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放走小金雞 段行建迎戰兩大難題

2011-2-14  TCW




今年的新年假期,對於奇美電執行長段行建來說,格外有壓力。

奇美電一月二十九日旺年會前夕,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抽空三小時和段行建等人,南下拜訪奇美電創辦人許文龍,溝通切割中小尺寸的想法。在這個會談裡,許文龍先跟段行建說辛苦了,看待奇美電像是嫁出去女兒的許文龍,話鋒一轉關心的問:「我們是不是和友達差距越來越遠?」

這不只是許文龍的疑問,恐怕也是所有奇美電股東的疑問。

面對這個金額新台幣三百四十七億元,去年科技業最大合併案,如果以一百分算整合完成,奇美電的整合現在是幾分?

在旺年會南北趕場之間,奇美電執行長段行建接受《商業周刊》訪問時,他認為整合進度只有「三十分」。顯示群創、奇美電及統寶三合一,的確比想像中複雜。這 正是過去一年來,面板業界對段行建與郭台銘之間關係,眾多揣測的真正原因。 為了破除外界的傳言,郭台銘還是忍著十度低溫,現身寒風刺骨的竹北體育館,在奇美電的旺年會上出面力挺。

現在奇美電的南部廠區,每到下午五點,如同過去的幸福企業一般的響起下班音樂,提醒員工下班時間到了。但是現在,這個音樂雖如常響起,但只是當作參考。一位幕僚認為,「如果沒有獲利,哪裡有幸福?」

自評三十分營收第一,毛利率輸友達

段行建以身作則,帶入鴻海的鐵血文化,從接手奇美電以來,常常早上八點多工作到晚上十一點,旺年會當週,週三才從中國回來,週四先去拜訪許文龍,旺年會前 一晚拉著二十幾個幹部在新竹開會開到晚上八點半,隔天記者會還「失聲」。 如此拚命,讓奇美電去年營收達四千八百億元,衝上台灣第一大面板廠。

但是讓段行建不滿意的是,奇美電空有全球第三大產能,獲利率比不上友達。他在年終向內部同仁喊話時也承認,「產量我們是全球第三名,但是體質方面沒這麼好。」

難題一 降低成本,拉高毛利率

他口中所謂的體質,就是獲利率。以去年第三季財報來看,奇美電毛利率八‧六%,低於友達一一‧二%。關鍵就在於,奇美電採購成本過高。

一位奇美電老員工轉述,「段總常說,奇美電滿地是黃金,他現在到處在撿錢,他還樂觀的說,以前沒有做(降低成本),都賺錢,現在只要backlight(背光模組)省一塊美元,就等於幫奇美電多增加一千萬美元獲利。」

段行建所謂的撿錢,指的就是奇美電的採購策略。過去奇美電的採購分散給太多零組件廠商,某些零組件又太集中,現在整合供應商,原本太過分散的,由六家整合成三家,過於集中的,則至少引進另一家供應商。

奇美電財務長陳彥松指出,去年第四季開始,段總召集二十多位一級主管,每年至少開三次工作會議,除了溝通策略,他親自審視業務、採購、材料成本細節。「有盯有管,必定有用。」是段行建常常掛在嘴邊的話,現在奇美電內部,每個人琅琅上口。

然而,每年成本下降三到四個百分點固然重要,但是當對手友達已經朝提升附加價值的方向走,如跨入觸控、投資太陽能等。 如何在成本下降之時,還能夠增加售價,這是奇美電整合現階段最大的挑戰。

難題二 中小面板獨立,找新動能

摩根士丹利科技產業分析師王安亞指出,中國加入面板產能大戰後,產能擴充意義已經降低,「產能可以無限擴充,但是在downturn(景氣衰退)時虧更大。」台灣面板廠,都在找景氣差時還能獲利的策略。

這正是外界擔心奇美電切出中小尺寸面板及觸控部門的原因。王安亞認為,中小尺寸是獲利部門,又有當紅觸控技術,面板越來越重視附加價值,從獲利和資本市場的題材來看都是正面。

