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錢進婚趴 典華會館學習長 林齊國

2010-8-19  TNM




結婚是人生大事,但台灣的結婚率卻節節下降,政府急著扮紅娘、搞聯誼,另一個心急的人,應該是典華會館的林齊國。

近6年來,他砸下數十億元,結合聲光設備與婚禮企劃,打造心目中的婚宴王國。別人看到的是一個萎縮的結婚數字,但他看到的卻是差別化的婚宴服務。

從婚顧、禮餅、攝影一站式的婚宴設計,他引進日本婚禮的管理,一網打盡婚禮大小事,把婚禮弄得像演電影,滿足年輕人嘗鮮的心。

台灣男女越不想走入婚姻的門,林齊國就門外不斷營造幸福與期待。只有婚姻進行曲響起,事業才能長穩走下去。

聚光燈打在緩緩升起的玻璃伸展台上,新人在悠揚樂聲與眾人祝福目光中步入會場時,林齊國仍忍不住紅了眼眶,即使同樣的場景,看過數百回。員工在一旁偷偷透露:「學習長很感性,每看必哭。」 擔心迷失 當學習長

「學習長」這頭銜乍聽奇怪,卻是林齊國的堅持。他是林園集團董事長,旗下事業體有豪園、典華、僑園等共八家餐廳,每年有超過一萬對新人在他的餐廳辦婚宴,若以去年統計的十一萬對結婚新人估算,平均每十對就有一對在他的餐廳宴客。

即使掌管年營收近二十億元的事業,五年前,在眾人反對下,他仍堅持將董事長職稱,改為「學習長」,只因,當時典華正快速成長,他擔心位高權重迷失自我,成了一言堂,從此不再進步。

他總是逆向思考,因此,當台灣結婚率年年下滑,從二○○七年十七萬對到去年僅剩十一萬對,他卻斥資二十億元在大直興建典華旗艦館,「未來的婚宴市場,大者恆大,小的可能被淘汰,唯有更專業,才能生存。」

五十多歲的林齊國,總是西裝筆挺、面帶微笑,資深員工透露:「學習長從不罵人,說過最重的話是:『下次要記得好不好?』很奇怪,他輕輕說,我們就很緊張。」 寮國華僑 逃難來台

林家原籍廣東,一九五一年,林齊國在香港出生,後隨父親定居寮國。十多歲時,父親為了要他不忘本,要求他來台灣接受華文教育,「但父親知道我功課不好,教我別選電機熱門科系,選冷門自己有興趣的,才能活出自信與自我。」

林齊國後來選擇僑生少的高雄工專印刷科,畢業回到寮國,剛好碰上菸草公司要成立包裝印刷工廠,「寮國沒有印刷專業人才,我二十歲出頭就當廠長,電機系的同學反成了我的部屬。」

林齊國年少得志,還買了輛奧斯汀吉普車犒賞自己。但短短二年,一九七五年,寮國遭共產黨淪陷,他又從雲端跌落谷底。

林齊國變賣家當逃難,「二千美元的奧斯汀脫手只剩五十美元,房子也是。」帶著僅有的一百美元,與年邁雙親、年幼的弟妹,倉皇來台,那年,他才二十四歲。

「一家七口窩在內湖十六坪大的國宅。」林齊國後來娶了同是寮國難民的妻子符玉鸞,又生下二子一女,生活更顯困苦。

跨足餐飲 轉型經營

扛著一家十幾口的重擔,林齊國去印刷廠打工、送貨,還當導遊,身兼數職。直到一九七八年,他的香港親戚在台北市敦化北路開「安樂園」餐廳,他才一腳跨進餐飲領域。

「台灣早期只有日式台菜,光復後,川菜、廣東飲茶才引進。安樂園是全台第一家賣廣東海鮮的餐廳,老鼠斑一尾就要一千多元。」在保育觀念未開的年代,「客人要求,也賣猴腦、魚翅,一桌要價五萬元。」

