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專訪 | 對話達晨肖冰:當然有巨大的泡沫,但人民幣基金有巨大的反超機會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618/150035.html

黑馬說:接近1萬字的獨家訪談,首次深度闡述達晨的投資邏輯,以及這家基金對大勢的判斷。

肖冰說,“達晨一定要走自己的路,不要簡單學別人。就像跑馬拉松一樣,速度不是最重要的,節奏才是最重要的。一開始頭100米,你可能不是最前面的,跑到後來,你按照自己的節奏,慢慢就到前面去了。所以說,內心一定要足夠強大,堅持自己的路。”
 
文、采訪 | 雷曉宇
編輯 | 王冀
來源 | 《創業家》雜誌6月刊封面

 

\達晨執行合夥人、總裁   肖冰


問:以前的創業者,都拿美元,做VIE結構。現在都紛紛轉戰A股,“棄美從A”,你有沒有感覺,像達晨這種人民幣基金,有點“向後轉,排第一”的感覺?
答:現在特別火,很多VIE結構的公司都轉回國內市場了,這是一個大趨勢。有很多這樣的公司找我們,我們最近會投一批這樣的項目。
 
其實以前我們也接觸過。那時候,他們非要去海外,怎麽勸都勸不住,那時我們就沒有投資機會。現在,國內追捧新經濟的熱情高漲,在二級市場上,一流的公司買不到,就買二流的公司。所謂彎道超車,屌絲逆襲。
 
這里當然有巨大的泡沫。這些企業是不是能夠在市值上去以後,成功地完成並購和轉型升級,是不是能夠真正把市值穩住?如果穩不住,泡沫遲早會破掉。破掉以後,還是回歸它的本來面目,該值多少錢值多少錢。價值規律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但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機遇,是一個千載難逢的窗口期。未來,一流的公司也不去海外了,也能在國內上市,成長為新的BAT。到了那個時候,原來這些二三流的公司就會現形——它們原來只是沾點互聯網的概念。這些公司如果不趁這個空檔期轉型升級成一流公司,它們可能就會回到本來的樣子。
 
企業還是要踏踏實實把自己的主業做好,但不能只埋頭幹活。如果這個機會你不抓住的話,一定會被別人抓住,可能就把你甩在後面了。我們投的某些企業,原本和競爭對手的差距並不大,還在膠著狀態,大家都在差不多的水平上。但是因為我們投了,借助資本的力量,迅速把它推向資本市場,它就有可能迅速和對手拉開差距,真的變成第一。
 
長期來看,特別在互聯網行業,未來人民幣基金應該是主流。以前,不是我們人民幣基金傻,美元基金也不一定比我們聰明多少,主要是以前資本市場沒給我們機會——在國內沒法上市,我們投那個幹嗎?以前,我們投一些虧損的或者燒錢的公司,LP就很緊張,你還挺難解釋。現在,我們每次開會LP都說,你們得多投互聯網公司。他們推著你,一看你投了,挺高興。
 
我們人不少,很勤奮,也很聰明。當然我們肯定有一個學習的過程,開始肯定要交一些學費,在投資的實踐中去理解這個行業的特點和規律。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會逐步形成專業化的核心競爭力,假以時日,人民幣基金肯定會成為主流。
 
問:以前大家對達晨的印象,就是左手一只雞,右手一只鴨。不但項目偏傳統,而且都快接近PE了。
答:根本不是這樣,可能是我們的品牌宣傳做得不夠好。今年我們已經上市了12家公司,大家看到那麽多上市的,以為我們是突擊入股進去的,其實,這12家公司的平均投資期都超過5年。
 
過去兩年,達晨在轉型,靜水深流,內部在發生深刻的變化。我們投了很多早期項目,在移動互聯網這塊的投資也挺多的。
 
以前,我們投的行業相對比較散。當時中國的資本市場給了一個很好的機會,上市是稀缺資源,不管投什麽公司,上市都掙錢。
 
但過去幾年有兩個事情,讓我們這個行業很受傷。一個是IPO的兩年暫停,一個是整 個經濟周期的變化,中國經濟探底,很多傳統行業真的不行了。這些變化對我們過往的投資組合有很大的影響。
 
