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成本压力推涨价格 寒冬催热羽绒服市场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10126/2199778.shtml

成本 壓力 推漲 價格 寒冬 催熱 羽絨服 羽絨 市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825

誰在推漲鐵礦石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3-01-11/100481821_all.html#page2
劉明是華東地區一家中型鋼廠的原材料採購負責人,他做鐵礦石採購已有十來個年頭,但最近兩年覺得工作越來越難了。「現在感受最深的就是——礦價不可捉摸,無法判斷。尤其這輪鐵礦石價格的上漲,很難用供需形勢、宏觀經濟來判斷。」劉明稱。

  從2012年9月至今,進口鐵礦石價格由不足90美元/噸一路狂漲至當前的155美元/噸,漲幅達75.1%。特別是進入12月以後,礦價加速上揚,短短一個月時間竟瘋狂上漲了近40美元,漲幅高達31.4%。2013年1月8日,力拓的PB(皮爾巴拉混合礦)粉礦招標價格已接近每噸160美元。

  到底是什麼因素在推動鐵礦石價格的瘋漲?

  「你看看粗鋼的數據,就可以知道需求是否在增加。」上海一家大型鋼廠原材料中心負責人在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表示。

  根據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公佈的最新數據,2012年12月下旬重點大中型企業的粗鋼日均產量為161.31萬噸,旬環比下降0.63%;預估12月下旬全國粗鋼日均產量為190.07萬噸,旬環比下降0.53%。

  在中國冶金工業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劉海民看來,近期這輪鐵礦石瘋漲的行情,並非真實需求的反映,「是在拉漲」。實際上,劉海民的觀點已經是鋼廠和鐵礦石貿易圈內的普遍共識。「礦山和鋼廠,分別代表供應者和需求者,對市場看法都十分悲觀,惟有中間環節的貿易商卻熱情四溢,推高市場價格。」河北國豐鋼鐵一位管理層人士對財新記者表示。

  「推高市場價格並不是我們這些中小型貿易商能做到的,而是大型貿易商,類似於瑞鋼聯、中建材。」上海一家中型鐵礦石貿易公司的執行董事在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表示。

  他所提及的「瑞鋼聯」,目前已是中國最大的民營鐵礦石貿易商,全稱瑞鋼聯集團有限公司;中建材則在2012年成為中國最大的鐵礦石貿易商——全稱是中建材集團進出口公司。諸多信息表明,大型貿易商在這輪礦價上漲中發揮了重要影響。

天量進口

  「你知道瑞鋼聯、中建材一年的鐵礦石進口量能有多少嗎?」上述上海貿易商對財新記者說。

  根據海關統計數據,2011年瑞鋼聯進口鐵礦石為1459.21萬噸,是中國第二大鐵礦石貿易商;排在其前面的是中鋼貿易,進口量為2501.76萬噸。

  另據知情人士透露,瑞鋼聯2012年全年的海關進口規模估計超過1800萬噸。進口增長更為迅速的中建材,2012年全年進口量則可能超過2100萬噸,而其2011年進口量是1074萬噸,同比增長超過95%——但這些明面上的海關數據遠非全貌。

  上述上海貿易商稱,海關顯示的數據僅是以瑞鋼聯或中建材名義報關的進口鐵礦石,「他們大部分中標三大礦山的現貨鐵礦石在海上就已經賣了。所以那些鐵礦石是以客戶的名義報關的,並未顯示在貿易商進口量規模中。」

  目前三大礦山均採用招標的方式銷售現貨。所謂招標,就是礦山發出一船礦石,邀請鋼廠和貿易商都來參加競標,價高者得。但對參與競標者有一定的門檻,並非所有鋼廠和貿易商都能參與。

  劉明所在的鋼廠這兩年就在「海上」買過幾次瑞鋼聯和中建材的貨。「我們進口礦現貨採購比較多,一般都是港口現貨採購,但資金緊張時,我們也會在海上買一些他們的貨。」劉明透露,因為海上採購屬於遠期現貨,不需立即付款,可以等貨到後付款,「一般會在兩三個月以後到貨。」

