揭債,目前公司有礦場、廠房資產和礦泉水,特別係礦泉水生產,在中國新例下,公司要有採礦証才可經營,南亞有,身價自然倍升,加起來資產值有成8億。如果加上殼價4.5億,成隻明暗價值就係12.5億,扣去銀行債仍值8億幾,伸算係現價的3倍左右,每股內在價值大約是介乎5.5角到6角之間,因此上周願意追價狂買的我認為唔會係傻仔。
老闆 賣殼 殼記 杜柏 柏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483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