以前我們都是高歌猛進的,所有的上市都很順暢。2012年之前,做Pre-IPO投資順理成章,投融資退出、項目管理、業績表現都很好。宏觀經濟兩位數增長,任何行業都很好,你找行業龍頭就行了,至於什麽行業,幾乎沒區別。
 
那時候給了人民幣基金很大的甜頭,但同時埋下了不好的東西。一旦IPO 暫停,不 少企業的經營數據就往下走了,業績就不行了。有一些去賭上市的公司,IPO 一暫 停就上不了市,也不行了。
 
這個過程中,我們不斷在反思,為什麽?當市場特別狂熱的時候,不是遵從你內心真實聲音做出的投資,可能會出問題。那兩年給了我們警示,就是要回歸投資本源,不是說去賭盡快上市退出,而是要真的做好投資這件事,賺專業的錢。
 
成熟的項目越來越少,你只能往早期做。可你怎麽判斷早期項目?投資的難度、判 斷、挑戰和壓力越來越大,企業增值服務的要求也越來越多,你要特別懂這個行業才行。
 
過去兩年,我們痛定思痛,放慢了投資進度,內部做了很大調整。最核心的是,我們公司整個投資體系都變了。
 
原來,我們是以區域布局的。人民幣基金都是這樣,各地搞一些分公司,把當地的龍頭項目HOLD住就行了。現在,我們有很多項目也是那時候弄的,也上市了,也賺錢了,抓住了很多機會,基金回報都不錯,LP也很高興。但現在肯定不能這麽做了。未來我們退出都是幾年以後的事情,市場已經變化了。這時候,你以前的打法必須做出改變。
 
我們重新塑造了投資體系。區域更加聚焦,進行了行業劃分,建立了TMT、醫療健康、消費服務、節能環保和新材料、智能制造、軍工六大行業投資部,以一批具有深厚產業背景的專業投資人員主導行業線的投資,優化了投資決策體系,以行業來引導投資,行業與區域緊密合作。我們重點發展北京、上海和深圳的行業團隊,招有產業背景的人,一些投資人員適應不了這些變化,跟不上專業化轉型的步伐,就被淘汰了,有的相對偏遠、優秀項目較少的點也撤了,集中到有項目源的地方。現在,整個公司的TMT基本上由北京的團隊來牽頭,深圳負責智能制造、節能環保,上海負責消費和醫療,西安有一個軍工團隊,沿著這個產業鏈條自上而下去挖掘項目。
 
轉型對我們的人員體系、決策體系而言都是巨大的挑戰,一些單純依賴關系型、渠道型的投資人員無法適應專業化的要求。這樣的人在以往可以通過他在當地的關系和人脈獲得一些Pre-IPO 項目,其中不少是奔上市的,規範而平庸的二三流項目,現在就不適應了,這樣的項目我們根本不會投。現在,我們的投資人員必須對行業有深入的了解,得整天泡行業展會,到產業界去混,沿著產業鏈深挖項目,並通過專業能力為項目提供增值服務,促進項目的成長、實現價值增長和退出。
 
轉型的過程是很痛苦的,磨合期也有人不適應主動離職或被淘汰,但我們義無反顧、至上而下、統一認識、堅決執行,徹底轉變過來後就豁然開朗了,有質量的項目源源不斷地出現。

 
問:以前我們辦早期創業者的活動,總能看到紅杉的投資經理,很少看到達晨的人。
答:市場逼迫著我們去變。我們要因應市場變化,不變就會死。你永遠要超前布局。規模越大,轉型越難,也越痛苦。實際上,這兩年我們的人數沒有增加,還減少了一點。行業團隊加了很多人,區域團隊人少了,內部結構做了很大優化。

