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鱷兄:未曾忘懷的名字-中聯能源集團(346)


前兩天,鱷兄來信,稱中聯能源投資集團(346,前稱聯大控股、明倫集團、中聯石油化工)對之前的名念念不忘,就算改了名,都喜歡用舊名。


鱷兄稱:


於今年7月31日的通函,其中一項動議是更改公司名稱,英文名稱會改為「Sino Union Energy Investment Group Limited」,中文名稱會改為「中聯能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動議在8月31日的股東周年大會通過。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730/LTN20090730314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901/LTN20090901226_C.pdf

根據公司註冊處的紀錄,新名稱的生效日期是9月30日。可參考Attachment。


奇怪的事發生了,之後的公司通告、公司網站的新聞稿,346仍然一概使用舊名稱。莫非346忘記了公司已經改名?



公司註冊處的紀錄:


http://file.zkiz.com/Welcome%20to%20ICRIS!.pdf





P.S.


另外,鱷兄後來又寄了一封信給小弟,他找到官永義和許博士的案件的文件:



http://legalref.judiciary.gov.hk/lrs/common/ju/ju_frame.jsp?DIS=67773&currpage=T

我找到官永義案的文件,當中提到的人物包括程萬琦、周愛國等等,本來是想寫案件延伸的資料,中途不慎刪除了,懶得重寫。


我很奇怪當許智明急需346股份時,沒有拿出自己的,而是第一時間向周愛國購買,更奇怪購買價是$1.35,而非$1.25。


許志明稱:


In the evening of the same day, I contacted Zhou Aiguo (‘Zhou’) whom I have known for upwards of 10 years and knew that he held a substantial amount of shares in my Company.  I told him I needed shares in my Company on an urgent basis and offered to buy 100 million shares from Zhou at the price of HK$1.35 per share.


I further told Zhou that he would have to transfer the Shares directly to D1 or his nominee as the transfer had to be effected the next day but I would pay him the purchase price by instalments.  Zhou accepted my offer straightaway and agreed to attend at my Office the next day to transfer the Shares to D1 or his nominee.

程萬琦一向備受忽略,原來他的背影非常複雜,他的祖父曾經是孫中山的秘書,父親則在1920年投入共產黨,他本人在越南出生,是五億探長呂樂好友,因此曾被廉署調查,他被指與楊尚昆兒子有關連,他又因為被指與黑社會有關連而曾經被加拿大、澳洲拒絕入境,無緣現場觀看悉尼奧運,也有指他與楊受成是好友。




鱷兄 未曾 忘懷 名字 中聯 能源 集團 346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197

未曾注意到的價值 一隻花蛤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9b8db20102dz9c.html
沃倫·巴菲特說,價格是你付出的,價值是你得到的。那麼,什麼是價值?什麼才能為公司創造價值?你可以回答說是「經濟護城河」,這沒有錯。而當我確認什麼才是公司高價值的時候,實際上就是說,它有助於改善公司的績效,或是有利於公司完全區別於其競爭對手,這就是公司的價值。你可能對其視而不見,但是它卻能夠滿足顧客的需求,為企業創造價值,並使企業在競爭中出乎其類而拔乎其萃。以下列舉兩個例子,看看這兩家公司是如何創造「價值」的。

   第一個案例:美鋁公司。美鋁公司是世界鋁生產製造業的領導者,致力於生產鋁這種具有可持續性的產品,其主要產品包括壓延產品、輪轂、鍛件、緊固件系統、精密鑄件以及建築系統領域的解決方案等,其技術還涉及包括鈦鎳超級合金在內的其他輕金屬。

  不過,1991年當保羅·奧尼爾入主美鋁時,美鋁已經是老態龍鍾而步履蹣跚了。因此奧尼爾需要「突飛猛進的實質性改進」。他認為必須以安全性推動企業飛躍,超越競爭對手。他將目光投向最基礎最實在的東西——安全。「安全」這個詞在今天最平常不過了,但在那時卻少有人提高到戰略的層面上。許多企業天天喊著「安全生產」之類的口號,實際上卻安全事故不斷。