中小尺寸占奇美電營收約五%,但搭上觸控模組後,毛利率有五成,是個既有題材又有獲利的部門。據拓墣產研預估,今年觸控面板年成長率近三成,對比電視面板僅一三%,是高成長、高利潤產品。

一位本土券商研究員分析,三十二吋電視面板,現在報價一百五十美元貼近成本價,每片只賺一、兩塊美元。也就是說,奇美電失去中小尺寸面板部門後,今年本業等於只靠電視面板、監視器面板撐場面。

本業還有什麼能夠吸引投資人青睞的成長題材?

面對切割的質疑,段行建在受訪時,不以為然的認為,「切割出去,管理比較不那麼複雜,」他啞著嗓子澄清,如果獨立上市,奇美電依舊會持股新公司,享受獲利貢獻,外界太過多慮。

今年對奇美電來說最大的挑戰,是如何降低採購成本、拉高毛利率,又同時面對成長最快速的中小尺寸及觸控面板部門業務,即將獨立出去,奇美電本業缺少成長動能的事實。

段行建要解決這兩個問題,才有可能帶領奇美電趕上友達,這也將是明年春節前,段行建面對許文龍問題背後,最大的考驗。


放走 金雞 段行 行建 迎戰 大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476

老男孩徐小平:寧可錯投五個不放走一個

http://www.yicai.com/news/2012/05/1736739.html

的人生其實充滿了失意,只是這些失意都被他積極的性格所掩埋。一個不能越過挫折繼續前行的人,錯過的不單單是風景,還有未來。徐小平偏偏是那個不肯停下的人,所以,他的未來即使是在56歲的現在,也只是剛剛開始。

徐小平

1956年生於江蘇泰興,曾在江蘇省泰興市襟江小學學習。

1983年畢業於中央音樂學院。

1983至1987年,先後任北京大學藝術教研室教師、北京大學團委文化部長、北大藝術團藝術指導。

1987年至1995年,在美國、加拿大留學、定居,並獲加拿大薩斯卡徹溫大學音樂學碩士學位。

1996年1月回國,建立創業實驗田新東方諮詢處,從事新東方出國諮詢和人生諮詢事業。

2006年離開新東方,創立「真格」天使投資基金。

2011年12月真格基金和紅杉資本聯手。

主要著作:《職場新物種》、《美國簽證哲學》、《美國留學天問》、《圖窮對話錄——我的新東方人生諮詢》、《黃金是怎樣煉成的——對一個成功者的賞析與非議》、《騎驢找馬》等。

愛好:既酷愛美食又總怕體重增加。

自認為最值得驕傲的財富:兩個兒子與幸福和美的家庭。

每次見到徐小平,總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樣子。喜歡手舞足蹈的說話,興奮時會不停地冒出習慣性口語「你知道嗎?」「ok?」明明已經56歲的人了,臉上卻時常出現男孩才有的天真表情。於是,除了「徐老師」這個嚴謹的稱號,徐小平又多了一個稱號「老男孩」。

「我失敗過,我瘋狂地愛過,我也沮喪地恨過;我參與創建的新東方,從需要我照顧的新興企業,變成了一家不再需要我嘮叨的大公司;我的兩個兒子,從脆 弱易怒的少年,變成了成熟好學的青年。」這個老男孩已經走過的人生,用他寫在他的再版書《圖窮對話錄》前言裡的這段話來描寫最合適不過。

徐小平,江蘇泰興人。40歲以前,輾轉國內外,知道他的人並不多。「我22歲才上大學、32歲才出國、40歲才回國創業、50歲才算成功。」 56歲的徐小平,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會在50歲以後如此耀眼。

不做不行

徐小平並不是一個運氣一直都好的人,他的人生其實有著太多的失意。「只是我從來不願意提起。」不是他想要迴避,而是他覺得那些失意的痛楚,放在心裡會更加激勵他前行。

在徐小平的時間表上,1995年11月9日,是一個特殊的日子。那天,久別的老友俞敏洪降落在溫哥華機場,撥通了徐小平的電話。那時候,俞敏洪已經是新東方的老闆,而徐小平失業在家,生活窘困。

