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東洋撈家 加藤嘉一

2011-8-4  NM




加藤嘉一在中國,是最火的日本 人。報紙給他開專欄,電視台找他點評,圍觀的傳媒,賜名「日本韓寒」。話多,且左右逢源,最聽話的《環球時報》和最不聽話的《南方周末》,都向他索稿。 「幾乎是水火不容的,但我兩邊都投稿,特意的,說明我中立,不搞意識形態。」胡錦濤訪日前,要接見他;福田康夫和鳩山由紀夫訪華,先後找過他。「如果我是 個中國人的話,絕對不行吧。中國人太多了,很有可能被淹沒。」生於伊豆,童年坎坷,筋骨勞、體膚餓。中國八年,名利雙收,還有個中國女友,二十七歲的加藤 卻納悶。「我能寫的範圍,比大陸評論人基本要寬一些,但寬不到哪兒去。文革、腐敗,甚至劉曉波,都可以談,但必須批評。連碰都不能碰的,就是六四。」執筆 五年,稿件未嘗一斃。「但我內心會有挫折感,我是日本人,有時候我得拍馬屁,要迎合中國式的說法、中國的語境,要不你得回國。」文字經送審,訪問吐真話。

乍看加藤嘉一,比中國人更中國人。說地道京話,不時夾雜國罵「他媽的」、京罵「牛×」。懂黨性,說「摸着石頭過河」,讀毛澤東思想與鄧小平理論。「我在北 大(國際關係學院)最高分的,是毛澤東思想。」記者詫異他演說帶官腔,他笑說:「可能《人民日報》讀得太多了。」原來他看《新聞聯播》和《人民日報》學習 中文。「每天看,不是看它說什麼,而是怎麼說。」滴水穿石,久練成精。「我知道說什麼他們會高興。比如說,談中國今天的經濟發展,我會先祝賀中國改革開放 三十多年來取得重要成績,但,同時面臨腐敗等問題。辯證地說,中國人很接受。」中日在東海油田合作分歧,憤青怒吼,加藤上電視息怒。「這些輿論對雙方談判 不利。我說連胡錦濤和福田康夫都說兩國友好,你們還這樣。」後來,中日外交部都致電感謝他。「我想做中日之間的橋樑。」和中日友好,還通吃左右傳媒,穿梭 中央台、《南方周末》、親華日媒《朝日新聞》、反華日媒《產經新聞》,文字甚至見於日版《Playboy》。「有得有失,有人罵我討好兩邊,結果兩邊都搞 不好。」

原罪犯

八十後,身高一米八五,前日本國青隊長跑隊成員,當過兼職模特兒,別人拿他跟韓寒相比。小至地鐵乘客偷看鄰座報紙、八十後的蝸居裸婚,大至高鐵事故、國土 糾紛,均侃侃而談。可日本血統是原罪。憤青每天發他上百郵件,叫他滾回日本。憤青着他不要坐高鐵上南京,因為「三十萬亡魂不放過你」。憤青看他,像香港人 看嫩模,邊罵邊偷偷興奮。高鐵意外後,網民找回他一則微博,讚他是先知。「日本從時速二百公里開始,至今提速到三百公里,用四十七年增加一百公里,因為要 保證絕對安全。」但意外發生前,他卻因建議高鐵增開外國人售票窗而被圍攻,留言轉貼達四萬,李娜宣告稱霸法網,也只比他多數千。「我被罵得一塌糊塗,全都 是人身攻擊。我幫中共很大的忙,很多不滿情緒向我發洩了。曾經有官員對我說:『你幫了我們很大的忙』。」巡迴演講,談過日子。「蝸居很正常,沒房沒車很正 常,年輕人買房子等於謀殺未來,你可能得到安全感、保障感,但失去的更多。」台下上綱上線,反問戰爭立場。「他問,如果中日必有一戰,你站在哪方?我告訴 他:『你知道嗎,我是日本人,隨時作好準備殉國』。」中國遊戲,大陸規則。「我在十三億人面前,一直很克制。我已經妥協到底了,包括釣魚台,讓了一百步, 至少在我的文章裡,沒寫過一句尖閣諸島是日本的。(你這樣認為?)毫無疑問,那是日本的,但我不能這樣寫進去,但我同樣永遠不會寫它是中國的。」他的國, 他的立場。鳳凰衞視《鏗鏘三人行》拍檔梁文道,偶爾還被人罵洋奴,明白他的處境。「中國人太過內向,喜歡看外國人著唐裝、彈琵琶、講相聲,加藤嘉一不是這 樣,而是評論,好難得,可以解放國民的腦袋。」記者問加藤可有被打。「沒有被打過,但差點就有,被揪衣領,我無所謂,打就打吧。」