  奧尼爾重新審視了安全對公司的重要性,認為,安全是一個表明企業經營業績如何或是可能會如何的首要問題。因此他要求安全的任務必須包括如下幾點:1、確認安全的工作環境,避免員工駕車時參加電話會議等。2、穿戴安全服飾,要求員工在工作期間必須佩戴硬質頭盔和穿放熱工作服。3、為不同崗位配備具有相應資歷的人員,減少人員錯配情況的發生。

  美鋁始終把工作與「零工傷」結合在一起的思想,深入到每個員工的內心深處。奧尼爾就任時,美鋁百人重傷事故為1.44人次,這已經優於整個美國製造業的4.73人次。奧尼爾就任後,其傷病事故率更是減少至0.75人次,這對於像美鋁這樣採礦和熔煉類的企業來說,絕對是不可思議的。美鋁對安全生產的高度重視為提高員工的士氣帶來了顯著效果,反過來也提高了企業的經營績效,為公司在勞動力就業市場上贏得聲譽。

  在奧尼爾擔任首席執行官期間,美鋁公司的年收入飛漲了1400%,從15億美元增加至230億美元。這是奧尼爾重視和落實安全措施的結果,這個結果也提高了美鋁的經營成果和股價。一位退休的公司董事在談到奧尼爾時說,他最大的影響力,就是把一個從事「老經濟」的企業轉變成一個具有「新經濟」色彩的企業。美鋁的安全公司說明了,最有價值的東西往往是我們沒有想到的。

   第二個案例,紐曼公司。保羅·紐曼是風靡全球的影星。1980年,紐曼突發其想,決定親手調製一批色拉調味品,作為禮物送給朋友們,那個時候的食品市場裡的調味品大都是防腐劑和人工味精,他更喜歡橄欖油、芥末、紅葡萄酒,有的時候還會加一些大蒜和洋蔥。僅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紐曼就把要送給朋友的調味品做完了,他把它們放入一個大桶中,突然靈機一動:為什麼不能把這些調味品用瓶子裝好,賣到一些商場呢?1982年9月,紐曼對《紐約時報》的美食評論家米米·謝拉頓說:「我之所以決定走進調味品工業的原因,是因為我突然意識到自己需要一種完全不同的動力之源。」

   紐曼對食物醬汁的要求很高,甚至到外面的知名餐廳用餐,他還是覺得自己做的醬汁最棒,還會跑到廚房裡跟對方要材料來調配自己的醬汁,所以他們決定自創品牌來賣這麼棒的色拉醬。一開始照例他們去找營銷顧問公司,當然對方慎重來做簡報,告訴他們要花100多萬美元來做市場調查跟分析。聽完之後他們決定花40美元找鄰居朋友來試吃就夠了。

   紐曼保持一貫的赤子之心,把做生意當成娛樂。他們曾經推出家族私傳的檸檬汁,當時紐曼還對外宣稱喝了它可以恢復童貞。就是用這些不按牌理出牌的方法,他們越來越成功,同時還保有熱情跟快樂。1982年,紐曼註冊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商標,銷售他在廚房裡自制的色拉調料。從一開始他就把掙來的每一分錢捐給慈善事業。紐曼說,如果只是憑自己的名聲「填補自己的腰包」,無異於赤裸裸的剝削。

  沒錯,紐曼的根本目標是賺錢,但是也只有賺錢,他才有錢可捐。因此他只關心對慈善機構最有價值的東西。他的經營口號是「以毫無廉恥的剝削支持公益事業」以及「二月以來最精美絕倫的美味」。紐曼公司的產品在擺上貨架之前,都要經過嚴格的品味測試,並且有些產品要歷經兩年之久才能上市,所以紐曼公司的零售商提供的商品從未破壞過公司的健康與品味的標準。

  對於紐曼公司的19位員工而言,他們的主要工作就是選擇接受公司利潤捐助的慈善機構,實際上公司的每一分利潤都屬於紐曼公司基金會。選擇慈善機構和確定捐助對象不僅對公司創建者至關重要,對公司客戶也非常重要。紐曼曾說,「他們甚至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誰。我認為他們購買公司產品純粹是因為慈善事業。」管理大師裡克·麥裡菲爾德對此評論說,紐曼創造了「美味之外的價值」,因此「對於組織擁有的高價值『任務』,我們可以選擇的方案几乎是無限的。」