  海上現貨更大的買家還是貿易商,包括像中鋼貿易這樣的央企。「現在我們在進口鐵礦石方面比較謹慎。有時客戶需要貨,而我們又沒有,就只好從瑞鋼聯、中建材手裡拿貨。」中鋼貿易一位副總經理在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表示,「我們幫客戶拿貨也收取代理費,所以價格不是問題。」

  五礦旗下的鐵礦石進口公司——中國礦產有限責任公司的一位中層人士則給出了另一番解釋:「瑞鋼聯、中建材現在和三大礦山的關係好,有時他們能夠拿到一些不是現貨招標的礦,價格比較低,所以從他們手裡買比港口現貨還划算。」

  除了海外買賣現貨,像瑞鋼聯這種有境外分支機構的大型貿易商,一般在保稅區還擁有一部分進口鐵礦石。瑞鋼聯在新加坡和香港各有兩家分公司,名稱分別為新加坡繁榮鋼鐵有限公司和瑞鋼聯國際貿易公司。「這些境外公司在保稅區也可以進行鐵礦石現貨買賣。」上述上海貿易商稱。而據接近海關的人士透露,保稅區的很多鐵礦石也難以在進口統計中反應。

  有多位鋼廠和貿易商人士不約而同地預測,綜合以上各種途徑,瑞鋼聯2012年鐵礦石進口量超過了5000萬噸。「其實瑞鋼聯2012年鐵礦石進口的數字,我們曾經聽瑞鋼聯的人說過,他們自己就聲稱有6000萬噸。」上述上海大型鋼廠負責人稱。

  此外,上述上海貿易商以及河北一家年產量達到800萬噸的鋼廠總裁,都對財新記者稱,聽到過瑞鋼聯去年鐵礦石進口達到「6000萬噸」這個數字。

  6000萬噸是個什麼概念?根據海關統計,2012年前11個月中國進口鐵礦石6.73億噸,6000萬噸約佔前11個月進口量的8.92%;也比中國鐵礦石進口量排名前兩位的寶山鋼鐵和河北鋼鐵集團還要多。

 

托市之疑

  2012年,進口鐵礦石市場從4月每噸150美元一直持續下跌,跌至8月底到了每噸90美元,9月初最低達到了88美元/噸。由於鐵礦石價格跌勢凌厲,接連突破110、100、90的整數分界線,眾多市場人士看空,認為進口鐵礦石還將進一步跌破80美元/噸。這時,瑞鋼聯和中建材開始出手了。

  2012年9月初,中建材上海公司和瑞鋼聯分別從力拓公司拿了六船共計300萬噸的PB礦。

  中建材先是通過投標方式向力拓購買一船PB粉,按CFR(賣方承擔運費)91.39美元/干噸成交;隨後以同樣價格跟了一船;再後又按照指數價格拿了四船PB粉+PB塊拼裝的貨物。瑞鋼聯集團也從力拓買了六船PB礦。

  而其時,PB主流粉價格在89.5-90.5美元/噸。由於當時鋼材市場狂跌不止,其他貿易商對後市並無好的預期,都採取降低庫存,隨行就市的銷售策略,不敢貿然出手。

  「在大家都預期還將跌的時候,瑞鋼聯、中建材果斷拿貨,而且是高價拿貨。拿完貨後價格即一路上漲,可以說他們有遠見,但我更願意相信這是他們與礦山之間的合作。」上述上海貿易商對財新記者表示,「他們就是在90美元/噸附近聯手企穩礦價。這手法相當眼熟,不能不讓人聯想起2011年10月28日的那十條船。」

  2011年10月底,進口礦價格從之前的每噸180美元跌至116美元,也是大貿易商以120美元/噸左右的價格出手拿貨,一拿就是上百萬噸,導致價格掉頭上漲。

  在2012年9月初瑞鋼聯、中建材出手大量拿貨後,進口鐵礦石價格開始上漲。到9月中旬,PB主流粉礦反彈至每噸112.5美元。雖然期間礦價略有波動,但整體呈單邊上漲趨勢。

  進入12月以後,進口礦價更是加速上揚,不到一個月竟上漲了近40美元。對於目前的高礦價,力拓公司鐵礦石業務首席執行官Sam Walsh公開表示,近期鐵礦石價格的迅速上漲可能是暫時的,不會持續。