菊與刀

加藤吃苦和吃拳頭長大,福禍無常,不欠揍。出生那天,父親迎來嘉一之前,先送走了母親(嘉一的祖母)。丟了祖母,還有外婆疼。外婆帶着三歲的嘉一上街,他 踏着小單車滑下坡,車影一晃,斷片,在醫院醒來,兩個月後。說時加藤褪下襪子,右腳面體毛濃重。「因為這裡(大腿內側)的皮移植到這裡(腳面)。我×,我 的陰毛長腳上了。自此,我覺得不要輕易以為有明天。」農三代,窮爸爸是嚴父。「至少打了我一千次,日本父親或多或少都這樣,但他更嚴厲。」有次飯沒扒光, 老爸一拳轟臉,嘉一又到了醫院。老爸被合夥人坑騙,欠下數億日圓,為躲黑道追數,舉家逃亡,四年內搬家廿多次。十三歲的加藤當起童工,每朝三點半開始派報 紙,日出才上學。賺錢養家,還要保護老爸。「一旦他出面,很可能被打死。」加藤主動約見黑道,多選離家極遠的地方,挨過不少拳頭,頸項還被火鐵烙了一下。 「我從來不還手,我們是借錢的,怎麼可能還手。」追到學校,招來白眼。「挺自悲的,很多時候,沒跟同學玩遊戲,也不像他們,經常買衣服、買鞋子。在日本, 最壞的欺負就是集體不理你。」被迫忍受孤獨、習慣卑微,唯有把尊嚴押注長跑,跑進國青隊,卻因傷退役。「想崩潰一下都不可以,崩潰了家裡怎麼辦?」發奮唸 書,高考滿分800,他拿了769分。考上大學,卻選了公派留學。「那時候想出國,討厭日本嘛,經歷了那種童年時代,誰都會討厭。」留學國家,以中國最便 宜,挾七千人仔和一張寫着「北京大學」的字條,飛到北京。去年老爸癌症過身,他把經歷寫成自傳,獻給老爸。中國書迷讀着動容,覺得很勵志。

拍馬屁

初到北京,自稱三無學生,無錢無語無朋友,八年後他在中日兩地每月發稿廿五篇,每年做三百次訪問,策劃展覽,還在東莞協助引進日資企業。他寫碩士論文,訪 問了三十名來自統戰部、中宣部、公安部等官員,人脈貫穿中日。深知命運弄人,想贏便要拼。○四年阿扁被槍擊,日本大使剛好到北大演講,迴避有關提問,加藤 當場發難,以日本公民身份着大使回答。會後大使對他說:「你的做法我不能認同,但我看到你的努力。」「那次算出了一點名。」加藤說。○五年反日遊行,加藤 單獨混進示威人群,邊看反日情緒,邊報料給日本大使館,當時他已是日本留學生會會長。加藤中文讀得狠,英文紮實,日本人來華考察,他當翻譯,順勢施小伎 倆。「比如在人民大會堂,我會故意把他們(中國官員)的衣服弄掉,然後說:『先生,你的衣服掉了,』那你就有跟他說話的理由了。還有跟着領導上洗手間這 些,我經常幹。」認識了,便大喝一場。「開始的時候,天天應酬。一個弱勢的人,必須得向他敬酒,必須讓他高興,拍他馬屁,讓他知道我是跟你喝到底的哥們。 一般日本來的,不能喝,我就幫他們喝,很多機會是喝回來的。」五十二度的二鍋頭,加藤喝一公斤而不倒。「現在已不需要了。大家都知道我在做什麼。我最不喜 歡拍馬屁。原來是為了生存而拍,現在是為了生存而不拍,再拍以為我不好,內奸。」