 
大概在2012年,我們有一個深刻的合夥人會議討論,把專業化提到一個非常重要的高度來討論。第一,逼著所有投資團隊按照專業的方向去做。第二,逼著負責投資的合夥人牽頭行業線的投資。
 
當然,我們以前的策略肯定也是對的。你看今年這12家上市公司,還有排隊的十幾家,相對行業分布還是比較廣的。以前抓住了歷史性的機會,掙了很多錢,但這個歷史是不能簡單複制的。
 
歷史的經驗教訓給了我們把握未來的信心。達晨已有40家上市公司,所以,我們投TMT或者拆VIE回國上市的公司,有豐富的對接中國資本市場的經驗。我們對資本市場比較敏感,因為我們的退出市場在中國,所以一定要知道這個市場的變化。早在創業板出來之前,我們已經為創業板做好了準備。這一次,我們也要為註冊制做好準備,為互聯網公司在國內上市做好準備,一定要趕上這一波。
 
問:這些棄美從A的公司,都怎麽跟他們溝通?
答:中國的資本市場是比較複雜的,上交所、深交所、創業板、中小板、新三板,怎麽規劃,怎麽一步步往前走,我們很了解。另外,整個回歸的路徑,找什麽樣的團隊和中介機構,時間表怎麽安排,企業家往往不想管這些事,在這些方面也不擅長。基本上,我跟企業家談,他們都會說,這些都交給你們。
 
我們希望,企業家能夠很堅持、很專註地做好企業的經營管理。如果他對資本運作比我還懂,那我肯定也不會投了。我們總結過一些失敗教訓,發現那些創始人認為自己無所不能,在資本運作,上市規劃等方面特別有主意,還一意孤行、剛愎自用,我們怎麽說他們都不聽,最後發現,這樣的項目基本都失敗了。聽我們的,是最順的,最快的。你不用交學費,因為我們已經交過學費了。
 
接下來,人民幣基金會有一個很大的反超機會。我們在TMT的投資嘗到甜頭以後,肯定會進一步加大投資,賺了錢以後膽子更大,會更多支持偏早期的項目。
 
問:達晨的早期是個什麽概念?和紅杉、經緯的早期是一個意思嗎?
答:我們的早期肯定是天使以後,類似於大天使,估值兩三千萬的項目,我們先投幾百萬進去,這樣的公司投了一批。後來,估值在一億以內的也投了一批。這些公司基本上處於沒收入,甚至沒用戶的狀態,產品已經上線了,市面上沒有同類產品,有壁壘和核心競爭力。
 
問:跟美元基金一樣,也是投賽道?
答:我們的投資策略和美元基金不太一樣。他們絕大部分聚焦於TMT、互聯網、生物醫藥,其他的領域很少涉及,而且很少參與後期的投資,一般都是往早期走。
 
我們在上述這些賽道的投資,也只能跟著他們走。但中國不是只有一個賽道,中國經濟不能光靠互聯網。我們的GDP里面主要還是傳統產業,它面臨著很大的轉型升級的機會。
 
比如說,我們的制造業要變成一個先進制造業,它就會成為智能制造,這里面蘊涵了大量機會,是國外已經不可能再有的。環保,我覺得中國還是有很大的機會,因為國外的環保也沒什麽機會,美元基金可能就不投了。還有軍工,外資不會看,也投不了。我們會有一些獨特的中國機會。可能十年以後,這些機會在中國也慢慢沒了,但是十年以內,這些機會還是有的。在這些行業,我們可以投一些比較中後期的項目,這是我們的主戰場,我們看得比較清楚,容易判斷。
 
我們是兩條賽道、兩個組合,一半一半。有的美元基金,比較極端,除了互聯網別的全不做。我們目前還是一個相對綜合的基金,不會這樣。
 
我們投TMT行業,也跟美元基金有一定的差異。我們不會和美元基金硬碰硬,拼估值、搶項目,自己這點子彈,拼光了就完了。我們不會這樣做,我們要對基金負責,找到自己差異化的策略,把方法論想好。