安 樂園一開幕就造成轟動,吃得起的都是達官顯要,林齊國印象深刻,「很多情報員來吃,喝醉酒一言不合就打架。」安樂園經常一入夜,就是棍棒刀槍齊飛,「根本 就是龍門客棧。時間一久,會排擠正常的客人。」他認為:「要長久經營,還是得以大眾市場考量。以前開餐廳重飲酒、應酬,不重食物。」

一九九○年代,安樂園原始股東回港定居,林齊國找來朋友入股,轉型大眾化的餐廳豪園,不少朋友卻看衰,「免五年,穩倒!」林齊國不服氣,改良中菜西吃,「傳統中菜,一大盤上桌,你一口、我一口感覺很不衛生,為什麼不能像西方人,一份份的分好才上菜!」

廚師原本排斥,林齊國親上火線,點菜、送菜一手包辦,「廚房熱,難怪師傅們忙起來火氣都很大。」他改善廚房環境,裝冷氣、改動線更寬敞,「先付出,員工就沒藉口了。」

仿日婚企 全套服務

豪園生意越見起色,不少人看上菜色、服務精緻,來訂喜宴。林齊國又思考:「宴會時,明明新人與雙方家長才是主角,卻常有政客一講就是一小時,客人也各吃各的,氣氛不好。」

他參加過各國婚禮,「香港最熱鬧,打牌連絡感情;法國最浪漫,從午茶到晚宴、舞會,凌晨才散場;日本最講究,婚宴產業也最成熟,從婚禮企劃,甚至提供禮服、喜餅的一站式服務。比較起來,台灣最隨便。」

林齊國認為:「開餐廳,設備好、菜色好吃只是基本,誰服務好,誰才有機會。」他開始培訓婚禮企劃人才,推出訂喜宴送婚顧的服務。當時,台灣的婚禮企劃才剛萌芽,只重視氣球、花藝等排場布置。

「好的婚企,必須了解新人相戀背景,婚禮流程像說故事,賓客有參與感,而不是各吃各的,吃完就拍拍屁股走人。」林齊國也堅持將感恩父母的儀式放進流程中,原本員工還擔心保守的台灣人無法接受。

曾有對台、韓聯姻,婚企安排新人感謝家長、家長叮嚀的互動,結果台灣婆婆上台提醒兒子,如果常為了修電腦對妻子說「等一下」,也許只是三分鐘,但夫妻間無法即時溝通,以後要花更長的時間修補。不但新人哭了,台下親友也頻頻拭淚,「這就是典華要創造的感動婚禮。」

平價奢華 同業跟進

二○○四年,林齊國切入婚宴市場,新品牌典華在信義區誕生,可容納上百桌的挑高宴會廳與百萬音響,含婚禮企劃,每桌價格一萬二千至二萬五千元之間,吸引了不少名人,如藝人陶晶瑩也來典華結婚宴客。

除帶動平價奢華的婚宴市場,他更以三百到八百元的平價海鮮、飲茶吃到飽,讓不辦婚宴的平日時段,也有營收。

打著台灣首家專業婚宴會館,典華很快打響名氣,也吸引同業跟進,老字號彭園與上海鄉村集團旗下的晶宴會館,也砸下千萬元資金,增設舞台、音響、訂席送婚顧等,搶食婚宴大餅。

「被模仿是好事。」林齊國深知,唯有不斷自我超越,才能領先市場。他想開間可容納五百桌的旗艦店,「台北市沒這麼大的場地,除非自己蓋。」因此,他在大直租了塊地,找來建築師,以挑高水晶燈、升降舞台、軌道纜車吸引愛刺激的年輕人。 開旗艦店 貸款沉重

林齊國求好心切,預算也不斷攀升,從八億、十二億到最後花了二十億元。

林齊國揹負沉重的貸款壓力,典華旗艦店卻無法如期於二○○八年開幕,「電線工程發包不順,工程延宕,營業執照也因此卡住下不來。」

「沒 想到又碰上金融風暴,銀行緊縮貸款。」林齊國說,這是典華有史以來最大危機,「貸款利息壓力大,再拖下去,可能會拖垮集團。」二○○九年,典華大直店總算 開幕。從婚顧、到婚禮菜色、喜餅一手包。林齊國夢想中的一站式婚宴,正式起步。下一個計畫耗資三十億元的「中悅酒店」,已悄悄地在台中動工。「預計二○一 三年完工。結合旅遊的主題性婚禮,是將來趨勢。」