原始人

早上七點,加藤出現。配合採訪,他為記者延遲練跑,雨是不會收小了,他說沒問題。「跑步是我最大的樂趣,」他每天跑十到十五公里,「自律才有自信,自信才 有自由。」照片拍完,加藤跑上公路,我們跟不上。劉小姐是加藤的北大同學,相識七年,看着他啃書、筆耕、練跑。「我知道他很努力,很多採訪說他很有天才, 其實他的成就來自他的努力。」在北京東三環租二千五百元房子,電話不能上網,出入搭公交,雪櫃常空,不作投資,訪問當日穿的那件T恤,對照昔日訪問照片, 似乎已穿了至少兩年。

日本311地震後一個月,他從仙台踩單車到福島。「我比較喜歡原始的方法,這樣更真實,海的味道、屍體的味道,在室內感受不到。」到達福島,還以身力證食 品安全,吃蔬菜魚生。「沒事,我不怕。」後來接受輻射測試,沒有超標。千里獨行,喜歡徒步考察,前後幾個月,在中朝邊境走了幾百公里,採訪脫北者地下收容 所,直擊中朝邊境走私(且協助搬運),還遇上子彈橫飛。「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跑過來,在脫北瞬間,有人開槍,沒中,逃過來了。她好像快餓死那樣,我給她吃 的,她去哪,我就去哪,走了兩天。」後來他把她交給當地朝鮮人。經歷記在日本媒體。「中國政府把脫北者抓回去,這是非常不人道的,因為在那邊可能餓死,我 寫這些出來,中國政府肯定不高興。」怕政府不高興,更怕中國有病。「我從來沒說要中國強大,我只想他開放、穩定,健康發展。老百姓享受自由、正常買房子, 正常看病上學。日本對華貿易,佔百分之二十,中國有兩萬五千家日本企業,中國崩潰,我國必然崩潰。」


東洋 撈家 嘉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806

女藝人坐枱3千肉金5萬爆股壇撈家私竇

2013-10-31  NM
 
 

 

本地金融圈內,近日流傳有一個神秘淫竇,專門招待金融圈和娛樂圈人士,內裡除提供北姑外,更有曾參演賣座電影的女藝人挑選。該私竇裝修豪華,而且消費昂貴。

本刊記者透過中間人搭路,成功進入私竇直擊,結果獲媽媽生介紹一批曾拍過《喜愛夜蒲》及《一路向西》等電影的女角以供選擇,這批女星陪坐收三千多,過夜更獅子開大口索價五萬以上。

該私竇並沒有酒牌及會所等牌照,屬於違例經營,而該私竇的幕後老闆張林雄,亦是股壇和娛樂圈活躍人物,旗下公司的藝人Sparkling Girls,更是近期受熱捧的女子組合。

該私竇位處紅磡維港中心二期,臨近海逸豪園,大廈地下水牌標示,204A及1105室分別是亞洲星光影視(Sparkling Girls所屬的公司)及亞洲星光娛樂有限公司 ,204A是一間正常營運的模特兒公司,從玻璃大門望入去,與一般寫字樓無異。反而1105室的私竇,電動密封木門日間重門深鎖,從外看不到內裡佈局,而門口則架設了閉路電視,氣氛神秘。

炒家搞私竇

據中環一名金融圈滾友David爆料,最近私竇成了眾細價股炒家的聯誼樂園,上址不但隱秘,令客人玩得放心外,更有嫩口影圈女藝人玩,出得錢愈多,則有更高質素女星以供選擇,「由於消費高同唔做生客,順理成章阻隔街外閒雜人,班金融圈炒家經常來social同收風,有得玩之餘,隨時又發掘到新搵錢機會。」神秘淫竇老闆張林雄,除了以亞洲星光系列公司的老闆之名活躍娛樂圈外,據知也喜愛炒細價股,「佢以前炒到飛砂走石的有漢能太陽能(566),加上呢排一上市即升四倍嘅新銳醫藥(8180),傳聞佢都有沾手。」玩家David指,因為香港人早前都北上尋歡,以致香港夜場連環倒閉,及至近年,人民幣升值,北上消費昂貴,加上玩家懷念「本土文化」,所以標榜提供本地女藝人的私竇一開業,即引起很多高級玩家興趣。