  「目前鐵礦石價格的上漲,並沒有反映真實的需求,或說是誇大了中間貿易商的需求。因為大貿易商高價拿貨會影響其他中小貿易商的採購心態。」劉海民在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表示。2012年12月19日,在力拓PB粉招標中,唐山福翼物資有限公司以137.88美元/噸的高價中標。

  大貿易商高價拿貨,除了帶動中小貿易商跟隨,還直接拉升了現貨價格。以2012年12月14日力拓61.5%品位PB粉礦招標為例,當日招標價131.1美元/噸,比前次招標12月12日價格上漲了5美元/噸。這直接導致了鐵礦石現貨價格的上漲。12月14日,進口鐵礦石現貨價格反彈至128美元/噸,較前日上漲2.5美元/噸。普氏鐵礦石指數為131美元/噸,比前日上漲了2.75美元/噸,兩天內漲幅達5%。

  當然,大貿易商能夠拉漲價格,與其進口量有緊密關係。「目前礦山的現貨大概在一億噸左右,瑞鋼聯和中建材的進口量就佔到了60%-70%,這麼大量的進口足以控制價格。」上述上海貿易商稱。

   這一說法也得到了一位前瑞鋼聯員工的認同。「現在大貿易商不是在做貿易,而是在操縱價格。」

   2008年金融危機時,中鋼、瑞鋼聯等大貿易商囤貨被套,元氣大傷,面臨消化高價庫存的挑戰。

  「拉漲後,可以減少他們之前的虧損。」北京鋼聯資訊總監徐向春認為,拉高招標價格,間接拉漲了港口現貨價格,使得這些貿易商可趁機賣出港口庫存的現貨。

  根據中鋼協統計,2012年12月末,進口鐵礦石港口庫存降至7314萬噸,環比減少752萬噸,較去年9月初庫存減少了2300萬噸。

  「但是,招標的現貨屬於遠期現貨,有裝船期和運期,到中國一般是一個月左右。誰能保證一個月後還是那個高價呢?如果礦價跌了,這船貨就是虧的。除非他們能夠繼續拉漲。」徐向春說。

鋼廠很難受

  在礦價瘋狂上漲過程中,礦山是最大獲益者,大型貿易商也能減虧,但直接需求方鋼廠卻極其難受。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會長王青海在2013年1月5日召開的中鋼協會議上直言,「鋼鐵企業採購進口鐵礦石成為高風險的遊戲,許多企業就是因為沒有踩準點而陷入虧損。」

  在劉明看來,因為非理性的上漲,鋼廠很難把握好採購時機,「按照正常的供需形勢來判斷,現在價格不應如此上漲」。劉海民也持相同看法。「2012年12月國內大部分地區進入施工淡季,需求下降使鋼鐵產量有所減少,對鐵礦石需求也有所下降。鐵礦石價格應該呈波動下行走勢。」

  不過,目前也有一些鋼鐵行業分析師指出,鋼廠在年底需要補庫存,雖然粗鋼產量沒有上漲,但補庫存加大了鐵礦石需求。

  「一般鋼廠從2012年11月就開始補庫存,陸續採購。這個需求也不足以使鐵礦石價格在12月上漲40美元一噸。」前述國豐鋼鐵人士表示。

  由於無法按照常理判斷礦價走勢,鋼廠只能在礦價上漲的時候被迫購買,這增加了成本。「不僅拉漲了現貨價格,增加了成本;還直接影響到我們的長協價格。」上述上海大型鋼廠人士表示。

  自從一年一度的年度基準協議價格被打破後,2010年三大礦山用季度定價取代了年度長協價;2011年3月,力拓進一步推行鐵礦石按市場需求每月調整定價的新機制。這種定量不定價的長協合同,價格主要依據普氏指數制定。目前許多鋼廠的長協礦仍佔大頭。

  「現在招標價格對普氏價格指數的影響越來越迅速。」徐向春表示。以2013年1月8日招標價格為例,力拓PB粉的招標價位每噸159.88美元,當日普氏能源價格上漲2.5%,達到159美元/噸,比前一日上漲2.5美元/噸。

