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股權轉讓概念妖風陣陣 博傻炒作難擋妖股“夭折”風險

妖股不死,炒作不息。

11月2日,複牌後的股權轉讓概念股——武昌魚再度站上漲停板,在第二大股東長金投資及其一致行動人高調宣稱要謀取控制權後,這已經是其收獲的第五個漲停。而就在前不久,這家公司剛剛公布第三季度報告,前三季度累計虧損2296.09萬元,且四季度扭虧無法預計,即將面臨戴帽危機。

類似的的情形在*ST合金、四川雙馬、國棟建設、武昌魚等公司身上一再上演。其中,四川雙馬以兩個月近三倍漲幅被市場成為“妖股之王”。實際上,在妖股漲停背後,是高壓監管之下,借殼從嚴,使得股權轉讓成了A股買賣殼資源的最新打法。第三方資本或高溢價收購股權,或暗中行動,借助二級市場短線交易,搶奪控制權。

但炒作背後,這些身披“股權轉讓概念”外衣的公司,在極短的時間內被遊資輪番爆炒,大多業績頹敗、管理混亂,股權轉讓本身面臨極大的不確定性,在監管日趨嚴格之下“高溢價轉讓”預期亦存在“夭折”風險。

股權轉讓被瘋炒

2016年9月9日證監會發布重大資產重組新規後,進一步擡高了借殼的門檻和費用,這意味著,若想直接借殼,使第三方資本需要支付更高的資金和時間成本。但正因如此,股權轉讓成為了曲線借殼的新道路,第三方資本或高溢價收購股權,或暗中行動,借助二級市場短線交易,謀取上市公司控制權,而這讓一大批概念股被炒“瘋了”。

典型的案例發生在武昌魚身上。

由於近幾年漁業養殖收入的不斷萎縮,這家公司持續處在虧損之中。2013年,武昌魚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大虧3902.19萬元、2014年盈利569.72萬元後,2014年再虧近3585萬元。2016年前三季度,武昌魚已累計虧損2296.09萬元。也就是說,若第四季度無法實現扭虧,將面臨ST危機。但這並不妨礙其股價反向飆升,11月2日,武昌魚斬獲其第五個張停牌。

“市場整體行情清淡,一旦抓住一個概念就會瘋炒,武昌魚炒的就是殼價值,並沒有過多的邏輯。”上海一賣方分析師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武昌魚的漲停最大的動力,就在於其存在的控制權轉讓預期。

9月23日,武昌魚發布宜昌市長金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稱“長金投資”),增持其股份至5%而觸發舉牌的公告。到10月15日,長金投資、武漢聯富達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聯富達”)、楊青等,已共計持有武昌魚17.39%的股份,並明確表示舉牌是為了謀求武昌魚控制權。在相關公告中,長金投資高調表示,將在配置優質產業資產、優化上市公司資產結構的同時,提振武昌魚的經營業績和資本市場表現,充分發揮資本市場優化資源配置的作用,為各股東創造價值。

“炒的都是重組轉型預期,但武昌魚現在的股價明顯已經透支預期,完全是脫離基本面的,包括之前的四川雙馬、國棟建設都是。”上述分析師對本報記者直接指出。

和武昌魚類似,四川雙馬、天馬股份、國棟建設等概念股11月2日同樣“一字板”。8月22日,四川雙馬原大股東拉法基宣布退位,退出第一大股東地位,擁有IDG背景的和諧恒源的實際控制人林棟梁成為新的實際控制人。這一變動引爆了四川雙馬的股,使得其股價從最初的7元一路漲至11月2日38.75元,漲幅超過四倍。數據顯示,上市18年來,四川雙馬都未有過如此之大的漲幅。