保安嚴密兩道門

經過David安排,記者得以用熟客身份致電淫竇媽媽生Carman訂房。她指出,細卡拉OK房,最低酒水消費要近九千元,大房則要萬六以上,這還未計小姐的坐枱及出街錢(肉金),另事先還要入三千元到她銀行戶口作為訂金。其後記者照指示半信半疑地按動1105室門鈴,未幾電動門鎖打開,推門入內,先看見一個約六十呎的玄關位,其左側有金魚缸及另一道電門。這樣設計,即使大門偶爾打開,外人只看到一個普通玄關,仍未能看到另一道電門內情形,保安上是刻意花過心思。推開第二道門,內裡已是一個佈置豪華的會所,牆上裝有四部大電視,分別正播放美國股市財經新聞、本地賽馬及足球博彩等資訊節目,而沿路走廊則掛滿了該公司藝人參與各種活動的照片。場內有不同性感女郎穿梭,而長髮及外表不俗的Carman早已坐在接待處。

先以北姑試探

記者在卡拉OK房外閒逛,當觀看掛在走廊的Sparkling Girls相片時,剛巧碰到架黑框眼鏡及穿牛仔褲的張林雄從卡拉OK房大步出來,緊隨其後是一名甚為面善的性感僆模,面紅紅似乎剛喝完酒。酒酣耳熟,Carman開始摸熟記者一行人「有點錢」後,便懶懶閒閒拿出手機,並向在場各人展示手機內美女照片,說還有其他model陪坐枱,費用是二千八百元陪坐三小時,出街另計。記者點了三名所謂model,來到時竟是廣東話也說不正,記者再向Carman投訴未有星級藝員陪坐時,但她以記者等人不算熟客為由,推說暫時沒辦法。三位北姑也相當「專業」,除打扮性感及挨身挨勢等指定動作外,還會手掃客人大腿內側及貼耳細聲挑逗,靚仔前靚仔後不在話下,當記者訛稱在證券行任職時,她們即知趣說要詳談股市,甚至介紹姊妹來學炒股。至埋單時,記者特意「扮豪」將一千元的貼士給Carman,她即兩眼發光放下戒備,慇勤地用手機展示了一名叫Elena Ng女藝人海報給記者看,說她有份跟方力申同場演出過《喜愛夜蒲2》,所以價錢要貴一些,單單坐枱三小時就收三千二百元,出街性交易收四萬八千元,過夜則要五萬八千元,因為搶手更要預訂。「我哋啲僆模個個真係做過model,唔似深圳東莞嗰啲亂吹o架,真係有出過雜誌,有相為證,無得呃人,出過雜誌嘅僆模,最平出街都要收二萬八啦。」Carman懶得戚地說。當記者打蛇隨棍上,問若想找Sparkling Girls坐枱及出街,價錢又是多少時,她只笑說這些要容後再談,要先看看Elena合不合口味先。