雖然台灣的結婚率逐年下滑,但林齊國在衰退的市場,不斷製造高潮,就是要讓他的結婚進行曲,可以長長久久唱下去。 林齊國小檔案

出生:1951年

學歷:高雄工專

經歷:安樂園經理、典華學習長

婚姻:已婚、育2子1女

嗜好:學習

最喜歡:跟家人溝通

最討厭:忘記事情

經營哲學:做我們所說,說我們所做。

林園集團旗下餐廳

典華一站式婚宴流程

第1站 免費接待

甜點飲料無限供應,先抓住顧客的心。 第2站 加送婚顧

訂席送婚顧,免費規劃婚禮流程。 第3站 自製喜餅

上千元手工蛋糕喜餅,訂席折扣下殺5成。 第4站 硬體豪華

蛋糕舞台、挑高水晶燈、頂級音響,吸引年輕人。 後記

林齊國一共結了2次婚。他感嘆年輕時,生活困苦,沒能給妻子像樣的婚禮。年過半百,他一手打造典華婚宴王國,台灣結婚率卻年年下降。年輕人害怕婚姻,他乾脆拉著一家五口,出書、拍婚紗、走紅毯、宴客,把自家的幸福婚姻當樣板搬上檯面。

老闆真難為!即使身家數十億元,面對現實市場,也得親自下海,行銷自己的婚姻。


錢進 進婚 婚趴 典華 會館 學習 齊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569

【小敗局】擴張失敗,皮武靈交出康駿會館控股權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108/147569.html

i黑馬:外表光鮮的公司背後可能隱藏著巨大的危機。今年5月,上海最大的足療連鎖公司康駿會館請來了汪峰、李玟等明星助陣成立10周年慶典,然而到了9月底,公司卻因為擴張太快瀕臨破產,進而重組,創始人皮武靈則失去了控股權。這幾個月里究竟發生了什麽,服務行業的公司如何避免陷入資金鏈斷裂的危機?

“康駿還我們血汗錢!”
 
2014年10月4日,康駿會館的上千名一線員工拉著橫幅,在上海市政府門前聚集維權。事件驚動了警方,將近兩三百人被當場帶走。

而就在前一天,媒體報道了康駿倒閉的消息。“拖欠員工工資上千萬”、“涉嫌會員卡圈錢”、“老板卷款潛逃”等字眼,沖擊著人們的眼球,讓事件受到廣泛關註。

成立於2004年的康駿是上海有名的足浴養生連鎖企業,在上海兩千多家足浴保健企業中,康駿占有第一份額,除了在全國擁有上百家門店外,旗下還有商學院和培訓學校。

就在企業倒閉的負面效益被逐漸放大時,康駿發布公告辟謠,稱公司的資金危機只是暫時的,董事長皮武靈沒有跑路,正在努力解決問題。

企業倒閉,老板跑路已屢見不鮮。積極應對,承擔責任也是企業家的本分,不足為奇。康駿事件的真正價值在於,提供了一個機會,來記錄企業家在企業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的真實狀態。

另一個價值則是,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導致康駿出現危機的原因,可以成為中國草莽企業家失敗的一個註腳。康駿身上不被理解的經營和管理邏輯,也同樣存在於其他的民營企業身上。

救命錢沒了

“你還想拖到什麽時候?!”

“都已經兩個月沒發工資了,你叫我們怎麽活?!”

“公司沒錢了,你有錢啊,你這麽個大老板,我就不信你一分錢都拿不出來!”