曾經在一條起跑線上的兩人,一個如今身揣2萬美金,全世界見朋友。一個想請老友喝杯咖啡盡盡地主之誼,到了咖啡館卻為了找一個免費的停車位拉著老友兜圈子。那時候,徐小平的內心到底有多失落,誰也不知道。

後來,在俞敏洪的遊說下:「回國吧!」「我可以投資30萬讓你去搞音樂,賺了,你還我錢。賠了,就當我投資失敗。」簡單的幾句話,落寞很久的徐小平 突然就高興起來。「老婆,我有錢了!」掛掉電話,徐小平在租來的房子裡唱了很久自己創作的歌。這之後,就有了我們都知道的人生導師「徐老師」。雖然和歌唱 明星夢有些差距,但是在教育界徐小平也是腕了。

隨著新東方越做越大,徐小平和俞敏洪、王強被譽為「三駕馬車」,名氣也越來越響。可是,這時候,徐小平對自己的人生萌生了新的想法。尤其是2001 年徐小平在推進公司內部的企業治理時,力度過分了一點,於是被俞敏洪提議股東投票,讓徐小平離開了董事會。這之後,徐小平寫下了《圖窮對話錄——我的新東 方人生諮詢》。

儘管2002年教師節,徐小平再次被俞敏洪請回董事會,但是,徐小平已經受傷了。2006年,新東方上市,徐小平和新東方的一些創業元老陸續離開董事會。

「這個過程沒什麼不愉快,但顯然俞敏洪也沒特別地挽留我。」說到這裡,徐小平是有些失意的。不過,離開,是徐小平自己的選擇。作為股東,那時候的徐小平成了僅次於俞敏洪的「中國第二最有錢的老師」。

「我覺得每年賺二三十萬不過癮,所以,出來創業是不得不做的事情。」離開時,徐小平曾問朋友盧躍剛「下一步做點什麼。」盧躍剛說:「很簡單,做你不得不做的,做你愛做的。」

於是,早就迷上了天使投資的徐小平開始做天使投資,創立真格基金,而且把王強也「忽悠」了進來。

「我和王強如果不做這些事,我們的生活非常痛苦。」其實,在徐小平眼裡,教師是一種比較孤獨的職業。教師和學習音樂、創業一樣,徐小平認為只是他人生的一個階段。「我可以選擇去教書,但是我選擇去投資更快樂。」

徐小平非常欣賞的一個人是PayPal的創始人之一Peter Thiel。

Thiel在30歲左右手裡握有1億美元的資產,但是卻不知道要把這些錢怎麼辦?於是他用50萬美金佔有了facebook10.08%的股權。假 設Thiel手裡現在還有facebook3%股權,現在的市值就是30億美元。「從沒有比創造財富、創造事業更刺激的事情了。」Thiel的情況和徐小 平很像。

不過,雖然不在新東方了,但是徐小平依然稱:「朋友就要交俞敏洪這樣的,創業合作夥伴也要找俞敏洪這樣的。」

男人之間的情誼,尋死覓活還是為了一個事業。所以,淡出新東方,2009年有一次徐小平見到俞敏洪,甚至流著眼淚告訴俞敏洪:「我想念你。」

栽種夢想

新東方輝煌了徐小平的40歲,真格基金則開啟了徐小平的50歲。

「我把『Integrity'翻譯為真格。有人把它譯為誠信,但我覺得這個詞的內涵遠遠超過誠信,它包含著素質的完整性。一個人要做成事兒,他必須 要動真格的。青年人創業失敗率是很高的,你可以丟了公司,但不能丟人;財務可以破產,但是你的人格和信用不能丟,『真格』不能破產。」