無獨有偶,天馬股份於10月11日與喀什星河簽署股份轉讓協議,擬以8.25元/股向後者轉讓所持有的上市公司3.56億股股份(占總股本的29.97%),轉讓總價為29.37億元。交易完成後,天馬創投對公司的持股比例將由42.86%降低為12.90%,公司控股股東將由天馬創投變更為喀什星河,實際控制人變更為徐茂棟。

股轉轉讓概念被爆炒,除了上述分析師所指出的重組轉型預期,直接因素之一還在於——殼資源的溢價預期。例如,10月9日晚間,停牌已過五個月的國棟建設發布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四川國棟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已經與正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正源地產”)簽署了有關股權轉讓的框架協議,後者擬出資逾25億元獲得公司控股權,該筆交易就溢價約75%。

當心妖股夭折

對於武昌魚、四川雙馬等股權轉讓概念股被爆炒,有機構投資人士則更多地表示擔憂,認為遊資爆炒概念,而後短期獲利了結,參與其中的其他投資者更應當心資金博傻,妖股亦存較大“夭折”風險。

在上海一私募高管看來,雖然股權轉讓概念股“妖風陣陣”,但實際上參與炒作的多是遊資,市場主力資金對此偏於謹慎,參與的並不多。

統計數據顯示,在8月22日公布控制權轉讓後,四川雙馬共登陸龍虎榜26次,而買賣前五席幾乎均為遊資。除近期異常活躍的申萬深圳金田路營業部和光大證券深圳金田路證券營業部外,參與過特力A炒作的華福證券泉州豐澤街營業部、銀河證券福州營業部亦不止一次現身買入榜前五。

11月2日,華福證券泉州豐澤街營業部再度登陸四川雙馬龍虎榜,並居於買入榜單第一名,合計買入8761萬元,不過該營業部亦在不斷脫手四川雙馬股份,繼11月1日賣出凈賣出3407.51萬元後,11月2日再賣出6822萬元。而脫手四川雙馬更為猛烈的是銀河證券福州營業部,最近兩個交易日已連續凈賣出四川雙馬6016.01萬元。《第一財經日報》註意到,華福證券泉州豐澤街營業部同樣在武昌魚最近的龍虎榜有所現身,不過均為連續賣出。

除了遊資的博傻風險,前述高管亦認為,在監管趨嚴之下,股權轉讓的資本運作想象空間已經同在不斷變小。“監管層對借殼的口子收得越來越緊,資本運作的空間實際上在不斷被壓縮,重組流產的可能性加大,尤其是跨界重組,監管更嚴,存在更多不確定因素。”他稱。

而對於市場推崇的殼資源的溢價預期,一大型策略分析師對本報提醒,往往交易未成,股價先動,溢價變折價的情形也大有可能出現,同樣也加大了控制權轉讓的不確定性。

以國棟建設來看,其相關股權轉讓協議於10月19日正式簽署,但在其10月9日公告轉讓轉讓事宜後,經歷了6個漲停,溢價比早已經消失。而在此之前,交易雙方已經經歷過一次交易價格的變更。

除了上述風險,股權轉讓更多的不確定還來自上市公司本身的基本面。就武昌魚而言,盡管長金投資謀取控制權心意已決,但其目前仍面臨監管的“盯防”,存在違規嫌疑。

值得一提的是,長金投資與其一致行動人的舉牌目的、互相之間的關系,經監管方三次質疑才得以公開。9月29日、10月13日、10月18日,上證所連發三份問詢函,質疑長金投資、聯富達與楊青等自然人之間的關系。監管方兩次問詢後,10月9日、10月13日,聯富達、長金投資才與楊青等五名自然人,簽署一致行動協議。

有證券法律師此前就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長金投資、聯富達已涉嫌隱瞞一致行動關系,信批違規,甚至存在操縱股價嫌疑,這意味著,若監管認定其違規事實,勢必對長金投資謀取控制權造成打擊,影響股價。

股權 轉讓 概念 妖風 陣陣 博傻 炒作 難擋 擋妖 妖股 夭折 風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179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