天鑰橋店的員工們把皮武靈圍在中間,越說越憤怒。皮武靈的助理眼見勢頭不對,趕緊躲到一旁撥通了報警電話。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推了皮武靈一把,於是人群一下子找到了新的宣泄途徑,紛紛湧上來,把皮武靈緊緊抱住。皮武靈只能一面掙紮,一面往外跑。好不容易跑到大街上,員工也跟著追了過來。這個時候一輛警車開過來停下,門一開,皮武靈就快步鉆了進去……

員工憤怒是有原因的。皮武靈承諾的補發工資的時間一推再推,先是15號,後來又是23號,到了25號,員工還是沒有拿到錢。這期間一直有員工在罷工。為了安撫員工,9月25日,皮武靈到多家罷工的門店走訪,試圖說服員工再給他一些時間。

在天鑰橋店遭遇了“圍攻”,皮武靈這才意識到,拿不出錢來發工資,說什麽都沒有用。他終於決定暫時擱置和員工的溝通。

可是內憂還沒解決,外患又起。罷工的事鬧得沸沸揚揚,坊間開始出現康駿倒閉的傳言。甚至有人在天涯發帖稱,康駿資金鏈出了嚴重問題,皮武靈拖欠員工工資超過千萬元,已經卷款外逃。

局面開始失控。皮武靈面臨著兩大難題,一個是員工的情緒,一個是資金。而問題的難解之處在於,這兩個難題互成因果。一方面,沒有資金解決工資問題就無法安撫員工,另一方面員工情緒不穩,不斷反彈也會影響投資人的信心。

康駿在此之前曾跟一家基金簽訂合約,預計9月5日之前會有一筆將近五千萬元的資金進賬,但因為某些原因,這筆錢遲遲沒有到位。後來,康駿員工罷工的消息傳出,這家基金公司幹脆就爽約了。

五千萬元的融資泡湯後,康駿向另一家深圳的基金公司發出求救信號。因為雙方已經合作多年,所以這家基金公司答應先拿出兩千四百萬元給康駿救急。但兩千四百萬元畢竟不是小數目,在打款之前,對方準備派代表到上海對康駿遭遇的危機做一個摸底。

這樣一來,事情又有了變數。

此前,在跟這家基金公司的合作過程中,康駿一直出具的都是比較光鮮的報表。可是這一次情況不一樣了,外面已經傳得沸沸揚揚,想瞞也瞞不住。

如果說實話,對方很有可能就拂袖而去,但皮武靈還是決定試一試,畢竟是兩千四百萬元啊,有了這筆錢,眼前的危機就能得到緩沖,也能為自己贏得再做其他打算的空間。

在康駿管理公司的會議室里,皮武靈把公司從2012年開始因快速擴張而入不敷出的實情向投資方做了陳述。代表們當場大怒,指責皮武靈做事莽撞,隱瞞實情。在投資人的盛怒之下,皮武靈只能低頭一個勁承認錯誤,並哀求對方不要見死不救。

最後,該說的都說了,他面色凝重地退出會議室,在門外等待投資人的最終答複。這一等就等到淩晨兩點,代表們推門出來,皮武靈立刻迎上去,對方卻看著他搖搖頭,說“風險太大,我們有錢也不能投。”聽到這句話,皮武靈整個人都呆住了。
 
崩盤

對於皮武靈來說,9月30日是他商業生涯的一道疤。

這天下午6點,他撥通了康駿各區域經理的電話,正式通知他們公司的賬戶上已經沒錢了。這意味著公司的上百家門店徹底斷血,只能全線停業。這些門店可以說凝聚了皮武靈十年來的全部心血。十年前,他從按摩技師做起,憑借自身的勤奮和努力才擁有了今天的一切。

難道只是黃粱一夢,一覺醒來又要一無所有了嗎?掛掉電話,皮武靈整個人癱軟地陷在老板椅里。這半個月來,他食不知味,睡不安寢,整個人已經瘦了一大圈。

崩盤,對於皮武靈來說是冥冥中早有預感的事。或者更準確地說,這半個月來,他的所有努力就是在盡力避免這件事發生。就在這天上午,他還召集了康駿的高層和各區的經理代表開會。會議的主要議程是討論門店承包。皮武靈希望有能力的員工能承包公司的門店,這樣公司能從中籌集到一些資金解決眼前的燃眉之急,但會議沒有收到預想的效果。