可是,瞬息萬變的市場,滿腹激情的創業者,真的能成就一個天使投資人的夢想嗎?天使投資,有人甚至將其和運氣畫等號,在天使投資領域投資,能賺錢本身就好像奇蹟一樣。

不過,徐小平並不這麼認為。

天使的商業模式是「無罪推定」,低價快速介入,給小團隊一個VC不會給的價錢,同時相信人、鼓舞人、幫助人。

雖然,一個種子期的創業項目可能除了一個「想法」之外一無所有,但是,徐小平相信,種子總有一天會發芽,要是好多的種子都發芽,並且開花結果了,即使有枯萎的一批,但是存活下來的,對栽種、澆水、施肥的園丁來說,也是大豐收。

所以一上手,徐小平就讓投資界大吃一驚。5年間為30多個項目投資2000多萬美金,這在天使投資領域絕對是投資數量多的。而且和天使投資領域的大腕雷軍只投自己熟悉的產業不同,徐小平涉獵廣泛,新技術教育公司、電子商務網站、娛樂媒體和電影等,只要覺得行,就投。

這種「快、狠」的投資風格,最開始的時候,讓這個老男孩嘗盡了苦頭。因為老男孩投資堅信一個哲學,就是投人,不投商業模式、商業計劃書,是優秀創業者本人。因為他覺得自己做投資的優勢就在於曾從教10年,閱人無數,最懂的就是人,而不是某個想法。

只可惜,「曾經投過看起來有激情有理性的創業者,後來事實證明此創業者僅僅是能言善辯,而不是真正能做事的人。我交了學費,現在會區分這兩者了。」

其實,誰都有迷失期。就連孫正義也不能免俗。據薛蠻子說,當年雅虎成功之後,孫正義一舉成為世界首富,一下子同樣模式的投了500多個,後來一年半之內幾乎全部死光光,賠了10億美元以上。

所以說,投資界沒有神,只有相信自己的人,才能種下夢想,收穫夢想。

不過,直到今天,徐小平也沒能在投資上變得謹慎一些。「寧可錯投五個也不放走一個。」

2011年年底,徐小平總結自己,「五年應該給自己一個成績單了。其實每年到了年初都不想再投了,因為花了很多很多錢。血淋淋的,都是我自己的錢。」

但是,5年的艱辛布道,也為徐小平贏來了掌聲。「以我老婆的臉色為標誌,第一年是黑色,第二年是灰色,第三年是紫色,現在終於有了紅色。」這個老男孩的灰色幽默總是能恰到好處地讓人走進他的內心世界。

當天使遇上VC

也許是玩投資遊戲玩得太入迷了,「我問自己,也問大家,真格基金想不想做大做好?」「想。」「紅杉能不能幫助真格基金做大做好?」「能。」「那麼要不要跟紅杉合作?」「要。」

於是,2011年12月1日,徐小平和沈南鵬在北京舉辦新聞發佈會,宣佈完成真格基金二期融資。徐小平創立的真格基金出資1530萬美元,佔股 51%,沈南鵬擔任創始合夥人的紅杉資本中國出資1470萬美元,佔股49%。徐小平在會上宣佈,真格將告別過去的1.0時代,進入2.0時代。

而且,向來神秘的高盛高華證券有限公司董事長、厚朴投資董事長、PE界的大人物方風雷也出現在會議現場,他是來給自己即將出任這家基金公司總經理的女兒捧場的。面對此情此景,徐小平自己都覺得耐人尋味。

天使遇上VC,而且紅杉還是業內赫赫有名的大腕,真格的立場究竟會怎樣?故事還沒開始,已經有人在議論紛紛,稱新東方系的真格將轉換為紅杉系投資風格,稱真格以後的業務只要撿紅杉剩下的都夠了。

對此,徐小平不是沒有考量。「首先,真格佔股51%是我堅持的。真格大,還是紅杉大?肯定是真格大。取名字的時候,到底叫做真格紅杉還是紅杉真格,我還請大師給我看過,最後還是叫真格基金。」