《喜愛夜蒲2》女星坐枱

記者其後再上淫竇,臨上去前,Carman還煞有介事要求記者早些到達,因Elena翌日要趕早機往曼谷,不想出街或過夜時弄得太晚。當晚記者約晚上十點半到達,而Elena早已坐在房內及唱著英文歌等候,她身穿超短露膊及走光的黑裙,說當日下午剛拍完廣告,所以化了濃妝。Carman從旁介紹,Elena另一藝名叫Suki,「今晚叫佢Suki啦,就係之前WhatsApp俾你嘅海報裡面嗰個model。」可能有感身價不同,Suki坐枱沒北姑般擺到明露骨,只是利用短裙走光來吸引客人目光,她每逢坐下時,不斷輕拉短裙,表面上是想減低走光機會,實際上卻是有意引起旁人注意,有時還特意將雙腿開開合合,情節如電影《本能》的經典鏡頭,誘客招數高出北妹許多。Suki不會直接叫客人同她出街,但暗示因翌日要趕早機,想早些去外麵食消夜,之後媽媽生亦數次追問記者會不會帶同Suki出街。最後,當Suki知出街無望,她即往洗手間換了普通短袖衫、短褲及拖鞋後便離去,一臉不悅。另一批記者暗中跟蹤,發現她原來到大角咀會合男友食糖水,之後回大角咀奧柏御峰一座的家。而翌日早上六時多,她拖著行李去機場,在機場會合三名青年一齊上機往曼谷,看來她平日也相當忙碌。記者之後翻看《喜愛夜蒲2》的DVD,果然發現Suki以女蒲友身份,與方力申同場出鏡,而戲末播出字幕時,女蒲友當中也有列出她參演的名字。另方面,記者從Suki的網上相簿,發現年紀輕輕的她也頗為富泰,如擁有價值十二萬的地通拿勞力士錶,又不斷曬她的名牌手袋、衣飾及其他名錶等,但她又自言本身非來自富有家庭,看來她是「理財有道」。

再來《一路向西》

做不成生意,Carman並不放棄,再WhatsApp記者推薦另一名自稱演出過《一路向西》的女藝人給記者,她叫Curi,坐枱收費同樣是三千二百元三小時,出街價則只要三萬二千。此外還有一個較平選擇是Kiko Yuen,因她只是拍攝平面廣告,還未拍過電影,故坐枱價是二千九百元三小時,出街價二萬八千元Carman落力推銷各種藝人和model,記者在她facebook中也發現,她愛展示與娛圈中人的合照,當中包括了與容祖兒及杜汶澤等人的合照。女藝人賣身成風,據任職模特兒公司經理人的阿June向記者透露,由於近年僆模氾濫,漸形成搶爛市,一般普通僆模,月入近三萬已算不錯,其他更多是零收入。「有數得計,一個平面攝影job由八百至千多元,除非好紅好出名,否則一般僆模好少工開,若再扣埋公司抽佣,佢哋所賺是有限。為咗身光頸靚,僆模做副業已是行內公開秘密。」

只認收錢唱歌

上週日,記者在Suki居所樓下向她查詢,她初時大方承認有演出《喜愛夜蒲2》,雖然出鏡不足兩分鐘,但亦記得她站在方力申前面,並說自己在《溝女不離三兄弟》也有戲份。當她滔滔不絕介紹自己銀色事業時,冷不防記者問她,為何到紅磡私竇坐枱時,她即面黑否認有坐枱,「上去唱歌玩嚇啫,都無收錢。」當記者質疑她並非免費陪陌生人唱歌時,她又再轉口風,「哦,咁當然有少少報酬啦,幾多就唔方便講啦。」至於出街及過夜要收費等事,Suki則一概否認,並推說全是他人的主意。至於私竇老闆張林雄也瓣數多多,他另一身份是「泡泡小子」的馬主,今年六月尾,「泡泡小子」跑出冠軍時,張便夥同Sparkling Girls及退選港姐劉燕妮一齊拍拉頭馬相。不過,最為中環金融界所認識,張是細價股的炒家,二○一○年尾,張持有鉑陽太陽能(566,後改名漢能太陽能)超過8%,之後該股炒得熾熱,不少散戶均葬身此股,一一年尾,張沾手中國新經濟投資(80),持股量超過10%,而上週五一上市即升四倍的新銳醫藥(8180),張於上市前也有參與過股權交易,總之,張持有過的細價股,均是炒風甚烈及是散戶所愛。

週日下午,記者在尖沙咀找到張林雄對質,對於他的私竇變成淫竇及無牌賣酒等質詢,他一概否認,並說感到相當震驚及怪責是媽媽生Carman自把自為,「我問過律師,我唔係賣酒,只係同朋友響上面飲酒,根本唔需要領酒牌,我用咗幾百萬裝修上面都係想招呼朋友啫。」但當記者指上址餐牌上有標明消費價目時,張又承認上址的服務及飲食並非全部免費,來玩的友人是須埋單找數,他只一味強調沒有賣酒,對於沒領食肆牌的查問則不作回應。張的解說一直牽強,最後,他說會去瞭解事情及解決所有問題。至於因生日而外遊的媽媽生Carman,在電話中一聽記者的質詢及知道Suki和張林雄將所有罪名推在她身上時,即說現正很忙便匆匆掛線,記者再以WhatsApp聯絡她,也不作回應。