 

\中國經濟正在發生深刻變化,達晨力圖把握其中湧現的投資機會


問:投資TMT,人民幣基金本來就是後來者,怎麽做差異化呢?因為往後TMT早期投資的競爭會越來越激烈。
答:TMT是很大的領域,光做一個App,做個什麽商業模式猛燒錢的那種,我們會相對謹慎。
 
我們在大數據領域投了三四家公司,在大數據、雲計算、網絡安全的細分領域布局了賽道,構建了產業鏈的優勢。我們認為,大數據領域會有很大機會。現在都是去IOE,很多涉及國家安全的領域不能用外資的產品,一下子空出很大的市場。有一些科技型的公司,它能夠提供一些2B的IT服務和技術解決方案,包括數據挖掘,數據交換和數據的行業應用,都很不錯。
 
再一個,現在所謂“互聯網+”很炫,我認為“+互聯網”機會更大。有些團隊的核心基因是傳統的,但是加上一些互聯網的東西,立刻就變得更炫了,一下子豁然開朗。
 
比如說,我們投的尚品宅配,你說它是一個什麽公司?所有的概念都有,O2O、大數據、雲計算、智能制造,你現在能想到的,它全有。像這種傳統行業結合互聯網的項目,能夠變出一個新天地,肯定就適合我們這樣的人來投,因為我們對傳統行業非常理解。
 
到了這個階段,互聯網正在向產業互聯網轉移深化,這對人民幣基金是很大的機會。線上和線下相結合的,如果深入涉及制造,供應鏈又比較長的情況,我覺得純互聯網背景的人去弄是很難的。因為我們投了很多傳統行業轉型升級的企業,對於傳統行業和互聯網相結合的東西,我們覺得機會越來越大,也是我們看得懂、抓得住的投資機會。
 
相對的,純互聯網的東西,純燒錢去弄一個新東西出來,像滴滴打車、餓了麽、互聯網金融,這類機會可能越來越少,我們會適當參與,但不會是我們的投資主力。
 
我們還是以一個布局的態度去做這些事情, 希望在某些領域形成自己優勢的細分市場,能夠打出來。比如說,大數據、C2B定制、定制服裝、定制家具、定制電腦,這些生意都非常不錯。
 
總之,希望達晨在未來兩三年在互聯網投資領域處於人民幣基金的第一梯隊,不要跟美元基金拉下太遠,也不會把所有子彈都打到互聯網去。如果把轉型比作開車轉 彎,我們不會拼命地轉,不會丟掉自己的核心優勢,我們會相對謹慎穩健地轉,爭取彎道追趕的機會。
 
問:如何理解達晨的投資風格?
答:我們是一個有投資紀律的公司,不會走極端。在一定時候,我們是能冒險的,但是不會拿整個基金賭一個風險很高的事情。我們是一個相對平衡的策略,有很進攻很冒險的一面,也有很穩健的一面,有的項目是賭的,有的項目就求穩,這兩種項目,我們通過基金做一個配置。
 
問:這兩種配置,分野在哪里?
答:大體上說,整個基金有20%的資金是投在風險比較高的早期項目上。
 
總的來說,達晨是一個跨階段、多輪次、持續加註的投資策略。有的較早期的項目,我們投幾百萬,占20%。其中跑出來的黑馬,我們在價格合適的前提下會參與下一輪的投資。我們也會“穩、準、狠”地抓住最後一輪投資的機會,對於達晨投資後上市的公司,我們也會通過一二級市場聯動的方式,參與他們上市後的定增。
 
我不給達晨打標簽。只要這個行業我們能看得懂,這個企業是能夠非線性爆發式增長的,都可以去嘗試,核心是這個投資要掙到足夠多的錢。

 

 