其實,與其說是真格借紅杉的光,不如說是紅杉借真格的光。近些年,投資市場的風向已經從VC開始向天使吹。越來越多的投資人直呼,VC越來越不好 做。「後期好的項目越來越少,估值也越來越高,輕易不好接盤。」「一年好幾萬個千萬人民幣利潤的公司,能上的就三四百個。人家出了10倍,你敢不出15倍 嗎?花錢花得直哆嗦,心裡還沒譜。」

就連有名的投資人薛蠻子在2011年也在微博上公開自己的電子郵箱,公開徵集創業者的商業計劃書,這比他打拐和抗癌傳播得更加迅速。但是薛蠻子拒絕 了VC的合作邀請,為什麼?「我想投就投,不想投就不投。我貪心,好不容易找一項目,自己拿百分之百,結果折騰半天我才拿20%,被其他合夥人分了一大半 走,我吃飽了撐的?」而且誰不知道,薛蠻子是和錢最沒仇的一個人。

所以,天使的市場好過VC是事實。儘管如此,徐小平膨脹的夢想讓他和自己鬥爭了半年後,決定犧牲一些自由的時間,開始和VC比翼齊飛。把薛蠻子沒有 接的活,接下來。但是徐小平堅持真格不是紅杉的一個部門,紅杉只是他的一個LP。徐小平要的還是當初的那個自己,做天使投資,投得好,一百倍、一千倍,是 VC無法比擬的。

而且,徐小平做了一件事,更加堅定了他對真格的立場。和從前的自由不同的是,現在徐小平喜歡的項目,紅杉也要看。但是紅杉每週一開會討論項目,好的項目因為時間就錯過了,所以,「我和沈南鵬商量,弄了個一票肯定權。要是我看到喜歡的項目,寧可我自己出錢,也要投。」

雖然真格和紅杉合作了,但是我們看到,徐小平投資的那股「快」和「狠」勁一點沒有退去。儘管在時間上,徐小平失去了一些自由,但是在精神和思想上,他依然自由。

走向浪漫主義的未來

如今,徐小平似乎更加的忙碌了。單是記者約訪,就等候了2個月。

我們看見,現在的徐小平正在不知疲倦地推進他的天使投資事業。56歲的人,馬不停蹄地奔波在國內外。今天在清華,明天在賓大,後天在哈佛。他有一個計劃,想把真格基金在國外的辦公室安在名校周邊。斯坦福、哈佛、MIT、賓大、哥大、伯克利都是徐小平中意的高校。

他計劃在未來十年每年投資20家公司,總共投資200家,從中催生三五十家上市公司,「我要追求做中國最偉大的天使投資人,幫助中國青年創業。」

想當初,當徐小平在美國失業的時候,李開復已經在美國的大學裡拿到了PHD學位;當徐小平剛剛開始在新東方糾結地奮鬥的時候,薛蠻子已經從UT斯達康套現1.2億美元。對徐小平來說,他的成功來得有點晚,所以,他想要拚命地抓住好不容易屬於自己的夢想。

我們不得不說,徐小平在骨子裡有著一種天生的浪漫主義情懷,就好像他和沈南鵬合作,也被認為是浪漫主義情懷作祟。熟悉徐小平的人都知道,不管他去到哪裡,不變的總是滿腔的激情,和演講完畢後總想唱唱自己的歌的熱情。

「我會一直假裝自己特別成功。」這是徐小平每次陷入回憶時都會說起的話。是的,來得不夠痛快,來得有點晚的成功讓這個曾夢想唱自己的歌的人,總是不能釋懷。不過,已經不要緊了,他如今的努力沒有必要假裝成功。

「要是新東方早上市5年,我可以做別的企業,再造一個『新東方』;要是再晚上5年,我就什麼都不做,到處旅遊,建幾所希望小學得了。」所以,命運有時候真的是奇怪的東西,他總是靜靜地等在那裡,等待那個有準備、有希望的人到來。