這段時間,皮武靈就像一個等待判決的嫌疑犯,只要一天不宣判,他就要在忐忑中繼續煎熬。現在最壞的結果終於發生了,他反而坦然了,沒有害怕、沒有忐忑,接下來他只需要做個選擇,要麽徹底放棄,要麽想辦法重新啟動。
皮武靈不是沒想過放棄。10月1日一早,華商學院的同學來看望他。他們在華商同學會的微信群里看到了皮武靈的求救短信。

當時,幾個人坐在一起幫他出主意,可是資金的問題不解決,說什麽也是枉然。“實在不行就申請破產吧。”皮武靈說。聽到這句話,其他人面面相覷,沈默半晌後安慰他說,“你還沒到那一步”。

其實,皮武靈說這句話時,更多地只是想宣泄一下壓抑的情緒。對於他來說,康駿就是他的孩子,他怎麽也不會放棄這個自己一手創辦起來的品牌。而且,熱衷於各類商業培訓的皮武靈深受成功學的影響,他一直相信堅強的意誌能戰勝一切困難。

皮武靈跟國內很多民營企業家一樣,文化程度有限,企業做大之後就迫切地想要給自己充電。於是,他們開始熱衷於各類商學院和管理培訓。不能說這樣的學習沒有用,就拿皮武靈來說,他能把企業做到今天的規模跟不斷地學習有一定的關系。更重要的是,對於毫無背景的皮武靈來說,商學院和培訓班上的同學成了他重要的人脈資源。

但社會上很大一部分商業培訓幹貨少,只能拿著成功學之類的虛招忽悠人。皮武靈卻對此通盤接受,對成功學的教義深信不疑,就連跟員工講話時也常常把“成功要如何如何,人生要如何如何”之類的話掛在嘴邊,平時更是努力以“有能量、樂觀”的形象示人。

不僅如此,皮武靈還把培訓課上慣用的激勵手段複制到公司。比如,公司經理會,常常是從早上八點開到晚上十二點。會議結束後皮武靈還要搞評比,坐姿不端正,開會不認真的員工要受到體罰。在同事的圍觀下,倒數第一名要做三百個俯臥撐,倒數第二名做兩百個,倒數第三名做一百個。女員工如果做不了就要吃苦瓜代替。

此外,皮武靈還要求員工寫成功日誌,人手一本,包括一線的技師。“一個按腳的,一天到晚累死累活,你還要他寫這個,簡直就是一種負擔。”有員工抱怨說。

皮武靈卻真心希望通過這樣的磨練來提升員工的素質和企業的文化。在這套邏輯的指導下,2013年,康駿組織員工到內蒙古拉練——7天步行250公里。參加的員工腳底磨起了水泡,有的甚至腳趾甲斷了還要抹上碘酒繼續前進。

這樣的管理到底能給企業帶來什麽好處?是增強了公司的凝聚力?沒有。在公司陷入困境的時候,這樣鍛煉出來的員工並沒有跟他共進退,而是站到了他的對立面。

謠言再起

對員工來說,掙不到錢的老板就是在耍流氓。10月3日,媒體開始報道康駿崩盤的新聞,老板跑路的說法再次甚囂塵上。

傳聞並非空穴來風,但也沒有確鑿證據。只是因為10月1日之後皮武靈就沒有露面,而報道此事的媒體記者也無法聯系上他。

想到老板跑路會給康駿帶來什麽樣的影響,皮武靈就坐不住了。他正在四處籌錢,如果大家都相信了外界的傳聞,會認為他皮武靈在跑之前還想撈上一筆,沒有人會願意借錢給他。

此時,穩住人心又成了當務之急。7日晚,皮武靈緊急召集企業高層與員工代表開內部通氣會。8日,康駿發布了一份公告,稱康駿將積極引入資本進行股份改制,並成立了股份制改革小組。同日,皮武靈委派改革小組召開內部交流會,與企業員工、會員及供應商面對面,報告康駿的整改方案。9日,這個股份制改革小組代表皮武靈接受了媒體的采訪,對外界的傳聞進行了回應。