錢國偉指有些女藝人太cheap

《夜蒲》系列電影導演錢國偉早前也公開指責過有不少僆模,借拍過他的電影來過橋搵食,有些甚至自製相關海報來自抬身價。記者找到錢國偉訪問,他在電話中說,已沒好氣去回應此問題,因有些model自製海報不特止,更當正自己是女主角,在內地登台時還cheap到脫光上衫,雖然曾同律師商量過,但因事件多發生在內地,故難以追究。至於Suki拿用《喜愛夜蒲2》之名來坐枱及出街,錢說不想單獨評論那一位model,因之前已發現七、八位model是這樣,總之他覺得,此情況若繼續下去,會連累真正想拍戲及做model的女仔。

私竇乜牌都冇

記者查閱酒牌局、會社及卡拉OK牌照部,發覺上址是沒領有相關任何牌照,且可能屬無牌經營食肆,根據相關條例,該私竇可被檢控,可處不同程度的罰款或監禁。再翻查資料,亞洲星光影視及亞洲星光娛樂兩間公司同屬張林雄所擁有,但兩間公司所在的單位均是租用的。雖然張林雄以不知情為抗辯理由,並推卸賣酒是媽咪Carman個人行為,但記者埋單時拿到的收據,確註明有飲用過威士忌及紅酒,收據上還蓋上了亞洲星光娛樂的公司印。另據大律師潘展平透露,若有人將第三者性服務的內容及價錢WhatsApp給客人,已涉嫌觸犯唆使他人作不道德行為,如發現有關場所提供多過一個妓女服務客人,更已涉嫌觸犯管理賣淫場所及倚靠妓女維生等罪名。

 
藝人 千肉 肉金 萬爆 爆股 股壇 壇撈 撈家 家私 私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0248

鄭俊弘《與諜同謀》結局孭重飛撈家慘變二打六

1 : GS(14)@2017-04-10 23:36:02

羅嘉良(撈家)貴為三屆視帝,重返大台拍劇,理所當然應該都係重點人物……你以為啦,《與諜同謀》前晚大結局,撈家fans應該都幾失望喇,因為套劇真正嘅男主角,係日前認咗講大話、同何雁詩拍拖嘅鄭俊弘……不過事件變得好快,前日有報道話大台不滿鄭俊弘抗旨,準備將佢送入雪櫃。鄭俊弘喺(可能係佢最後一套劇嘅)《與諜同謀》中,佔咗大結局最多戲份,而撈家呢?只係得一開始以幻影身份出嚟讀道歉信同鄭俊弘和解,之後就只得一幕戲交代佢放低所有心事,安心離世嘅場面。至於撈家助手歐瑞偉,就兩次都陪住一齊出現。講番鄭俊弘,前晚佢原諒咗撈家之後,幫歐瑞偉同黃心美揭穿一班大老闆嘅陰謀,守住美世代公司資產,由奸人變番好人,一套劇正反角色都做齊,睇得出大台原本真係俾足機會佢。有網民話套劇好睇因為有撈家,只係為咗撈家先開電視,仲挑通眼眉指大台叫撈家返嚟,只係想幫啲新人上位。講真,呢套劇新人一大堆,湯洛雯、賴慰玲、黃心穎、李佳芯,唔少得仲有大台想力捧嘅鄭俊弘。不過就算有撈家喺側邊傍住,鄭俊弘演技都係唔多掂,網民就咁評論,好聽啲就係話佢「唱歌好過做戲」,難聽少少就係話佢「演技虐待緊觀眾」。有人仲戥撈家唔抵,話難得撈家返大台拍劇,唔明點解搵呢啲對手俾佢,仲話劇情沉悶冇得發揮,浪費咗一次機會。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70410/19985882
鄭俊 俊弘 與諜 同謀 結局 重飛 飛撈 撈家 慘變 二打 打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996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