 \達晨的TMT投資嘗到甜頭後,會進一步加大早期投資


問:達晨有18家企業在新三板掛牌,您對新三板怎麽看?
答:新三板給了大家一個很好的機會。中國的上市是行政管制,新三板就是一個市場化的倒逼機制,給很多不能上市的公司很多機會,幾乎沒有門檻。現在看來,這也有泡沫,因為沒有門檻,新三板掛牌的企業良莠不齊、魚龍混雜。
 
對我們投資人來說,新三板是一個機會,是一個公開的項目源。很多企業上去了,我們就看到了,也會去談一些。但是如果很多人去搶,估值搞得很高,我們就算了。
 
我看有的機構,很瘋狂,很盲目,只要是新三板掛牌公司的融資都去參與。我覺得會有很大的風險,泡沫就是泡沫,終究會破掉的。因為新三板跟現在的主板、創業板不一樣,它是無限量供應的。一個月200家,一年幾千上萬家,你去炒吧,到時候一定會退潮的。退潮之後你看,好公司當然會很好,但有大量的會失敗,你可能就陷在里面出不來了。
 
問:但是對於很多小公司來講,新三板是不是一個解決資金問題的好出路?
答:我們現在希望我們投的項目,能去掛牌就去掛牌。這對企業是有利無弊的,有機會就要利用。
 
我們投的一個重資產企業,去年銀行拼命收貸,資金鏈很緊張,很艱苦。創始人打電話要我們救他,我們也很為難。突然新三板來了,這家企業迅速掛上去,融資一個億,很多人搶。他的資金很快就到了,又活了。因為有了一個億的資金,流動性風險解除了,給了他一個出路,緩過勁來了,慢慢可能又會變好。
 
還有兩家差不多的公司,有一家迅速地在新三板掛牌,品牌和客戶就不一樣了,等於還對銀行增信了。企業一步步可能就會甩開和競爭對手的差距。反正,新三板掛牌對企業是有好處沒壞處的事情。
 
問:就是從天而降的資本餡餅,可能讓公司一下就不一樣了。
答:對。資本市場最大的受益者,肯定是這些創業者,對他們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政府搞活資本市場,不是為了讓一些人掙錢,而是為了讓更多的人去創業。現在很多人看到新三板很好,又把它神化了,好像沒有門檻,任何人都能上市,很多人就去創業了,都想去做一個公司,過兩年就在新三板掛牌。年輕人都不想打工了,現在招人很難,清華北大的學生很難招到。
 
問:您有沒有感覺,這一輪中國的錢正在發生深刻的變化。好像哪兒都有錢,誰都能拿到錢,可錢從哪兒來,到哪兒去?這讓創業環境、產業構成和創業者心態都發生了巨大變化。
答:現在錢都比較弱勢,創業者比較強勢。
 
錢為什麽多了?以前參與我們這個市場的錢確實很少,因為各行各業都掙錢。挖煤礦也掙錢,放高利貸也掙錢。現在都不行了,就向我們這個市場蜂擁而來。你覺得錢越來越多,但錢可能還是那麽多錢,很多人從傳統行業撤出來,都轉型做股權投資了。
 
人人都想做天使,我覺得挺好的。光靠銀行,怎麽支持這麽多創業企業。
 
但這對我們來說也是巨大的挑戰——就是估值。我們慢慢也在轉變。以前我們也是比較謹慎的,但現在出價比以前膽子大了。要選擇好的公司,要買對的,別圖便宜。只要是對的公司,它能夠形成行業壟斷,我就願意給它比較高的估值。
 
話說回來,這個膽子跟你的專業能力是有關系的。你不是盲目地給他高估值,而是正確地給他高估值,然後你把競爭對手擋外面了,最後還掙到很多的錢,這肯定是很大的能力。
 
問:錢多了肯定意味著更多的機會,但你看到了哪些不確定性?或者說,有什麽困惑沒有?
答:我的困惑在於,看到大量to VC的項目,明顯就是騙投資人錢。整個投資行業太浮躁了,特別是北京,競爭更加激烈,投資壓力很大,對決策能力要求也高。
 