談起自己的未來,徐小平說:「我自己的天使項目,今年本來是有一個計劃要上的,但因故推遲了。明年開始,應該每年都會有項目公司上 市。至於何時退出,我並沒有具體想法。我迄今為止的所有投資,都沒有合夥人與分紅壓力,所以沒有退出問題,我傾向於和公司共同成長。我的投資風格,除了 『投得快,管得少』之外,今後可能還會有一個風格,『只管進,不管出』。」

無論何時,徐小平的那股勁總是能鼓舞到別人。曾經,投資一聽音樂網CEO杜雪騫推薦的垂直B2C網站維棉,徐小平在新浪微博上給林偉發了私信,約他見面聊聊。在隨後僅20分鐘的溝通後,徐小平決定投資1000萬元人民幣,他提的唯一一個問題是「你們今後會只做襪子嗎?」

也許這就是浪漫主義下信賴的力量。李開復曾經說:「天使跟VC合作,利弊非常明顯。利益就是更多的錢、更多的資源、更規模化,但付出的代價就是:這 個VC不投的項目會發出很強烈的負面信號。VC沒投,天使也不投了。這樣外部就會有質疑。」不過,如今看來,徐小平的身上沒有這種質疑,所以,即使他和紅 杉合作,真格還是那個真格。

只是不同的是,如今面對投資失敗,徐小平比5年前坦然多了。「我搭上了青年人的高速超音飛機,或者說我跟青年人一起做夢。即使老了,我投一點資,我分享了青年人的青春。」


男孩 小平 寧可 錯投 投五 五個 個不 放走 一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590

咬緊牠,不要放走! 巴黎的價值投資

http://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hk/2014/07/blog-post_29.html
巴黎:


筆者認識一位上市公司主席,常介紹我看動物世界紀錄片,受他影響,最近看了一套獵豹捕食野猪的短片,極具啓發性。
那是一頭有長長尖牙的野猪,獵豹經過一段長時間评估和等待下出擊,没有對博的機會,而是一咬入喉。
一般人以為勝券在握時其實是非常危險,野猪被咬後不斷反抗,獵豹不单死咬不放,還把全身的體重,四肢壓著正在反抗的野猪,因為稍微放鬆,不只是走脱一餐食物,若給那尖牙插入,就尤关自己的生命。
野猪肉厚,不能被一咬斃命,停一下,反抗一下,二十多分鍾後才靜止,在牠未徹底不動前,獵豹從不敢放崧那一咬。

也看過一隻雄獅在享用己被捕殺大水牛時被另一隻水牛從後偷袭,用角把獅子插至凌空抛起重傷的短片。這真像筆者幾年前捉到一支股獲十倍利錢後,自滿之時買入超大,何其類同。

這篇文的重點想説的是:筆者的組合回報本年己接近15%,相信一些Blog界朋友經過在低潮時的準備工夫會較筆者有更好的成績,但受過過去的教訓,自己再不敢隨便鬆口和想休息一下這回事,筆者仍會咬緊牠,咬緊本次升浪。

我在市場先生兄的站内,表達過自己每年年頭會在google finance從開一個新的組合,以頭一天的市價當作舊組合的成本。

因爲有一些股票原始的成本比較低,若不和本年的大市比較,仍停留在往年的成績,便決小推動力,而把組合分開美股,和中港股,也容易意識那部份要花多點心機,迫自己做功課。Blog友還記得我的一文Its Show Time 嗎?

http://parisvalueinvesting.blogspot.com/2014/05/its-show-time.html

那正是因爲自己中港組合第一季成績差,從整組合資金時的内心寫照。

7个月有接近15%的囘報固然是好,但已經是昨天的事,股票市場是一個危機處處的地方,前一分鐘是王者,下一秒可以是一頭重傷的獅子,這不是我等普通人的意志能改变,只得重視每一次機會和每個對手。

每一分資金下注如同每一次出擊,咬緊牠,不要放走!

最后,希望和Blog友鬥快到達20%,証明我們等散戶在控制每步風險同時,也會力爭上游,並不簡單。
Happy Investing to all of you!!
咬緊 緊牠 不要 放走 巴黎 價值 投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768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