  普氏能源一位分析人士對財新記者表示,因為近期現貨價格的大漲,使得2013年一季度的協議價,會比目前現貨價格更高。

  前述國豐鋼鐵人士也認為,普氏價格上漲勢必影響長協價格,「我們算了一下,2012年長協價格比現貨的平均價格高上10美元/噸。」

  「我們一直在想辦法解決鐵礦石供應問題,但都敵不過大型貿易商壟斷現貨後,拉漲價格給整個鋼鐵行業造成的損失。」中鋼協常務副會長張長富在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表示。

  根據中鋼協報告,納入鋼協統計範圍的大中型鋼鐵企業,2012年1至11月累計實現銷售收入32440億元,同比下降5.37%;實現利稅660億元,同比下降57.73億元,淨虧損19.7億元。

瑞鋼聯的能量

  大型貿易商能夠拿到大量的現貨,其與三大礦山的關係是一個重要因素。

  以瑞鋼聯為例。瑞鋼聯實際控制人為丹麥籍華人遊振華。游振華是安徽工業大學(原華東冶金學院、馬鞍山鋼鐵學院)1988級物資管理系學生,畢業後去了當時冶金部所屬中國鋼鐵爐料總公司上海分公司。

  1993年,中國冶金進出口總公司、中國鋼鐵爐料總公司、 中國國際鋼鐵投資公司和中國冶金鋼材加工公司組建成中鋼集團。游振華一直在中鋼負責鋼材貿易,任中鋼上海公司(那時叫中鋼閔冶)總經理。

  「當時鋼廠的直供比例不多,且民營鋼材貿易商也不像現在這麼多,因此游振華憑藉做鋼材貿易,與很多鋼廠都建立了較好關係。」 一位原中鋼協官員在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表示。

  2004年,游振華離開中鋼投身瑞鋼聯創業。根據瑞鋼聯工商資料,北京瑞鋼聯貿易公司成立於2003年1月。在2003年8月,為擴大銷售,爭取更多的進口配額指標,瑞鋼聯開始進入礦產品、焦炭等業務,增加了各類商品和技術的進出口。

  「他當時帶走了很多中鋼的老部下,包括現在瑞鋼聯鐵礦石部總經理張世平。」一位曾與游振華共事的人士告訴財新記者。

  截至2006年8月,上海華熹貿易公司、游振華、林尚澤、周岩,在瑞鋼聯持有的股份比例分別為75.5%、12.74%、9.8%、1.96%。

  「游振華應該是上海華熹貿易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因為現在游振華並非瑞鋼聯大股東,但他在瑞鋼聯是一言堂,手下人都很怕他。而且瑞鋼聯的很多業務都是游振華自己的關係,經常自己親自談。」一位前瑞鋼聯員工對財新記者透露。

  瑞鋼聯的發展得益於鐵礦石貿易。「現在,瑞鋼聯的鐵礦石進口業務還在不斷快速增長。」與瑞鋼聯有過業務往來的一位央企負責人表示,瑞鋼聯主要是與鐵礦石供應商建立了比較好的關係。

  「當時在礦價不斷下跌時,只有瑞鋼聯敢接貨,其他企業都不敢。當後來價格反彈時,其他貿易商和鋼廠再想購買,礦山就不給了。」上述上海貿易商回憶稱,當時向三大礦山要貨時,三大礦山會說「你要買貨就找瑞鋼聯」,而瑞鋼聯那時候「很容易以加價形式賣出手中囤貨」。

  除了取得礦山的支持,融資支持也必不可少。

  以鐵礦石貿易為例,一船鐵礦石貿易,貿易商需要先向銀行申請開立鐵礦石進口信用證,收到賣家跟單文件後,銀行先行對外支付,貿易公司隨後付錢給銀行,如果這時貿易公司沒錢給銀行就會形成貸款。根據銀行要求和貿易商實力資質,貿易商一般只需支付一船鐵礦石總價的15%-30%資金,即可獲得銀行信用證。