現在很大的挑戰在於,我們這些人年紀大了,做專業化的決策越來越難,現在都是新東西,當然我們會努力學,但也學不過來。我們整個決策機制要變化,傳統的金字塔結構要變成去中心化的,要給專業的、年輕的團隊更大的機會和更大的舞臺。
 
問:我們去年做了基金革命的封面,大基金出走的一批年輕人。像張震、曹毅,他們很快能融到錢,做法又比較犀利,感覺他們這一年還做得不錯。大基金出走的年輕人確實厲害。
答:是的,這對我們是巨大挑戰。我們當年是新VC,一不小心就會變成傳統VC。所以我們要改變,激勵機制和決策機制都要適應市場變化,讓年輕人留下來,把決策權慢慢給一線的人。我們有這個決心,會逐步放下去。公司現在主力的投資經理中湧現出越來越多的80後、85 後,但你想85後也快30歲了。我們當時創辦達晨 的時候,也才30出頭。所以真是要靠他們,我們自己也要知道自己的能力邊界在哪里。
 
問:不過,這一輪可能有人覺得達晨撞大運了,是機會主義者。你怎麽看待機會和機會主義?
答:我們要抓住機會,但不能機會主義。我們做的是長線投資,對機會最好要預判,不要等機會來了,你再抓,那就晚了,就變成投機了。
 
這麽多年,市場起起伏伏,我們不是一夜暴富,賭一把走人的那種。我們一定要預判未來的趨勢,提前做好準備。對於這一輪的IPO,我們也不是很興奮,這是早在預料之中的。等到註冊制出來,我們希望又成為贏家,等到大量互聯網公司在中國上市,我們又是贏家,要抓住這些機會。
 
這一輪資本的盛宴或泡沫,最終肯定還是會趨於正常。一旦回歸正常,拼的不是你抓住了某個機會,拼的還是你的專業能力。
 
問:這種回歸還需要多長時間?
答:估計未來註冊制出來一年之後吧。其實那樣的節奏更適合我們。
 
問:外界很容易幫你們算賬。一看,12家上市,平均20倍回報,最少10倍,就覺得你是被餡餅砸到的人。
答:不是。那真的是熬出來的,艱苦卓絕弄出來的。每個項目都是手把手,死去活來。有的項目拖了好長時間,你想證監會排隊就排了3年,從投資到報材料也有兩三年。這麽長的時間,其中有兩年IPO暫停,是顆粒無收的。那怎麽辦?這幾年行業排名中,外資機構全面領先於本土機構,我們也渡過了很煎熬的日子,但我們士氣還是很足,因為我們在踏踏實實地向專業化前進,我們苦練內功、厚積薄發,這一輪的IPO成績是水到渠成。
 
問:但這也不是達晨第一次經歷經濟周期。你有沒有個人最推崇的投資家或者投資理念?就是不管外部世界風雲變幻,你內心始終相信的東西。
答:我是比較主動跟外資基金學習的。
 
在這個領域,外資基金好像是一個圈子,人民幣基金好像是一個圈子,但我是主動跨過去的。我覺得他們代表了一個真正的投資方向。
 
美元基金其實比我們難多了。
 
坦率說,人民幣基金有很好的機會,你投一個平庸的公司,上市就是10倍,你投一個相對優秀的公司,上市就是20倍,你投一個很好的公司,在中國上市就是50、100倍的回報。
 
但美元基金投一個平庸的公司,沒有回報。這反而逼著他們專註、專業,一個組合里面一定要有幾家公司跑出來,否則他沒法交代。我覺得,這才是我們未來的方向。以前市場給我們的套利機會,在註冊制以後是很難再有的,也不應該有。畢竟我們這個行業是在金字塔頂尖,是最聰明的人賺錢的行業,不是人人都能賺到錢的行業,這才是真理。
 