這個股份制改革工作小組里有三個關鍵人物,他們都是皮武靈在華商學院的同學。他們一方面幫皮武靈穩住員工、供應商和債主,另一方面幫他想辦法解決資金和債務問題。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既是皮武靈積極應對危機的見證者,也是皮武靈與外界達成和解和合作的中間人。
 
 謠言得到澄清,但面對公司的員工,皮武靈要想贏回人心,還需要給大家一個說法。當初制定擴張戰略時,公司里就有反對的聲音,但是皮武靈一意孤行,根本聽不進去。

2012年,康駿開始對外擴張,以每年十多家的速度,擴大上海店的數量,還把連鎖店開到北京、成都、鄭州等地。但是,在足浴養生行業,店面租金、裝修、人員配備方面的投入巨大。以上海為例,要新開一家中等水平的足浴店,需要投入350萬元到400萬元的費用。而不斷上漲的租金、人力成本和激烈的行業競爭,讓這一行的利潤日漸攤薄。

康駿的擴張不但沒有收回成本,反而虧損嚴重。“在成都虧了一千多萬元,在北京虧了三千多萬元,在鄭州虧了七八千萬元。”

在外界看來足浴行業是個現金流充沛的行業,因為可以通過售賣會員卡獲得預付款。康駿就做過“買兩萬元送兩萬元”、“買三千元送三千元”等活動。在今年五月份十周年店慶期間,“買三千元送三千元”活動一共賣出去三萬多張卡,獲得現金將近一億元。

但即便這樣的預付款收入模式,也架不住皮武靈的大手筆。今年年初,皮武靈制定了上市計劃,還打算把連鎖店開到海外。為了配合這個計劃,康駿在行業內破天荒地辦起了商學院和培訓學校。商學院負責公司管理層的進修。培訓學校則主要從事技師培養,不但包吃包住,還不收學費。但很多人來康駿學習後卻去了別的足浴店工作。

他們不選擇康駿的原因是因為康駿經常拖欠工資。說起來,康駿的薪資比同行業要高出20%~30%,但是從2008年開始,康駿就常常延遲工資的發放時間。一方面皮武靈大方地提供免費培訓,另一方面他卻連按時發工資都做不到。康駿辦商學院和培訓學校的初衷是為企業的發展培養人才,但他卻沒有建立起一套完整的制度來留住人才。

為了配合上市,皮武靈還極力打造公司形象。公司十周年慶典請來了著名歌星汪峰和李玟,花費好幾百萬元。不僅如此,皮武靈還讓每個門店都出一個節目。排練費、服裝費、場地費、餐飲費再加上請明星的費用,這場慶典至少花去了上千萬元。

慶典結束後,在上海灘足浴行業,康駿氣勢如虹。於是三個月後,皮武靈啟動了代號為“天羅地網”的行動,要在上海的大街小巷,把康駿開得像便利店一樣多。這個時候的皮武靈怎麽也不會想到,僅僅一個月之後,公司就揭不開鍋了。

直到危機爆發,皮武靈才意識到是自己的決策失誤給公司帶來了災難。

誰來接盤

皮武靈需要為自己的決策失誤買單。危機爆發後,他每天只睡不到三個小時,一睜開眼睛就開始想怎麽融資,怎麽跟投資人談。找到新的投資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皮武靈前前後後接觸了二十多個投資人,但是要麽是風險大對方不敢接手,要麽是投資方提出苛刻的要求,比如“把我的店全部拿去,他給我個啟動資金,我分三年還掉”,讓皮武靈難下決心。

但是資金的窟窿正張著嘴等補給。無奈之下,皮武靈只好求助身邊的親人朋友。他因此籌到了1.68個億的資金。其中華商學院的十幾個同學一共資助了他五千多萬元。但這些錢並不能完全扭轉康駿的資金困局。

