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發能源夢,醒未呀? 林智遠

2014-07-31  NM
 
 

 

1600隻紙熊貓全港快閃和展覽完畢,太太僥倖抽中,領養了一隻。望著孤單的熊貓,想起鄔碩晉會計師揮一揮衣袖走了,今週開始只剩人稱「熊貓老師」的我一人,繼續同大家「壹計就明」。鄔會計師雖然已解釋因工作緣故離開,但在當前情緒氣氛下,他的離去會否也引起無盡「遐想」?遐想或夢想,能推動人向前;同樣,亦可推動股價向上!

曾被內地《財經時報》評為「大中華第一妖股」的蒙古能源(276),股價在今年5月跌至新低0.149港元(下同);但在6月業績公佈前,成交忽然大增,股價最多反彈了超過六成,上週收報0.225元。大家是否仍在繼續尋夢?蒙古能源上週發表年報,2014年收入不到50萬,行政開支竟近2億,加上資產減值3億、財務成本4億,全年虧損超過10億。市值僅15億的蒙古能源,相比資產淨值36億,有大幅折讓。

窮則變,變則愈窮

看完這些數字,大家又會否想起蒙古能源曾是市值超過千億的資源概念股?在千禧年前科網熱潮下,蒙古能源的前身「新世界數碼」曾是科網股。熱潮爆破後,蒙古能源變身物業投資及提供包機服務的公司,在2007年改稱現名,正是在淨資產只6億,但以總代價126億收購位於蒙古國煤礦資產之時。當年在能源新業務的夢想推動下,即使《財經時報》提出「六大質疑」,蒙古能源的股價仍節節上升,更在2008年5月創下每股18元高位,總市值超過一千億。夢想真的無價?現實是由2007年收購煤礦資產到2011年3月止,蒙古能源的煤炭開採收入一直是零,股價亦輾轉大幅下跌至今,超過99%。

守得雲開無月明

到2012年年報,蒙古能源開始從煤炭開採錄得600萬收入;可是,同年虧損卻大幅增加至48億,當中煤礦資產減值達46億。蒙古能源解釋減值,是因獨立估值師釐定的「相關資產之可收回金額大幅低於其賬面值」,不過減值相信與2009年蒙古國頒佈的《禁止採礦法》不無關係。《禁止採礦法》直接影響蒙古能源擁有十項採煤專營權中的四項,及僅有一項收購值近3億的鐵礦勘探專營權。年報中找不到前四項專營權的賬面值;更弔詭的是後者,3億專營權的收購協議是2009年7月10日訂立,涵蓋這專營權的《禁止採礦法》,卻是在6日後的7月16日頒佈!2013年年報,蒙古能源煤炭開採收入增加至1,179萬,但煤礦相關資產減值又另加31億,致2014年所有資產累計減值超過80億。未來還有多少減值?

核數師拒絕發表意見

面對《禁止採礦法》、淨流動負債43億及延至8月償付的20億可換股票據,蒙古能源管理層仍在最新年報表示:「儘管面對中短期的困難,本公司對長期前景仍持樂觀態度。」只是,獨立核數師並沒有這麼樂觀。過去數年,核數師都僅在報告中,以「強調事項」列示蒙古能源受《禁止採礦法》的影響和流動資產的不足情況。然而到今年,核數師終「無法以替代方法確認或核實」蒙古能源的持續經營能力,結果不能對財務報表發表意見!南唐李煜的詞說道:「雁來音信無憑,路遙歸夢難成」;核數師也說無憑無據可確認持續經營,大家的尋夢是否應該夢醒呢?

林智遠

執業資深會計師,會計專業發展基金主席,最愛與太太旅行,出名講talk及撰寫大學會計書,其著作已被翻譯成不同語言。目標以淺易簡單的方法,使牛頭角順嫂也能看懂會計數字和陷阱。

能源 醒未 未呀 林智 智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771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