2012年,我帶人去了一趟矽谷。沈南鵬介紹我跟邁克莫里茨見面,聊了半天,讓我特別震撼。印象最深的不是具體什麽投資技巧,而是心態。你看他們那麽難,做得還很好,也沒有被顛覆,這麽多年下來,他們一直很樸素,超級樸素。投資是一場長跑,必須足夠堅持,內心一定要足夠強大。
 
從2012年開始,達晨的高管團隊每年都赴美國矽谷學習、取經。我們向黑石、紅杉這些基業長青的頂級資產管理機構虛心學習,找自己的不足和差距。因此我們對自己的認識還是比較清醒的,沒有得意忘形。和這些百年老店相比,我們的差距太大了,他們很樸素,但是對行業的判斷,對同行的理解,對團隊的培養,都非常專業,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的地方。
 
問:2012年也是一個關鍵時刻,下半年IPO就暫停了。
答:正好就在IPO暫停之前去(矽谷)的,那時正是我們大幹快上的時候,也有點得意,有點浮躁。回來以後,我們就及時控制住了,沒有擴大投資規模。那時候是全民PE,外界很浮躁,很多同行比我們擴張得快多了。我們及時踩了剎車,說做最好的,不做最大的。
 
後來,我還專門寫了一篇文章。達晨一定要走自己的路,不要簡單學別人。就像跑馬拉松一樣,速度不是最重要的,節奏才是最重要的。一開始頭100米,你可能不是最前面的,跑到後來,你按照自己的節奏,慢慢就到前面去了。所以說,內心一定要足夠強大,堅持走自己的路。
 
問:有沒有什麽東西是早年相信但如今會懷疑的?
答:我可能更加相信了。
 
我是做實業出身,並不是投機心態。早年,我在以前的公司是做控股型投資的,你只能長期把這個公司做好,改善管理,提高效率,不能說不好就賣掉算了。達晨也是依托湖南電廣這個產業集團,不是簡單幾個人湊一筆錢去弄的,所以這種風格會更加堅定。
 
只是說,中間因為市場特別浮躁,全民PE、跑馬圈地,心態難免有一點波動。但是我們及時踩剎車,回歸本源。
 
其實,從美國回來以後我就一直在講,這麽多年,我們其實在股改全流通之前做的投資是最成功的。這就是說,在沒有流動性的情況下做的投資是最成功的。我們那個基金賺了超27倍。當時,資本市場不是全流通,創投沒有辦法退出,怎麽辦,只能長期持有。只有投到真正優秀的公司,並一直和企業往前走才行。
 
我們說,希望回歸到2007年之前的那種心態。那時候,你把項目當成一個藝術品,精雕細作,匠人精神。也沒人跟你搶,你就每天親自雕琢,搞一個很好的作品出來。
 
這世界上的事情,一大了就不好玩了。基金大了,實際上你很難控制。你不是親自幹了,下面有很多年輕人,新團隊,他們都需要一個過程。當年一個小達晨,我帶幾個人,現在變成十幾個小達晨。希望慢慢大家也能夠用同樣的標準、同樣的文化,相對穩定一致地去做。我們不比速度,不比規模,不比排名,都不比。你就踏踏實實把自己能做的做好就行了。我自己的心態就是這樣的。
 
問:可這麽多熱錢,你還要保持匠人精神?
答:等到價值回歸的時候,還是一樣的,但是會有變化。變的是指,不同行業有不同的投資規律,這個要學習紅杉、經緯他們的手法。他們的會,我都盡量去聽,把人家的投資邏輯搞清楚。我們的投資風格跟他們有點像,不太像一個傳統的人民幣基金。
 
這次包凡(華興資本創始人)他們在三亞開會我也去了。參會的全是美元基金,人民幣基金可能就我一個,我願意向他們學習。
 
問:人民幣和美元,身處兩個圈子,直觀的感受會不一樣吧?
答:特別不一樣。打法、思維方式、企業文化,全面的不一樣。我現在要求我們公司人不要叫我肖總,叫我肖總要罰款。我要他們叫我英文名字。因為我們年輕人越來越多,海歸越來越多,你搞很多層級。他們會很不舒服。
 