   查理·芒格先生指出,所有聰明的投資都是價值投資——獲得比你的付出更多的東西,但是你必須先評估一個企業的價值,然後才能評估它股票的價值。企業的價值,既包括企業的內部因素和外部因素,以及它所處的行業情況;也包括當今及未來的制度大氣候,勞動力、供應商和客戶關係的狀況,技術變化的潛在影響,競爭優勢和劣勢,定價威力,環境問題,還有很重要的潛在風險變為現實的可能性;還包括了產品、市場、商標、僱員、分銷渠道、社會潮流等等。看起來,像美鋁公司和紐曼公司那樣的價值一定是投資者未曾注意到的價值,而這樣的價值對於理解一家企業卻極具意義。

未曾 註意 意到 到的 價值 一隻 隻花 花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779

情深說話未曾講?情人節溫馨講句:我愛你

1 : GS(14)@2016-02-15 18:03:55

「我愛你。」簡單的一句說話,勝過千言萬語,但你有多久沒向你的摯愛親口說出呢?藉着情人節,動主播斌斌和Gi邀請大家透過電話,向自己伴侶、親人表達一下心意,說出這久違了的三個字。斌斌和Gi現身銅鑼灣街頭訪問了十多位市民,他們都非常樂意向所愛嘅人表達愛意,並非如想像中般害羞。「被告白」的親友們的回覆亦各有精彩。有的感人肺腑,如 Jenny的媽媽說:「我唔愛你就唔會包容你,係唔係?呢個係愛嘅表現,愛就係包容。如果你有唔啱嘅地方,我都有責備你,責備你都係因為愛你。」有的答案妙絕,如梁小姐的爸爸問到女兒IS(科學科)考得怎樣時,梁小姐表示已經放棄了該科目,梁爸爸隨即說:「你愛我就唔好放棄IS科。」儘管回覆各異,但聽到所愛的人對自己說這三個字—「我愛你」的時時,心中總是無比的溫暖的。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0215/19491895
情深 說話 未曾 情人節 情人 溫馨 講句 我愛你 我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6008

高C9手記:澤鉅說話未曾講

1 : GS(14)@2016-05-19 02:30:08

「李生你係咪唔爽,似有說話未曾講……」(識唱跟住唱)唔好意思,今期明明只是想寫「小超人」李澤鉅,但黎明首咖啡歌的威力實在太勁,完全被洗腦,無辦法不先哼兩句。上星期去了長建(1038)與旗下電能(006)兩場精采的股東會,以前一直以為股東會只是大股東的例行公事,原來可以有妙問妙答。最爆的,肯定是長建主席李澤鉅被問到長建與電能合併失敗一事,他笑住回應:「我話有好嘢食,提議畀你,你唔食,我食囉」。大家可以批評他答得寸,但不得不佩服他夠真,也寸得起,而他這番話可能已是客氣版本了。假如化身做他肚內那條蟲,長建與電能都是他的,兩間公司近年經常合資投資海外大型項目,業務越見重叠,他去年提議以換股方式將兩間公司合併,之後兩間公司的股東一齊收息,瓜分電能約300億元現金,有錢齊齊袋,不是很好嗎?偏偏電能小股東只盯着那筆現金,不肯跟長建股東有福同享。這下好了,你這班冥頑不靈的電能小股東不肯通過合併方案,全世界要李澤鉅先派息給電能股東,他誓不派,反正錢由他控制,留在電能,派給長建與長和(001),差別不大,不派便不派。再講盡些,電能今日坐擁680億元現金,主要因為兩年前分拆港燈(2638)而獲得一次性530億元收益,獲得這筆意外之財,是誰的功勞?正如李澤鉅去年推銷合併方案時所講,「我哋幫佢(小股東)賺嘅錢,多過佢哋自keep嘅現金」。總之也是那一句,派是人情,不派是道理。電能主席霍建寧於是跟着劇本,在股東會上宣佈:「等咗兩年,投資機會嚟嘞,所以而家唔考慮派特別息」,說時充滿喜感,甚至有冷面笑匠feel。其實當電能小股東否決合併方案那刻,應該料到李澤鉅不會派特別息。難為一班分析員不停出報告,估電能將要派幾多特別息!高淑嫻
https://www.facebook.com/koc9nine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60517/19615191
C9 手記 澤鉅 說話 未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033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