  一位與山東地區最大貿易商山東萬寶集團關係密切的人士,如此形容萬寶集團與銀行的關係,「銀行就是他們的衣食父母,攻克了銀行,做貿易就無憂。」

  瑞鋼聯也一樣看重銀行關係。瑞鋼聯成立不久,游振華就從中國銀行挖來了一個實力人物——鞏紅,現任瑞鋼聯財務總監。

  「鞏紅的到來,為瑞鋼聯帶來了許多銀行關係,也提供了大量的資金支持。」上述前瑞鋼聯員工稱,游振華在瑞鋼聯一言堂,但只有鞏紅能夠和他爭。

  「處關係是游振華的長處。他們公司招人都看關係,很多『領導』的孩子,比如鋼廠、中鋼協、銀行領導的孩子或親戚。」上述央企負責人稱。

  根據瑞鋼聯工商資料,2003年、2004年瑞鋼聯的負債率為81.78%,2005年87.78%,2007年達到了95.01%,其中長期負債為4480萬元。2008年,瑞鋼聯資產總額為83.31億元,負債總額80.23億元,負債率96.29%,其中長期負債為0萬元。此後負債率一直維持在95%左右。

  瑞鋼聯的負債率在同行中偏高。據公開資料顯示,亞洲大型鐵礦石貿易商香港來寶集團(Noble Group),2008年到2011年資債率分別為77.17%、71.48%、74.44%和73.33%。

  上述上海貿易商稱,「2008年鐵礦石價格暴跌,如果得不到銀行支持,瑞鋼聯也肯定過不了那個難關。」

  根據海關數據,2008年瑞鋼聯鐵礦石進口量為1151.82萬噸。

  上述貿易商稱,「2008年瑞鋼聯賭貨時,每噸拿貨價約在190-200美元(約合人民幣1400元/噸),後來將近一年割肉都割不出去。2008年底,礦價最低時達到60美元/噸(約合人民幣420元/噸),瑞鋼聯每噸虧損1000元左右,100萬噸就是虧損10億元。」

  上述貿易商透露,2008年瑞鋼聯在市場上壓了五六百萬噸的貨,以每噸200美元計,將近壓了10億美元資金(約70-80億人民幣)。「當時他們根本還不出這麼多錢,肯定有銀行在不斷地幫他們renew(更新貸款)。」

  據公開資料顯示,瑞鋼聯目前是中國銀行的重要客戶。在新加坡中國銀行成立75週年的宣傳中提到:新加坡中行的客戶包括了許多「走出去」的中資企業,如中石油、中石化、華能、中海油、中化、五礦、中鋼、瑞鋼聯以及華為等,為中資企業走向世界、擴展更廣闊的空間給予積極的金融支持
誰在 在推 推漲 鐵礦石 鐵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2845

稀土迎來多項利好 產業整合要推漲行情?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1859.html

第一財經記者獲悉,《稀有金屬管理條例》近期將有望出臺。雖然條例細則並未出爐,但流通環節管控組合拳值得期待。

一直以來,黑稀土帶來的市場失靈導致稀土資源賤價流失、戰略價值難以體現,稀土持續出現賤賣行情。面對稀土行業這種窘境,決策層當前對稀土行業關註度上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政策加碼已經開始。據媒體公開報道,《稀有金屬管理條例》主要包括稀土總量控制以及開采、冶煉和流通等環節的一系列管理辦法,對稀土產業綜合管控有望進一步加強。國家正進行提高稀土礦開采總量控制指標的相關工作,但對上遊采礦權管控不會放松,總體合法產能將維持平穩。

行業整合有望年內完成

稀土作為戰略資源,近年來受到國家的高度重視,不斷出臺政策打擊稀土違法違規行為,推進稀土行業整合,龍頭企業獲國家財政資金支持。早在2011年5月10日,國務院就曾發布《國務院關於促進稀土行業持續健康發展的若幹意見》,為中國稀土企業發展的格局定下基調,並由工信部提出組建“1+5”全國大型稀土集團的方案,也就是推動國內稀土企業資產優化、兼並重組、形成北方一家稀土公司和南方五家稀土公司的新格局。在那之後,稀土掀起了一波上漲行情。

截至2014年底,六家大型稀土企業集團的組建實施方案均獲得批準,意味著稀土企業的兼並重組進入正式實施階段,開始描繪未來中國稀土的新版圖,計劃2015年底整合全國所有稀土礦山及冶煉分離企業。

雖然稀土行業產能過剩的矛盾仍未根本解決,供大於求導致稀土產品價格繼續低位弱勢運行,行業發展處於低谷期。但隨著行業整合的推進,中國五礦、中國鋁業(601600.SH)、北方稀土(600111.SH)、廈門鎢業(600549.SH)、南方稀土、廣東稀土等六大稀土集團對價格的影響力逐漸加大,長期來說稀土生產無序局面將逐漸破解。

稀土“打黑”行動要出擊?