問:你的英文名字叫什麽?
答:Charles。
 

問:這個變化不容易,因為達晨還是從產業里面脫胎出來的,大股東還是國有企業。答:對,是比較傳統層級那種。我們慢慢要變成相對扁平、平等的內部文化。現在80後、90後越來越多,賺錢的主力是他們了,要讓他們開心。我們不是聽領導的,是聽行業專家的。這個行業專家不一定是老員工,也不一定是領導,可能就是一個年輕員工。現在一些很炫的東西,我們不懂,誰懂就聽誰的。\版權聲明:本文作者雷曉宇,編輯王冀,文章為原創,i黑馬版權所有,如需轉載請聯系zzyyanan授權。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 

專訪 對話 達晨 晨肖 肖冰 當然 巨大 泡沫 人民幣 人民 基金 反超 機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9933

達晨肖冰:創業為什麽死?掌握節奏很重要

創業需要天賦,對於創投機構而言,投資就是識別這些創業者天賦。創業寒冬以來,不少過去紅極一時的創業項目紛紛崩盤,95後創業者王凱歆的神奇百貨在本月關閉網站,曾被大眾神話了的投資項目跌下神壇之後才浮現出真實面貌。

這些失敗案例為投資人描繪一副投資禁區,10月28日,在達晨創投主辦的“達晨2016經濟論壇”上,達晨總裁肖冰分享了達晨在16年投資350家企業的成敗經驗 。

“對於達晨來說,平庸的企業也是失敗。”肖冰說道。成立16年,達晨創投共投資項目351個,總投資金額達到126億元。在內部,達晨每個季度會對投資企業的運行狀況、運營數據做一個跟蹤、分析,複盤。達晨將投資企業按照五星級技術評定,五星為超預期,而一星為失敗案例。在這些項目中,4、5星項目占75%,低於預期的項目占25%。

肖冰認為,專註是企業成功的關鍵。在企業多元化的時候,必須能回答三個問題:1. 有的業務是不是足夠安全的?2.你現在的業務是不是行業第一了?3. 是不是已經天花板到頭了?

“Less  is  more,尤其是那些特別聰明、勤奮的企業家一定要警惕自己,團隊里面不要盲目的冒進,想法不要太多。很多企業的第一個業務還在半坡爬的時候,或者很多競爭對手的時候,就開始搞新的業務,這肯定是不對的。”

達晨目前所投市值最高三家公司:分眾、網宿以及愛爾眼科主要聚焦在某一垂直細分領域。市值達到360億的愛爾眼科所占中國眼科市場比重不足10%。而分眾在美國上市之時,江南春將副業砍掉,聚焦在樓宇廣告核心業務。 “現在的社會太多商業機會,太多的誘惑,在這個階段選擇不做什麽比選擇做什麽更重要、更難。達晨投了這麽多企業,有特別多元化的,到現在沒有一個成功的。”肖冰說道。

在達晨投資案例中,完全失敗案例並不多:一星級企業11個,二星級企業18個,三星級企業47個,從這些案例中,肖冰總結了失敗項目的規律。

首先,經營好企業必須踩準節奏。“做企業就想跳舞,要跟上節奏,跟不上就會踩別人的腳或者是摔倒。”

作為創業者必須找到融資、研發以及申報上市的輕重緩急。

肖冰認為,對於初創團隊,融資應該緊跟投資市場變化,在資本火熱之時引入投資。“天晴的時候修屋頂,要在特別好的時候融資,不然你就會手忙腳亂。”

除此之外,盲目崇拜不切實際的目標也是造成企業失敗的通病。“在企業小的時候,到底是什麽主導你的公司,大公司肯定是抓管理,小公司肯定是抓核心業務。”

達晨 晨肖 肖冰 創業 為什麼 掌握 節奏 重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089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