近年來,民營企業融資越來越難,在資金的壓力下,很多企業只能選擇利息高昂的民間借貸。為了應付快速擴張,民間資本也成為皮武靈重要的資金來源,為此,他每個月要支付高達4百萬元的利息。除了貸款和員工的工資,康駿還有很多小債務,比如拖欠賣水果的二十幾萬元、綠化的十幾萬元、木材的一百萬元……

直到10月9號,通過中間人介紹,在上海的一棟別墅內,皮武靈見到了快鹿集團的投資代表。談判十分順利,快鹿表現得十分慷慨,答應借給康駿2.4億元。10月14號,一則“快鹿集團2.4個億接手康駿”的消息在新華網發布。但直
到10月16號記者見到皮武靈時,這筆錢還一分都沒有到賬。

皮武靈又坐了一次過山車,只能繼續尋找投資方,著名的健身連鎖企業一兆韋德是其中最有投資意向的。但是因為所需資金太大,一兆韋德找來中邦投資合作接盤。可是因為股權分配存在分歧,談判一直懸而未決。

在一些員工看來,和投資方的談判遲遲未果很可能是因為皮武靈不想放棄自己的領導權。原本計劃15號重新啟動已經關閉的門店,後來又推遲到18號。此時,對於康駿的員工來說,能不能渡過危機還是未知數。

如果真如一些員工猜測的那樣,那麽康駿的命運就只在皮武靈的一念之間。

轉機隨時可能發生。

就在記者截稿前,上海快鹿投資集團聯手一兆韋德宣布重組康駿,三方將聯合組建新的股份制公司。在重組後的新康駿中,快鹿和一兆韋德將持有51%股權。

皮武靈失去了對康駿的控股權,康駿則獲得了一絲喘息的機會。對皮武靈來說,過去的這三十天既漫長又短暫。漫長,是因為他在這三十天里經歷了太多的煎熬、掙紮和無奈;短暫,是因為短短一個月,他十年辛苦建立起來的大廈差一點就倒塌。10月18日晚,在他一手創辦的企業里,他告別了屬於他的時代。
 
敗局 擴張 失敗 皮武 武靈 交出 康駿 會館 控股權 控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8227

【食咗先講】乳鴿配香檳 都爹利會館推Krug香檳晚宴

1 : GS(14)@2016-05-21 17:51:46

金黃色帶細密泡泡的香檳,既醉人又美味,是前菜的最佳配搭,但原來配充滿鑊氣的粵菜都一樣出色。


米芝蓮二星餐廳都爹利會館,最近與法國香檳Krug合作,推出香檳晚宴。充滿鮮花、乾果和薑餅香氣,帶榛子、杏仁、蜜糖和檸檬味的Krug Grande Cuvée,與味道鮮美的墨西哥鮮鮑魚、鹹香的黑魚子和水晶餚肉很匹配。酥炸得金黃香脆的黑松露釀蟹蓋,香濃惹味,配Robert Parker給予93分的Krug2003,非凡但沒有搶走香檳的風彩,咖啡、黑加倫子和生杏仁的味道反而令菜式味道更立體。主菜頭抽爆乳鴿,頭抽味道馥郁芳香、非常滋味,口感如絲般幼滑的Krug Rosé充滿八角、小茴香的香氣,配起來很美味。都爹利會館都爹利街1號上海灘3樓每位連香檳港幣2,880元(即日至7月3日)記者:吳宛蔚



酥炸得金黃香脆的黑松露釀蟹蓋,香濃惹味,配Robert Parker給予93分的Krug2003,非凡但沒有搶走香檳的風采,反而令菜式味道更立體。

頭抽爆乳鴿,頭抽味道馥郁芳香、非常滋味,口感如絲般幼滑的Krug Rosé。

是次菜單均配有Krug Grande Cuvée。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0519/19617487
食咗 咗先 先講 乳鴿 香檳 都爹 爹利 會館 Krug 晚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076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