業內人士告知,中重稀土正規企業全面虧損;私挖濫采形成黑色產業鏈,私采產量遠超正規軍配額。正規配額輕稀土8.7萬噸,中重稀土1.8萬噸,而實際中重稀土產量約6萬噸。

目前市場對於稀土行業的整頓有著較高預期,但具體整頓方式仍呈現難產局面。不過進入2015年之後,打擊力度開始加大。據廣西國土資源廳報道,5月下旬廣西岑溪市國土、公安和電力等部門組成聯合執法隊,250多人兵分四路對岑城、馬路、誠諫、波塘等鎮的土地礦產違法違規行為進行了突擊整治,整個行動采取了“三不留一毀閉”的措施。這已經是2015下半年以來岑溪市第三次打擊稀土盜采的專項行動,這也預示著全國範圍內的打擊稀土盜采行動有望被進一步發動起來。

2015年以來打擊稀土非法開采政策整理

資料來源:國土資源部、海通證券研究所

安信證券分析師齊丁認為,以目前形勢來看,決定稀土市場最重要的因素在於打黑,若推行順利則必然導致供給收縮,如再配合收儲繼續推進,全面漲價即將出現。

而華創證券分析師李斌則並不認為稀土行情的到來主要是因為打黑,而是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其認為,由於WTO敗訴之後首次收儲,國家重視程度提升到新的戰略高度;此外,黑稀土有望被有效控制;收儲的量和持續時間預期大於往年;新增七大戰略新興產業需求,因此,2016年稀土有望比擬2010-2011年。

行業整合或推漲行情

今年1月29日,工信部曾會同稀有金屬部際協調機制成員單位在北京召開2016年稀土行業座談會議(下稱“會議”)。會議認為,2016年稀土行業要緊緊圍繞總體工作任務,重點推進六個方面工作,主要包括:完成稀土大集團實質性組建、深入打擊稀土違法違規行為、實施稀土高值利用專項、深入推進智能制造、加強稀土生產總量控制管理、完善稀土行業管理政策法規。此次會議,明確了稀有金屬行業從供給側好需求端同時發力的政策方向。

從行業環境來看,稀土收儲、打擊“黑稀土”、稀土集團整合是稀土價格持續上漲的動力所在。但是,問題遠沒有那麽簡單。目前稀土行業主要由發改委、工信部、國土資源部、科技部以及環保部等五部門協同管理,而商務部涉及管理稀土出口,國資委則對稀土央企進行垂直管理。發改委主管項目和資金審批,工信部統管稀土產品和企業、國土部管礦、商務部管出口,因此稀土企業有多個“婆婆”,不同業務要找不同的“婆婆”。由於條塊多有交叉,導致彼此邊界模糊,沒有一個部委願意在稀土行業承擔主要責任。據某位稀土業內人士透露,稀土產品配額制的名存實亡,濫開采,以及惡性出口導致價格低迷的問題都與稀土行業多部委管理不無關系。因此,《稀有金屬管理條例》是否有關於部門之間職責重劃的條款值得關註。

海通證券研報認為,稀土為“供給決定價格”屬性極強的品種,因此政策端執行力度直接決定價格漲跌。從這個角度來看,在持續打擊黑礦和促進行業龍頭整合的同時,政策端的改革同樣不能滯後。第一財經記者從多方消息人士處獲悉,稀土行業主管權限很可能將收歸工信部,其他部委將在未來稀土行業管理中只起到輔助作用。至於具體的部委職能調整何時落地,目前尚不得知。

稀土 迎來 多項 利好 產業 整合 要推 推漲 行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30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